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就在多肉正幻想的時候,一聲尖叫突然從前方響起,嚇得多肉一個哆嗦差點摔倒。

“鬼、厲鬼!有厲鬼!”一個女子的聲音傳來,聽上去像是那個女混混的聲音。

多肉不知哪裏來得勇氣,居然沒有逃跑,而是擡腳小心翼翼的來到門前,從門縫裏向對面的屋子裏望去。

碰!!!

誰知剛好一個人影倉惶中撞到門上,那門猛的向後打中了多肉的腦門,痛的小姑娘大叫出聲。

“啊,怎麼是你,看到厲鬼還不快跑!”那撞到門的人打開門看着多肉驚呼,竟是藍海辰。

“啊,是、是你!”多肉一見藍海辰不由得一哆嗦,竟是比見了厲鬼還害怕。

“還愣着幹什麼啊?快走啦!”藍海辰扶起多肉,摻着她往遠處走去,生怕在這裏多留一分鐘。

多肉回頭向聲音傳來的地方看去,見一個身穿黑衣,滿身污泥的厲鬼正站在房間中央,衝周圍的人怪叫着。

周圍的玩家全都被嚇得魂飛魄散,有的甚至連路都走不了。

“別看了,小心等會過來了將你吞了!”藍海辰將多肉的頭掰回來,拉着她拼命往反方向走。

多肉心中涌起一陣感激,這個藍海辰雖然很色很壞,但沒想到關鍵時刻居然這麼靠得住。說句實話,此時多肉感覺自己的小腿也有些發抖,如果不是有人拉着恐怕也走不動。

“謝、謝謝你幫我,沒想到你是個好人。”多肉感激的說。

“我當然是個好人,你不要把我想得那麼壞。”藍海辰也不客氣,邊走邊對多肉說,“你這麼可愛,要是被厲鬼殺死多可惜。等這輪遊戲結束了,咱們好好找個地方,哥哥帶你去好好樂呵樂呵,釋放一下心中的壓抑……”

“啊,變態!”多肉一聽之下被嚇得半死,也不知哪裏來得力氣,將藍海辰一把推開,踉蹌着跑了。

“噗嗤!”藍海辰看着多肉的背影心裏想笑,他這是第幾次調戲這個小姑娘了?

“再這樣下去都要有癮了。”藍海辰暗笑一聲,然後回頭看向那間鬧鬼的大房間。

“計劃成功,這幫警察還想用這種方法來騙老子,門都沒有!”

於是藍海辰轉頭往另一個方向走去,他的任務還有很多。

與此同時,女性警察躲在一扇門後面,心驚膽顫的看着房間中的厲鬼。

“好可怕,這些厲鬼果然出手了……我得趕緊通知他們,不能放過這個好機會!”女性警察顫抖着掏出手機,向男性警察發出了一條信息。

“殺手已經動手!”

與此同時,另一邊的初中生也發出了一條類似的信息,她這邊也有厲鬼出現!

男性警察收到信息,發現三個方向裏已經有兩個出現厲鬼,那自己這裏也應該快了!

結果男性警察等啊等,左右就是等不來厲鬼。

“該死,怎麼回事,厲鬼爲什麼不出現!”男性警察在心中怒吼,他感覺自己從來沒有這麼期望厲鬼出現過。

“我這裏可是最重要的,要是厲鬼不出現的話,這一切就等於白計劃了!”

就在這時一聲驚呼從前方房間裏傳出,男性警察心中一喜,心想終於來啦!

於是他連忙跑上前去,偷偷向尖叫聲傳來的房間看去。

一個身披紅衣的恐怖女鬼,正一步步接近周圍的玩家。

“是誰,是誰在召喚厲鬼?”男性警察的心臟在狂跳,他馬上就要看到殺手的真身了!

只見一個身披黑袍的人站在房間中央,看着周圍不斷冷笑着。包括蘇傾寒在內的玩家們一動也不敢動,生怕引起殺手的注意。

“怎麼會披着黑袍,怎麼會披着黑袍!”男性警察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的一切,在他的計劃裏,這些殺手是不應該穿袍子的!

此時已經沒有時間讓男性警察多想,因爲那名殺手已經轉過臉來,看向了男性警察所在的位置!

“糟糕,計劃被殺手看穿了,他們是來抓我的!”男性警察心想。

而此刻,又有急促的腳步聲從另一個方向傳來!

男性警察的計劃到底是什麼,藍海辰又是怎麼破解的這個計劃?

