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方逸天點了點頭,故作不解的問道:「可是黃總可是有老婆的人了,難道黃總就不考慮雲夢的感受?」

「她?哈哈,我已經跟你說過,我跟雲夢已經貌合神離了,分居已久,誰也不管誰的事。」黃明笑道。

「既然如此,黃總為何還要對雲夢如此相逼?甚至還想利用她去陪別人睡覺,為的是滿足你的一己私利?」方逸天目光一沉,盯住了黃明!

黃明被盯得是一陣不舒服,那種感覺,就好像是是在荒郊野外被陰寒冷森的野獸背地裡盯住了一般。他不自覺的扭了扭身子,乾笑了一聲道:「方先生,你這是什麼意思?」

方逸天淡淡一笑,目光一轉,看向了落地窗口外面,一副漫不經心的神色,隨口說道:「黃總不是暗地裡一直都在打聽著我的身份嗎?今天我就給黃總講個故事,如何?」

黃明聞言后心頭一凜,自從昨天之後他的確是暗地裡打聽著方逸天的身份,可他沒想到方逸天居然察覺到了,不知怎麼的,他感覺到自己的手心冒出了絲絲冷汗。

黃明聽著方逸天的話,心中已經估摸出了方逸天的來者不善,不過這是在他的公司總部,他不信方逸天能夠做出什麼來,再說了他暗中對於方逸天的身份也是懷有好奇之心。

當即,黃明皮笑肉不笑的說道:「方先生既然要講故事那麼想必這個故事精彩之極,我就洗耳恭聽好了。」 「原來這個就是顧可彧啊,長得挺漂亮的,而且聽說演技特別的好,我看了她演的女將軍,真是讓人刮目相看!」

有一個人剛剛誇讚著,另外一個人馬上就打斷了他的話。

「你知道什麼呀,這個女的在網路上的口碑非常的不好,扒出來做過很多噁心人的事情。」

「我看她覺得不怎麼樣嘛,也就一般,會不會這個獎參雜了水份?」

「我看你真的是想的太多了,她老是背後真的有金主的話,時間被網路暴力的那麼厲害,怎麼沒有人出來幫她說話呢?」

「這種事情不好說的,很看她的樣子,就不像是個簡單的。再說了,娛樂圈裡的水可是很深的,我們都不過是外行人,哪裡知道裡面的事情?」

這些人的竊竊私語,顧可彧全部都自動忽略掉了,她甚至在心裡想著:這個獎足夠說明我的實力了,以後你們心裡想什麼,我再也不用擔心了,反正我的實力在這裡,導演們一定會看中我的!

她上台後,主持人笑著問顧可彧:「剛剛看你的腳步,特別的穩健,而且整個人很淡定、落落大方,平常在生活中你也是這樣一個淡然的人嗎?」

畢竟獲得這樣的大獎,肯定會心情激動的。

顧可彧望著台下面的人,她突然揚起笑容,不疾不徐的回應著他的問題:「實際上我非常的緊張,而且剛剛你念到我的名字時,我的大腦一片空白,甚至都不敢相信,我還以為是聽錯了呢!」

「但是我非常清楚的一點是,我平常付出了很多的努力,而且一直在表演的這件事情上堅持不懈著,所以這個獎可謂是肯定了我自己,也肯定了我的努力。」

顧可彧說得滴水不漏,總結成四個字就是:實至名歸。

她的臉上帶著自信的笑容,主持人看著,頷首:「其實我看的出來,你整個人由內向外洋溢著一種開心,不過我還是非常敬佩你的淡定。」

「接下來就請你說一下自己的獲獎感言,和一些心路歷程吧!」

這些都是必須的環節,實際上,這些當她在一早得知自己獲獎時,就已經開始著手準備了。

小唐給她準備了很多的獲獎稿,那些文字全部都是一些場面話,不得不說,說一些華而不實的場面話已經成為了一種普片現象。

但顧可彧是個有個性的人,真正到了這一刻時,她突然想說一點自己的心裡話了。

娘子美又嬌:夫君蜜蜜寵 顧可彧環視一圈后,她的眼神慢慢的變得冷靜下來,裡面被一股子格外亮的光芒給覆蓋著。

她今天塗的是大紅唇,很正的紅色,襯得膚白勝雪,自帶著一股御姐感,所以當她說話時,有很多的人都注視著她,想看看她所講的內容到底是什麼!

