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誒,有可能,現在什麼人都有啊!”

臺下大家你一言我一語的指責,讓男人坐如針毯,臉上也不自在起來。

“你們舉辦的拍賣會不是以慈善爲主的嗎?我整天做生意那麼忙怎麼有時間看什麼介紹書,我就是衝着慈善兩個字來的,來到現場我才知道這小本子上的東西我一個都不喜歡,如果我就這麼回去的話,豈不是讓你們浪費了我大半天的時間,錢我都準備好了,就是看中着爲美女身上衣服,和想跟你共進燭光晚餐,把我的錢捐出去,還是說你一點都不關心那些正在受苦的災區人們,真的是這樣的話,你們舉辦這次慈善拍賣會的目的就讓人懷疑了?”

男人不甘輕言放棄,繼續舞動巧舌,將歪理說的冠冕堂皇,打定主意要讓蘇寶兒下不了臺。

“我看你根本不是來參加拍賣會的,而是來找茬的?”

朱靜心等人在後臺看到受不了,衝出來呵斥。

“我們已經很清楚的明確了今天拍賣的主題和作品,在做的每一個都已經表示知道了,爲什麼只有這位先生一而再再而三的胡攪蠻殘,如果你要非要捐款的話,我們學校可以幫你用你個人名義或者貴公司的名義直接捐給災區,我相信災區的人們會感謝你的大方和好心。”

肖明君半眯着桃花眼,氣定神閒的說道。

“我出一百萬,就拍臺上美女的衣服和今晚的燭光晚餐,有人願意出比我的價格高嗎?”

男人被說的氣結,正想放棄算了,眼角卻看到在角落裏的白衣女孩陰沉的看着他,心裏頭一驚,才想起他是拿了別人錢的,乾脆不理會其他人都質問,直接朝着臺上的蘇寶兒喊話。

“一千萬!”

臺下忽然有人舉起了拍叫牌,惹來大家的到抽吸聲,紛紛朝發聲的人看去,一千萬啊!

文思翰心裏鬆了一口氣,總算是出手了,邊道,“一千萬一次,一千萬兩次,還沒有人比這位先生的出價更高?”

怎麼會又人出一千萬買下一件普通的旗袍,和跟自己家裏孩子的同學共進燭光晚餐呢,沒有人說話。

而那個男人也詢問的看了看角落的白衣少女,似乎在問要不要更價啊?

白衣少女狠狠的瞪了他一眼,示意他不要更。

“一千萬第三次,恭喜陸先生拍下蘇寶兒同學身上的旗袍和今晚的燭光晚餐。”

文思翰一錘定音,今天的慈善拍賣會太超乎所望了。

“等等,不可以答應!”

林可人也沒有認真看喊價的人是誰,一襲白衣衝了出來,面露焦急,將所有人的視線全部奪了過去。

臺下有老師跟她拼命打眼色,要她下去,林可人裝作沒有看到,白衣飄飄的走到臺前,似心疼似失望的看着蘇寶兒,“姐姐,你怎麼可以答應這麼無力的要求呢?難道你一點也不擔這會對你的名譽造成很大的影響嗎?”

“不擔心。”

蘇寶兒淡定的看着她。

“蘇寶兒你臉皮也太厚了吧,你知不知道吃飯的真正的含義啊?還說你是一間公司的老闆,居然人家用一千萬就可以買下你一個晚上,我爲身爲你的同校同學感到恥辱,你這樣的人根本不配在我們學校上學。”

曾小賢也跟着衝上來大罵。

“姐姐,不要答應啊,如果你答應了,爸爸和奶奶爺爺就名譽掃地了,爲了我們家的名聲,你千萬不能答應啊!”

林可人苦口婆心的勸道,字字都是認同曾小賢說蘇寶兒賣身的說法。

“小賢不要胡鬧,下去!”

文思翰見到自己的表妹居然跑出來跟着攪和,臉色很不好看。

“我不要,我知道你喜歡她,可是你看看這個女人是什麼人,人家用錢就可以買下她的,哪裏配的上你啊?表哥,你醒醒吧,不要被這個裝模作樣的女人給騙了。”

曾小賢已經豁出去了,大着膽子說道。

“姐姐,你不要讓文學長傷心了,快點拒絕吧!”