時間回到計劃開始之前,藍海辰向隊友們解釋整個事件的時候。

……………………

“哈,其實這個計劃並非不可行,而是需要稍微修改一下。”藍海辰用語音對衆人說。

需要修改一下?衆人都不明白,藍海辰這到底是什麼意思。

“其實墨雅的擔心是沒有錯的,警察的這個計劃裏確實還有別的陷阱存在。”藍海辰解釋說。

“之前我們的注意力,全都在那個約定的集合地點上。表面上看這似乎沒有錯,但如果真的這麼想,可就中了那些警察的詭計!”

“難道重點根本不在那個集合地點?”江雨煙問。

“當然不在,其實那些警察壓根就沒指望能讓所有人集合起來,他們知道我們絕不會允許這種情況發生。

所以他們換了一個思路,把那個集合地點做成了誘餌,而且描畫的十分嚇人。但其實真正的陷阱卻根本不在那裏!”藍海辰笑着解釋說。

“既然不在集合地點,難道很正的陷阱會在……那些周圍的大房間裏?”墨雅說,她最早明白了藍海辰想說的。

那些大房間就是在集合地點周圍,名偵探想要召喚厲鬼將所有人嚇跑的房間。

“說的對,警察計劃的重點正是在這些大房間裏。”藍海辰肯定了墨雅的猜測,“我之前說過,那些警察知道我們不會讓那些平民集合成功。而想要阻止他們集合,最好的埋伏地點也正是在這些大房間裏。

於是警察們就根據這些房間設下了陷阱,我們只要敢讓厲鬼出來,就一定會有人暴露!” 藍海辰此話一出江雨煙等人全都一驚,那些警察到底有什麼招數居然能讓他們暴露?

“想不出來?其實很簡單。”藍海辰微微一笑,開始向衆人解釋警察們的方法。

“大家一定不要忽略一點,那就是警察是有驗人能力的。目前已經過了三晚,除去第二晚浪費的那一次,警察應該已經至少驗過兩個人。

也就是說,他們已經清楚的知道了兩個不是殺手的人!對於這個計劃,這一點很重要。”藍海辰解釋說。

“你是說,那些警察會與那兩個平民聯合?”江雨煙問道。

“是的,肯定會。”藍海辰回答道,“也正是利用這次聯合,他們才能制定出這次的計劃。

你們先計算一下,加上被驗過的那兩個人,現在警察已經知道了多少人的身份?”

衆人聽後陷入思考。

“這麼一想似乎也不少了。除了那兩個人外,至少還有初中生。加上他們三個的話,這些傢伙至少已經排除了17個人裏的6個!”名偵探回答說。

“不錯,這個數字其實已經很嚇人了。而剛纔我們說過,通向集合地點的路總共有三條。如果平均分一下的話,每條路也就是5個人左右吧?”藍海辰又說。

“我明白你的意思了!你是說那些警察會讓那些沒有嫌疑的人單獨佔一條道,等着我們往裏鑽!”墨雅有些激動的說。

“是的,路總共有三條,而我們若是想想將所有人趕走,肯定要三個方向一塊上,將所有人人一網打盡。

但這個時候,如果有一個通道里全是警察那邊的人的話,我們的人進去不就等於自投羅網嗎?

到時候我們一召喚出厲鬼,警察立刻就會猜到那人的身份。這樣就算是找到其中一個了。”藍海辰一點點解釋說。

“好狡猾啊那些傢伙!”名偵探感嘆道,沒想到聖騎士死了之後,對方隊伍里居然還有這種聰明人。

“並且到時候,我們恐怕還根本不知道有人已經暴露。這樣警察那邊完全可以搞跟蹤,順藤摸瓜將我們一網打盡。

而且別忘了那些警察還有一次驗人能力,最不濟還可以用那個能力確認一下。”江雨煙說着感到一陣後怕。

“是的,如果真的叫他這個計劃成功,咱們很可能會暴露一到兩個人。到時候可就真的麻煩了。”藍海辰說。

“那你還說我剛纔的計劃能行?這不就是正中了他們的計嘛。”名偵探不解的說。

“此言差矣,我們其實也可以反過來利用這個計劃呀。”藍海辰笑着說。

“再設想一下,如果我們只是將另外兩條通道的人趕走,而不去管有陷阱的那一條的話,那不正好將警察的計劃徹底破壞嗎?

到時候他們不但沒有查出我們的身份,相反那些平民還會被嚇得不敢再跟他們合作。正好一箭雙鵰!”

“但我們怎麼判斷哪條通道里全是他們的人?”墨雅又問。

“很簡單,觀察。”藍海辰解釋說,“他們不可能所有人都是影帝,而我們也已經知道了他們的計劃。這樣我們只要仔細觀察,就一定能找出一些蛛絲馬跡。

而且還有一條參照,就是那一條通道里的人不可能太多。因爲他們要查出我們的身份,所以那裏不可能有太多人。

而且他們也沒有那麼多可信的人,如果我猜的不錯,其他兩條通道他們也會至少安插一人。

最關鍵的一點,爲了不吸引別的玩家前來,他們在挑選路線的時候,一定會挑那條最偏僻,逃跑的路最少的!”

