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秦穆然若有所思一番,神情不緊不慢,卻遲遲沒有表態。

「八折?」

「我說金少爺,就算是八十個億,那這筆開支可也遠遠超出我們盛康集團的預算了,我看你也別太為難,咱們兩家還是別合作了,再見……」

秦穆然說著就要起身。

金中仁一下撲倒在秦穆然腳下,一手捂著劇烈疼痛的腹部,一手牢牢抱住秦穆然的大腿。

「大哥,別走,價格好說,我,我……」

金中仁彷彿開始有些猶豫了,如果繼續降價的話,那這筆生意就虧了,如果不合作,那秦穆然肯定不會出手救自己,要是等救護車來了把自己再拉醫院,這一來一往起碼得幾個小時,到時候自己搞不好已經成一具屍體了。

「我出七折,最多七折,再降價,我爸得打死我呀!」

金中仁絕望說道。

「啊呦,金少爺,你剛才不是還說你爸讓你全權處理,怎麼連個這個都做不了主?我懷疑你是否有這個能力完成這個項目,我看還是算了。」

秦穆然笑道。

金中仁此刻感覺到的已經不僅僅是身體的痛苦,還有心痛的感覺。

隨隨便便降一折,那可就是十個億!

如今,自己已經出到了七個億的價格,這絕對已經是出血大甩賣了。

「大哥,求求你了,咱們合作吧,咱們簽合同吧,只要你能開心,什麼都好商量……」

金中仁幾乎是用帶著哭腔的語氣哀求秦穆然。

秦穆然淡然點上一根香煙,擺出一副很為難的表情出來。

「這樣吧,咱們也別討價還價了,看你這麼真誠,我也勉為其難同意一下。」

聽到秦穆然鬆口,金中仁內心一陣激動。

緊接著,秦穆然沉思片刻后,直接回道:「直接一口價,五折,如何?」

「啊?」

金中仁內心一顫,差點兒張嘴問候秦穆然祖宗十八代。

這個項目,本來就是一個很搶手的生意,多少大集團得求著自己,自己還不同意!

但是現在,自己不但要求秦穆然簽合同,還被壓價壓到巨虧。

這也就算了,姓秦的面對這種天大的好事兒,還尼瑪擺出一副勉為其難的樣子?

雖然金中仁內心一千萬個不甘心,但錢再好,也沒有自己小命重要。

「好,五折就五折,求大哥趕緊簽合同吧!嗚嗚……」

金中仁帶著哭腔說道。 “哼!你們進來吧!”黑寡婦目光閃爍看了衆人片刻,最終冷哼一聲。

衆人鬆了口氣,然而還沒等他們反應過來,便發現黑寡婦轉身向着山頂走去。

“嘿嘿!舟舟,你放心,有着師父給你撐腰,那老太婆不能把你怎麼樣!”

黃大師對蔣舟舟擠眉弄眼!

蔣舟舟皺眉,嘆息一聲,可並沒有說出什麼。

“那麼你們是想要我取出他體內的天咒蟲?”

蔣舟舟一行人跟隨黑寡婦來到了大廳中,黑寡婦聽完衆人的敘述後,看着趙小川慢悠悠地說道。

“沒錯,我想你應該會答應的吧?”第二世冷笑道。

“答應?憑什麼?”第二世的態度激怒了黑寡婦。

不過還沒等她把話說話,第二世身前的金銀二屍向前一步。

黑寡婦的臉色瞬間變得難看起來,臉上閃過猶豫之色。

“我需要考慮一下!”

葉楓和康惠等人聽到黑寡婦的話,雖然沒有說什麼,但嘴角卻露出一絲微笑。

看起來黑寡婦似乎非常估計金銀二屍,看樣子他們這次贏定了。

相比所有人的樂觀,蔣舟舟眉頭擰成了一個疙瘩,因爲他太清楚自己母親的爲人了。

母親獨自一個人創下一番基業,行事強硬,絕度不是這麼容易就妥協的。

“好的,我答應你們說的事情,但我需要一個晚上查詢有關天咒蟲的資料。”

黑寡婦目光閃爍地看了衆人片刻後,忽然如此說道。

蔣舟舟驚訝地看着母親,似乎不相信母親會妥協。

“畢竟你是我的兒子,而他又是你的朋友,另外我本身對天咒蟲也非常的感興趣!”

黑寡婦對着蔣舟舟笑道,如此這般解釋道。

蔣舟舟鬆了口氣,感激地看着母親。

“再等一天?”第二世皺眉道:“不能再快些?”

“已經是最快的了,畢竟過去的檔案實在是太多了!”小梅插嘴說道:“我們這也是爲了你們朋友的安全。”

“就聽小梅的吧!”蔣舟舟插嘴道:“我媽從來不做沒有把握的事情!”

