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莫琰提議:「不如我們去吃山下花間?」那是北京最高檔的日料店,口味和價位都很驚人,很有請客的誠意。

然而也是因為太能體現出誠意了,所以成功收穫傅總經理的拒絕。傅歆對那種安靜莊重而又小心翼翼的食物並沒有多大興趣,

而且也不想讓莫琰養成習慣,把誠意和金錢掛鉤,於是他再度表示,吃一頓家常飯就行。

莫琰內心充滿苦悶,他是真的廚藝為零,但也不想拒絕傅歆兩次,幸好腦子轉得夠快,遂提議既然這樣,不如在家吃火鍋。

傅歆點頭:「好。」

傅歆又說:「但我不吃辣。」

不吃辣不行的,你並沒有第二個選擇!

莫琰拍板:「那就鴛鴦鍋!」

傅歆:「……」

也行。

晚些時候,莫琰打了個電話回家,把整件事告訴了父母。

聽到事情已經有了解決的辦法,莫老太太一直懸在嗓子眼的心總算落了回去,又說要準備點東西,好好感謝傅歆。

「我這周末請傅總吃飯。」莫琰說,「在家。」

莫老太太嫌棄地表示,就你那廚藝,還在家。

「我也不想的,」莫琰看著窗外,表情愁苦,「但他好像對家常菜莫名感興趣。」

莫老太太就又腦補出了一個事業有成,但是極度缺乏家庭關愛的精英男士。鑒於這位精英剛幫過兒子一個大忙,所以在周末的時候,她特意趕去小公寓,幫忙做了幾道好吃的菜。

「你要留下嗎?」莫琰問。

「我留下做什麼,你們好好吃飯。」莫老太太換鞋,「吃不完的鹵牛肉記得放冰箱,別告訴領導媽媽來過啊,省得讓他覺得你離不開父母。」

「謝謝媽。」莫琰系著圍裙,在廚房「嘩嘩」洗菜。

於是等到傅歆帶著一瓶酒上門的時候,看到的就是這派勤勞勇敢的大好田螺景象。

「這麼香。」他問,「在煮什麼?」

「牛肉,您先坐。」莫琰忙著把鍋插上電,渾然不覺自己的小當家形象又再次得以鞏固。

聽說傅歆不吃辣,這次的火鍋鍋底都是陸媽媽熬的骨頭湯,哪怕白菜也能煮出鮮甜滋味。小小的餐桌迸發出熱鬧而又溫馨的氛圍。

飯吃到一半,電視新聞剛好播到普東山華潤萬象,採訪里的張大術依舊穿著長袍,仙風道骨杵在太師椅上,一邊嘬茶壺一邊表示十分願意和萬達合作,本月內就能簽合同。

「謝灝和你提過這件事嗎?」傅歆問。

「上周說了一句。」莫琰說,「還說等合同簽完后,讓我跟超市部一起去東京出差。」日本零售業一直是同行中的佼佼者,尤其是超市細分,幾乎每一個貨架都是一本教材,很值得翻來覆去鑽研。

「他很看重你。」傅歆笑了笑,「你呢,喜歡這一行嗎?」

「喜歡。」莫琰點頭,「零售業很好玩,而且我也很喜歡開店的過程。」那是一種近乎於藝術創作的精心雕磨,從整座建築物的外觀,動線設計,

到每一個品牌櫃檯的位置,都要以最優的方式融合在一起,才能帶給顧客最好的體驗,讓購物也變成一種享受。

「你的學習能力很強。」傅歆把酒杯遞給他,「不管兩三年後,你選擇回到Nightingale還是繼續留在萬達,至少現在先專心工作,讓我們一起把新店開起來。」

「謝謝傅總,我會的。」莫琰不懂酒,抿了一口之後心想,還是上次那瓶更好喝。

領主攻略 因為甜。

傅歆對這頓晚餐的味道很滿意,甚至還打包帶走了一盒牛肉。

莫琰按下洗碗機的按鈕,並不知道剛剛其實非常危險——全靠繁忙的工作救了他。

否則傅總經理八成會天天上門蹭飯。

四捨五入,這又是一個能和《教導主任住樓上》相媲美的,血腥恐怖故事。

……

華潤萬象已經進入合同修改階段,謝灝又去了美國出差,莫琰也就暫時回到市場部,和同事一起準備下一次的大促。

顧客在逛街的時候,通常只會注意到「商場有活動」、「商場又有活動」和「怎麼商場老有活動」,但其實在每一次促銷的背後,都是各部門精心設計、分工協作的結果。

比如說莫琰,他這次終於承擔了實習生應有的瑣碎工作,天天抱著一大堆宣傳DM單到處跑,在招商部挨個找人簽字確認。為了消除上次服飾秀所帶來的惡霸印象,

他還很貼心地給每個人都準備了巧克力——也順便送了剛好路過的、傅歆的助理一份。

「小顧還挺會做人。」助理笑著說,「我算是發現了,這年頭長得好看會說話就是佔便宜,幾個月前招商部還怨聲載道的,現在莫琰已經要跟他們一起去部門聚餐了,尤其是林璐,連參加品牌發布會都帶著他。」

