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怎麼?聽不懂我說的話?凌雲!」墨九狸微微一笑的說道。

「你們找我們凌家先祖做什麼?」凌霸天下意識的問道。

「我想這個你還是不知道的好!」墨九狸聞言笑著說道。

「先祖遊歷去了,不在凌城!」凌霸天眼神閃了閃的說道。

「是嗎?還真是不巧哦,不如我們去凌雲峰上等著好了!」墨九狸抬頭看了眼遠處的凌雲峰說道。

「你……凌雲峰乃是我凌家禁地,豈是你們可以去的!」凌霸天聞言怒道。

「禁地?呵呵……那是沒辦法了,因為我懷疑你說謊,所以這凌雲峰,我們去定了!」墨九狸聞言冷笑一聲的說道。 小胖子雖然不理解我說的話,但是還是按照我說的要求跳了三下,然後對着我說。“陳蕭,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居然跳不起來,難不成我這段時間又長肉了。”

我冷冷的看了他一眼身後的幾個人,估摸着是跟着我們一路走來墳塋,它們就想找人來揹着它們走路。

但凡是走過墳塋的人,多多少少都有孤魂野鬼給盯上了。

我也見過這些東西不少次了,它們最愛找一些體質弱陰氣重的人,我立即走到小胖子的面前把他背上的幾個人狠狠揪了下來,我極其兇狠的對着他們說,“趕緊給我滾!”

那幾個人渾身一顫,連忙撒開腿跑了出去,小胖子見勢,連忙又跳了三下,滿臉興奮的對着我說,“陳蕭你簡直太厲害了,我現在能跳的動了。”

小胖子滿臉好奇的問我,“剛纔背在我身上的到底是什麼東西呀?”

我滿臉尷尬的說,“還不是怪你自己,沒事到墳塋提什麼不好,非要提鬼,這次全當給你長個記性,讓你下次還亂說話不!”

小胖子愣了愣,整個人一臉懵逼的看着我,“你是說剛纔都是鬼爬到我身上的?”

我點點頭,還不是因爲小胖子陰氣太重,不然這些鬼怪纔不會這麼大的膽子,畢竟我是個道士,孤魂野鬼理應知道避讓。

也不知道小胖子到底是個什麼來頭,雖然陰氣重,可是又能看見籠罩在龍虎鎮的黑紫氣,確實不像是一般人。

這個時候,突然傳來了腳步聲,我拉着小胖子躲在大樹後面,只見來了兩個人,一男一女,女人說,“這裏這麼隱蔽,應該不會有人知道吧。”

男人皺着眉頭,臉色十分不好,用着極其防備的聲音說,“那可不一定,上面要我們辦的事情,說什麼也要完成,不然怎麼才能交差。”

話音一落,兩人竟然拿着鏟子開始挖墳,這大半夜挖人墳墓,是有多大的仇,這麼不讓人消停。

看了一會,他們把一口棺材直接挖了出來,似乎有開棺打算,兩人面面相覷,竊竊私語了一番,因爲離他們有點距離,所以我聽不清楚。

緊接着二人在棺材上面放了個什麼東西,透着一股瑩瑩綠光,頗有幾絲駭人的感覺。 至尊瞳術師:絕世大小姐 小胖子一陣欷歔聲,拍了拍我的肩膀說,“那個玉佩可是好東西,看來他們是想復活裏面的人,這玉佩應該是上等的麒麟血夾註而成,可以有還魂的作用。”

什麼人值得他們這麼來做,我不免有些質疑。我並沒有現身,而是直勾

勾的盯着看他們接下來到底想做什麼。

這個時候,那個男人開始把棺材撬開,一具屍體赫然露了出來,我定眼一看寫分明是才下葬的屍體,難不成是那個難產而死的夫人。

這個想法一瞬間圍繞在我的腦海裏,只是我不能理解,爲什麼要挖這個女人的墳。

開棺的時候,這兩個人還極其避諱的點了支蠟燭,祭拜死人,還順帶燒了燒了幾張陰陽錢。大可看得出來,這些人是有兩把刷子功夫的。

接着那個女人開口說:“這難產而死的人,怨氣極大,我們這麼做,她會不會纏上我們呀!”

