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夏冰傾把手從姐姐的手中抽出來:“姐,我想住校!”

夏雲傾的笑容頓時從臉上消失:“之前不是說的好好的嘛,等你考上s大,就來跟我一起住。”

“姐姐,我已經長大了。”

“在我眼裏,你永遠都是個小孩,姐姐十五歲就去了外地念高中,這些年來我一直渴望能跟你一起生活,現在好不容易有這個機會了,你想傷我的心嗎?”

“姐——”

“就這麼定了。”

“可我不想去慕家!”夏冰傾脫口而出。

夏雲傾被妹妹的喊聲嚇住。

慕錦亭似乎聯想到了什麼,對夏冰傾溫和的笑笑:“冰傾,是不是因爲上次在英國的事情?因爲月森?”

“沒有,不是的,那事翻篇了!”夏冰傾心虛的承認。

“既然不是因爲月森,那就別拒絕了。”

“可是姐夫我真的——”

“就這樣決定吧,你姐姐可都唸叨一星期了,”慕錦亭寵溺的看了看嬌妻,又對夏冰傾說:“先住一段時間,萬一真的住不習慣,到時姐夫再給你安排。”

看着如此執意的姐姐跟姐夫,又看到從屋裏頭走出來的爸媽,生怕被他們知道英國那次的事,她只好答應下來:“那好吧!”

午後,驕陽似火。

樹上的知了拉扯開嗓子叫的聲嘶力竭,熱氣如透明的棉絮般浮動着,覆蓋在夏冰傾的臉上,讓她快要窒息過去。

她就是頂着這樣的烈日來到慕家的。

眼前白色的豪宅氣勢恢宏,仿若宮殿般氣派,花園彷彿一幅油畫般色彩斑斕。

管家從裏頭出來迎她進屋,幫她把行李拿上樓。

夏冰傾之所以選在今天到達,是因爲之前姐姐在電話裏告訴她,這個星期慕家的家庭成員都會去山上避暑。

那樣,她就可以暫時避免見到慕月森了。

沒錯,慕月森,光是想到這個名字,她就頭皮發緊。

“冰傾小姐,你先休息一下,無聊的話可以四處走走,熟悉一下環境,你有什麼需要也可以來找我!”

“好的,謝謝大叔!”

夏冰傾乖巧的道謝。

管家退出了房間。

夏冰傾打量了眼前的歐式夢幻少女屋。

一定是姐姐給她佈置的!

走到牀邊坐下來,她抱過放在枕頭上的毛絨娃娃,摸了摸光滑的綢緞被面,擡頭望着頭頂的水晶燈,感覺竟有那麼一點不真實。

收拾好行李,她先去浴室洗了一個澡,換下滿是汗味的衣服。

在房間裏呆了一會,她有點無聊。

想起剛纔進來的時候一路的金碧輝煌,流光溢彩,簡直華麗的讓人目不暇接,家裏其他的地方,一定也很漂亮吧。

少女粉嫩的小臉上自然的浮現出一抹興奮。

反正家裏的主人都不在,不如就去溜達一圈吧。

夏冰傾從牀上下來,出了房間。

在如同迷宮一樣大的房子裏漫無目的的穿梭,在欣賞讓人咂舌的奢華的同時,她發覺自已竟然迷路了。

她只好找到下去的樓梯,先折回一樓再說。

下到一樓,她走過一個轉角,左邊有一扇門,一絲波光從裏頭透出來,她好奇的推門進去,發現是一間很大的室內游泳館。

巨大的圓形泳池,大理石的地面,拱形的天花板,四周的牆壁上都是精美的壁燈,燈光照在水面上,反射出瑩亮的波光。

“哇,好漂亮——”

她驚喜的跑過去。

她很喜歡游泳,可家裏條件有限,不能給她提供什麼私人泳池。去游泳館裏頭,每次都跟下餃子似的,所以看到這麼漂亮的室內游泳池,她真的喜歡極了。

她沿着泳池慢慢的走,不時的蹲身用手撩泳池的水。

前頭,是一面黑色的屏風。

夏冰傾上前,欣賞屏風上的精美浮雕,腳步由屏風的背面繞到裏面。


目光不經意的往旁邊看去。

一具精壯光潔的男性裸體就那麼沒有一絲預兆的衝入她的視線。

呆若木雞!

