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便自然而然地追不上顧遲了。

因為顧遲一路狂奔的緣故,導致三個小時的路程硬生生被開了一個半小時。

而後面的交警也鍥而不捨地追了顧遲一個半小時。

顧遲回到家中,看著家中進進出出的警察,心裡一緊,但還是繼續向前走去。

「閑人免進。」因為是槍殺案件,所以現在還需要封鎖現場,非家屬是不能進入的。

「我是家屬。」顧遲冷冷地說著,而後一位警察過來以後,說了聲放人便讓顧遲進去了。

那名警察有幸見過顧遲,所以知道眼前的人就是顧遲本人,並且是顧爺爺的家屬。

顧遲一步步往裡面走去,一跳一跳的心臟在暗示著顧遲此刻心中的緊張。

他一直自我安慰,安慰顧爺爺現在一定什麼事情都沒有,一切都是在騙自己的。

但是越往裡面走去,顧遲便越不相信自己的安慰。因為顧遲知道,這一切都是自己編出來的。

邊走邊看,顧遲看著地上的血跡,是如此觸目驚心。顧遲皺了皺眉,隨後想到了自己的兒子萌寶。

此刻,顧遲已經不敢繼續磨嘰下去了,因為顧遲並不知道萌寶的死活。

顧爺爺這件事情顧遲還可以自我安慰,但是萌寶不可以。顧遲加快步伐,繼續往前走著。

顧遲現在都不知道自己的心裡到底在想些什麼,只知道一個勁地往前走著。

直到走到小花園,看到仍躺在地上的顧爺爺,顧遲瞬間所有的情緒全都崩潰。

顧遲不能再繼續欺騙自己下去了,現在顧爺爺就這樣血淋淋地躺在自己的面前,儘管顧遲再怎樣,也說服不了自己了。

顧遲走上前,跪到顧爺爺的身邊。一旁的警察很是識相地離開,他們知道顧遲現在需要安靜。

面對失去親人的痛苦,顧遲現在已經泣不成聲。

顧遲心裡痛恨自己,如果不是自己把萌寶送過來,那麼那些人便不會知道顧爺爺的住址,也更不會導致顧爺爺死亡。

顧爺爺生前一直希望自己回家看看,但是每次顧遲都是推脫或者應付,沒有一次是好好陪伴老人。

因為顧遲覺得這裡有他兒時不堪的回憶,顧遲不想回家。

但是想著顧爺爺當時期盼自己回家的心情,顧遲頓時都想扇自己兩巴掌。

顧遲這樣想著,同樣也這麼做了。

他心裡難受、痛苦。看著顧爺爺就這麼走了,嘴角還掛著淡淡的笑容。

他拿起紙巾,一點一點柔柔地擦去顧爺爺臉上的血跡,慢慢的,顧爺爺的面容清晰了起來。

顧遲用手輕輕撫摸著顧爺爺滿臉皺紋的臉,那滿是歲月拂過的痕迹啊。

他想起了自己小時候,顧爺爺帶著自己出去玩時的情景,想起過往,他已經泣不成聲。

顧遲現在真的想要跟著顧爺爺一起去了,但是他知道自己不行。

顧爺爺還希望自己光耀門楣呢,顧爺爺還希望自己能有個好出息呢。

所以顧遲現在還不能就這麼離開,不然到了下面,他也沒有臉去見顧爺爺。

「顧遲。」

就當顧遲傷心難過的時候,聽到了程可歆的聲音。 顧遲低下頭擦了擦眼睛看著程可歆,他不想讓程可歆看到自己現在的樣子。但是顧遲滿臉的淚痕是不能隱瞞的。

「別傷心了,顧爺爺會去天堂的。」程可歆不知道現在該用什麼話來安慰顧遲。

因為最近他們遇到的事情太多了,程可歆已經不知道該怎麼去安慰人了。

「爸爸,你別哭了,都是萌寶不好,萌寶沒有保護好爺爺。」

站在一旁的萌寶看著顧遲傷心低沉的樣子,心裡也很是自責。

當時顧爺爺讓自己進房間去取一件東西,但是自己找了很久都沒有找到。等自己到了小花園的時候,顧爺爺已經倒在了地上。