這個男人嘆了口氣,極其無奈的說,“都是做的一些有損陰德的事情,怕啥,既然選擇做了,那就別想那麼多,趕緊把事情做完,人家給的報酬可不少。”

那個女人點點頭,倒也沒有好再說其他的話,而是打開棺材繼續往裏面放置什麼東西。

緊接着二人把棺材合攏立即關上,手裏拿着什麼東西,這一男一女匆匆忙忙離開這裏。

我和小胖子趕緊走了出去,小胖子幽幽的看了我一眼問,“陳蕭,你別告訴我你也要看棺材吧,我的心臟了受不了。”

我樂呵呵一笑,“小胖子,我不讓你來,是你自己硬着頭皮跟我來的,我可沒強迫你!”

小胖子滿臉委屈的看着我,似乎對棺材有極大的牴觸一樣。

我也懶得繼續跟小胖子扯理,撩開棺材一看,果然是個女人,因爲才生完孩子,肚子微微鼓着,這個女人應該就是今天生下天煞孤星的娘。

只是她爲什麼下葬這麼隨意,而且那兩個人大晚上恩還要找她。

剛纔那兩個人還在她的棺材裏放了東西,我意義一搜索,就看到了小胖子之前說的麒麟血鑄造而成的玉石!

我一臉好奇的看着這塊玉石,小心翼翼的從棺材裏將這塊玉石拿在手裏看了看,從色澤上來看就是極其久遠的歷史了,竟然會出現在這裏,我估摸着這樣的玉石肯定不是剛纔那兩個人的,否則纔不會這樣輕而易舉就拋棄了。

正在我把弄玉石的時候,棺材裏的那具屍體,突然伸出手來將我的手腕緊緊抓住,像是活過來了一樣。

我趕緊甩開手,不料這女屍乾脆從棺材裏爬了出來,渾身帶着一股泥巴味,速度極其迅猛的朝着我撲了過來。

小胖子見勢一臉驚嚇,張牙舞爪的躲在我身後,一邊吃驚的大喊,“救命啊,救命啊,陳蕭這東西怎麼自己活過來了!”

就在女屍朝着我衝過來的時候,她突然停下了腳步,滿臉疑惑的看着我,隨後又露出一絲微笑,“我兒有救了,再也沒有人可以傷害我兒!”

“什麼?”我不理解這個女屍到底是什麼意思。

這個女屍突然在我面前跪了下來,讓我絲毫沒準備好,被她的這一個舉動嚇了一大跳。

女屍用着極其生硬的口吻,大概是因爲屍體僵硬後,聲帶不容易發聲。

“你救救我兒子吧,他天命非凡,這裏有一羣人想要害死他,我本來不想死的。她們怕我多事,就乾脆讓我死。”女屍說。

小胖子這才緩緩從我身後出來,一臉好奇的問她,“你到底是什麼人呀,我們憑什麼幫你!”

小胖子這個人也真不忘給自己臉上貼金,這女人分明是在跟我說話,哪裏輪得到他插嘴。

女屍幽幽的看着我,眼眶裏還有淚水在打轉,滿臉委屈的模樣說:“這段時間我們鎮子都不大對勁,就在前幾天,突然有一羣人闖進了我家裏,那個時候我挺着大肚子活動不便,這些人卻對我絲毫不客氣,我也不知道他們是什麼人,只知道他們一直在說,要等孩子出世才能確定什麼事情,這些人在我臨盆的時候也來了,那個接生婆就是他們的人,他們故意害死我,奪走我兒,道士小哥,還請你幫幫我們。”

到底是什麼人進了這裏來,明顯帶着一股挑釁的味道,這裏是道教聖地,卻被這些污穢的東西侵入者,聽天師府的人說,這下面的東西很厲害,去了的道士沒有一個是活着回來的。

感覺些人應該是在計劃什麼大的事情。

這些到底是什麼人。

女屍又開口說“我知道龍虎宗的道士都是絕對不會袖手旁觀的,曾經有人給我算過命,說我生死劫當天會有一個道士路過我們鎮子上,只要遇到了他,我和我兒子的厄運就會得到解決。”

我愣了會,連忙問她,“是不是個算命的老瞎子,身材瘦弱的很。”

女屍一聽,連忙點點頭,“對,沒錯就是他!”

