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風御野有時候是對她不錯,但他發起脾氣的時候也真的很恐怖。

她根本摸不透他的情緒,一個不高興,踩她猶如在踩一隻螞蟻。

她只想有一份穩定的工作,平靜的生活,好像這點奢望就是那麼的難。

~~~~~~

幾乎是*未眠,第二天,雲熙不僅頭疼還頭暈流鼻涕了。

吃過藥,她還是正常去上班了。

對於以後的生活,她昨晚很仔細地想過了,她不會再回風御野家了,他們離婚也是遲早的事。

利用午休時間,雲熙去找房子了。

厲爵已經簽好文件了,白天宇也把它收走了,但他還沒離開。

他的薄脣微翹,痞痞地盯着厲爵。

老闆讓他派人去跟蹤一個女人實屬第一次,難不成他是認真的?

白天宇緊盯着厲爵的眼神突然多了幾分興味,“爵少,據回報雲小姐今天中午去找房子了。”

剎那間,厲爵的犀利眼神一瞬一瞬地緊盯着白天宇,“難道還要我教你嗎?”

“我懂,只不過是向你報備一聲。”

“你跟了我那麼久,你懂的,我只要結果。”

“對了,我聽總祕書說何小姐找了你很多次了,要不要今晚替你們約燭光晚餐?還需不需要訂花?上次被攪掉的興致,還要不要繼續?”

厲爵冷冷地對白天宇翻了個白眼,“我看你最近是閒得悶了,我正想投資一部人與猛獸的電影,要不你負責帶隊去非洲拍攝吧。我想,如果是白特助親自拍攝的獅子、老虎……肯定有很多粉絲爲你瘋狂的。嗯哼,你要不要去試試?我包你紅,比何念念還要紅!”

瞬間,白天宇的微笑變得死硬,他在心裏咒罵厲爵真陰險,真狠!

他不過是多嘴調侃了他幾句而已,他卻要把他丟去非洲陪獅子和老虎,他的口吻雖然輕緩,但是,絕對不像是隨便說說的。

看來,那個雲小姐目前很上他的心喲!

“爵少真會開玩笑,呵呵呵……讓我去拍獅子和老虎只會嚇跑粉絲,我還是呆在你身邊替你分擔事務吧。我懂了,京都大酒店a區2808房絕對不會再讓別的女人進來。爵少最近很忙,誰也不約。我現在還有事忙,先出去了。”

微撩一下眼皮子,厲爵挑了根菸叼在嘴邊,點燃後抽了起來,他沒有跟白天宇搭訕。

還好,他識趣滾出去了,要不然他真給他一點顏色瞧瞧。

他不喜歡別人窺探他的真實情緒,更不容許別人挑釁他。

那個女人的確引起了他的興趣,他從來沒有這麼耐心去等過一個女人,換作是以前,他不可能到現在還不下手。

那天晚上他就那樣放了她,莫名的,厲爵後悔了。

雲熙,他勢在必奪,他根本不把風御野放在眼裏。

只要他想,他還沒有得不到的東西。

清穿之四爺側福晉 ~~~~~~

剛下班,雲熙就接到了中介的電話,據說有一間單房要出租。

雲熙讓中介那邊先幫她留一下,她立即過去看房。

科技之門 很順利,租金什麼的都在她的理想範圍,雲熙看完房子之後就定下來了。

簡單佈置了一下小窩,她搬進來住了,開始她的新生活。

關於離婚的事,她並不是堵氣跟風御野隨便說說的,她有仔細想過了才做出的決定。

他們真的不合適,或許吧,大家想法都不一樣。

她也無法釋懷風御野一次又一次讓她丟了工作。

那天晚上,她不過是不小心摔壞了他的音樂盒,他卻衝着她大發脾氣,他還把她趕了出來,他這是有多不順眼她啊!

風御野平時很少抽菸的,只是在心煩的時候會抽上幾根,聞着香菸的味道,心情慢慢平復。

可是,自雲熙拒絕他碰她那晚之後,他一天抽一包煙也是正常的,他辦公桌的菸灰缸總是堆滿菸蒂。

早上剛做完清潔,如今,他又深陷在一片繚繞的煙霧中。

風御野的臉木然冷峻,深邃的眼眸也眯了起來,眉心緊鎖。

時不時地,他吸一口煙,然後又傾吐出一團煙霧,可是,總帶不走他心裏的鬱悶。

他難以想象雲熙如果真的劃破了額頭那會是什麼樣子,他當時也只有一個念頭,他不允許她弄壞自己那張絕美的容顏。

他沒有猶豫,他趕緊抓住那塊玻璃碎片阻止她。

莫名的,他心裏彷彿是空了一塊似的,只覺得無限淒涼!

風御野自嘲地笑了笑,他是不甘心被甩嗎?還是強大的自尊心作怪?

他很不明白自己這種情緒。

他對雲熙明明是厭惡的,他也有要報復她的念頭,他當初也是想着利用她握緊御品飲食集團的繼承權的,更或者他也有想過要利用她去忘掉顧惜若,甚至是想拿她來氣顧惜若當年背叛他的後果。

她主動提離婚,他應該高興的,可是,他就是高興不起來。

他的思緒雜亂無章,他理不出正確方向。

突然,通往祕書室的內線電話響了起來。

“總裁,有位靳律師要見你,要不要請他上來?”

“讓他上來吧。”