藍海辰說罷看相牆上的地圖,裏面果然有一條通道比較偏僻,而且可供逃跑的路線比較少!

“就是這一條了!”藍海辰看着地圖笑道。

於是藍海辰等人當即決定,大家分散開來,去那三條通道探查一番。最有可能的那一條則分配給了嫌疑最小的墨雅。

在最終確認以後,藍海辰等人便避開了那條有陷阱的通道,全部分散在另外兩條上。

結果正如藍海辰所料,警察們將自己信得過的人集中到了那條路上,只是留初中生和女性警察在另外兩條路上。

男性警察滿心歡喜,以爲自己的計劃已經成功瞞過了殺手。結果在厲鬼出現後,卻只看到了披着黑袍的藍海辰。

在男性警察的計劃中,殺手應該是不僞裝的,他們應該覺得自己很安全才對。

所以在看到藍海辰向自己走過來時,男性警察知道自己的計劃已經暴露!

而且不止如此,藍海辰之所以會折回來到這條有陷阱的路上,就是爲了男性警察!

“警察那邊的能力物品,八成就在這些人身上!他們一定沒有預料到,我不但要破了他們的計劃,還要奪取他們身上的能力物品!”藍海辰走向男性警察,身後江雨煙出現,開始搜索那些玩家的身上。

男性警察見狀立刻意識到了自己的處境,二話不說立刻轉身逃跑。藍海辰猜的沒錯,現在那件能力物品就在他身上!

藍海辰見狀立刻追上,同時房間的另一邊也傳來腳步聲,名偵探正從另一個方向趕來,與藍海辰一起圍堵男性警察!

可惜藍海辰他們人始終太少,而房間裏的門又太多。男性警察聽到腳步聲後一個拐彎選了另一扇門,向別的方向逃去。

“追,不能讓他跑了,他很可能就是警察!”藍海辰對名偵探說。

這個男性警察十分聰明,他沒有將所有人安排在大房間裏,而是分散在周圍的所有地方。

這樣不但會顯得更加自然,而且萬一遇到緊急情況,他們也可以快速分散逃跑。

所以藍海辰現在並沒有抓住所有人,也始終沒有看到男性警察的臉,無法確定他的的身份。

之前藍海辰很想將墨雅也叫過來一起圍堵,但考慮到墨雅的特殊作用,藍海辰還是放棄了這個想法。

就這樣,三個人追逐着過了一個又一個房間,藍海辰和名偵探始終沒有追上前面那個傢伙。他就像一隻老鼠一樣,在房間中來回穿梭異常靈活。

也不知追了多久,藍海辰發現眼前突然豁然開朗,一個巨大的空間展現在他面前! 與之前的小房間不同,這次展現在藍海辰面前的,是一處巨大的空間。

這裏並不像房間裏有燈光照明,所以讓人的視線很模糊。尤其是剛從房間進入這裏的藍海辰等人,一時更是難以適應。

但儘管如此,藍海辰依然能夠模糊的感覺到這四周十分空曠,屬於那種一眼望不到邊的類型。

這裏的地面也很崎嶇,坑坑窪窪的不像房間裏那麼平整。相同的是所有地方都一樣潮溼,不時有水滴聲進入藍海辰的耳朵。

“這裏到底是什麼地方,爲什麼在之前的地圖上沒有見到?”藍海辰心裏奇怪,開始仔細在腦中勾畫整副地圖。

很快,他想到了地圖南邊的一個地方。那裏的房間盡頭並沒有被封死,而是留着一個小開口。

很顯然,地圖的開口後面就是這片區域,只是沒有在地圖上標示出來而已。

藍海辰心中本能的升起一股警惕,這地下區域這時候纔開啓,裏面必定不同凡響。而這片沒有在地圖中標出的區域,說沒有什麼詭異之處誰也不會信。

男性警察可沒有藍海辰想的這麼多,他現在正在逃命,還在感嘆自己的黴運。

“怎麼偏偏碰上了這麼個大空間,他們要是把厲鬼召喚出來,沒多久我就會被追上殺掉!”男性警察邊跑邊想,因爲緊張甚至險些被地上的石頭絆倒。

“不能再多想了,快追上去!”藍海辰連忙和名偵探追上去,生怕男性警察藏到黑暗裏不見蹤影。

現在男性警察還不清楚他們的殺人機會已經用掉,所以藍海辰的威懾力尚在。但男性警察不是笨蛋,時間一長難免被看破。

到時候男性警察如果拼死一搏,藍海辰他們說不定還會吃虧。

追逐繼續,藍海辰他們越跑越遠,最後終於慢慢適應了周圍的昏暗。

這時候藍海辰發現,這個地方居然越來越窄,到最後隱隱有往隧道方面發展的趨勢。

“怎麼回事,這裏的地形越來越奇怪了,這到底是哪裏?”名偵探氣喘吁吁的低聲說,突然他“哎呦”了一聲,一個踉蹌也險些摔倒。

“小心點,腳底下有東西,很硬!”名偵探快速彎腰摸了摸腳邊,“是鐵軌,這居然是鐵軌絆的我!”

