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邊軼現在已經脫離了危險期,後遺症暫時看不出來,他還沒有醒過來。”安辰說道。

“不是已經脫離了危險期怎麼會還沒醒過來?”安雅一聽急了。

“傷的比較重,醫生的意思,估計這兩天應該能醒過來。”安辰解釋道。

安雅懸着的心慢慢的收緊,邊軼……

“這次的事,不好處理。”安辰說道,“你也不要想太多,外面的事我儘量控制。不會讓他們再涉及你。”


“哥……知不知道什麼人要跟慕氏作對?”安雅糾結了一下問道。

“有人推波助瀾是肯定的,但是誰,不知道。”安辰說道。

“慕氏現在怎麼做合適呢?”安雅問道。

“這話應該問慕城。”

“哥……我,就是問問。”安雅聲音瞬間降低了許多。

“你是在關心他,雅雅,很關心。”安辰的聲音響起,一字一頓擲地有聲。

安雅擰眉,她是在關心慕城嗎?

還是本能,她不想他有麻煩……

“慕城現在做的就很好,不迴應,等調查,他現在說得越多錯的越多,用事實證明就是最好的辦法。”安辰接着說道。

“謝謝哥。”安雅低聲說道。

“好好照顧自己。”安辰扔出一句話,掛斷電話,心情沒來由的差了許多。

安雅靠在沙發上,邊軼沒事,她不能去看邊軼,也不能跟他聯繫,邊軼的手機肯定在邊媽媽那,自己即使聯繫也找不到邊軼,要怎麼才能讓邊軼知道自己是關心他的呢?

以他的脾氣自己如果不出現,他一定會氣炸。

醫院。

邊軼迷迷糊糊的醒過來,他恍惚的睜開眼睛,“雅雅……”

邊媽媽的臉色瞬間垮了下來,“都什麼時候了,你還念着那個女人,非要把命搭進去才算完!”

陳果兒急忙扯了扯邊媽媽的袖子,“伯母,邊軼剛醒,您別激動。”

邊媽媽悶悶的抿脣,倒是沒再繼續說下去,陳果兒多好,出身也乾乾淨淨,不是高門大院,跟邊軼算是門當戶對以後真的結婚在一起,也不會有壓力,而且,陳果兒擺明了喜歡邊軼,又聰明懂事……

“邊軼,有沒有哪裏不舒服?”陳果兒關心的問道。

邊軼微微蹙眉,他試圖動一下,全身都痛,他怎麼會躺在這?一時間有些恍惚,邊軼努力的回想了一下過程,他是被人羣毆的。

“我還是叫醫生進來檢查一下的好。”陳果兒說着,急忙去找醫生。

邊媽媽陪着邊軼坐在病房裏,“邊軼,你感覺怎麼樣,哪裏疼?”

邊軼搖搖頭,一晃頭暈的厲害。

“別晃,別晃,顱內出血,你給我安穩着點。”邊媽媽急忙說道。

邊軼擰眉,立刻不動,他是醫生,當然明白顱內出血意味着什麼,必須要小心保養才能恢復好。

很快,醫生護士一羣人衝進了病房,給邊軼做了詳盡的檢查。

“有驚無險,邊醫生需要一段時間,可以恢復。”醫生說道。

邊媽媽幾乎喜極而泣,她做了各種準備,好在邊軼沒事。

“謝謝醫生,謝謝,謝謝。”陳果兒激動的把醫生送走。

“我手機呢?”邊軼說道。

“要手機做什麼!”邊媽媽臉色冷下來,邊軼要手機就是要跟安雅聯繫。

“媽,給我。”

“不給,你給我消停的養病。”邊媽媽強勢的說道。

“伯母,您別生氣,不給他就是,今晚您回家休息,我陪邊軼,明早您再來換班,咱們輪流休息。”陳果兒挽着邊媽媽說道。

邊媽媽想了想點點頭,她也想讓邊軼看看誰才是對他真正好的人。

“邊軼,這幾天都是果兒在照顧你。”邊媽媽數落了邊軼幾句就起身出了病房,她準備回家給邊軼煲湯明早送過來。

病房裏剩下邊軼和陳果兒。

“我手機……”邊軼看向陳果兒,說道。

陳果兒眼眶泛紅,把邊軼的手機遞了過去。

邊軼吃力的按了開機鍵,半天手機沒有反應。

“沒電了,你的借我用一下。”邊軼說道。

陳果兒遲疑了一下,還是把手機遞了過去,她心裏酸酸的難受至極。

邊軼利落的輸入安雅的號碼,她的號碼,他記在心裏。

電話響了兩聲,很快被接通。

“果兒,邊軼怎麼樣?”電話那邊響起安雅焦急的聲音。

邊軼脣角揚起,心情瞬間舒暢,“還死不了。”

