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慕家

伸在毯子外的腿,感覺冷氣有點強,腳有些涼,纖瘦的美腿縮了縮,往前靠,觸到一片溫暖,嗯……很舒服,不覺往那兒搭上去。

手裏抱着的東西也蹭了蹭……

嗯?

驀地,睡得正香甜的人兒像是突然被什麼喚醒,睜開了眼——

這一睜開……

臥室裏暗淡的光線中,面前一張放大的俊顏出現在面前,雲汐傻眼了!

慕彥沉……?

就躺在她身邊,一個長型的枕頭足以夠兩人躺,而她與他之間的距離……應該說沒有距離!

因爲,兩人此刻離得如此地近,而她的手,抱着的不是抱枕,而是,他……她的腿,還搭在他的腿上?!

呃……

原本剛醒來的那一種迷茫,全部消失,她驚詫地看着此刻,面前這一幅場景,呼吸都抑住了。

怎麼會怎麼會?

她怎麼會在他的牀上的?

仔細回想,她說來借地兒午睡,先是誰沙發了,然後……有那麼點點印象,她是……自己爬上來的……

再看身邊的人,側臉五官俊挺,高高順順的鼻樑,好看的脣型,修長的脖子上,咽喉處那性`感的喉結……

他,他不是該坐在書桌前的嗎?

怎麼會是兩人此刻這麼安靜地同時躺在一塊的情景??!

雲汐這一刻,說不出心裏的感覺來,驚喜,驚詫?

腿上那一片溫熱提醒了她,她的手跟腿還擱在他身上——

於是先小心擡腿,移開,儘量不要驚動到他,要不然,是在太丟臉了。

才把腿移開,鬆了口氣,抱着他的手要抽回,突然身邊人一個轉身,面向她,手摟上了她的腰,圈着。

雲汐再次不敢呼吸。

噌的一下,臉上火`熱,全身也都僵着。

心臟的地方咚咚咚跳得厲害,努力穩了穩心神,她悄悄擡手,要抵開他,拉開兩人的距離。

結果,沒有能成功。

他像是睡熟了,完全無所覺地環着一樣東西……把她當抱枕了啊?

大氣不敢喘,憋着呼吸試了幾次,沒有用,她覺得自己不光是臉熱,整個人都發熱,剛纔還覺得冷氣強腿冷呢,現在只覺得自己是個火爐,而且,還另外抱了個火爐!

真弄不開,她欲哭無淚,但又沒膽子叫醒他,說:“你起來。”這樣的話——

睜着眼睛不知道怎麼辦好,其實……說實話,心底裏,有些些的竊喜,此刻,這樣,是她沒有想過的畫面……

正走神,突然響起一陣突兀的鈴聲,嚇了她一跳。

聽聲音的方向,來至他那側的櫃子上,是手機鈴聲。

響了好幾下,慕彥沉才蹙眉伸手往後去摸了,眼睛仍閉着。

沒接,直接按了掛斷鍵。

雲汐才要趁着他手鬆開的這會兒起身呢,沒想他按了掛斷鍵之後,手往回一放,又環在了她的腰上——

“那個、手……鬆一鬆……”

她的聲音如細蚊一般。

慕彥沉沒反應,像沒有發生過任何事,不曾醒過一般。

“手、鬆一鬆——”她再次道,這次音量比剛纔大一點點,但也仍是輕的。

面前的人鼻間氣息變重,像是胸中一道輕嘆,仍閉着眼:“剛剛你把我當抱枕當暖爐,現在也該換我感受一下。”

他聲音清淡,但是那話語,讓雲汐怔愣了。

如果有一根溫度計,可以實時測量她醒來之後,臉熱的程度變化,一直是直線上升,或許還要破錶。

就在她想着該怎麼回答他的時候,他圈着她的手又緊了緊。

“上次,你問我需要你怎麼謝,那就,陪我睡一覺。”

雲汐驀地擡頭,因爲兩人挨得太近,她這一動作,頭就頂到了他的下頜。

“唔……”

他吃痛地微微蹙眉。

“太開心,也沒必要那麼大反應。”他悠悠道。

雲汐咬脣,這人——

想起來正事,也不知道幾點了,剛好當藉口,說:“下午你還要去復健中心呢,幾點了?”

“已經取消。”

“午飯呢,小江應該做好了吧?”

