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

中心醫院。

vip1002房間裏。林慕宇站在窗前,望着樓下的人羣。

冷若寒躺在牀上,雖然臉色還是十分的蒼白,可是卻已經清醒了過來。

“冷大總裁,這次,爲了一個女人,真是連命都賭上了?”林慕宇依然望

着樓下,笑着調侃道。

“半條命換蘇娜和邵辰進監獄,這個生意不虧。”冷若寒冰涼的語氣在身後響起。

“害的我差點以爲你死了,你的遺囑我差點帶去你們公司。”林慕宇搖了搖頭,嘴角勾起一絲的笑意。轉過身,神情複雜的望着病牀上的冷若寒。“接下來呢?你打算要怎麼辦?”

“誰知道呢。”冷若寒還是冰涼的語氣,他的眼睛望着天花板,眼眸中,有複雜的情緒在涌動着。

林慕宇望着冷若寒,輕輕的嘆了一口氣。

“這麼多天,她都沒有來過?”冷若寒的眼睛有意無意的瞟向門口。

“沒有。我想,她是不知道該如何來面對你吧。”林慕宇淡淡的說道,眉宇間展露一絲惆悵。

“她還是,不肯原諒我嗎?”冷若寒望着天花板,喃喃道。

“我看,未必吧。我看的到。她的心疼,不像是假的,她的淚水,也不像是假的。況且,她都有勇氣想要和你一起去死,我想,她對你的感情,不單單是恨,或者怨,這麼簡單吧。只是………”林慕宇神情複雜的望向冷若寒。“你還打算裝多久?就算是因爲身體太虛弱而昏迷,也不可能昏迷一輩子吧?你又不是植物人,難道,你就想這樣躺在牀上裝一輩子的暈?夏蘊染又不是個傻子,一天兩天你能騙過她,三天五天你能騙過她,那麼以後呢?以後怎麼辦?你若是醒不過來,她一定會用盡各種辦法,終有一天你不還是一樣要醒過來嗎?該面對的終究要面對,你這樣,是在逃避。你以爲這樣,就能逃避和夏蘊染的婚姻了?”

“我沒什麼好辦法,只能先裝昏迷。混過一天是一天吧,我不知道該怎麼辦,我的心很亂。”冷若寒閉上了眼睛,有些煩亂的搖了搖頭。

“冷若寒,你可真是讓我刮目相看了。想不到你還是個演技派!這還是我認識的那個你嗎?你現在已經淪落到用這種拙劣的辦法來騙女人了?既然你不愛她,爲什麼還要答應和她結婚?你這就是在給自己找麻煩!”林慕宇的聲音裏有些許慍怒。

“是夏

伯伯開了口,我沒辦法,我也不能拒絕。你知道,要是沒有夏伯伯,恐怕我早就不在這個世界上了。養育之恩,我無以爲報,所以,他的要求,我無法拒絕。這世上的事情瞬息萬變,誰又能夠預料的到呢?就像我,不曾預料到夏伯伯會同意讓夏蘊染嫁給我,也不曾預料到,我竟然會愛上蘇黎落。只能感嘆,這世事造化弄人。”

“冷若寒……”林慕宇剛想開口說些什麼,病房的門卻忽然被打開,夏蘊染緩步走了進來。林慕宇看了一眼病牀上雙眼緊閉的冷若寒,只得嘆了一口氣。

“若寒他,還是這個樣子嗎?”夏蘊染擔憂的望向林慕宇。

“是的,目前來看,還沒有什麼進展。不過你不要擔心,若寒的各項指標都已經逐步的趨於穩定,出現術後昏迷的狀況,也是很常見的。他現在的身體虛弱,所以還需要靜養一頓時間。不會有什麼問題的。”林慕宇禮貌的向夏蘊染笑了笑。