一秒……

二秒……

三秒……

“啊——”

反應過來的她,尖叫着捂住眼睛背過身去。 三、忐忑–求正版訂閱

“真麻煩啊,到底穿啥啊?”柯小鷗在司馬明柏出去的片刻就將空間裏的衣物翻騰了一遍,可是空間裏除了數十套各款旗袍以外多數是休閒裝。

難道要穿旗袍去?不,決對不,縮手縮腳的難受,而且裝大家閨秀也不是她的本意,思前想後柯小鷗還是決定穿T恤和牛仔褲前往徐家大院。

原本就是十六歲正當花季的女孩,天生麗質難自棄,用得着粉墨登場嗎?這回答肯定是NO,不需要,保持自我的品性,不爲他人的看法和想法而改變,修真人追求的不就是這個嗎?何必爲了一些事情給自己圖添上心魔呢。

很少穿大紅的丫頭選擇了一件合身的正紅色V領T恤衫,配了一條新的水磨藍牛仔筒褲,更顯得那嬌美的身材玲瓏有致。

長髮依舊是兩根長辮垂在前胸的兩邊,捆發尾用的五彩絲線線纏繞着的牛皮筯。

在頭髮上小鷗向來不願意花很多時間去打理,本來象她這樣的長髮完全可以找一個好一些的理髮店梳一個時尚點的髮型,可是她不喜歡那些人工添加劑噴塗在頭頂,更不喜歡那些理髮師在她的頭上摸來摸去的。

選鞋子的時候柯小鷗又費了點時間,空間中有數十雙鞋子,高跟鞋,平底鞋、旅遊鞋、坡跟鞋,皮的,布的,合成革的,五顏六色擠滿了空間小屋的鞋櫃,最後她選了一雙半高跟的米色絨面布鞋,鞋尖處有一朵小小的手工水晶珠花,這雙鞋是小鷗在上海一家專業製鞋坊訂製的,選擇布面就是因爲不似皮革內穿着擠腳。

打扮好後,她照了一下鏡子,覺得自己過於簡單了,也許過於簡單又會使人看輕了自己,她又拿出一對極品火屬性靈玉製成的耳釘戴在那精巧的耳垂之上。火紅的耳釘襯托着那潔白閃爍着耀眼的光芒,同樣材質的掛件刻成了一隻可愛的迷你小豬造型被一條細細地的白金項鏈穿起帶在了女人那滑膩的脖頸之上,隨着女人的動作,在領口處一顫一顫的煞是可愛。

“老婆。好了沒有,該出發了..”人還沒進來,聲音遠遠的飄了過來,司馬明柏上着一件白色的T恤,下也是一條牛仔褲,這倆,一紅一白站在一起還真是好看。

“明柏。這個給你,戴在身上別摘下來。”隨着聲音司馬明柏手忙腳亂的接過女人扔過來的一樣東西,拿到手後發現是一串黑色的玉珠,手感有些涼,在這炎炎的夏季裏帶上這個很是舒服。他知道女人給的東西都非凡品,當下沒有多問就套在了手腕之上。

“這麼貴重的東西也亂扔,要是我沒接住掉地上不是要摔壞了,”他的聲音有些嗔怪。可是心裏還是很開心的。

“切,這麼近的距離要是都接不住,要你還有啥用…不說了。一會先把給你外公準備的東西放在後備廂裏。”

“那我媽呢,有沒有給她準備禮物…”司馬明柏想着小鷗的東西都是好的,要是能爲母親討一兩件過去肯定能讓她很快接受小鷗。

“看你媽對我好不好啊,對我好就有,對我不好,我才不給呢,”柯小鷗故意逗着小明同學,果然這話一出口小明同學的神情就沮喪起來了。

“老婆,給我點面子,一會我媽要是太過份了別和她鬧。你只要記得外公和我都是站在你這邊的就行了,能成不?”

“嘿嘿,我不會鬧,但是我會轉身走人的。”說完女人哈哈笑着就走出了房門。

院子裏站着嶽冬梅和一個警衛人員,原以爲小姐要出門肯定有東西要搬,結果看見兩人是空手出來的。只不過今天柯小鷗的打扮又讓嶽冬梅耳目一新。

“嶽嬸,麻煩你們了,一會收拾一下裏面。”

柯小鷗把換下來的牀單、浴巾全扔在了浴室的藤筐裏面,只不過自己的衣服她已經隨手洗了並晾在了後院還空空蕩蕩的玻璃房裏,目前那裏只有她自己才能走得進去,她可沒那習慣把自己貼身的衣物交給旁人洗涮。

“小姐,以後不用這麼客氣,這是我們的工作。”嶽冬梅不卑不亢的說着,眼雖然沒有亂瞟但眼角的餘光還是仔細的打量着面前的兩人,只見倆人一紅一白,身高也不相上下,女孩漂亮,可是男孩也漂亮,站在一起正是所謂的郎才女貌無比的般配。

“嶽嬸,我們回大宅,晚上不回來吃飯了,你們也不用等我們,門衛上留個人就行了。”

“知道了,少爺。”

介紹人早就告訴過她司馬明柏家的事情,她來這院子裏的一部份原因也是因爲這個,可是她實在想不通這個女孩爲什麼能得到司馬二少的親眯,難道真的只是因爲長相漂亮一點嗎?她的心中也有着疑問。

