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安排住宿可真成了問題,三樓的房間裏還堆着雜物,家裏只有一間客房了,想着讓司機和司馬住一間有點不合適,鷗媽提出讓司馬和小文睡一間,司機睡在一樓的客房

晚上小鷗心裏無緣故的升起一種不耐煩的情緒,她走出房間來到了露臺上,司馬明柏斜坐在花壇邊上抽着煙,那一閃一閃的紅光隱隱印出了他的面容

看到小鷗從房間裏出來,司馬明柏連忙掐掉煙站了起來,還用手揮了揮剛吐出的煙霧

你學會抽菸了小鷗的聲音很低,夜晚的風輕輕的撫摸着她的身體,此時的她身穿着一件純棉布的無袖睡裙,上半身處在真空的狀態

有時候抽抽,沒癮頭的因爲洗過澡,司馬明柏穿着一個背心和一條大短褲,那短褲還是鷗爸的

是不是有煩心的事啊小鷗能看出他誘人的笑臉下隱忍着的堅韌說完她回了另一間房裏拿出二個竹躺椅和一個方凳,兩個躺椅並排並的放在了天台的中央,接着她又回房間裏拿出一瓶紅酒和二個水晶杯

喝點吧,小鷗打開紅酒每人倒了一杯舉起酒杯朝司馬搖了搖又說道瞧,這天空的星星多美啊,你們在北京很少能看到如此純淨的夜空吧,可惜今晚沒月亮

柯小鷗並不明白此時的她,那動作和語氣都是多麼的曖昧

躺在小鷗身邊,徐徐的夜風把她沐浴後身上的香氣帶了,讓司馬明柏的心中產生了一絲悸動曾此幾時,他一直嚮往着有那麼一天能這樣躺在她的身邊,可是現在願望真的達到了,又駐足不敢向前了

司馬並沒有回答小鷗的話,從他那不平靜的呼吸中能覺查出他的心情並不平緩

小鷗,你有沒有想過以後去哪裏讀大學

大學啊,我還沒想好啊,有可能是上海吧,我現在正發愁高二開學到底是學文還是學理呢



我們班主任希望我學理科,因爲她是教數學的,很有可能下學習帶理科班,語文老師也找我談過了,希望我學文科,所以我也沒決定下來呢

司馬明柏並沒有接話,而是閉着目聽着小鷗的語語

你呢,馬上要中考了,這個時候跑出來不是要落下課嘛

沒事,我能跟上的這壞小子都讀高二了也不說出來,見到柯小鷗關心,司馬明柏的心裏有甜蜜

小鷗

嗯也許是酒勁上來了,涼爽的風吹的柯小鷗有些昏昏欲睡了小鷗家背靠着小山,加上小鷗經常在後院澆水,所以院子的溫度要比外面涼爽一些,一到夜晚露臺上吹風是最舒服不過的了

你和他樣了那個他當然指的是王烜

司馬明柏的話讓小鷗陷入了沉思,過了好久,小鷗說了一句我有半年沒見到他了



我不喜歡和人爭搶,也不喜歡那種算計的生活柯小鷗的聲音裏流露出一絲無耐,過了那麼久,一聽到王烜的事情的心情還是有一些波動根本無法做到徹底的斬斷

你愛他嗎不跳字

以前我一直以爲愛他,可不都是這樣說嗎,愛就應該包容,應該體量,可是我卻一點也做不到,我無法忍受他總是不拒絕,更沒辦法和那些倒貼上來的站在同一個層次上爭奪,我很煩這種生活柯小鷗說完這些長嘆了一口氣,好似把胸中所有的鬱悶隨着這一聲嘆息全能化去一樣

小鷗,做讓開心的事情,我喜歡看到囂張快樂的你晚風將小鷗的長髮吹起拂到了司馬明柏的臉上,發稍上的馨香搔得他心裏有一種異樣的感覺

小鷗,你嘛,那一年多是我過的最開心最爲無憂的日子,我認識了你們這票,雖然剛開始有些死乞白列的接近你們,後來是被你家的美食所吸引,和你們交往,我不用擔心着被人算計,你們之間沒有那種爾虞我詐的事情,雖然我也那種日子不會太多,可我還是抓緊一切機會與你們相處,與你相處…其實是因爲我心裏已有了一個影子