“謝謝你,慕宇。”夏蘊染看着林慕宇,嘴角勾起了一絲輕鬆的笑意。

“沒關係,我就先走了,有空再來看他。”林慕宇笑着,走出了房間將門關上。

夏蘊染坐在冷若寒的牀前,望着他昏迷的樣子,心中泛起一陣陣的心疼。她拉過冷若寒的手,感受着他手心的溫度。

“若寒,你一定要快點醒來。等你醒過來,我就和爸爸說,讓他爲我們準備婚禮。我知道,你愛着蘇黎落,可是我不在乎啊。你知道嗎?這一天,我期盼的太久太久了。

夏蘊染看着病牀上的人,他還是沒有任何的反應。

許久,她嘆了一口氣。緩緩的起身。

準備離開的那一刻,她看到冷若寒手機靜靜的放在牀邊的沙發上。

夏蘊染拿起來,已經沒有電了。

她將手機的充電器找出來,打開了手機,短信一條接着一條的蹦了進來。

許久,她緩緩的打下了幾個字,按下了發送鍵。

將手機放回到沙發上,轉身離去。

“今晚9點,‘輪迴’酒吧。不見不散。”

(本章完) 是夜。

PUB裏依舊是人聲鼎沸,剛剛過了九點,酒吧裏就已經是人山人海。

蘇黎落穿着一件輕盈的棉服穿梭在人羣中,走到電梯旁,按下了三樓的按鍵。

蘇黎落有些微微的疑惑,爲什麼他沒有選擇去五樓,而是破天荒的換成了三樓的房間呢?

蘇黎落下了電梯,走到房間的門口,輕輕的敲了敲門。

“請進。”房間裏響起一個女人輕柔的聲音。

這個聲音是如此的熟悉,蘇黎落登時覺得她的血液彷彿凝固了一般,她緩緩的邁開了步子,走到房間的中央,夏蘊染正端着手中的酒杯,細細的品嚐着杯中的紅酒。見到蘇黎落,沒有一點意外的表情。

蘇黎落環視了整個房間許久,緩步走到夏蘊染的對面坐下。

她微微有些憂慮。冷若寒,他沒有來嗎?

“不用再找了,若寒他,並沒有來。”夏蘊染的聲音在耳邊響起,她把蘇黎落面前的酒杯向蘇黎落的面前推了推,輕聲道,“蘇小姐,這次,是我約你來的。嘗一嘗,這可是上好的葡萄酒,我想你,可能不曾喝過如此價格高昂的酒吧。”

蘇黎落只是笑了笑,穩穩的拿起面前的酒杯,輕輕的抿在脣上。一股苦澀的酒精味道溢滿了她的整個口腔。

“夏小姐喜歡喝乾紅?”蘇黎落放下杯,對着夏蘊染勾起了一絲微笑。

夏蘊染沒有回答她的話,只是望着蘇黎落淡淡的開口。“你可以開個價,只要你離開若寒,多少錢我都願意給。”

蘇黎落別有深意的笑着,“你怎麼知道,他想我離開他?”

“蘇黎落!你不要給臉不要!”夏蘊染忽然有些慍怒,她盯着蘇黎落,彷彿在看自己的敵人一般。

蘇黎落脣邊的笑意更深,“怎麼,夏小姐?這樣就動怒了?你,就這點能耐嗎?”

“蘇黎落!你已經和若寒離婚了,現在於他而言,你什麼都不是!你只不過是一個酒吧的陪酒,也妄想要當冷太太?你是不是,還沉浸在你的夢裏沒有醒來?告訴你,從前,他只把你當作是一個玩具,你們之間不過只是一場遊戲而已,而如今,你,竟然還如此的不知廉恥?蘇黎落,上好的紅酒和葡萄味的飲料終究是不一樣的,即使顏色相近,可是,有些東西,有些

