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方纔那樣對她,現在卻說什麼你可以走了。

“小梅呢?”寧靜發現說話都變得困難,但還是努力的問了出來。

“呵呵,你當真以爲我會那麼卑鄙嗎,不出意外,應該早已在酒店睡着了吧。”葉致遠嘴角的笑,苦澀極了。

原來,在她的心裏,他是這樣的。

寧靜像個木偶娃娃一樣,一愣一愣的,趕忙整理好身上的襯衫,死死咬着脣,臉頰紅的像熟透了的番茄。

寧靜低頭果然看見了桌子上放着一份文件,剛纔發生的一切都好像做夢一般,她快速的拿起桌上的文件,穩着步子朝門外走去。

葉致遠坐在那裏,眼神始終是看着寧靜的背影,她柔美地幾乎可以與周圍的夜色交織,只是那美卻不在屬於自己。

寧靜一步都沒敢停留,照着來時的路便走出了致遠傳媒。

夜色下,她一個人站在路燈下,疲憊極了,卻猛然想起來什麼,拿出手機,撥出一串號碼。

響了很久之後也沒有人接,在接着打。

電話終於在第三遍的時候被接起,那頭的女人很顯然是被吵醒的。

“小梅,你在哪裏?”寧靜開口便直奔主題,心提到嗓子眼。

“我在酒店睡覺呢……”傳來的是小梅慵懶至極的聲音,那聲音裏的沙啞不是裝的,真的是美夢被打斷。

“哪個酒店?”寧靜不放心,繼續追問。

“總監,您大半夜吃錯藥了嗎,我在您隔壁啊。”小梅聲音略帶睏意,她最怕的就是睡覺睡到一半的時候被吵醒,真的很不爽,好不好。

寧靜放下手機,擡頭看着矗立在市中心的這棟高樓,數不清的窗口全是黑洞洞的,卻只有那一間是亮着燈的。

最終,寧靜的身影消失在夜色裏。

半個小時後,黑暗的辦公室裏閃過一抹光亮。

葉致遠拿起桌上的手機,開了免提。

“喂,少爺,寧小姐已經安全到了酒店。”陳慶的聲音傳來,他剛從酒店回來。

“恩。”葉致遠將電話掛斷,鎖屏,然後看着屏保。

屏保是寧靜的照片,穿着婚紗,美到窒息,特別是那嘴角的笑。

寧靜,那時的你爲何要笑?

那場婚禮,他給她的只有難堪,可是卻未曾發現她笑的如此美麗。

他也是在她離開後,才發現這張照片。

只是,現在,你的笑,已留給了另一個男人。

心底始終是空着一個洞,沒人能填滿。

次日,寧靜和小梅出現在機場。

一路上,小梅都嘰嘰喳喳的,感覺到不可思議,她昨天在休息室等她的時候,忽然來了四個男人,她當時嚇死了,卻不曾想,四個男人手中端着的是各種招待貴賓的禮品,她當時就在休息室吃的大飽,等吃完了之後,便被送回到酒店,睡醒了之後,便聽寧靜說合同已經簽了。

“杜小梅,你在講個不停,我就不帶你回去了。”寧靜實在無語,這個女人怎麼這麼多話。

“唔。”小梅嚇得立刻用手捂住嘴巴,不敢在出聲。

十點,飛機飛過了白色的起跑線,慢慢升起,然後入眼的是窗外的藍天白雲。

寧靜依靠在座椅上,腦海裏閃過在m市的三天,像是做了場夢。

那些塵世的浮華已然退去,愛或不愛,會隨着時間慢慢的沉澱,人生沒有那麼多的巧合,她知道他們再也沒有那麼多的巧合相逢。

所以,就這樣吧。 羅未擡頭看向許澤陽停車的方向,許澤陽已經站出來等着,看到她看過去,大步朝這邊走來。

羅未搖了搖頭,有些尷尬的指了指不遠處的男人:“我男朋友來接我”

張姐順着羅未指的方向看過去,隨即瞭然的點了點頭。

星際第一萌寵 “小羅,你有福氣啊,你這男朋友跟我侄子差不了多少,很幸福呦,”衝羅未眨眨眼,“那我先走了。”

羅未笑着跟她告別:“張姐再見。”

許澤陽很快走過來,看了一眼已經走遠的中年女人,有些吃醋的捏了捏羅未的臉:“什麼事笑得這麼開心”