林可人幽幽的看了文思翰一眼,繼續勸說蘇寶兒。

“可人,我表哥只是一時糊塗,你千萬不要誤會啊,這個蘇狐狸才配不上我表哥呢!”

曾小賢這麼說道,不知道的人還以爲林可人和文思翰其實是情侶,蘇寶兒是插足兩人第三者。

剛剛說完,就感覺一到寒冷打在她身上,幾乎凍僵她的血液,反射性的擡頭看去,頓時呆住。

一個英俊的少年緩緩迎面走來,五官立體精緻,如同上天精心雕刻般,每一刀都是完美的找出缺陷,既有着十七八歲青少年的青春,也有着二十八歲男人的沉着穩重,看不出實際年紀,五官俊美的只能用天人之姿來形容,只是他的眼睛很冷,高大纖長的身影更是生人勿進的冰冷,卻更增添了他無與倫比的魅力。

見他越走越近,心跳的不能負荷,臉上佈滿粉紅色,像是等待王子的公主,有點不安,有點雀躍,更多的是期待和羞澀。

而旁邊的林可人也早已經被這謫仙的少年迷惑,不同於文思翰的溫潤如風,他就是千年寒冰,讓人想要用火熱的心將他融化。

一雙楚楚可憐又帶着無盡的誘惑視線,纏纏綿綿的將他包圍。

陸戰對這樣的眼神看多了,早就練就一身金剛不壞之身,自己走到蘇寶兒面前,拉起她的手,在上面印上一吻。

“天啊,是陸戰!”

什麼這個英俊的天神一樣的少年是陸戰?

那個富有傳奇色彩的陸戰?

曾小賢和林可人不敢置信瞪大眼睛看着他,見本來是冰山一樣的男人,居然在蘇寶兒溫柔似水,卻不得不承認,兩人站在那裏出衆的外貌和相識的氣質,確實非常的登對,居然讓她們連嫉妒都覺得是自己太小心眼了。

“真的是陸戰呢,這,陸少你跟臺上那位同學是什麼關係啊?”

臺下有人認出來,驚呼出聲,陸戰的大名一出,馬山引起了轟動。

“親愛的,沒辦法了我們只有提前公開我們的關係了!”

陸戰在蘇寶兒的耳邊低語,得到她一個白眼,這男人肯定是故意的,哪裏需要他喊價,自己可以解決好嗎?

小手伸到他的腰側,用大拇指和食指捏住小小一點肌肉,懲罰的做了個威脅的動作。

“這是我未婚妻。”

陸戰等這個機會太久了,怎麼會放過呢,其實他原先也是不想公開兩人的關係的,只是在臺下看到文思翰和他的小寶貝搭檔那麼默契,外表更是金童玉女的組合。

坐在他身邊的人還竊竊私語,說文家肯定是打算迎娶蘇寶兒進門的,吃醋了。

話剛落音腰部就傳來尖銳的刺痛,不過他痛並快樂着,黑眸無限寵溺的任由蘇寶兒發泄不滿。

臺下因爲他的答案頓時就翻了天,陸戰的未婚妻,蘇寶兒好像才十八歲吧,那不是比陸戰小了十七歲?

不過,再看向臺上一對俊男美女的組合,一點也看不出年紀有差啊,非常登對,黑色衣服的陸戰,和紅色旗袍的蘇寶兒,兩人眉宇間的默契,是情到深處的有情人才有的,很快得到了大家的祝福。

哪裏還記得林可人他們故意找茬,校方也藉着這個逆轉的消息,快速的宣佈今天的慈善拍賣會圓滿結束。

“我去後臺換衣服,待會找你算賬!”

蘇寶兒丟給他一個待會我們好好談一談的眼神,消失在後臺。

陸戰莞爾,心甘情願的在外面等她。

更衣室內,蘇寶兒剛剛進去,準備脫衣服就聞到一股異味,眉頭一皺,閉氣已經來不及了,眼前一黑全身無力軟軟的昏倒在地上。

------題外話------

今天努力再一更,發現大家都非常心急。 “一定是突發的巧合,造成了小澤心理防線的突然崩潰。”Ben認真的看着小澤,然後回頭看向區少辰,“萬幸,萬幸啊!”