司馬明柏陷入了續續叨叨的話語中,可是半響也沒能引起某人的響應,側過頭看見某人已沉入了夢香之中

話說起來柯小鷗真有點沒心眼哩,身邊躺着的是個男人啊,這樣也能睡得着

司馬明柏看着小鷗那沉睡的面容嘴角咧出一絲苦笑,心想好不容易鼓起勇氣表白了吧,人家是聽都不聽的睡大覺了,還真沒把當成一回事

他直起了身子,蹲在了小鷗身邊,撩起一屢秀髮放在鼻尖聞了聞,柯小鷗不做了好夢,小嘴撅了撅,丁香舌還伸出脣邊舔了一圈,這個動作要多誘惑就有多誘惑,而柯小鷗雙臂下垂,薄薄的棉布哪能遮住那胸前的美好,隔着布頭明着就能看見那玉峯上的櫻桃正挺立着,某男直感到喉發幹,血倒涌,身體的某處也開始叫囂,腦子裏有一個小人在一直鼓勵他上前去吞嚥那甜美的櫻珠

司馬明柏感到鼻頭一熱,心想不好,趕緊站起身來走到水池邊仰起了頭,半天才止住了那因熱情而散發出來的熱血他苦笑了一下這回是真的栽了,愛上了面前這個對毫無防備的女孩了,看着她那甜美的睡容,司馬明柏壓仰住了的衝動,雙臂一伸一個公主抱式的將小鷗從躺椅上抱了起來準備將她送回房間

或是某腐女睡夢中也不知到底咋回事了,司馬將其抱起來後,她竟然伸出手將司馬的脖子摟住,處女的香氣習頓時侵蝕了司馬明柏所有的感官,柯小鷗胸前的柔軟還緊貼在了司馬那只穿着一件背心的胸肌前,隱約間司馬明柏還能感受到那凸起,這回不是流鼻血了,而是小司馬真的叫囂了,一下就挺立了起來,正好頂在了柯小鷗的臀部,司馬明柏抱着柯小鷗只要走一步小司馬就會摩擦一下,那種熱烈的感覺讓司馬明柏是無法忍受,情不自禁的低吟了一聲

五米不到的路程對司馬明柏來說簡直是一場考驗,當他把小鷗送回了房間,後背已被汗水溼透

輕輕的放在了牀上撒開手想放下他,摟在他脖上的手卻把他整個人帶倒,他控制不住的身形倒在了小鷗的身上,而睡夢中的某色女正在做着春秋大夢,夢見正在和某個美男玩着曖昧,她在夢裏上下其手,可是苦了現實中的某人

柯小鷗這下我可被你害苦了,不能喝酒就別喝了就在剛纔看着柯小鷗一杯接一杯的喝着,司馬明柏還真以爲她酒量很好,也沒有阻攔,一瓶紅酒柯小鷗可是喝了一大半,這不借酒耍流氓呢柯小鷗拉着司馬明柏不放,他也不敢強掰開她的手,只能任由其亂來,可是色女是得寸進尺,玩起了他胸前的凸起,而且還用嘴去啃咬,這下司馬明柏可再也無法忍受了,身體已似火爐般的灼熱

小妖精,這可是你惹的司馬明柏扯開柯小鷗的手一隻手固定住她的頭對着那早就想品嚐的紅脣發起了進攻

真甜,這是司馬第一的感覺,他的脣細細的舔划着,舌一下就啓開了小鷗的脣攻了進去,醉夢中的小鷗感到全身發熱,這時有一絲清涼入的入侵讓她全身心的貼了上去,二條香舌相互交纏着,火熱的吻從小鷗的脣移到了脖子鎖骨,一隻手也覆上了那**,摸着那柔軟,司馬明柏是越發的興奮,想着會對小鷗負責的,也就任由了的行爲

火熱的脣一路向下,遊離到了玉峯上,隔着布司馬將那櫻珠含在了嘴裏輕輕的咬了一下

嗯低低的一聲如鳥兒般委婉,司馬明柏這時處在一種迷離的激情當中,面前的是他早就渴望摟在懷裏的人兒,輕輕的將小鷗的睡裙推了上去,推到了頸部,除了一條天藍色的小褲褲外,柯小鷗的全身就裸露在了司馬明柏眼前,檯燈那微弱的照在那潔白的yu體上是顯得那麼聖潔,他的雙手在發抖,象是捧着一個易碎的瓷器一樣的撫摸着麻酥酥的感覺讓柯小鷗不由的再次呻吟出來

