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怎麼說?”

貝螢夏鬱悶地回答。

“她說,她有追求真愛的權利,沈君斯,那你說,她有沒有追求真愛的權利?”

然而,沈君斯不知怎麼回事,他竟然沒吭聲了。

因着是通電話,所以,貝螢夏也看不到他的表情,但,見他突然不說話,她多少猜到了點什麼。

“我剛也說了,是,她有追求真愛的權利,可,我也有維護自己家庭的權益,她還罵我,沈君斯,你覺得,我維護自己權益,有錯嗎?”

男人遲遲沒吭聲,久到貝螢夏都懷疑是不是斷線了。

可,一拿下手機看了看屏幕,才發現,的確還是在通話中狀態,她將手機放回耳旁,有些擔心。

“沈君斯?”

(本章完) 夏日的烈日照在她的皮膚上,襯托的她的臉頰一片慘白。是的,任何一個黑人在潮溼陰暗的地方帶上一個月都會變白,何況原本皮膚就白希的葉百合。

她打開車窗,讓炎炎的烈日盡情的照射在她的身上,也讓車窗外的風吹走身上發黴的氣味和監獄裏的晦氣……

計程車裏的廣播在一段優美動聽的曲子之後,響起了主持人娓娓動聽的嗓音:“今天,在這個陽光明媚,萬物生機盎然的日子,海天國際大酒店舉行,dior中國代理公司董事長饒天宇和本市慕氏集團千金慕宸雪婚禮……接下來本臺將爲聽衆介紹整個婚禮現場……一起見證他們的愛情宣言……”

當這些話進入葉百合耳膜時,她感到腦子轟得一下,頓時一片空白,整個人都懵了,原本清澈明亮的眼眸,失去了光澤,黯淡下來,直勾勾的盯着車裏的廣播,怔愣在那裏。

她很認真的聽着廣播,希望確認自己聽錯了,或者只是個誤會,也可能是另一個也叫饒天宇的和慕宸雪結婚,這個世界不是有太多的巧合麼!

這樣的想法簡直太幼稚,太天真了。

就算世界上有無數個叫饒天宇的人,可是dior中國代理公司董事長饒天宇只有一個,就是她所愛的那一人,也的確是廣播裏說的,和慕宸雪結婚的人。

她聽着廣播裏介紹他們婚禮的排場多麼大,佈置多麼奢侈,賓客多麼高貴。她不知在聽下去會怎樣,趁她爆發之前,伸手關掉廣播按鈕。

正在認真聽的司機,突然被打斷,下意識的看了一眼葉百合,無奈的笑笑:“你不愛聽這些,我也不愛聽,現在的廣播越來越無聊了,不就是有錢人結個婚,弄的向開人大會似的。我就不相信真有說的那麼奢侈,都是些噱頭!”

她關掉廣播就是不願意再聽這些,可竟沒想司機的話題還是圍繞他們的婚禮。

看來終究是逃不過,也躲不過的。

“師傅,麻煩你掉頭,我要去海天國際大酒店!”

既然躲不過,也不想躲,那麼就該去面對,去證實一番。她要當面問問饒天宇,不是說好了要和她結婚的,怎麼就變心了呢?

“小姐,不會吧!你要去看他們的婚禮啊?”司機以爲葉百合在開玩笑,便笑着打趣,他之所以用“看”這個字,是因爲以葉百合的穿着,絕對不可能去參加這個只有上流人士參加的婚禮。

司機見葉百合沒有接他的話,便用餘光瞄了一眼葉百合,她臉色陰沉沉的,眉頭微皺,表情很可怖。司機頓時一臉尷尬,也不再多說什麼,掉頭將車子向海天大酒店方向駛去……

葉百合站在海天大酒店廣場前,看見巨大的led屏幕上,真真切切是饒天宇和慕宸雪的結婚照,酒店門口橫幅上也寫着“熱烈祝賀饒天宇先生和慕宸雪女士新婚快樂百年好合”,她的心頓時一陣緊縮,感覺自己好像窒息了一樣,雙腳似踩在棉花裏,整個身體搖搖欲墜。 巴黎盧瓦爾河上已經結了厚厚的冰,河的一面建了許多城堡而河的另一面如今是一條繁華的商業大街。南宮默和陳碧蘭站在酒店的陽臺上,目光落在河對面的藍斯城堡上。

“真沒想到駱北辰還有這樣的關係,難怪連顧淮澈也忌諱他三分。”南宮默半眯着眼睛,玄色的西服外套了一件黑色的大衣。

緊趕慢趕還是晚了一步,竟然讓駱北辰知道了沈修晴沒死的事!