“突發的巧合!”區少辰終於想起了冰雪聰玲曾經說過的那句話。

她也說過,除非有那種突發的巧合,否則的話小澤很有可能需要很漫長,也很痛苦的治療。

“是小澤太過於擔心媽媽了,所以才會衝破內心裏的束縛,甚至是魔障,而走了出來!”Ben很欣慰的笑了笑,“看來,我可以下崗了。”

聽到這裏,穆井橙的眼睛再次溼了起來。

低頭看向兒子,心裏的痛帶着酸酸的幸福感。

“小澤,謝謝你!”穆井橙親吻着兒子的臉,眼睛微紅,“謝謝你那麼擔心媽媽,謝謝你不怪媽媽!”

“是媽媽救了小澤,小澤要謝謝媽媽。”小澤緊緊的抱住穆井橙的脖子,小小的身體緊緊的陷在了媽媽的懷抱裏。

“要感謝這場車禍。”Ben打趣的看着這對母子,心裏不由的鬆了一口氣。

“是啊……”穆井橙贊成的點着頭,然後略帶孩子氣的笑了笑,道,“要知道一場車禍就可以讓兒子醒過來,我早就去撞車了。”

“不許胡說!”區少辰警示的瞪她一眼,然後轉頭看向Ben“謝謝你這些日子對小澤的幫助,沒有你的輔助治療,我想一場車禍也不一定就可以解決全部問題,Ben,你……功不可沒!”

“若是這樣的話……”Ben壞壞的笑了笑,“請我吃大餐啊!”

“沒問題!”區少辰坦然一笑,“等我太太出院,到時候,請你家人一起用個晚餐,怎麼樣?”

“OK,一言爲定!”

“一言爲定!”

很快,Ben離開了。

因爲他是從很重要的研討會上跑過來的,所以在確定穆井橙和小澤沒事之後,他便匆匆而回了。

看着Ben離開的背影是那樣的歡快,穆井橙忍不住笑了出來。

“受了傷還這麼開心?”區少辰寵溺的看着她,心裏更是暖暖的。

這場車禍也算是有驚無險,穆井橙雖然流了很多血,卻並沒傷到要害,而小澤也因此清醒過來。

像Ben所說,他們確實要感謝這場車禍了。

“我兒子醒了,我能不開心嗎?!對吧,小澤……”穆井橙興奮的看着自己的兒子,就好像她沒有受傷,發生車禍的那個人不是她一樣。

“嗯!”小澤認真的點着頭,眼睛也的淚水早已消失不見。

看着像樹懶一樣粘在穆井橙身上的兒子,區少辰無奈的笑了。

正在這時,病房的門再次被敲響了。

穆井橙和區少辰都不由的往門口看去,臉上都帶着疑惑。

難道是Ben去而復返?

否則的話,他們不記得在荷蘭還認識其它什麼人。

就在他們疑惑之際,病房的門被打開了。

一個熟悉的面孔映入了他們的眼簾。

一瞬間,穆井橙和區少辰的臉上分別展現了兩種不同的表情。

一個驚訝,甚至是驚喜。

而另一個,則是不悅,冷酷,甚至是憤怒。

周佳宜很聰明的忽略了區少辰的冰塊臉,目光直直的看着穆井橙,一臉擔心且愧疚的走了進來,“橙子,你怎麼樣了?”

“佳宜?你怎麼在……這裏?”穆井橙驚訝,甚至有些恍惚的看着對方。

她很確定這裏不是B市,更不是新西蘭。

可周佳宜怎麼會出現在這兒?

而且還跟她在同一家醫院?!

世界上有這麼巧的事?