人,終究是上不了大雅之堂。你不要高估了你的身份!”夏蘊染忽然站了起來,有些激動的對着蘇黎落說道。

“我從前是酒吧的陪酒又怎樣?我所掙得的每一分錢,都是乾乾淨淨的!相比起來你們這種養尊處優蠻橫跋扈的大小姐,我覺得我比你們更高尚!不知廉恥?這樣的詞語恐怕用不到我的身上吧?不管我和冷若寒之前是出於什麼目的在一起,但是我們是收到法律保護的合法夫妻。倒是你,日日夜夜纏着冷若寒不放,我想,這樣的詞語,更加的適合你才對。”蘇黎落冷冷的望着夏蘊染的眼睛,絲毫沒有一絲的退讓。

“蘇黎落,我真替你感到悲哀,你算什麼?在他的眼裏,你只不過就是一個玩物而已!他根本就不愛你!你別忘了,是誰害的若寒差一點丟了性命?是誰害的若寒現在還躺在牀上昏迷不醒?是你!蘇黎落!這一切,都是你的錯!”夏蘊染毫不退讓的看着蘇黎落,幾乎歇斯底里的喊出口。

“玩物?”蘇黎落的嘴角勾起一絲的冷笑。“當初,我們站在所有的賓客面前,相互許下誓言,那時他將戒指戴在我的手上說,我願意。我流產的時候,他日日夜夜守護在我牀邊不停的對我說,對不起。那日我將簪子插在他的胸口,他沒有一絲閃躲緊緊的抱着我對我說,不要哭。他奪下了我手中的簪子替我擋下了那一槍的時候告訴我,好好活。他倒在我懷裏的時候靠在我的肩頭對我說,我愛你。夏蘊染,你告訴我,在他的眼裏,我是什麼?你告訴我,他愛不愛我?”

蘇黎落望着夏蘊染,淚水卻忽然劃過臉頰。夏蘊染吃驚的望着她,一時間竟然說不出話來。

“夏蘊染,就算你是一瓶價格昂貴的紅酒能怎樣?他一樣會覺得辛辣苦澀。就算我是一杯廉價的飲料又怎樣?我卻能帶給他甜蜜和甘爽。不要以爲你是個富家小姐就無比的高尚,不要以爲你想要什麼都能得到。我是個陪酒女又怎樣?我一樣有權利去追求我自己的愛情!就算你要和他結婚又怎樣?你想用這個證明什麼?他愛你嗎?你錯了,我告訴你,你,永永遠遠,都得不到他的心!我也告訴你,我愛他,我比你更愛他,我比世界上的任何一個人都要愛他。我不會再輕易的放開他的手,更不會再輕易的欺騙我的心,夏蘊染,我,絕不會再放手。”

蘇黎落的臉上是從未

有過的篤定和坦然。夏蘊染有些不可思議。

“有些事,不是你可以改變的,如果若寒他不想娶我,一早,就可以拒絕了我。不論你想不想放手,這件事,已成定局。死心吧,蘇黎落。”

夏蘊染看着蘇黎落許久,終於,嘴角勾起一絲諷刺的笑意。轉身走出了房間。

蘇黎落望着夏蘊染離去的背影,只覺得一陣暈眩,腳下一個不穩,跌坐在了柔軟的地毯上。

“不論你想不想放手,這件事,已成定局。死心吧,蘇黎落。”

夏蘊染的話像是有着無盡的魔法一般,不停的迴盪在蘇黎落的耳朵裏,腦海中。

是不是,等到我後知後覺來愛你的時候,已經太遲了。

蘇黎落苦笑着,淚水卻不斷的從眼睛裏滑落。她緩緩的走到酒櫃前,打開門,將所有的酒都拿了出來,一杯一杯的飲盡。


此刻,她想醉。

是不是喝醉的時候,就感覺不到心臟的痛楚?

是不是喝醉的時候,就可以停止想你的心情?

是不是喝醉的時候,還會以爲你仍然在我的身邊?

