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他一定要阻止他去搶親。

“爸,你這是在強人所難。我想娶的人你們不讓,我不想要的人你們倒是那麼的上心去替我爭取。抱歉,我可能要讓你失望了,我堅持的事一定要做到底,我想要的女人除了雲熙不會再有第二個。”

擱下話,厲爵憤然地走了,他現在連家都不想呆了,心裏很是鬱悶。

“臭小子,混蛋,真的要被他氣死了。”厲風行臉上盛怒顯而抑見,他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了。

“老公,兒子這麼堅持,我們怎麼辦呀?不能讓他胡來呀,人家又不喜歡他。”

傅寶珠眉心緊鎖,她一臉的擔憂。

厲風行神色凝重,他在沉思,沒有回傅寶珠的話。

他在想辦法了,絕不能讓他一錯再錯。

~~~~~~

13號的下午,風御野親自送雲熙回雲家了。

特別防範厲爵亂來,風御野派了不少安保進駐雲家別墅,他真的要確保婚禮正常舉行,絕對不容許有一丁點的意外發生。

爲此,他還跟厲風行打過電話,他是嚴厲跟他挑明了,也放了狠話,倘若厲爵再來惹他,他是連面子也不會給了,不打死他也要弄個殘廢什麼的。

……

雲熙回雲家了,小姨和迪迪也跟着回去了,他們要守着她出嫁。

見到葉紫晴,葉彩玲一聲不吭,完全像是不當這個妹妹存在似的。

她不吵不鬧,是因爲打狗也要看主人的份上,她才息事寧人。

如果不是雲熙那個掃把星在,看她不收拾葉紫晴那個踐人才怪。

爲了一億禮金,爲了討好風御野,雲皓天也做足了門面功夫,雲熙的婚禮他按了嫁女兒的禮數去辦,他也依足了風御野的要求,他讓雲熙從雲家風光出嫁。

哪怕是多年不見,雲皓天一見到葉紫晴他心裏還是耿耿於懷。

不管她怎樣閃躲,他的視線一直緊盯着她。

雖然她已經不是當年那個青春玉女了,可是,她風韻依然不減當年,比葉彩玲那只母老虎要順眼多得多。

至時,他心裏還有蠢蠢欲動。

當年,他那麼疼愛她,她卻對他沒心沒肺,他很記得當時讓她逃了。

要是葉紫晴再落入他的手中,他絕對不讓她再逃出他的手心。

明天還要忙婚禮的事,雲家的人都早早休息了,諾大的雲家夜裏顯得更清冷、寂靜。

本來葉紫晴也睡下了,因爲迪迪要喝水,所以她就起來給他打熱水。

她正要往臥室走去,突然,她遇到了雲皓天,他擋住了她的路。

“姐……姐夫,很晚了,你休息吧。”驀地,葉紫晴驚愕地一怔,很快,她隱藏着自己的慌亂情緒,故作鎮定。

微微挑動眉頭,雲皓天的深沉眼眸眯了起來,他炙熱的視線一刻也沒有離開過葉紫晴。

“看到你回來了,我睡不着。晴兒,你知道我這麼多年有多想你嗎?想得心裏發癢,我不知道有多想弄死你。因爲雲熙放走了你,我對她更是恨之入骨。你現在孤苦伶仃,帶着一個孩子不容易,你不如跟了我吧,我保證給你們母子很好的生活。” 眼前的女人眼裏有着驚訝,還有無辜和純潔,宇文拓看着韓靜妍這雙水汪的杏眸,完全明白了爲什麼自己會被她所誘惑,就是因爲她這雙純情的眼神讓她不由得深陷其中,無法自拔。

“不要用這樣無辜的眼神看着我,韓靜妍……”

宇文拓一把將韓靜妍的身體靠近自己,她的身上有股淡淡的酒香,聞起來越發的迷人,她越是這樣誘惑他,他越是所以,這個女人竟然敢背着他偷偷約會別的男人,要不是他今天就趕來了新加坡,那她現在是不是就上了金在旭的牀了?完全不用想,這樣的事情絕對會發生的。