黑寡婦笑着點點頭,似乎認同蔣舟舟所說的。

但是沒有人發現她在笑着點頭時,眼底深處閃過一絲寒光。

第二天,中午,還是原來的地方。

黑寡婦一臉悠然地看着衆人!

“好了,一天時間已經到了,快點取出趙小川體內的天咒蟲吧!”

金銀二屍攙扶着趙小川,第二世站在旁邊說道。

“呵呵,取出天咒蟲?我何時這麼說過?”黑寡婦悠悠然道。

葉楓、康惠等人臉色驟變,眼中閃過一絲憤怒,這黑寡婦昨天說的話難道是在耍他們玩麼?

其中蔣舟舟的臉色最難看!

他搶在所有人之前到:“媽,你昨天可是纔剛答應我的,可不能不守承諾啊!”

“混賬!”黑寡婦猛然站了起來,指着蔣舟舟罵道:“你這孽子,怎麼和母親說話的?”

蔣舟舟臉色漲紅,想要反駁,可第二世卻打斷了他。

“算了,既然你敬酒不吃吃罰酒,那就不要怪我不客氣了!”

第二世冷笑出聲,金銀二屍將趙小川鬆開,放在地上,向着黑寡婦行去。

“好大的威風,好囂張的態度,想必你就是傳說中的第二世吧?很可惜,這個時代已經不是你的時代了,哪怕你是魔,也不過是一個跟不上時代的人!”

正當雙方劍拔弩張之時,雙方之間一個聲音響起,接着一道人影顯現在衆人面前。

那人身高在兩米開外,渾身肌肉爆炸,反射着烏黑的油光,臉上一片冷漠,一道如同蜈蚣的疤痕從眼角一直延續到嘴角,頭上長着兩個碩大的猩紅牛角。

金銀二屍在男子面前停了下來,第二世臉色微沉,這是個強者!

蔣舟舟也是心中一沉,明白母親爲什麼這般有恃無恐了。

“是你!”葉楓驚呼出聲:“妖,你竟然來到了這裏?”

第二世一愣,看向葉楓等人,卻發現他們全都滿臉的錯愕。

“他是妖族的頭領,是分割世界三大勢力的首領,傳說實力已經到達了仙的境界,端是可怕無比!”

康惠見第二世看來,開口解釋道。

第二世轉頭看向妖,眼中露出玩味的神情,對黑寡婦道:“怎麼?難道說你的依仗就是他?”

“我何須依仗他人?”黑寡婦怒道:“他不過是和我做了一筆交易罷了!”

“哦?那麼也談談我們之間的交易吧!”第二世接口道:“我想你讓他出來,並沒有直接和我打起來,肯定是想說些什麼吧?”

黑寡婦驚訝地看了第二世一眼,指着蔣舟舟道:“好!很簡單,我要我兒子結婚,然後我才幫你取出天咒蟲!”

“可以!”第二世想都不想說道。

蔣舟舟愣了半天才反應過來,驚叫道:“什麼可以?我可還沒同意呢?”

“沒錯,這事關我徒弟的終身大事!怎麼能如此武斷?”黃大師化爲黃皮子,破口大罵道。

“她是你媽!你要聽她的!”第二世指着黑寡婦道:“而且她手中有資本和我們談條件,最關鍵的是現在趙小川時間不多了,你確定不救他?”

所有人的目光一時間全部集中到了蔣舟舟身上,蔣舟舟臉色漲紅,最終目光落在了趙小川身上。

此刻的趙小川幾乎全身都變成了金銀斑駁的顏色,整個人看起來宛如金屬雕塑,從他的身上更是嗅到一股淡淡的腥臭味。

“好!我答應!”蔣舟舟咬咬牙,開口說道:“只不過要等他醒過來後,我才答應結婚!”

…….

這是一個昏暗陰冷的山洞,嵌入石壁上面幽藍色的寶石爲四周提供着一絲微弱的光芒。

在幽藍色光芒下,一些五顏六色的蟲豸不斷地在山洞中爬行着,相互之間發出悉悉索索的聲音。

這些蟲豸中有五彩斑斕的大蜈蚣、有拳頭大小的黑蜘蛛,有拇指長短的紅色甲殼蟲…….

它們種類繁多,千姿百態,但都有一個共同的特點,毒!

