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登機時間到了,穆井橙拉着小澤找到了他們的位置。

他們是位置是靠窗的三個之中的兩個,穆井橙將行李箱放好之後,讓小澤坐在了裏面靠窗的位置,而她則坐到了小澤的邊上。最新最快更新

“小澤,繫好安全帶!”穆井橙伸手將兒子的安全帶繫好之後,目光落到他手裏的變形金剛上,看着他馬上就要完成的樣子,忍不住誇獎道,“哇,小澤好棒啊,馬上就要成功了!”

小澤卻略顯嫌棄的看她一眼道,“我正在復原!”

“哦……”穆井橙兩頰滴汗的點了下頭。

正在這時,她突然感覺身側的座椅沉了一下,一個人坐了下來,與此同時小澤的聲音也響了起來,“叔叔?”

穆井橙訝異的轉頭看……

當看到那個熟悉的面孔就坐在自己的身邊時,一瞬間原本淡然無趣的神情突然變的僵硬了起來,“你?怎麼會這兒?”

區少辰轉頭淡漠的看向驚訝不已的女人,脣角微揚,卻並未理會穆井橙,而是越過她,看向小澤,聲音和藹的道,“小澤,你好!”

穆井橙愣了一下,卻條件反射的將小澤抱在懷裏,並擋在他們中間,“區少辰,你幹什麼?”

區少辰將目光從小澤的臉上收回,一臉平靜的看着對自己充滿敵意的女人,然後用英語問到,“這位小姐,你認識我?”

穆井橙不由的一愣,瞬間明白他這種態度是緣於何處了。

“區先生!” 龍傳秘寶 穆井橙一本正經的看着對方,心裏雖有怒意,但卻並未表現出來,“我希望你自重!”

“自重?”區少辰雙眼微眯的看着她,“這麼說,穆小姐你認識我了?”

穆井橙知道,如果自己不承認之前的錯誤,後面的話也不可能談的下去,更不可能成功的勸區少辰離自己,以及小澤遠一些。

“好吧!之前說你認錯人是我的錯!”穆井橙很坦誠的看着對方,“我向你道歉可以了吧?”

區少辰眉頭微揚道,“可以,我接受!”

就在穆井橙以爲,這件事情就這樣過去了的時候,區少辰的聲音卻再次響了起來,“不過……我是不是可以理解爲,你承認自己是區太太了?”

“當然沒有!”

“那我還是認錯人了!”區少辰眉頭微收的嘆了口氣,然後轉頭看向被穆井橙擋在身後的小澤道,“否則的話……你就是我兒子了!”

“我?”小澤指着自己,一臉驚訝。

“區少辰!”穆井橙突然吼了出來,更是將自己原本就纖瘦的身體擋在小澤面前,“你到底想幹什麼?”

“我老婆孩子在面前,你覺得我會幹什麼?”區少辰淡淡的看着她,臉上淡漠的看不出任何的表情。

可他越是這樣,穆井橙的心就越慌。

她知道她不是區少辰的對手,不管是體力上,還是智力上,所以,只能用另一個方法來降服他。

“區少辰,我們之間已經沒有任何關係了!”穆井橙一本正經的看着他,多年來的經歷讓她練就了一身“本領”,不管是情緒管理,還是表情管理,她都可以做到收放自如。此刻,即使她心亂如麻,卻依然可以坦然自若,“你這樣做,難道就不怕你太太傷心嗎?”

“我太太?”區少辰疑惑般的看着她。

“唐曉宙!”穆井橙故意揭他的傷疤,“別忘了,她才是你應該守護的人!”