「其實我的心裡非常的激動,要不是在眾目睽睽之下,說不定我都高興的要跳起來了!但是我還想說的是,在私底下我也很努力,我值得拿到這個獎。」

「之前關於我的網路傳聞特別的多,各種各樣的謠言沸沸揚揚著,我知道這對於喜歡我的人來說是一個重大的打擊,但是借著今天的這個平台,我要大聲的反擊一句,那些事情我全部都沒有做!」

「我也非常感謝導演給了我這個機會,能夠讓我表現自己,也謝謝那些支持我的人和喜歡我的粉絲們,正是因為有你們的陪伴,所以我才走到了今天。」

「我相信以後我肯定會更加的努力,加倍鍛煉自己的演技,爭取能夠帶給大家更多的作品。」

顧可彧的敢說,讓主持人在一旁都有些不自然了,不過她身上所散發出來的光芒,卻感染了在場的所有人。

主持人淡淡的笑著:「謝謝,讓我們祝福顧可彧以後能夠越來越好,取得更多的成就吧!」

顧可彧參加完頒獎典禮后,回到了工作室里換衣服,小唐和小文都用一種期盼和祝福的眼神看著顧可彧,搞得她有些渾身不自在。

「我怎麼覺得你們的眼神怪怪的?」

她皺眉,可是小唐卻是拿過來獎盃,隔空狠狠的親了一口:「可彧,真是恭喜你,終於取得了今天的成就,我們都特別的替你高興呢!」

「特別是今天看到你光芒四射的出現在電視上,我的心裡有一種吾家有女初長成的錯覺了。不得不說,這麼揚眉吐氣一把,還真是爽呢!」

小唐是個心裡藏不住話的人,一般有什麼話她就直說了,所以看著她的表情,顧可彧知道今天她的表現肯定是不錯的。

她忍不住彎了彎眸:「行了,你就別誇我了,你都不知道我今天緊張的腿都在發抖。還好你們給我挑選的裙子不錯,完美的遮擋住了,要不然可就露餡了!」

顧可彧俏皮的吐了吐舌頭。

小唐思來想去,最終還是將自己的心裡話說了出來:「其實我覺得這就是個很完美的開始,以後我們的路肯定會越走越順暢的。可能是女人的第六感吧,反正我心裡就有一個聲音,一直在怎麼說著。」

說著,她還煞有其事的點了點頭,她這麼捧場,顧可彧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小文摸了摸耳朵,露出可愛的小虎牙,「可彧姐,其實有些事情,我一直都沒有好意思跟你說,我也是你的小粉絲一枚呢!一直都有在關注你的各種戲,你的每一場演技都會有一定的進步。」

「當時我就覺得吧,你肯定是個特別認真負責的人,跟你接觸之後,我對你的喜歡越來越多了!」

小唐、小文、羅瑞他們三個人一起經歷了這麼多的事情,交情早就沒話說了,而且顧可彧對他們很好,恩情他們都記在心裡。

聽著小文的話,小唐詫異的捂著了嘴:「你們倆都得誇我,趕緊的,我要不是我眼光好的話,你們根本就沒有機會聚集到一起!」

小文連忙跟小唐撒嬌:「小唐姐,你真是有眼光!」

兩個人說著,看著她們倆的模樣,顧可彧不禁覺得心裡暖暖的,而羅瑞正在看著網路上的評論。

「可彧姐,我還打算幫你在微博上控一下評論,誰知道我剛一打開,看到的全都是滿屏的好評。你快趕緊看看吧!」 方逸天看著黃明,緩緩吸了口煙,說道:「大概是五年前,有個名號叫眼鏡王蛇的人,他是從美國的三角洲特種部隊退下來的佼佼者,退出三角洲特種部隊之後眼鏡王蛇組建了一個傭兵團,接受著各國各個組織的委託行動,走私、販毒、殺人、越貨,什麼都干。慢慢地,這個傭兵團的名氣起來了,戰場上的人都封其為眼鏡王蛇傭兵團,而這時候的眼鏡王蛇的名號已經不是眼鏡王蛇,而是殺人魔王!為何?因為在這五年的時間內,眼鏡王蛇出入各種戰場,根據統計,他五年內殺的人足足有一千一百一十人,被人封以殺人魔王的稱號!」

說到這的時候,方逸天的雙眼開始泛起了紅光,看上去,彷彿是兩團幽幽血光映射在他的眼睛內一樣,而他身體周圍的空氣也彷彿凝固了般,隱隱泛著一絲足以讓人心驚膽顫的殺氣!