羅未挽住他的手,一邊走一邊衝他得意的擠眼睛:“張姐要給我介紹男朋友呢”

“男朋友”許澤陽一把將她摟緊,“條件怎麼樣有我好嗎”

“那當然,人家可是啊”冷不防被許澤陽一把抱起,羅未嚇得連忙摟住他的脖子,“你幹什麼”

許澤陽打橫將她抱起,一邊大步朝車邊走去,一邊看着羅未的眼睛說道:“宣告主權。”

羅未摟着許澤陽的脖子笑得很開心,一掃前幾天的壓抑。

許澤陽也悄悄地勾起了嘴角。

望族閑妻 他們身後不遠處,林夏拿着一束花,緊緊地握起了拳,良久將手裏的花扔進垃圾桶,轉身離去,沒有一絲留戀。

羅未,這是你逼我的。

許澤陽這次難得的沒有帶司機,羅未坐在副駕駛座上,一手支撐着胳膊肘,一手託下巴,着迷看着一旁的男人握着方向盤,幹淨利落的踩踏板加檔減檔。

怎麼就那麼好看。

羅未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許澤陽眼角瞥道她的小動作,沒有說話,嘴角卻悄悄地彎起一個弧度。

“想吃什麼”許澤陽問。

“嗯”羅未歪着腦袋想了想,掰着手指頭數,“片片楓葉情,拾味魚扒,紅酒燴雞,嗯,還有羅宋湯。”

許澤陽涼涼的覷了她一眼。

“不行。”

“爲什麼”羅未騰地一下坐直,瞪着面前的男人,長得再好看也沒用,“這些真的很好吃我帶你去吃嘛”

“不行。”仍舊是斬釘截鐵的拒絕。

羅未撅起嘴。

一個紅燈,許澤陽緩緩停下車,轉過頭涼涼的看着她。

“上次於弋帶你吃的這些吧。”

不是詢問,而是陳述,羅未的心虛了一下。

“你怎麼知道”羅未弱弱的問,隨即恍然大悟,“你跟蹤我”

“我才沒那個時間,”許澤陽斜斜的看她一眼,“反正今晚上吃那個不行。”

這個小妮子,還真的不記得今天是什麼日子了,許澤陽無奈的嘆口氣,搖了搖頭。

羅未還要掙扎:“我今晚只想吃那些”

許澤陽又看她一眼,隨即拿起電話,撥了一個號碼。

“小凡,把上次你盯得那家餐廳買下來,記到羅小姐名下,對,就是上次那個。”

掛了電話,許澤陽看着她:“還滿意”

沒有見過世面的小土包子被這樣的土豪嚇傻了眼,小嘴張的大大的,久久合不攏。

許澤陽低笑一聲,權當這是邀請,吻了上去。

很快綠燈就亮起來了,後面的車開始按起喇叭,還有一些人不耐煩的嚷嚷起來。

羅未回過身,趕緊推了推身上的男人:“唔綠燈啦。”

許澤陽坐起來,意猶未盡的舔舔嘴脣,發動車子。

羅未看着他的動作,又騰地一下紅了臉。

瀏覽器搜“籃色書吧”,醉新章節即可閱讀 “那好吧,那小葉溪今天就勉強原諒媽咪了吧!”小葉溪嘟着嘴巴笑了笑,說道。

“還是我的小葉溪對爸爸好,小葉溪放心,爸爸會愛你一輩子的。”程詞摟着小葉溪坐在自己的懷抱裏面,笑了笑,親了小葉溪的臉頰一口。

“哼,你親小葉溪都不親我,我生氣了。”葉染卻突然看着程詞,嘟着嘴巴,看起來就像是一個小孩子一樣,假裝生氣。

“嘖嘖嘖,還和孩子吃醋啊,葉染,你這可就不乖了哦!”程詞看着葉染,有一些無奈地搖了搖頭,說道。

“好了,爸比,媽咪,你們兩個人肯定又要在我面前秀恩愛了,哼,小葉溪才不要當你們兩個人的電燈泡呢,小葉溪要回房間睡覺覺了。”小葉溪也跟着嘟了嘟嘴巴,然後假裝不開心了。

葉染看着自己這個可愛的女兒,愛得不行,感謝老天爺給了自己這樣的一個可愛的女兒,自己才可以每天過得那麼幸福。

“嗯嗯,現在確實也不早了,那小葉溪你也的確應該回去你自己的小房間裏面好好睡覺覺了,要不然要是明天起不來可就要遲到了,那樣的話,小葉溪就不能和小夥伴們分享這些優秀的手工作品咯。”葉染看了一眼手機上面的時間,轉過頭看着小葉溪,說道。

