• 嗨起來吧
  • 0

更何況到目前爲止尚未收到任何一個演變軍官死亡後留下的點。有人要問湯姆死亡之後的干擾點到哪裏去了?下面進入第二個場景。

方澤濤現在正在瘋狂的吞噬血肉,從這個血肉的形態來看是一個蠱巢惡魔的肌肉大腿,沒有烤熟,方澤濤也不敢生火好熟,就這麼生吞活剝的將蛋白質嚥下去。嘴角中佔滿的血水非常恐怖,其身上劇烈新城代謝傳來的惡臭,就像地獄中的食屍鬼一樣,此時他的大腿正在以驚人的速度長肉。

二階基因鎖的斷肢再生,非常神奇但是不能違揹物理法則無中生有,需要斷肢叢生必須需要有機物。方澤濤現在在生存的信念下也顧不上形象了。

在大腿上一層層皮退卻後一條瘦弱的腿大致長成了,方澤濤停止了吞噬。他小心翼翼的從懷裏取出了一個只有穿越者才能看到的光團,看着這個光團,方澤濤眼中露出了疑惑的神色。

這時候天雲的提示說道:“敵方英靈點,可兌換頂級支線劇情。價值十分珍貴。”聽到這方澤濤愣了愣,然後嘴角路出了一絲冷笑。方澤濤發愣並不是天雲提示這玩意價值昂貴,而是方澤濤感覺到了天雲的重視,這個道具方澤濤自己並沒有點開詢問,這時候天雲就自己搶先介紹了。

天雲這樣做一般是非常少見的,作爲高維生物,以與任迪相見爲例,是可以以多條時間線,重複的問任迪同一個問題,試探任迪的喜好。最終做出最適合的應對。然而現在面對方澤濤。卻犯了讓方澤濤懷疑的錯誤,這到底是什麼緣故?這說明天雲在高維可以從多條時間線反覆詢問高維屬性正在下降。

在這個位面天雲正在降維。現在的時間線,再也不能類似無限後悔藥的不停面對輪迴者。現在天雲已經發生了對輪迴者的應對不暢。

方澤濤感覺到了天雲的急迫。似乎是非常想要這個干擾節點。方澤濤貌似非常感興趣地說道:“這個能兌換什麼?”

天雲說道:“現在是戰時體系,空間現在鼓勵戰鬥,所以戰時兌換翻倍。”

方澤濤點了點頭說道:“明白了,既然這麼寶貴,我自己留着看看能不能有什麼發現。”天雲沉默中。養蠱下到達二階的輪迴者沒有一個是簡單的,而這場戰役中死了這麼多二階,讓原本就有了懷疑的二階基本上確認了懷疑。可惜大部分二階在確認懷疑的時候,已經在不可迴旋的史詩戰場上了。緊接着就是天崩地裂,只有方澤濤一人活了下來。

剛剛的試探中方澤濤已經確認了天雲在隱藏。包括之前的一切都在隱藏。方澤濤已經明白艾麗塔其實就是天雲的爪牙。這場死了三十多位二階的超難度任務,就是天云爲了讓輪迴者,參與這場殘酷戰爭的對抗。

想到了這一切,方澤濤不禁有些恐懼,恐懼天雲正在對抗的存在。這個存在的力量方澤濤已經感覺到了,不能和這個存在的投放的穿越者相比。縱然自己異能強大在多個世界中可以對抗世界。但是現在看來這種強大隻是在天雲中的強大,遇到了這樣存在戰鬥戰場。一切強大被壓成了泡影。以個人之力與國家機器抗衡的無奈讓,讓方澤濤想起了爲穿越前,在自己的世界充當殺手時面對光明的無奈。

然而方澤濤將演變的光團考經了眉形,方澤濤頓時色變。因爲他發現了這個光團的奇妙。這個光團中,方澤濤感覺到一個世界,一個工業的世界,鍊鋼爐傾倒這赤紅的鋼鐵液體,然後鋼鐵被鍛打加工成各種形狀,最後組裝成戰車,每看到一個步驟一連串的知識出現在方澤濤的腦海中,當然是一閃而逝,在一瞬間清晰的感覺到了這個步驟該怎麼煉製,然而在隨後就迅速忘記。不會產生記憶大量涌入的頭疼現象。

這是一個基地的信息,上校基地的技術基地的工業信息,當然只限於這個基地的基礎信息,至於實物,已經投射到這個位面上來了。基地是一個演變正是軍官的基礎,這個基地只是電力時代的基礎科技。饒是如此這樣的,這樣的信息也非常寶貴了。在這個基礎上嫁接這個世界成熟的生物科技會怎麼樣呢。

方澤濤走向了一張一合的生化基地,巨大的肉團口器將方澤濤吞噬,方澤濤進入了其中。當方澤濤被這個大菊花一樣的肉皺褶吞噬後,他與黑暗之神的交易開始了。

通過量子的方式傳輸,黑暗之神的分神格在地下是可以瞬時心靈感應所有主基地中的訊息的。當然只限於主基地。誰要將黑暗之神忽略了,必將受到慘痛的代價,同樣二階也無法被忽略。

鏡頭切換到山窮水盡的艾麗塔這裏。黎明共和國的追兵已經從地下甬道中走了出來,隔着五公里外,任迪已經看到了代表輪迴者的紅點。拍了拍自己的電化學槍,任迪對王龍說道:“逮到了。” 目前的蠱巢內部的情況看起來複雜但是簡化來說,地下黑暗分神力量衰弱,在蠱巢中代表荊棘寶石帝國一系勢力的輪迴者集團在戰鬥中徹底毀滅,方澤濤決定拋開艾麗塔以剛剛獲得的籌碼和蠱巢掌控者單獨談談。雙方利益交換下,黑暗分神非常讚賞方澤濤這種“背叛”,因爲背叛艾麗塔就意味着可以用利益輕易的操控,黑暗分神決定徹底拋棄艾麗塔。帶領蠱巢勢力暫時後退。

至於在高維度上,大量控制二階輪迴者的節點被演變掌控的天雲,開始在本位面上降維度,再也不能一個時間線無數次的嘗試,在這個位面天雲將面對未知的時間線。

權利遊戲的複雜發生在智慧合作規則不完善的環境中。政客也許會在其中游魚得水。而想做事的政治家很可能會感到處處挈肘。任迪有幸沒有被天雲這樣的輪迴空間抓過去。至於現在,機甲動力步兵組成的聯合軍隊正朝着面前較爲空曠的地下空間前進,戰場似乎是特地準備好的。艾麗塔所有的退路,也就是離開這個地下空間的通道都被黑暗分神控制的蠱巢軍團堵死了。這位荊棘寶石家族的公主的結局要落下帷幕了。

數百顆燃燒照明彈朝着天空發射,在地下空間中燃燒的光點,緩緩下降,將周圍的空間照亮。一位位偵察兵用疑惑的目光探查着這片看似空曠的地帶,但是經過確認後,前方這個明顯像埋伏誘餌的蠱巢部隊,真正切切就是在這個空曠的地下世界單獨存在的。