她是他的女人,不管是身體還是心都只能屬於他,別的男人休想碰她,上牀更加是不可能的事情。

初夜的那次震撼還停留在宇文拓的心裏,她的最初的美好給了他,那他就要從頭到尾的佔有,他不允許任何男人來玷污她。

嫉妒讓他的心在發瘋狂,他撫摸着她白皙的臉龐,微啓的紅脣,還有她曼妙的身軀,這一切都讓他如此的思念,而他終於將她攬入懷裏。

韓靜妍呆呆地看着宇文拓,還是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他真的出現在了她的面前,她深愛的男人,就像是從天而降一樣,在她最害怕的時候,將她抱入懷裏。他是怎麼進電梯的?剛剛他並沒有看到任何男人走進來啊……

韓靜妍一時迷糊了,難道她真的喝太多了出幻覺了?還是說她人都喝傻了,她的拓哥哥應該和李賢兒在巴黎度過他們的二人世界,而且他們之間還會像金在旭所說的那樣……

“拓,拓哥哥……”

韓靜妍的眼睛溼潤了,嬌聲喊着她,人也結巴起來。

“你離開我,就是爲了來新加坡找這個男人?”他冷冷的質問着,根本不願意相信韓靜妍這麼快就移情別戀了。

“沒……沒有……”

他的聲音是如此真實,真的是宇文拓來了,他就站在她的面前,冷冷地看着她,就像她做了什麼壞事被他逮了個正着一樣。

顯然宇文拓誤會了,她跟金在旭在新加坡的相遇完全就是一個巧合而已。

韓靜妍擡頭看着宇文拓,來新加坡之前,她根本沒想到會遇到金在旭,至於和他一起離開酒店,還喝了酒,那是因爲宇文拓對她的打擊實在是太深了,才會讓她不顧一切的想要忘記心裏的傷痛。

“不說話了?你留的字條,說是要成全我,到底是要成全我,還是要成全你自己?你這個變心的女人,金在旭有那麼好嗎?竟然讓你忘了你是一個有夫之婦,是我宇文拓的妻子嗎?”

宇文拓惱怒地問道,金在旭抱了她,那他有沒有吻她?他的醋意幾乎都快把他淹沒了。

“沒有,不是這樣的……我真的只是和他偶遇,我也不知道的……”

韓靜妍也是急了,她不可以讓宇文拓誤會她的。

“你這個折磨人的女人……靜妍,我該拿你怎麼辦?我真的很嫉妒,看到你和他在一起,我根本沒辦法平靜下來……”

宇文拓訴說着心裏的不安,抓着韓靜妍的肩膀,一聲嘆息,渴望了許久的吻落了下去,宇文拓根本不在乎兩人還在電梯裏,他要吻她,感受到她的甜美。

他的脣用力的壓着她,巴不得將她吻進心裏。

“嗯……”

這樣熱情的吻讓韓靜妍完全感受得到,她無力的抱着宇文拓,與他不停地深吻着,兩人之間的互動越來越火熱,這樣的刺激比酒精強烈得多了,她只知道自己現在是如此的需要他……

電梯門打開了,外面等待的人眼都看直了,電梯裏熱烈擁吻的男人和女人看起來就像是沉浸在自己的世界裏,宇文拓並不在乎,他伸手按着閉合的按鈕,現在根本沒有人能夠打擾他,電梯門就在外面一雙雙驚愕的眼睛中關上了,沒人走進來,電梯繼續往上運行。

電梯最後停在十樓,宇文拓一把將韓靜妍抱起,直接走回了房間。

房門依然是打開的,進入房間後宇文拓用腳將房門關上,大手猛地抓上韓靜妍的衣服,一把用力的撕開,他現在什麼也不問,只想狠狠地把她壓在身上,讓這個女人知道,無論她逃到哪裏,她都會是他宇文拓的女人。

“啊……”

宇文拓一把將韓靜妍抱着,讓她的雙腿環着自己的腰,她的背就這樣緊緊地貼在了牆上,把她的衣服全部撕開之後,她的身體完全的暴露在他的視野之中,柔美的酥胸在空氣裏微微的顫抖着,看得宇文拓的瞳孔一縮,毫不猶豫的舔上了胸前的那顆櫻桃。