「黃總,你說,這個眼鏡王蛇是不是配得上殺人魔王這個稱號?」方逸天突然森然的一笑,緩緩問道。

「稱、稱得上,稱得上……」黃明感覺到自己的身體周邊籠罩了一層無形的壓力般,呼吸變得急促了起來,額頭冷汗涔涔而落,右手夾煙的手指頭微微打著顫,怎麼也夾不穩起來。

黃明閑暇的時候除了玩女人也喜歡收集國際上關於各大組織、雇傭軍等等的奇聞異事,對於這個殺人魔王的綽號也隱約聽說過,相傳這個殺人魔王不禁兇狠殘忍,手段上的功夫更是了得,尋常的特種作戰人員三五個聯合起來都不是他的對手,而且此人行事利索,出手乾淨,這些年來一直都在各個國土之間逍遙法外著。

黃明臉上微微抽蓄的看著方逸天,當他注視到方逸天那雙微微泛紅著的殺氣凜然的目光時忍不住打了個寒戰,他心中閃過一個念頭——方逸天該不會就是這個殺人魔王吧?

方逸天要真是那個殺人魔王那麼自己豈不是很危險?天吶,自己怎麼在不知不覺間招惹到了這個殺人魔王!!

這時,方逸天繼續說道:「有一次,我跟我的兄弟們一起出使一次任務,那次的任務很順利的完成了,於是我們準備撤退回來。撤退的時候經過一處廢墟,在那裡,我們猝不及防的遭到了伏擊,而伏擊我們的就是眼鏡王蛇傭兵團,他們已經事先在哪裡等我們,打了我們一個措手不及!」

說到這的時候,方逸天心中隱隱作痛,彷彿昨日再現了般,他雙拳緊握,右手的香煙在他用力緊握之下已經揉爛,他身上散發出來的那股凜然的殺氣更濃,四周的空氣在他身上的這股氣勢之下彷彿已經凝固了起來!

黃明略顯肥胖的身體已經忍不住顫抖起來了,冷汗流個不停,他想站起來遠離方逸天,卻不知怎麼的,雙腿竟然打顫著根本沒有一絲一毫的力氣。

「眼鏡王蛇傭兵團的一個狙擊手瞄準一槍射向了我,那種情況之下,我根本來不及閃躲,這時,我身邊的一個兄弟撲向了我,把我撞開,而他自己卻是被這顆狙擊彈頭殺死了,而我僥倖的活了下來。」方逸天控制著自己的情緒,緩緩說著,「我悲痛之極,隨後我們便跟伏擊的眼鏡王蛇傭兵團展開了激烈的對戰,對方的人很多,接下來的對戰中,我身邊又有兩名兄弟離開!」

「雙方交戰,一直拖延到了晚上,晚上之後對面的傭兵團發覺久攻不下,便果斷的撤退,對方撤退之後我清理了我們這邊所剩的人手已經傷亡人員,我命令他們迅速帶著傷亡人員離開,而我則背著一把M21狙擊步槍,一把沙漠之鷹手槍,一把複合型軍用小刀單獨一人朝著撤退的傭兵團追去!」方逸天說到這的時候森寒一笑,冷冷說道,「直到第二天的時候,所有的人都發覺,整個眼鏡王蛇傭兵團都全軍覆沒,無一活口,而那個號稱殺人魔王的人則是被人懸吊在了某個城市的電線杆上示眾!」

「那個城市到場的法醫清算了一下,殺人魔王是足足被人用小刀一刀一刀的,一刀一刀的割了足足一千一百一十一刀才斷氣身亡,可想而知,他臨死前遭受到的痛苦是如何的慘痛了!」方逸天森然的笑著,說到一刀一刀的割著的時候,他的目光中閃動著異樣的光芒!

