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不到十分鐘,餅乾就烤好了,烤爐的門一打開,一股濃隨的奶香味就飄了出來,當小鷗把這些造型可愛的餅乾攤在料理臺上的時候,自己也忍不住的吃了好多,就這樣她烤了好了幾爐餅乾,留了一小部份給自家人吃,還有一大部份用就一個環保紙盒裝了起來,準備下午帶去保育院,除此之外小鷗還準備了一隻空間蘋果,這個準備是給張雲帶回家吃的。

小鷗不知道的就是自己的名字在中午就被張雲灌進了自家父母的耳朵裏,張雲的父母是同姓張的,母親張倩是財務科的副科長,夫妻倆都是大學生,也很恩愛,只是張倩她的心臟不太好。

中午張倩去接孩子的時候,發現張雲手上抓着一顆高級奶糖,她知道這種糖不便宜,她很奇怪就問了張雲糖是哪裏來的,張雲說是隔壁班的小鷗姐姐給的,還說小鷗姐姐誇他勇敢,下午還要帶餅乾獎勵他。這時候的小鷗和張倩夫妻根本沒有接觸過,她不知道也是很正常的,在廠裏的保育院裏不熟的人根本進不去,所以也不存在着給孩子吃東西拐騙孩子的事情,所以這件事也就沒當一回事就放過了。

下午上班是1:30分,小鷗並沒有急着去,因爲她知道一上班小孩們都需要睡覺的,大概要睡二個小時左右,所以她在快四點的時候去了保育院,當然還帶着一個書包,裏面全是分裝好的小餅乾。

“小朋友們好,大家今天乖不乖啊。”柯小鷗站在院子裏,面前立了好幾排的小兵嘎子。

“小鷗姐姐好,我今天沒做壞事的。”

“小鷗姐姐,我還幫老師擺凳子呢。”

“小鷗姐姐,王麗潔不會綁鞋帶,是我綁的呢。”

“嗯,大家都是乖寶寶,上午小鷗姐姐答應過的,大家做聽話的乖孩子就有獎勵,現在小鷗姐姐給你們發小餅乾哦,這可是姐姐親手做的哦。來,大家排隊,一個一個過來領”柯小鷗哄小孩子很有一套的,看着邊上幾個班的小朋友都眼紅的要命。 決不能讓這樣的事情發生!

葉氏眸子裏閃過一絲決絕之色,惡狠狠的盯着杜素兮。心中卻亂的沒有頭緒。

天定皇后是自己的女兒杜雲汐才對,才不會是這個從小就沒娘的杜素兮,不是!

爲了以防萬一,必須要儘早將她給嫁出去!此女小小年紀,心計已經頗深,若是將來爲難杜雲汐,阻了她的皇后之位,該怎麼是好?不行,決計不行,決計不能發生這樣的事情。

握緊了雙手,葉氏看着那張精緻的小臉,不知怎麼的,越看越覺得恐慌,急忙揮了手,冷聲吩咐。

“把她給我關到柴房裏,聽候老爺發落!”

杜素兮實在是大吃了一驚。

這這這,古人也太好騙吧?此時她簡直想要看着蒼天,仰天長嘯一句。師父誠然不欺我!

不過這師父,卻是她前世的那個師父。

她師父倒是十分無意的跟她提起過,古人心底純善,極其的好哄騙,不像現在的人,一個個精的像是成精了一般,一個心眼套着一個心眼的害你。當時師父說這句話的時候,好巧不巧的,他的股票因爲聽信熟人的“內幕”賠的血本無歸……

衛青再也忍不住笑來,也不嫌棄那地上髒,一屁股坐在杜素兮身旁,擠眉弄眼的看着一臉無所謂的杜素兮。誇讚道。

“姑娘真是好厲害,連我都騙過去了。對了?姑娘,你膝蓋上的血是怎麼弄的啊? 重生年代福妻滿滿 怎麼這麼逼真?教給我吧?沒準什麼時候就能用得上呢?”

邊說着,邊伸出手來,十分好奇的用手點了點那鮮紅,有些異樣的覺得溼噠噠的。好奇的放在鼻子裏一聞,卻聞見一個淡淡的腥氣。

“姑……姑娘……姑娘……你……你……你……”

衛青詫異的看着杜素兮。詫異的連手中血跡都忘記了擦,纖細的手指站着那點紅色,顯得十分的鮮豔。

杜素兮擠出一個無所謂的笑來。坐起身子,看了看自己膝蓋上的傷,詢問道。

“有沒有乾淨的布條什麼的?另外有沒有匕首,有酒就最好。”說完又看了看衛青張大嘴呆愣的模樣,終於明白過來,挑了挑眉,看着衛青。“我傷成這樣,你覺得很驚訝?”