韓靜妍被他刺激的輕吟出聲,他並沒有去巴黎……而是來了新加坡,他是來找她的,他想要的女人是她……

韓靜妍的眼裏閃發着動人的光芒,難道說他真的在乎她?剛剛在電梯裏的吻是那樣的霸道和激情,讓她不由得沉淪。

這時候的宇文拓心裏只有一個想法,不管韓靜妍現在心裏愛的是誰,她只能留在他的身邊,哪怕用盡卑劣的手段,他也不會讓她離開他的身邊。

別的男人只能滾開……

宇文拓心裏的妒火依然難平,他大手搓上她另一邊的渾圓,不停地撩撥着,另一只手穩住她的臀,並讓她不停地靠向自己,感受他身體的火熱,他現在是多麼的需要她……

韓靜妍只覺得身體好熱,熱得讓她只想擁抱眼前的男人,他可以讓她平息下來……看着韓靜妍動人的模樣,宇文拓的心裏除了迷戀就是憤怒,她怎麼可以跟別的男人喝酒,要是現在抱着她的人是金在旭……

怒火再次被點燃,宇文拓身體往前一傾,將她緊緊地固定在牆壁上,接着深深地刺進了她柔嫩而緊窒的身體裏。

“啊……”

感受到身體的充實,韓靜妍伸出雙手緊緊地抱着宇文拓,與他一起瘋狂的律動着,不管明天會是什麼樣,現在的她根本沒有辦法拒絕他的熱情。

偌大的房間裏,一雙秀美的雙腿不停地在空中晃動着,健碩的男人一次又一次在她的身體裏衝擊着,曼妙的聲音在空氣裏飛舞着,激情讓男人的憤怒漸漸的消散,完全的投入到了這歡愉的情緒裏。

“嗯……拓哥哥……”

她不停地呻吟着,呼喊着,雙腿夾緊他的腰。

“愛我嗎?”看着她迷醉的雙眼,宇文拓低聲問道。

“愛!我愛你……”

韓靜妍忘情的回答道,正是因爲她愛他,所以才會這樣激情的回覆着他的熱情,迎接着他的入侵……

“你這個該死的女人!竟然敢離開我,還揹着我和別的男人喝酒,喝得這樣神志不清,我真的應該……”

宇文拓一把將顫抖的韓靜妍抱起來,一起滾進了鬆軟的大牀上,高高地看着身下不停喘息的女人,所有憤怒和質問全都拋在身後,現在他只想和她一起步入**的巔峯。

這一夜都是瘋狂的,這一夜房間都充滿了曖昧的呻吟,韓靜妍完全的放開了自己,拼命地糾纏着這個她深愛的男人。

當韓靜妍疲憊地睡去的時候,已經很晚了。

宇文拓也覺得有些疲倦,他完全就像是一個被嫉妒籠罩的瘋子,只有在這個女人的身體裏不停的發泄,才能讓他的憤怒平息下來。

看着甜蜜睡着的女人,宇文拓翻身下牀,一件一件的把衣服穿上,他不可以摟着她入睡,因爲他還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那個勾引他妻子的混蛋金在旭,他一定要把他好好解決掉才行! 悲催了,還是回家吧

“那你是怎麼了嗎?不知道回家的路了嗎?”老婆婆又擔心的問道。

貝貝囧了,老婆婆人家知道你很關心人家的,但是,老婆婆,可不可以不要將怎麼低級的事情想到人家的身上呢,人家可是很聰明的說,所以……“老婆婆,(__)嘻嘻……人家沒事的說,現在人家就要回家去了,謝謝老婆婆的關心了呢,謝謝!”貝貝道過謝之後,對着老婆婆笑了笑,也不顧剛纔她那動作吸引了那麼多人的目光之後,瀟灑的走人了。

“老婆婆,剛纔的那位姐姐怎麼了?”一個外國的小孩子拉着剛纔問貝貝的那個老婆婆的手問道。

“呵呵,沒事,一個小孩子估計是跟自己的另一半兒鬧彆扭了,所以不想回家了。”老婆婆帶着溫柔的笑說道,呵呵,那孩子看起來不是個簡單的人啊!

