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愛你們,你們的支持就是貓貓努力碼字的動力喲! 慕容宸聞言恩了一聲,轉過頭看了那孩子一眼後,突然想起夏宜霜這次是早產,便是問道:“小蝶,本王聽說霜兒這次是早產。之前不是都照顧得很好嗎?怎麼會出現這種事?”

小蝶聽慕容宸問起這件事,眼淚再次落了下來,十分委屈地看向慕容宸。

“回王爺的話今日之前我們確實都有小心保護着小主的,但是今日王妃給了小主一塊糕點之後,小主不過吃了之後沒多久便發生了這件事。”目光隨即便看向夏宜雪,滿是恨意。

慕容宸聽小蝶這麼一說,將頭轉過去看着夏宜雪,眸子裏也帶了幾分狠戾。

“王妃,小蝶說的可是真的?!”

夏宜雪被慕容宸這麼一喝,連忙跪在了地上,一副自己是被冤枉的神情,那眼淚也跟不要錢似的直接涌了出來。

“王爺,妾身冤枉啊,妾身今日確實是給了妹妹一塊糕點沒錯,但是妾身自己也是吃了一塊,而且那糕點是妹妹自己帶去的,妾身哪裏有什麼機會對妹妹不利啊?!更何況霜兒是妾身這世上唯一的血親了,這血濃於水,妾身又怎麼會對自己的妹妹不利呢?”

一番話說得在情在理,直接將責任推到了夏宜冰這邊。心中卻是不住暗歎幸好自己當初是將催產藥置於自己的掌心而不是直接灑在了那糕點上。

慕容宸聽完夏宜雪的一席話,雖是並不完全相信夏宜雪的說辭,但是又沒有半點證據。更何況她們姐妹相爭一事他從來都不打算插手,更是不會管的,最終只是皺了皺眉頭一言不發。

小蝶哪裏知道夏宜雪竟是早就做好了準備,如今自己沒有半點證據也是拿他沒有辦法,但心中卻是極其清楚,夏宜霜會早產都是夏宜雪害得。於是只能用自己的眼睛狠狠的盯着夏宜雪,好像她那樣盯着夏宜雪,就能爲夏宜霜報仇一般。

夏宜雪看見小蝶的那個眼神,慢慢將自己的目光移開了,心中卻是盤算着要怎麼下手才能將小蝶除去。

“本王妃看小蝶天天都跟霜兒妹妹在一起,莫不是你在糕點裏下了毒,反而想過來誣陷給本王妃不成?”

小蝶聽夏宜雪竟是將責任推給了自

己,面上一白,“你血口噴人,小蝶爲何要加害小主,當初若不是小主小蝶早就死了!小蝶是這天下最不會傷害小主的人!”

夏宜雪卻是發出了一聲冷笑,走到夏宜霜的身邊,將夏宜霜的手拿了起來,瞥了眼上面的掐痕道:“哦,那這些難不成不是你做的?!你口口聲聲說你這天下最不會傷害霜兒的人?那霜兒這手上的掐痕你又怎麼解釋?難不成這也是爲了霜兒妹妹好?!”說着好像自己真的抓住了小蝶的把柄一般,聲音也越發激昂。

小蝶看着夏宜霜手上的掐痕,眼中閃過一絲心痛,將一雙眸子看向了慕容宸,卻看見慕容宸正冷冷地看着自己,小蝶剎那間便明白過來,她的生死在這一刻就註定了下來。

好像已經失望了一般,小蝶轉過身衝着躺在牀上的夏宜霜跪了下去,頭隨即重重地磕在了地上,聲音沉悶的可怕。

“小主,小蝶沒有辦法在照顧你了。”

慕容宸看了小蝶一眼,沒有半點的表情,隨意的揮了揮袖子,說出的話卻是判了小蝶的死刑。

“這樣謀害主子的賤婢,拉出去杖斃了吧。”

夏宜霜聽見自己屋子裏的喧鬧聲卻是醒了過來,看見小蝶要被人拉了出去,頓時一慌,猛地抓住了夏宜雪的手將自己撐了上來,夏宜雪卻順勢摔在地上去了。

“慢着!誰準你們這麼對小蝶的!給我放開小蝶!”聲音淒厲,臉色蒼白如鬼。

慕容宸見夏宜霜起來了,連忙坐過去將夏宜霜摟在了懷中。“小蝶就是那個害你早產的人,你看你手上都被她掐傷了。放心,本王會爲你找一個合適的侍女的。”

