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你不要跟着我,整得我像個重症患者似的,我懷嘟嘟的時候還去上課呢,我還去跳舞呢!”

不知道自己懷孕的情況下,她還去健身了,她身體沒有那麼弱的,她現在會先兆流產,那還不是因爲他不知道節制。

“你還去跳舞?”厲爵很驚訝,不過他也慶幸好在嘟嘟能平安出生,要是流掉的話,他不敢想像了。

虞夕坐在沙發上吃蘋果了,她沒有搭理厲爵。

他現在那麼緊張她肚子裏的孩子,那他們第一個孩子呢?他那麼殘忍去逼她吃藥打掉,他一點都不內疚嗎?

對於第一個孩子的事,虞夕就是耿耿於懷。

見虞夕不搭理自己,厲爵在一旁靜靜地盯着她看,他很識趣不吭聲,因爲他不想她生氣。

他上網查過資料了,說孕婦的情緒很重要,也不能受刺激,所以,基本上他什麼事都依她了。

傅寶珠和厲風行在大客廳的另一邊陪嘟嘟玩玩具,瞟見厲爵很沒脾氣又處處低頭的樣子,他們不禁暗暗竊喜。

就是這樣子才好,有個女人降得住他才行。 傅景遇望着他,“怎麼了?”

“抱抱。”他走累了!

傅景遇:“……”

這才走了幾步?

傅景遇最近發現,他這個兒子,很懶,而且是特別懶的那種。

通常走路走不了幾步就會走不動,需要抱。

雖然嘴巴上嫌棄,但傅景遇還是將他抱了起來,迎着陽光,送他去小區的幼兒園。

葉繁星跟在父子倆身後,公司的人一直在給她電話,讓她今天早點過去,可今天是兒子上課的第一天,不送他去學校,葉繁星實在捨不得。

她對着手機道:“我知道了,會早點過來的。”

傅景遇抱着小燈泡,回過頭來看了一眼有點焦頭爛額的葉繁星,他們最近公司正忙着新產品上市,所有人都忙得不可開交。

傅景遇說:“你要是忙,就先去吧,我送他去學校。”

“沒事。”葉繁星小跑了兩步,靠近了傅景遇,望了一眼自己家的小燈泡,小燈泡戴着帽子,看起來可愛到了極點。

陽光下,他的皮膚白白的,像顆白白的水煮蛋。

葉繁星問道:“第一天上學,陽陽緊張不緊張?”

“不緊張。”

有爸爸媽媽陪着,他才不緊張呢!

“我兒子真勇敢。”葉繁星笑了起來,夫妻倆一起將小燈泡送去了幼兒園。

這個幼兒園學費不便宜,能夠在這裏上的,都是這個小區住的孩子。

他們這個是高檔別墅區,在這裏住的,家裏都挺有錢的。

葉繁星跟老師聊了一下,對方態度挺好的,小燈泡上學的事情他們特別在意,好久以前就來接觸了,互相瞭解過才決定把孩子送過來的。

小燈泡已經被傅景遇放了下來,門口有不少小朋友在家長的懷裏哭,他倒是很淡定,不明白那些人哭什麼。

葉繁星走過來,對傅景遇說:“我們家陽陽還挺乖的。”

兒子不哭,葉繁星心裏滿滿的都是自豪感。

傅景遇掃了一眼小燈泡,很不以爲然,“是嗎?”

他覺得葉繁星還是不夠瞭解自己兒子。

他們跟老師聊完,老師將小燈泡領進教室,裏面有不少小朋友。

小燈泡回過頭來看着葉繁星和傅景遇。

每隔一會兒就會看着他們。

小燈泡繼承了傅景遇的基因,長得很好看,他一出現,簡直就像是自帶光環,萌爆了所有人,連其它小朋友也在看他。

他剛來,有點認生,不是很習慣。

老師讓他坐好,他也坐了。

葉繁星站在傅景遇身邊,莫名有一種心酸的感覺,今天是兒子第一次上課,他的一舉一動,都牽動着葉繁星的心。

傅景遇看了一下小燈泡,對着葉繁星道,“你不去上班了?”