區少辰望着她的目光微微的滯了一下,然後漸漸的變的暗淡了下來。

看着他將目光從自己的身上收回,穆井橙的心裏竟不由的疼了一下。感覺到唐曉宙對區少辰的殺傷力之後,她會心的笑了一下,可內心深處,卻像被什麼東西狠狠的撞了一下般,悶悶的疼了起來。

也就是從現在開始,區少辰突然間沉默了下來般,再也沒有開過口。

整個過程中,他除了空姐放餐食的時候說過一聲“謝謝”之外,再也沒有說過一個字,而是一直在閉目養神,看起來極度安靜的樣子。

穆井橙中間曾經側臉看過他一眼,他的面孔依然那樣的俊美,但是卻多了一絲憂愁。

這些年來,穆井橙一直避免跟他有地域接觸的可能性,所以一般情況下,有區少辰經常出沒的地方,她死都不會去的。

就連她和小澤生活的地方,她都改在了一個區少辰不可能出現的地方。

可是她做夢也沒有想到,會在巴黎這個地方,與他重逢。

看着他俊逸的面孔,穆井橙突然想起了五年前自己離開時的情形。那個時候的區少辰……或許失落過一段時間,但他應該也很慶幸自己的離開吧?

否則,他和唐曉宙,又怎麼可能那麼理所當然的在一起?

想到這裏,穆井橙的心再次忍不住的疼了起來,她將自己的目光從那個男人的臉上收回,然後轉頭看向已經陷入沉睡的兒子,重重的呼出一口氣,也閉上了雙眼。

她以爲她會睡不着,可卻還是夢到了五年前。

直到飛機降落的廣播響起,她才睜開了雙眼。

而這個時候,她身邊的位置竟然不知道什麼時候變成了空的,而原本坐在那裏的區少辰早已不知去向! 到了醫院之後茹熙就去各種掛號和排隊,一切手續都辦好之後茹熙便陪着彥熙在彩超室外坐在長椅上等着叫號,茹熙陪着彥熙就坐在最後一行的長椅上周圍也沒有坐什麼人,周邊的環境很安靜,然,也就是這份安靜才會顯得這對姐妹的獨處氣氛有些尷尬。ziyouge.com

茹熙都忘記有多久沒有單獨跟彥熙在一起了,更沒有好好的說過話了,這次出了這麼大的事情兩人的關係也很是尷尬,此刻的茹熙都不知道該用怎樣的態度來面對彥熙,彥熙就這麼坐着,雙眸有些緊張的看着前面叫號用的大屏幕,看到她這樣茹熙很主動的伸手去握住了彥熙的手,安慰道:“彥熙,別太緊張了,會沒事的。”

聽到這句話彥熙的心也稍稍的安了一些,只是她依舊沒有開口說話,只是目光慢慢的從屏幕上轉移下面,好似微微的垂下了頭,看到她這樣茹熙緊緊地抿了抿嘴角,還是主動的說道:

“彥熙,真的很對不起,這次都是姐姐不對,當着你的面口口聲聲的說跟南宮辰不可能,讓你對南宮辰燃起了希望,可我卻……不過彥熙,我真的沒有想到那麼多,許是出了赫天翼的事情吧,一下子把我堅硬的外殼敲碎,而南宮辰他……他對我太好,所以我還是沒有管住自己的心。

還是沒有做到當初信誓旦旦說的要非赫天翼不嫁,跟南宮辰永遠不可能的話,其實現在連我自己都把我自己給看輕了,這次你的遭遇還有你的傷害說到底也都是因爲我造成的,真的對不起,這麼多年了,我這個姐姐一點也沒有盡到一個姐姐應盡的義務,彥熙,實話告訴姐姐,你現在心裏怎麼想的?要怎樣你才能徹底的原諒姐姐呢?”

聽到茹熙說的這些話彥熙冷冷的笑了笑,擡眸看向了茹熙,很乾脆的問道:“如果你能讓辰哥哥愛上我我就原諒你,你能做到嗎?”