幸好的是貝貝這個時候走遠了,要不然,老婆婆的話要是被貝貝聽到的話,她一定的會被老婆婆的話給嗆到無言以對的啊,貝貝現在是只要是跟她說之前的那個貨,她就氣得牙癢癢!

“哦,是嗎?不過哦,那個姐姐的脾氣真的好大啊?”小孩子畢竟是小孩子,當他看到一個只是比自己大不了多少,腫麼脾氣就是那麼的……額,強!

誒……哪裏都是不留姐的地兒啊,還是乖乖的回家去吧,貝貝在路邊攔了一輛的士,就悲催的回家去了,她現在的心情很不好,但是她不知道她回去之後,會讓她變的更加的悲催! 蘇芮好笑的看着嚴陣以待的韓亦,悄悄傳聲道,“你怎麼來了?”

韓亦這才將視線從吳勇身上移過來,目含寵溺的看着蘇芮,也傳聲道,“我帶你出去逛逛。”

蘇芮噗嗤一聲就笑了,看來韓亦是聽到吳老狗說的那句話了。

韓亦一把視線移開,吳勇頓時就鬆了一口氣,他心中驚懼異常,這人到底是誰?居然能讓蘇老如此的和顏悅色!

蘇老看不慣韓亦那副想要將他寶貝孫女拆吞入腹的模樣,他假裝咳嗽了兩聲,果然成功的吸引了蘇芮的目光。

蘇芮疑惑的看着他,“爺爺,您怎麼了?”

蘇老掩飾般的捂住嘴,“咳咳,沒事,剛纔喝水太急,嗆到了。”

蘇芮懷疑的看着茶几上的茶杯,杯子中的茶水好像沒被動過。

對面的吳正道也怪異的看着蘇老,蘇老剛纔明明沒有喝水,突然之間就咳嗽起來了,難不成是得了什麼病不成?他看了看蘇老,然後又摸了摸自己腦袋上的白髮,推翻了蘇老生病的想法。開玩笑,得什麼病能讓人不禁不憔悴,還更加精神抖擻的?!

吳正道忍不住又看了一眼蘇老,心裏更加的不平衡了。蘇秉之明明比他還要大五六歲,可是現在看起來,足足比他小了十多歲!他皺着眉頭回憶了一下,他還記得當初蘇芮剛認祖歸宗的時候,他來蘇家拜訪,蘇老可還頂着花白的頭髮呢!沒道理一年不見蘇老就年輕這麼多啊!而且,如果白髮變黑髮還可以說是染得,那臉上的皺紋不可能被拉平吧?!蘇老是真的變年輕了?!

吳正道突然想起,蘇老和葉老以及婁熙鳳,這三人已經很久沒有公開路面了,就連在大院裏而是深居簡出的,難道就是爲了掩飾突然變年輕的自己?!他可不相信有什麼祕方可以讓人返老還童!

吳正道強壓下心中的驚駭,他突然想到前幾日在鄭家見到的鄭老爺子,心裏忍不住打鼓,怎麼着一個個的都變年輕許多,難道他們還真的想做不死的老妖精不成?!而且,如果京城裏的哪位國手研究出了返老還童的藥方,沒道理他不知道啊!

吳正道心裏想的什麼,蘇老他們是不可能知道了,蘇芮倒是發現了他變幻莫測的表情,她本來想用天眼看一下吳正道的記憶,但是想到吳家做的那些噁心的事情,蘇芮就猶豫了,要是看到什麼噁心的東西,她可不敢保證,還能讓吳正道和吳勇安全的離開蘇家!

吳勇壓下心中的驚駭,他扯出一個勉強的微笑,“不知這位是?”

聽到吳勇的聲音,蘇芮眼前一亮,吳勇現在還小,他做的事情肯定比吳正道要少,而且,吳正道從小就將他當做接班人來培養,他做的事情很少有瞞着吳勇的,所以看他的記憶更爲容易一些!