“鐵軌?難道……”藍海辰驚訝的看向前方,那裏隱隱約約有一點亮光。

“我們恐怕是到了投票的地點了!”藍海辰喃喃的說。

“什麼,難道這裏是通向……但這裏不是地下嗎?”名偵探也一臉驚異。

“沒有什麼好奇怪的,地鐵不也是這樣嘛。而且這裏礦產豐富,山裏有一些負責運輸的鐵路很正常。

說不定在那場地震之前,這裏還十分繁忙呢。後來鐵路的一部分被截斷到了這裏,不知道經過了遊戲管理方什麼樣的改造。”藍海辰分析道。

“也就是說前面就有火車了,咱們快點過去!”

說話間藍海辰和名偵探已經漸漸接近那片亮光,這時一陣陣水聲突然迴盪在他們耳邊,藍海辰二人跑出隧道,發現外面竟是一處類似斷崖的地方!

一輛火車就橫在這上面,只差一點就要掉下崖去。下面是湍急的河水,人站在邊上忍不住一陣眩暈。

“原來我們一直在這種地方投票!”名偵探看着周圍感嘆道,“怎麼之前一直沒有聽到水聲!”

“如果遊戲管理方不想讓我們聽到的話,我們無論如何都聽不到的。”藍海辰走到那輛火車旁,觀察着說。

這火車大約還剩三節車廂,全都是那種十分老舊的綠皮車。看來這鐵路當年也不只運貨。

藍海辰登上車廂,遠遠的看到一個人影在前面,將車廂之間的門重重關上!

“臭小子!”藍海辰跑過去使勁拉門,發現已經被鎖死了。

“這門居然可以打開!”名偵探也看着眼前的門說。

門後面正是他們投票的那節餐車,透過玻璃,可以看到死去那些人的屍體還在裏面。

“我繞過去抓你!”名偵探飛快下車,向另一邊的門跑去,但很可惜,那裏的門全都是鎖着的,上不去。

“這下倒好,抓不住他了!”名偵探在外面踹了踹車門,氣憤的大吼。

藍海辰也走過來,氣喘吁吁的看向車廂裏面。不用說,這輛車肯定是被保護着的,玻璃無法被破壞。

“哈哈哈哈,你們到底還是沒有抓住我!”男性警察哈哈大笑,他很謹慎,聲音都經過了改變。

“你小子別高興的太早,我就在這等着,總有辦法把你揪出來!”名偵探指着聲音發出的地方說。男性警察將自己藏在了外牆後面,生怕被藍海辰他們看到。

“可以,咱們就在這耗着吧。”男性警察很光棍的說。

這個時候,藍海辰突然發現鐵軌周圍似乎有什麼異常的地方。他蹲下身仔細查看,發現地面上居然斷斷續續的有一些奇怪的花紋。

這些花紋給人感覺很微妙,似乎有什麼玄奧的含義在裏面。

藍海辰又向周圍看去,發現這些花紋的數量驚人,隱約有向斷崖處擴散的趨勢!

“這些花紋,似乎有些眼熟啊……”藍海辰心想。

他皺着眉頭仔細想了想,最後竟覺得它們很像法官面具上的紋路!

“絕對跟遊戲管理方有關!”藍海辰在心中暗叫。雖然他還不清楚這些花紋到底是什麼,但可以肯定的是,這一定與這個遊戲區域有關!

藍海辰掏出手機,小心翼翼的將這些花紋拍下。然後他看了看時間,發現已經接近凌晨3點。

藍海辰看向名偵探,發現名偵探也在看向自己。

“時間差不多了,該走了。”藍海辰湊過去悄悄對名偵探說。

“嗯,我們的目的已經達成,是時候撤了!”名偵探點頭說,又看向男性警察,“這傢伙還不知道我們其實另有打算。”

“等會做的自然一點,不要讓他發現有詐!”藍海辰說着站起身來,悄悄看向車廂。

“你們怎麼不說話了,都啞巴了嗎?”男性警察還在挑釁,語氣很是傲慢。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