我心裏一陣納悶,這老瞎子神機妙算竟然早就猜到了我會來這裏,這個老瞎子到底是什麼人竟然有如此厲害的地方。

學霸從改變開始 我問女屍,“你兒子到底是怎麼回事,那些人爲什麼要殺他?”

女士無奈的嘆了口氣,“懷孕的時候,我曾經夢見過鐵樹開梨花,當時就有人說我兒子天命不凡,可是我也不明白,爲什麼他們連個孩子都不放過!”

(本章完) 這女屍的表情也不像是騙人,看得出來,她護子急切,生怕有人讓那個孩子喪命,我自然也知道雖然她已然變成了殭屍,但是依然抵不過一件事情,她是一個母親,能讓她恢復理智的情況下,無疑只有孩子的牽絆。

只是這些人爲什麼要開棺,還讓她屍變,我實在想不通。

我問女屍,“你可知道剛纔那幾個人開棺做什麼?”

女屍幽幽的看了我一眼,努力回想着什麼,隔了一會開口告訴我,“它們挖走了我的心臟,我也不知道爲什麼它們要這麼做。”

我仔細一看,果然女屍的胸口空蕩蕩的,這兩個人爲什麼要挖走她的心臟,我實在覺得整件事情有點摸不着頭腦,爲什麼要害這麼一個平凡不過的女子,還要加害一個手無寸鐵的嬰兒。

這個時候小胖子滿臉好奇的問,“你一直說你兒子天命不凡,你爲什麼這麼覺得啊?”

女屍說,“我自然一開始也沒這麼認爲,我給你們說了的,我做了一個夢,夢見鐵樹開了梨花,解夢的人告訴我,這孩子生出來註定與別人不同,他有着自己的使命而出生,只不過也告訴我,一旦孩子出生,也就會有各種坎坷。”

鐵樹梨花開,這個事情好像我在哪裏聽見過的。

好像和陰長生那個年代有點關係,莫非這個嬰兒枕的陰長生?

那肯定要小心翼翼的保護好它,不然江離回來了一定會罵死我的。

我和小胖子正打算離開這裏,女屍突然哀求我說,“我可不可以跟在你們身後,我還是想見見我兒子最後一面。”

愛子心切,我也能理解,只好點點頭,讓她跟在我們身後。

我回到鎮子裏,直勾勾的朝着之前天煞孤星出生的那個屋子走去。

我突然想起來,之前說人皇和鐵樹梨花開有點關係,可是現在我已經知道了林永夜就是人皇,難道還有其他人不成?

我也沒想那麼多,趕緊朝着屋子裏面走了進去。

剛一進去就聽見了孩子哇哇啼哭的聲音,聲音極其洪亮,順着聲音走進了一個房間之中,看見嬰兒正躺在小牀上面,可巧的是,我剛一走進去,這嬰兒像是對我有一種特殊的感情一樣,瞬間就不哭了,還樂呵呵的笑了起來,着實讓我整個人汗毛都豎了起來。

莫非不是這孩子認識我不成,第一次見他的時候,就對着我傻笑。

我小心翼翼的走到孩子的面前,他更是笑的更加燦爛了,女屍搖搖晃晃的走了進來,連忙走到嬰兒的旁邊,一副極其可憐巴巴的樣子說,“我的好孩子,娘來看你來了。”

話音一落,這孩子又開始哭了起來,像是撕心裂肺的吼叫一般,難道這個孩子也知道自己的娘死了不成。

要是這麼說的話,他的通靈能力比我還強了。

我不由的好奇的打量了幾番這個嬰兒,雖然樣子小小的,可也

看的出來,模樣挺清秀,長大後也肯定是個帥小夥子。

這個時候女屍伸手準備抱孩子的時候,被我立即呵斥住了,“你不能再去碰他,你現在會加重他體內的陰氣,要是長時間的話,這個孩子極有可能變成不人不鬼的東西。”