~~~~~~

“風總,你好,這是我的名片。”

靳律師遞來的名片,風御野不屑地掃瞄了一眼,隨即,他很不客氣地丟進了垃圾桶裏。

“誰讓你來的?”

“我是雲小姐的委託律師,我是代表她來跟你談離婚協議的。我的當事人願意淨身出戶,只要你同意,我可以聯繫美國那邊的律師替你們把意願呈交法庭宣判。”

“我有跟你說過我要離婚嗎?”風御野的表情很是冷漠,幽深的眼眸冷得彷彿要射穿靳律師。

小女人越來越大膽了,不是嘴上說要跟他離婚而已,還找了律師來跟他談。


不把他放在眼裏,惹怒他的後果很嚴重!

“我當事人已經表態了,既然不能和解,那我們只有法庭見了。”

“滾!以後別讓我看見你,否則,後果自負!風太太的離婚案,我看有誰敢代理的。”風御野冷峻的眼神剎那間如霜雪般寒冷,神情陰沉,他的口吻充滿霸道十足的威脅。

“風總,抱歉,我並不是有意得罪,這只是我的工作。”靳律師微微欠了欠身,他走了。

倘若說不怕風御野那倒是假的,如果他不來,他也怕厲爵,總之,他攤上這事他也提心吊膽。

誰讓風太太找上的人是他,他不能不走這一趟。

額頭上的青筋暴突,牙齒咬得格格作響,突地,風御野站起來一甩,他辦公桌的文件、筆記本、電話……全部應聲摔在地上,一片狼藉。

聞聲進來的祕書也被他嚇得一愣一愣的,不敢多管閒事,更不敢靠近他。

總裁發這麼大的火她實屬第一次見,也是第一次覺得他這麼可怕的。

手指攥緊,怒不可抑的拳頭抖動着,風御野包紮過的那隻手一瞬間就把白紗布染紅了。

是很痛,可是,沒有他心裏像是被人捅了一刀那樣難受。

雲熙想離婚,他絕不許!

~~~~~~

顧惜若回到工作室,負責清潔的阿姨以及她工作室聘請的老師,個個都恭喜她。

就連學員也恭喜她,她真的很納悶,完全不知道怎麼回事。

她想親自上舞蹈課,其他學員都讓她悠着點,千萬別動了胎氣。

“什麼?我懷孕了?”顧惜若非常震驚,她純潔象徵的那塊膜還在,她怎麼可能懷孕?

她一個人能生孩子嗎?風耀揚根本沒有碰過她。

爲什麼所有人都恭喜她,爲什麼都說她懷孕了?

“顧老師,我們明白的,你小心點吧,還是讓別的老師來教。”之前都傳過婚訊了,大家都有親眼見過他們出雙入對的,顧老師懷的肯定是御品飲食集團董事長風耀揚的骨肉,倘若有閃失,她們可負責不起。

大家一致說她懷孕了,恐怕這事不是空穴來風,帶着滿腦子疑問,顧惜若回了辦公室,當即,她翻開今天還沒看的報紙。

娛樂版的頭條就是她和風耀揚,還配一張她疑似孕味十足的圖,還特意顯示了她在穿平底鞋,裙子也很寬鬆。

瞬間,顧惜若明白了。

不會平白無故說她懷孕,因爲這消息是風耀揚自己讓媒體寫的。

爲了風御野,爲了斷掉他們的情根,他黑她可真夠下足本的。

風耀揚,你一定會遭天遣的!

對於風耀揚,顧惜若不知道有多恨,恐怕她這輩子都不會原諒他。

她的命運,她的生存,就是拜他所賜,再負上自己的幸福。

一品暖婚 下意識的手攥緊,不算長的指甲深深戳進她手心裏。

痛,顧惜若早在兒時就忘記了。

她現在還能活着,她還要感謝他呢,可是,她還是要讓風耀揚不好過。

很好,這才是開始,風耀揚,你等着接招吧!