“已經交代,沒有吩咐不會進來準備。”

“……”

雲汐不知道還有什麼可以提的了……

“睡個午覺,又不是讓你失`身,怕什麼?”面前的人又悠悠道。

……好吧,雲汐算是服了他了,如果是作爲上一次他幫忙的謝禮,只是睡一覺,也沒有什麼,都二十一世紀的新時代女性了,難道還真的把這個看成什麼似得麼,何況,他們現在確實是擔着夫妻的身份。

一番思想鬥爭,新時代女性決定就陪他睡一覺……嗯,其實,說實話,這樣的感覺,雖然很不好意思,卻是她奢望了很久的,一次,就算只有一次,也好——

感覺到懷中的人不再抗議,慕彥沉脣角有一抹似有似無的笑。

只是,千算萬算,還是算漏了——

叩叩叩——

在他交代過之後,房間安靜了這麼久之後,此刻,房門被敲響。

“哥哥,在裏面嗎?”

叩叩叩——

是慕悅然的聲音,輕快地,可見心情很好。

“哥哥?”

“汐姐?汐姐——”

“已經下午三點啦,別睡了,兩個大懶蟲,快起來——”

叩叩叩——

慕彥沉額角青筋跳了跳。

雲汐則是下意識地就從他懷裏掙了出來,急忙應一聲:“在,等等——” 穆井橙僵在了原處,心像被撕裂般的疼了起來。

他怎麼可能不知道?!

可即使知道,他卻還是對她和孩子不管不顧。

或許……他是真的不在乎她,不愛他們了吧?!

想到這裏,穆井橙在心裏暗暗的做了個深呼吸,然後才轉頭看向姚海約,聲音平淡如初,雙眼竟然還含着微笑,“他不知道!”

“哦……”姚海約鬆了一口氣,但臉上的愁容卻有增無減,“但爲什麼不告訴他呢?”

“他太忙了……”穆井橙想起他和唐曉宙同進同出,連跟自己說一句話的時間都沒有的情形,心裏痠痛無比。

是啊,他太忙了,忙着照顧別的女人!

而自己和孩子,在他的心裏,或許什麼都不是吧?!

“再怎麼忙,也不能……”姚海約有些氣憤的話,最終還是沒有說出來。她心疼的看了穆井橙一眼,心裏雖然爲自己的女兒委屈,但卻也不敢表現的太明顯,最終只能忍了下來,“男人嘛,事業爲重!”

穆井橙知道,姚海約是爲了讓自己的心裏舒服一些,所以才會突然轉了話鋒。

可她卻沒有迎合,也沒有反對,而是像沒有聽見她如此僵硬的轉變一樣,微微的笑了笑,然後轉身向臥室的方向走去。

正在這時,姚海約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

她看了眼穆井橙逐漸消失的背影,心裏酸酸的,想爲自己的女兒打抱不平,卻又找不到合適的理由,最終她只能哀怨的搖了搖頭,然後接起了響個不停的電話,“喂?子墨。”

“媽,穆井橙在您身邊嗎?”手機裏傳出盛子墨略顯嚴肅的聲音。

姚海約轉頭看向剛剛走到臥室門口,正欲關門的女孩兒,然後道,“你等一下!”說完,大聲喊了句,“橙橙,找你的……”

“啊?”穆井橙愣了一下,疑惑的看着她,心裏卻不由的緊張了起來。難道區少辰真的客以神通廣大,不但找到了自己的藏身之處,竟然還找到了姚海約的手機號?

“是子墨!”姚海約向她走過去,“你正好可以跟他借電腦用。”說完,直接把手機遞向了穆井橙。

穆井橙看着那個閃閃發亮的銀色手機,心裏不知道是突然之間放鬆了下來,還是突然之間變的很失落。

總之,一瞬間,她的心竟變的悶悶的,像有什麼東西堵在了那裏一般,難受!

“橙橙?”看着穆井橙望着手機發呆,姚海約也似乎感覺到了什麼,“呃,沒關係!我跟子墨說你在忙……”

“沒事!”穆井橙笑了笑,然後伸手將電話接了過來,“我接!”

姚海約有些尷尬的笑了笑,這才意識到自己這樣的行爲是有多魯莽。她明明知道穆井橙討厭盛子墨,卻還是這樣的“爲難”她,心裏突然之間後悔的要死。

可看着穆井橙將手機放到了耳邊,她也只好將心裏的愧疚收了起來。

“喂?”穆井橙將手機帖到耳邊,雖然有些抗拒,但還是接了起來,“找我有事嗎?”

盛子墨怔了一下,事實上,他並沒想找穆井橙說話,而是想讓姚海約幫忙做件事。可事到如今,他也只好硬着頭皮問道,“你……跟區少辰是什麼關係?”