柯小鷗倆人正準備走出小院時,她想起來了一件事情:“對了,嶽嬸,給院子裏幾人都去辦一張銀行卡,把卡號抄下來給我,到時候我按月打工資過去,家用我也打你帳上,每個月你給我報一回帳吧,記得大件物品帶票據回來。”

嶽冬梅愣了一下,她看了一下司馬明柏,但是沒有吭聲,司馬明柏可是個聰明人,當下明白了小鷗的意思。

“嶽嬸,這院子是柯家的,你們的工資什麼的以後都會是柯家來支付,你不用擔心她付不起工資,她可是比我還要有錢呢…”說完不等嶽冬梅反應拉着柯小鷗就走出了院子。

的確,柯小鷗隨便賣幾粒藥出去就能賺上百來千萬,更甭提那些她沒有拿出來拍賣各種空間極品玉石,司馬家是有錢,但都是實體,公司,要說能隨時動用的流動資金,哪裏能比得過柯小鷗呢。

車子越靠近大院,柯小鷗就越忐忑,這真不是她的本意,按理來說堂堂金丹期的高手有必要怕一個凡人嗎?肯定是沒必要的。可是那人不同啊,那是小明同學的母親,醜媳見公婆這出老掉牙的戲這一世居然這麼早就上演了。

以往柯小鷗和司馬明柏在一起的時候總是話不斷,不管是打趣還是鬥嘴一路總是不停。可是今天一反往常的一句話也沒有,要說司馬明柏是個聰明人呢,他知道小鷗心裏可能有些緊張,路上一直說着笑話,企圖逗她開心,可是效果不是很理想。

“老婆,你也別太緊張了。我媽這人吧,其實也挺小孩子氣的,你順着她點,別擰着來,也很好哄的。”

車子穩穩的駛近了大院,門口站崗的士兵對這輛車早就熟的不能再熟了,一看開車的人又是二少,只是點了個頭就把大門打開放行。

“明柏。一會不管咋樣,你要站在我這邊啊,否則以後我都不理你了…”這時候柯小鷗同學的嘴裏又冒出了這樣的一句話。這可把原本還存着點僥幸心理的小明同學給打擊着了,心想着一會進去就要把外公給拉出來當擋箭牌。

越接近徐家大院,柯小鷗的心跳的越快,饒是她練着瑜伽那套吐納吸氣的法子,心也靜不下來,臨下車時她突然有一了一種想退縮的感覺。

“嘀嘀”兩聲喇叭響過院門隨及打開,道房裏的勤務兵看到兩人從車裏走下來時也走出小房前來幫着搬東西。

小鷗見他要搬那個酒壇子,忙多說了一句:“那個當心,這是給外公的。”

見小鷗在門口磨磨蹭蹭的拖拉時間,小明同學笑了起來。心想,原來這丫頭也有怕的時候啊,自個還以爲她是天不怕地不怕呢。

“丫頭還不快點進來,屋裏又沒有老虎,”徐老爺子正在客廳裏陪客人,知道倆人回來後就站起身來走到了大門口。見到小丫頭那付德行也打趣了起來。

屋裏除了徐霞以外還有一個上了年歲的老頭,正是司馬明柏的爺爺司馬榮生,在知道媳婦子要來見孫媳婦的時候,他也吵吵着要跟着一塊來,徐霞無奈抵不過老爺子的無賴也只得同意帶着其一塊來了北京,身爲上海市委書記的司馬恆宇抽不出空,不然這個時候也會跟着一塊來驗看自家老二要死要活認定的兒媳婦。

“外公,我給你帶了壇好酒來…”柯小鷗走上前攙住了徐老爺子,手還指着勤務兵手裏的那不大的罈子。

“就一罈?”老爺子感到好笑,想着這丫頭挺機靈的,知道提前收買自己。

“外公,這可不是大白菜,這壇酒可是我從師門裏偷出來的,說是有百年了呢,而且裏面還泡有一顆千年何首烏…”

“啊,丫頭,你可不許唬我,不然到時候我可不幫你…”老爺子有些驚訝,可還是故作有點不相信的樣子嚇着丫頭片子。

“外公你可不能不幫我,不然受罪的就是你那寶貝外孫,我嘛,大不了一走了之,而你以後也沒有好酒好肉吃了。”

從上回獻糧過後,徐家大院的糧米麪全是小鷗供給的,當然只是老爺子的定例,沒可能連帶院裏所有的工作人員也算上。

正當柯小鷗想趁機耍嬌搞定老爺子的時候,屋裏又傳出一個洪亮的聲音:

“小丫頭,我呢,沒給我帶禮物?不能只偏心小柏他外公就不管老頭子我了……真的不想多說,可是又不能不說,秋葉不用防盜章節時訂閱量比使用後的訂閱量減了近二分之一

秋葉很累,每天只睡了四五個小時,做爲了個單親媽媽,要照顧年幼的兒子還要顧着近八旬的老母,要工作,還要看着患有精神病的妹妹,真的,很累。

寫小說的初衷是爲了圓一個夢,可以後來發現可以彌補一結經濟上的窘迫,寫起來也就越發的賣力了,可是大量的盜版幾乎盜取了葉子一半的訂閱量。

書友們,每章閱讀只需6分錢,你們做得出來嗎?看盜版?真的不知你們是如何想的…(未完待續)RQ 竟然能將事情由黑的說成白的,將一切都推到她不懂事上面!