我說完這話以後,女屍微微一愣,似乎明白了其中的緣由,緩緩放下孩子,滿臉都是捨不得的樣子,看上去讓人於心不忍。

我不免想起了,當年我娘生下我之後,奶奶也不讓她見我,那種滋味,突然能夠明白,我娘有多麼的不容易。

天下的母親,都一樣,心裏只會惦記自己的孩子,也願意無私的付出不求回報。

我和小胖子兩個人互相看了彼此一眼,都似乎對這種場面看着極爲難受,有種感同身受的感覺。

女屍依依不捨的看了孩子好幾眼,突然又從我面前跪了下來,用着極其懇求的語氣說,“道士哥,麻煩你把我的兒子帶走,他不能留在這裏,這些人都是想要加害於他,留在這裏,他們終究還是會殺了他的!”

我愣了愣,雖然不知道這孩子到底是什麼來歷,可是保護他我也一定會這麼做的,只是現在帶着這個孩子,未免也有點太過於招搖了。

女屍見我有些猶豫,立馬說,“求求你了,只要你救了我兒子,就算是做牛做馬我都願意,求求你一定要救我兒子一命。”

我趕緊將女屍一把扶起身子來,“你放心吧,我會照顧好他的。”

話音一落,這個女屍搖搖晃晃的朝着外面走了出去,從她的背影裏,我竟然覺得,有幾分神似我娘之前離開我時候的模樣。

後來我才明白,大概是母親本身就有一種同樣的光芒。

神農別鬧 我小心翼翼的朝着小牀走了上去,連忙將這個孩子抱在懷裏,這個時候,這個嬰兒不哭不鬧,似乎很享受我抱着他的感覺,我伸手摸了摸他的小鼻子,總覺得這個樣子實在好玩可愛的很。

我這穿越有點怪 我和小胖子正準備走出去的時候,赫然聽見了門口有腳步聲,我看了一眼四周,只有個大衣櫃,我趕緊拉着小胖子,抱着我手裏的嬰兒,連忙竄進大衣櫃裏。

這時候,我聽見外面有兩個人說話的聲音,一個女人的聲音說,“是這裏嗎?”

男人的聲音說,“沒錯就是這裏,趕緊速戰速決,不然耽誤了事情,你自己去負責。”

女人說,“牀上的嬰兒怎麼不見了!”

我連忙看了懷中的嬰兒,示意它不許說話,他像是聽懂了我的意思一樣,不哭不鬧,安安靜靜老老實實的待在我的懷中。

男人說,“不可能,明明就在牀上的,怎麼會突然不見的。”

女人說,“這下完蛋了,找不到孩子,我們都別想活着出去。這些人本來就是喪心病狂的,我們拿人錢財做點生意,可一旦生意毀了,怕是連命都活不成。”

聽着這些話

,我估摸判斷就是我在墳塋看見的那一男一女,這兩個人應該不是和混入鎮子裏的東西是一起的,他們估摸着是做死人買賣的人。

這個時候男人突然說了句,“看來有人在我們之前找到了這個孩子,肯定就在不遠處,走,趕緊出去追上他們。”

話音一落,兩個人的腳步聲,越來越小,隨後聽不見了聲音,估摸着兩個人應該是已經走了出去。

我們趕緊打開櫃子,大口喘着粗氣,要是繼續呆在裏面,估計會被悶死的。

我手裏的嬰兒竟然伸手指了指一旁的書櫃,我愣了一會,趕緊朝着書櫃走去,翻來覆去,發現其中有一本書夾雜着一張紙,上面赫然寫清楚了這裏的來龍去脈,從字跡上看,竟然是我爺爺的字跡,上面寫着,“龍虎鎮天降繁星,此乃鬼谷子轉世,庇佑陰長生護法,要讓陰長生徹底重生,少不了此物和九宮格,一定要盡心盡力幫助嬰兒成長,這孩子天命不凡,生長的速度也不一樣,當年鬼谷子和陰司打賭,只要讓鐵樹開了梨花,陰司就讓人皇重生,而鬼谷子將會被終身幽靜在陰司之中,我掐指一算,這陰司將會大變,鬼谷子也會重新投胎,切忌一定要保護此人的成長。”

