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

儘管飛機飛行的速度高達六七公里,但東土腹地距離遙遠的西域邊陲實在太遠。等飛機穿過一片浩淼的羅布泊沙漠之時,太陽已經漸漸西斜了。

八卦城位於西域天山以北,將我們傘降在八卦城那邊五公里處,太陽正好沒入山樑,餘暉漸消,黑夜來臨。

這時我的手機響了起來,是個陌生的號碼。

苗苗掃了一眼,道:“是他。”

我點頭,按下接聽鍵,問:“我到了,你在哪?”

“你們去國道邊等我,一刻鐘就到。”白臉青年的聲音傳來,說完便掛了。

我一愣,很顯然,他知道我們剛剛落地,想來封門村不止他一個人在這裏,否則沒那麼容易捕捉到我準確的位置。

我們立刻參照地圖趕往國道,剛到,一輛麪包車便從路上行駛而來,開車的正是白臉青年,他停車打開車門,衝我們道:“上車說!”

我們沒猶豫,立刻跳上面包車。

白臉青年一邊開車,一邊道:“洪慶生海梅蓉一家三口都在八卦城,不過他們的處境很不妙,鬼王殿的人馬上就要動手了。”

我和瓜哥以及苗苗交流了一個眼神,路上的猜測全對。真是鬼王殿在追蹤洪慶生海梅蓉一家,那保護或者說挾持他們的勢力就明朗了,十有八九是酆都大帝的人。

弄不好陳久同曾經就在裏面,因爲我總感覺他留一封遺書讓我千萬不能回洪村,一定是知道了一些什麼。

“等等,怎會是三口,不是四口嗎?”苗苗問。洪慶生海梅蓉夫婦兩人,洪家最後的子嗣洪安,還有洪春梅,或者說洪曉芸,反正是一個人;一共四個。

白臉青年搖頭,說:“我也不清楚發生了什麼,現在只有洪慶生夫婦和洪春梅三個人,洪安不見了。”

……

(本章完) 我微微皺眉,暗道可別是洪安出什麼事。

洪安這個名字還是洪慶生夫婦離開洪村的時候,我給取的。

取名的初衷是希望他將來遠離那些光怪陸離的詭事,平平安安長大,過平凡人的生活。

可現在他卻不見了,也不知道是遭遇了意外,還是酆都大帝做出了別的什麼安排。

“他們來到八卦城有多久了?”我追問。

“估計是上次馬鎮出事後纔來到這裏的,得有一段時間了。他們一直在東躲西藏。”白臉青年道。

“馬鎮。”我嘀咕了一句。

那裏開啓鬼陵的靈棺失敗,幾方混戰,到最後也不知道它們到底是怎麼集合在一起的,而且輪迴盤還被鬼王殿奪走了。

自那以後,鬼王殿就基本沉寂了下去,沒想到在這裏又有了動作。

“鬼王殿是什麼時候盯上洪家人的?”苗苗問道。

“洪村事件結束後沒多久,準確的來說是洪家人離開洪村後。”白臉青年道,又說:“酆都大帝肯定一直在盯着洪家人,他們一出洪村,就被他帶走了。”

“鬼王殿找洪家人做什麼?”我問,這點很關鍵。

白臉青年很乾脆的搖頭:“這我就不知道了,還有待於調查。”

“你有什麼建議?”上車後一直沒說話的瓜哥忽然衝白臉青年問了一句。

白臉青年從後視鏡裏很認真的看了我一眼,才道:“先坐山觀虎鬥,如果酆都大帝安排的人支撐不住,我們立刻火中取栗,搞清楚鬼王殿的目的何在。”

我和瓜哥都遲疑了一下,白臉青年這是要和我們訂立攻守同盟,也不知道圖的是什麼。我之前的和達成的交易是我幫他消滅蓄積在封門村的魔物,而他幫我找到洪家人,可沒有共進退這一條。

白臉青年覺察到了我們的遲疑,但他沉默了,顯然沒有要解釋的意思。

“可以。”

