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我一個大學教授,突然去參加那種節目,你讓我的學生該怎麼想啊,你說是不是呢?”

季修仍在輕聲細語的安慰着她,沒想到蕭茵根本不吃這一套。

“季修我警告你,如果你下一集不參加,我就穿比基尼去錄節目!反正你也不想我,我愛怎麼來就怎麼來,反正你也管不着!”

“你敢!”

想想她只穿着比基尼的樣子,他的火氣一下子就上來了,這個女人,就算不在身邊都能讓他這麼欲罷不能。

“你自己看着辦吧,季修,你別忘了,我蕭茵說到做到!”

說完,蕭茵猛地掛了電話,她對季修這一點還是有把握的,別看他是個大學教授,吃起醋來可不輸給慕月森這個超級大醋王。

想起慕月森,蕭茵又是一陣憂慮,冰傾都難受成這個樣子了,他居然也不來看一看。

“月森哥哥,我今天真的是太幸福了,我這輩子都沒有見過這麼美的煙花!”許星恬一路挽着慕月森的手臂蹦蹦跳跳,開心的像吃到了糖的孩子。

這的確是她人生中第一次見到如此華美壯觀的煙花,持續了半個小時,所有她所知道的絢麗的色彩都綻放在了天空中。

“……”

慕月森並沒有回答她,他仍舊沉浸在下午看到的畫面中,不能自拔,明明整個人氣得快要炸掉,但是他卻表現的若無其事的樣子。

他知道,撐不了多久他就會跑去找她興師問罪,但是在這之前,先讓她好好反思自己吧。

而這邊的夏冰傾早就按捺不住自己,她知道他小心眼,看到那種場面卻絲毫不作爲,他一定是生氣到了極點。

算了吧,她又何必強忍着不去找他呢,哪怕他的確是和許星恬親熱了一點,可是她應該始終站在他的身邊,雖然這一天他都在她的視線範圍之內,但是她竟像許久沒有見到他了一樣。

好想他……

夏冰傾不斷地安慰着自己,心情也漸漸好轉了一些,無論怎麼樣,他是她的,任何人都奪不走。

想到這裏,她露出了一絲笑容,突然,她的笑容凝固在臉上。

她看見了慕月森和許星恬,他們在散步!

夏冰傾開始渾身發抖,他們什麼時候開始,成了這種關係?可以一起在夜晚散步的關係?

都市之異種降臨 之前的一切想法都在瞬間被眼前的畫面推翻,他真的不會被別人奪走嗎?夏冰傾不敢往下想下去。

看着許星恬挽着他的手臂,把頭靠在他結實的身體上,她熟悉這衣服之下他的軀體,但是現在,她有些猜不透他的心了。

他的心,還在她的身上嗎?

送走了許星恬這個麻煩精,慕月森終於來到了自己魂牽夢縈的這間房門前,頓了頓,他還是直接推門而入。

窗幔被海風吹得在半空中狂舞,他看見她——他的女人,她纖細的背影此刻看起來是如此虛弱,彷彿下一秒就會被呼嘯着的海風吹走。

他定定的看着她的背影,心中有千萬句話想要對她說,可是他沒有,他只是沉默的望着她,這樣的她,讓他心疼。

終於,夏冰傾回過頭來,冷冷的看着他:“你來這裏幹什麼?”

“我老婆的房間,難道我不可以進來嗎?”慕月森看着她的雙眼,裏面有一望無際的黑暗。

“如果你還記得你有老婆的話,晚上爲什麼會和別的女人一起單獨夜行?”

她仍舊耿耿於懷,終於還是忍不住說了出口。

“如果你還記得你有老公的話,白天爲什麼會和別的男人接吻?”慕月森以牙還牙。

原來他還是在意的,夏冰傾的心裏稍稍緩下來一點,可是臉上的表情沒有一絲變化。

“那是拍戲,姑姑要求的,我不能拒絕。”

慕月森看着她這幅冷冰冰且理所當然的樣子,火氣一下子就上來了:“你想要拍戲的話我奉陪!看誰的戲真得過誰!”

說完,他怒氣衝衝的轉身離去,門被大力關上,發出一聲“砰”的一聲,就像一發強勁的子彈,重重的射在了夏冰傾的心上。 萬玲玲的心思,樑母如果看不出來,那她也真是白活了。

不過,她並沒有戳破。

樑詩嫺不作爲,如果有萬玲玲也不錯。

樑母緩了緩神色。

“好了,我也沒說什麼重話,你也不要多想。”

見樑母並不介意,她才鬆一口氣。

“阿姨,你放心,我一定會把阿璟的心給抓回來的。”

“那就交給你了,我是不指望詩嫺了。”

……

顧慕璟帶着樂好好去了一家早餐店。

這家早餐店比較偏僻,是a國的特色早餐店。

樂好好很好奇。

“你怎麼知道這裏的?”