“我……”這就是彥熙的要求,可是聽到這個要求茹熙當即的心一緊,對於彥熙的這個要求茹熙是怎麼都做不到的,南宮辰這輩子都不會對彥熙起除了妹妹以外的感情,然,如果有一天南宮辰真的會愛上彥熙,那茹熙估計也會瘋掉的,所以對於這個要求茹熙也只能是無能爲力的垂下頭來說不出什麼了。

“做不到吧?”彥熙反問了一句,茹熙的眉頭緊鎖,神色有些不安的慌亂,可看到茹熙這樣表情彥熙也只是淡淡的笑笑,很釋然的說道,“既然做不到就不要再說這些了,其實現在冷靜下來想想,你們都並沒有欠我什麼,愛情本來就是你情我願的,誰也勉強不來,上次辰哥哥也跟我說的很清楚,他就算永遠都追不上你也不會對我動心,是我還在癡人說夢的一意孤行。

說真的,對你的行爲我是很生氣,口口聲聲說不可能不可能,可最後還是揹着我跟他走到了一起,我氣我恨,我甚至都覺得你到底是不是我的親生姐姐,爲什麼要這麼欺騙我這麼羞辱我?可是現在想想我那時的想法竟然是如此的可笑,感情的事誰能說得清呢?愛與不愛,可能與不可能這都是你們之間的事,你對他要怎麼說怎麼做怎麼決定也只是你們兩個的事,你雖是我姐姐,卻也沒有爲了我放棄愛情的義務。

所以我想開了,我是真的想開了,我說過,我死了一次,那個愛南宮辰的童彥熙就已經死了,我現在就感覺像是獲得了重生一樣。

也通過這件事我發現原來我的父母是如此的愛我,原來我的家人會因爲我的出事而都那麼緊張和難過,還有其他的那些人,原來也有人會那麼關心我,雖然這件事對我來說是個災難,但話說回來,也是我歷練的一個過程,也讓我明白了很多事情,明白了哪些人是真正愛我的,哪些人是些過客,哪些人值得珍惜,哪些人需要放棄,也許這件事在我成長道路上會是很重要的一個轉折點吧,所以現在我很釋然,你也不必對我說什麼對不起,誰也沒有對不起我,人生路都是自己選的,也是自己走出來的,誰也沒有主宰我左右我的權利,所以不管這件事結果如何,我真被糟蹋了也好真懷孕了也好,那都是我一失足釀成的錯,我都會坦然面對的。”

聽到彥熙的這番話茹熙說不好是怎樣的心情,好似犯上了一陣苦澀,有一種滋味涌上心頭苦苦的鹹鹹的,一時間也說不出什麼,就是感覺被什麼堵住了胸口一般,很沉悶,還是有一股情緒在壓制着自己,絲毫沒有掙脫的辦法。

隨後茹熙不再說話了彥熙也沒有再開口,此刻兩人都讓沉默代替了所有的表達,直到喊到了童彥熙的號茹熙這才陪着她走了進去。

“您說什麼,醫生,我沒有懷孕?”當給醫生看過之後聽到醫生這麼說的時候茹熙和彥熙幾乎都高興壞了,竟然有些不大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了,情緒更是激動,爲了確定還沒等醫生回答什麼彥熙再次的問道,“醫生,您能確定嗎?我真的沒有懷孕?”

醫生又看了看化驗單很肯定的點點頭:“是,在你的子宮內並沒有發現任何有胎兒的跡象,可以確定你是沒有懷孕。”

“真的?”聽醫生這樣確定了茹熙也是興奮的不得了,慌忙的又問道,“可是最近這些天她一直噁心嘔吐是怎麼回事?”

“是啊,醫生,而且我的經期這次也延後了到現在還沒有來,還有上次您說,我現在的一切症狀都完全符合懷孕的症狀,那這是怎麼回事呢?”