冷若寒,就讓我,也嘗一嘗喝醉的滋味。

————————————

冷若寒躺在黑暗裏,睜開眼睛望着窗外的夜色。

此刻,他的心很亂。

蘇黎落,你在哪裏?你怎麼樣?

許久,冷若寒收回目光,卻看到自己的手機靜靜的躺在沙發上,在黑暗中閃爍着忽明忽暗的光。

冷若寒才想起,那天出事的時候手機就已經沒有電了,直到現在,自己從來就沒有碰過手機。

那麼,是誰把自己的手機放在這裏充電的?

冷若寒緩緩的下牀打開手機,幾十條短信出現在屏幕上,都是蘇黎落發給自己的。

冷若寒的嘴角勾起一抹笑意,一條一條的看下去。

目光卻定格在最後一條短信上。是他的手機發出的。

“今晚9點,‘輪迴’酒吧,不見不散。”

冷若寒的心一驚,他拿起了外套,快步起身向樓下跑去。

穿過醫院冗長的走廊,冷若寒走出大門,打了一輛出租車,直奔酒吧而去。

此刻,他已經顧不得任何!

(本章完) 車子在酒吧的門口停下,冷若寒快速的跑進大廳,穿過擁擠的人羣,直直的走到了吧臺前。

吳經理看到冷若寒有些微微驚訝,趕緊迎了上來,滿臉堆笑。“冷少,今天怎麼這麼好的興致過來玩?我看電視和報紙上都在報道那天的事,聽說您受了傷,您怎麼樣?恢復的不錯吧?我就說,冷少您福大命大,絕對不會有事的….”

他還不停的在冷若寒的耳邊說些什麼,冷若寒並沒有理會他,將一樓大廳飛快的巡視了一遍。

“您是累了吧?我去五樓給您開房間?”吳經理見冷若寒的臉色不好,趕忙打圓場。

“蘇黎落在哪裏?”冷若寒一臉陰沉的問道。

吳經理一怔,“這…..我不知道啊!蘇小姐她來過嗎?這麼多的人,我也沒注意過她啊!”望着冷若寒越來越陰沉的臉,吳經理趕忙叫來了領班小姐。“快查查,今晚有沒有蘇小姐的開放記錄?”

領班小姐仔細的找了許久,微微有些緊張。“經理…沒…沒有蘇小姐的開房記錄。”

吳經理有些緊張的看着冷若寒,“冷少…..您看這……”

“夏蘊染。”冷若寒靜靜的開口,“有沒有夏蘊染的開房記錄?”

領班小姐趕緊查了查,“經理,也沒有。”

冷若寒的眉頭微微皺起。那條短信十有**是夏蘊染髮給她的,怎麼會沒有呢?冷若寒煩亂的一擺手,對着吳經理說道,“鑰匙。”

吳經理驚訝的瞪大了眼睛,“您說什麼?”

“我要一到五層所有房間的鑰匙。”

“這…..”吳經理面露難色,“冷少,這恐怕是…..不太好吧,您知道,我們是做生意的,這樓上還都有客人……”

“不要逼我用強硬的手段。”冷若寒不耐煩的打斷了他的話。

吳經理神情複雜的望着冷若寒,不得已拿出了鑰匙。

冷若寒轉身上了樓,他像瘋了一般,一間房一間房的翻找。他覺得胸口的傷口在隱隱作痛,但是他顧不了這麼多。此刻,他只知道,他要找到她。

冷若寒跑到三樓的時候,已經覺得有些體力不支,他的傷口微微的滲出了

血。

這一間是vip3010,冷若寒扶在門口,隱約的聞到房間中透出薰衣草的香氣。

房門虛掩着,冷若寒輕輕的將門推開,心口一緊,他覺得有些緊張,有些期許,還有些說不出的感覺。

整個房間都是以紫色爲基調。牆壁上點綴着淡淡的粉色花朵,整片地毯上都鋪着薰衣草的花瓣,就彷彿像是置身於一片紫色的汪洋之中。

他知道,紫色,是夏蘊染最喜歡的顏色。那麼,蘇黎落會在這裏嗎?

