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他以爲,秦母是去照顧洛婭珊,可林雨霏現在也算是秦家的兒媳,總不能不管不問吧。

誰知秦母卻開口說:“雨霏和婭珊都是女孩子,你去不方便!”說完就急匆匆的拿過包包,馬上準備出發。 “……我寧願你是跟一個平平淡淡的男人在一起,起碼,他會用唯一來彌補你受了傷的心。”

她忽然就想起了付雲好對她說的話。

在這個大千世界,茫茫人海裏,誰,會給她唯一的愛?

韓振宇伸手打開收音機,霎時,一首溫情纏-綿的歌曲縈繞着車廂。(注:張學友的《秋意濃》)

秋意濃

離人心上秋意濃

一杯酒

情緒萬種

離別多

葉落的季節離別多

握住你的手

放在心頭

我要你記得

無言的承諾



不怕相思苦

只怕你傷痛

怨只怨人在風中

聚散都不由我



不怕我孤單

只怕你寂寞

無處說離愁

舞秋風

漫天回憶舞秋風

嘆一聲

黯然沉默

不能說

惹淚的話都不能說

緊緊擁着你

永遠記得

你曾經爲我

這樣的哭過



不怕相思苦

只怕你傷痛

怨只怨人在風中

聚散都不由我



不怕我孤單

只怕你寂寞

無處說離愁

……

聽着,聽着,他別過頭去看向車窗外,兩行清淚從眼眶裏滑落下來。

“丫頭,離開他吧!”

“嗯!”

總有一天,她會離開雷御風,從此,形同陌路!

……

秋日畫廊位於A市市中心,是這次跟愛美兒童藝術學校合作的藝術館,提供給藝術學校的孩子們一次免費參觀名畫的機會。

校長約見了館長,臨時抓了差,把慕一一叫了一起去。

館長是一個戴着眼鏡的白白胖胖的中年男子,大家寒暄過後,談了些細節。

因爲校長跟館長是熟人,慕一一推口說是要先參觀參觀畫廊,把他們留在了辦公室裏話家常。

畫廊很大,頭頂上的明亮玻璃頂,照射進一縷陽光,一粒粒微塵在空氣中恣意飛舞,百轉千回。

重生舊時光 慕一一慢慢的踱步,在一幅幅美麗生動的油畫前,仔細的觀賞着。

忽然,在一個不起眼的角落裏,一副畫着向日葵的油畫吸引了她。

畫面上,那一團團如火焰般的向日葵,散發着秋天成熟的氣息。

總裁老公很悶騷 她是最愛向日葵的,頓時,眼裏閃爍着一種光芒,一種帶着夢想的力量的光芒。

“這幅畫,不是很好!”

身後,一個華麗的帶着磁性的男性嗓音優雅地響起。

慕一一猛地回頭,先是一怔,隨即不好意思的笑了。

重生之超級銀行系統 是林家三少林司泉!

“是你啊!林先生!”

林司泉笑而不語,雙手揣在褲包裏。

慕一一充滿了陽光的如花的笑靨,讓他明白了雷御風爲什麼會對她情有獨鍾。

一個長期生活在陰冷殘酷世界裏的人,對於陽光的熱愛和追求,是怎麼都壓制不住的。

“別叫我先生,你可以叫我的名字,司泉,也可以叫我的英文名字,Eason!”

“Eason?那不是……那不是新一代歌神陳奕迅的英文名字嗎?”

“是啊!出國去唸書的時候起的,那時候不知道,等知道了,又習慣了,不想改了!”

慕一一點點頭,說:“我有個好朋友非常喜歡聽Eason唱歌的,你既然叫了這個名字,後來肯定去補了功課吧?”