蘇芮狀似隨意的回答,“他姓韓。”然後立馬就開啓了天眼,吳勇所見到過的畫面就像放電影一般,在蘇芮的腦海中閃現。

吳勇見蘇芮只介紹了一個姓氏,以爲蘇芮是看不起他,臉色愈發的尷尬了,不過他心中卻將蘇芮罵個半死。

旋即,吳勇突然一愣,姓韓?

難道說……是韓家大少?!

嘶!吳勇不由倒吸一口冷氣,難道那個傳言是真的?!

不過他一想到蘇芮對他愛答不理的,剛纔還總是跟他對着幹,但是看到韓亦之後,就一臉驚喜的樣子,心裏就覺得不痛快了,就連見到韓亦的驚喜,也被衝散了不少。而且,看兩人的樣子,好像十分熟悉似的!

雖然他們吳家並不住在這個大院,但是大院裏發生的事情,他們卻一清二楚,今年過年的時候,就傳出韓家大少親自上門拜訪蘇家和葉家的消息。他爺爺聽到這個消息之後,立馬就去了鄭家。他還記得,那天他們去鄭家的時候,鄭老爺子聽到這個消息,發了半天的火!上好的纏枝紋花瓶,聽說是鄭老爺子的心頭好,都被他摔的稀巴爛!

那個時候他還知道韓家意味着什麼,他還在想,不就是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小家族嘛,京城可沒有哪個家族是姓韓的,也值得鄭老爺子發這麼大的火?!

回去的時候他就將自己的疑問說了出來,他爺爺這才告訴他有關韓家的事情!他也是那時才知道,原來在五大世家之上還有一個韓家!

韓家大少只拜訪了蘇家和葉家,這就說明了一個問題,難道韓家想要支持蘇家和葉家了?那天他們爺孫倆回去之後,在書房裏呆了很長時間,最後終於得出了結論,首先,他們一定不能讓蘇家知道他們家十幾年前所做的事情!其次就是要在蘇老面前挽回形象,並且與蘇家打好關係!

事實上,打關係最好用的就是夫人外交了,但是可惜,鄭穎與葉家有仇,蘇家與葉家同氣連枝,婁熙鳳和薛蕊是不可能理會鄭穎的,見了面不揍她那是爲了維持風度!夫人外交用不上了,他們只能利用孩子外交了,但是可惜,吳勇與蘇夙他們根本就不是一個圈子的,吳勇幾次想要湊上去,都被人家無視了。

最後沒有辦法,他們又將目光放在了蘇芮身上,這個半年之前才認祖歸宗回到蘇家和葉家的孫女,想必要比蘇夙他們好糊弄的多。所以,吳正道才會帶着吳勇上門,那次他們也是打着替樑文峯和許佳佳道歉的由頭去的,但是可惜,他們還沒提出道歉這件事呢,只問了一句蘇芮在哪,就被蘇老給趕走了。然後等他爺爺和他在來蘇家的時候,蘇家直接就閉門謝客了!他們這才知道蘇老是惱了他們家了。

吳正道與吳勇仔細回想了一下,他們有什麼言語不當的地方,讓蘇芮如此厭煩他們家。最後他們才想起來,那天他們剛問道蘇芮,就被蘇老趕出來了,看來問題出在蘇芮的身上?

這不,剛得到蘇芮回京的消息,他們就趕來了。卻沒想到,來一趟蘇家還能遇到韓家大少,真真是不虛此行啊,不得不說,他們實在是太幸運了!吳正道早就將自己知道的韓家的消息全部都告訴吳勇了,所以吳勇知道,這韓家大少是韓家唯一的少爺,也就是說他是韓家未來的家主!

吳勇剛纔只是心裏拗不過來彎而已,現在在看韓亦的時候,心中的欣喜已經大過了被蘇芮區別對待的惱怒!

能見到韓家大少一面可不容易,如果他能趁機在韓亦面前混個臉熟就好了!

他立馬就露出了如沐春風的笑容,若是不瞭解他的人,恐怕很容易就對他生出好感來。只可惜,在坐的三位,每個人都知道他的真面目。他現在笑的越如沐春風,就越讓人覺得他噁心非常!