「凌、凌遲!」黃明的目光閃現出一股驚恐之色,遍體生寒,全身汗毛全然豎起來成了豪豬,深深的驚懼從心臟直蔓延到了全身,聲音顫抖的說道:「是,是,是你做的?」

他看向方逸天的眼神中,多了無數恐懼到極致的光芒。原本他以為方逸天就是那個所謂的殺人魔王,然而聽到最後,卻發現那個所謂的殺人魔王在方逸天的眼裡都不算什麼。

雖然方逸天沒有直接的說出他就是凌遲了那個殺人魔王一千一百一十一刀的人,但黃明已經可以肯定,那就是方逸天乾的,親手把殺人無數的「殺人魔王「凌遲處死!

方逸天一笑,沒有正面回答黃明的話,而是淡淡說道:「黃總,我說這個故事是想讓你明白我方逸天的一個原則,別人對我好那麼我十倍償還,別人要想害我或者是威脅傷害到我身邊的人,那麼,我一千倍償還!」

「除了我之外,我的家人,我的兄弟,我的女人,別人要是冒犯到了,我會毫不猶豫的讓對方付出千倍的慘痛代價!」方逸天目光森寒的盯著黃明,一字一頓的說道,「事已至此,我也不打算隱瞞,雲夢已經是我的女人!而你,昨晚竟然打算讓雲夢去陪那個狗屁的李部長睡覺,甚至你還想強行非禮雲夢,光憑這點你已經該死!念你跟雲夢尚且有過段姻緣,這次我饒了你!至於蕭怡,如果蕭怡喜歡那麼我不會阻攔,問題是蕭怡並不喜歡你,甚至是厭惡你,所以識趣的還是收起你那卑鄙齷齪的念頭吧!」

黃明臉色煞白著,在方逸天那強大的氣勢壓力之下他渾身不自在,滿眼的驚恐之意。

對於方逸天剛才的話他自然是深信不疑的,就是因為深信不疑內心才會如此的驚懼害怕。

「剛才的故事你姑且聽著,至於你信不信,能不能給你點啟發我不管。當然,如果你偏不信偏要一意孤行,偏要去招惹到雲夢,甚至是再次的威脅雲夢,很好,我支持你這麼做,我已經有一年的時間沒有動動身手了!」方逸天冷冷一笑,淡淡說著,「至於我的身份,你還是不要浪費心機了,你怎麼打聽也打聽不到的,你有興趣,以後我可以把更有趣的故事告訴給你聽!」

黃明咽喉翕動,想要說什麼但牙齒卻是在打著顫,根本說不出話來。

方逸天緩緩站了起來,看了黃明一眼,目光微微一沉,伸手直接揪住了黃明的衣襟,竟然是直接的把黃明那將近一百五十斤重的身體單手拎了起來,說道:「黃總,我就不打擾你了,黃總是聰明人,你會好自為之的!如果黃總識趣點,我想我們指不定還是一起喝喝茶的朋友呢,如果……呵呵,當然,我也不希望跟黃總作對的那一天!」

說完之後,方逸天手一松,黃明那肥胖的身體重重的砸落在了沙發上,良久,等他回過神來的時候卻是看到方逸天已經離去了。 京城。

一座紅牆大院內,大院內一棟三層的紅色小樓透露著一股久經歲月的古老深沉的底蘊。

作為京城的三大紅色家族之一,這座紅牆入住的老頭子可是當年京城軍區的總司令,德高望重,備受尊敬,他的威望之高就連國家高層領導在逢年過節的時候都會來這座大院慰問看望他。

諸天時空萬界行 藍老爺子顯說已經七十多歲的年紀,但依然精神抖擻,威望更是不減當年,不過最近他可是有著件頗待解決的事兒,那就是關於他的寶貝孫女藍雪的事倩。

藍雪得知方逸天的消息之後執意單獨一人前往天海市找方逸天,對此,藍老爺子自然是沒辦法,他可是招架不住他那寶貝孫女每天的糾纏。

藍老爺子雖說已經口頭答應讓自己的寶貝孫女前往天海市,但他暗中可是放心不下,在天海市那邊的維備工作還末做完之前他是訣計不會讓自己的寶貝孫女前往天海市的。

藍老爺子今天早上一如既往的在書房,這時,他書房上的座機響了起來,他皺了皺眉,看了眼來電顯示,是從某個省市的政府電話直接撥打過來的,對干這個電話他自然是熟悉不已,因為這正是他的兒子藍政撥打過來的電話。

