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雷御風繼續沉默,眼前那張與慕一一有幾分神似的臉上呈現出一絲帶着點絕望的哀傷。

這種神情,他在慕一一的臉上也曾經見到過。

不由得,他的心莫名地一痛。

倒不是心軟了,而是因爲想起了慕一一。

“小姐!吃藥了!這是我特意讓他們給你準備的中藥!都快要涼透了!”這時,平姐端着一碗黑乎乎的湯藥走了進來,“這裏可不好買到藥材……”

她說着,已經走到雷御風身邊。

忽然,腳下一個趔趄,湯藥潑出了碗,灑在了雷御風的身上。

房間的空氣中,霎時間漂浮起一股刺鼻的中藥氣味。 君墨宇從馬車上跳下來,看到夏宜冰一身男裝,長長的頭髮被束在頭頂,臉上被刻意塗黑了,倒也掩飾不了她的眉毛,男裝的夏宜冰,更有一種英氣,看得君墨宇心頭狂跳。

他看了一眼在夏宜冰身邊的小不點,臉上揚着笑意,看向夏宜冰,“這次你是代表我恆王府去白馬書院的,去了那可不能弱了我恆王府的名頭?”

夏宜冰點點頭,一邊代替翔哥兒答應道,“放心吧!翔哥兒怎麼也是我夏家的人,怎麼會在外面弱了自家名頭。”前面自然是說給君墨宇聽的,後門則是說給翔哥兒聽的,讓他明白此次出去代表的可是自己家。

夏宜冰指的自然是夏家,但君墨宇之前卻是先說了翔哥兒這次代表的是恆王府,這在他聽來卻是另一番味道了。

翔哥兒看到君墨宇的時候,他像是有些怕,一個勁兒地往夏宜冰身後縮,只擡眼怯怯地看着自己姐姐。

夏宜冰伸手攬着翔哥兒,有些抱歉的對君墨宇笑笑,“等去白馬書院歷練一番就好了。”對於翔哥兒這怯懦的性格她也是有些無奈。

君墨宇倒是沒覺得有什麼,只朝着翔哥兒笑,笑容溫和,露出潔白的牙齒。

翔哥兒見他似乎對自己沒有惡意,也趁着君墨宇和夏宜冰說話的時候從夏宜冰身後偷偷探出頭來,悄悄打量君墨宇。

“對了,翔哥兒一個人去白馬書院求學,怕不怕?”君墨宇看到翔哥兒在偷看他,他又衝着他一笑,有心逗翔哥兒。

翔哥兒被他一說話,又躲到夏宜冰身後去了,見此君墨宇也不再逗他了。

看到君墨宇身後的馬車,夏宜冰皺了皺眉頭,好看的嘴脣一張一合,“墨宇,我們是乘馬車去嗎?”

君墨宇看看這輛馬車,裝飾雖然不華麗,但馬車裏他準備了上好的軟墊,到時候一路顛簸,也會好受一點,而且,拖馬車的馬兒也是他精挑細選的,是一匹棗紅色的大馬,正是健壯的時候



“是啊,白馬書院離這裏還是有一定距離,如果是走去的話,得要一個多月的時間,到時候怕是會錯過時間。乘馬車就快得多了,我們路上還可以找到旅店休息,翔哥兒也經不起長途跋涉。”君墨宇考慮過這前前後後的事情,自認爲乘馬車是最好的選擇。

夏宜冰欲言又止,君墨宇說得也很對,他也是全心全意爲他們姐弟考慮。

“怎麼了?”君墨宇看得出夏宜冰有話想說,但是又怕他爲難。

“沒事,只是前些時間,我聽說我們這邊有好幾家人家都要將自己的孩子送到白馬書院去學習,我是想着,我們如果可以和他們結伴而行的話,一路上也有個照應,而且,翔哥兒也需要交些朋友,不能像現在這樣孤僻了。”夏宜冰說出自己的疑慮,她對負了君墨宇的好意還是有些過意不去,因此語氣也只是帶着商量。