“這個楊雪也真是的,怎麼能說出來呢?”陳碧蘭鄙夷的彎彎脣角,“還真是個豬一樣的隊友!”

“錯,是她比你善良。”南宮默吃笑一聲,側臉看着陳碧蘭,“很多時候我也納悶,楊雪怎麼會有你這樣的朋友?”

陳碧蘭臉色微變,喝訴道:“南宮默,你我現在是一條繩上的螞蚱,你要沈修晴我要駱北辰,你再這樣鄙視我對你可沒什麼好處!”

“行了,我也是開個玩笑!”南宮默聳聳肩,一手鉗住她的下巴,“你應該警告楊雪不要說出來的!”

“誰知道事情會變成這樣?”陳碧蘭更加鬱悶,“顧淮澈還真是心狠手辣,竟然想殺楊雪封口!不過他也太蠢了,殺人滅口這種事只許成功不許失敗的,現在好了,什麼都捅出來了!”、

“果然是最毒婦人心,楊雪可是你最好的朋友!”南宮默搖搖頭,嘖嘖有聲。

“朋友?”陳碧蘭嘲諷的笑了,“當年如果不是她橫插一腳,我早就嫁給駱北辰了!都是因爲她!”閃亮的眸中浮起強烈的恨意。

南宮默愣了一下,問:“其實你一直沒把她當朋友,你只是在利用她對不對?”

“那又怎麼樣?”陳碧蘭冷笑,“人不爲已天誅地滅!南宮默你不也一樣?”

幽深的眸子沉了沉,南宮默別過頭去,淡淡的說:“這一切大概是天意吧!”

“天意?不,我更相信事在人爲!”陳碧蘭

就在這裏南宮默的手機響了,他接起來一聽,臉色大變。

陳碧蘭緊張的看着他:“怎麼了?”

他掛了電話神情凝重的看着陳碧蘭:“陳碧蘭,他們已經見上面了。”

“你怎麼知道的?”陳碧蘭又驚又駭,從中國到法國這一路他們兩人都在一起,他怎麼會忽然有沈修晴的行蹤?

“你不用管。”南宮默眯起眼睛,目光緊盯着藍斯城堡,“或者,我們先去拜訪楊雪吧!”

“這樣啊……好吧,我打電話給她試試!”陳碧蘭說,她低頭去翻手機沒有看到南宮默眼中一閃而過的殺機。

**************************偶素竹子滴分割線***************************

不知道走了多久,沈修晴覺得自己的腿都快要斷掉了,回頭一看駱北辰還在跟!她有些無語了,正巧一輛回市區的出租車經過,沈修晴趕緊擡手攔了下來。

“司機,去巴黎市區!”

這路上車子極少,看他還怎麼跟!沈修晴得意的瞟瞟後面,駱北辰似乎也意識到了這一點兒,立刻朝車子衝來。

“師傅我們快走!”沈修晴趕緊說。

就在駱北辰手碰到車子的那一瞬間,車子啓動了,他只能眼睜睜的看着車子帶着她離開,心裏一片兵荒馬亂。不,他絕對不能再讓她逃走!他拔腿就追。

“小姐,後面那位先生好像在追你?”開車的師傅從後視鏡看到奮發狂奔的駱北辰,促狹的笑了。

沈修晴大吃一驚,回頭一看,果然是!漫天風雪中,他的黑色的身影格外醒目。這個傻瓜,人怎麼跑得過車呢?她眨了眨眼睛,冷硬的心裏升起異樣的感覺。

“小姐,要不要停?”

沈修晴扭過頭來告訴自己不能再看他不能心軟:“不,麻煩師傅你再開快點兒!”

“好吧!”

車子一加速,駱北辰很快就看不見車子了。他頹然的倒在雪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氣。衣服早被雪打溼了可是他一點兒也不覺得冷。他真是急傻了,竟然這樣子追車,難道他還能追到巴黎去?甩甩頭,他從大衣口袋裏摸出手機打給駱倩倩:“馬上開輛車過來,我在路上,我要去追你嫂子!”

掛了電話他鬆了口氣,還好他對數字特別敏感有過目不忘的本事,記得那輛車的車牌號,否則還真不知道要去哪裏找她了。

直接打車回到喬治在巴黎的別墅,一進去沈修晴就氣呼呼的往裏走,完全沒有注意到客廳裏有人。

喬治和顧淮澈面面相覷,喚:“微微!你是怎麼回來的?”