穆井橙心裏咯噔一聲,沉了下去。

雖然不知道他這通電話到底是什麼意思,但她卻發自內心的不想跟那個人有任何的“關係”,於是很沉靜,也很冷漠的道,“有事嗎?”

“沒什麼,只是隨便問問!”盛子墨有些心虛的笑着。

“你打電話過來,就是爲了問這個?”穆井橙疑惑的問着,心裏卻不自覺的想着,是那個男人做了什麼,還是發生了什麼事?

否則盛子墨怎麼會突然這麼問?

“當然不是!”盛子墨突然誇張的笑了起來,然後一本正經的道,“其實是想你了……”

“神經病!”穆井橙低咒一聲,然後呵斥道,“掛了!”

“等一下……”盛子墨喊了出來,沒聽到掛機聲之後,不由的鬆了一口氣,“我其實就是想問一下,你和區……”

“沒關係!”穆井橙似是賭氣的喊了出來,“什麼關係都沒有!”

盛子墨頓了一下,隨即道,“那就好!”說完。

“那就好?”穆井橙疑惑的問道,總覺得這裏面有什麼事情一般,“盛子墨,你什麼意思?”

“我的意思是……”盛子墨笑了笑,“這樣我就有希望了!”

“神經……”qaa;

“穆井橙,你就不要再咒我得神經病了,萬一真得了,那你還不得照顧我一輩子啊?!”

“盛子墨!”

“好吧,我錯了……”盛子墨笑的更開心了,但卻也知道這樣的玩笑到了穆井橙憤怒的臨界點,於是將玩笑的心情收了收,然後一本正經的道,“把電話給咱媽,我跟她說句話……”

“你說什麼?!”穆井橙威脅的壓低了聲音,“盛子墨,你信不信我……”

“信!我什麼都信!”盛子墨一副怕了她的樣子,用哀求的語氣道,“穆大小姐,我錯了,以後再也不敢了……”說完,依然一本正經的道,“求你,把電話給我媽好嗎?我真的有事要跟她說,很重要,也很緊急,麻煩了……”

穆井橙憤憤的呼出一口氣,知道不該跟這種人講較,於是努力的將心裏的火氣壓了下來,聲音冷冷的道,“等着!”

說完,轉身走向客廳,將電話遞給正準備開電視的姚海約,“阿姨,給您……”

“謝謝!”姚海約接過電話,微笑着看着穆井橙,此刻,她的臉色有些許微微的紅潤,看起來比前兩天好了不少。

看來,她並不是那麼討厭自己的兒子。

穆井橙微微的笑了笑,然後指了指身後的臥室,便轉身走了進去。

姚海約看着她關上房門,這才將手機放到了耳邊,“子墨……”

“媽!”盛子墨聽到姚海約的聲音之後,瞬間變的嚴肅了起來,“家裏電視開着呢嗎?”

“剛打開。”姚海約轉頭看向電視屏幕上正在播放的廣告,拿着遙控器的手微微的停頓了一下:“怎麼了?” ☆147 氣得臉都扭曲了!

翌日。

唐千夜去到公司,路過辦公室外面的兩個工作位時,莊夢婷依然一如往常站起來,無比甜熱地打招呼,“唐總,早!”

那一臉開心的,就像是終於迎來了春天一樣。

唐千夜根本就不屑於看她,他決定等中午薇薇到了先交給她處置,繼爾,掉頭眸光淡淡看向另一邊的秦助理,“進來一下。”

兩人進去辦公室後,莊夢婷照着鏡子美美的笑,還拿出小梳子梳了下那一頭瀑布般的長髮。

唐總的臉色比平常更冷了幾分,想必跟那歐陽薇薇已經完全鬧翻了吧。

哼,這是當然的,憑她的頭腦,幾個女人能贏過她?很好,接下來她只要從文祕轉正成祕書,唐總身邊的女人就只有她了……

莊夢婷正在編織着未來的藍圖時,走廊另一邊的電梯門開了,人力資源部的mm領着一個全身黑色職業裝戴着眼鏡的女子走來。

女子氣場很強,她的步伐和眼神都散着那種久經職場才有的霸氣和嚴謹。

莊夢婷眉心一攏,那是誰,她怎麼沒見過?

人事mm領和那個女子走到她面前,說,“莊小姐,這是唐總急聘的祕書林珍妮小姐。”

莊夢婷看着她,慢慢地站起來,滿臉的不相信。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