吳勇可不知道,他無往不利的笑容居然起了反效果,他還在儘可能的表現自己,這個笑容他可是練了很久,既讓人看着心裏舒服,又不覺得他諂媚。只是可惜,他這一腔激動都喂了狗了,根本就沒有人欣賞!

吳勇想了一下,還是覺得裝作不知道韓亦的身份比較好,他不知道韓亦的身份,才有可能與韓亦做朋友不是?他的笑容愈發的燦爛了。

“這位……韓少?最近剛來京城?”

韓亦一直注意這蘇芮,見她低着頭不知道不知道在幹什麼,給她傳音也不理會,頓時就有些幽怨,不過在外人面前,他可不好露出這些表情,聽到吳勇問他問題,他也沒仔細聽,敷衍的應了一句。

吳勇狂喜!雖然韓亦只是敷衍的應了一句,但是在吳勇的眼裏就不是這樣了!他見韓亦一進來就一直面無表情,除了剛開始的時候說了一句話以外,就沒在開口過,便以爲韓家大少就是一個沉默寡言的面癱臉呢。現在見他十分賞臉的回答他,雖然只是一個字,他卻覺得十分驚喜!

因此,他便乘勝追擊道,“芮芮妹妹也剛從外地回來,不如就由我帶兩位一起逛逛?”

韓亦根本就沒聽吳勇說的是什麼,他又給蘇芮傳了一句話,發現蘇芮還是沒迴應,便有些心急了。

蘇芮之所以會低下頭,完全是怕自己露出厭惡的表情,而引起吳勇的懷疑!剛纔她截取了吳勇近幾年的記憶,用喪心病狂來說他都不爲過!關鍵是他在做這些事情的時候年齡小啊。哪個惡貫滿盈的壞蛋在十一歲就殺過人的?!蘇芮一想到上一世自己曾經跟這個變態睡在一張牀上,她就覺得噁心!

此時她還不知道吳勇已經猜到了韓亦的身份,並且已經將主意打到韓亦身上了!

她原本想着吳勇現在才十七歲,就算是做什麼,吳正道也不會經他的手,當初她對蘇老他們說看吳勇面向發現他身上揹着人命,也完全是瞎說的,那時候她可還沒有那個能力只看一眼就知道吳勇做過什麼事。但是沒想到,居然被她說準了,吳勇還真的殺過人,而且還不止一個!

而且,樑文峯的死,她猜到是吳家做的,但是卻沒想到是吳勇親自下的命令!殺人還不算,居然讓五六個大漢將樑文峯輪流致死!

還有樑文峯的母親,她被送到醫院之後,立馬就將自己知道的事情全部都說了出來,幾乎全部全部都是對吳家不利的言辭,後來因爲她突然的消失,那份供詞也作廢了。那時候她根本就沒打算要動吳家,所以並沒有在意她的去向,沒想到也糟了吳勇的毒手!

吳勇見韓亦不回答他的話,臉上訕訕的,他尷尬的笑了笑,然後裝作擔心的看向蘇芮,“芮芮妹妹這是怎麼了?”

蘇老這時也發現了蘇芮有些發白的臉色,心中一驚,趕緊送客,“蘇芮有些不舒服,老吳,你還有什麼事?”

吳勇猶豫了一下,他只是想轉移話題而已,沒想過要走啊,天知道他才跟韓少說上一句話!不過蘇老都已經這麼說了,他就算不走也不行了,才狀似關心道,“那芮芮妹妹好好休息,明天我再來看你。”

聽到那一聲芮芮妹妹,韓亦眼神銳利的射向了吳勇,芮芮妹妹也是他能叫的?!

“不用了,明天芮芮要與我一起出去。”

韓亦的聲音平板無波,但是吳勇的心中卻升起莫名的寒意!他尷尬的點了點頭,“那我過兩天在來。”韓亦繼續說道,“她接下來的幾天都要跟我出去,京城我熟得很,就不耽誤吳少的時間了,我會帶蘇芮出去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