“姑娘,我看你一聲都沒坑一句,我還以爲,還以爲你這傷是假的,只不過是嚇唬那個女人而已……”

衛青眼巴巴的解釋。卻迎來杜素兮大大的一個白眼。

“如果我敢作假,我打賭,葉氏要是看出一分破綻來,她都會扒了我的皮,只不過,我沒想到,她竟然是這麼的好騙啊。”

杜素兮扶額想着,忍不住的嘖嘖嘖感嘆兩聲,神情露出惋惜之色,一副,我要是知道她這麼好騙,我才不會犧牲這麼大的悲痛模樣。

心中本來都已經計劃好了順便胡扯一些所謂“師父”的事情來,葉氏就算不信,也該是會有幾分存疑,從而不敢對自己下手的。

沒想到她還沒有眉飛色舞的說上那麼一通,葉氏忽然像是中邪一般,忽然的下令將自己關進柴房裏,卻不知道,衛青和焦木這兩個人,直接就打暈了幾個丫鬟婆子,陪着自己在這裏享受人生。

焦木只覺得自己的臉色更加黑了幾分。心道好不要臉的女人……

可惜焦木這個人,天生一張冰塊臉,平時不動還挺酷的,此時裏面鄙視着杜素兮,手上卻是掏出自己的匕首,割下自己棉質的衣袍,又拿出自己隨身攜帶的一個小葫蘆來,遞給杜素兮。打算看杜素兮耍什麼花招。

若是杜素兮此時知道眼前這個不苟言笑的焦木心中所想,定然會送他幾個字。

你倒是挺賤的!

杜素兮卻沒有看焦木一眼,十分利落的拿了刀子,隔開自己的襦裙,露出白花花的大腿。焦木立刻轉過身去。不再去看。心中還默默的念着,非禮勿視。非禮勿視。

杜素兮好笑的看了那守着君子之禮的焦木一眼,只覺得好笑,噗嗤一聲笑出聲,只覺得自己前世的師父實在是太過英明,古人就是屁事多。

之前杜素兮聽自己師父說古人時期,女子若是被陌生男人看了腳丫或者大腿,就勢必要嫁給那個男人。杜素兮只覺得十分不可思議,還十分覺得那個男人真是賺大發了,若是偷偷跑去浴室偷看個幾回,那不是妻妾成羣了?還划算的買賣啊!

沒想到古人真的是這麼的好玩啊。杜素兮感嘆一聲,笑過便罷。低頭看向了自己的膝蓋。

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原本不知道情況還不覺得怎麼疼,此時看着腫脹的跟個豬蹄差不多的膝蓋,杜素兮臉上一直掛着的從容瞬間啪的一聲掉在地上,摔的粉碎了。

只見本該白皙光滑的膝蓋,此時卻是一片青紫,正中間一個紅色的小傷口,正泊泊的朝外面流着血,若是仔細看看,還能看見幾片細微的小瓷片,看得讓人心中一顫。

杜素兮驚訝的忍不住偷偷的吞了一吞口水。自己竟然傷的這麼重?是不是代價有些太大了?

“姑娘,你,你疼不疼?”衛青面色也有些不好看,卻被杜素兮一伸手,揉亂她梳的端正的頭髮。

“我沒事,一點小傷,還不至於要了命。”

杜素兮說的沒錯,就算是一直流血,也不會流了她的小命,想當初她完成任務時被人發現,幾次中彈,血流的比這個歡脫多了,她不也是大難不死的活過來了?

這點小傷,着實是算不得什麼的。

看着那小葫蘆裏滿滿當當的酒,杜素兮心中惋惜一聲自己的可憐遭遇,好不容易重活一次,竟然還將自己弄傷了,真的不該啊。心中惋惜着,手上卻是分外的利落,舉起葫蘆就毫不猶豫的將酒往着自己的腿上倒,酒精強烈的刺激着自己的頭皮,她硬是咬着牙,蹙着眉,哼都不哼一聲,硬是強硬的忍下了。

自己不能示弱,起碼不能在這些人面前展現自己的柔弱。

額頭不經意的滲出了幾滴汗水,杜素兮卻是恍然未覺一般,認認真真的雙手握着匕首,十分專心致志的看着自己的傷口,輕輕的,刮着自己的傷口。

焦木忍不住說了一句。

“杜素兮,你小心點,那刀可是削鐵如泥,很鋒利的。”

迎來的卻是一聲輕笑。

“我還以爲你是什麼正人君子,原來竟然在偷偷摸摸的看着我啊?當真是不知羞啊。”