「政兒,事倩都安排妥當了?」藍老爺子拿起電話后問道。

「父親,天海市那邊找己經托入找了處住所,井且購買下來,雪兒是去了天海可以直接入住。」電話里傳米一本沉穩的聲音。

「你沒有通過天海市政府那邊的關係吧?」藍老爺子點了點頭,問道。

「沒有,父親不是不讓我掠動到天海市那邊的政府嗎,我就找了個朋友購置下來。」藍政在電話里說逍。

「很好,對了,到時候讓小峰也暗中跟著藍雪過去,有小峰暗中保護我也就放心丁。」藍老爺子說道。

「父親,這、這怎麼行,小峰可是你的貼身護衛,要不我從找這邊派個人過去吧。」藍政說道。

「沒事的,找在家裡面也不需要小峰的保護,再說小峰去我也要放心許多。」藍老爺子說道。

藍政稍稍沉默,而後說道:「那好吧,就讓小峰暗中跟著過去。哎,這個方逸天也不如道他怎麼想的,屢屢讓雪兒為他牽挂,雪兒她最近還好吧?」

「她啊得知這個臭小子的消息之後整天高興得不得丁,就盼著早點去天海市了。」藍老爺子呵呵笑道。

「天海市那邊需要妥善安排一些事,大概一個星期左右雪兒就可以去了。」藍政說道。

「好。」藍老爺子點了點頭,又說道,「政兒,江南省那邊最近就要進行省長換屆選舉,你身為副省長頂替上去的機會很大,京城這邊老父還有點關係,憑你這些年的功績應該是最合適的人選,只希望你上任之後勵精圖冶,造福一方,干出點功績,別丟了藍家的臉!」

「是,父親,父親的教誨我會銘記在心。」藍政畢恭畢敬的說道。

藍老爺子點了點頭,說道「好了,沒什麼事就先掛丁吧,這些天你要是有空就回束一趟,趕在雪兒去天海市之前見她一而,從小到大她跟你這個父親離多聚少,也不好。」

藍政在電話里又應諾了幾聲,最後才掛掉了電話。

藍老爺子掛掉電話之後輕嘆廠聲,呢喃說道:「方逸天啊方逸天,你這個臭小子,你要是讓我孫女不開心,看我怎麼把你的皮給剝了!」

……

大院的三樓,典雅清幽的房間內,藍雪雙手托腮,靜靜地坐在窗戶前,看著窗外的槐樹,似平是在想著什麼心事。

淡淡的金色陽光灑了進來,映襯在她白哲如玉的臉上,美得就像是那盛開著的空谷幽蘭,迎接著照射而入的朝陽,遺世獨立的灼灼盛開著,美得就像是一幅畫面,不應世間有的畫面。

她的頭裡正拿著一份資料,資料只有幾頁紙,記錄著的是方逸天來到天海市之後的點點滴滴以及干過的工作經歷等等,她已經看了五六遍,甚至資料裡面的每一個宇都可以背出來了。

她突然懶洋洋的伸了伸腰,伸腰之下勾勒而出的身體曲線柔美之極,她輕輕閉上一雙宛如夢幻般的雙眼,愜意的感受著溫暖晨陽的沐浴。

而後,她又睜開了雙眼,再度捧起了手中的資料,看了起來,看著看著,嘴角邊不由自主的泛起了一絲淺淺的笑意,笑得很開心,就算是冰山在這一絲笑意麵前也要融化掉。

「短短三個月就換了三份工作,真是有趣…」藍雪自語說著,「第一份工作是困為作風懶散,遲到早退,被炒魷魚了:第二份,公開場合下頂撞老總;策三份工作是自動退讓,目的是讓一個家境貧窮剛剛畢業的女生擁有這份工作的機會。」

「逸天,你怎麼還是這樣啊,懶懶散散的,不過我看得出來你是在逃避什麼,我相信總有一天你會把所有的事倩都跟我說的!」藍雪說著,一顆芳心暗暗竊喜,想起即將就要飛往天海市見到方逸天,她的心倩又激動又擔心。激動的是終干見到方逸天了,擔心的是這一次方逸天會不會再次跑掉呢?