所有的偵察兵再三確認了這個情況,任迪王龍陳鑫三位演變軍官相互疑惑的看了看。對於這種情況感到非常奇怪,前面的輪迴者不到底是怎麼回事?但是這絲毫不影響黎明共和國接下來的動作。六足支撐起六邊形的作戰平臺穩定住身軀,光棱開始旋轉,炫目的光線朝着兩公里外的目標發射。如同殺蟲劑噴蚊子一樣,這隻絕大多數還是生產型的蠱巢生化獸,就這樣倒地了,就像被太陽光烤乾的死蟲子一樣徹底一動不動了。

四臺光棱戰車,如同掃帚一樣連續不斷對着蠱巢周圍掃來掃去。因爲在比比特的戰鬥記錄中發現了有蠱巢生化獸埋地的事件,王龍非常謹慎,後方機甲的核武炮彈已經上膛,隨時準備對可能出現的大規模敵軍進行核打擊。機械和火焰的味道在人類軍隊中瀰漫,然而這樣的嚴正以待卻沒有發動。

並沒有埋伏的蠱巢軍隊走出來。

鏡頭切換到蠱巢這裏,原本壞死過程中的蠱巢建築現在徹底軟塌塌的倒下了,就像一頭死鯨魚的屍體一樣軟綿綿的,散發着難以遏制的惡臭,周圍帶着甲殼的蠱巢生化獸,屍橫遍野。艾麗塔獨自立在這個屍場上。這時候的艾麗塔已經猶如惡鬼一樣恐怖了,全身到處都是燎泡,雙眼只剩下眼白,眼睛中的晶狀體已經被燒穿,由於頭皮猶如被開水燙了一樣,頭髮脫落了三分之二,完全看不出她曾是美人的樣子。

這位來自於這個位面的輪迴者現在斜靠着發燙的黑色蠱巢生化蟲屍上。這個蟲屍的形狀就像甲殼蟲一樣,黑色的甲殼被加熱已經發脆。艾麗塔就這樣安靜的靠着,突然她感覺到了遠方的腳步震動,想要起身,卻已經渾身絲毫力氣都沒有了。

隨後艾麗塔感覺到一股毛骨悚然的感覺。隨後一切意識都沒有了。

這一槍是任迪開火的,在四百米外開火。一槍將艾麗塔的人不人鬼不鬼的頭顱擊碎,外帶的將艾麗塔靠着的巨大生化蟲屍體擊翻。這位天雲投放到該位面第一波的最後一個輪迴者自此全部滅亡。

在這場史詩戰役中,輪迴者與演變軍官的戰鬥將徹底埋沒在這個位面歷史的塵埃中。至於艾麗塔這個人類的屍體爲什麼會出現在蠱巢基地中,在未來這個位面蠱巢將一切歷史解密完畢後,一段蕩氣迴腸公主對大時代復仇的悲劇性詩歌將會被後世作家帶上自己的感情解說。當然無人會明白,這位公主與這個所在時代變動者的較量。

十分鐘穿着動力裝甲的人類小分隊到達了蠱巢中心,對現場拍攝的畫面傳到了後方,這裏一片死寂,任迪作爲狙擊手對疑似移動物體開槍的戰果——艾麗塔也被確認。

在充當驗屍官的陳鑫到達後貌似蹲下來查看了一下,實際上是收集了艾麗塔的身上的干擾點。隨後這位公主的屍體就被裹屍袋裹住,由大型機甲使用工兵鏟,在地面挖了一個坑,將其埋葬,直至後世戰場需要解密的時候這句屍體才被重新挖出來。

至於現在任迪等三位演變軍官有些迷惑了,因爲線索再次斷了,經過陳鑫的回溯,這隻有着輪迴者的蠱巢隊伍其實就是一個棄子。陳鑫停止了回溯睜開眼對一旁等待的王龍說道:“早在我們到來之前這個基地就已經自動壞死了。剩餘所有的通道都出現了其他蠱巢生化武器。”

陳鑫傳輸了畫面給王龍,一副回溯的畫面出現在王龍的演變光幕上,在這個地下區域的各個通道中,出現了一羣羣蠱巢惡魔數量是留在這片空間蠱巢生化獸的數倍,從體型來看這些蠱巢生化獸體型修長猶如獵豹一樣具有進攻的力量感。而留在這裏被殲滅的蠱巢生化獸大多都是甲殼蟲形狀動作較爲緩慢。這些攻擊形態的生化獸霸住了所有出口,對着任何試圖通過洞穴逃跑的另一方棄子實力,嘶吼着。露出牙齒,一滴滴口水滴在地面上以示威脅。

這時候畫面中出現了一位女性,奇幻的魔法火焰在手中跳躍,將嘶吼蠱巢惡魔燒穿,火焰在蠱巢惡魔所在的位置一閃而逝,就像空氣燃料一樣,地面沒有任何燒焦的痕跡,而一個個蠱巢惡魔已經被高溫燒成了飛灰,灰白的飛灰沒有任何一絲黑色碳質的飛灰,就像被球狀閃電炸過一樣。

這就是那位輪迴者——艾麗塔。當然艾麗塔的魔法最終沒能救她,當她處理完畢洞口的蠱巢惡魔時,整個洞口猛然抖動起來,就像不穩定的沙堆一樣呼啦一下崩塌了。

“丟車保帥……”三位演變軍官中腦海中冒出了這個詞。任迪問道:“可以繼續回溯過去嗎?”陳鑫搖了搖頭說道:“回溯時間界限爲一天,超過一天就無法捕捉過去時間信息了,這片地下空間通往外界的洞穴太多了,每一個洞穴都被堵住了。無法判斷哪一個堵洞穴的蠱巢惡魔是來自更上方的直屬勢力。下達這個圍堵的命令。”

任迪有些不甘地說道:“就這樣跟丟了?”

王龍說道:“沒跟丟。”

看着任迪詢問的目光,王龍給任迪解釋道:“從岩石利刃遭遇的蠱巢軍團規模來看,這絕不是一般人可以調動的,應該是蠱巢中一派勢力,驅動這場攻擊。這場攻擊失敗,足以讓一個勢力內部的政治力量格局發生變化。這個女輪迴者,應當是蠱巢曾經重要的存在。要不然她絕對不會出現在岩石利刃軍團那場戰役中戰場指揮的安全地帶。因爲她失敗了。所以在逃跑的路程中被蠱巢中的反對勢力給拋棄。”

任迪點了點頭隨後問道:“她是棄子。”

陳鑫說道:“沒有在回溯中發現這個隊伍中有其他輪迴者出現。被棄子,但是在圍毆岩石利刃的時候絕對不是棄子。這個重要人物是被我們打成棄子的。”

任迪恍然明白了。自己長時間注意輪迴者控制蠱巢這個細節,眼光又被侷限了,忽略了蠱巢的全局。現在黎明共和國看似一拳頭沒有握住蠱巢的要害,但是這一拳頭,已經把蠱巢打成重傷了。

