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不可能,像他這樣已經死透了,剛纔王子那一刀,已經把他全身的,靈魂都給戳破,難道王子沒跟你說,他的刀是有符咒的。”蘇星這麼說就是斷了我最後的念想。

“這個世界上,如果說還有和你一樣的人,那就是運轉之後或者說是六年前,你的人,既然有了這第一個,那麼必定有第二個!”

“不是,我現在奇怪的是爲什麼,運轉之後他們會來到這裏,難道時空已經被我打破?”

我很是不解,我得馬上去到地獄找到閻羅王,不知道現在的閻羅王還是不是那紅髮。

“進而使得時空的秩序就破了,那我們就不要再研究者,快把屍體處理了吧,等下一次再有這種人來的時候,那我們就把它截下來,看看他到底要幹什麼,你們先去王子那邊救人吧,我忘了告訴你,你的小女朋友還在那裏呢,只不過現在是換了一個,那是你的徒弟呀。”

甦醒好像在嘲笑我,又好像在打趣我。

“得了,現在出來這樣的事也不是我所想的,反正,現在關鍵你的我的班上我就無憂啊,看到她幸福我就很高興了呢。”

“哎,別說這話,我問你你就真的不想讓林倩?”蘇星知道我在想什麼,倒像故意說的。

“你既然知道,那就不要說這種話,我是想,但是我不想再讓他牽扯到這件事情裏面,這件事情簡直太危險了。”我嘆口氣,我雖然心裏也想,但是總不能爲難他吧,他現在有他自己的生活,我不干涉,覺得幸福,那就是最好的。

“什麼時候兇你也該學着你放手了,可是我家那位啊,哎,自從她現在從醫院裏出來以後,這個暴脾氣就一直沒有改過,你說苦不苦?”王子苦笑着說,確實,她家那位我是見到我了,就是上次那個霸道的女人,看來他還是沒少被,教訓。

“好了,時間不早了,你們也別在這裏閒聊了,快去救他的女人吧,不對!那是你的徒弟,哈哈!”

坐着王子的車,我們終於來到了他的住宅,在那個天台之上,我看到了文娜的身體。

她像死人一般,躺在上面,一動不動,兩眼睜得大大的,嘴也張的大大的。

她的面容扭曲恐怖蒼白,我已經想不到更多的詞來形容她們的面容。

“沒事,還沒多長時間,應該可以找回她。”

聽到王梓這麼說我是長舒一口氣,然後靜靜地坐在他的身邊,一隻手搭在他的手臂上,拉入我的懷中。

對於百鬼遊身的使用方法,我已經非常清楚,所以,現在,我如魚得水,可以說,是一個可以起死回生的神醫。 “文娜,到底是什麼你給我看一下,這件事情關係重大。”

“那個東西還是你給我的,你忘了嗎?”文娜剛說出這句話,忽然若有所思道:“哦,我忘了那個你不是現在這個你!”

“嗯,這個不重要先把東西交給我。”我伸手要拿東西,但是,他卻退後了幾步,慢慢的從口袋中拿出一個類似羅盤黃金色的東西放在我的手中,他要看着我,道:“這個東西我現在怎麼也打不開,不知道有什麼方法,只要這個東西從這個蓋子裏打開,一些東西就會被釋放出來,可能是凌雲曾與的。”

我看着手上的黃金羅盤,卻久久地說不出話,因爲羅朋摸着手上除了冰涼的感覺,我還感覺到他和我的靈魂有一絲的聯繫這種聯繫是不能熟悉,但是卻有一種從身體裏面釋放出來的感覺。

這是我大腦裏的產物,我可以確定我不知道凌雲天師是什麼時候把這個東西拿走,但是我可以確定這的的確確,是從我的腦子裏分裂出來的東西。

把這羅盤拿在手中,忽然我身上散發出一股藍色的氣體,慢慢的進入黃金羅盤中,而我身邊的場景有一點點的扭曲崩碎,直到我的眼前出現一片黑暗。

我的前面站着幾個人,他們穿着黑色的衣服和我的臉一模一樣。

“你們是誰?”我問。

我看着四周的黑暗,我們都統一站在一片虛空之中。

而我的身上突然出現一件黑色的外衣,這是他們和他們一樣的黑衣。

我好像和他們一樣,居然分不出來,我和他們到底哪個纔是我?果然有一種被迷亂了心智的感覺。

“小夥子又在哪裏?你說過我們都是你,你的前生所,我的今生是我的前世,是你今生是我。”他們面前一羣的黑人看着我,嘴裏都說的這句話,我迷茫地站在原地呆着的,忽然想起了我來這裏的目的,於是問:“你們還保持着所有人的記憶嗎?能不能幫我把它還給他們?”