萬達的女裝招商一直就領先於行業,無論是高端門店的奢侈品牌,還是中端門店的大眾服飾,種類一直都是最新最多最全,而身為女裝招商傅總經理的林璐,

也堪稱業內元老級人物,當年在日系文化還沒有流行起來的時候,她就帶著團隊數次飛往日本,談下了四家知名少女線品牌,

全新的設計風格迅速在年輕人里掀起一股熱潮,在那個互聯網還不普及的年代,硬生生讓萬達在全國範圍內都有了知名度。

而這麼一個業內傳奇,在服飾品牌內的影響力也可想而知。傅歆阿琰嘴角,當初教莫琰要多認識幾個大佬設計師,

他原本以為對方會求助於自己的人脈,沒想到最後居然會是林璐——而且還進行得這麼悄無聲息,理所當然。

只用了短短兩個月時間,莫琰就跟著林璐,把國內幾大服裝集團的活動參加了個遍——除了Nightingale,他暫時還不想和凌雲的人打交道。

林璐倒是沒覺察出什麼,畢竟莫琰到目前為止還是李芸的員工,要是市場部有需要,當然還是要以本職工作為重。

她也去人力部問過幾次,想把人直接調到自己部門,結果卻被告知楊總已經交代過,誰來要莫琰都一律回絕,不準給。

「小顧最近怎麼這麼招你們待見?」人力納悶,「峰哥也來找過一次,結果剛好碰到傅總,被一口回絕。」

峰哥名叫江峰,是萬達的男裝招商部經理。比起林璐的雷厲風行,他的脾氣看起來要溫和很多,但也僅僅是「看起來」,據說在被傅歆從人力打發走後,他氣得兩天都沒來上班。

不過莫琰暫時還不知道這些事,也沒想過要去招商部。

通過各種大大小小的活動,他手裡已經積攢了厚厚一摞名片,也包括不少業內知名設計師,雖然目前可能暫時搭不上話,但有進展總是好的。

天氣漸漸轉涼,Nightingale的秋冬新款也陸續上架,再度銷量火爆。莫琰在巡場的時候,經常會去門店拍拍照片聊聊天,

如果遇到顧客太多導購忙不過來,還會主動留下幫忙。他耐心又親切,笑起來眼底自帶陽光,身材修長雙腿筆直,哪怕是萬達無聊的工作西裝,也能穿出TomFord的效果。

而幫忙的次數一多,在Nightingale的忠實顧客里也就漸漸傳開,都知道萬達的門店裡有個超級帥哥當導購,挑衣服品味一流。

但大家還是要謹慎前往,因為面對那麼一個溫柔好看的小哥哥,哪怕只是一條破麻袋,大概也會因為受不了蠱惑而買回家,更何況是Nightingale新款,多去幾次,一定會買到傾家蕩產。

導購小姐們也很喜歡莫琰,在寫門店報告時,還把這件事當成重要業績詳加彙報,就算爭取不到金錢獎勵,至少也能為他申請一份禮物。

報告交到集團,申瑋面色不善道:「這小子怎麼陰魂不散的?」

「這說明他已經準備好,要和我們合作下一季產品了。」唐夏說,「所以只會希望Nightingale越來越好,對他沒壞處。」

「如果真是這樣,那倒也省心。」申瑋說,「不過他的胃口可比我想的大多了,下次不會還這個數吧?」

「如果他真的要,你還能不給?」唐夏翹腿向後一靠,心情倒不算太糟糕。Nightingale的秋冬新款已經全面上架,顧客反響良好,

銷售業績依舊在集團內遙遙領先,頂尖設計師的名號對他對他來說,是比錢更重要的事,所以從這個角度來說,

他倒是希望莫琰能主動開出天價酬勞——只有Nightingale大賣,才能獲取的天價酬勞。

大家各取所需。

……

十二月,街道兩邊的綠化帶依舊是蒼翠的,卻已經有冷冽的風在高樓間穿行。

北京的冬天很少下雪,只有陰冷而又潮濕的寒意。莫琰把最後一包梅乾菜丟進超市推車,又仔細核對了一下筆記本上列出來的購物清單,轉彎剛好碰到謝灝。

看著對方車裡那一堆齊全的蔬菜牛肉火雞腿,謝灝笑道,你這是打算聖誕大聚餐?