夏宜霜聞言看了眼自己手上的掐痕,想起之前小蝶讓她不要睡的情景,突然落下淚來,襯着她那一張蒼白的臉真是好生惹人憐惜。

“王爺,請你放了小蝶吧,小蝶並不是有意傷害我了,她只是怕妾身睡過去了就再也醒不過來了,只能用這樣的方式以免妾身睡過去了。若不是小蝶這般讓妾身撐到了大夫來,妾身哪裏還有機會看見王爺和我們的孩子。”

小蝶聽見夏宜霜爲自己辯解,眼淚也大滴地滾落了出來,口中不

停呢喃着小主二字。

夏宜雪從地上爬起來看着夏宜霜和小蝶一副主僕情深的樣子,便是不由得帶了幾分怒意,說話也有些不饒人。

“照妹妹這麼說,是不是真覺得是姐姐我下的毒了,妹妹可別忘了那糕點我也是吃了一塊的!”

夏宜霜又怎麼不知道夏宜雪話中的意思呢,也知道自己沒有證據不能跟夏宜雪硬來,只能扯開嘴角一笑:“妹妹可從來沒有這樣覺得過,只是姐姐自己要去對號入座罷了。”話表面上雖是解開了夏宜雪的嫌疑,卻也字字在說這件事多半是夏宜雪搞的鬼。

慕容宸本就知道小蝶和這件事定是沒有關係,但是在這種沒有證據的情況下自然是必須找一個人爲這整件事負責,但是看見夏宜霜這般當仁不讓的樣子,就算再蠢也知道小蝶在夏宜霜心中的地位了。雖是無奈,慕容宸也是看了那侍衛一眼,示意他放了小蝶。

小蝶得了自己幾步跑到夏宜霜身邊,看着夏宜霜那被自己掐得青青紫紫的手哭得梨花帶雨。

“小主,你的手沒事吧?都是奴婢的錯,奴婢應該想別的辦法的。”

夏宜霜拍了拍小蝶的頭,笑得十分安詳,那模樣即使是慕容宸也有些着迷了,“沒事的,我不會怪你的,快起來吧,你今天也忙了一天了,不然明天誰來伺候我?”小蝶聞言哭得更是厲害,卻還是聽了夏宜霜的安排從地上站了出了屋子。

也許是喜歡極了方纔那幅樣子的夏宜霜,慕容宸將夏宜霜的手輕輕地握住,聲音也比平日放軟了許多。

“霜兒今日爲本王生下一子,怎麼能再做妾室,從明日起霜兒便是平妃,和你姐姐平起平坐的平妃。”

夏宜霜聞言臉上便是盛開了笑意,眼淚也跟着落了下來,之前便知道自己只要生下一隻就有可能擺脫小妾的身份,卻沒有想過竟是可以和夏宜雪平起平坐,心中也是十分激動。

“妾身謝謝王爺。”

夏宜雪見夏宜霜竟是憑着一個孩子攀上了高枝,也只能在心中暗恨,面上依舊是一副好姐姐的模樣。

“妹妹如今也是王爺的妃子了,姐姐真是替妹妹高興啊!”

(本章完) 這還是蘇遇暖從英國回來之後,兩家人首次聚在一起用餐。

這樣的場景,要是歐龍在的話,一定會更好吧,父親的離世讓蘇遇暖心中很是遺憾與內疚。

宴會上,胡明雅跟林穎聊得很是開心,兩個孩子總算走到了一起,她們兩個甚至約好要一起去爲蘇遇暖遍尋良方,一定要治好她的病。

之前遲玄的那一頓罵,將胡明雅徹底給罵醒了,她早就該明白的,自己的兒子是再也無法離開蘇遇暖的了。

歐晴興奮地跟蘇遇暖碰碰杯,“姐,我問你一個問題啊。”

蘇遇暖微微抿了一口,笑意濃濃地說:“你問吧,只要不是很奇怪的問題,我一定回答。”