萌寶頓時就知道了,當時顧爺爺是在救自己。那群人很是厲害,一個個都拿著槍,導致保護顧爺爺的人也都死了。

五歲的萌寶第一次看到眼前的狀況,頓時愣住。

雖說萌寶出身大家,但是像這樣滿地都是屍體的狀況,萌寶是第一次見到。

幸好程可歆來得比較早,早早便讓萌寶回到了房間,不然這件事情一定會造成萌寶心靈上的撞擊。

顧遲看著萌寶安然無恙,心裡也就放心了下來。

聽到萌寶的話,顧遲也想要不難過,但是卻怎麼也淡定不下來。

也許是最近不好的事情全都接踵而至,導致顧遲沒有舒緩的空隙。從而造成壓抑已久的壞心情全都在這一刻迸發出來的緣故吧。

顧遲咳了一下,讓自己好久沒說話已經沙啞的嗓子舒服一些,而後開口對程可歆說:「可歆,我想自己待會。」

說完這句話,程可歆也可以理解顧遲現在的這種心情,點了點頭以後,便帶著萌寶離開了。

顧遲則是低下頭,看著顧爺爺的屍體,現在是想哭都哭不出來了,因為顧遲所有的眼淚,早在剛剛就已經哭完了。

顧遲獃獃地看著顧爺爺的屍體,而後一點點擦拭乾凈,這期間他用了多大的力氣,不讓手顫抖,又用了多大的力氣不讓自己跟隨爺爺離開。

這其中的苦楚便只有顧遲一個人最是清楚。

曾經一度高傲的顧遲在大家眾目睽睽之下進了監獄,顧遲沒有哭泣;曾經自以為在事業上很有信心的顧遲在眾多記者的眼中,把公司給了別人,顧遲沒有哭泣。

顧遲不是不哭,只是因為顧遲知道自己是男人,自己不能哭,自己要給萌寶做一個榜樣,自己要有能力給程可歆一個家。

但是現在顧爺爺已經走了,顧遲心裡的最後一道防線也就此塌陷。

顧遲累了,顧遲最近經歷的事情,一件件都使他心力交瘁。他不說,並不代表他真的不累。

顧遲看著眼前的爺爺,心裡有太多的苦想要告訴顧爺爺,但是他,已經走了。

顧遲再也見不到顧爺爺了。

想到這裡,顧遲眼裡的最後一滴淚珠緩緩落下。這是顧遲最後的一滴眼淚,顧遲發誓,此後一定不再哭泣。

顧遲走了出去,把現場交給了警察,等待警察處理好以後,顧遲跟程可歆一起,把顧爺爺擦拭乾凈,而後讓顧爺爺穿上新的衣服。

顧遲打算後天便把顧爺爺下葬。

期間,顧遲有好幾次都累得眼睛看不清東西,但是顧遲並沒有就此倒下。因為他知道,他的爺爺還沒有下葬。

老人們常說,落葉歸根,入土為安。

顧遲打算摒除以往的規矩,不讓爺爺的屍體被焚燒,而是直接買口棺材下葬。

程可歆對於這件事情也表示贊同,因為程可歆現在只希望顧遲好好的便一切都好。

顧爺爺已經離開了,那麼他會去更好的地方,會去往天堂。但是顧遲卻只能在世上傷心難受。

程可歆看著顧遲已經瘦得不成樣子的臉,心下一緊,但還是忍住了眼淚沒有哭出來。

兩天後的葬禮現場,顧遲親手給顧爺爺穿戴好衣服以後,便把顧爺爺放到了棺材裡面。全部人員身穿黑色西裝,前來悼念。

結束以後,他們便把顧爺爺埋葬在一個風景宜人的地方。

雖說那個地方離市中心比較遠,但是那裡卻是顧爺爺喜歡的一個地方,並且那裡非常安靜,適合顧爺爺在那裡居住。

顧遲看著顧爺爺墓前的照片,臉色莊重。此刻的顧遲已經與以往的顧遲不一樣了。他多了一分穩重和幹練。

但卻讓程可歆看上去特別的心酸。

一個人只有經歷了一些磨難以後,性格才會變成這樣的。那麼可想而知,這次顧爺爺的去世對於顧遲的衝擊有多大。