焦木一下子老臉紅了,他覺得他簡直沒有臉見人了。他只是覺得,他應該十分好心的提醒她一句,不要傷到了,結果,結果……

衛青沒有半分同情心的噗嗤一聲笑出聲來,不但不幫着焦木,反而主動上前,幫着杜素兮包紮起膝蓋上的傷口。

那耐心細緻的模樣,倒是十分的認真。包紮好傷口,衛青又從懷中掏出一方錦帕,遞給杜素兮,柔聲嘆道。

“姑娘,作爲一個姑娘家,你也未免太過於堅強了些。”

正在擦汗的手頓了一頓,食指一指焦木,聳聳肩繼續道。

“難不成要我當着這塊木頭的面哭哭啼啼的?我可是沒什麼想法。”

焦木聽罷又是冷哼了一聲,杜素兮倒也不在意,反而笑得更加的開心了。

一連住了幾日的柴房,杜素兮倒也不無聊,每天晚上焦木和衛青都會來陪陪自己,順便換換藥,要是硬是要說些不好的,那首當其衝的,

就是,這飯菜的待遇!實在是太差了!

偏偏杜素兮又是一個十分挑食的人,瞧着那送飯的婆子送來的清湯寡水,心中感嘆着杜府之中當真是狗眼看人低,她再怎麼樣,也好歹是個杜家二小姐啊,不過是一時落難罷了,這些個人,也跟着狗仗人勢,狗眼看人低了。

幾天下來,杜素兮原本瘦弱的身子更加的清瘦,好不容易才長的圓了一些的臉蛋,此時此時像是泄了氣的皮球,小了一圈。下巴也餓瘦了不少,尖尖的,看起來能戳死人了。

焦木利落的撬開窗子,慕容復從窗子外翻進來,看着倚着桌子皺眉沉思的杜素兮,噗嗤一笑。

“杜素兮,今天不見,你怎麼變成這副樣子了?”

杜素兮懶懶的擡了擡眼,燭光昏黃,卻蓋不住那油紙包裏飄出的嫋嫋香氣。

是京城王老五烤鴨的味道。眉頭一挑,杜素兮直接就一把搶過,撕開油紙,聞着那噴香的烤鴨,當即就十分兇殘的撕下一隻鴨腿就要望着嘴裏送。

慕容復看着那兇殘的吃相,不給半分面子的以袖子掩住了脣,皺起了眉。

“杜素兮,你怎麼就跟餓死鬼投胎一樣?”

杜素兮眼皮未擡,嘴裏咬着鴨肉,含含糊糊的應道。

“慕容公子吃慣了山珍海味,自然不知道我這個孤女無依的孤女過的多麼悽苦。笑話我也是應該。”

慕容復一張俊臉怔住了,只覺得又好氣又好笑,一時之間也不知道自己應該是生氣還是發笑,只好呆呆的看着杜素兮狼吞虎嚥般的動作。

這杜素兮,無論是男是女,那張嘴,就是能氣死人。

女扮男裝的時候能夠冷死人,女裝原身的時候,隨隨便便的說一句話,都能夠將人的話堵的上不下下不來的,卡在嗓子眼裏。這個女人,當真是……

讓人無話可說。

慕容復不得不承認,自己面對杜素兮無奈的敗下陣來。

吃的差不多了,杜素兮這才擡眼,收拾着剩下的半隻鴨子。疑惑道。

“……”

“怎麼着,我吃了上頓沒下頓的,還不能省着點吃了?”見慕容復竟然不說話,杜素兮眉一挑,眨眨眼,話說的可憐,可那眉那眼,卻沒有半點的可憐,顧盼流轉之間倒是格外的風流。

慕容復終於是回過神來。咳了咳,心知自己吵不過杜素兮,也不計較。

“我給衛青請了最好的舞娘教導,現下正在學舞,沒空過來,怎麼,你不希望見到我?”

頓了頓,慕容復終究是忍不住,嘆息一聲,望着杜素兮。

“焦木告訴我的時候,我就在想,你怎麼可能這麼蠢?真的下跪,我以爲,你這樣的女子,是寧死不屈的。”

杜素兮用清水洗了洗手,看着慕容復,微微歪着頭。

“你是覺得?我要跟葉氏硬碰硬?讓她有理由害我?如果我真的這麼做了,現在站在你面前的,就是一具屍體了。”

杜素兮說話淡淡的,卻在慕容復心中掀起一股軒然大波。

這女人,倒真是……

喉頭哽咽,暗中嘆息了一聲,仔細想想,杜素兮說的話確實沒有錯。可男兒膝下有黃金,縱使杜素兮是個女郎,也不該這般輕易的跪下啊。

像是看穿了慕容復心中糾結的心思,杜素兮融聳聳肩,笑着解釋道。

“我這個人很記仇,得人恩果未必千年記,可是如果惹了我,我絕對會還回去。”