“邊軼。”安雅聽見邊軼的聲音眼淚一下子就涌了出來,聲音哽咽。

“哭什麼,還沒死呢。”邊軼急忙說道,有些氣急敗壞,他忽然想起她跟慕城在一起。

“邊軼對不起。”

“對不起什麼,也不是你弄的,行了,別哭了啊,我跟你說,我媽回家了,明早上才來,你要是來探病,速度點過來。”邊軼說道。

“嗯,我馬上過來。”安雅說道。

“嗯,我想吃排骨。”邊軼接着說道。

“現在做要很久,我中午剩了點,給你帶過去。”安雅無奈的說道,還能想到吃,邊軼看來沒事了。

“安小雅,你讓病號吃剩飯。”邊軼悶悶的說道。

“有的吃就不錯了,要知足。”安雅打趣的說道,心情瞬間舒緩,邊軼用這種語氣跟她說話,就表示他真的不怪自己。

掛斷電話,安雅把排骨用微波爐打了一下,放進飯盒裏裝好,單手拄着拐,遲疑了一下,現在醫院裏肯定是有記者的,她要怎麼才能不被他們發現進入病房呢?

安雅微微抿脣,撥了莫景程的號碼。

“雅姐。”

“幫我一個忙景程。”安雅說道。

“好。”

安雅說了幾句話,掛斷電話,拄着拐回到自己的房間,翻了一陣找到以前心血來潮買的假髮,戴好,沒多久,門鈴響起。

莫景程到了。

“雅姐,你這是。”

“我要去看看邊軼,防記者。”

“咳咳,走吧。”莫景程沒說什麼,安雅這麼一打扮,他都要花點時間才認得出來……

很快,安雅拄着拐,到了邊軼的病房。莫景程等在外面,幫忙放哨。

陳果兒看見安雅,眸底滿是不善的光。

邊軼眉心緊蹙,“腿怎麼回事?頭髮怎麼回事?”

“崴腳了,爲了防止被人認出來。”安雅簡單的說道,走到邊軼牀前,把方盒放在小桌子上。

陳果兒悶悶的上前扶着邊軼起身。

“你把假髮摘了,看着彆扭。”邊軼說道。

“好。”安雅摘了假髮。

“早知道你受傷,我就不讓你給我帶東西。”邊軼一邊吃一邊說道。

“疼不疼的……”安雅看着邊軼,問道,眼眶忽然有些泛紅,一向都是她受傷邊軼照顧,現在換成他躺在病牀上,自己卻連頓飯都沒做給他。

“傻瓜,能不能疼嗎,但也沒什麼大事,很快就能恢復,倒是你,怎麼……”邊軼話說了一半,看了一眼陳果兒,“果兒,你幫我買點水果去唄。”

“嗯。”陳果兒抿着脣,她當然明白邊軼是要把她支出去,她也願意出去,看着邊軼把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安雅身上,自己心裏難受。

病房剩下兩個人。

“你怎麼又跟慕城在一起了,好了傷疤忘了疼!”邊軼氣惱的說道。

安雅眨眨眼,可憐兮兮的看着邊軼,“邊軼,我是需要你的,你要趕快好起來,要不然我受傷連個哭的地都沒……”

“裝,接着裝。”邊軼恨恨的看了安雅一眼,滿眼都是恨鐵不成鋼。

“我管不住自己,行了吧。”安雅悶悶的說道,她能說什麼,外婆的事,告訴邊軼也於事無補,他的個性衝動,說不定直接去找慕城,兩個人再打一架?然後呢?一堆的爛攤子。

“出息,安雅,你這輩子就算是栽在慕城手裏了!”邊軼咬牙切齒的說道。

安雅垂眸,心裏難受。

“行了,不管是誰打的我,我都不會追究,也不會出聲,過去就算了。”邊軼說道。

“邊軼,根本過不去……”安雅小聲的說道。

“怎麼着?慕城還要沒完了是不是!”邊軼瞬間火大。

“不是,邊軼,真的出事了……”安雅把最近發生的事情,都跟邊軼說了一遍。

邊軼擰眉,他挨了一頓打,還順帶成了別人手裏的槍? “現在要怎麼辦?”邊軼悶悶的問道。

安雅垂眸,“我暫時也不知道。”