我雙手微微一顫,沒想到這個嬰兒竟然是鬼谷子的轉世,難怪這麼通靈性,竟然能夠聽得懂我說話。只是爲什麼這裏會有我爺爺的字跡,難不成這裏我爺爺曾經來過。

我爺爺之前突然建造九宮格,估摸着和他來到龍虎鎮有密切的關係,一定是這裏有什麼記載,纔會讓他這麼做的。我越發覺得龍虎鎮這個地方,隱藏着什麼祕密,而且跟陰長生有極大關係。

龍虎宗本來就是道教聖地,隱藏着道教有關的東西在這裏也不足爲奇。

既然它是鬼谷子的轉世,那麼這些人想害他,也就不足爲奇了,說什麼我也會保護這個孩子的周全的。

我和小胖子匆匆離開了這個屋子,朝着外面走去,而此時此刻的天氣已經全然變得極其陰暗,全部散發着一股邪氣,實在讓人覺得不舒服。

約莫才走了三百米的樣子,忽然就有一羣人擋在我的面前,我定眼一看,竟然是幾隻狐狸,大搖大擺的攔住了我的去路,我厲聲呵斥,“滾!”,話音一落,這些狐狸又匆匆跑走了。

我心裏不禁有點好奇,到底什麼情況,怎麼會突然冒出來這麼多的狐狸,還好它們沒有發現我懷中的嬰兒,不然指不定會過來搶走。

對了,之前老瞎子不是跟我說過關於青丘國的事情,難不成是這邊來的狐狸,但是它們來這裏是爲了什麼,難道整個四周的陰氣也都是因爲它們?

小胖子見勢連忙說,“陳蕭,你師父去哪裏了,這個時候要是有他在的話就好了。”

我無奈的搖搖頭,“不清楚,今天肯定回不來,你放心好了,有我陳蕭在這裏坐陣,除非是哪個不要命的了,纔敢來招惹。”

(本章完) 「老祖宗,你看這……」凌霸天瞪著墨九狸和帝溟寒最後看向一邊的凌景榮問道。

凌景榮聞言看了眼凌霸天,又看了眼墨九狸和帝溟寒,最後猶豫了下說道:「讓他們去吧!」

「老祖宗,可是……」凌霸天聞言有些為難道。

「不讓你能攔得住他們嗎?難道還覺得凌家人死的少嗎?」凌景榮看著他問道。

凌霸天聞言不語,看了眼地上四個老祖宗的屍體,四個人都是實力跟凌景榮差不多的,卻不敵對方一招,想想都覺得對方可怕啊……

如此恐怖的實力,就算他們凌家的老祖宗全部出動,怕是也無法贏了對方,最後損失的還是他們凌家……

「罷了,你們想去就去吧,但是我提醒你們,凌雲峰機關重重,到時候命喪凌雲峰,別怪我沒有提醒你們!」凌霸天看著墨九狸和帝溟寒十分不甘的說道。

他不想讓墨九狸和帝溟寒前往凌雲峰,就是因為前往凌雲峰的路上,陣法無數,都是他們先祖凌雲布置的……

而且那些陣法所用的陣石等材料,都是十分珍貴的,他不想讓墨九狸和帝溟寒上去,就是因為擔心墨九狸破解了凌雲峰的陣法,所以才不希望他們去……

可是,老族長說的沒錯,憑藉這位上官家主的實力,他們凌家目前為止根本無人能夠攔住兩人,與其如此,不如讓他們前往凌雲峰,說不定他們會在凌雲峰的路上,隕落在先祖的陣法中……