“對啊,小葉溪,既然你不想看見爸比和媽咪在你的面前秀恩愛的話,那你回去房間裏面休息吧!”程詞說着看着旁邊的葉染,臉上一臉壞壞的笑容。

葉染看見了程詞的笑容以後,不禁打了好幾個冷顫,葉染總覺得小葉溪回去睡覺了以後,自己會遭遇很可怕了事情。

然後葉染就看着準備離開已經在收拾摺紙和剪紙的小葉溪說道:“小葉溪啊,媽咪剛纔才想到媽咪除了會這些東西,媽咪還會折小青蛙呢,要不然媽咪再給你折一個小青蛙吧,明天去了幼兒園給老師看了以後,你就把這些東西全部都送給幼兒園老師還有你的小夥伴們吧,那要是這樣的話,這些作品肯定是不夠的,那媽咪就再給你折一點其他的小老虎什麼的摺紙吧!”

葉染這突然來的興趣讓程詞有一些無奈,自己還打算趁着小葉溪回去睡覺了以後好好和葉染釋放一下自己呢!可是現在葉染卻突然說還要繼續今天晚上的小葉溪的手工作業,程詞也是沒有辦法只好繼續陪着葉染呀!

“好啊好啊,媽咪,那我們繼續吧!”小葉溪一聽到葉染還要繼續給自己完成手工作業以後,一下子來了興趣,本來小葉溪對這些東西就特別感興趣的,只是小孩子嘛,不太會,所以小葉溪就特別希望自己可以躲跟着媽咪學習一下,這樣以後自己也可以教給幼兒園裏面的其他小朋友,那樣的話,自己也算是一個小老師了呢!

“好好好,那小葉溪好好在旁邊看着媽咪,然後媽咪慢慢教你好不好啊?”葉染用着孩子氣的語氣和小葉溪溝通着,母女兩個人的相處看起來就像是好朋友一樣,一點也不生疏。

“可是小葉溪,你明天還要去上課呢,還是早點休息吧!”程詞有一些無奈地看着小葉溪,向她發去了求助一般的眼神,可是小葉溪一個小孩子才不知道程詞想要表達的是什麼意思呢。

現在的小葉溪一心只想着跟着媽咪好好學習一下摺紙,才不想睡覺呢!

“老公啊,要是你困了的話,那你要不然先回房間休息吧,好不好?你明天也還要上班呢,每天都那麼辛苦,真的是辛苦你了哦。”葉染回過頭來看着一臉絕望地程詞,笑了笑,關心地說道。

葉染看見程詞的眼睛都已經紅了,看來的確是有一些困了,程詞也的確是很辛苦,每天一個人在公司裏面辛辛苦苦地打拼,可是自己除了在家裏面以外,什麼事情也做不了,葉染覺得心裏面特別慚愧。

葉染這個時候才想到自己前幾天給程詞說的想要開繪畫班的事情,當時程詞告訴自己,一切都不用擔心,程詞會爲她安排好一切的。

可是現在都已經過去了好幾天了,程詞也沒有說過這件事情,葉染想,程詞一共是平時工作太累了,所以不小心就忘了吧,葉染打算改天找一個時間問一下程詞。

可是葉染也真的是不太那麼想去麻煩程詞,因爲葉染不希望再給程詞找來更多的事情了,看見每天程詞拖着疲憊的身體回到家裏面,可是還是要對自己還有小葉溪滿臉笑容的樣子,葉染就覺得特別對不起程詞。

葉染想了想以後,繼續笑着帶着小葉溪摺紙了,小葉溪也特別認真,一直跟着葉染的步驟一步一步學習,葉染折好了一個作品以後,小葉溪也跟着摺好了一個作品,雖然手法上面看起來還是有一些生疏,可是一個幾歲的小孩子折成這個樣子真的已經很優秀了。

“小葉溪真棒,老婆你也很棒。”程詞還是坐在旁邊看着葉染還有小葉溪兩個人的動手,雖然說程詞也嘗試過拿起彩紙來跟着葉染學習一下,可是自己的手根本就不受自己的控制,程詞只感覺兩隻手就像是廢了一樣,什麼也折不出來,程詞不得不感慨:“看來自己還是只適合做生意管理公司啊!”