“難不成還要問慕城那個混蛋。”邊軼臉色徹底陰沉下來,配合安雅,他可以,配合慕城,打死他算了。

“他……”安雅頓了一下,“我還沒跟他說起來你這。”

“你看着辦吧。”邊軼有些負氣的別開頭,沉默了一會,“反正不要傷到你,要是一定我說什麼才能了事,我說就是。”

“邊軼,你瘋了,他們把你打成這樣,你還要配合他們!”陳果兒拎着一袋子水果進門,一臉的猙獰,她真的氣急。

“果兒,這是我的事。”邊軼悶悶的說道,安雅微微有些尷尬。

“安雅,你找邊軼就是爲了讓他配合你們,你這人,心真狠!”陳果兒瞪着安雅。

“陳果兒,誰許你這麼跟雅雅說話的。”邊軼瞪着陳果兒,大聲呵斥。

“你,你眼裏就只有她,她都結婚了!”陳果兒氣的大哭轉身跑出了病房。

“果兒……”安雅本想追出去,自己的腳受了傷,不方便走,只能眼睜睜的看着她出門。

“雅雅,不用管她。”邊軼說道。

“邊軼,你不要這樣對果兒,她是爲你好。”安雅看着邊軼說道,陳果兒喜歡邊軼,她不相信邊軼不知道。

“我不對她冷淡一點,她怎麼肯走。”邊軼沉聲說道,“我不喜歡她,也喜歡不了,總不能這麼耽誤她一輩子。”

“你怎麼就不能考慮一下果兒呢,她哪裏不好?”安雅問道。

“赫連哲哪裏不好,我看他比慕城各方面都好,對你也好,你也爲什麼不跟赫連哲一起走。”邊軼反問道。

“不一樣。”安雅語塞。

“有什麼不一樣的,就是不喜歡,不喜歡不是因爲她不夠好,只是因爲不喜歡。”邊軼鄭重的說道,“我累了。”

“我留下來照顧你。”安雅說道。

“你照顧我什麼,一條腿,過一會坐的不舒服,我還得照顧你,你要是實在不放心給我請個護工,明早我媽就來了,醫院裏人我也都熟悉,沒事的。”邊軼說道。

安雅遲疑了一下點點頭,讓莫景程請了護工。

安頓好一切,她才重新戴上假髮。

“噗……你還別說,這個假髮戴還真是老了十幾歲。”邊軼看着安雅笑着說道。

“邊軼不想好了是不是。”安雅瞪了邊軼一眼,出門。

莫景程上前扶着安雅,兩個人一起到了地下停車場,安雅剛剛把假髮摘下來,車子前後一下子衝出十幾個人。

舉着相機朝着安雅一通猛拍。

莫景程看見人第一反應就是鎖門。

所以車門沒有被打開,他們開始拍車窗。

“慕太太,您是不是喬裝改扮來看情夫的?”

“安小姐,您和慕總復婚了嗎?”

“慕太太,您是不是來當說客,準備讓您的情夫不說話的。”

衆人的問題一個比一個犀利。

安雅臉色泛白。

莫景程打電話叫了保安,很快保安趕到,把記者們轟走,莫景程才開着車子離開。

“雅姐,你還好嗎?”

“嗯。”安雅呼吸有些發緊。

“很快就到家。”

“嗯。”安雅點點頭,靠在椅背上,慢慢的喘着粗氣,她以爲她的打扮一下不會被人發現,卻不想還是被人堵住了,是不是他們又會亂寫。

安雅有些擔心。

楓林苑。

莫景程把安雅一直送到了家裏,陪她坐了一會,見她情緒穩定,才轉身倆。

安雅被圍拍,慕城很快接到消息,他立刻開車回到楓林苑。

安雅臉色並不是很好,靠在沙發上閉目養神。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