蘇菱臉上露出不贊同,看了唐若甜一眼,在法國看到關希辰接她和甜甜離開機場,她原本就以爲甜甜是因爲關希辰所以才會想要逃婚的。

在聽到顧雲爵這麼說之後,就更加的肯定了。

“甜甜,關希辰現在已經是你姐姐的未婚夫,你和他以前發生的事都已經過去了。”一向溫柔的語氣裏,這時候也不由得變得嚴厲起來。

唐若甜絕望道:“媽,事情不是像他說的那樣的……”

蘇菱有些歉意的說道:“雲爵,甜甜是有些不懂事,還請你多包容她一些。”

顧雲爵臉上露出笑,“這是自然。伯母,你先去收拾東西,我現在就帶你和甜甜離開。”

蘇菱點了點頭,轉身回去臥室。

而唐若甜轉過身,憤恨的眸子望向顧雲爵:“你真卑鄙!”

利用她和關希辰以前的關係下手,如果沒有意外的話,關希辰要娶的人一定是唐若雪,母親一直以爲她還是深愛着關希辰,害怕她不顧唐若雪的存在,和關希辰在一起,和母親走上同樣一條路子,成爲男人一輩子都見不得光的情人!

“你到底是想要怎麼樣?我什麼地方得罪了你?讓你這樣整我?”她很想咆哮,可是現在卻不得不壓下嗓音,害怕驚到母親。

“因爲我登了你的照片嗎?這件事我道歉!實在不行的話,你怎麼整我都行,但是不要牽扯上我的母親!”

“跟照片無關。”終於,他開口說道,他伸手撫摸着她漲紅的臉,“我要你嫁給顧雲爵,然後每天都被我折磨,求我要你……”

在他口中,他和顧雲爵似乎是兩個人,可是如果是兩個人的話,哪有怎麼可能她嫁給了顧雲爵,晚上卻和他……

“你究竟是誰?你到底是不是顧雲爵!”

“答案,你知道不是嗎?”灼熱的眼神,危險而迷人,修長的手指在她的心口撫過。

“你是魔鬼!”唐若甜全身發抖。

“嗯,誠如你所說,我是魔鬼,從地獄裏爬出來的魔鬼。”這個答案,似乎是愉悅了他。

因爲大笑,而露出的雪白牙齒,卻似乎是帶着血腥。

唐若甜如墜地獄。

他帶她們離開那棟普通酒店的時候,鬧出的動靜並不算小,可是關希辰卻沒有出來。

她的心中升起了不詳的預感,害怕那個魔鬼男人會對關希辰下手。

看出她臉上的驚疑和恐懼,他在她耳邊輕笑道:“放心,我暫時不會那麼快就對你的老相好下手。”

口氣一頓,他危險的眯起眸子繼續說道:“可是如果再讓我知道你和他私下見面,你讓他動了你的話,我發誓我會讓他生不如死。”

這樣的威脅,帶着笑意說出。

壓低的嗓音,落在她的耳邊,讓她心中升起徹骨寒意,可兩個人這一幕,落入蘇菱的眼中,卻以爲“顧雲爵”是在對她說些什麼甜蜜的話。

“顧雲爵”將她們放在豪華酒店前面,對蘇菱點了點頭,柔聲說道:“伯母,我就不送你們進去了。明天,我就會娶甜甜。”

這棟酒店,正是蘇菱來到巴黎之後,一直下榻的酒店。

蘇菱含笑點了點頭,看着“顧雲爵”驅車離去。

轉過身,看着一臉驚慌的唐若甜,嘆了一口氣,低聲說道:“甜甜,我不懂你和雲爵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可是,你既然已經和他在一起,就不要再想着關希辰。”

唐若甜沒有辦法對蘇菱說出,這個危險的男人對她的威脅,只得點了點頭。

她們今天的短暫失蹤,似乎並沒有引起顧老爺子太大的在意,他似乎是篤定了她肯定會回來。

唐若甜穿好婚紗,化妝室內,陪着她的只有她的母親。

婚紗是蘇菱親自挑選的,呈魚尾狀,樣式典雅而大方,將唐若甜的身材勾勒的凹凸有致。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