沈修晴這才回神,說:“我打車回來的。”

“打車?”喬治更加覺得奇怪了,“法拉夫人這樣就放你回來了?”

“恩。”沈修晴點了點頭。

顧淮澈敏感的察覺到她在生氣,他的心慌了慌,問:“你在生氣?爲什麼?是不是見到駱北辰了?”

沈修晴一愣,摸摸自己的臉有些鬱悶:“有這麼明顯嗎?”

“你很少生氣。”顧淮澈牽強的笑笑,“他有沒有把你怎麼樣?”

“沒有。”沈修晴搖搖頭,心事被人揭穿她也不生氣了,索性在沙發上坐下來,“那個人渣以爲說幾聲對不起我就能原諒他了,哼,做夢!他這樣做的目的還是爲了笑笑!”

“那你有沒有答應他什麼?”顧淮澈緊張的問。

“沒有,我把他甩路上一個人回來了。”一想到他狼狽追車的樣子沈修晴又覺得心裏好爽,有種報復的塊感。

“那就好。”顧淮澈大大的鬆了一口氣,按住她的手,“微微,不如我明天就送你們走吧!”

沈修晴猶豫了:“我擔心法拉夫人再爲難你……小維,爲了我你已經委屈太多了,既然我已經活過來了,那就讓我繼續活下去吧!”

“可是……”

“沒有可是。我一定能辦到的!|”沈修晴堅決的說,“喬治說得對,我也不能讓笑笑一直生活在暗處,總有一天還是要面對的!”

顧淮澈幽深的眸光閃了閃,他猛的瞪向喬治,這傢伙是什麼時候給微微洗腦的?

喬治兩手一攤聳聳肩:“顧,這是事實。”

顧淮澈咬咬牙,把怒火隱忍了下去:“微微,我不想讓你再受到傷害,你明白嗎?”

“我知道,這一年來多虧有你才能萬事無虞。可是小維,你不應該殺害楊雪。”沈修晴的臉色沉了下去,“楊雪她……也是個很可憐的女人!”

“你怎麼還爲她說話?”顧淮澈不悅的皺起眉,“如果不是她我們的生活也不會被打亂!如果不是她你也不會遍體粼傷!”

他的眼光凌利如刀,沈修晴被嚇了一跳,怔怔的看着她。

顧淮澈站起身來,用力握緊拳頭:“微微你還是太善良了!我告訴你吧,這個世界就是弱肉強食!對敵人仁慈就是對自己殘忍!”

“小維……”沈修晴難過的看着他,這些年他一定吃了很多苦才會有這種體會吧?

“如果不是法拉夫人介入此事,我早就結果了他們!”顧淮澈冷哼,“微微,任何傷害你的人我都不會放過!”

“不要!”沈修晴被嚇了一跳,“小維不要!”

“難道你不想報仇嗎?”顧淮澈不解的看着她。在他的觀念裏有仇不報非君子!

沈修晴緩緩的搖了搖頭:“怨怨相報何時了,小維,生活給予的苦難都是成長的歷練,你看我現在不是過得很好嗎?我不需要報什麼仇。”

偌大的客廳忽的靜了下來,喬治不知道什麼時候溜走了,就只剩下他們兩個人。沈修晴望着他,心疼不已:“小維,放下仇恨我們才會快樂,我希望你能快樂!”

“難道你原諒駱北辰了?”顧淮澈澀澀的問。

沈修晴一怔,搖頭道:“沒有,我不可能原諒他。我只是覺得比起報仇我們還有另一種方法來——遠離!”

遠離,也要離得了才是啊!顧淮澈澀澀的眨眨眼睛,嘆了口氣。

就在這時,一個手下闖了進來,道:“顧先生,有位中國先生一直在別墅外面徘徊,你看要不要……”

“中國人?”沈修晴大吃一驚,急忙衝到窗邊掀起簾子看外面,果然是駱北辰!她差點兒沒暈過去。他是怎麼找到這裏來的?

顧淮澈似乎早就料到會這樣,走過去放下簾子:“好,我聽你的,遠離!微微,我想吃你做的餃子了!”

