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哇,真漂亮,我感覺自己都快要飛起來了。”

這種只有在電視裏才能看到的場景,沒想到她居然成了女主角,如果不是因爲有很多證據告訴她這是現實的,她絕對認爲這是一場夢。

“親愛的,請。”封啓澤很紳士的把椅子拉開,然後請示她坐下。

“那我就不客氣了。”她沒多猶豫,一屁股的坐下,舉止大方之餘中帶着高貴。

他走到對面,跟着一起坐下,面對面的看着她,兩人中間各種幾道燭光。

四目相對,滿是濃情蜜意,就連一旁拉琴的人都能感覺到他們那強烈的愛情。

“小猴,我怎麼覺得我們的生活有點太誇張了?”她諾諾的問,對於這樣的生活方式還有些不適應。

或許是十年來的勤儉節約,習慣了,一下子搞得太破費,心裏有點不捨。

“我還想更誇張一點,誇張到帶着你駕雲飛遍五湖西海。”他幽默道,笑得很陽光,很迷人,似乎快要把人的魂都給勾了。

“某個傻蛋又在做白日夢咯。”

“白日夢就白日夢吧,有這種白日夢做總比沒有得好。”

這時,服務員將食物一一送上,“請慢用。”

謝千凝看着眼前的美食,食慾大開。

這只一桌中西結合的菜,看都讓人直流口水,更別說是吃了。

封啓澤右手拿着筷子,左手拿着叉,給這一桌子的菜做了介紹:“這張桌子上呢,有天上飛的、地上跑的、水裏遊的,還有土里長的,可謂是應有盡有。”

“看來你還真是費了不少心思嘛?我這個人對吃的不挑剔,凡事能入口的東西我都能吃下。我不跟你客氣了,開動。”她學着他,右手拿筷子,左手拿叉,不在乎什麼餐桌禮儀,更不講究什麼餐具的正確使用方法,只要能把東西送到嘴裏就好,毫不矜持的吃。

他跟她一樣,把那些繁瑣又無趣的禮儀全部拋到一邊,盡情的享受美食,爲了更方便行事,他將椅子搬到她旁邊來做,和她近距離的共享這份晚餐,時不時的喂她吃一口,兩人活在美食的幸福世界裏。

可是才吃到一半,突然有個中年男子,沒有敲門就直接走了進來,他身後還跟着幾個保安,看樣子來者不善。

拉小提琴的女人看到情況不對,於是就停下手中的動作,站在那裏看情況來辦事。

謝千凝原本在津津有味的吃飯,但是一看有人闖入,立刻收起所有的動作和表情,快速的站起來,驚訝的看着走進來的人,一頭霧水,還有點緊張。

這裏是餐廳,按理說不會發生什麼事意外才對,但是現在看來,事情有點不簡單。

封啓澤坐着不動,眉頭緊鄒,對於突然闖入的人很不滿,於是嚴厲的質問:“你們想幹什麼?”

“封少爺,我是這家餐廳的老闆,剛收到封先生的指示,命令我們停止對你的任何服務,所以很抱歉。這頓飯就當是我請你的好了,所以請封少爺見諒,我們不得不這樣做。”老闆把話說得很委婉,但卻已經很明白。

封啓澤明白了事情的原因,冷冷一笑,嘲諷道:“這封老頭還真夠絕的,連吃飯都要對我下封令。”

“封少爺,真是對不起,等封先生把封令一收,我一定登門致歉,再請你吃頓飯,以致歉意,好嗎?”

“不必了,從此以後我再也不會來你這餐廳吃飯。今天的事錯不在你,我不會怪你,也不計較這件事。”

這件事的確不能怪老闆,他也是聽令辦事,如果不按照封家榮的指示去做,只怕這餐廳明天就得關門大吉了。

“謝謝封少爺的理解,謝謝。”老闆連忙的鞠躬感謝,額頭上的冷汗減少了一半。

封啓澤不理他,站了起來,然後拉着謝千凝的手往外走,“我們走。”

謝千凝什麼都沒說,乖乖的跟他走,一路上也不說話,心裏其實在擔心他,等到了餐廳外面時,忍不住關心的問了問:“小猴,你還好吧?”