司馬再也忍不住了,將頭扎在了柯小鷗胸前,一口含住了那含苞待放的蓓蕾,吸舔輕咬,睡夢中的柯小鷗是肆意的扭動着身軀,冰涼的身體擦起了司馬明柏身上熱情的火焰

小妖精,我真的受不了了,我要你,要你啊,你可,我早就喜歡上你了,可你的眼中只有王烜,看不到我的一丁一點司馬明柏低喃着,心裏還有一絲清明保持着

在司馬明柏吻着柯小鷗胸前的蓓蕾時柯小鷗就已經清醒,可是她不該如何面對現在這場景,一直以來她把司馬當成好般的嬉鬧着,在家裏有危難時,他一句話不說的站在了身邊,還調用了軍用飛機送,平時學校裏的一幕幕展現在眼前直到現在她才明白司馬明柏一直和做對是想引起對他的關注

算了,反正也不是貞節烈女,早晚都有這麼一天的,司馬明柏也算是個極品了,和他在一起也不算虧,再有了,反正他就走了,大家以後還不定會不會再見面呢

正在呢喃的司馬明柏見身下的人不動了,擡頭一看正瞅見柯小鷗那烏亮的眼睛半眯着看着,心裏頓時驚得清醒了

司馬明柏,你爲會喜歡我柯小鷗問了一句

司馬明柏想坐起身來,柯小鷗哪能如他所願,一用力將他拽到了身邊,一翻身壓住了他,修長的大腿跨坐在他雙腿之上,色女壞壞的笑着說既然你喜歡我,那我們來玩個遊戲這時候柯小鷗還不忘扔了一個隔音術在房間裏

色女低下頭伸出舌頭在司馬明柏的臉上舔了一下,將舌伸進了正張着嘴有些驚訝的司馬嘴裏,反賓爲主的纏住了裏面的大舌用力的吸吮着

好不容易喘上一口氣的時候,司馬明柏這傻蛋還多了一句嘴小鷗,你不後悔

色女也不回答,雙手開始順着他的脖子鎖骨一路摸了下去,直到那小米粒處,拈起指尖輕輕的掐了一下,身上的睡裙有些礙事,她一伸手將睡裙脫了扔在牀架上,又俯下身子,用她胸前的美好輕輕的觸碰着司馬的身體,擦着那突起的米粒

轟的一下,司馬明柏的身上剛下去了的火又被點燃了,此時他再也沒有猶豫,一隻大手就攀上了小鷗的胸前,而另一只手則摟住了她的後背

小鷗,我喜歡你,我會對你負責的此時的他火熱早已腫脹,好不容易得到小鷗的允許,哪能再猶豫着糾纏中兩人都以退去了身上最後的阻礙,他欺身而上,分開了小鷗的雙腿,那火熱直頂着柯小鷗的私家花園密口

火熱在祕口處滑動着,輕輕的觸碰,一股從尾椎漫延而上的麻酥讓柯小鷗控制不住的扭曲着身體,這時候她極度的空虛,想迫切需要一種火熱去填滿那空虛,此時的她哪裏還有一純情淑女的樣子,全然是一個被yu火纏身的

寶貝,我進去了感覺到祕口處的溼潤,司馬明柏一挺而進,分身被一處溫暖包圍着那感覺好美,直到頂破一層阻礙時他才有所發覺,心裏不禁的歡喜起來,原來他的小鷗一下還保持着那美好以前那些都是在瞎猜的

疼柯小鷗第一次會痛,前世也沒這麼痛過,可還是控制不住的叫了出來,雙手緊緊的摳住了司馬的後背

寶貝,第一次都會有些疼,我會輕點的司馬明柏趴在小鷗身上輕聲的安慰着,過了一會他慢慢的開始律動,小鷗光滑的肌膚讓他觸摸起來猶如絲綢,平添了幾分性致

死這時運用起了身上的靈氣滋養着那傷處,滋滋的溫潤的靈氣包裹着小鷗也滋養了司馬的男根,那緊緻的祕道讓他每抽動一下都帶來戰慄的感覺,他好似打了興奮劑一樣開始大力的抽動,接致而來的快感讓他戰慄,每一下都進入了那深處

前世的經驗在這時很好的幫助了柯小鷗,她弓起下面的身子,努力的配合着司馬每一下的撞擊,每一次的撞擊給帶來了快感是無法用語言描述的,兩個人的努力很快就達到了第一次的**

當兩人迴歸平靜時,司馬明柏還賴在小鷗的牀上不肯下樓,他摟着認定的,一隻手還不老實的玩着玉峯頂端的乳珠,他親了親小鷗的脣說道小鷗,你放心,我會對你負責的柯小鷗並沒有接他的話

雖然把第一次給了司馬明柏,並不代表一定會嫁給他,以後的路還很長久,誰會發生變故

你是不是不信任我司馬見小鷗沒有接話問道

以後的事情誰也難保證,我只希望你以後出現在我面前時不要和別的勾勾搭搭就行,不然到時候我不保證做了出格的事情

不會的,你看我在華興的一年多有沒有和女生來往過?