北方大陸的地下世界,已經沒什麼抵抗力量了,這場戰爭中地下聯盟的主體民族穴居人和領導穴居人改變地下世界力量分配的演變軍官都付出了重大的代價。

在戰後一批批穴居人將會回到這片屬於地下文明的地區生活,地表地下經濟共同繁榮體將會統合利用這個星球上的資源。至於演變軍官。現在戰鬥還沒有結束。

當戰爭結束後,上帝騎士團的馬歇爾,愛麗絲,在可視通話屏幕上,與戰地基地的王龍展開了雙方對話。

“抓住了嗎?”馬歇爾乾澀地說道。王龍搖了搖頭說道:“抓到一個,但是這個輪迴者是指揮這場大戰鬥的重要人物,但是並不是殺害湯姆的兇手。”

愛麗絲面色肅然地說道:“諸位,這個榮光任務必須完成。我們不在乎最後是誰完成這個任務,但是我們不希望那個輪迴者能活着離開這個任務時間。至於價錢,我們可以商量。”

聽到這裏王龍臉上肅然,也沒有之前和上帝騎士團扯皮的嘴臉。現在上帝騎士團請求黎明共和國這麼做並沒有好處。用一些眼光狹窄的人來看,就是無利可圖的。但是無論是滑頭的馬歇爾還是,身爲女子的愛麗絲,都表現了一種堅決要報仇的表態。用二十一世紀中國人熟悉的話來說,就是大是大非要堅持。

身爲一個團隊,必須要展現出凝聚性,無論是對外還是對內。如果這種凝聚性消失,一個隊伍就散了。在演變空間中,也就是這種凝聚性,在任迪所在的區域,形成了分庭抗禮的東西文明對抗。比的就是看誰的決心堅決。

面對上帝騎士團兩個演變軍官,王龍也不敢在這方面有所怠慢,既然對方表現了嚴肅的態度,王龍同樣用嚴肅的態度來談。在剿滅天雲在這個世界最後力量的過程,兩大陣營的演變軍官終於做到了情報共享,行動一致。利益分配一致。 一隻強大的軍隊想拉出來虐人,但是往往發現敵人跑得遠遠的了。元素歷六四年,岩石利刃軍團覆滅,人類的動力裝甲和機甲混合軍團的追擊戰就是這樣。沒有適當的對手。蠱巢丟下了自己的一塊肉後,就遠遁了。同時將大片的北方地下空間讓給了地下聯盟。

長達八年的地下全面戰爭算是畫上了一個句號。這個消息在黎明共和國的官方報紙上宣佈後,一個個記者到達了地下世界去考察採訪,有關地下世界曾爲戰場的地帶被,新聞組有選擇的放出來,嗯,大片大片死屍的照片刪掉,大量穴居人開始安居樂業恢復生產的照片報道,被放出來。別問爲什麼?給民間商人去投資的信心。

當然這個信心依舊是建立在地下聯盟能夠穩定維持治安秩序,能夠用強大的軍隊穩定住統治區域不產生任何戰火。當然地下聯盟做的不錯。

元素歷65年戰爭落幕已經整整一年了,蠱巢似乎真正受到了重創,在黎明共和國的北方地下空間中,地下聯盟的軍團四處搜索都沒有搜索到任何蠱巢戰兵的痕跡。由於地下空間隔層一個個幾乎是獨立的。只有水流侵蝕的隧道連通着一個個地下世界。而有的地底下世界這些隧道狹窄的只有小孩子才能爬過去。現在地下聯盟實際掌握的地下空間,如果從元淼大陸整體上來看。已經衍生到了獸人帝國南方領土的地下。然而並沒有什麼用沒有地表優異的鐵路運輸,這些地下空間依靠隧道之間的可憐的運輸並沒有什麼用,現在黎明共和國只能在這些臨近北方的地下空間設置防禦要塞,維持軍事存在。

蠱巢到哪了去了?這個答案並不難猜測,黎明共和國百分百猜測已經到達了獸人帝國北方的領土下方。甚至黎明共和國已經猜測到了蠱巢可能已經和獸人帝國勾結了起來。幾乎上千髮帶着核武器的導彈時時刻刻的對準了北方。形成了核武威懾,至於進一步的去攻擊。對獸人帝國發動大規模攻擊?剩下的幾年,演變軍官還要拿科技,用不着這麼殺雞動用牛刀。

而蠱巢內部也醞釀着一場變革。在北方連綿不斷的山巒中,一個山谷中的水潭在一夜之間乾涸,在這片陰暗的山谷中一個巨大的肉瘤長了出來。隨後一個個金屬外殼的,幾乎是半機械半生物的存在從地下鑽了出來,將一塊塊鋼支架構建在這個巨大的蠱巢基地附近形成了金屬板層,然後在上面覆蓋水泥形成了一層堡壘狀態的硬殼。

如果看這個堡壘基地下方,一條猶如食道一樣的結構,蠕動着,將一個個金屬球一樣的東西送到地表或者送到地下。這個金屬球一些半機械半生物的新種族隨着這樣的管道在地表和地下移動。

蠱巢,現在已經不能算完全的生物科技了,現在蠱巢中出現了一個新建築單位。和人類作戰,蠱巢這幾年幾乎每個月都在變。射頻武器出現,就變殖裝金屬鎧甲器官。現在隨着地下世界一個兵工廠,在衆多觸手蠱巢生物的艱難勞作下,一爐爐鋼水被冶煉出來。當然冶煉出來鋼鐵後是通過殖裝金屬的外掛形狀直接套上,鍛壓鋼板。鋼板的外層是光滑的內層和殖裝金屬鱗片交錯貼在一起。至於腿部出現了在套上金屬零件的時候,出現了一根根鋼絲的機械傳動結構,至於動力部分則是在這個生物肋骨中央植入了柴油發電機。

這樣的怪獸在金屬鋼板縫隙,可以看到它部分血肉身軀,從這個身上佈滿鋼鐵和機械的生物身上可以找到隱蔽的輸油孔。以及柴油發動機發動起來的進氣孔和排氣孔。當這個生物走動的時候可以聽到體內柴油馬達的轟鳴聲。至於柴油是怎麼來的——生物柴油,一種可以吞噬有機物分泌油料的生化建築,從地表接受植物,如同油井一樣對着地下輸入油料。

這個生物基地在長成的時候盡顯生物主基地的奇葩風格,隨着半機械的生物運作後,這個生物基地包裹在鋼筋混凝土的外殼下,風格就變了。這個風格就像蒸汽時代的對未來的幻想風格一樣,那時候蒸汽時代的人類幻想未來人類的身軀上到處都是齒輪和零件。變成了半蒸汽機械的生物。當然隨着時間的推移,人類沒敢往自己身體上加載粗糙的金屬零件。然而蠱巢,真心是百無禁忌。把蠱巢惡魔改的和數碼暴龍似得。

當然在地下世界,截斷了地下水,注入地下通過地熱發電的蠱巢也開始進入的電力時代。蠱巢士兵是不需要工資的,這是最廉價的勞動力。只需要執行命令按照標準去做就行了。但是蠱巢的這些半機械生命。也就是一絲不苟的執行了命令,卻不理解每個工業標準的定義,也就是說要做到什麼樣的標準,它們能儘可能的做,怎樣做的更好,更有效率更能用機械減少多餘步驟。它們做不到。