“不是什麼奇怪的問題,就是我好奇,這結婚紀念日的話,到底是以領證的日期爲準,還是以舉辦婚禮的日期爲準啊?”這個問題其實困擾了歐晴很久,現在問出來也是爲她自己的以後做準備嘛。

可是這個問題也難住了蘇遇暖,她摸摸自己的額頭,不確定地說:“可能是領證爲主吧,畢竟是正式結爲夫妻。”

“那婚禮不也一樣嗎?告訴所有人你們都結婚了,這不同樣是值得紀念的?”歐晴還是想不明白。

聽到兩人的對話,遲玄甚是無語,“反正不管過哪一個節日你們都會有意見,還好我是打算兩個都當做紀念日。”

蘇遇暖詫異地看着他,“過兩個?爲什麼要過兩個?你記得住嗎?”反正她是記不住,她對記這些東西天生沒有太強大的本領。

拿起桌上的手機,在蘇遇暖眼前晃了晃,遲玄鄙視地說道:“我不記得這不是還有手機嗎?它一定會盡職盡責地提醒我的。”

他一說完,歐巖開始鄙視地看着他,“如果我是你的話,我絕對不會這樣說。”這樣說太沒誠意了。

意識到自己好像說錯話了,遲玄一愣,隨即開始裝醉起來,“哎呀,我的頭怎麼這麼暈,看來是喝多了。”

“喝多了?剛剛說話不還是挺利索的嘛,怎麼瞬間就喝多了。”蘇遇暖不解地看着遲玄。

不得不說,遲玄的演技還真是精湛,蘇遇暖的智商太過低下,這都沒看出來遲玄是裝的。

歐巖與歐晴識相地沒有戳穿,假裝看不見,一個夾菜吃飯,一個仰頭喝悶酒。

遲玄轉而趴在蘇遇暖身上,“可憐兮兮”地說:“怎麼辦,老婆,我現在好暈,你扶我去上面的房間休息一下吧?”

喝醉酒的人也可以這麼清晰地表達自己的意願?蘇遇暖對此不得不表示懷疑,端起面前的水杯,笑眯眯地說:“喝醉了?其實我有一個很好的醒酒辦法,可以瞬間醒過來。”

“哎呀,好暈……好難受……”遲玄假裝自己聽不見,繼續耍無賴。

在衆人的示意下,蘇遇暖揚起手中的水杯,“看來我必須得驗證一下這個方法是不是真的了,感冒了別怪我哦。”

不就是被潑水嗎?多大一點事情,遲玄才不會在意,所以他仍然在裝睡。

難道真是醉了?蘇遇暖有些遲疑,這時歐巖開腔了,“我記得遲玄好像有一個外號叫做千杯不醉來着,難道現在退化了?”

“我聽說一般男人在說錯話想逃過老婆懲罰的時候,通常會找各種理由的。”歐晴也適時地在旁邊添加了一句。

一個大舅子,一個小姨子,很好,遲玄是記下了,等他今晚搞定了蘇遇暖,改天再來跟歐巖算賬。

被她們這兩人一提醒,蘇遇暖瞬間反應過來了,暗歎自己差點又被遲玄給騙過去,剛想將水杯裏的水倒在他臉上,忽然,她有了另一個主意。

玻璃水杯忽然間摔在地上,所有人都被嚇了一跳,然後就看見蘇遇暖痛苦地捂着自己頭。

“小暖!你怎麼了!是不是頭又痛了?”歐巖是除了遲玄之外,最清楚蘇遇暖身體的人,現在看到蘇遇暖這幅表情,當即因爲她又犯病了。

蘇遇暖擺着手,咬着牙說:“我沒事,不用擔心……”可是話音剛落,她便痛得叫出了聲。

都到這份上了,遲玄再也裝不下去了,立即睜開雙眼,心急如焚地看着蘇遇暖,“疼得很厲害是不是?我馬上送你去醫院。”

“你喝醉了,不可以開車。”蘇遇暖擔心遲玄會出事,所以不讓他送自己去醫院。

“這點酒根本就不會有事情,現在你最重要!”遲玄二話不說將蘇遇暖抱了起來,衆人圍上來,心急火燎地要將蘇遇暖送去醫院。

這個陣仗好像鬧得有點大,只想着懲罰遲玄了,卻忽視了其他人的感受,再裝下去只會更糟糕,於是蘇遇暖立即“清醒”了過來。

“不用了,好像不疼了。”蘇遇暖“虛弱”地說道。

遲玄狐疑地看着她,就算不疼了,還是送去醫院檢查一下比較好,所以並沒有鬆開蘇遇暖,“老婆,我們還是去醫院做一下檢查比較好。”