想通了之後凌霸天倒也不那麼生氣了,於是看著帝溟寒帶著墨九狸消失在他們的眼前,也沒有阻攔……

「讓人把這裡收拾了,我們兩個跟過去看看……」凌景榮想了想說道。

「好!」凌霸天聞言直接讓人把地上的屍體收拾了,然後隨著凌景榮尾隨墨九狸和帝溟寒,前往城主府後面的凌雲峰而去。

墨九狸和帝溟寒察覺到身後兩人跟來,也沒有在意,倒是墨九狸看了眼身邊的帝溟寒輕聲說道:「你今天似乎暴躁了!」

這傢伙今天可是沒少殺人,而且不等人家說完就殺了,就連凌仙紫那樣的姑娘,殺起來也跟切菜似的!雖然對於帝溟寒這種霸氣護短和蠻橫的寵愛,墨九狸十分滿意,但總覺得帝溟寒身上的殺氣還是重了些……

寒狸劍是她煉製的,本身加入了血魔草的寒狸劍,煞氣,殺氣,魔氣就極重,墨九狸不希望寒狸劍對帝溟寒造成影響……

「怎麼了?你不喜歡?」帝溟寒聞言偏頭看著墨九狸問道。

「我不希望你被寒狸劍影響,你該知道寒狸劍中有什麼……」墨九狸看著帝溟寒直言說道。

「放心吧,寒狸劍雖然不凡,卻還影響不了我!我殺人都是因為我看著他們太煩了,而且……除你之外的女人在我眼裡,只有死活之分,並無男女之分!」帝溟寒看著墨九狸故意的說道。

墨九狸聞言心中一盪,真心被帝溟寒這樣霸氣的表白撩到了,看到墨九狸的臉頰泛起一絲紅暈,帝溟寒的唇角微微揚起…… 我和小胖子臨時找了個招待所住上了,鎮子比村子好的地方就是附近有這種招待所,可以短途居住,因爲身上的錢不多,我也不敢住貴的,只好勉爲其難的和小胖子擠在一張牀上。

到了後半夜裏,迷迷糊糊醒來,發現面前有個人影,定眼一看,竟然是嬰兒的娘找上了門來,搖搖晃晃的走到嬰兒的面前,滿臉都是捨不得的情懷,我只好睜一隻閉一隻眼,家裝自己都沒看見。

因爲我看到她,總能聯想到我娘,那個時候我還太小,不太懂事,還害了我娘好幾次,可憐天下做母親的女人,與自己的孩子天各一方的時候,那種心情,我現在突然也就明白了。

女屍小心翼翼的將嬰兒抱在懷中,輕聲呢喃着,“乖孩子,以後就跟着這個小道士,他會保護你的,娘不能再在這個世界逗留了,該回去遲早都要離開,願沒有娘在身邊,你也可以健康的成長起來,娘捨不得你……”

女屍頗有幾絲抽泣的聲音,隔了許久才把孩子放了下來,又搖搖晃晃的朝着外面走了出去。

女屍走的時候,那個孩子忽然大哭了起來,弄的小胖子從睡夢中醒來,腳一用力伸了過來,直勾勾的將我從牀上提了下去,我整個人頓時臉色都不好了,住宿的錢都是我給的,如今還被人給蹬下牀了。

我心裏一陣鬱悶,心裏想着要是江離在我身邊就好了,我和江離睡一張牀上的時候,江離都特別安靜,極其會照顧我的睡意。

這個小胖子完全就和江離反着來,簡直不讓我睡好的意思。

這番折騰弄的我整晚都沒有睡好,第二天早上醒來的時候,整個人盯着兩坨黑眼圈,看上去極其搞笑,小胖子見我的樣子,還一臉大笑的說,“陳蕭,你昨晚上幹嘛去了,怎麼眼睛都腫了。”

我一臉無語的看着小胖子,用着極其憤怒的口吻說,“今天開始,不要跟我睡一個地方了,你自己出錢!”

小胖子愣了愣,沒好說話。

我和小胖子帶着嬰兒從招待所裏走了出來,赫然一個極其熟悉的身影擋着了我們的去處,這個人不是江離,而是許久未見的楊玄將軍。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