發生這一切是因爲,方澤濤獲得了一個演變上校基地的工業數據。在近乎成本爲零忠誠度百分之百的勞動力下,完成了工業基地的建造。嗯在一年之內。從獸人帝國獲得最基礎簡單的鋼鐵機械,逐漸打磨到擁有電力,和機械製造的能力。

蠱巢的基地再一次復活了,但是這一次復活和以前的蠱巢基地已經完全是兩樣了,物美價廉的蠱巢兵種基本上一去不復返了,剩下的是這些合金機械生物主導的時代。

傑瑞非常厭惡的看着體內發出發動機噪音,噴着難聞尾氣的生物在地面上行走。這些都是那個卑鄙者弄出來的。傑瑞眼中的卑鄙者是方澤濤。身爲艾麗塔的家臣。好吧,當初第二波進入這個位面的天雲輪迴者,在這個位面加入陣營的時候選擇的身份全部都是荊棘寶石帝國復國勢力。和當初曉峯把任迪,雲辰和定爲自己的家臣一樣噁心。

套上了這重身份,那麼自然就要被這個身份束縛。除非你能打破這個世界。方澤濤現在就被這重身份套着,艾麗塔死後,他拿出了這麼令人側目的能力,霸佔了原屬於艾麗塔在蠱巢中的地位。這在傑瑞眼中就是背叛者。

現在帶着祥瑞光環的傑瑞是原本在這個世界是有主角命的,不過現在他的主角地位被任迪和雲辰和掀起的大時代一屁股擠了下。現在這個史詩時代輪迴者盯着演變軍官打,演變軍官一邊試圖推動這個時代,一邊盯着天雲一系的輪迴者。雙方你來我往的對抗。基本上把這個世界原來的主角擠到臺下去了。

當然擠到臺下也有在臺下的好處,至少不再對抗的一線,所以一個個輪迴者被打死打殘。傑瑞那是一點事都沒有。依舊跟着蠱巢到達了地表。

傑瑞張開了祈禱的光幕,在地表的時候作爲神在人間的代行者,他每一次有疑惑祈禱,大多數都能得到神的回答和解惑。在地下世界很長一段時間,傑瑞堅持不懈的祈禱但是始終都沒有獲得神的迴應。儘管知道在深淵無法接收到福音並不是自己被神所拋棄。但是傑瑞在地下世界中充滿了恐慌。到達地表後做這種失而復得的感覺讓,傑瑞祈禱的態度更加虔誠了。

傑瑞將眼前所見的一切詳細的彙報給泰坦的衆神。訊息通過電磁波傳送到了太空上。

至於現在的泰坦,諸神現在瀰漫着猶豫的氣氛。地下世界大片領地已經被無信者攻佔了。諸神傳播信仰,人生來就必須選擇信奉對象的社會法則,作爲元淼的主流曾延續了無數年,現在曾經的主流已經變成了非主流。

而戰爭亦無法讓元淼的衆生回頭,反而讓元淼的衆生開始崛起。這時候主神們開始重視其領導這一切發生,至今不是半神,不是大魔導師,壽命不過凡人壽命的兩個人類代表的意志。

這兩個人類就是雲辰和與任迪。一萬年太遠,只爭朝夕。壽命長達十萬年的泰坦神,終於受不了這朝夕之間劇烈的變化了。

現在一位位神在盤算着自己最後的信仰之地,光神的最後信仰之地,是在神聖元素。戰神的信仰之地到是沒有損失,獸人帝國那個苦寒之地,人類暫時還沒有入侵的興趣。

至於海族現在信奉海神艾琳的海族數量衆多,但是一個趨勢已經出現了,大海所有的漁場基本上都是靠近近大陸地區的大陸架附近,由河流沖刷大量的物質進入大海促進浮游生物生長。過去所有的近海區域在都是海族的。現在,近海區域被黎明共和國分配給兩位無信者的海族。

在機械的優勢下,這批無信者海族在未來終究會變海族中的製造經濟能力強大的族羣。經濟力量決定族羣繁榮。海族之間的地位變化,隨着時間的推移,以及大陸架附近的海族大城市建立。海族的主流將會被依附黎明共和國的勢力所主導。

這個趨勢可能會在幾十年後顯現,亦或是在一百年後顯現。但是現在羅敏特控制的海族已無能爲力改變。海洋已經無力發動戰爭了。

當希菲娜從羽族那裏得到具體情況後,在泰坦上嘆氣了一聲,隨後對所有的神靈發出了自己的訊息:“是對他們妥協,還是最後努力一下,現在改決定了。”

充斥着高溫粒子風暴的泰坦表面上,其餘的四位神,在短暫的沉默後,給出了統一的意見。想讓泰坦接納新的獨立意志——必須要最後過一場。 五色谷軍事基地,自從黎明共和國統一後,這裏就是全國軍事中心,類似於美國的五角大樓。所有的軍事衛星在全大陸的收集的信息都在這裏彙集。當然這麼重要的部門當仁不讓的爲演變軍官控制。這個任務時間段演變軍官對關鍵部門的控制,掌握了這個強大國家在這個世界巨大的力量。

現在一個國家的力量被動用起來針對一個人。方澤濤躲不到那裏去。演變現在針對他算是花費了大代價,新的蠱巢在北方獸人帝國隱蔽的山溝中生長,貌似黎明共和國不知道,實際上演變軍官已經知道了。 最虐的宮廷復仇愛情:冷月如霜 放縱了蠱巢在一年時間的發展,讓方澤濤感覺到了安全。早在一年前,天子盟和上帝騎士團已經通過命運羅盤的指向功能,通過一個干擾點確定了方澤濤的方位,隨後趙衛國的替身直接投下去,順勢潛入了地下世界找到了方澤濤。摸清楚了地下基地如同多條岔道一樣四處衍生的採礦區域,以及地下五千米的冶煉區域,地熱發電區域。方澤濤在這一年中走的差不多就是演變軍官擺基地的路子。

不同於演變軍官可以兌換思路完整的徵召兵,蠱巢是直接造生化獸,相互傳播記憶來替代,現在的蠱巢基地不缺乏基礎工人,但是對研發者,高級工人非常匱乏。人類的高級工人,雖然可能都評級爲高級工人,但是每個人的技術,工作的手法,不可能一模一樣。卻努力的朝着標準靠近,通過比較可以進一步的推進。然而蠱巢這些工人,只有一個手法。一個生產只有一個思路,蠱巢那些高級工人和低級工人的差別就是,高級生產型生化獸,觸手上的神經元更多,更加敏銳。生產過程,也就是懷胎一樣的孕育過程更加繁瑣。即使再怎麼繁瑣傳承的生產記憶,都是一套。 老公快到碗裏來 這點和徵召兵無任何不同。

徵召兵也是這樣,被思維注入,對生產手法的來源於同一種思路,演變軍官自己認爲的最優思路,然而在徵召兵帶動工人的時候這些工人到了任務後期卻能反饋生產思路。因爲徵召兵是人形態。與一個位面的人類沒有任何隔閡。