君墨宇考慮了一下,也覺得夏宜冰的提議可行,但是現在去退馬車的話又來不及了,只得打了個商量,駕着馬車去問問那些也要去白馬書院的人家。

去到驛站的時候,已經有好幾家的人正在送別,別人家的小孩身邊都帶着大包小箱,而且還有書童,丫頭,甚至有好幾家的孩子還帶了廚娘一起。夏宜冰看了看自己和君墨宇,又伸手摸了摸翔哥兒的頭,她們家,確實太寒酸了點。不過,這次求學的機會,還是夏宜冰堅持,翔哥兒才有機會和其他孩子一樣有機會去白馬書院求學的。

君墨宇看到一家人,在那個小孩兒身邊的該是他的父母,他的父親穿着綾羅綢緞,顯出一個大大的肚子,他的母親頭戴珠釵,滿頭的金步搖,此時正抱着那小孩兒哭得梨花帶雨。而他們身後,足足有十來個箱子,身後的奴僕丫環,黑壓壓一片,是個大富之家。

其他的人家雖然沒有這家的排場大,但也多少帶了十來個箱子,五六個奴僕,反觀他們,一人一個包袱,一輛青頂馬車,連個箱子都沒有。

君墨宇臉上帶着笑容,和大家打着招呼,“去求學啊?”

“去白馬書院嗎?”

“我也去白馬書院。”

饒是伸手不打笑臉人,君墨宇出來的時

候匆忙,身上的衣服也沒來得及換,一身黑色勁裝,不是綾羅綢緞,也不是一般布衣,這些人都是人精,一看君墨宇的穿着打扮,想和他說話的人就已經減少了一半。

最後,君墨宇終於問道那家大富人家,他從來沒有覺得自己低人一等,而且,以他的身份,也沒人敢覺得他低人一等,但人靠衣裝佛靠金裝,沒亮腰牌,誰也不知道你是誰。

君墨宇身上氣度非凡,他過去搭話的時候,那個穿金戴銀的少婦停止了哭泣,臉上甚至還有可疑的紅暈。


君墨宇伸手一揖,臉上溫和如玉,“敢問先生也是送令公子去白馬書院的嗎?”

君墨宇當然知道誰才是當家之人,他這句先生是對着那個胖子說的。

胖子看了他一眼,從鼻子裏哼了一下,但人家這高帽扔的好,他雖說在皇城內也算有點地位,但卻有些上不了檯面,此次去白馬書院也是送了不少銀子才找到關係去的,以他的身份自然也是不可能認識君墨宇。此刻他有些傲慢的回了句,“是啊,不知這位公子,有何貴幹?”

“太好了,我與……自己兄弟也是要送家裏最小的弟弟去白馬書院讀書,想問問先生有沒有意願結伴同行?”君墨宇態度謙和,這是夏宜冰的事情,他自然當成自己的事情,盡力收斂自己的脾氣,與人結好。

“你家有多少奴僕?”胖子見有人要和他們一起走,算計的小眼睛眯了起來,他要看看,這家人值不值得結交。

“……在下沒帶奴僕,只有我兄弟三人。”君墨宇想着,人少的話,就能少些麻煩,因此也實話實說。

胖子聽得這話,擡眼,將君墨宇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又看了君墨宇指的夏宜冰和翔哥兒,心下有了定論,這個前來說話的倒是一身正氣,爲人也舒服,只不過,還要帶兩個人,看那個高的,瘦瘦小小,弱不經風,那個矮的,看到生人就只有躲,一點都出不了色,一看就不能成事。

胖子原本還認爲君墨宇也是和自家一樣有點地位,現在看來估計真的只是窮苦的好學生,走了狗屎運被白馬書院看中才能去讀這最好的學院,那胖子也是鄙夷的看了一眼君墨宇三人。

(本章完) “錯了錯了,你總是說你錯了,可是你什麼時候改過?我不來都不曾奢望你去改變自己,可是最起碼的尊重你要給我吧?算了遲玄,我不想跟你吵了,沒意思。放我下車,我現在不想看到你。”

再待下去,蘇遇暖覺得事情會變得一發不可收拾。

遲玄執着地去拉她的手,“你先聽我說好不好,我只是……”