聽到兩人的疑問醫生耐心的解釋道:“醫學上有一種叫假孕,又叫想像妊娠,你或許就是這種情況,是出於自己的主觀想象,當出現閉經時,也會感到噁心、嘔吐、食慾改變等,甚至腹部逐漸地出現脂肪堆積而隆起,但是這並不是懷孕,不過是一種假象。”

聽到這句話兩人不禁都大大的鬆了口氣,這次竟然還被茹熙給誤打誤撞的說中了,聽到這樣彥熙大大的鬆了口氣,說道:“那就好,沒有懷孕就好。”

“我說的這種想象也不過是種假設,現在你的子宮內並沒有發現胎兒,但也有可能會是宮外孕,不過這個概率很小,你若是實在是不放心可以再去做個檢查,但我個人覺得沒有那個必要,基本上可以確診你沒有懷孕,放心吧。”

聽到這話兩姐妹都不禁高興壞了,很是激動的握着醫生的手謝道:“謝謝了,真是謝謝了。”

走出會診室之後彥熙實在是忍不住自己興奮的心情,竟然一下子撲到了茹熙的身上緊緊地抱住了茹熙,很是興奮的說道:“姐,你聽到沒有?醫生說我沒有懷孕,我沒有懷孕。”

面對彥熙的這個舉動茹熙先是愣了一下,之後不由開心的一笑,眼眶都不禁溼潤了,伸出雙手也抱過了彥熙的腰,很是高興的說道:“嗯,真是謝天謝地,看樣子那人說的是真的,那天晚上你們什麼都沒有發生,什麼都沒有發生呢。”

聽到這兒彥熙再次笑了笑,之後放開了茹熙的身子,好似若有所思的說道:“就算我真的沒有懷孕也還是無法百分百的去證明那天晚上什麼事都沒有發生,不過這麼多年對愛情都自欺欺人了,那件事不管真相如何我也要這樣說服自己一次,我要讓這次陰影徹底的過去,我要徹底的走出來,開始我新的生活。”

現在的彥熙滿滿洋溢着笑容,那種笑容帶着一種新生的力量,也帶着很強的感染力和穿透力,不由讓茹熙也深陷其中,然後重重的點點頭:“嗯,彥熙,你能這麼想這麼說真是太好了,姐姐也希望你能早點走出來,如果你真的能走出來讓姐姐做什麼都可以。”

“你還能爲我做什麼啊?爲我去求神拜佛啊?”聽茹熙這麼說彥熙有些開玩笑的一句,一下子又讓茹熙說不出話來了,看到堵得茹熙沒話說彥熙再次哈哈的一笑,說道,“向茹熙,想不到你也有被我說得無言以對的時候。”

這麼長的時間了這是第一次看到彥熙如此開心的笑容,看到這個笑容茹熙忍不住開心的一笑,這會兒只要彥熙高興讓自己擠兌幾句有怎麼樣呢?

“彥熙,我們還是跟以前一樣是不是?我們還是最好的姐妹是不是?”茹熙還是有些犯傻的一句,聽到這句話彥熙微微的一鎖眉問道:“我倒是不想依,但家裏人會願意嗎?爸媽會同意嗎?通過這件事我才知道在這個世上絕對沒有人比父母更愛我,所以我以後要做一個好女兒,絕對不再讓爸媽爲我擔心了!”

彥熙信誓旦旦的這麼說着,聽到這兒茹熙開心笑的嘴巴都要咧到耳朵後面去了,她拉過彥熙的手來高興的說道:“那我們趕緊回家把這個消息告訴爸媽去吧,剛纔媽媽給我打了好多個電話了。”

“嗯,走吧。”彥熙也一笑,兩人像是兒時一樣牽着手便一同走出了醫院。 ☆159 血染紅楓林 黑暗暴力全開·中篇!

末世之無敵集卡系統 那個樑醫生坐在中間,看着把玩着手中幾把雪亮匕首的文晨君,驚恐中強裝鎮定,“你到底想怎樣?”