不過她心中已經暗暗決定,這次她一定會緊緊地拽著方逸天,就算是方逸天想要甩也甩不開,只賈緊緊地握著方逸天的那她就不怕了,就算方逸天逃到了天涯海角她也會跟著去。

藍雪繼續往下看,臉上依然泛著淡淡的唯美笑意:「最後到了華天集團當一個保安,僅過了一天,便被華天集團的董事長林正舊選中,擔任其女兒林淺雪的私人保鏢,一直至今。」

「哼,放著自已的末婚妻不管卻是去當別人的保鏢,分明是故意讓人家心裡不好受!」藍雪嘟了嘟嘴,語氣間透露著一股濃濃的醋意,因為她是見過林淺雪照片的,她本身已經諒為天人,絕美之極,但是看到林淺雪照片之後她也不由驚嘆干林淺雪的美麗。

她心中暗暗擔心的是方逸天給林淺雪這個大美女當保鏢,最後會不會被林淺雪給吸引住了,要是這樣她可不能接受。

在她心目中,她已經把方逸天看成是自己末來的丈夫,她自然不希望自己末來的丈夫被別的女人吸引住,所以她才要這麼急著趕去天海市,目的就是為了把方逸天緊緊地抓住,不讓他在逃跑。

最後,她又把這份資料看完一遍,這才緩緩的站起身,高挑窈窕的身段亭亭玉立,剛站起來就聽到了李媽在外面喊著她下去吃早餐的聲音。

她應了聲,隨手把那份資料放在桌上,心想著下去吃早餐的時候正好去問問她的爺爺看看什麼時候可以去天海市。 聽著羅瑞的這番話,顧可彧連忙打開了微博,她的臉上滿是洋溢不住的高興:「好嘞,我這就看看!」

果然跟羅瑞所說的一模一樣,顧可彧的粉絲增長了很多,而且她最近發出的一組獲得最佳女配獎的微博下面,有很多人都在誇讚她。

「顧可彧的衣品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好了?我剛剛看到這組動圖時,我都不敢相信是她,不過有一說一,她的底子真的還不錯。」

下面馬上有人說著:「何止是不錯呀,簡直就是小仙女好嗎?我要是長的這麼好看的話,我睡著了都能笑醒!」

顧可彧捂著嘴,讓小唐小文一起過來看:「你們倆趕緊過來看看,網路上有粉絲誇獎你們倆選衣服的目光了哦,我覺得很不錯。」

小唐忍不住頷首:「現在的粉絲素質和眼光都越來越好了,要是網路的世界一直都是這麼和平的話,我覺得還是很美好的。」

顧可彧沒有理她,她接下看下去。

「其實我覺得吧,之前那段時間顧可彧被黑得實在是太慘了,而且網路上的各種頭條全部都被她佔據了,我懷疑可能是有人故意操作的。」

「而且她平時確實都很低調,一直都在忙著拍戲,還獲得了這麼重要的獎,說明她是有著一定的實力的。」

顧可彧看到這些評論后,簡直笑得合不攏嘴,因為這個獎,她收穫了很多的好評,網路上那些負面的緋聞也慢慢淡去了。

幾天之後,金熊獎的事情也都過去了,顧可彧整天宅在家裡等著通知,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鈴聲終於響起,一串陌生的手機號碼出現在屏幕上。

「喂,您好,請問您找誰?」

總裁掠愛很強勢 「您好,請問顧可彧顧小姐在嗎?我是鄭深。」

開門見山,鄭深沒有繞圈子,對他來說每個人的時間都是很寶貴的,有話盡量直說,他的聲音帶著些許磁性。

顧可彧聽完愣了一下,鄭深?《雙生花》的導演!

「是我,鄭導演,請問是不是之前試鏡的結果出來了?」

顧可彧跟鄭深並不熟悉,上次試鏡就是第一次見面,這突然打電話過來,肯定是工作上面的事情。

「沒錯,我特地打電話過來,就是想告訴你,上次試鏡的片段已經通過了。」

顧可彧一時之間激動地咬住了自己的侄子,如果現在不找東西塞進嘴巴的話,她可能會興奮的大叫起來吧。不過轉念之間她便淡定了下來,上次試鏡,她跟顧可君兩個人都選擇了妹妹的角色,如果自己通過了,那是不是就說明顧可君被刷下來了?