她看小燈泡看到都不捨得走,連自己正事都忘了。

葉繁星說:“要去。”

正說着,電話又打過來了。

葉繁星只能暫時放下兒子去接電話,傅景遇見小燈泡在那裏挺適應的,就跟着葉繁星走了。

小燈泡一直盯着他們呢,現在見兩人突然走了,再也不像剛剛那麼鎮定了,揹着他的小書包,邁着小短腿追了出來。

“哎……”老師跟着出來,想要攔住他。 已經好多天了,虞崢都沒有跟自己聯繫過了,都是自己主動打電話給她,今天下了班,方仲謙很正式約了她。

想了一下,虞崢答應跟他一起去吃飯了,順便她要跟他說清楚點事。

虞崢離開保險公司的時候就發現邢楷瑞的車了,他不堵她的路了,不過,她一直跟着她。

莫名的,虞崢心裏覺得煩躁。

不相干的人打從心底冷漠,打從心底無視就好,虞崢很刻意讓自己不要去理他。

停好車,虞崢走進了方仲謙所約的那間餐廳,隨後,邢楷瑞也走了進去。

他沒有吭聲,他就坐在虞崢旁邊的那張餐桌上,他如鷹般犀利的眼眸緊盯着她。

被邢楷瑞這樣跟着這樣盯着,虞崢渾身不自在,她心裏也有一股悶氣。

她懊惱自己怎麼會又惹上這個臉皮極厚的混蛋!

離婚是他提的,婚離了,他們沒關係了,他卻又這麼無恥地跟着她,她怎麼可能不生氣。

“虞崢,你想吃點什麼?”

方仲謙叫自己了,虞崢怔愣了一下才回過神來。

美眸閃轉了一下,突然,她柔聲道:“我們就吃情侶套餐吧!”

“好,就來一個情侶套餐a!”聽虞崢這樣回答,方仲謙的心情大好,他也欣快點餐了。

不過,邢楷瑞的臉色就不好了,他眼瞳的顏色也突然改變了。

他本來想拉虞崢離開餐廳的,就在這個時候,他的手機響了起來。

是家裏打來的電話,雖然他也有點不情不願,邢楷瑞還是把電話接了起來。

剎那間,家裏的傭人很慌張地說:“少爺,不好了,太太突然暈倒了,我給她擦了點驅風油,你快回來看看要不要送去醫院。我要打急救電話,還有些意識的太太卻說不用,她還說她休息一下就好了。我不放心,所以給你打電話了。”

邢楷瑞的眉心立時緊鎖,雖然他的表情極不悅,他也應允了馬上回家。

瞟了虞崢一眼,邢楷瑞匆匆走了。

~~~~~~

那個混蛋走了,不礙她的眼了,虞崢是覺得舒心多了。

不過,她該跟方仲謙說的她還是說了。

“仲謙,很不好意思,有些話我必須跟你說清楚的,我不想欺騙你。”

“虞崢,怎麼了?”驀地,方仲謙臉上的淺笑僵掉了。

“我們還是適合做朋友,真的很抱歉!”

“虞崢,你還沒瞭解我,不要急着拒絕我。真的,我沒有介意你離過婚。”

“不是你的問題,也不是你不好,是我的問題,是我覺得我們不適合。仲謙,我會當你是我的好朋友的。我剛纔說吃情侶餐,是因爲我的前夫跟着我,就是隔壁那桌剛離開的那個男人。利用了你,真的很對不起。”

剎那間,方仲謙沉默了。

一會兒了,他望着虞崢,他開口問了,“你還喜歡你的前夫吧?”

“我跟他不可能的,他家人不喜歡我。我現在什麼也不想去想了,我只想好好過我的日子。一個人也挺好的,不用煩那麼多事。”

就像剛纔吧,邢楷瑞那麼急着離開,他肯定是回家的,肯定是他媽媽叫他了。

他心裏肯定是他媽媽在第一位的,呵……對他而言,她又算什麼。

不自覺的,虞崢自嘲地笑了笑。

……

邢楷瑞匆匆趕回家了,他擔心媽媽又犯病了,他打算帶她去醫院看看的。

他哪料到他回家之後媽媽竟然安然無恙,她和藍冰莎就坐在餐桌那,彷彿是在等他回來似的,餐桌上也一桌子的菜。

看到這個情景,他心裏五味雜陳,他也挺難過的。

“楷瑞,過來吃飯,好久沒一起吃過飯了。”

瞬間,邢楷瑞什麼都明白了,他心裏也憋着一肚子的氣,下意識的,他冰冷的視線瞪了藍冰莎一眼。

彷彿是看穿了邢楷瑞的心思,高佩珊繼續道:“你別怪冰莎,是我叫她來吃飯的,也是我讓傭人給你打電話的。如果不是說我暈倒了,你心裏還有我這個媽嗎?我看你的魂就是被那個女人勾走了!”

媽媽這樣說,邢楷瑞只覺得頭疼,他真不知道該怎麼去勸她了。

彷彿她跟虞崢天生有仇似的,她就是不見得她好,而且,她的要求越來越無理,他已經快到了無法忍受的地步了。

做她的兒子真的好累!

不是他不想去辯解,因爲他的辯解好無力!

吃着飯,邢楷瑞什麼滋味都沒有了,唯有心裏的酸苦攪得他有說不出的痛!

見到邢楷瑞不開心,藍冰莎心裏暗暗竊喜。

他那麼喜歡跟虞崢在一起,所以,她肯定不會讓他好過的。

只要他媽媽還活着,他就沒辦法擺脫她。