至於蠱巢這裏的生化獸,演變軍官非常內行的明白,在無機材料生產方面,蠱巢對黎明共和國是處於劣勢的,唯一讓人謹慎的就是生化獸機械化這種黑科技。

這不一年的時間內,演變軍官們就開始動手了。五色谷的軍事基地中,代號爲“陰溝”的蠱巢基地,周圍的地形光幕歷歷在目,其中重要的蠱巢所在窪陷區域,被紅光重點標示。

而在萬里之外,被代號爲陰溝的區域。其高低起伏山巒上瀰漫着流動的霧氣,在更高處被一層濃厚的雲霧給遮擋。雲層中時不時的投射下來一束束陽光。這是一個好地方,開發成旅遊景點是很不錯的。

在這自然風光良好的區域,卻是發展了一種奇特機械族。所謂人靠衣裝佛靠金裝,自從蠱巢一步步用殖裝手段開始,往自己身上的外殼貼上加工過的無機材料,其扮相比原來的生物狀態好多了。看起來不像過去的惡魔反倒是像鋼鐵生命。

叢林中就這樣行走着一個新蠱巢戰鬥兵種,四條腿,外面的金屬外殼的搪瓷因爲碰撞,一些棱角部位已經脫落。露出了烤藍的黑色鋼鐵,四條腿是光滑的金屬結構,僅僅在關節處露出角質層。其四足的腳,是一個微型的坦克車底,左右兩側是旋轉的履帶,前後各自伸出來一個雞爪一樣的腳趾抓住地面。這樣的四足支撐的身體是清醒裝甲車一樣的車體,兩個如同烏龜頭一樣大眼睛伸出來,三百六十度轉動,對外觀察。這是這個蠱巢基地周圍巡邏的坦克獸。

蠱巢的重型單位,被這個世界的科技勢力教做人後,蠱巢徹底認清用肌肉爲能量釋放器來破壞的落後性。既然生物在釋放功率上無法和無機物機械相比較,那麼就利用生物良好的控制性結合機械的殺傷力。生物的控制力是很強的。最先進戰鬥機不單單要看發動機的功率,往往還要看電控制。而機械的殺傷力,從工業國對農業國的碾壓就能看出來。

以前蠱巢到是想搞出來這個世界一夜間冒出來的機械文明。黎明共和國各種各樣的書籍資料,差不多都在諸神的指示全部收集完畢了。但是讀萬卷書不如走萬里路,有些技術不是單單看書就能獲得的,還要不斷用雙手實踐。神雖然積累大量黎明共和國的論文信息,但是無法通過雙手實驗。神也不知道怎麼動用雙手來實驗,他們是生活在泰坦上的另一種生物,不曉的碳基生物(下位者),的掙扎生存。除了羽族和獸人族的工業化暫時有點成效,艱難的爲了戰爭而攀爬。其餘的勢力尚無體系化工業。神聖元素都是老爺跑過去的,老爺們基本上都不願意生產,神聖元素上層口號上喊的不要不要的。實際上所有生產的褐煤等化石燃料資源,基本上都是通過商人“走私”到黎明共和國,用賣資源來維持上層高貴的抵抗。神聖元素這樣的行爲讓羽族都感覺到曾經對人類熟悉的感覺——虛僞,狡猾。

將目光回到蠱巢周圍,現在地面上巡視用鋼鐵鑽洞體系在山巒中挖洞穴的裝甲蠱巢們沒有意識到,在自己上方雲層之上,一萬五千米的高度上,大量戰列機和運輸機已經位移到自己的上空。

順着食道一樣的肌肉傳送通道,一個運輸倉從巨大的括約肌中擠出來。這個運輸倉就像一個不滿鉚釘的全鋼潛水器一樣,被肌肉力量排了出來後,上面的艙門打開了。方澤濤走了出來,他習慣性的呼吸了一下空氣。

這一年中差不多是他的生活節奏了,按道理輪迴者是沒有這樣固定的生活節奏的,方澤濤也沒有這樣固定時間出來放鬆的習慣,但是工業上需要的時間概念是非常固定的。人需要三班倒,是因爲人的生理需要隔一段時間休息一下,至於蠱巢的生化獸,一天工作十六個小時,但是依舊需要八個小時,通過在母巢中睡眠來舒緩神經系統。否則的碳基生命的神經處理系統會遭到劇烈的破壞。所以爲了成本問題,蠱巢給這個生產型生化獸加上了休眠恢復機制。蠱巢到是想黑心玩二十四小時全天候工作的生化獸,不過這樣的生化獸,製造起來像海豚一樣左腦用右腦的機制,生化獸的成本太高。至於做成二十四小時工作的消耗品,這樣消耗的代價也太大。所以在性價比上選擇了休眠機制。

由於蠱巢的生化獸,有了定式休眠機制,所以蠱巢的工業運轉也有了作息,有條例的作息時間是不可避免的惡。方澤濤作爲有一個輪迴者需要保持自我良好的狀態,同時也要搞工業所以自己的生活習慣不自覺的被這種條例影響。工業體系就像生命一呼一吸一張一弛。這是因爲人自我原因的客觀因素。

好吧,如果是一個國家的主導者,他的行蹤是保密的。防止被敵斬首。然而方澤濤在這一年必須手把手的教蠱巢勢力進行工業生產,的習慣被迫影響。結果,如同幽靈鬼魂一樣,趙衛國的替身,跟在他後面跟了一年。在隊友的照顧下,每天就是躺在牀上閉眼通過替身來觀察方澤濤,將方澤濤的情況行蹤一步步總結。

輪迴者最難纏的就是不決定性,垂死掙扎,你怎能知道他們的反應。而不知不覺在走意志鎖道路的演變軍官,最擅長的就是耐心。真正一年,獅子搏兔,目標唯一。

方澤濤現在的心非常煩躁,因爲這一年的變化讓他感覺到揪心,首先作爲這個世界原本就是主角的傑瑞,對方澤濤的態度一直非常惡劣,就像方澤濤沒事欠他錢一樣,無論方澤濤怎樣和緩,傑瑞就是不能像政客一樣一笑釋懷,雙方爲了共同的利益組成聯盟。

拿起碗吃法放下碗罵娘,方澤濤現在算是感覺到了,這個舊貴族操蛋的驕傲。明明現在蠱巢的一切戰鬥力增長都是靠着自己支撐,自己掌握的蠱巢基地是工業規模最高,生產鋼鐵物資最多的蠱巢基地。但是好像就是自己欠着他們一樣,整個過程,方澤濤對黑暗之神的不公平偏袒也感覺到了不公。

現在所有的蠱巢生化基地,是在黑暗之神的意識下,而黑暗之神是靠可憐的量子現象來感知的。所以只能感知蠱巢的情況,卻不能感知蠱巢基地控制者對每一個蠱巢生化獸的控制。從供需上看,蠱巢提供生化基地的生物科技解鎖,所有基地需要什麼生化獸,黑暗分神,就按照基因技術研發什麼樣的生化獸模型,這一年來所有工人類型的生化獸,可以攜帶機械裝甲,進行動力改造的生化獸的基因都是有生化獸,長距離奔跑將基因信息傳遞給生化基地。讓生化基地進行生產更新的。