“我現在不想聽。再說一遍,放我下去。”蘇遇暖擦乾眼淚,整理好儀容,然後冷聲說到。

遲玄見她看都不看自己了,也知道自己現在再解釋下去,只會讓事情更糟。

嘆了一口氣,猶豫了好久還是打開了車鎖。

聽到聲音,蘇遇暖連忙開門下車,頭也沒回地去路邊打車了。

遲玄一直看着後視鏡裏的她,見她上車之後,才急忙跟上。

蘇遇暖安全地抵達歐家,看了一眼出租車後面緊跟着的遲玄的車,她只停頓了一下便轉身進了門。

遲玄熄了引擎,點燃了好久都未再碰的香菸,陷入了沉思。

在歐家大門前停了好久,傭人還奇怪他怎麼不進來,準備上前詢問的時候,遲玄卻猛踩油門,一溜煙地離開了歐家。

見他離開,躲在房間裏偷偷觀看的蘇遇暖扯上窗簾,默默地下了樓。

最近應該都不會見面了吧?也好,彼此冷靜冷靜。

晚餐蘇遇暖沒有吃,陪着歐龍聊了一會天,便上樓睡覺去了。

躺在牀上,努力地放空大腦,卻怎麼也做不到。

對於遲玄與蘇遇暖來說,這註定是一個不眠之夜。

第二天早晨,蘇遇暖起來得有點晚,一下樓,便發現所有人都盯着她看。

“怎麼了?大家都盯着我看做什麼?”蘇遇暖摸摸自己的臉,難道是早上起來臉沒洗乾淨?

歐龍靠在沙發上,收回視線後便閉上了眼睛不說話,而歐巖正在打電話。

“小暖,今早的報紙你看了嗎?”林穎與歐晴對視一眼後,柔聲問蘇遇暖。

蘇遇暖茫然地搖搖頭,“我剛起來,還沒來得及看,怎麼了?”

她的第一想法就是會不會是遲玄又跟哪個女星鬧緋聞了,畢竟昨晚他們吵了架,氣不過的遲玄很可能會去酒吧買醉。

歐晴遞了一份報紙給她,小聲說:“你還是先看看吧,然後告訴一下我們,這是怎麼一回事兒。”

狐疑地看了一眼,接過報紙一看,蘇遇暖當即睜大了眼睛。

當紅影星牧明佑與遲氏集團總裁未婚妻祕密同居?

這是唱的哪一出啊?只是過了一個晚上,怎麼就鬧出了這麼一個莫名其妙的新聞?

蘇遇暖往下看去,上面刊登的照片正是昨天白天她與牧明佑在超市門口的一幕,不得不承認,拍照的人真是會抓時間,正好在兩人對視的那一瞬間將畫面定格。

再看文字報道內容,更是令蘇遇暖如墜冰窟一般的寒冷。

上面竟然爆出了她與牧明佑曾經的戀情,而且還道出了自己正是最近網上熱傳求婚視頻的女主角。

至於內容寫得有多難堪,看歐龍的表情就知道了。

“這都是什麼跟什麼啊!”蘇遇暖氣得將手中的報紙撕得粉碎。

歐晴上去安撫她,“你先別急,哥已經在打電話找人壓下這些新聞了。你告訴我們,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蘇遇暖兩眼發紅,她真不知道事情怎麼會變成這樣子。

“昨天,我將公寓借住給一個以前的朋友,碰巧遇到了牧明佑,之後我下樓去買東西,結果忘記帶錢包了,然後是牧明佑拿過來給我的,那張照片正好是我接過照片的時候。”

其他的蘇遇暖倒不擔心,她擔心的是遲玄看到會怎樣想,即使歐巖現在將消息壓了下來,也晚了。

他們昨天才吵過架,今天就發生了事情,他會不會再也不理自己了?