程可歆走上前,伸出手抓住顧遲的手,希望可以給顧遲一些溫暖。

顧遲感受到了程可歆的用意,也伸手回抓了一下,而後放開。

上前不顧其他人的眼光,跪倒在了顧爺爺的墓前。看著顧爺爺的照片,顧遲強忍著心裡的難受,目不轉睛地看著顧爺爺。

就這樣看著,程可歆也不阻攔他。萌寶也站在一旁,陪著顧遲。

漸漸的天黑起來,周圍就只有顧遲和程可欣萌寶三個人了,但是顧遲還是沒有一點要走的衝動。

程可歆上前抓了抓顧遲的手,希望顧遲跟自己走吧。畢竟現在在山上,天也黑了下來,附近並沒有可以居住的地方。

如果真的完全黑了下來,那麼山上出現一些野獸什麼的,就不是他們可以預料得到的。

顧遲躲過了程可歆的手,而後面無表情地看著程可歆,隨後開口說:「你先走吧,我再呆一會。最遲明天早上就回去了,我想多陪爺爺一會。」

看著顧遲現在難受的樣子,程可歆也想著顧爺爺才剛剛離開,顧遲在這裡陪一下爺爺也並沒有什麼不妥。

於是程可歆在這周圍點了火把,預防野獸以後,便拉著萌寶的手離開了。

回到家中,程可歆是跟萌寶一起睡的,因為程可歆知道今天萌寶遇到了這種事情,他一個人睡,一定會傷心的。

萌寶剛進到被子里,便撲到了程可歆的懷中,哭了起來。

其實萌寶一直都想哭,但是萌寶記得顧遲說過:男子漢大丈夫,不能哭。

所以萌寶一直在壓抑著內心的難受。 現在顧遲不在,又感受到了程可歆溫暖的懷抱,便把所有的委屈全都發泄了出來。

萌寶親眼看著人在他面前死亡,心裡的震撼是有多大,這是只有萌寶才可以知道的,就連程可歆都不能感同身受。

因為程可歆並沒有在自己五歲的時候,看到過死人。

「萌寶乖,萌寶不哭。」程可歆看到現在的萌寶,心裡也很是難受。

這些日子她經歷了多少,自己最清楚。雖說直接受傷的不是自己,但卻都是自己最親愛的人。

看著他們心裡難受,程可歆也照樣好過不了。

往往看著別人難受,要比自己難受還要嚴重的多。

程可歆邊說邊摸著萌寶的背部,希望萌寶可以忘掉這件事情。畢竟這件事情萌寶一旦記得,那麼便會成為他兒時的陰影。

程可歆不希望萌寶有一個不敢回憶的童年,程可歆希望萌寶可以平平安安長大。

就這麼哄著萌寶,程可歆也漸漸入睡了。

今天給程可歆的衝擊實在是太大了。

原本還在家中做飯等顧遲回來吃的程可歆中途接到電話,而後便匆匆趕過來。她也看到了滿地都是屍體的這個場景。

也看到了已經倒在地上的爺爺,程可歆心裡難受,但是她那時不能哭泣。

所以只能等著萌寶睡著了以後,一個人默默流淚。

就這樣哭著哭著,程可歆邊安慰自己,邊拍著萌寶的背部。

兩人進入了夢鄉,但是還在山上的顧遲,此刻卻還跪在顧爺爺的墓前。

一動不動地跪著。

第二天清早起床,程可歆給萌寶做了早餐以後,看到顧遲還沒有回來,等了一會以後,便拉著萌寶一起去山上找顧遲了。

因為大早上的緣故,山上的路很難走,一些植物上面還有著清晨的露珠。

山上的風景確實美好,但是程可歆心裡擔心顧遲現在如何了,所以便沒有心情去欣賞。

程可歆拉著萌寶一步步朝山上走著,越接近山頂,程可歆心裡便越慌。

至於到底在慌張什麼,程可歆也不清楚。

所以程可歆現在想要加快速度趕緊去看看山上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看看顧遲現在是否安好。