哦,好象是真的也,你不說我還沒發覺呢,你這回難道真的是因爲想我才來的?柯小鷗到現在還不能確認

嗯,我想你想的快要發瘋了司馬明柏只覺得小司馬又開始叫囂了,又翻身壓住了柯小鷗,火熱的舌又鑽進了那香脣中與那小丁香舌纏繞着

,你身上真香啊,這麼半天了也沒一絲汗司馬明柏從小鷗的脖頸處擡起頭說道

呵呵,要是你不專一,這香味以後就別人聞了柯小鷗故意逗着他說

你敢,你是我一個人的某男一邊說一邊手腳並用的再次把柯小鷗給上下吃了個通透

雖然柯小鷗這一世的年齡還小,修練早已把她的根骨鍛鍊脫凡成了靈根,所以對這種人之本性的嘗試哪怕次數再多也不會傷到身體,相反她的靈氣還能在添加很多興頭,讓興生活憑添了更多的樂趣

司馬,我給你幾個方子,你拿讓醫生按你外公的體質選一個用上,雖然我沒給你外公把過脈,可是老年人也就多屬於器官老化衰竭之類的病狀,按那個方子食療的話應該有很大的幫助

嗯,上回你介紹的師門的藥真是靈光,我外公吃過之後第二天就清醒了很多,三天時就能開始喝些粥的了,我後來又去過杭州,本想多買幾瓶,可是那個代理人說他手上貨也不多了,只給了我二瓶

哦,你今天時從我這裏拿兩瓶吧,我這本來也是給我外公他們預備着的,現在反正用不上,你先拿去吧

嗯,那我算錢給你

錢不錢的再說吧,我也不缺那倆錢

小鷗,暑假時我去上海看你(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網()訂閱,打賞,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是 由. “很抱歉,我們來晚了!”易俊陽的聲音打斷了王亞楠的驚訝,他目光淡淡的掃了一眼在座的各位,然後才道,“我未婚妻受傷了,行動不便,所以耽擱了一些時間。”

“哦?聰玲受傷了?”國王目光關切的看向冰雪聰玲,“怎麼回事?”

冰雪聰玲剛想解釋,聶偉龍突然便站了出來,“誤會,是一場誤會。”

國王轉頭看向臉色一直不怎麼好,嘴角還受了傷聶偉龍,眉頭微微一皺,“聶總的臉色一直不好,難不成……跟這件事有關係?”

“這……”

“我來解釋一下吧!”易俊陽拉着冰雪聰玲,走到了大家面前。

國王和王皇相互對望一眼,神色都有些微沉。

卻是誰也沒有說話。

國王和王皇都沒有開口,聶偉龍就算有天大的膽子,也不敢站出來解釋什麼,只能等着易俊陽“栽贓陷害”。

“在場各位都知道,聰玲在不知情的情況下被訂婚,並且在她反對無效下離家出走。或許是聶偉龍先生爲兒子抱打不平,所以……”易俊陽轉頭看向聶偉龍,“才會綁架了聰玲,以此要挾吧!”

“我沒有,我……”

“是你傷了我家聰玲?!”王亞楠一聽此話,當時就急了,她站起來,一臉憤怒的瞪着聶偉龍,“姓聶的,你竟真的下的了手?!”

“我沒有!”聶偉龍想要爆發,可礙於國王和王后在場,又礙於易俊陽掌控着他的聶氏,所以雖然跳了起來,卻還是忍了下去,“是她不小心碰到的,與我無關!”

聶偉龍的作風,讓原本就對他有些失望的國王和王后更加失望了。

他們有些不悅的掃了聶偉龍一眼,然後再次關心的看向冰雪聰玲,“聰玲,你受委屈了……”

“謝謝國王和王后關心,聰玲沒事。”冰雪聰玲不敢擡頭,只是微低着頭迴應着。

畢竟,在這樣的場合,就算自己膽子再大,基本禮數也是要懂的。

而且,她實在不明白,今天的所謂宴會到底是何用意。

易俊陽又怎麼會有參加這種宴會的資格?