“小暖你也太不小心了!明知道牧明佑是公衆人物,身邊肯定潛伏着不少狗仔隊,你怎麼能如此大意!”歐龍睜開眼睛,看上去有些生氣。

蘇遇暖委屈地抿着嘴,她哪兒知道媒體這麼會無中生有啊。

“事情已經發生了,您怪她也沒用。”歐巖已經打完了電話,轉過身,冷靜地說到,“我剛剛打電話過去,這事情已經壓下來了,不過不是我,是遲玄。”

“什麼?”蘇遇暖呆呆地望着歐巖,滿腦子都是一個聲音,遲玄知道了,遲玄知道了……

“小遲有打電話過來嗎?”林穎坐過去拉着蘇遇暖的手,看她手足無措的樣子,不禁有些心疼。

蘇遇暖泫然欲泣,搖搖頭說:“其實,我們昨天剛吵完架。”

客廳裏一時寂靜,只聽見歐龍一聲嘆息,良久之後,蒼老的聲音在客廳裏響起。

“小暖,爸爸希望你,能真的想明白未來的路該怎麼走。你們的事情,我不再管了,實際上,我也管不了。你們自己看着辦吧。”

說完便起身離開,林穎意味深長地看了蘇遇暖一眼,也跟着歐龍起身離開了。

客廳裏,只剩下歐晴與歐巖兩兄妹,一言不發地陪伴着蘇遇暖。

“大小姐,有您的電話,是一位姓蘇的小姐找您,說是有急事。”一名傭人舉着電話走了過來。

蘇遇暖茫然地接過電話,“喂”了一聲。

“蘇遇暖!你跟我表哥是怎麼回事兒啊!怎麼會弄出那樣的新聞?”

蘇越焦急的聲音,連一旁的歐晴與歐巖聽了都直皺眉頭,可蘇遇暖卻只是忙着解釋。

“對不起越越,我也不知道爲什麼會這樣,可是你相信我,事情並不是他們說的那樣子,我跟你個只是偶遇,之後錢包忘記帶了,他正好帶給我而已!”

電話那段的蘇越平復了一下的心情,儘量讓自己的聲音變得平穩,“我當然知道媒體的德行,可是你明知道我哥是公衆人物,身邊不知道跟着多少狗仔隊,他不在乎這些,可是你呢?你怎麼就不注意點呢!我問你,你最近是不是得罪了什麼人啊?我看報道上的內容大多都是對你不利的,你仔細想想有沒有得罪誰?”

又是同樣的指責,爲什麼所有人都要責怪她不注意約束自己的行爲呢?難道見朋友都不可以嗎?還是說他們就覺得分手之後就是不能做朋友的?

得罪人,她能得罪誰?連門都很少出的她哪兒有機會得罪人?

是不是現在所有人都在罵她水性楊花?報紙上將她寫得那麼難看,竟然還爆出了她曾經與徐承亦訂婚的事情。

報紙上將她定性爲紅顏禍水的角色,無疑,蘇遇暖又火了。只是上次是被豔羨,而這次,是臭名昭著。

“越越,對不起。你哥哥他,沒事吧?”蘇遇暖真擔心這件事會影響到牧明佑的事業。

蘇越不願意回答,只是說:“我哥哥你就別管了,這段時間最好不要出門了,好好在家裏休息,另外,我希望你以後能避開一點我表哥,你也知道他對你的心思,所以,就算是爲了他好,以後別再見面了。”

蘇遇暖愣住了,她不知道該如何形容此刻的心情。

臉色一時之間變得煞白,歐晴上前扶她上沙發做好,擔憂地看着她,“姐,你沒事吧?”

蘇遇暖搖搖頭,隨即想起,遲玄到現在都沒有打電話過來,是不是連他也討厭自己了?

“給遲玄打個電話,解釋一下比較好。”歐巖將手機遞給她,蘇遇暖卻沒有接。

“算了吧,我不想打,他如果相信的話,就算我不解釋他也會明白;如果他不信我,那我解釋一千遍都沒用。更何況,我根本就沒有做什麼見不得人的事情,清者自清,濁者自濁,有什麼好解釋的?”

蘇遇暖有些沮喪,其實她不是不願意打,而是不敢打,以遲玄的性格,發生了這樣的事情,肯定想殺了她的心都有!