其實文晨君手裏的說是匕首,不如說是刀,小巧輕薄的,像醫生用的手術刀。

三把薄刀在他手指間嫺熟華麗地輾轉着,如此鋒利,卻絲毫沒有割傷他的手指半分。

又飛轉了一圈後,他倏地握住,手指拭了拭臉頰上的血液,在老中醫面前蹲下笑着說,“很簡單了,有人出一個億買你一條命,所以,我們是來殺你的……

本來僱主出的這個價太低了,不想接的,只是衝着你醫術就順道接下來了。”

將近60多歲的樑醫生大腦嗡了一下,突然擡起頭對他說道,“我可以多給你五千萬,只要你……”

他還沒說完,文晨君就嘖嘖地搖了搖手指,將薄刀放回外套的內袋裏,輕描淡寫地說道,“沒用哦,這是職業道德的問題,收了僱主的錢,我是不會受目標誘惑的。行了,樑醫生,這就是多行不義樹敵太多的下場,你估記把別人害慘了,人家就是傾家蕩產都不想讓你活着呀。”

樑醫生似乎明白了自己的處境,總之就是他以前得罪過的那些病人,如今買殺手來宰他的。

他推了推臉上的眼鏡,老臉上的情緒漸漸平靜下來,問眼前的人,“你如果是殺手的話,青鳳應該知道吧?我認識裏面的人,你若是敢對我下手,他們不會放過你的。”

“沒用!”

文晨君下巴一擡,眼神輕傲,“我就是從那裏出來的,它的紀律我再清楚不過了,不會有人爲你出頭的!”

世界三大殺手組織,c-phoenix(青鳳)、送葬者、雨夜花。

怎知聽到他這話,樑醫生突然一臉驚恐,“你,你,你是白……”

他指着他,手指都在顫抖。

文晨君又蹲了下去,好整以暇地拉了拉他的衣領,臉色陰鷙,平時一臉爽朗笑臉的他,此時眼底突然一抹嗜血之色乍現,“你今天死定了!但你知道我爲什麼現在沒殺你嗎?”

樑醫生茫然地看着他。

他拍了拍他的臉,鄙夷地道,“你做人確實不怎麼樣,但醫術卻令人讚許的,我們今天帶了一名女眷過來,你等會幫她看看,完了再了結你!”

樑醫生這才想起,他一直說的是他們。

難道來的不只是他?……

想着,樑醫生突然冷哼一聲,眯起眼,“想讓我看病,你還殺我?”

聽明白了他的意思,文晨君提起他的衣領道,“老家夥,你可別給我耍花招,知道不?爲了廣大客戶的利益,我們組織最近推出節日大酬賓,隨機贈送,殺一個送兩個,殺兩個送全家!”

在樑醫生漸漸蒼白的臉色中,他低聲提醒,“來之前我們是要做調查的,聽說你兒子意外死亡,如今還剩一個孫女在老伴那裏是吧?”

終於,這個老家夥像是被人抓住了軟肋,一臉呆若死水,動也不敢動了。

文晨君站了起來,將染了血的雙面可穿的外套翻過來穿上,然後又是一身潔白斯文,俊臉上帥氣如初。

他拿出紙巾擦了擦手,“這就對了,等下老實地看病,完事了讓你走個痛快。但你放心,一碼歸一碼,診金醫藥費之類的我們一分也不會少,會如數打到你帳號裏讓你留給你的家人。”

看着滿地的屍體和血,文晨君皺了皺眉,太髒了。

於是,帶着樑醫生換了下間客廳,準備出去喊外面的人時,又回過頭像什麼也沒發生過一樣爽朗笑着對他說,“樑醫生記住了,女士膽子小,等下千萬別亂說話哦。”

……

外面,歐陽薇薇還是一臉氣悶。

唐千夜哄了一會,見哄不好,開始不知所措了,一臉木訥地看着她。

突然,他毫無預兆地走過去將她摟在懷裏,低頭在她額頭上吻了一下,然後,放開,看着她。

歐陽薇薇也愣了,一秒過去了,兩秒過去了……

三秒後,她唰地臉紅。

聳拉着腦袋,沒說話,卻再也氣不起來了。

這時,不遠處傳來文晨君的聲音,“千夜,你們進來吧!!”