林司泉脣角勾起一個好看的弧度,眼眸裏流淌出對學生時代,青蔥歲月的那種懷念。 娛樂圈奇葩攻略 因爲現在木已成舟,說出來只會爲所有人痛苦,讓自己痛苦,而且孩子她還有可能保不住。

想到這裏,蘇遇暖無力地閉起眼睛,眼淚全部含在眼裏。

王嬸看得都覺得心疼極了,走到她身邊輕撫着她的頭髮,“你這個傻丫頭啊,明明這麼難過,卻還老是說沒事……”

被她這麼一說,蘇遇暖的鼻頭更酸,直接伸手抱住了王嬸,將臉埋進她的懷抱裏,“王嬸,我想我奶奶了……我想媽媽了……”

“乖,有王嬸在,想哭就哭一會吧,哭出來,人就好了。”

王嬸將她抱在懷裏,輕拍着她的背哄着。

也不知道在王嬸的懷裏哭了多久,蘇遇暖只知道自己哭夠的時候王嬸的衣服已經溼了一大片了,看着被她眼淚染溼的衣服,蘇遇暖一邊感嘆自己的眼淚居然可以這麼多一邊跟王嬸道歉:“王嬸,對不起……把你衣服都弄溼了。”

聽言,王嬸慈祥地笑道:“有什麼關係,衣服溼了呆會換下來就好了,重要的是你不難過了。”

“謝謝你,王嬸。”

“好了,跟王嬸客氣什麼,以後有什麼難過的事情,儘管可以找王嬸我,王嬸也沒有什麼兒女,就一個兒子,而且他也整天出門在外,不長出息,老是跟一些混混在一起。如果我有個女兒就好了,可惜……”

說到這裏,王嬸嘆了一口氣:“王嬸平時都是一個人,你有什麼事儘管和我說,沒事的知道嗎?”

“嗯。”蘇遇暖點點頭,再次埋頭進她的懷中,“若是王嬸不嫌棄,可以把我當成你的女兒看待,有什麼難過的事情也可以和我說。”

“真的?”王嬸欣喜地看着她:“你真的願意……”

“嗯……”蘇遇暖閉起眼睛,蹭着她暖暖的身子,她身上的味道和奶奶的好像,暖暖的,給她感覺好溫暖,“我喜歡這樣溫暖的感覺。”

“你常呆在這裏不出去多多走動也不好,今天和王嬸一起出去怎麼樣?”

聽言,蘇遇暖擡起頭眨着眼睛看着她,“和你出去?”

“對啊,你看外面天氣這麼好,太陽這麼燦爛,出去曬曬太陽也對身體有益處,放鬆放鬆心情。”

“好!那我上樓換件衣服。”

蘇遇暖說着便起身往樓上小跑而去,進了房間,看着鏡中那個臉上還殘留着淚痕的自己,蘇遇暖伸手拭去,然後在梳妝檯上坐了下來。

拿起梳子梳着自己已經好久沒有去打理的頭髮,幸好的是自己是直髮,所以不打理看起來也不至於像個瘋婆子,將髮絲全都梳理整齊,蘇遇暖拿了一根黑色的象皮筋,將它們全數扎了起來,柔順地披在腦後。

給自己換了一個天藍色的毛衣,再換上一條比較寬鬆的牛仔褲,披了件黑色的大風衣蘇遇暖就下了樓。

王嬸早就收拾等她了,她上前就直接挽住了王嬸的手,輕聲道:“王嬸,那我們今天去哪裏啊?”

“鬼丫頭,王嬸今天帶你去一個地方。”

“什麼地方?”

“現在先不告訴你,晚點再告訴你。”

“這麼神祕?”

“嗯。”

後來蘇遇暖才知道,王嬸帶她來的地方是一個破舊的福利院。

兩人站在福利院門前,蘇遇暖怔怔地看着眼前這個旁邊樹葉枝條圍繞的福利院發呆,大門已經生鏽了,隔着縫可以看到裏面的孩子在歡樂地玩耍,歡笑聲不斷地從裏面傳來。

看到這裏,蘇遇暖下意識地撫上自己的小腹。

“走吧,進去。”

王嬸說着就已經上前推開了福利院的大門,一羣孩子正在場中央玩耍,聽到大門聲便朝這邊看了過去,而後眼中都露出了驚喜的神情,朝着王嬸歡呼着跑過去。

“王奶奶,你終於來了。”

“王奶奶我們好想你,你爲什麼這麼多天都沒有來看我們?”