“好,我給你做!”沈修晴垂下眼瞼,準備去廚房,想了想又不放心的的叮囑道,“不過你要答應我,不要再殺人了。”

“好。”顧淮澈點點頭笑了起來,目送她進了廚房,他猛的沉下臉來,對剛剛進來稟報的那人使了個眼色。那人會意,輕輕的退了下去。

如果也願意,他有幾百種對付敵人的辦法。不殺不打,照樣能讓敵人生不如死。

駱北辰,這一次可是你自己撞上來的!

~~~抱歉今天來晚上,明天依舊是下午更新哦~~~~~ ……不能護你周全,其罪一也:任由男人肆意進入你的房間。其罪二也:縱容你夜不歸宿,流連污濁之地,其罪三也”顧天熙嘴角上挑的冷冷一笑“我自認是個賞罰分明的人,事情既然出了,自當有人負責任。”

身上寒意徹骨,顧幻璃不由哆嗦起來,難以置信地問“就因爲…我的好感,你就要將那麼多人推向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境地?我說過了……,我自己的錯……我自己承擔……”

顧天熙低下頭,眼睛一眨不眨的注視着顧幻璃,線條美麗的薄脣迸出冷酷的話來“我聘請他們照顧你,保護你,他們就必須有着隨時會爲你犧牲生命的自覺。

如果,連執行婁的命令這麼簡單的事情都做不到,留他們何用?”

俊美無儔的臉龐,完美無缺的五官,優雅內斂的風度,一切都是那麼的熟悉,除了他眼中盡是比地獄修羅更血腥殘酷的決絕和殘忍,令人生出發自靈魂的寒意、恐懼和驚乍!

“顧幻璃,回答我,你是選擇繼續做我顧天熙的妹妹,還是做我的女人?”突然在腦中迴響的一個聲音讓顧幻璃身子一軟,她驚懼地看着顧天熙,這一切到底是她的幻聽,還是她失去的記憶。

可她來不及想太多,後悔和愧疚的淚已徑從眼中滴落,身如狂風中的落葉婁瑟發抖,顧幻璃惶惶不安地說道“哥哥,我知道錯了,就算之前有什麼,從明天開始……”

“明天?”顧天熙望着顧幻璃,日光深邃難測,冷冷的淺笑慢慢說道“怎麼,還要用一夜的時間話別?”

顧幻璃淚流不竭,徹骨的冰冷從靈魂深處慢慢的浸出到指尖,乃至每一根汗毛,極度的絕望抓住了她的身體!她想要反抗,她必須反抗。不能就這樣隨隨便便的失去那個人,他既然爲她付出了真心,她自當以真心回報。“爲什麼哥哥可以有隨時能滿足慾望和需求的玩具,而我就不能有一個可以溫暖我,支持我的愛人?”

“愛人?”顧天熙冷笑着,聲音裏蘊着怒氣“你愛他?就算他曾經傷了你,就算你們在一起相處的時間不過數月,你現在已經確定你愛他?”

“我……不知道那是不是愛……”顧幻璃被顧天熙冰冷的語氣嚇壞了,她哽咽地說道“我不懂愛,也沒有人教過我該如何愛”

“既然不知道,你就沒有必要用這個詞。”顧天熙話音雖輕,卻有着不容挑戰的威懾力。

“沒有必要”顧幻璃的肩頭明顯一震,她低頭拼命睜大眼睛忍着的淚水終於一滴滴地落下來“哥哥,一切都是因爲我的愚蠢和妄想,與那些人無關。如果哥哥想要懲罰,直接懲罰我好了。就算讓我明天一早就出嫁,也無所謂。”

顧天熙輕笑起來,而後越笑越大聲,像是看到了什麼開心的事,等他止住笑後,只聽見他漫不經心的笑道“1小璃,婁自然是要懲罰你的,否則顧家在世人面前又有何信義可言?既然你做出這麼不分輕重的事情,就該事前預想到今夜的局面。”

終於還是以這樣的結局收場。顧幻璃心裏很清楚,自己一直像鴕鳥一樣不肯面對現實,終於,到了攤牌的時候。想過很多很多臺詞,很多聲情並茂的誓言和決心,可她永遠逃不開身上沉重的枷鎖。是的,她姓顧,她是顧家人,她絕不能做出半點玷污顧家門楣的事情。雖然無暇自保,可她仍是說道“哥哥,那些人都有妻兒父母,如果讓他們因爲我而失去寶貴的親人,這與給我萬箭穿心之刑又有什麼區別?”