唐千夜回頭看了看,拉起歐陽薇薇的手,往那邊走。歐陽薇薇後面跟着他,一路低着頭,似乎什麼火氣都在他那個吻之下煙消雲散,只剩下臉紅和悸動……

真奇怪。

歐陽薇薇疑惑時,突然想起前一段時間在網絡看到的那個投票調查。就是講如果女朋友生氣了,怎樣做才是最理智的。


答案五花八門,最後經由女生投票,排名第一的方法是:如果怎麼都哄不好,那就什麼也不要說,過去輕輕地抱着她,給她一個吻……

女生就是奇怪,一個吻勝過千言萬語。

而想到這,歐陽薇薇瞬間擡頭,驚異地看着前面那個風衣飛揚的欣美修長的背影,他是早就知道?還是巧合?他會不會是扮豬吃老虎,其實根本就不是那麼木訥的人?

她第一次查覺,就算自己是他最親近的人,她也仍舊沒辦法看透他。

他就是一個謎!

到了別墅會客廳後,歐陽薇薇還是帶着幾分客氣地跟樑醫生握手,“樑醫生,你好!我叫歐陽薇薇。”

樑醫生臉色怪異地坐在對面與她回握,“歐陽小姐好,請問,你哪裏不舒服?”

歐陽薇薇說話的時候,他望了一眼那個安靜地坐在沙發中看着他們的男人——

唐千夜手背撐在額邊,眸光淡淡地看着那邊。

他雖沒說話,但氣場很強!

歐陽薇薇將情況說明後,樑醫生用中醫手法幫她腳裸按了一會,然後又給了他們一瓶據說是非常昂貴的動作藥酒,只要堅持擦上兩天,便可全愈……

歐陽薇薇接過後,興高采烈得拉着千夜準備出去,而文晨君也站起來將手伸向外套內袋準備下手時,樑醫生眼底一慌,突然衝唐千夜喊了一聲,“你是千爺吧?可以留步談兩句嗎?”

前方兩人腳步一頓,唐千夜沒回頭,歐陽薇薇疑惑看了看他,又看了看樑醫生。

爲這個稱呼感到奇怪。

你可以在點擊下方的";收藏";記錄本次( ☆159 血染紅楓林【黑暗暴力全開·中篇!】)閱讀記錄,下次打開書架即可看到!請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薦本書,謝謝您的支持!! 深夜,六王府書房中燈火依舊亮着,穆澤羲坐在玉案前,面無表情的看着堆成了一座山的密件。

暗衛一號:王爺又得加班了。

暗衛二號:不可能。我賭,王爺一炷香內會將重要的事情處理完,然後去陪王妃娘娘。

暗衛一號:輸了讓你踹一腳。

暗衛二號:好主意,成交。

就這樣,兩暗衛達成了共識後,便一站不眨的盯着還在忙着正事的穆王爺,然,他們再次驚呆了。

只見穆澤羲挑了緊急密函,攤在桌子上,手持毛筆,一眼從右掃過去,不過是眨眼的時間,便唰唰的在上面做了批註,放到一旁。然後繼續擺出一排的信函,以同樣的速度,再一次處理完了。

暗衛一號:咱王爺的腦子,是咋長的?

暗衛二號:屁股伸出來!

然後嗖的一聲,某黑色物體捂着屁股飛出院子。

眼看着一座山似得的信件都要被處理的差不多了,突然,門開了,走進來一個黑色衣服的老者,見到穆澤羲,急忙下拜。

穆澤羲放下手中的筆,急忙過去將老者扶了起來,道:“蕭將軍就不必這麼客氣了,勞煩您這麼多,本王心中,甚是過意不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