看來是真的嚇到遲玄了,蘇遇暖心中涌上一股愧疚,“我真的沒事了,不想去醫院,你放我下來吧。”

一見她這幅神情,遲玄便什麼都明白了,這個笨女人,爲了逼自己現行,居然用上了這樣的辦法。“那我帶你上去休息。”

跟家人說了一聲,遲玄便抱着蘇遇暖去了酒店上面的總統套房。

將蘇遇暖輕輕放在大牀上,生怕會因爲動作過猛就傷害到她。“舒服多了吧?”

蘇遇暖臉紅地點點頭,“已經沒事了,不用擔心。”

“老婆,我現在發現,你的演技比我的還要好呢。”遲玄躺在她身邊,玩味地看着她。

原來他也發現了,蘇遇暖的臉更加紅了,“什麼演技?我怎麼聽不懂。”

“笨女人。”遲玄笑着將她擁入懷中,柔聲說道,“以後怎麼懲罰我都可以,就是不許再用裝病這一套,剛剛都快嚇死我了。”

要不是知道自己做錯了,蘇遇暖也不會那麼快就認輸,“我知道了,誰叫你爲了躲避懲罰就裝醉的。”

“那現在,我沒醉,你也沒事,那你說說,想怎麼懲罰我?”遲玄一臉的壞笑,眼裏寫滿了不正經。

蘇遇暖不好意思地推開他,佯裝動怒地說道:“成天沒個正經念頭,今天你去睡客廳的沙發吧。”說完便扔了一個枕頭給他,自己翻身縮進被窩裏,準備睡覺。

其實遲玄也很想睡覺來着,但是現在怎麼可能睡得着,“老婆,你看看外面,太陽都還沒有下山,你就叫我睡覺?好像有點困難?”

本來就只是找的一耳光藉口,蘇遇暖睜開眼,正好看到窗外明媚的陽光,這才剛剛進入下午,怎麼可能睡得着。

“那……睡午覺不行啊?今天都沒有睡午覺,困死了。”蘇遇暖打了一個哈欠,重新躺會被窩裏,閉上眼睛假寐。

遲玄無奈地搖搖頭,午睡就午睡吧,反正他是不會一個人去客廳睡的,於是他放好枕頭中之後,也在蘇遇暖身邊躺了下來。

伸手環住蘇遇暖的腰,被她拍了一巴掌,“不是讓你去客廳嗎?”

“沒有你,我睡不着。”這是一句實話,在蘇遇暖離開的兩百多天裏,他沒有一天是好好睡過覺的。

聽到他的這句話,蘇遇暖覺得很是心疼,眼淚都差點被逼出來,但是忍住了,“傻瓜!那就好好睡!”

那一段過往,絕不是一個人心中的痛,而是他們兩個人心**同的痛,分開的那些日日夜夜,有多少次是真正心甘情願睡着過的。

只要想到彼此,就再也無法安然入睡,更別說酣眠了。

“老婆,所幸,都過去了。”遲玄吻着她的後背,無比的溫柔。

蘇遇暖翻身過來,對上他的視線,朦朧着雙眼,哽咽地說道:“我好怕,這又是我的一個夢境,一覺醒來,我還是在那個牢籠裏面。”

感覺到她的不安,遲玄連忙摟住她,“別怕,你現在感受到了嗎?我就在你身邊,一直就在你身邊,從來沒有離開過。”

“我知道,我感受到了,有你在身邊,我就不怕了。”他的懷抱就是自己想要擁抱的世界,他的懷抱就是自己想要停靠的港灣。

心疼地吻着她的髮絲,每一次看到蘇遇暖被過去那段噩夢所纏繞,他都恨不得衝到英國去,將那個可惡的男人狠狠教訓一頓才好。

“不要害怕了,你現在要試着去相信,我會一直陪在你身邊。”遲玄的聲音帶着蠱惑,讓蘇遇暖不由自主地點頭。

苦盡甘來,希望那些所受的苦已經是全部,她跟遲玄之間錯過了太多,她想用一輩子的時間來彌補。

但是生活從來就不會走向終點,一個故事的結束,不過是另一個故事的開端,誰都無法預料未來會發生的什麼事情。

蘇遇暖想,如果今後還會面臨什麼苦難,她說什麼都不會放開遲玄的手,除非遲玄確確實實不再需要她了。

在舉辦婚禮之前,遲玄決定帶蘇遇暖出去玩一下,放鬆一下心情。 站在原地,平姐冷笑着摸出手機打給了韓振宇:“韓振宇,別說我沒通知你,慕一一已經離開佛羅倫薩了。”