這些蟲豸都是毒蟲,都是非常非常毒的毒蟲,而令人驚訝的是,這些毒蟲的中心有個人。

那人渾身金銀斑駁,閉眼躺在地上,若不是他胸口微微欺負着,不知道的人還會以爲只是一座雕塑。 包間內,看著苦苦哀求自己的金中仁,秦穆然沉默片刻。

「唉……」

「既然你這麼苦苦哀求,那我就勉為其難的答應你,我這人就是心太軟。」

秦穆然嘆口氣后,淡淡地說道。

此刻。

坐在一旁的陸傾城看的目瞪口呆,內心一陣佩服,遇到金中仁這種奇葩,秦穆然既然都能將他給制服,還讓對方求著自己簽合同,厲害!

很快,陸傾城的助理,將早已準備好的合同,修改條款列印后,放在金中仁面前,金中仁因為疼痛,連看都不看一眼,直接在合同上簽字蓋章。

「大哥,合同我已經簽約了,你趕緊出手救救我吧!」

金中仁無力央求道。

秦穆然拿著合同,仔細翻看了幾眼后,轉身交到陸傾城手中。

「老婆,我答應你的事情已經辦到了,今晚回家,你可得好好犒勞一下你男人,哈哈……」

秦穆然笑道,一語雙關。

他答應過陸傾城,今晚一定可以幫他拿下這份合同,現在,他做到了。

陸傾城接過合同,有些難以置信,但是聽到秦穆然的話后,還是朝秦穆然翻了一個白眼后,滿臉嫌棄。

「行行……晚上再說!」

陸傾城用不耐煩的語氣說道。

他們兩人的對話在別人眼裡,那完全就是小兩口子在打情罵俏。

這時候,金中仁內心一陣挖槽,自己合同已經簽了,秦穆然不先救自己,居然去陪老婆閑聊了?

這尼瑪是人乾的事兒嗎?

金中仁忍著火氣迫不及待哀求說道:「大哥,你能先救救我嗎?我感覺我可能快不行了!」

秦穆然轉身,淡然走到金中仁面前,面帶几絲笑意。

「好吧,天下醫者心,我這人最看不得男人掉眼淚,那我就儘力幫幫你……」

秦穆然說道。

金中仁內心一陣吐槽,但是現在他有求於秦穆然,也不敢多說什麼。

秦穆然裝腔作勢,讓金中仁平躺在地板上,又是號脈,又是看瞳孔,又是針灸,不時還故意搖頭嘆氣,好像是在看什麼絕症一樣,讓金中仁內心一陣忐忑。

在秦穆然看來,人家金大少畢竟優惠了五十個億,總得讓人家感覺物有所值,如果一下就幫他解決了問題,估計他心裡肯定不樂意啊!

在經過一番折騰之後,最後,秦穆然趁著眾人不注意,兩指靠近金中仁九陽穴位置,用力一擠。

「啊!」

一聲慘叫后,一根短小的銀針,被秦穆然快速從金中仁九陽穴中收回。

「金大少爺,現在感覺怎麼樣了?」

秦穆然問道。

金中仁眉頭一皺,仔細感覺后,回道「啊呦,好多了,大哥,你這醫術可以啊!」

秦穆然微微一笑,聳肩笑道:「哪裡哪裡,說實話,我就是簡單會點兒中醫,連行醫資格證都沒有,哈哈……」

「大哥,我這到底是什麼病,我以前從來沒有這樣啊!」

金中仁一臉懵逼問道。

「從我多年行醫的經驗來看,你應該得了一種失傳已久的怪病,叫九陽痛經症,這病一般醫院還治不了,我曾經有幸跟我師父學過治療,能夠遇到我,你小子真是走運,要是換成別人,你今天九死一生……」

秦穆然一本正經地胡說八道,臉不紅,心不跳,說的讓劉嘯和紀凌風等人都差點兒信以為真。

九陽痛經症?

這尼瑪什麼病,自己還真是第一次聽說有這種病?

金中仁滿臉疑惑,急忙起身焦急問道:「然哥,我是怎麼得上這種怪病的?」

秦穆然若有所思一番后。

「金少爺,你最近是不是做那種事情做多了?」

秦穆然嚴肅問道。

「哪種事情?」

金中仁詫異道。

「啊呦,還非讓我說的那麼清楚嗎?當然就是那種事情了,你懂的……」

秦穆然暗中提醒說道。

聽到秦穆然的話后,金中仁恍然大悟,立刻連連點頭。

「不錯,大哥,在來夏國之前,我,我偷偷做了幾次大保健,你果然是神醫在世啊,這也能看出來?」

金中仁一臉崇拜地說道。

對於秦穆然而言,作為一名中醫,他可以輕鬆憑藉金中仁的脈搏就能知道金中仁是個腎虛公子,十有八九是個生活不節儉的人。

「這就對了,這種病具有很強的選擇傳染性,我想你一定是最近被誰傳染了,只是你身體比較好,所以隱藏在你體內的病一直沒有發作,直到剛才突然發作……」

秦穆然分析的頭頭是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