~~~~~~

御品飲食集團的門口有不少媒體守着,他們沒有等到當事人風耀揚的出現,卻等到了風御野的出現。

立即,他們都圍了上去。

“御少,對於你即將有一個弟弟或者妹妹,你有什麼看法?”

“御少,倘若董事長再婚,新任風太太母憑子貴,你在御品飲食集團的地位會不會動搖?”

“御少,透露一下董事長的婚訊唄,幾時舉行?”

“……”

瞬間,各種八卦都吐向了風御野,他的表情沒有情緒起伏,他也不做迴應。

在御品飲食集團安保的幫助下,風御野和權賀龍的車才得以駛離現場。

突然,風御野的手機響了起來,他知道是顧惜若找他,他把電話接了起來。

“你想跟我說什麼?”風御野的聲音冷冰冰的,沒有一絲溫度。

“御,你看到今天的報道了吧,是媒體亂寫的,我跟他是清白的,你要相信我。”

“顧惜若,你真的很好笑。我不是你什麼人,所以,你根本不用跟我解釋什麼。你的事情與我無關,請你自重!”

“御,你不相信我說的嗎?我可以跟你保證的,我跟風耀揚沒有關係,他不是我的男人,我的第一次還在。”

風御野自嘲地扯了扯嘴角,輕笑出聲:“風太太,恭喜你!其實,我多一個弟弟或者妹妹也沒有關係,人丁興旺對風家是好事。抱歉,我現在很忙,掛了。”

“風御野……”真的,風御野掛線了,顧惜若聽不見他的聲音了。

對呀,她現在真的成了笑話了,前兩天她才跟風御野表白的,她跟他說還愛着他,他才是她的唯一。

現在呢,卻傳出她懷了別的男人的孩子,她情何以堪,她之前跟風御野的表明僅不都成了虛僞的諾言。

風耀揚這個辦法真的很管用,風御野不願意理她了。

對於他,她恨之入骨,她沒有一天不希望他早點死的。

“風耀揚,咱們走着瞧,我一定弄得你生不如死!”

顧惜若的面容極是猙獰,神情陰沉沉的,雙眸迸發着濃濃的恨意。

~~~~~~

雲熙匆匆趕到星巴克,她一眼就看見臉色蒼白的顧惜若,她朝她走了過去。

看到她還喝咖啡,她猛地一怔。

“惜若,你怎麼了?你現在喝咖啡不太好吧,我讓服務員給你換一杯檸檬水。”

聞言,顧惜若澀澀地扯了扯嘴角,“雲熙,你也跟他們一樣以爲我懷孕了吧?如果我說沒有,你相信我嗎?”

好看的黛眉微蹙,雲熙怔了一下,她有點愕然。

“我沒有懷孕,媒體亂寫的。”顧惜若定定望着雲熙,她的口吻很認真,就連神情也是。

“哦……”雲熙點了點頭,一時之間,她也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我心情不好,不好意思又打擾到你了。”

“沒事,現在是午休時間,我有空的。”

“我被他誤會了,以爲我真的是拜金女,玩弄他的感情。”

“你先別難過,往好處多想想。我相信你不是那種人,他也會理解你的。”

“我真的很愛他,我不能失去他,不管哪個女人,我都不許從我身邊把他搶走。”

雲熙眨了眨眼,她的腦海裏不自覺地浮現公公那張嚴肅的臉,他不像是花心的人吧?

再說了,顧惜若年輕又漂亮,跟他在一起,他應該好好珍惜才對的。

不過,人家感情的事,也不是外人能摻和進去的。

“惜若,你不要胡思亂想了,說不定事情並不是你想的那樣呢。”

“我發現他對一個女人蠻好的,我怕他會對她動了真情。雲熙,你說我該怎麼辦?”顧惜若一瞬一瞬地緊盯着雲熙,她眸底隱藏着一絲狡黠的光芒。

“只要你是誠心誠意的,我想他不會感覺不到你的愛的。惜若,你也別想太多了,他是成熟的男人了,懂分寸的了。如果他不懂珍惜你,那他太沒有福分了。”

噗哧……顧惜若笑了,“雲熙,謝謝你肯來陪我聊聊,要不然我真的鬱悶死了。沒跟你說這些之前,我心裏真的很亂,有你這個朋友真好!”

“呵……我也沒幫上什麼忙呀,你不用謝我。”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