沒想到封家榮真的是那麼狠心,連自己的兒子都這樣對待,想必小猴現在一定很難過吧。

他停下腳步,轉身過來,面對着她,臉上掛着邪魅的笑容,陰冷道:“我怎麼可能有事,有事的應該是封家榮。看來他已經打算要正面跟我開戰,那好,我們就開戰吧。”

“畢竟是父子,何必這樣鬥?小猴,是不是因爲我,所以你們的父子關系才變成這樣?”她自責道,因爲她很清楚,封家榮之所以怎麼做,完全都是因爲她。畢竟在封家榮眼裏,洪詩娜才是封家媳婦人選。

“你這個大傻瓜,又在胡思亂想些什麼?我跟他的關係本來就是這樣,以前是,現在是,以後也是,我永遠都不會承認他這個爸爸。”他憤恨道,對於封家榮,是越來越厭惡。

父子又怎麼樣,他們之間根本就沒有父子之情,封家榮除了在他爸爸的身體裏播種,根本就沒給過他任何東西。

這樣的父親,他不會承認。情封那麼。

看到他這樣的憤恨,她心疼不已,伸出雙手,抱着他,安慰他:“小猴,我知道你無法忘記小時候的苦,無法忘記你爸爸對你媽媽造成的傷害,我不勸你原諒封家榮,但是我求你不要傷害自己。恨一個人是需要心力的,恨得太深,只會把自己弄得心力交瘁,到頭來苦的還是自己。”

他同樣抱着她,因爲她這句話,心力舒服多了,溫柔的說到:“好,我都聽你的,不想這些事。今天沒能給你一個完整的燭光晚餐,以後我會還上,走吧,我們回去。”

“恩。”她點點頭,然後跟這他一起往車子的方向走去。

可是到了現場,車子不見了,但卻有一個穿着黑色西裝的男人站在附近,走過來恭敬的說道:“少爺,按照封先生的指示,只要是屬於封氏帝國的東西,全部拿走。”

封啓澤聽了這話,氣得火冒三丈,大吼道:“那車子是我自己買的,跟封氏帝國沒有任何關係?十分鐘之內,如果你們不把我的車子弄回來,那麼我就報警處理,告你們偷竊。”

“封先生說你現在沒有財力可以買得起這樣的車,所以必定是封氏帝國的錢買的,所以——”

“放他狗屁,你可以去查查封氏帝國的賬目,看看我這些年來有沒有花封家一分錢?十分鐘之內,把車子拿回來給我,否則公安局見?”

“我——是,我馬上去辦。”男人被說得啞口無言,看到封啓澤那雙猶如魔鬼一般的眼神,怕了,只好按照他說的去做,叫人把車子送回來。

這個少爺,似乎比他老子還要可怕。 兩日之後,運城。軍營之中。

唐林坐在帥帳之中,看着手中的密旨一雙劍眉漸漸地皺了起來。他手中的密旨是葉君臨剛剛派人送到的,先是對於打下勝仗表彰了一番,然後下令讓他班師回朝接受封賞,但是對於這次的主帥葉寒遠卻是隻字不提。

“唐將軍,聖上的旨意您應該也知道了,咱家便先告辭了,還請將軍儘快動身才是。”一個陰沉的嗓音響起,只見那人面白無須,雖然身穿一身普通的將士服卻硬生生地從眼角眉梢散發出一股飛揚跋扈的氣息。

唐林強忍住想要一掌拍飛他的衝動,勉強地笑了笑,“魏公公放心,本將軍一定會奉旨儘快班師回朝的,只是如今剛剛打下勝仗,清點俘虜防止南明國反撲都是必要的,所以還需要一段時間才行,還望公公明鑑。”

“這個嘛,”那魏公公拉長了聲音,臉也和聲音一樣拉的老長,“唐將軍,不是咱家不體諒將軍,只是咱家也是奉旨行事的,若是將軍您不能按時班師回朝的,咱家也不好對聖上交代啊。”一邊說着,公公那白嫩如同女子的手還一邊在桌子上敲着。