王嬸將她一個個摟進懷中,笑着說:“對不起,王奶奶這幾天很忙,所有沒空過來,這不是過來了?還給你們帶了一個新姐姐來哦。”

說着,王嬸朝蘇遇暖看去,輕聲道:“丫頭,過來。”

聽言,蘇遇暖愣了一下,然後朝她們走了過來,真沒想到,王嬸居然還跟福利院這羣孩子都認識。

“孩子們都快叫姐姐。”

“姐姐!”幾個孩子都大聲地叫着蘇遇暖,蘇遇暖露出笑容,一聲聲應道,伸手摸了摸孩子的頭。

只是半晌,她臉上的笑容便逝去,取而代之的是怔忡。

記得當時自己很小的時候,母親過世,家裏值錢的東西都被父親爲了治母親的病賣光了,繼母帶着蘇予進門的時候,看到她便不耐煩地將她罵走。

她躲在門外看着繼母對自己的父親說:“以前怎麼樣我不管,現在我來了你就必須把她送走。”

“孩子才八歲,你要我送她去哪?”

“福利院啊,你看這個家已經這樣了,我可沒有多餘的錢可以去養活多一個人。”

“福利院?那是孤兒才去的地方!”

“她不就是孤兒?媽都死了不去那去哪?”

“你……”

“蘇齊聯我告訴你,你要是不把她送去福利院,那我就和兒子餓死街頭,也不關你的事。”

“白晶,你非要這麼逼我嗎?孩子還這麼小,你怎麼忍心?”

“是啊,你不忍心?你不忍心我和我兒子苦了這麼多年你怎麼沒有想過我們,我今天就話把擱在這兒了,她和我們,你只能選一個!”

後來,蘇齊聯被逼急了,便找了個時間想把她送去孤兒院,被自己的奶奶撞了個正着。

奶奶自然是不同意蘇遇暖被送去福利院的,當面斥責了蘇齊聯,然後說:“孩子你不想養我來養。”

也就是從那個時候開始,蘇遇暖便跟着奶奶生活,之後長大了,有能力照顧自己和奶奶了,奶奶卻病倒了,送進了醫院,每天都要靠藥物維持着生命,小房子裏面也沒有人住了,蘇齊聯才說讓她回去的。

如果……當時沒有奶奶養自己,自己就被送到這福利院來了吧?那是否也是跟這些孩子一樣,沒有父母,每天都期盼着別人來看自己?

想到這裏,蘇遇暖突然很是感觸,擡起頭看着這些孩子天真的笑臉。

每個人雖然都沒有了父母,可是臉上還是一臉笑容,而且很天真很單純。

“怎麼了?”王嬸見她發怔地看着孩子們,便擔憂地問道,她是看她整天都不開心,所以想帶她到這福利院來,孩子們單純,她多和孩子相處,心態也會變得單純一些,變好一些。

聽言,蘇遇暖這才回過神來,看向王嬸,見她擔憂地看着自己,忙搖頭笑道:“王嬸,我沒事,你別擔心,我只是想起了一些往事而已。”

“多往好處想,做人要學會看開,何必要去想那些不好的事情呢?想想你小時候開心的事情,有沒有和別人快樂的玩耍,或者是誰帶你的美好回憶呢?”

蘇遇暖垂下眼睛,自己的童年?自己可以說是沒有童年的,自記事起,母親就一直臥病在牀,父親每天到處借錢給母親治病……之後又跟着奶奶過日子,雖然日子過得不錯,可是她卻沒有擁有一個快樂的童年。

想到這裏,蘇遇暖搖搖頭,“不想了吧,王嬸,謝謝你,今天能帶我來這裏,孩子們很可愛。”

“姐姐……”一個小女孩突然跑了過來,拿了一顆花鍵子遞到了她手中,天真地說:“姐姐你會踢鍵子嗎?”

“鍵子?”蘇遇暖接過她手中的花鍵子,這東西以前在學校的時候和同學玩過,而且她還玩得不錯,於是便點了點頭。“嗯,會。”

“太好了!”小女孩開心得手舞足蹈。“那姐姐教我們怎麼踢鍵子好不好?我們好想學……”

“當然好了!”蘇遇暖撫上她的頭溫柔地說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