然而在工業工具上,卻是方澤濤掌控的基地,對所有蠱巢基地進行工業知識系統傳輸,雖說這個基地的信息是方澤濤搶來的。但是在建造這個工業基地的過程中,方澤濤還是付出了心血。然而蠱巢的黑暗之神卻沒有給方澤濤應有的待遇。讓方澤濤感覺到這幾個位面的土着這一年是在整自己。

黑暗分神當然不敢將給方澤濤應有的待遇。因爲方澤濤現在太強了。必須壓制,如果放開多個基地的蠱巢戰兵控制權給方澤濤。那麼僅僅掌控各個基地意識,以及基因改造權利的黑暗分神,自己就會被架空了。當年艾麗塔是什麼情況,艾麗塔也僅僅只掌握了蠱巢所有軍力的指揮權。黑暗分神就想到了讓傑瑞過來制衡。而現在方澤濤掌握了工業的權利,作爲工業機械生產主基地。現在這個時代只有機械化的蠱巢生化獸纔算得上是軍力。如果放開三分之一的基地指揮權給方澤濤。方澤濤重點將這三分之一蠱巢基地的兵力全部機械化,那就相當於掌控了蠱巢的軍隊。當然別的地方也有工業基地,可是都是被方澤濤賣標準了。只配生產附屬工業的零件。

黑暗分神的小算盤就是讓傑瑞掌控軍隊,方澤濤提供工業生產就行了。並且還有一個原因,無論是傑瑞還是黑暗分神都不想讓方澤濤封神。最爲一個艾麗塔的家臣,有背叛了艾麗塔,現在這麼有能力,這麼心機深沉(這麼晚纔拿出來工業科技,並且毫不猶豫的要求繼承艾麗塔在蠱巢的權利。)這兩位害怕,諸神封神榜上的變化。

而方澤濤不僅僅是在煩惱這個,還在煩惱自己的情況。工業化改變的不僅僅是自己所處蠱巢一方的權利變換,還有自己作爲輪迴者的狀態。無意中掀起史詩的方澤濤感覺到自己的異能靠近工業基地後在被無條件的壓制。 北方的一座港口中這個世界四位半神中的三位,聚集在了一起,傑瑞(人類),羅敏特(海族),查得曼(獸人)。這三位半神是諸神在人間的代行者。當然也是每一位神唯一的代行者。這種情況通常發生在低魔時期,大多數低魔時期都是沒有神蹟出現的,唯一代行者出現在大陸曾經的吟遊詩人嘴裏都是黑夜中熠熠生輝的聖徒。好吧現在這個情況,純粹是被人類史無前例的非半神英雄逼得。

現在大陸發生的一切將是未來傳唱的大史詩,在大史詩面前過往虛僞的輝煌,粉飾的英雄都將暗化。現在這三位代行者所商量的事情是泰坦上諸神最後的決定,與任迪雲辰和最後的對抗的努力。成了,就重新奪回大陸的信仰,敗了,那就只能答應自己身旁的新意志誕生。

這個計劃就是蠱巢基地在東北海灣建立,獸人,海族,蠱巢三方聯合形成聯盟。現在元淼上,經過一年的工業化,這三位半神到是有點信心了,好歹槍管能造出來了,有大規模鍊鋼的技術了。基本的機械零件不必讓獸人的薩滿祭司煙熏火燎的在鐵匠鋪一步一步嘗試了。

查得曼看了看兩位幹了一大杯酒,豪爽地說道:“各位,我喜歡戰爭,我喜歡那種熱血沸騰的感覺,這裏冰霜的氣息非常濃,但我心中的豪情依然不減。”

這位頂着貓科動物腦袋的獸人半咆哮着敘述者自己的贊成,在這場聯合中獸人帝國可以說是非常佔便宜的。每一個獸人在未來都能喝機械生化獸簽訂契約,大量收服機械生化獸,與其一起在戰場上戰鬥,然而擁有機械生化獸的獸人再一次組成軍團,那麼陸地上的軍團指揮就掌握在了獸人手裏。整個獸人的軍事力量會大大的增高。

而海族這邊羅敏特則是比較冷靜,在聯合的過程中海族將會大規模殖裝話。與機械生化獸共生將身軀半機械化。不過現在的科技看來,如何現在聯盟的技術還是不能生產抵抗海水腐蝕的機械零件,這個畫餅似乎只有未來蠱巢的科技達到後才能實現。而這場聯盟中海族卻要大量的爲地面輸送資源。包括有機物和礦物。這好像就是用海族的物資支持陸地生物奪取陸地霸權。

羅敏特感覺自己的海族吃虧了,但是也無法提出否定意見,因爲海洋中無法點火,同時水能加快腐蝕化學反應。工業中心的確不能建造海里,你說海里弄生物電力,好吧這成本和晉惠帝何不食肉糜,是同一個概念。如果按照羅敏特自己的眼光是絕對不同意這個聯合的,但是現在的海族還有更長遠的眼光者來指引,那就是衆神。所以雖然海族看起來非常吃虧,但是依舊是答應爲這個聯盟提供礦物和有機物實物。

至於神聖聯盟,傑瑞則是答應了,將會輸送現在神聖聯盟大量的精細研究新魔法的人員。三位半神現在則是看着面前的港口在動工。巨大的直徑三米,到零點五米的機械蠕蟲,佈滿了金屬外殼,蠕蟲頂部不是佈滿鋸齒的口器,而是旋轉的金屬鑽頭,在地下快速的轉動然後將碎屑排除地表。

這個機械蠕蟲看起來非常霸氣,如果將其身上全部的金屬去掉後,就是一層軟塌塌的肉囊,然後肉囊裏面,一個個靈活如手的觸手。而完整的機械蠕蟲整體情況是肉囊外面佈置了的大量的金屬裝甲,肉囊裏面有着元素燃料棒,機械齒輪傳動結構,以及複雜汲取地下水,然後噴出熱氣的散熱系統,肉囊裏面一個個像手一樣的觸手就在內部機械一個個需要操控,扳動機械把手的地方。這就是半機械獸……

大量的土石被鑽開。一個個洞穴打通,隨後小型的半機械獸,在體內柴油機供能下冒着黑煙對打出的地下空間架設鋼鐵支架,進行支撐。不惜一切機械化,蠱巢這個種族真的是不惜一切機械化。每個生命誕生就是爲了完成蠱巢的目的。完全被機械改造了。

這種地下修建基地一定程度上可以防止核武器的打擊。當然在真正的鑽地炸彈面前還是有點虛。三方的聯合,在北方港口的動土出現在黎明共和國的衛星中,對於獸人帝國的建設,差不多黎明共和國的應對就是核武打擊座標多標了一個。嗯,這個任務快結束了,演變軍官不想進行全面耗費資源的全面戰爭了,將戰爭留給演變軍官走後的這個世界也未嘗不可。演變軍官是來拿科技的,不是給這個世界智慧生命一勞永逸解決問題的。