她與遲玄這次可能真的要完了。

“這不是相不相信的問題,而是你在不在意的問題,如果你在意,你就應該打電話跟他解釋一下,而不是躲在這裏胡思亂想,隨意就定死了遲玄的想法。”

歐巖作爲一名旁觀者,比誰都清楚遲玄的個性,如果蘇遇暖不打電話過去,事情只會變得更加糟糕。

同樣的,他也十分清楚蘇遇暖的性格,執拗起來,十頭牛都拉不回來的,如果不趁現在將誤會解釋清楚,以後只會像滾雪球一樣越滾越大,最後碾碎所有感情。

“是啊,姐。打個電話吧,你們都要結婚了,發生這樣的事情,你解釋一下也是對他的一種尊重啊。”

雖然不能原諒遲玄,但是歐晴也不希望她的姐姐會變得跟她一樣不幸。

蘇遇暖煩悶地皺起眉頭,“尊重他?他何時尊重過我?你們不要再勸我了,我不會打電話的,你們替我謝謝他將這件事壓下來,其他的,我沒什麼可以說的了。”

她累了,只想好好睡一覺,也許睡一覺起來,一切都會變好,最好是可以回到原點,沒有遇見這些人,也就不會發生這些事了。

她還是那個會受繼母虐待,爹不親孃不在的堅強女孩。這都沒什麼關係,她有奶奶,就已經足夠了。

只是已經發生過的事情,要怎樣才能忘記呢? 一步一步,腳步沉重,從客廳走到門口,似乎用盡了全身的力氣,看着美貌女子露出的神情,蒼白悽怨,讓人忍不住心疼。

忽然,楚飛飛回頭,“請問這個房子是被人買去了嗎?”

“應該沒有,這裏地段這麼好,蘇先生也不像是缺錢的人。”

一個人看到楚飛飛神情,忍不住安撫道。陣估土號。

“謝謝。”失魂落魄的回到自己家裏。

簡經晨如今直接將楚飛飛的家當成他的第二個家,美名其曰看兒子,想到兩人的血緣關係,楚飛飛沒有資格阻礙人家父子相處,再說了,她還不想真的惹到了簡經晨,最後把小曦兒帶走,到時候她就是真的……衆叛親離?

只要簡經晨不要招惹到她,她就忍了。

想到過兩天就能跟楚飛飛‘雙宿雙飛’。,簡經晨對這兩天的冷遇忍了!

“對了,過段時間的研討會,你要把小曦送到哪裏?”簡經晨陪楚小曦玩了一會他最喜歡的拼圖,而後坐到楚飛飛的身邊,低聲問道。語氣倒是沒有什麼起伏,楚飛飛斜瞥了他一眼,“怎麼你想要讓小曦兒去你家啊。”

一眼看穿他的目的,其實她有想過,研討會推遲了幾個星期,最近外婆應該會回來了。

想到這裏,眼神更加的不以爲然,“想都別想,正好外婆想念小曦了。”

“你忘記小曦還要上課了,你難道想要外婆住到這裏,天天做公交車接送小曦啊。”早就想好了託詞,而且對楚飛飛一擊必中,楚飛飛有些猶豫了,不過還是堅持,“可以讓小曦兒請假幾天,反正是幼兒園,曦兒那麼聰明,又沒什麼關係。”

全世界都想給本王染髮[綜] 簡經晨意味深長的開口,“現在的小朋友兩天不見就不認識了,難道你忍心讓小曦兒再適應一次新環境,你忍心,我還不忍心呢!”一副都是爲了小曦兒着想的樣子,楚飛飛懶得跟他計較,反正外婆大概剛回來也累了,“好了好了,你想怎樣直說吧。”

萌寶快遞︰法醫媽咪,請簽收 “喂,你這是什麼口氣,我還能怎樣,不過是想要他奶奶爺爺看看他,享受一下含孫弄怡的樂趣都不行嗎!”大義凜然,若是楚飛飛知道他的本性,還真的會以爲他是什麼大孝子呢。

很明顯,某院長根本跟孝子八竿子打不着,看他跟他母親相處的樣子就知道了,不過……楚飛飛想到簡夫人看着楚小曦的樣子,還是有些心軟的。

抿抿脣,“好,但是等我回來的時候,小曦兒要跟我一起。”

“沒問題!”

簡經晨笑着點頭,自家媽媽終於可以安分了……而且跟小曦兒在一起之後,想必更想着幫自己娶老婆了,到時候……眼底的笑意相當的明顯。

低着頭看雜誌的楚飛飛當然沒有看到,而後嫌棄的看了一眼簡經晨,“還呆在這裏幹嘛,趕緊走,不然小曦不給你帶回家。”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