“不可能的,我們不能給所有人進,而我們現在保存的給予,只是我們那個時候所擁有的極,如果把這些寄給他們,我們幾個都在不同的地方,給他們不同的劇情不同的場景,他們會精神錯亂。”

“那請你們告訴我,我現在到底該怎麼辦?”我祈求道。

“你既然拿了這個東西那邊好,當時那個老頭已經答應了我們,我們現在要進入你的身體,因爲我們在不同的場景,碰撞到了一起,我們必須和你的身體融合,不如不然我們就會被這個時空二撕碎!”那人話剛說完,他們十幾個黑衣人同時進入我的身體,我甚至來不及防禦,只感覺到身體如果能量衝擊着我的大腦,而所有場景在我面前如同幻燈片一樣播放,如同電影膠帶一樣在我面前劃過。

我不知道我到底改變了多少,這些黑人爲什麼有這麼多我明明已經殺掉一個,他們對我到底有沒有什麼壞處?

再次睜開眼睛,我發現自己還站在文娜和林倩的面前。

“莫寒,你到底怎麼了?”文娜關切的看着我。

“我沒事……”

“寒,我現在想問你件事情!”林倩認真的看着我眼神中不摻雜一絲別的感情。

“嗯有什麼事情你就說吧!”我淡淡道,雖然還是感覺到我們中間有一些芥蒂,但是我已經真真正正把他看作我的女朋友,因爲,我們已經發生了關係。

“你以前真的愛過我嗎?”

“真的,我真的愛過你,我現在依然愛你!”

這是我說這句話的時候,文娜低下了頭,我突然覺得有些愧疚,對,在這段時間,我同時愛上了兩個女人,一個是我以前的女朋友,一個是我現在的女朋友,是兩個時空不同的女朋友,而且和在這個場景一樣的女朋友。

“其實我對你們兩個是真感情,我真的好愛你們兩個,你們相信我嗎?”直到現在,我纔不再糾結對我是真真正正愛他們兩個,而他們兩個人,我不知道我爲什麼會這樣,但是我已經離不開他們兩個。

“喲,真是一出好戲!”一個熟悉的男聲響起。

等我轉頭望去,卻看到林殊後面站着一個高大的身影。

我清楚的知道,因爲我認識的那個人那身黑色的鎧甲,那個人就是魔王。

“找你你不來不找你,你自己找上門來。”我又急切的狂妄的口氣說,並怒視着她。

“莫寒,你知道我今天爲什麼來嗎?我的目的很簡單,你現在跟我走,只要你聽話,所有的人不會有事,但是如果你不聽話,接下來我會讓你的血族,覆滅!”

“莫寒,不能相信他,他說的話怎麼可以相信。”文娜拉住我瞪着林殊。

“哦喲,文娜,小師妹,你怎麼跟着這個即將死的人在一起,你還是跟我回去吧。”林殊說話的時候一隻手就要拉着文娜,我上前一隻手抓住林殊的胳膊一腳踢在他的肚子上面,哪裏知道他接着一拳打過來,他的速度非常快,直接一拳把我打趴在地上再也沒有還手的力氣。

“丫的,你知道我這輩子最討厭的是什麼嗎?”我忍着疼吼了出來又要打過去卻被林殊一隻手抓住我的胳膊把我按在地上。

我甚至沒有任何的反抗的力氣,他另一隻手要伸過來抓我的時候文娜上前一記手刀砍上去喝到:“林殊,快滾,要不然別怪我不客氣!”

“喲,你這也是想和我比拼一下?”林殊話音剛落,便見他後面的魔王伸出手來,抓住文娜的身體。

“今天我來便是有十足的把握,能帶走這些,如果沒有十足的把握,我是不會來的,我現在來不是和你商量而是在通知你。”林殊一臉得意的樣子,而我忽然看到林殊的生活出現了許多的自己,他們穿着黑色的衣服,就如同那個羅盤裏面出來的一樣。

我微微一笑,淡淡道:“林殊,你知道自己這輩子做過最愚蠢的事情是什麼嗎?” “喲呵,我倒是不知道,我也沒必要知道了!”林殊一聲冷笑正要上前的時候他身後那些我突然變爲實體從而抓住他的胳膊讓他不能動彈。

“可惡,你!”林殊惡狠狠的瞪着我,我正要上前卻發現手機突然響起,而且,並不是我一個人的手機,林殊的,文娜的,林倩的手機都在響。

我招手召喚出武神出來和魔王扛上。

自己打開手機忽然發現手機屏幕上出現驚魂院三個字。

文娜,林倩,甚至於林殊的手機被我拿出來也是那三個字。

“呵呵,該來的,一個都是躲不過!”林殊淡淡一笑隨即一臉的難色,好像正在醞釀什麼。

“這是什麼?”我抓住他的袖子大吼着卻沒有想到他的胸膛上突然出現十個印記並且那些印記全都開始發光發熱,隔着老遠都覺得火熱。

“沒想到我努力了這麼久,最後還是要死在這裏!”