平淡的這輩 那邊先是一陣沉默,隨即便是韓振宇氣急的低吼聲:“黎宛平,你在說什麼?北堂武的骨灰都還在這裏,丫頭怎麼可能自己離開?你在哪裏?你對她做了什麼?說啊!”

聽到電話那頭氣急敗壞的聲音,平姐的嘴角勾起一抹冷冷的笑意。

“韓振宇,慕一一真的走了,我送她走的。你也趕緊離開吧,不然就乖乖等暗夜的那些殺手過來,這可是暗夜的地盤。你不能呆的太久了!”

“她去哪裏了?你把她弄到哪裏去了?黎宛平,你找死嗎?快說,丫頭在哪裏?”韓振宇在電話那頭惡狠狠的問。

他的直覺告訴他,慕一一肯定是出什麼事了,頓時心急如焚。

他早就知道這個黎宛平不是省油的燈,可也沒想到她會對慕一一動手。

“韓振宇,如今這世上,只有我知道她在哪裏?可我敢保證,她不會死!”平姐微眯着眼眸,看着遠方。

調教老闆娘 對,慕一一不會死,只會生不如死。

那算是幫她的親生父母償還一些過去的舊賬。

聞言,韓振宇惡狠狠地吼了一句,“你就不怕我去找你女兒的麻煩嗎?”

“你不敢,而且誰會信你啊?現在,北堂武死了,慕一一消失了,你又找不到我,連個DNA鑑定都沒法做吧?”平姐哈哈的笑了起來,聲音尖利,“我是爲你好,才告訴你的。不然,你在這座城市瞎晃盪的話,保不準哪天就死在暗夜的手上了。”

韓振宇狂躁的罵了聲:“媽-的,別讓我找到你,否則我一槍崩了你。”

“快走吧!”平姐平靜的說,“別在我身上耗力氣了,這個祕密,我會帶進墳墓裏去。”

說完,平姐掛掉了電話。

她面色平靜地穿過街巷,走進了一家小旅館,期間手機鈴音一直響,她也一直置若罔聞,不去接聽。

上了樓,拿出房卡打開自己預定好的房間,平姐坐在牀-上,神情茫然,大腦一片空白。

足足坐了兩個小時後,估計着路易的船已經出發離開意大利而去了,她才拿起手機撥了個號碼。

電話接通後,她淡淡的說:“夫人,請你照顧好我家小姐,我已經跟她說了,我要回中國鄉下了。以後,她會忘了我這個人的。”

大概,秦林茵永遠都不會知道自己的真實身份了。也好,塵歸塵,土歸土,屬於她的一切就這麼結束,而她女兒新的人生纔剛開始。

接着,她又報出了小旅館的地址:“我會在這裏等你的人過來收屍,埋哪裏都好!先謝謝了!還有,那個慕一一已經跟她的舊情-人一起離開意大利了,我親眼看見的。”

掛掉電話,她把手機拆開,取出卡折斷了。

她敢打賭,現在韓振宇已經着急的想要趕快離開意大利了。

她把手伸進衣服口袋裏,摸出一個小紙袋,從裏面取出藥丸送進嘴裏,就這麼乾嚥了下去。 她望着傅景遇,偏偏傅景遇不躲不閃,保持着這個無比尷尬的距離,坦然地望着她。

她更尷尬了!

望着他,連呼吸都不敢用力,只是張大眼睛望着傅景遇。

“睡吧!”傅景遇幾乎是貼着她的臉在說話。

葉繁星道:“我睡不着。”

他這樣,她怎麼睡啊!

她都快緊張死了好嗎?

傅景遇揚了揚脣:“不是你讓我來陪你的嗎?”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