唐林雙手緊握,爆出幾根青筋,然後又將雙手鬆開,給了旁邊的兩個親兵一個眼色。其中一個親兵立刻上前向公公行了一禮,“魏公公好不容易來這裏一趟,甚是辛苦,何苦這麼着急離開呢。不如在運城休息幾日再回京,畢竟這裏可是邊城,不太安全,所以公公您只得耽擱幾日不是。”等他站起身來的時候,已經不着痕跡地往魏公公的衣袖裏面悄悄地塞進去一些東西。

魏公公不置可否地哼了一聲,一隻手伸進衣袖捏了捏,感受了一下手感,表情頓時變得親熱起來,“都是爲聖上辦事的,咱家又怎麼能爲難將軍呢。既然將軍這裏實在是忙不開,運城治安又如此不好,咱家便在這運城稍待幾日吧。”

剛纔那個手感,絕對是五百兩的銀票啊,雖然他以前也不是沒有見過,甚至有的時候比這多得多。但是唐林可是出了名的清貧,能夠從唐林的手中弄到五百兩銀子,這份滿足感可比起以前弄到手三千兩銀子還要強得多。

“那就多謝魏公公了,來人,帶魏公公下去休息。”唐林勉強應了一聲,然後便轉頭向親兵吩咐道。若是再不讓這魏公公離開的話,只怕他就要忍不住想要拔劍砍了他!這斷子絕孫的閹人,也敢在他的面前如此放肆!

等魏公公離開之後,之前向魏公公奉上銀票的親兵狠狠地吐了一口唾沫,“我呸!”然後又忿忿不平地向唐林說道,“將軍,這樣的狗殺才您爲什麼還要讓我賄賂他!我真恨不得一拳打殺了他,竟然敢在將軍您的面前裝腔作勢!”軍營之中大多數都是心直口快的真漢子,對於魏公公這種一點都不像是男人的太監自然是非常厭惡了。

唐林一掌拍在桌子上,長長吐出了一口氣,“我又何嘗不想直接打殺了他,但是他不過

是個小角色,正所謂打狗也要看主人。他背後的那位卻不是我可以隨意翻臉的,所以只能暫時忍耐一下。”魏公公乃是帶着葉君臨的旨意來的,雖然他對於葉君臨一向都是不怎麼恭敬,但是葉君臨畢竟是東離國的國君,他是不會做出抗旨的事情的。

聽到唐林的話之後,親兵更加氣憤了,“將軍,聖上根本就從來都沒有相信過您,一直都想要剝奪您的軍權,這一次忠勇王爺帶着咱們打贏了勝仗,卻重傷失蹤。聖上卻根本就不關心,只是吩咐了您派人尋找一下,便要求您儘快班師回朝,還不就是害怕您手中握着兵權嗎!”

唐林劍眉一挑,沉聲道,“莫要妄言!聖意難測,身爲軍人我們便自當聽令行事,其他的不必過問!”對於葉君臨的心思,他最瞭解不過,從一開始葉君臨便想要從他的手中收回兵權。這一次帶兵出征,讓葉寒遠爲主帥他爲副帥,便是光明正大地想要挑撥他和葉寒遠的關係。

只不過葉君臨沒有想到,他不但沒有和葉寒遠爭鬥,反而是心甘情願地作爲副手接受葉寒遠的指揮吧。如今葉寒遠帶領大軍戰勝了南明國的軍隊,卻重傷失蹤,這樣的事情對於葉君臨來說豈不是正中下懷。

葉君臨與葉寒遠之間的關係,朝中衆臣都是心知肚明,葉君臨一直都將葉寒遠當做是心腹大患。此次葉寒遠在大軍之中的聲望如日中天,若是葉寒遠得以生還,對於葉君臨的威脅就更大了,所以葉君臨才會這麼不上心尋找葉寒遠。