苗苗沉吟了一下說,算是替代我答應了,說完她丟給我一個眼神,示意我沒什麼問題。

……

白臉青年將車開的飛快,沒多久便進了八卦城。

八卦城的城市佈局是一個非常標準的八卦陣,城內不需要紅綠燈便可以保證車輛暢通無阻。

走走停停沒多久,白臉青年便將車停在了一棟二十多層的商業樓前。

下車後他直接帶我們去了樓頂,然後蹲在護欄背後,指着遠處的一小片別墅羣中道:“洪家人就在別墅區當中靠左的一棟房子裏,門口亮紅燈的那家就是。”

我們三人立刻從包裏拿出各自的望遠鏡朝那邊看去。

距離有點遠,大概五百步左右,但居高臨下視野非常的好。

別墅看起來很普通,甚至和旁邊的別墅相比顯得有些寒酸,但我能感覺到裏面外鬆內緊,防禦森嚴,甚至有幾道氣息相當不弱。

我暗暗心驚,看來酆都大帝也不是那麼無能,之所以轉世是在避敵鋒芒,將自己隱藏在暗處。

從它能在馬鎮將各大勢力糾成一堆的算計上來看,絕對不是一盞省油的燈,城府深着呢。只是不知道它到底是善是惡,和共同對付鬼王殿的白香月隱隱然有嫌隙。

“鬼王殿的人呢?”在別墅周圍掃了一圈,我小聲問。

白臉青年道:“現在還看不到它們,但它們已經潛伏進來了,要不了多久就要動手了。”

“那酆都大帝的人知道鬼王殿潛伏進來了麼?”苗苗問。

白臉青年搖頭:“看樣子是不知道的,否則應該有

反應纔對。”

我拿起望遠鏡又看了一下,別墅一共是三層,有點類似於西方的古堡風格,面積不算小,門口的一盞紅燈顯得稍稍與衆不同。三層的客廳和房間有些地方有燈,有些地方沒有,都拉上了窗簾,什麼也看不見。

“要不要通知它們?”我遲疑問。先不管能不能見到洪家人,首先要保證破壞鬼王殿的打算,通知一下,或許還會更熱鬧。

鬼王殿行事風格一向是謀定而後動,突然襲擊之下,恐怕酆都大帝安排的人要吃大虧。

苗苗和瓜哥都看向白臉青年,這件事他最有發言權。

我道:“不管能不能見到人,首先不能讓鬼王殿的謀奪得逞。”

“那也行。”白臉青年緩緩點頭,道:“不過不太好通知,鬼王殿的能量不小,雖然看不見人,但肯定已經將別墅團團包圍了,等陰氣漸盛,它們就該動手了。”

“嘿嘿,這個好辦,萬米高空,我想它們總該看不見了吧?”我嘿嘿一笑。

白臉青年一愣,而後看向我身後的七彩鷹。

“咕咕咕!”七彩鷹叫了一聲,意思是小菜一碟。

“那就這樣!”他點頭。

接着,我低伏着在樓頂找了一下,找到了一截廢棄的鋼管,瓜哥接過去,用龍牙刺在上面挑了一行字:你們被鬼王殿包圍了。

七彩鷹抓着鋼管無聲無息的從樓頂反方向滑翔離去,在足夠遠的距離之後,飛上的高空消失了。

大約五六分鐘之後,“哐當”一聲巨響,鋼管呼嘯着從漆黑的夜空砸下,正好砸在別墅的樓頂上,連同瓦片一同落下,滾到了地上。

這一聲響驚動了別墅裏面的人,也驚動了別墅外面的人,人影閃了幾閃,鬼王殿潛伏的人被驚的現身了。

“乾的漂亮!”我低聲讚了一句,聽鋼管的降落速度就知道,七彩鷹是在很高的空中丟下來的,正中紅心。

很快別墅幾道黑影一閃,便到了掉落瓦片與鋼管那堆狼藉面前。

看着他們狐疑而警惕的背影,我嘀咕着:“要是天降鋼管你們還發現不了問題,就怨不得人家鬼王殿了。”

沒有讓我失望,當中一人狐疑的踢了鋼管一腳,然後撿起來看了一下,立刻和同伴說了一句,閃回了別墅裏面。

“成了!”

白臉青年立刻蹲下來。

我們也趕緊把頭縮了回來,鬼王殿反應過來之後,肯定會搜尋四周的,雖然它們可能已經無暇顧及我們了。

過來一會兒,我們換了一個更加隱蔽的位置再次探出頭去。

這時候發現別墅裏面的燈已經全部關掉了。

隔着五百米的距離,我都能感受到那種凝滯的氣氛,大戰將一觸即發!