最重要的是,現在這些人的目光全都落到自己身上,搞的她不但有些緊張,甚至有些手足無措,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感覺到冰雪聰玲的緊張,易俊陽緊緊的握了一下她的手。

正在這時,王后的聲音響了起來,“俊陽,快扶聰玲坐下,她受傷了,經不起勞累。”

易俊陽被直呼其名,而且還是不帶姓的那種。

一瞬間,不止是他,就連王亞楠和聶偉龍都不由的一驚。

冰雪聰玲就更加的疑惑不解,甚至驚訝了。

她忍不住轉頭看向當事者,可易俊陽卻像什麼事都沒發生般,微笑的看她,“走吧……”

冰雪聰玲雖有疑問,但還是在易俊陽的攙扶下,走向了原本給他們預留好的位置走了去。

整個過程只有幾秒而已,可冰雪聰玲卻感覺過了幾個世紀那般漫長。

不是因爲她對這樣的氣氛過於緊張,而是因爲在場所有人的目光,全都在她和易俊陽的身上。

就算她沒有看那些人,卻也感覺到了那一道道刺目的光線。

一瞬間,她竟有一種參加鴻門宴的感覺,整個人不由更加緊張了起來,就連呼吸都變的小心謹慎了起來。

“有我在,不用怕。”易俊陽的聲音在她的耳邊響起,同時她也感覺到了來自他手上的力道。

擡頭,對上他關心的目光,冰雪聰玲緊張的情緒,才稍稍的得以緩解。

正在這時,國王的聲音響了起來。

“既然大家都到齊了,那麼……就開飯吧!”

冰雪聰玲轉頭看他,心裏卻在想,把這麼多有着千絲萬縷關係的人叫到一起,該不會只是吃飯這麼簡單吧?!

果然,她的心裏活動還沒開始,便聽到了聶偉龍的聲音。

“陛下……”

“先吃飯,其它的事情,一會兒再說!”

豪門恩怨:嬌妻休想逃 國王的一句話,瞬間將聶偉龍和王亞楠堵在嘴邊的話給掖了回去。

冰雪聰玲看着他們並不怎麼好看的臉色,忍不住轉頭看向易俊陽,而他依然像什麼事都沒發生過般,給她倒着早已醒好的紅酒。

正在這時,王后開口了。

“聰玲,你剛受傷,還是不喝酒的好,我讓下人給你換上飲料,這樣對身體好一些。”

“呃,不用了,謝謝王后。”

“跟我還客氣什麼?!”王后說完,不等冰雪聰玲開口,便轉身跟下人吩咐了一下。

很快,一杯鮮榨果汁放到了冰雪聰玲的面前。

攀上嬌美人妻 “聰玲啊,這些天你受委屈了,沒嚇着吧?”王后依然一臉關心的看着她。

此刻,雖然每個人面前都有各種食物,但誰都無心吃飯。

所以,在王后開口詢問冰雪聰玲的時候,其它人的目光再次全都落到了冰雪聰玲的身上。

除了聶義天。

整個過程,他一直都是低着頭的,臉色更是差的要命。

沒有人知道,他的內心世界是怎樣的,更沒人注意到,這個曾經被皇室一再看重的男人,此刻被冷落是個怎樣的感受。

“謝謝王后關心。”冰雪聰玲大方的笑了笑,心裏迅速的衡量了一下,但還是說了出來,“這些天,我確實被嚇壞了。我曾一度認爲,我可能會就此從這個世界上消失了。”

一聽這話,在場所有人的臉色都不由的一僵,尤其是聶偉龍。

雖然他在努力的剋制着自己的情緒,可當聽到冰雪聰玲這句話的時候,不由的跳了起來,“冰雪聰玲,你說話給我小心點,什麼叫從世界上消失啊?!你憑良心說,我有傷害你嗎?!有嗎?!”


“聶偉龍!”國王皺眉看他,聲音裏充滿了不悅。

之前,若說他還給聶偉龍一些面子,是因爲聶氏集團足夠強大的話,那麼現在,他已經無所顧忌了。

因爲現在,有比聶偉龍更厲害,掌控的局面更大的人。

那個人就是易俊陽。

一個可以將聶氏和冰雪集團雙雙掌控的人,他一定非比尋常。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