但是因為顧及萌寶還小的緣故,不能走得太快。

索性萌寶在後面也加了把勁,讓兩人的上山之路用了很短的時間。

到了山頂以後,程可歆頓時慌了。

因為程可歆並沒有看到顧遲的身影,甚至是顧遲來過的痕迹都已經消失不見了。

程可歆四下找找,但是都沒有結果,顧遲就好像從人間蒸發一樣。

誰也找不到了。

程可歆心想:顧遲一定是回家了,只是走了另外一條路而已。

想到這裡,程可歆便快速下山,打算回家看看。

程可歆拉著萌寶狂奔到家中,但是仍然沒顧遲的身影。

程可歆當下四處找了找,不放過家裡的任何一個角落。廚房、卧室、書房,甚至是廁所都親自找了找。

但是仍然一無所獲。

程可歆知道顧遲離開了,悄然無聲地離開了。去到了一個就連自己也找不到的地方。

程可歆心裡難過,但是卻不知道怎麼安慰自己。

這段日子,她已經把所有可以安慰人的話都用在了顧遲的身上,但是顧遲卻失蹤了。

程可歆知道這輩子,除了她可以安慰顧遲以後,誰也安慰不了了。

程可歆也知道,顧遲並不是失蹤,而是離開自己了。

她想要難過,但是發現她好像並沒有什麼好難過的。因為顧遲完全是因為保護他們才離開的。

這些程可歆心裡都清楚,只是不願意承認罷了。

程可歆無力地癱坐在地上,雙眼無神地看著眼前的東西。

好似還有顧遲走過的殘影,但是當程可歆仔細去看的時候,那已經沒有了。

萌寶在一旁看著程可歆的樣子,便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萌寶知道媽媽找不到爸爸了,但是卻不知道顧遲為什麼會丟。

萌寶心裡很想問,但是萌寶觀察現在的狀況好像並不適合自己詢問。

因為程可歆現在正在傷心的時候,萌寶問她這個問題,無疑是火上澆油。

程可歆看著站在一旁的萌寶,心底一緊,抱著萌寶便哭了出來。

「萌寶,媽媽只有你一個人了。」程可歆抱著萌寶,心裡想著顧遲可以去什麼地方,她不死心,想要再去找找看。

「媽媽,你別哭,萌寶一直在。」萌寶像以前程可歆對他一樣,伸手摸了摸程可歆的後背,希望她不要再哭了。

現在看著程可歆無助的樣子,萌寶便覺得他很沒有能力,不可以好好保護自己的媽媽。

「萌寶,你爸爸走了,他為了保護我們走了。」

程可歆心裡擔心,她昨晚看著顧遲的狀態很是不好。今早顧遲就那麼走了,什麼都沒有帶走。

那麼顧遲晚上住哪裡?他吃什麼?怎麼養活自己?

程可歆想著這些問題,但是卻不敢細想。她知道,自己一旦再繼續想下去,那麼自己心裡會更加難受。

她知道顧遲現在的處境很是困難,她知道顧遲現在離開,是怕仇家找上他們。

但是顧遲有沒有想到,他自己離開了,萬一仇家找上門來,她怎麼辦?

顧遲沒有考慮到的事情,程可歆現在想到了。

當時顧遲離開,只想著只有自己走了,才能給程可歆一個安全的環境。

顧遲愛程可歆,所以不希望她出事。是那種可以把自己生命拋之腦後的深愛。

程可歆越往下想,便越是難過。

她跟顧遲和好才沒多久,現在就又離開了。為什麼他們的生活就註定跌宕起伏?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