而演變軍官將目標指向了另一處。兵對兵,將對將,穿越者對穿越者。方澤濤的小命,在這個位面是被演變軍官頭號算計的存在。打完這最後一個輪迴者,本次戰爭任務就算圓滿收工。天雲在這個世界所有的輪迴者就全滅了。這個位面無限演化的任務,在上個任務時間短已經基本完成了。這個任務時間段,就是戰爭,而在一場戰爭中將地方所有機動兵力全滅,那就差不多是勝利。

爲了這個作戰目標演變軍官動用的道具命運羅盤再一次監視方澤濤的方位,同時天空中四艘戰列機。五十艘運輸機帶着一個團的動力裝甲部隊,待命。在這支部隊中有攜帶真實之劍的任迪,以及柏思娜和亞濤兩位二階,同時還有馬歇爾。

在後方作戰大廳中,所有的演變軍官以及作戰的徵召兵,通過演變道具和這個世界的信息化傳輸系統聯合進行情報交流。趙衛國看到的畫面後方指揮所通過衛星看到的地形畫面。以及所有武器的準備情況空間位置,天空中的戰機分佈,後方導彈車,發射架上待命點火的固體導彈,都能查得到。

指揮部繁忙的信息彙報,以及演變軍官頻繁的交流,讓柏思娜吐了吐舌頭,輪迴者戰鬥是個人相互算計,大一點的格局,是智者通過算計這個世界重要人物的心理,進行大勢佈局,而演變軍官這樣戰鬥,嗯,似乎像是用智力戰鬥,又和智者對外佈局完全不同,因爲自己就是掌握這個世界最強大國家的存在。對付其方澤濤,完全就是所有人認真,認真的合作,認真的動用全力。

以至於現在方澤濤根本沒有感覺到他的行蹤已經在這麼多人計算下,方澤濤也絕對不會想到,自己已經遭到大的人同最先進的設備聯合針對。這一戰斬首。

當方澤濤還沒有從地下工業基地出來的時候,一整隻部隊就按照他一年形成的生活習慣固定的等着了。當方澤濤到達地表的時候,後方七百公里外,一枚枚短程彈道導彈,集體升空。對“陰溝”這個小小不超過,二十平方公里的區域,劃定了十五個重要核打擊目標。

“核打擊……”穿着動力裝甲坐在飛機上的亞濤疑惑的對任迪問道。任迪點了點頭說道:“確切的說是戰略核打擊。”任迪指了指陰溝區域地圖的兩個點說道:“這兩個區域是蠱巢通往地下的直井,這裏就像食道一樣筆直。鋼鐵傳輸倉進入這裏後,就會在肉壁的作用下迅速下去,就像我們嚥下去一口飯一樣。然而這裏。”

任迪指了指地圖上另一個點說道:“這裏是從下方輸送上來的通道,這裏的卻是盤旋的向上的。就像我們的小腸一樣。將鋼鐵傳送艙一點一點的送上來。我們的目標現在已經從傳送通道上來了,一旦當他返回地下,我們這次任務就徹底失敗了。所以必須先用核打擊貫穿兩米的鋼筋混凝土防禦層,擊穿蠱巢的肉質。然後直接打到這個豎井中,穿透地下實施內爆。”

柏思娜說道:“其餘的中子彈全部在五百米上空空爆?這樣的輻射對我們有影響嗎?”

馬歇爾這時候說道:“你以爲你旁邊這位會會想不到這點嗎?你們身上穿着的動力裝甲都有屏蔽層,就算短時間遭受輻射,後遺症八成都是在幾十年後,那時候我們回到演變內部,這演變會全方位修復後遺症的。”

任迪笑了笑點頭說道:“任何殺傷力的能量都有致死量,而致死量有瞬時致死和延時致死。”

幾位演變軍官閒聊之際,將鏡頭拉回方澤濤這裏。方澤濤猛然錘了一下身邊的大型甲殼蟲,這個披着鋼板的蠱巢生化蟲在人類二階身軀全力一擊下顫了顫,複眼睛看了看打擊自己的目標,確定不是自己的敵人,迅速走了。

方澤濤收回的拳頭上因爲用力過猛,拳頭的一層皮磨破露出了血痕,然而很快這個血痕快速的結疤脫落,二階對身軀控制後強大的恢復力盡顯。然而方澤濤對這個很不滿意,因爲這個現象說明他的異能減弱了,如果他有異能的話,連皮都不會破。

方澤濤嘆了一口氣擡頭說道:“這到底是?”方澤濤話沒有說完,瞳孔突然收縮,他看到了天空一條白色的雲痕,在雲之間的縫隙中露了出來。 赤紅的導彈從天空而降,在徹底穿破雲層時,雲層陡然以穿透中心向外波紋狀的擴散成一個巨大的洞口,洞口中樣導彈沖天而降。在發現導彈的時候,方澤濤立刻低頭疾走,試圖朝着遠處的溝壑掩體跑過去。然而就在這瞬間,在這個世界總質量不超過一個電子的趙衛國替身,目視着方澤濤逃跑的方向,將畫面傳給了任迪。

任迪面前有一個圍棋方格,這個圍棋方格上對應的是這個被代號爲陰溝區域的地形,任迪只不過是迅速的點了一下。任迪所在的戰列機上立刻發出了最後的信息,給幾十公里外正在下落的導彈。

高速,攜帶機械能超過元淼星球上一切同等質量物體的核武彈頭,這個旋轉的圓錐尾部噴出了一個火焰,導彈微微的轉了一下,就像高速運動的乒乓球遇到了氣流劃出了弧線一樣。就這不到零點零幾秒的時間如果是這個世界正常的信息儀器,再經過幾個人的傳達命令的耽誤,這樣的末端制導的戰機就耽誤了。所以最後的末端制導信息聯繫是演變軍管通過道具相互聯繫的,今日導彈變向只爲一人。這就是道具的用法,道具不直接影響這個世界但是可以輔助演變軍官間接影響世界。一切運算,你沒意識到自己運算,下意識的行爲導致的成功可以稱得上是運氣。你意識到成功的要素有意去行動,導致的成功,就是籌劃。通過道具算計其他穿越怪投放的穿越者,演變軍官註定是不會對這個位面本土智慧生命說的,也註定不會讓穿越怪一方的穿越者知道的。所以現在在這個位面看起來,方澤濤“運氣不好”。

一枚中子彈在方澤濤不過二十五米的位置處爆炸,用不着中子流殺人瞬間氣化了,方澤濤在地面留下的黑色痕跡不過一瞬間就被衝擊波掃成了飛灰。十幾發核武器招待方澤濤,已經方澤濤所在的基地完全是過量了。蠱巢工業化,獸人海族等智慧生命通過了方澤濤的給的工業化引子開始了重工業,這已經是史詩了。

這個世界的愚昧度已經降得非常低了,在史詩戰役中,演變空間爲演變軍官精挑細選的天賦都不能影響這個位面智慧生命自我意識追逐自我運動的軌道,都要避開這個位面的智慧生命的懷疑來使用。更何況是天雲空間給方澤濤的天賦,方澤濤退化成裸二階。