不,不僅僅是不上心,若是葉君臨不趁這個機會排出殺手斬草除根,那就不是葉君臨了。唐林越想眉頭皺的越緊,雖然與葉寒遠共事的時間不長,但是對於葉寒遠的雄才偉略和其他各個方面的見解,他都很是欣賞,若是讓他來說,葉寒遠比起葉君臨更加適合當聖上。最起碼葉寒遠的光明磊落,便比葉君臨的陰謀詭計讓他看得順眼。

忽然唐林眉頭一挑,右手已經拔出了腰間的長劍,沉聲喝道,“何方宵小,竟敢擅闖我運城軍營!”而他的面前,原本一臉憤恨不平之意的親兵,已經身體軟軟地倒了下去。

“唐將軍不必緊張,我雖然是擅闖,但是這宵小的名號可承擔不起。”一個容顏清麗的少女出現在唐林的面前,脣角一絲淺淺的微笑,“唐將軍可以將手中的劍收起來了吧,我並沒有惡意,還是說唐將軍連我這麼一個小姑娘都害怕不成?”一邊說着她右手微微用力,那親兵的身體便倒在一旁的椅子之中。

唐林看到少女之後卻絲毫沒有放鬆,反而更加戒備了起來,“以姑娘的實力,唐某自然是要小心爲上。”能夠這般無聲無息地出現在他的軍帳之中,並且絲毫沒有讓他察覺到,她的武功遠遠在他之上。而這樣的人,他之前只見過一個,就是失蹤的葉寒遠,不過葉寒遠給他的感覺是溫文儒雅之中帶着強大實力的壓迫,眼前的少女卻絲毫讓他感覺不到威脅,但是越是這

樣他的心中就越是凜然,越是看起來無害的其實越是危險。

“既然您執意如此,那便這樣吧,我來這裏是有些事情想要詢問您。”少女毫不在意地挑了挑眉,然後絲毫不客氣地挑了把椅子坐了下來,似乎根本就不害怕唐林會趁機出手一般。“我想要問的很簡單,葉寒遠和江煒的消息。”

唐林的眸中精光一閃,動作卻絲毫沒有放鬆,口中說道,“姑娘怎麼能夠如此放肆,竟敢直呼王爺的姓名!”這突然出現的神祕少女,竟然如此輕鬆地直呼王爺和江煒的名字,莫非是爲了調查王爺的失蹤而來?

“名字不就是讓人叫的,我有什麼不敢喊。”少女輕哼了一聲,然後說道,“唐將軍,時間寶貴,希望您不要再繼續浪費你我的時間了。我是江煒的師妹,了情神尼的親傳弟子,這個身份足以讓您相信我了吧。”這少女自然便是一路風塵僕僕趕來運城的梅輕舞了,她來到運城之後沒有顧得上休息便直奔軍營而來,便是要從唐林的口中得到最確切的消息。

聽到梅輕舞自稱是了情神尼的親傳弟子,唐林的眼眸之中閃過一絲激動,然後又沉聲問道,“口說無憑,了情神尼一向非有緣人不見,我又怎麼相信你真的是她的弟子?”真的會是她的弟子嗎?她輕易不見人的性子,竟然也會收徒嗎?

梅輕舞將手伸向腰間,一邊示意唐林不用緊張一邊將腰間的軟劍抽了出來,然後用劍柄朝向唐林,“我想,這把劍應該可以證明吧。”若不是臨行之前師父曾交代她可以說出師父的名號,她還真的想不到唐林與師父之間竟然會有聯繫。

唐林看着梅輕舞手中的軟劍,神色有些懷念,然後點了點頭,“我相信你,這把劍她以前從不離身,你若非是她的弟子,否則不可能得到此劍。”然後他將手中的長劍收了起來,臉上也多了一些笑容。

“具體的情況我也不太瞭解,當時戰場之上很是混亂,我雖然勸過王爺,但是王爺一向總是喜歡身先士卒。那時是南明國見戰敗已是難免,狗急跳牆之下派遣了大量的刺客混在士兵當中刺殺王爺,王爺雖然武藝高強,但是畢竟寡不敵衆,支撐了一段時間之後便重傷墜馬了,而前去救援的江煒也一同消失不見。我雖然一直派人暗中尋找,但是卻始終沒有找到他們的蹤跡。”