慕容復被那種冷厲的眼神嚇得後退了幾步,怔怔的看着杜素兮。

這個女人,這個女人,唯女子與小人難養也,古人誠不欺我。

(本章完) 窗外,不知道什麼時候風颳得樹枝亂顫,細密的雨點像篩豆子一樣灑了下來。

強勢的吻逐漸磨滅了洛星辰殘存的一絲理智,抵在他胸前的小手變成了揪着他的衣領。

似乎很享受這樣的親密,過了很久,靳澤明才放開了她,手指溫柔地摩挲着她燒得通紅的櫻桃一樣甜美的面龐。

“我們以前見過嗎?”

他俯瞰着她迷濛的小臉,緊緊盯着她那雙星子一樣閃亮的眼眸,聲音暗啞低沉。

這雙眼睛好像是有着魔力一般,拖拽着他不由自主地想要沉迷深陷。

洛星辰垂眸,他便將她的下巴輕輕一擡。

“看着我……”他的語氣霸道強勢。

洛星辰只得擡眸凝視着他,他眼裏的專注和深情讓她的心如同小鹿亂撞。

“你的眼睛……爲什麼是金色的?這種顏色的眼睛很少見。”她胡亂找了個話題。

可是她怎麼覺得,曾經的記憶裏也有見這麼一雙迷人的金色眼瞳。

難道是受到了女兒的影響,看他的新聞和圖片多了,倒覺得這張俊美的臉和這雙迷人的金色眼眸是那樣的熟悉。

“我們家族的男性,眼眸都是金色的。”靳澤明溫柔地笑。

雨,越下越大。

“叭叭”,豆大的雨點落下來,打在了窗戶玻璃上。

昏暗的路燈下,天地間像掛着無比寬大的珠簾,什麼都看不清了。

“可以放開我了嗎?”她混沌不堪的大腦終於給了個明確的信息。

他撫摸着她的背,隨後把垂在額前的髮絲替她理在了耳後,眼眸裏全是縱容。

“我……我今晚不想跟你……”她面紅耳赤,下面的話羞於說出口。

她想他是個聰明人,後面的話不需要她說的太明白了。

“我去下洗手間!”說完,她轉身就走。

冷不防被靳澤明拉了個趔趄,撲倒在了他的懷裏。

緊緊的抱住了她,靳澤明把她抵在了牆上,手掌有些失控的在她身上大力的搓揉着。

他的意圖很明顯,她心慌意亂的推拒着。

主臥室裏的光線很暗,給這樣的親密染上了朦朧的魅惑的色彩。

他溫熱的鼻息熨貼着她敏感的肌膚,整個身子覆蓋住她的,使得她沒辦法動彈。

他按住她的後背撫摸着,往下搓捏着她柔軟的身體,往自己身上貼緊。

暗黑的夜,迷離的雨,炙熱的懷抱,強勢的吻,擾亂了她的心緒。

儘管很抗拒他的親熱,可是身體仍然不受控制的變得火熱而飢-渴起來。

雨聲嘩嘩的響徹夜空。

溼熱的吻也同雨點般的落在她的額頭、眼睛、和紅脣上。

最後貼着她的臉滑過她敏感的脖子,一直往下,再往下……

“求你了……別這樣……”

她被自己失控的反應嚇到了,害怕得都快要哭出聲了。

她竟然也會對他產生渴-望,太可怕了。

就在他擡頭的一瞬間,她混亂不堪的大腦裏已經幻變出了好幾個念頭。

“你聽我說……”她忽然想起了star小屁股上面的清淤,推着他的肩膀,用力平緩下自己的呼吸,“star……” 唐若甜眉頭皺了起來,看着那信封,吝嗇鬼汪小柔竟然會主動拿錢給她,這一次事態真的嚴重了。要是她不去找顧雲爵,只怕以後真的會喝西北風了。

她深吸一口氣,將信封推了回去,直接站了起來,“行了汪總。多謝你了。既然早晚我都要去找顧雲爵,我今天就去。”

她的語氣有一些細微的諷刺,轉過身開門離開,汪小柔猛然開口叫住她:“小唐,這件事解決之後,天天娛樂的門永遠爲你打開。”

以後的事誰知道?要是這件事不能善了的話,以後她也許連a市都沒有辦法混下去。

唐若甜輕笑一聲,頭也不回的離開。

下了出租車,明晃晃的太陽下,唐若甜眯眸看向矗立的大樓,刺眼的陽光幾乎讓她睜不開眼。#_#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