第一批覈導彈落地了,光強大的光輻射讓幾十公里外飛機上的柏思娜看到的遠方雲層下方冒出了強烈的光斑,着就像地面上看到天空雲海中閃電閃爍的光亮一樣,不過閃電在雲中閃爍的是光帶形狀,而地面上,閃爍的確實一個迅速輻射擴散的光團。與此同時飛機上的大量儀器瘋狂的閃爍過了好一會才停下來。

從地面上看,這一波核武突襲直接將地表大量的蠱巢建築燒成了焦炭狀態。一枚核彈更是衝着,蠱巢基地下方的運輸井過去的。如同灌頂一樣,沒有絲毫凝滯的擠破的厚厚的混凝土層,然後直接穿透大量的血肉直接順着蠱巢基地向下方輸送有機質的管道穿透了下去,這個管道原本是衍生到地下五千米的,當然在五百米的位置有一個隘口,所以在這裏核武器停了下來。瞬間爆炸,大量的氣浪將側方位的繼續向下的管道徹底堵死,然後核爆衝擊力沿着上方垂直的管道,就像槍管噴射一樣,瞬間涌上地表。

覆蓋着混領土的蠱巢基地,直接鼓了起來,混凝土層瞬間碎裂,炸開了一個缺口將一切暴露在覈爆粒子火團的輻射下。瞬間變黑冒出了大量的青煙。

至於在地表周圍巡邏的生化機械獸也一瞬間全部趴窩了,因爲這個中子流貫穿後的生命即使有一層鋼鐵保護,也無濟於事,這是增強輻射彈。在爆炸二十分鐘後,大概二十四個大型戰鬥機甲被空投下來,另外還有一系列重點防護的動力了裝甲士兵,被投放下來。看着腳下的藍天,任迪突然腦洞了一下:“萬一我的傘包沒打開,我會不會被摔死。”

如此笑話自然沒有發生,備用傘包都沒有用上,動力裝甲上的傘包已經打開了。單兵動力裝甲砸在了樹梢上,然後兩百公斤重的穿着裝甲的任迪就在一大片樹葉紛亂中,掉在了樹上。這種從天而降自掛東南枝的場景沒有持續多久,動力裝甲上彈出的刀口將傘包繩索切斷。轟動一聲任迪落地了。

五百人的隊伍,在中子彈核爆洗地後,在輻射灰塵尚未散盡的時候,就向着核打擊區域中樣挺近。誰都不想繼續戰爭下去了,這場任務,應該是這場任務最後一次,軍團突進是演變軍官的兜底計劃,在計劃中,就算目標輪迴者極端強悍,逃脫第一輪戰術核打擊。面對通道被堵,在這個重重輻射的環境下,身體也是史無前例的虛弱的。無論是演變軍官還是輪迴者,都奉行補刀要趁早的原則。所以有的攻擊是過量的,柏思娜作爲二階存在,身穿動力裝甲迅速順着命運羅盤找到了兩個干擾點,一個是方澤濤的,另一個是方澤濤在這一年來使用湯姆基地資料干擾點。

在這個電磁型號非常困難的區域,柏思娜代表人物完成的發煙訊號彈所有其他區域搜索的本位面智慧生命士兵立刻明白了任務已經完成。迅速撤離。

當柏思娜將兩個干擾點交給了演變空間後,立刻演變空間對所有的演變軍官,立即傳達了消息——“諸位軍官,自目前爲止,干涉這個位面的遊蕩者所有機動力量已經全部被殲滅,本次戰爭任務基本已經結束。由於新的戰區正在生成,戰場任務時間需要有序規劃,所以目前最後的任務時間無法取消。請注意,在本次參與作戰的所有成員現在的評分都爲滿分。本位面的多元化已經完成,請諸位不要做任何違背歷史潮流的事情。否則會影響各位的評分。”

聽到了這裏,無論是在戰場的任迪還是在指揮部的王龍,所有作戰崗位的演變軍官突然間感覺到一點悵然。戰爭結束了,這個位面已經沒有必須要消滅的敵人了?嗯,應該還有敵人,不過是元淼大陸智慧生命需要用漫長髮展應對的敵人——泰坦生命。不過這已經不是這個任務時間段,演變軍官需要做的了。

“新的戰區正在生成什麼意思?”江樂對王龍問道。王龍說道:“這個我也不知道,演變如此大,真不知道他下一步要幹什麼。”這時候愛麗絲說道:“湯姆要回來的。”

王龍愣了愣隨後釋然說道:“榮光道具的效果?”愛麗絲點了點頭,不是愛麗絲不想點頭,而是在剛剛的聯合作戰中知道了趙衛國的天賦後,上帝騎士團的演變軍官終於知道,和王龍打交道,底牌到處泄露的問題出在哪裏了。這幾個上校對相互之間的天賦都差不多瞭解,嗯也有例外,湯姆一直對外對內都說自己沒有天賦。

而趙衛國是一個少校升級上來的。這個位面論付出和回報的性價比最強是哪家,只能是趙衛國。經過這場任務後,也絕對不能看趙衛國的中校軍銜。這個任務的好處實在是太大了,即使是被王龍壓制的上帝騎士團也拿到了超量的好處。這是標標準準的後核武時代。

人類的發展就像小孩子,在拿到一種武器的時候往往會興奮的濫用。只有長久使用過這個武器,承受了這個武器的傷害,吃了教訓後。冷靜了。纔會放下對這種武器威力的癡迷,向着更高端的方向發展。以地球爲例,冷戰之前,爲前核武時代,大家沒事就將核武器瞄準對方城市,雖然從鎖定到瞄準只需要半小時,但是雙方連着半個小時都不願意妥協。那個時代簡直就是核彈隨時待命。這是前核武時代,至於冷戰後,世界科技發展的方向則是不準備在地球搖籃亂打了。那是後核武時代。

這個位面上,已經不存在覈武毀滅星球上文明的風險。各種科技已經進入了電子信息化時代,雖然黎明共和國現在的技術距離魔法帝國那麼先進的光腦運算體還有差距,但是現在星球上所有的智慧沒人懷疑,現在這個時代的高峯會弱於魔法帝國時代。

當核打擊完成對方澤濤所在基地的地表清除後,三位半神立刻感受到了,來自方澤濤基地劇烈的能量波動。羅明特對傑瑞問道:“人類找到了你們的基地了嗎?”

傑瑞仔細的感覺了一下劇烈能量波動散發的方位,心裏瞭然,隨後冷靜的對兩位半神說道:“的確,抱歉我必須回去看一看。”隨後傑瑞立離開了跨上了一個巨鷹坐騎。飛上了天空。

當遠離二人的視線後,傑瑞通過耀芒神器迅速聯繫了黑暗分神,問道:“他那裏情況怎麼樣了。還活着嗎?”

黑暗分神立刻回答道:“目前地下基地已經被我接管,地下與地表已經完全失去聯繫,在遭遇打擊的時候,他在地表。”最後一句黑暗分神帶着幸災樂禍的語氣說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