“會不會傷及無辜?”我又有些擔憂的問道,兩個大勢力衝突,可不是鬧着玩的,如果是馬鎮和當初惡戰禁忌之海的架勢,那這個邊陲小城第二天還有沒有都得打一個問號。

“誤傷肯定會有,但不會是大面積的。”

白臉青年搖頭,說:“這裏的八卦伏魔陣會壓制一切鬼魅邪祟,它們就算進來了,能發揮出來的實力也不會超過五百年道行。酆都大帝就是看中了這一點才把人藏到這裏來的,鬼王之類的強悍存在是進不來的。而酆都大帝挾持洪家的人也大多是活人。”

我恍然大悟,一個勢力,尤其是大勢力,其組成肯定是形形色色都有。

鬼王殿和酆都大帝暗中肯定都掌握了不小的奇門勢力,也就是活人組成的勢力,陳久同、姬

夜、施小媚,甚至旁邊的白臉青年,都是明證。

“鬼王殿的人出現了,在對面的小巷子裏!”頓了頓,瓜哥忽然說道。

我立刻移動望遠鏡,看到果然有一批人從巷子裏面冒了出來,爲首的是一個滿臉虯髯的大漢,嘴上叼着一根易拉罐那麼大的菸斗。

而他身旁還站在一個頭戴包巾,腰繫藍帶的中年男子。

我大吃一驚,是趕屍門的施不仁和樊三谷!

準確的說他們已經是魔屍了,成了邙山鬼王的手下。

“看來組織這次行動的,是邙山鬼王。”

我無語道,半個多月前去趕屍門撲了個空,沒想到它們來了這裏。

“爲什麼不是施小媚?”苗苗反問。

“……”

我一陣愣神,這才發現苗苗說的可能是對的,白臉青年剛剛說過鬼王這類的強悍存在是進不了八卦城的,隔在外面也無法指揮,如果要派一個人進來,很有可能就是施小媚。

因爲從上次的行動來看,施小媚在邙山鬼王手下地位很高,隱隱然有代替它行事的資格。

“靠!”我暗罵一句,如果施小媚真的是這裏的指揮者,那待會兒我們可能要衝突上!

難道這就是命?

“這邙山鬼王可真夠狠的。”瓜哥讚歎的說道:“一口將趕屍門吞下去連骨頭都不吐,反過來把趕屍門上至門主,下至門衆煉製成了魔屍,任意差遣,簡直比鬼奴還好用。”

白臉青年也道:“難怪它們大批量潛入進來能不被發現,原來是魔屍。”

魔屍只有在戰鬥的時候眼睛會泛出綠光,平時就和正常人沒什麼兩樣,如果不是戰鬥狀態,就只有捅它一刀不見血才能辨認了。

這東西一旦混入人羣中就根本分辨不出來了,替鬼王殿去執行搜尋活人的任務最合適不過。

“要動手了,都是魔屍,至少混進來兩百多。”瓜哥看了一陣,急忙說道。

我再一看,果然別墅的四周都出現了“人影”,已經將別墅包圍的水泄不通。

緊接着一聲哨響,魔屍沉默着齊刷刷衝向別墅,敏捷的翻過圍牆衝了進去,打鬥聲很快響起來。

“快,跟我來,這裏不是主戰場!”白臉青年見此,立刻帶着我們下樓。

我們沒多嘴,立刻跟着他下樓。直到重新上了車,我才忍不住問:“我們去哪?”

“別墅被包圍,他們要逃走就只能走下水道,我之前調查過,那條下水道很寬,完全可以走人。”白臉青年道。

說着話他一踩油門,麪包車朝着城外的方向行去。

大約七八分鐘後白臉青年再次將車停下,帶我們左拐右拐,到了靠近河邊的下水道出水口不遠處。

我們地伏在挪過去,這時候發現,黑洞洞的出水口旁邊,已經散佈了不少魔屍。

然後已經是張開口袋等着獵物上門了。

最吸引我目光了,是當中一個頭戴斗笠,面帶黑紗的嬌小身影,雖然背對着我,但我完全可以辨認。

她就是施小媚!!