「嗯,朋友來家裡自己做。」莫琰回答。

這句話的本意是「朋友來家裡,他們自己做,我吃」,但謝灝理解失誤,覺得他大概是要煮聖誕大餐給朋友吃,

這年頭會做飯的男人不多,於是隔天會議間隙,他特意把這件事當成閑聊談資,告訴了傅歆。

對此,傅總表示:「哦。」

在上周末的時候,莫琰抱著電腦去他家補課,兩人從零售業的歷史、現狀討論到未來,中午吃外賣,晚上還是吃外賣。

謝灝說:「我怎麼覺得你好像不是很高興?」

傅歆問:「明天的會議內容準備好了嗎?」

「你什麼時候管過我這個。」謝灝宛如發現新大陸,地下黨一般壓低聲音,「怎麼,最近有情況?」

傅歆面色鐵青,把人趕出了辦公室。

但被寄予厚望的中華小當家並不打算點亮廚藝技能,他最近忙得團團轉,普東山新店的事情、市場部的事情、Nightingale,

以及最近剛剛巡展到北京、必須抽空去看的「世界女裝發展史」,地點設在遠郊康泰中心展館,開車也要一個小時。

計程車司機可能著急回家,開車開得異常生猛,隨時都能起飛。莫琰被甩得頭昏腦漲,蹲在展館路邊五分鐘才緩過來。

傅歆看著他:「你沒事吧?」

莫琰:「……」

雖然地點偏遠,但這場展出依舊吸引了不少人,傅歆也算其中之一。

但這次的相遇並不能算恐怖故事,因為一不用做飯,二也不是上班時間,在不用工作的時候,傅總經理還是很好說話的。

莫琰關掉相機閃光燈,一個一個展台仔細拍過去,傅歆一直跟在他身邊,也沒催促,倒是莫琰主動不好意思起來,解釋說自己每次逛展覽都要花費很長時間,可以不用等。

「我今天也沒其它事。」傅歆說,「正好也看看,設計師看展和普通人有什麼區別。」

「也沒什麼區別。」莫琰查看了一下相機記錄,「大概就是更仔細一點,雖然這些在網上都能找到,但還是自己拍的更好用一些。」他一邊說,一邊舉起相機,又對著面前櫥窗里的女裝拍了十幾張照片。

那是一件女士西裝,寬大的剪裁看起來並不能凸顯女士的身材曲線,而厚厚的墊肩也很有視覺衝擊力,和目前的主流審美相差甚遠。

「二十世紀三十年代?」傅歆看著小標籤。

「第二次世界大戰,社會混亂時期。」莫琰解釋,「男人們都在戰場上,女性要承擔更多的勞動,和漂亮的裙子比起來,她們更需要這種寬大的墊肩西裝,能讓她們看起來更有力量。 而在八十年代墊肩重新流行,也是因為職業女性想要為自己爭取更多的社會地位。」

「這個呢?」傅歆跟著他來到下一個展櫃。

「設計師ChristianDior在1947年推出的NewLook。」莫琰繼續拍照,「二戰結束之後,人們迫切地需要改變和重生,所以順應局勢的NewLook才得以迅速風靡,這種裙擺蓬鬆優雅……啊!」

對方是位阿姨,在莫琰說對不起之前,她已經擺手表示沒關係,沒踩疼。

莫琰這才發現,自己身邊不知道什麼時候,居然圍滿了人。

什麼情況!