冷若寒壓抑住心中的情緒,緩緩的邁開了步子。

地上擺滿了各式各樣的酒瓶,冷若寒看着滿地的狼藉,微微皺起了眉頭。

走到客廳裏,他看到一個女人背對着自己,坐在地毯上,微微的依靠在茶几上,舉起手中的酒杯,一飲而盡。女人穿着一件簡單的黑色襯衫,烏黑的秀髮隨意的搭在肩上,她端着酒杯的手細長又白皙,柔美的燈光在照射在她的身上,散發着一層耀眼的光暈。雖然只是一個背影,可他卻再也掩飾不住自己的情緒。

蘇黎落!

冷若寒快步上前,一把奪過了她手中的酒杯。

“你打算喝死在這裏?知不知道,這些酒,足以令你萬劫不復。”冷若寒的語氣冰涼,卻多了一些慍怒。

蘇黎落的頭很沉,她努力的眯了眯眼,看清楚對面站着的人後,先是微微一震。許久,嘴角勾起一抹戲謔的笑容。

“夏蘊染不是說你還躺在牀上昏迷不醒嗎?怎麼,這麼快,就可以下牀了?”

冷若寒只是緊緊的盯着蘇黎落,只覺得胸口處像是要噴出火來。

這個女人,他想念了多少個日日夜夜。

這個女人,無論他睡着或醒來,睜眼或閉眼,都是她。

這個女人,她都不知道她究竟給自己帶來了多大的災難,現在卻站在自己的面前肆意的嘲笑着自己。

這個女人,爲什麼就這樣大搖大擺的佔據了自己的整顆心?

爲什麼,無論他走到哪,夢的想的念的,都是這個女人!

冷若寒的眼中和胸中似乎有一團火焰在燃燒着,這種感覺,似乎要把自己逼瘋。

忽然,蘇黎落起身,搖搖晃晃的走到了冷

若寒的面前,帶着嫵媚的笑意,一瞬不瞬的盯着冷若寒。

“你在騙她?”

冷若寒只是緊緊的抿着脣,沒有說話。

“可是你爲什麼要騙她呢?讓我猜一猜…….”蘇黎落的笑意更深,一雙眼睛卻明亮無比。“嗯……因爲你不想和她結婚,我說的對不對?”

蘇黎落咯咯的笑了起來,她轉身,一把將桌子上的酒瓶拿起,將辛辣的酒灌進嘴裏。

冷若寒快速的奪過了她手中的酒瓶扔到地上,憤怒的一把扯過了蘇黎落,蘇黎落一個不穩,直直的倒在了冷若寒的懷裏,冷若寒擁住蘇黎落,兩個人重重的摔倒了地上。

沒有想象中的痛覺。蘇黎落緩緩的睜開了眼睛,發現是冷若寒將自己護在了懷中。冷若寒俊朗的容顏近在咫尺,他的氣息竄入到自己的鼻腔中,聞着他身上熟悉的清冷味道,蘇黎落只覺得心跳都快要停止。

蘇黎落只覺得心跳不斷的加快,她掙扎着想要起身,冷若寒卻緊緊的抱住了她。“再讓我抱抱你。可不可以,不要逃?”

蘇黎落,可不可以,不要逃?

蘇黎落有些喘不過氣,一直以來,她都覺得心中像是被一種莫名的東西堵住了一般,時刻壓的她無法喘息。而此刻,她卻覺得,心中有什麼情緒想要破土而出,這種情緒帶領着她強烈的想要擺脫這種無法喘息般的束縛!

他說,可不可以,不要逃?

蘇黎落聞着他身上的氣息,聽着他有力的心跳,他的懷抱,他的話語,每一字每一句,都讓自己如此的安心。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