剛想要開口問,話還在喉嚨眼上沒到嘴邊,鄭深導演那邊繼續開口說道:「不過很遺憾,可能跟你想象的有一點小小出入,希望你能夠理解並接受。」

顧可彧心底突然升起一陣涼意來,她壓低嗓子說道:「沒事導演,你先說吧。」

鄭深遲疑了一會兒,這才開口道:「這也是我們跟投資商那邊討論出來的結果,大家都覺得你比較適合姐姐這個角色,如果你覺得沒問題,也願意接受的話,那麼這個角色就非你莫屬了。」

居然是姐姐?顧可彧實在是不覺得自己適合去演這個角色。再說了,劇中兩姐妹性格反差太大,妹妹活潑又惹人喜歡,姐姐卻太過於沉悶。

其實顧可彧的確喜歡做有挑戰的事兒,可是劇中姐姐在受到打擊之後,陰沉的讓人無法接受,如果去飾演這個角色,還說不定會被觀眾朋友們給罵成什麼樣子呢。

但是鄭深導演話里的意思再明顯不過,要麼接受這個角色,要麼與《雙生花》這部戲擦肩而過。顧可彧很快的在腦子裡斟酌了一下,還是決定接下這部戲,畢竟之前為了參加高考,她已經脫離屏幕一段時間,如果再不趁熱打鐵的話,說不定真的就會消失在觀眾視線裡邊。

「行,就當是全新的挑戰,我願意接受這個角色。」

顧可彧對於這部戲印象頗深。《雙生花》在播出之後爆紅,自己絕對不會錯過這個機會的。

出於好奇心,在掛掉電話之前,顧可彧還是沒能夠忍住開口問道:「導演,我想知道,妹妹是由誰來扮演這個角色的呢?」

「顧可君。」

鄭深的聲音聽不出來半點情緒上的波瀾起伏。可這簡短的三個字,對於顧可彧來說,就好像是敵人在空中投下來的炸彈,轟的一聲,令她久久不能平息。

會不會自己沒有拿下妹妹這個角色,就是因為顧可君在中間插手了呢。

妃常傾城:廢妃難再逑 顧可彧腦海里回想起來當天複試的時候,那天她可是清楚的看見,顧可君和謝青青兩個人有說有笑的,再加上謝青青作為這部電視劇的投資方,自己之前的預感肯定是沒錯的。

看來這部戲,要麼就是鄭深早就做好打算的,要麼就是謝青青想要扶持顧可君東山再起,似乎自己橫來豎去都是多餘的,這種感覺就像是清早起來,喉嚨里咳不出來又咽不下去的痰,令人心裡極其不舒服。

這不但意味著,她每天要跟顧可君抬頭不見低頭見。更是讓她承認自己輸給了一個討人厭的傢伙!不行!顧可彧實在是不甘心,她怎麼能夠落後於顧可君呢?一想到顧可君那副小人得志的模樣,她就氣的牙根子都在發癢,這種情緒還拍什麼戲?

可是她現在已經接下了《雙生花》的通告,這部劇對她來說,完全就是重出屏幕的大好機會,雖說不甘心成為顧可君的配角,可她也不想因為顧可君這顆老鼠屎,打亂了全盤的計劃,毀壞自己的前程。

顧可彧調整好情緒深呼吸一口氣,臉上帶著微笑對著聽筒里客氣的說道:「好的導演,我知道了。」

「那行,咱們就說定了,開機之前我再打電話通知你吧。」

鄭深話音剛落就掛斷了電話,拖一秒鐘都不帶耽擱的。隨著電話被掛斷,顧可彧感覺自己身上的一縷魂兒突然被人抽走了似的,本來最近心情大好,吃啥啥香,就因為這通電話一棒把她打回從前,那種渾身上下充斥著無力感的日子又回來了。 方逸天走出了恆生集團之後便坐上了車,朝著玫瑰莊園的方向飛馳而去。

從黃明的辦公室出來的時候他注意到了黃明眼中流露出來的那股自然而然的恐慌與驚懼,他相信黃明對於他的話肯定是深信不疑並且銘刻在心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