「對不起,他不是導遊。」傅歆從莫琰手裡接過相機,「我們還有點事,先走了。」

狼與兄弟免費閱讀全文 人群發出遺憾的聲音。

莫琰跟著他坐進電梯,徑直上了五樓。

「這裡有個小餐廳,坐下喝杯水吧。」傅歆說,「否則大家會一直跟著你,而且還沒有導遊小費。」

「我們等會兒可以聲音小一點,」莫琰給兩人點了西瓜汁,「剛剛那條裙子是不是很好看?」

這句話從一般男人嘴裡說出來,傅歆可能會選擇無視,但放在莫琰身上倒是一點都不違和,他點頭:「是,很漂亮。」

「其實唐夏在上大學的時候,也設計過一批向NewLook致敬的服裝,到現在還陳列在學校的珍藏館里。」莫琰說,「他起家也不是全靠剽竊,早期很有靈氣的。」

「我以為你很討厭他。」傅歆說。

「我是很討厭他。」莫琰皺眉,「只是覺得有些不值,按照他的天分,靠自己應該也不會太差。」

別把腹黑不當浪漫 「可靈氣是會枯竭的。」傅歆提醒他,「到那時候,靈氣不足以支撐他在業內的地位,又有那麼多雙眼睛在盯,會走上歪門邪道並不奇怪。」

「設計師的靈氣會枯竭嗎?」莫琰對這句話表示了疑問,在他看來,只要這個世界沒有毀滅,那每一個人、每一片樹葉、每一棟房子,甚至每一縷風和陽光,都能成為靈感的來源。

或者再退一步,哪怕科幻片成真,地球真的遭到撞擊,在爆炸瞬間迸發的岩漿和漫天爍爍的星辰,也能衍生出無數輝煌壯闊的作品。

婚寵1001夜 「我不是設計師,不懂。」傅歆把飲料推到他面前,「不過唐夏現在仍然負責著其它品牌的設計,所以你的邏輯好像也沒錯,他可能還有靈氣,但明顯不如你。」

莫琰這次倒沒有異議,他喝了一口西瓜汁,抱怨:「不新鮮。」

在這一點上,傅歆絲毫也不懷疑他的權威,甚至還很肅然起敬。

「我們走吧?」莫琰說,「早點回市區,還能再去吃一次一九七零,我請客。」或許是擔心傅總經理又提出「家常菜」的無理要求,他一邊說,一邊迅速把電話打給西餐廳,定好了兩人位。

傅歆:「……」

怎麼就是不肯自己做飯呢?

這一晚月色很好,雖然城市裡有著終夜不滅的霓虹,但坐在餐廳落地窗邊,還是可以看到半天皎潔的銀色華光。

「等會要回家嗎?」傅歆問。

「我要去城市劇院,八點有一場演出。」莫琰把手擦乾淨,從包里掏出來一張淡藍色的邀請函遞過去。

歌舞劇《海邊月光》,主演鄧琳秀。

就算傅歆對歌舞劇知之甚少,也聽過這個名字,《海邊月光》算是鄧琳秀的代表作之一,在歌舞劇並不被主流觀眾接受的今天,她的巡演也是一票難求,經常被黃牛炒出天價。

「你的興趣愛好真的很廣泛。」傅歆把票還給他。

「其實我不太懂歌舞,但我和琳秀姐是好朋友。」莫琰說,「這是她的第五十場月光巡演,我一定要去捧場的。」

一個是職場新人,另一個是著名歌唱家,這段奇妙關係的初始,還是因為在莫琰大二的時候,薛松柏獲邀為《海邊月光》全體演員設計演出服,所以帶著學生去了富華劇團,在那裡認識了鄧琳秀。

「你為她設計了演出服?」傅歆問。

「嗯。」莫琰點頭,「其實這應該是薛老師的工作,但那時他家出了事,所以就把剩下的一半任務交給了我。」

舞台服裝對質感並沒有太高的要求,只要求醒目和亮眼,廉價而又挺括的面料反而要比昂貴的真絲羊絨更加出效果。

為了配合最後一幕的長海星空,莫琰帶著同學,加班加點在裙擺上縫了上萬顆水鑽,縫得眼花繚亂腰疼手酸,

終於讓那條裙子以最閃耀的方式出現在了舞台上,被觀眾和媒體從第一場誇到了第四十九場。

「您要一起去嗎?」莫琰邀請。

「晚上還約了人。」傅歆看了眼時間,「下次吧。」話還沒說完,助理已經打來電話,提醒他八點還有會。

一億娶來的新娘 傅總經理實在太日理萬機,周末晚上還要開會。莫琰心裡頗有幾分遺憾,畢竟他是真的喜歡鄧琳秀,也是相當真誠地希望能讓更多人看到這場演出。

城市劇院距離西餐廳不遠,步行十分鐘就能到,等莫琰過去的時候,劇場里已經差不多坐滿了人,正在鬧哄哄地等開場。

司機把傅歆一路送回公司,謝灝比他早到十分鐘,正在沙發上翻資料:「今天去哪兒了?打了三個電話都不通。」

「下午在看展,手機靜音。」傅歆把外套丟在一邊,「人都到齊了?」

「都等你呢。」謝灝隨口問,「什麼展,那服裝展?唐夏好像也去了。」

「你怎麼知道?」傅歆頓住腳步。

「他自己發的,隨手就刷到了。」謝灝把手機遞過來,「也是今天下午,你們沒碰到?」

「沒有。」傅歆把手機丟回給他,「走吧,開會。」

……

海浪溫柔拍打著沙灘,天籟般的歌聲迴響在劇場上空,久久不散。

鄧琳秀鞠躬謝幕,身上那條銀白色的連衣裙,如同剛從落滿月華的海水中撈上來,還在閃著來不及熄滅的、耀眼而又細碎的光。

夢境一般的演出。

美麗的演員,和同樣美麗的裙子。

觀眾自發起立鼓掌,深深沉浸在藝術所帶來的震撼里。莫琰抱著一大束玫瑰,偷偷溜進了後台。

鄧琳秀坐在化妝鏡前,正準備卸妝:「今天怎麼樣?」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