“我……”

“就是她開車撞了你!”區少辰打斷周佳宜的話,說出了最殘酷的事實。他無奈的看着自己過於善良的老婆,語重心長的道,“她是肇事車主。”

“真的嗎?!”穆井橙的眼睛突然閃亮般的看着區少辰。

當看到他確認的點頭時,她臉上的笑容像花兒一樣,迅速的展開了。

“佳宜,謝謝你!”穆井橙恨不得撥掉針頭,從病牀上衝下去擁抱周佳宜,可惜,她除了身體過於虛弱不能動彈之外,身上還有一個小樹懶,所以只得坐在那裏,一臉興奮的看着周佳宜,“太謝謝你了!”

她的一聲謝謝,讓在場的兩個大人全都驚訝不已。

更是讓周佳宜汗顏不止。

她警覺的看了區少辰一眼,然後極其心虛且疑惑的看着穆井橙,“謝……謝我?”

炮灰女修仙記 穆井橙重重的點頭。

一瞬間,周佳宜心裏更沒底了。

她終究還是害怕區少辰,所以在向穆井橙走過去之前,她還是向區少辰請求般的看了一眼。

當看到區少辰的面孔不再那麼陰森,也不再那麼冷酷的時候,她才敢擡起腳,緩緩的向穆井橙走了去。

可即便這樣,她的心裏還是沒底的,“爲什麼?”

“因爲你救了小澤,救了我兒子!”穆井橙開心的看着她,並且說出了自己的答案。

這下週佳宜更加不解了。

她看向小澤,“我救了……小澤?”,一頭霧水,“可我開車撞了你,我……”

“對啊!”穆井橙使勁的點頭,“正因爲你開車撞了我,小澤才清醒過來的!真的很謝謝你佳宜,如果不是你,我可能還活在地獄裏,還……”

“行了!”區少辰有些無奈的打斷了她的語無論次,她真的是太開心,太興奮了,才會把這一切歸功於一個肇事者,才會感謝那個開車撞她的人。

這個笨蛋,總是那麼善良,善良的毫無底線。

“你該休息了。”區少辰命令式的看着她,“快躺下。”

“我不累!”穆井橙拒絕的看着他,“我還有很多話要跟小澤說,我還沒有跟兒子好好聊天呢,還有佳宜,我……”

“如果你不聽話的話,我現在就把她趕走!”區少辰威脅的看着她,“小澤我也會帶走。”

“區少辰!”

“聽話。”區少辰的目光瞬間變的溫柔了起來,“難道你想讓我和兒子擔心嗎?小澤也剛剛清醒過來,他還需要適應這裏,更適應他之前的一切,你不能因爲自己太開心,太興奮,就給兒子這麼大的壓力,他也需要時間,明白嗎?” 雜誌社和趙雨思的工作室敲定了下一期的雜誌封面就用她了,內頁還必須有一組她的寫真。這都是談好了的,但趙雨思最近的行程很滿,有大大小小的活動,還有部戲沒拍完,如果要讓她空出時間來拍攝封面和寫真,恐怕時間上不允許。

所以,今天蕭楠才會特意跑這一趟,就是要和她商量這拍攝時間的問題。

“思思,你看你能不能空出半天的時間,我們抓緊時間把封面和寫真都拍了。”蕭楠提議道。

“半天?”這趙雨思還沒回答,威廉倒先叫了起來,“半天時間哪裏夠啊,既要拍封面又要拍寫真的,這思思得多累啊。”

“我知道累,但這不是思思沒有時間嗎?只能這麼辦啊。”蕭楠無奈的解釋着。


“那就不拍了。既然時間這麼緊,那就乾脆不拍得了,省得累到了思思。”威廉顯然沒有把合約當一回事,說不拍說得特別的輕巧。

蕭楠沉下臉,不悅的斥道:“威廉,你說什麼呢?”

威廉聳肩,“難道我說錯了嗎?本來就是,時間這麼緊,半天的時間,拍出來的照片效果肯定也不好,這樣會影響到思思的。”

“我知道。”蕭楠無奈的嘆了口氣,“所以我們請來了攝影師秦素,她剛好回國了。我想如果讓她來拍的話,半天的時間應該足夠了。”

秦素?!一旁沉默的白芨一聽到這個有點耳熟的名字,皺起眉,努力在記憶長河裏尋找有關這個名字的記憶。

“秦素?是著名攝影大師ann的學生嗎?”趙雨思問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