“小璃,你是打定主意要我更失望麼?”顧天熙斂去笑意淡淡的說,雖然看不見他的臉,但我清楚感受到他身上的怒意越來越盛。

“這是最後一次。”顧幻璃喃喃自語道“嫁了人以後,生死由命富貴在天。到那時,我就算想求哥哥,又有什麼資格求呢?”

少頃,顧天熙的聲音更加鷙戾“小璃,你是在拿我們的兄妹之情威逼我麼?”

時間彷彿在一瞬間凝固,時除了“沙沙”的雨聲,整個世界再無半點多餘的聲音,靜默得可怕。顧幻璃顫抖着,她知道,她根本沒有機會再一次握住歐陽聿修的手,可她還沒有學會拌麪條,他們還沒有重遊烏鎮………

哥哥在天枰的這段,放上了兄妹之情,放上了許許多多人的未來,而在天枰的另一端,她只有歐陽聿修,只有他們不曾展開就已瀕臨凋謝的愛。

像過了一個世紀那麼久,一股粗暴的力量將顧幻璃拽入懷中,顧天熙怒氣凌厲的臉出現在她眼前。

很痛!非常的痛!顧幻璃覺得自己的胳膊幾乎要被他捏斷!她咬牙忍受着,一言不發,只是淚如泉涌的望着他狂怒的臉。

“小璃,這是你第一次爲了別人而惹怒我,反抗我,你真是太不乖了。”顧天熙的臉上帶着殘忍的笑冷冷說着。

顧幻璃搖搖頭,她說,她不想被人詛咒,不想每夜被噩夢籠罩。

顧天熙若有所思的看着她,只是,那目光像是要將她撕碎一般。

這就像是一場拉倨戰,顧幻璃雖然害怕的渾身發抖,卻仍舊倔強的直視着顧天熙的眼眸。

顧天熙輕笑着慢慢鬆開對她的桎梏只是。,他低下頭,在顧幻璃耳邊說道“小璃,你給我記住了。這樣的任性是第二次。你不要再妄圖考驗我的耐性,有些東西你還是不要觸及的好。否則,你會後悔的。明白了麼?”

雖是輕描淡寫的語氣,卻有着令人膽顫心驚的森冷絕情。顧幻璃知道,在商場,哥哥之所以無往不利,就是因爲在他優雅的面容下,還隱藏着一張殘忍狠戾的臉龐。只是,她之前都一直沒有發現過顧幻璃垂下眼簾,低聲答道“我知道了,哥哥。

顧天熙微微嘆了口氣,一個溫柔的吻印在她的額頭“這才是我的小璃。”

漆黑的雨夜,顧幻璃躺在牀佔,輾轉反側。突然,她猛地跳下牀,在黑暗中不斷地摸索着,尋找着。然而,當她找到手機的那一刻,卻遲疑了。

短信的提示亮着,可她已經承諾要放棄。

明明天枰上,哪怕只有一個砝碼,也並不比對面的那些輕,然而,當哥哥把兄妹之情也放上去時,短暫的平衡立刻崩壞。

可她不想放手,說她自私也罷,貪婪也罷,她真得不想放手,不想對歐陽聿修說永別。顫抖地打開短信,寥寥數語,顧幻璃卻幸福地哭了,因爲他說1小丫頭,晚安。

時間已經是凌晨兩點,他三定睡了,顧幻璃癡癡地想着。

一條一條,翻看着他們的短信,孩子氣的,頑皮的,調侃的,拌嘴的,五百多條原來,他們兩個人除了是吃貨以外,還是話癆。

她該怎麼做,才能將傷害減至最低:她該怎麼做,才能讓聿修明白她的心意:她該怎麼做,才能讓未來還有可能繼續下去?

那麼多的話,一句都沒有說,就結束了。是的,說再多又有什麼用的呢。確實,自己都明白的,貪圖了這麼久的溫暖,到了該歸還的時候了。

想到這裏,顧幻璃心中好像有一個電鑽使勁地往裏鑽着,終於再也忍不住,掩面大哭起來。好像要用盡所有的力量,哭盡所有的淚水,一直哭一直哭,彷彿有一輩子那麼地長。

原來,那首曾經溫暖了她的歌,從一開始就像是箴言般,預測到了此刻的絕望“還沒好好地感受,雪huā綻放的氣候。我們一起頻抖,

會更明白什麼是溫柔。還沒跟你牽着手,走過荒蕪的沙丘。可能從此以後,學會珍惜,天長和地久……”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