~~~~~~

不放心虞夕在家,也擔心她會自己偷偷跑去把孩子打掉,厲爵帶她和女兒回華爾傳媒上班了。

反正在他辦公室裏也不會悶的,可以看電視,也可以看電影,也可以玩遊戲,還有休息室,跟家裏也沒啥區別。

他辦公之餘還可以看到她們,他覺得挺好的。

能和爸爸一起上班,厲星桐可開心了,她喜歡。

爸爸的辦公室好大好大的,也有她的玩具,牆上還有一個好大的電視機,她還可以吃水果,還可以吃雪糕,因爲爸爸的辦公室裏有一個冰箱。

總裁比平時來得遲,不過,看到他帶老婆女兒來,整個集團的員工可驚訝了。

什麼時候他們的總裁變成了居家好男人了?女人們羨慕不已,也偷偷隱藏着嫉妒的眼神!

甚至,很多女人已經把厲太太當成了她們的奮鬥目標,都希望像她一樣馴服一個不可一世的霸道總裁。

虞夕不想來的,可是,厲爵堅持要她和他一起去上班,婆婆也贊成,更重要的是女兒想爸爸。

坐在厲爵的辦公室裏,虞夕隨處瞟了一下。

她當然沒有忘記,他們的女兒就是在這裏有的,他並不是一般的混蛋。

所以,虞夕即便是來了,她也是對着厲爵板起臭臉。

不讓老婆喝咖啡,厲爵特地吩咐祕書鮮榨柳橙汁給她喝,他知道她喜歡偏酸的東西。


……

因爲懷孕的緣故吧,虞夕比較容易犯困,原本坐在沙發那裏看雜誌的她竟然也能睡着了。

厲星桐有東西吃還有她喜歡的喜羊羊看,她也挺乖的,她沒有去吵媽媽。

爸爸去開會了,還沒有回來,小家夥也有些不安份。

玩了一會兒玩具,厲星桐起來了,她揮動小短腿去了爸爸的辦公桌那裏。

可能是覺得新奇吧,她打開爸爸辦公桌的抽屜,應該是想看看有沒有藏着什麼東西吧。

不僅如此,她還爬上了黑色真皮座椅,她拿起爸爸的筆在紙上亂畫。

她還動了鼠標,還亂點了一下。

玩了一會兒,可能是覺得沒有新鮮感了,她從抽屜那裏拿了幾張紙,然後她在茶几那裏學着爺爺奶奶教的折飛機。

摺好了,厲星桐可不願意一個人去欣賞,她搖醒了媽媽。

“媽媽,快看,嘟嘟折的飛機漂不漂亮?”

虞夕恍恍惚惚地醒來了,她眨了眨眼才慢慢睜開,她還疼*地摸了摸女兒的頭。

“嘟嘟真棒,嘟嘟折的飛機真漂亮!”

媽媽也說她折的飛機漂亮,厲星桐可高興了,咻地,她爬上了沙發親了媽媽一下。

“媽媽,這飛機送你。”

把自己手中的飛機給了媽媽,厲星桐又爬下了沙發,她又到茶几那裏認真折起了第二個飛機。

看見女兒認真的樣子,虞夕笑了笑,然後,她收回目光也認真看她送的飛機。

女兒的心意,她肯定收下的,虞夕這仔細去看了,還真發現了一些她異想不到的事情。

女兒折飛機的這張紙像極了一張b超結果單,怔了一下,虞夕小心翼翼把摺紙攤開來看了。

剎那間,她的心猛地震了一下。

b超結果單是她的名字,那個日期那家醫院不就是她懷第一個孩子時被厲爵拉去醫院做檢查的那一天那一家醫院嗎?

虞夕記得她當時是照完了b超沒拿結果就走了,她沒有搭理厲爵的。

立時,虞夕更認真地看了一遍她當年沒有看到的b超結果單。

“考慮胎停?”那是什麼意思?無胚芽和心博……她懷嘟嘟的時候所照的b超都顯示心博正常,可見手腳肢芽。 她將手中端着的飯菜放到桌子上:“吶,吃吧,二當家的說了,要好好的招待款待你。吃完了這些東西,三日後,準備準備,和我們寨主拜堂成親!”

“成親?”慕瀟瀟瞪大眼,不敢相信自己聽到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