我尋思不好,一聲大叫之下,以最快的速度把林倩和文娜,用最快的速度移到離這裏三百米的地方。

只聽轟的一聲巨響,周圍恢復正常,而剛剛林殊站的那個地方卻變爲了一團爆炸過後的景象,魔王自然消失,武神也消失,身邊的人也恢復了起來。

“啊,這是怎麼了?”旁邊的人不斷的指指點點議論紛紛,而所謂的那些我也已經被炸成了灰燼。

林殊的屍體已經碎裂爲好幾塊非常的噁心,一股子的血腥味從遠處傳來。

不到五分鐘就過來幾輛警車下來一羣警察和法醫。

那是怎麼回事我不知道,但我的手機中突然出現了一段話。

從現在開始,你們的身體裏面擁有着十個印記,驚魂院將派出不同的收割者去收割你們,如果成功殺死收割者的可以彌補一個印記,期間驚魂院封閉,住戶全部驅逐。

隨即下面又發出一張紅字的部分,上面寫着,如果違背驚魂院的規則將會爆裂而死,註明,非法吸收驚魂院裏面的人的靈魂。

其次還有,如果殺了驚魂院所持有印記的人可以得到一個印記,如果被殺人印記超過五個則可以翻到兩個印記,印記可以贈送,可以交易。

我看到這裏立馬就懵逼了,這驚魂院到底在搞什麼,怎麼會突然這樣,那這樣豈不是每個人都很危險,那背後的控制人是在做什麼?

我和文娜,林倩連忙趕了回去,先去的就是逍遙道長的別墅裏面,凌晨,蘇星,還有王子關義都坐在大廳,他們也都同樣得到了消息。

他們臉色陰沉着,也就是逍遙道長同時收到了那個信息。

這下一來倒好,所有牽扯過這事情的人也都牽扯了進來。

但是他並沒有說清這些收割者到底是人還是鬼,我最怕的就是,這些收割者,是比我們強上十倍幾十倍甚至幾百倍的那些惡魔。

“我看這次驚魂院並沒有想放過我們,而且這次把這牽扯到這件事情的人全部都給拉了進來,我想不只有我們纔在這件事情中。”逍遙道生淡淡地說,好像沒有怎麼在意這件事情。

“是啊,畢竟,他說了十個收割者,而且又聽了那麼多規矩,如果說只要殺十個收割者,那就可以脫身的話,那麼這些收割者應該是不好殺的。”王子說出他的見解,我也點頭表示默默的贊同。

“看來驚魂院後面的那個人終於站不住腳了,他終於要開始屠殺了,但是,他似乎沒有直接塗上我們的本事,而要把我們一步一步的折磨致死。”

“但是我好奇的是,後面那個人爲什麼一直都不露面?難道他怕我們見到他?還是他就是我們身邊的人?”蘇欣說的話立馬引來了一陣沉默,我們大家互相看看對方,後低下頭。

“前輩,我希望,把他們兩個先交給你,照顧,畢竟現在外面非常危險,他們現在出去很容易,就會被收割者給屠殺,他們是我最重要的人,我不希望他們出去任何一點事情。”

逍遙道長知道我說的是誰,於是點點頭道:“沒事,這是茅山後裔,當然也會是我的弟子,我和那些驅魔人一樣。”

“如果大家不介意,我就先出去查探情況,反正,我現在是除了這裏逍遙道長以外,最強的吧,我的隱蔽性非常好,你們知道我的速度。”我知道自己有百鬼之軀,還有邯鄲靈藥,雖說我根本不用擔心那些事情,而他們卻做不到這一點。

他們都點點頭表示贊同,因爲我說的,句句都是實話,他們沒有一個人做到像我速度這麼快,隱蔽性這麼好,而且恢復得又快。

前提我是非常想見見這個收割者到底是什麼樣子的,會不會又是那些地獄的羅煞修羅一類的?或許是更強的人物也說不定。

說定,好這些事情後,我就讓血族的人,先買了些貨物囤積在這個別墅裏面,從今天起,這個別墅就是他們的庇護所,而我就是一個打探消息的人,另外我已經召集血族去外面幫我查看修行,越多,消息越多,情報越好。