苗苗一語成讖,她真的來了,而且擔綱指揮!

想想她之前協同鬼王滅掉趕屍門的沉着冷靜,她確實有這個資格,也有這個能力!

“小春,待會兒動起手來你可不能猶豫啊。”瓜哥憋着一絲壞笑看着我。

這話一出,旁邊被涌出一股子殺氣,我一扭頭,正對上苗苗眯着的眼睛。

“絕對不會!”我立刻指天。

……

(本章完) “我纔不信你呢。”苗苗微微瞪了我一眼。

我:“……”

“言歸正傳。”白臉青年道:“鬼王殿早就在這裏守株待兔,顯然摸透了它們的反應,等下他們肯定有一番惡鬥;我們在適當的時候出手。”

我們三人都應了一聲,縮下去躲藏好,以防被發現。

接着就是等待的時間,沒多久,出水口一閃,出來一個很小的影子,在洞口附近稍微看了一下,似乎沒發現異常,便朝裏面打手勢。

接着一行十數人的隊伍從裏面走了出來,爲首的是一個身穿夾克的中年人,很高大,一雙眼睛在漆黑的夜裏燦若星辰。

“是他!”苗苗臉色微變。

“什麼情況?”我奇怪的問。

“他是一個殺手組織的頭領,叫顧天朗,綽號天狼,道行在五百年以上,僅次於虹姨。”苗苗道。

“殺手組織?”我微微一驚,道:“這麼說,酆都大帝也控制了一個不弱的勢力?”

瓜哥道:“肯定是這樣了,弄不好這個顧天朗還是個鬼奴。”

“我上次派去的追蹤洪家人的人手遇到了一個很強悍的蒙面人,折損了不少人,當時我就懷疑可能是他,沒想到是真的。”苗苗道。

“這個殺手組織什麼來頭,實力強嗎?”我問。施小媚帶的可是趕屍門化爲魔屍的精銳,比那些連地盤都沒有的殺手組織肯定要強。

“有些實力,最重要的是他們很隱祕,居無定所。一旦被他們不盯上會很難纏。”苗苗道。

瓜哥也說:“這人我也瞭解一些,算是個梟雄,原來殺手組織的頭不是他,都來不知道什麼原因那個頭領莫名其妙的就掛了,他取而代之,想來肯定和他脫不了干係。”

我緩緩點頭,忽然又想到,會不會是酆都大帝在後面幫了他一把?搶班奪權說簡單,但其實也那麼容易,光有實力不行,還得能服衆。

說着話,顧天朗已經帶着人向外走去。

鬼王殿的人動了,埋伏好的人手一擁而上,將顧天朗一行人給包圍了,顧天朗則帶人全力戒備,將三人圍在中間。施小媚作爲首領站了出去,相互之間似乎在談判,但氣氛明顯很對立。

我立刻將目光移向顧天朗身後護着的那三個人,他們全身包裹在黑衣下,還蒙着面。通過身高依稀可以辨認,就是海梅蓉、洪慶生、洪曉芸三人。

沒幾下,雙方理所當然的談崩了,顧天朗怒吼一聲,護着洪家三口朝外面衝去。

戰鬥一觸即發。

雙方立刻纏戰在一

起,趁着混亂,顧天朗抓起洪家三口當中的一個跳出戰圈,單獨衝向另外一個方向,速度飛快。

鬼王殿的人根本沒料到顧天朗會突然單獨逃走,一個照面沒攔住,被他衝了出去。

施小媚帶上身邊的兩個人立刻狂追,速度竟然也慢不了多少。

“追!”白臉青年道。

我們起身,立刻繞過戰鬥圈追了下去,我的實力最高,速度最快,緊緊的黏在後面。

追逃了十分鐘左右,顧天朗扛着人跑進了一個廢舊的工廠。

他根本甩不掉施小媚身邊的兩個人,而且明明有機會衝出八卦城的,但他沒有,顯然外面還有更加厲害的角色,弄不好是鬼王親自出馬都不一定。

戰鬥再次爆發,顧天朗用的是一把彎刀,劈殺非常凌厲,但他雙拳難敵四手,被逼的步步後退,扛不住。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