程詞也特別耐心地看着小葉溪和葉染,眼睛裏面的眼神看起來是那樣的有愛,那樣的欣慰。

程詞一度覺得,自己現在就是這個世界上面最幸福的男人了,自己已經很滿足了,只要有葉染和小葉溪陪在自己的身邊,就算是其他的什麼都沒有也足夠了。

可是程詞是絕對不允許自己什麼也沒有的,要是自己真的是那樣,那要怎麼樣給葉染還有小葉溪一個富裕的生活啊!

雖然說有時候物質方面的事情並沒有那麼重要,可是要是沒有了物質,很多事情也無法做好的。

這個世界就是這麼的殘酷,雖然說自己現在還是一個大集團裏面的老闆,可是要是自己不努力提升自己還有公司裏面的競爭力的花,以後要是出現了強大的對手,那麼自己是沒有那麼的的能力去抵抗來自對手的打擊的。

而且程詞總覺得那個趙凌秋對自己很不滿,聽說趙凌秋是德國一個大家族裏面的後代,程詞就覺得總有一天趙凌秋會是自己最強大的競爭對手的。

程詞也在爲以後做打算,自己得可以百分之百地保證自己和任何一個對手交手的時候,都不會輸,自己爲了葉染還有小葉溪,必須得贏,一定不可以輸。

程詞看着認真的葉染還有小葉溪,默默在心裏面下定了決心,自己這輩子一定要把葉染和小葉溪永遠留在自己的身邊,一定會給她們娘兩這個世界上面最好的所有東西。

程詞看着看着,居然不知道什麼時候就睡了過去,也許是白天的時候上班太累了吧!

葉染和小葉溪還在繼續折着彩紙,不一會兒,桌子上面又多出來了很多的小動物,小植物,還有好多的剪紙。

葉染看了一眼趴在桌子上面睡着了的程詞,眼含愛意地笑了笑,繼續跟着小葉溪摺紙去了。

等到葉染覺得已經足夠多了的時候,葉染才停了下來,看着小葉溪一臉關心地說道:“小葉溪呀,剛纔媽咪又折了很多的東西,小葉溪自己也跟着媽咪學習折了好多呢,明天去幼兒園裏面以後肯定夠了,要不然我們今天就先睡覺吧,好不好啊?改天有時間媽咪再慢慢教你其他的呀,媽咪還會畫畫,彈鋼琴呢!” 她穿着這件禮服真的好美!看到這件禮服的第一眼,齊宸就覺得它特別適合黎緋緋,雖然看着簡單,但有純美、優雅、溫暖的內斂,就像月光一樣纏繞心頭。 慕南枝 而現在,穿着它,黎緋緋真的成了今晚的月亮女神,是他眼裏唯一看得見的光芒。

注視着黎緋緋,齊宸眼裏的柔情越來越濃。現在黎緋緋已經不再那麼抗拒自己,上次還接受了他的邀請,雖然是三個人一起吃飯,依然讓他欣喜萬分。而且像現在這樣兩人面對面,她雖然顯得有些拘謹,但也不再倉皇離去。不管她是真心接受,還是出於對那晚的感謝,齊宸都覺得很滿足。黎緋緋,我還是有機會走進你心裏的,是不是?“你今天很美!”齊宸由衷地說。

“。。。。。。謝謝。”齊宸的讚歎或許是太濃情太真誠,黎緋緋不由紅了臉,羞澀地低下頭。

那抹少女情懷的樣子,齊宸竟一時看呆了。

音樂響起。齊宸紳士地彎下腰,對黎緋緋伸出手:“黎小姐,能否請你跳支舞?”

“齊總,我。。。。。我不會跳。”黎緋緋不想跳舞,找藉口拒絕。

“是不會跳,還是不想跟我跳?”齊宸微微一笑,說,“付主任告訴過我,你以前在大學參加過交誼舞比賽的,怎麼可能不會跳呢?”

黎緋緋恨不得咬自己的舌頭。他跟付主任熟,自然知道她的情況,這個謊是說不下去了。“不好意思,齊總,我很久沒跳舞了,確實生疏了。。。。。”

“能不能別叫我齊總?”齊宸突然打斷她,“你大概覺得和我還不算熟悉,或是有距離,但我真的希望你只是叫我的名字,哪怕只有今晚,可以嗎,黎緋緋?”