接下來就是我的立場,這段時間他們除了在別處走動,哪裏都不能去,我已經安排好我的人守在別墅周圍,雖然說李健對他們還有些意見,但是都被我強力擋了下來,因爲李倩後面還有三十個吸血鬼,這三十個吸血鬼並不是那麼好對付的,因爲他們是年輕的吸血鬼。

以前我好像說過,除了初擁的吸血鬼以外,年輕的吸血鬼最爲強壯,雖然我現在一個人可以扛很多人的進攻,但是對於那三十個吸血鬼來說,我可能還不夠。

這些新生兒不僅心潮澎湃,做事忙亂,而且,他們都是硬碰硬,我怎麼可能打得過他們。

現在的血族長老會都在我的手上,其中一些精英里的吸血鬼,包括暗組的成員也都在我的掌控之中,三百個吸血鬼都在我的掌控之中。

如果突然發生了什麼事情,我一定能將他們斬殺,但是李健我還是下不去手。

已經打算好這一切後,我就準備去外面收拾消息。 打定好主意後,我來到精神病院的門口,當然我是以黑人的形式出現,我現在不能暴露在大庭廣衆之下,第一,是爲了不讓那些人看到,第二就是爲了防止那些地獄靈界的鬼魂遊魂看到我。

我卻發現,這精神病院前面並沒有什麼奇怪的人出現,就在他們後面,每個病人的後面都跟着一個黑色的亡魂。

這些我並不奇怪,因爲,他們就是這些死者生前的靈魂。

但是恰恰在這個時候,我感覺到後背一陣陰冷,轉過身,只看到一個,手拿鐮刀的人正在離我不遠處,眼神中滿是怒火。

他的臉都在滴着鮮血,一點一點地往下垂着。

難道這就是傳說的收割者?但是這形象也太像去收麥子了吧!

我完全看不到他的臉,在他的頭上全部都會後部緊緊的包着,但周圍的人好像根本看不到他,只有我能夠注意到他。

就算我離他這麼遠,但是也感覺到一股威壓,在我的心頭,說不能動彈,當做一個等待被宰割的羔羊。

而就在我第二次眨眼的瞬間,她卻已經到了離我十米的地方。

“要你死!”他口中,只說出這句話,下一秒他的鐮刀就在我的頭上,硬生生地砍了下來。

幸好我是速度快,而且可以飛快地注意到任何事情的變化,這才躲過一劫,不然,我想接下來就該是我的腦漿爆裂。

我甚至沒有還手的力氣,因爲,在他的威壓之下,我根本不感覺,自己就是一隻螻蟻一樣。

逍遙道長說的不錯,這些收割者絕對不是好殺的,要不然驚魂院怎麼可能出現這麼容易的規則?