顧慕璟道:“好歹在這裏生活過幾年。”

樂好好吃着早餐,很滿足。

見她小臉上洋溢的笑意,顧慕璟也跟着笑了起來。

“今天怎麼會對萬玲玲露出小貓爪?”

樂好好撇撇嘴。

“討厭她!她老是對你東張西望的,眼珠子都出來了。”

顧慕璟不禁失笑。

“唉,真煩人!顧慕璟,回頭你去整容吧,整成一個醜八怪。這樣,就沒人跟我搶你了。”

顧慕璟:“……”

不過看她氣呼呼的小臉,顧慕璟笑着開口。

“不如,我告訴你一個好消息,讓你開心開心。”

“什麼好消息?”

樂好好頓時來了興致。

顧慕璟卻是賣着關子。

“你吃早飯,我就告訴你。”

樂好好有些無語。

不過,她還是乖乖照做。

如此,顧慕璟才緩緩的開口。

“葉溫晴現在不僅沒有精爵的代言,所有的代言都沒有了。”

樂好好一怔,呆呆的看向他。

“爲什麼呀?”

顧慕璟眸光微動,看向她用筷子夾住的食物。

樂好好會意,立刻又開吃起來。

他這才繼續開口。

“她所有的黑歷史都已經有了實實在在的證據,再加上打壓新人,搶奪資源,背後捅刀這樣敗壞好感度的事情也一起被爆了出來。”

“黑歷史?”樂好好嚥下口中的早餐,“你說的是坐檯,包養陪睡之類的?”

“差不多這些。”

樂好好怔住,“她是不是得罪了什麼人?”

不然,怎麼會被爆的這麼徹底。

顧慕璟指了指早餐,樂好好又繼續吃着。

還真別說,這味道確實不錯。

“確實如此。”

“得罪了誰呀?”

這個人一定是很討厭葉溫晴。

她還真的挺好奇的。

半晌,顧慕璟才緩緩的道:“得罪了我心尖兒上的人。”

他的黑眸,緊緊的鎖在樂好好的身上,讓她無處可逃。

樂好好愣了愣,腦海中彷彿有什麼東西要炸開。

“你說的那個人,是——我嗎?”

男人不答話,揚眉一笑。

“你說呢?”

樂好好很激動。

“是的是的,一定是的,對不對?”

她拔高了聲音,一下子就吸引了周邊顧客的目光。

顧慕璟失笑。

“寶貝,你再叫的這麼大聲,萬一別人投訴怎麼辦?”

樂好好面色一囧,隨即縮了縮腦袋。

不過,她依舊是很期待的看着顧慕璟。

女孩目光灼灼的,任誰也忽視不了。

顧慕璟笑着頷首。

“除了你,還能有誰?”

樂好好不禁靦腆的笑了。

心裏更是如同抹了蜜糖一樣。

片刻後,樂好好才回神。

她很好奇的問道:“葉溫晴怎麼得罪我了?”

據她所知,好像葉溫暖跟她的過節比較大,葉溫晴向來沒跟她有什麼正面衝突。

甚至,還讓她小心葉溫暖。

說到這件事,顧慕璟的眸光瞬間就沉了下去。

有些駭人。

“上次你被綁架的策劃者,就是葉溫晴。”

這次,葉溫晴死定了。

事業上已經無力回天。

而且,他還把葉溫暖被強暴的“證據”給了葉家人,矛頭的指向正是葉溫晴。

敢傷害他的人,就要做好被毀滅一切的代價!

“竟然是葉溫晴!”

樂好好頓時倒吸一口涼氣。

這是樂好好怎麼都想不到的。

在她的認知裏,葉溫晴雖然此前對顧慕璟有好感,可從來沒做過什麼出格的事情。

沒想到竟然比葉溫暖還要狠!

男人伸手握着女孩的手,發現她的小手很是冰涼。

他當即軟了眸子。

“以後,不會有這樣的事情發生了。所以,不用害怕。”

樂好好點點頭,還是有些無法從這樣震驚的消息中回神。

良久,樂好好才後知後覺的道:“顧慕璟,你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知道綁架我的人是葉溫晴的?”

對此,顧慕璟沉默着。

末了,他才道:“很早。”

樂好好不禁啞然。

“你,所以你籌劃了這麼久?”

顧慕璟並未否認。

他薄脣微動,眼神認真而嚴肅。

“可以這麼說。”

樂好好忽然噤了聲。

見此狀況,顧慕璟的心驟然收緊。

他輕聲的道:“顧太太,你怕嗎?”

樂好好擡眼看向他。

這段時間,她算是徹底瞭解了顧慕璟是怎麼樣的人。

他不似表面的溫文爾雅,面具下的他,手段凌厲,霸道至極。

可是,無論什麼樣的顧慕璟,她都無法割捨。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