“我。。。。。”他的語氣那麼真誠,黎緋緋想起他給予的那些幫助,終究不忍心再拒絕,“好的,齊。。。。。齊宸。”

齊宸高興地笑了,好似放下了眉間的重負和忐忑。這些年,他經歷過那麼多女人,從未如此揪心過。現在,只是單單聽她低低軟軟地念出他的名字,就足以讓他的心融化。這就是愛情的魔力嗎?他真的是魔怔了!可是這樣不夠,他想要的更多,想更多的靠近她,想碰觸她柔軟馨香的身體,想得到她那顆善良熱情、願意爲愛付出一切的心。。。。。

“我的手都快酸了。只是一支舞而已,你不會讓我在這丟臉吧。”齊宸低低地說,伸出的手一直保持着那個姿勢。他知道黎緋緋是個心軟的人,斷然不會拒絕。

黎緋緋快速看了一下周圍,果然有很多人在注視着他們。於情於理,她確實不能讓他如此難堪。她遲疑着,將小手搭在他溫厚的掌上:“只跳一支。”

“當然!”齊宸抑制住內心的狂喜,帶着她走進舞池中央。

知道她的學校要在星怡酒店舉辦新年會後,齊宸不惜高價快速買下了這家酒店。從商業角度而言,這次買賣無利可圖,根本不是齊宸一貫的作風。但這次他破例了。他費了那麼多心思,爲的就是這一刻。

擁住她不盈一握的柔軟腰身,感受到手掌傳來她溫熱的體溫和光滑的觸感,鼻間是她幽香的氣息,甚至能看到她剔透肌膚下纖細的血管。。。。。。她微微側着頭,不去看他炙熱的目光,但輕輕顫抖的濃密睫毛,彷彿一把軟刷來回撥弄他的心絃,令他不能自已。。。。。真希望這支舞永遠都不要停。。。。

她跳的有些心不在焉,但舞姿依然完美。一個轉身,一個回首,都將女性的性感柔美表現到極致,就像一朵白玫瑰盛開在他手中。她那微抿的紅脣,嬌豔欲滴,又讓他想起涼亭裏讓人瘋狂的觸感!真想把她緊緊抱在懷裏,肆意地回味。。。。。。僅僅是這麼想想,就已經讓他點燃了熊熊的*火!可是他只能壓抑,必須壓抑,喉結不自覺地吞嚥着。

現在的黎緋緋太敏感,稍微心急點都會把她嚇跑。他要的不只是她的身體,更想要的是她的心,她全部的愛。只是。。。。齊宸用餘光瞥了一眼黎緋緋的小腹,那裏平坦依舊。這幾次見面他都細細觀察過她,她似乎渾然不知自己懷孕的事。這樣也好,等到她失去的時候,也就不會那麼傷心了。距離醫生說的時間還有十多天,如果這個孩子自己不掉,就只能他來想辦法了。不要怪他殘忍,只要是有關莊晟天的,他都容不下去!。。。。。。

兩個人在舞池中央旋轉着,無可挑剔的外表,和同樣無懈可擊的舞姿,成了全場的焦點,吸引了在場所有人的注意。大家都癡癡地看着,男人看着黎緋緋,羨慕那雙擁着她曼妙身姿的大手。女人看着齊宸,嫉妒那個吸引他專注目光的身影。

突然有人說道:“李思琪和莊晟天來了!”衆人譁然,不少人紛紛往門口看去。

莊晟天也來了?她只想着會見到李思琪,卻忘了他也有可能陪同前來。也是,李思琪怎麼可能會漏掉在她面前大秀恩愛的機會!黎緋緋想抽回自己被齊宸握住的手,離開舞池,不料卻被齊宸握得更緊。

“怎麼了?這支曲子還沒結束呢。”齊宸佯裝什麼都不知道,故作不解地問。

是啊,她答應了一支舞,但是還沒結束,況且周圍還有這麼多人看着,突然離開說不定更惹人注意。

黎緋緋只好硬着頭皮在舞池裏旋轉,只希望舞曲快點結束,只希望莊晟天他們慢點走過來,只希望自己不被他發現。她還是不想看見他,尤其是在這樣沒有思想準備的情況下,不想那些努力忘記的畫面又毫無防備地跳到眼前。。。。。

黎緋緋開始指尖冰涼,步伐凌亂,好幾次差點踩到齊宸。剛纔溫馨美妙的氣氛瞬間變得緊張急促,音樂一結束,黎緋緋立刻逃也似的離開了齊宸。

齊宸微微握緊拳頭,冷眸掃向莊晟天,朝他們的方向走去。

————————————————————————————————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