我家師姐可能要殺我 “呵呵,你說,我從哪裏砍呢?”那人拿起手中的鐮刀正要砍下來,我想這是躲不過了,稍稍一躲我的一隻胳膊就掉在地上。

鮮血噴灑而出,我一聲慘叫差點沒有疼昏倒過去。

“你!”我一隻手捏住我的斷臂處一個轉移到了三百米之外,我知道現在沒有人可以看到我們兩個,當我瞬移到三百米開外他突然衝擊往我這邊跑來。

但我哪能讓他抓住連忙是以自己最快的速度往別墅那邊去。

這收割者確實是厲害,還有他的鐮刀,好像已經殺過人了一樣。

“你覺得你能跑的掉麼?” 總裁大人別寵我 他的話好像就在我的耳邊一般.。

“那可不一定。”眼看快要到別墅我終於鬆了一口氣,我用自己身上的百鬼治癒着我的傷勢,但並沒有那麼的快,這可是胳膊,並不是一般的傷口。

但是事情並沒有我想的那麼好,別墅門前站着一個收割者,他手中拿着一把彎的跟月亮一般的彎刀,就像是專門用來取人頭的。

“哈哈哈,極品!”那人身子微微顫抖一下子,好像看到我立馬有了精神,拿着那把彎刀就向我衝來。

“去你的極品,老子好不容易這纔回來,你給我滾!”我一個閃身上去就是一腳踢在他的頭上



奇怪的是他並沒有被我踢得怎樣,就算我用盡了全力他也沒有倒下的意思,只是身體像不倒翁一樣搖晃了一下隨後我就感覺自己的腿被他抓在手中。

“咔……噗呲……咯嘣……”骨肉一聲脆響,我的腿骨瞬間斷裂,連同大腦神經一起產生了劇烈無法想象的疼痛。

而我站在別墅房頂看着那個我正在被虐殺心裏就是一陣的難受。

畢竟那是我自己,爲了我自己而葬送了他自己過意不去。

當我來到別墅裏面的時候發現她們都在很悠閒的做自己的事情。

玩遊戲,敷面膜,吃零食,玩手機,這壓根就不怕外面的收割者。

當我從外面進來的時候他們這才大吃一驚隨即拿出繃帶走過來。

“莫寒,你這是……”逍遙道長看着我斷臂的地方瞪大眼睛,我的胳膊突然開始疼了起來,胳膊上的傷口正以肉眼可見的生長,一種鑽心的疼延續着讓我神經繃緊了許多。

“啊!莫寒!”文娜後退幾步驚恐的看着我。

“啊……啊……哇……”僅僅是不過十秒的時間我的斷臂居然恢復如初,而且比之前要感覺有力的多。

“在外面遇到了吧。”

“嗯。”我看着王子點點頭又露出一臉難色道:“那些收割者很厲害很強大,絕不是我們可以對抗的,如果是一個還好,如果是一羣的話可能我們早就死去了,今天,我的胳膊就是教訓!”

“逍遙道長,我必須去歷練一下,請指條名路!”我請求着逍遙。

逍遙道長摸摸鬍鬚笑着看了我一眼隨後道:“這段時間我幫你照顧好她們,我派你和王子去一個地方歷練,島國什麼!島國我當然知道島國那裏的不僅勝產av和鬼片,而且貞子富江更是出名,想必上次的貞子和富江只是普通的鬼,那這次又讓我們歷練什麼呢?

“逍遙道長,你說說三十年前從煉獄裏面跑出來的那東西?”王子說話時臉皮上的肉繃的緊緊的,就連凌晨和蘇星關義幾個都愣在原地。

首富從黑科技開始 “道長,絕不能讓他們去那裏,這不是讓他們去送死麼?”凌晨極力反駁。

“這兩張符咒拿着,到了島國自然會有人接你!”逍遙道長拿出兩張紫色的符紙遞給我和王子。

我們兩個確實該歷練,這個地方看來是非去不可了。

逍遙道長在這裏我就不怕那些人可以輕易進來,何況我的眼線都在這裏。

又是一晚的不眠夜,第二天早晨我就起身早早和王子準備好東西往機場去,我不想跟她們兩個道別,怕她們又哭了爲我擔心。

出了門坐着專車來到機場,今天倒沒有發生什麼事情,早上路人也很少,路上也沒有什麼溫度,酒味散了,人走了,這條路顯得那麼荒涼,像被傷的人的心一樣。

“怎麼?不捨得?”我問。

王子眼中是不一樣的感情,我可以看的出來,直到上了飛機的時候我這纔看到王子的眼眶流下一滴眼淚。 “行了王子,先休息一下吧,到島國還得很長時間,暫時就休息,養精蓄銳去對抗那個煉獄惡魔。”我拍拍他的肩膀寬慰。

“公主也走了,王子很快就去陪她,陪我最愛的那個她了呢。”王子閉上眼睛仿若一個死人一般,我這纔不明白了,那爲什麼王子這麼害怕,還留下遺言什麼的,哪個煉獄惡魔到底有多嚇人,我倒不太相信,不過王子都這麼害怕我心中也對那還未謀面的煉獄惡魔有什麼好害怕。

我也知道現在沒有什麼可勸解的,索性就閉上眼睛躺在他的旁邊。

王子這種人本身就是冷冰冰的。

“先生,你要汽水嗎?”一個穿着制服的乘務員小姐,推着推着一輛小推車來到我們的面前,上面放着汽水飲料和小食品。

他的笑容看起來非常溫和,兩隻大大的眼睛,呆呆的看着我。

“嗯,給我取瓶可樂,謝謝。”我從口袋中,拿出,一張十元遞給他,他找給我七元后,我就坐在位子上,拿起可樂喝了起來。

但是喝起來總是感覺味道有點不一樣,總覺得喝的不像可樂,倒像濃稠的鮮血,我拿起瓶子看了一會並沒有發現什麼不同,但是總是感覺特別噁心,我是吸血鬼我對鮮血是非常敏感的,但是這可樂裏面的我卻辨別不出來。

正要起身去把可樂扔了的時候那個賣東西的服務員再次退着推着車在我面前走過去。

“哎,請等一下。”我正要叫住她但是她卻沒有轉頭看我,但總感覺一雙眼睛在緊緊的盯着我一般,發自內心的一種恐懼蔓延開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