梅輕舞沉默了一會兒,然後開口詢問道,“當時交戰的地方是哪裏?”雖然已經過了一段時間,不一定有線索,她還是想要到當時的戰場之上去看一下。

“運城之外五十裏處,已經快要打入南明國了。”唐林回答道,然後又繼續說道,“這些日子一直沒有王爺的消息,我懷疑王爺可能是被南明國俘虜了,若是姑娘有心相救王爺的話,不妨打探一下消息,不過還是不要冒險進入南明國爲好。”南明國民風彪悍,可以人人都是將士,若是梅輕舞潛入南明國的話,那便是四面皆敵,太過於冒險了。

(本章完) 歷經了小雅的事情,也讓柯小鷗有一種感覺,就是以前對過於保護了,自己總是究陷於前世的種種經歷,不想歷經那些事情,所以總是自以爲是的用自己認爲好的想法去干涉她們的成人過程。

可是溫室中的花朵一但放到風雨之中很快就會凋零,小雅不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嗎。

所以(葉子友情提醒家有女兒的家長,特別是做爲母親的,一定要早早的給女孩子們灌輸一些安全防護意識,因爲女孩不比別的,如今的社會風氣越來越差,許多90後的女孩子早早的偷嚐禁果,懷孕墮胎那是屢見不鮮。這不,就前幾天,海南還有一個小學校長帶了數名女孩子去開房,假如說那些女孩們能在家長的教育下做好安全防範措施,那該千刀的色狼校長那裏齷齪的心思還能得懲嗎?)

元旦很快就到了,柯小鷗和司馬明柏這一次沒有馭劍飛行,而是選則了自駕遊,開着那輛招搖的紅色牧馬人吉普準備沿着幾條新修好的國道線晃回家。

原本一天的車,這倆卻是晃晃悠悠的,走一節停一節的,遇到風景點小倆口還下去逛狂,買點土特產啥的,再吃點喝點,這路程硬是變成了三天,直到元旦前一天的下午倆人才晃到了華興。

紅色的吉普車才駛進華興的大門就被門崗攔住了,“你們”哪來的這幾個字還沒吐出口,門衛剛纔還沒有表情的臉在看到柯小鷗之後一下子變的諂媚起來。

“喲,是小鷗和女婿子回來了”司馬明柏在廠子裏的名聲可是不小,而且這個門衛大叔也是鷗爸的獵友之一,那年小鷗考上大學辦酒宴時,他也曾來參加,所以認得二少。

“兵叔你在值班啊,明柏,快拿煙¨.”司馬明柏不吸菸·可是身邊卻總是放着煙,而且都是從自己父親和外公那裏順來的特貢中華或是小熊貓。

所以當他把那包特貢小熊貓拿出來拔了一隻遞過去後想收起來時,柯小鷗一把搶過煙盒又多拔了一隻,“兵叔·您看,這可是特貢,外面看不見的,我老公可是從他爸那裏順來的,您多拿一隻”

兵叔真的是受寵若驚,那表情簡直是激動的無以倫比,精心的捧着兩隻煙就象是捧着至寶一樣·“兵叔這輩子抽的最好的煙也就是你上大學那年發的一包玉溪煙,沒想到還能抽上這大內的貢品,兵叔可真是借你的光了”

這話溜舔的柯小鷗心中那虛榮心海海的漲着,再加上兵叔和鷗爸的關係,這丫的大手一揮,那剛拆封的才抽出了二支的小熊貓全塞進了兵叔的手裏。

兵叔當時就想往回推,在他的思想裏,這煙怕是貴的不行行·所以絕不能讓別人這樣大情,可是手裏緊緊的拽着那煙,這才是他心裏最真實的想法——沒有哪個菸民不喜好煙的。

二少可不願一個男人和自己的媳婦推推拉拉的·哪怕是看着小鷗長大的廠鄰也一樣,所以他大手一把擋住了正欲把煙給回小鷗手裏的兵叔的手,“兵叔,我呢,是不吸菸的,所以你就放下心收着吧”

語氣和姿態都不容拒絕,兵叔這下當然是樂得將那煙好好的收進兜裏,微黑的臉盤笑得更加的燦爛了。

最喜歡的三女婿就回來了,丈母孃羅美青的臉上那笑只要是明眼人都能看得見。

女婿來了,她當然要好好的操置一桌酒席·所以一大早的就擒着菜籃子上市場去了,而且去的是鎮上的市場,要翻後山的小路也不嫌麻煩,更何況昨晚的一場冬雨將後山的小路變得十分泥濘。

華興這幾年發展很快,象柯小鷗這批年紀的孩子們都長大了,沒有能力考出去的就進廠工作了。

這老廠就都有一個不成文的習俗·孩子們一到年紀,就會有這樣那樣的熱衷於婚介媒事的人跑東家竄西家的當媒人,每介紹成功一對時,都能收到一筆不菲的禮金。

因爲青工中申請婚房的人多了,廠裏原有的宿舍區哪怕是再不好的也成了搶手的,而在華興的老一輩職工裏,每家幾乎都有好幾個孩子,有的一家甚至有四個兒子,這到婚齡那房子就成了問題。

因爲工齡分房只能照顧到一個孩子,別的孩子結婚那就要另外想辦法了,這一下廠裏因爲這房子問題各種矛盾就出來了。

可是華興這幾年的經營狀況非常不好,自從來了一個空降兵當領導後,那中間劃下的道道可是讓人不敢苟同。

沒錢,沒錢就甭想有新房子。

所以在廠工會的運作下,華興從92年起就興起了集資建房,這建新房的地點就先在了後山柯小鷗家那塊地從原來的較偏儼然變成以的的中心熱鬧地帶了。

因爲集資建房了,這房子的問題就給轉移了,你要房,可以,拿錢來,沒錢,活該啊,誰要你生這麼多呢。

象人家那只有兩個孩子的雙職工家庭,人家可就攢下錢了,老式的沒廁所的房子俺們可是住夠了。

俺要住高樓帶抽水馬桶的洋房,這第一批集資建房的人爲了那個名額又是打破了頭想擠進去,所以沒錢的,你就只能在一邊看着了,等那些人住上新房騰出老房子,你運氣好也許能輪上。

“老羅,買這麼多菜啊,家裏有客人來?”廠鄰笑問。

“是啊,我家老三和女婿回來了,這倆孩子成年的在外頭忙和,難得回來一次,這不,我準備做幾個他們都愛吃的菜給他們好好補補。”

“那可真得好好補補,要我說啊,老羅,你們家這幾年可真是越過越好了,幾個孩子也越來越有出息了¨.”

鷗媽就在旁人羨慕的眼神中高昂着頭,拎着裝載着滿滿的愛心的菜籃一步一個腳印的回到了家。

煎、炸、蒸、煮、炒,鷗媽是拿出了十八般廚藝,食物的香氣順着清風從柯家的廚房飄得老遠。

“羅姨,您又在做什麼好吃的了.¨”清脆的聲音伴着一個清麗的身影一蹦一跳的竄進了柯家的廚房,那小鼻頭還一抽一吸的。

鷗媽不用回頭光只聽聲音就知道是隔壁老秦家的外甥女,說來也奇怪,這十七八的大姑娘不上學,也沒工作,整天在這堂舅家混着,沒事還總跑自家來混吃食,就這羅美青也沒少問這小姑娘,結果人家說是身體不好的原因才輟學的。

“小宇你來了啊,晚上我家老三回來,這不,我在準備晚上的菜呢,那丫頭可挑嘴了。”鷗媽的臉上是滿臉的喜氣,忙碌了一上午也未見到半點疲憊。

聽聞柯小鷗要回來,那姑娘的臉色就是一變,要知道在前幾天上面就下了命令,說是過了元旦就可以撤回去了,也就是說這保護的任務結束了。

可是連同隊長一起,這幾人都非常的不爽,因爲這一個來月是他們最爲輕鬆的日子,沒事還來柯家混吃混喝的,還能提高修爲,可是這樣的日子短暫了。

所以這幾天這小姑娘可是見天的往柯家跑,而且都是踩着飯點來

可是現在這滿滿一廚房的菜居然是給另外一個與之年紀相仿不多的女孩準備的,要說不羨慕那是假的,那丫的真是恨不得能生在柯家。

他們能輕鬆的混進柯家,那還不是因爲柯大林夫婦都是普通人的緣故嗎,他倆沒有修煉過,當然不能查覺到這幾個異能者體內的能量波動,可是柯小鷗回來之後那他們的形蹤就再也無法隱藏着了

一但柯小鷗回來了,那她的性子能有其父母隨和嗎?要知道在這的一個來月,他們可是把柯小鷗小時候的那點事情全給查了出來,特別是柯小鷗爲了救父在楊家灣鬧的那一場風波,真是讓人瞠目結舌。

牧馬人獨有的大功率發動機一路轟鳴着駛進華興廠區,剛巧又是下班時間,柯小鷗和司馬明柏一路在廠人的羨慕和嫉妒的眼神中回到了家。

然早就一直翹首期望着姐姐姐夫回緊的柯小文是等的脖頸都快拉成長頸鹿了。

而那極爲囂張的豔紅車輛,在孩童們的眼裏卻滿是驚訝與稀罕,不一會功夫,車子旁就聚滿了N個孩子,年紀從4歲~10幾歲的都有。

沒有很爲煽情的場面,更沒有什麼鮮花迎接的情景,一句“回來了”就包含了父母親對孩子的愛,不容忽視的愛。

不知是不是感到無顏見自己的姐夫,一直來和康豆豆關係也不錯的小雅這一次居然沒有回來,不過這都不是重要的,關鍵是鷗爸鷗媽看見三女兒攜同女婿一塊回來了,那高興勁就甭提了。

一直躲在秦家觀察柯家小院動靜的特勤組三人,卻在柯小鷗就要進院子時感到了一種莫名的危險,因爲她那看似無意的一眼,那方向卻是衝着秦家的院子。

要知道練氣期的修士那神識都可以探測到地底數百米深的情況,更何況元嬰修士呢,所以柯小鷗在進入華興時就查到了自家小院附近有異能力的波動,然在那裝成土狗的青獅土豆也早已與其神識溝通過了。RS 而關希辰出現之後,她心儀的關希辰目光直到現在都沒有從唐若甜的身上移開。

她一笑,眸光掠過不知何時出現在現場的關希辰。

關希辰一雙眸子緊緊的放在她的身上,露出濃濃的威脅。


她對他一笑,笑容裏面有着說不出的東西在裏面,這還是第一次有唐若甜在場的時候,關希辰把目光放在她的身上。

這種感覺真好。

她要關希辰永遠都忘不了今天。

克勞迪婭看到她臉上奇怪的神色,皺眉道:“你該不是還把唐若甜當作妹妹吧?”

唐若雪眸光涼涼的放到她的身上,脣角一直噙着笑,道:“我今天不是都跟你出現在記者招待會了嗎?”

聽到唐若雪這麼說,克勞迪婭的心還是放不下來。她總覺得像是有什麼超出她意料之外的事情發生了。

饒是兩個人都沒有說話,可還是有記者發現了他們,一時間,全都蜂擁過來。

“若雪,你這次出現在這裏不顧和唐若甜的姐妹情分了嗎?”

“唐若甜真的像是克勞迪婭小姐聲明裏說的那樣嗎?”

“聽說你和唐若甜的感情一直都不是很好,出現在這裏是不是蓄意抹黑唐若甜?”

原本脣邊一直噙着笑意的克勞迪婭聽到這個提問,面色頓時一變,“你在說些什麼?若雪怎麼可能會抹黑自己的妹妹?”

那記者一笑,繼續道:“爲什麼不可能?畢竟唐若雪小姐和唐若甜小姐之間的事,只有她們兩個人知道。而克勞迪婭小姐,你站在雲爵紅顏知己這個立場上,插手雲爵和若甜小姐之間的感情,豈不是有些太多事嗎?”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