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百葉鬆了口氣:"是這樣的,我現在正在跟蘇凜打官司,爭奪小白的撫養權,我知道,你跟蘇凜之間,現在因為我,也是水火不容的關係,但是,我想請求你,帶我離開南希市,讓蘇凜再也找不到我,到時候,我會帶著小白一起離開,就算是蘇凜想要打官司爭奪撫養權,他也要先找到我再說!"

威利斯聽到百葉的話,猶豫了片刻,他開口道:"百葉,我現在只要一回來,就很有可能被蘇凜發現,你也知道,他現在跟我勢不兩立,我要是被他抓到,那我的下場,真的好不到那裡去,我能不能讓我手下的人,帶著你跟孩子離開,然後,我在國外找個地方,接應你們!"

百葉無奈的嘆口氣:"威利斯,如果你不能回來,那就算了,這種事情,我實在無法相信別人,萬一他們走漏了風聲,或者貪生怕死,直接告訴蘇凜,那就一切都完了,我先委曲求全的,跟蘇凜相處一陣子,實在不行,我就住到他家,給他當保姆都行,只要能讓我看見我兒子,我什麼都願意做,你也不用為難了,我想,時間久了,他看在我對孩子愛的份上,不要剝奪我跟孩子在一起的機會!"

威利斯聽著百葉難過無奈的聲音,心疼不已:"百葉,你等著,我過兩天,辦好這邊的事情,就飛回來找你,只不過,我在南希市,只能帶兩天左右,你提前準備好一切,到時候,我們還從斯密斯家族私人醫院的樓頂出發,坐私人飛機出國,到時候,讓蘇凜永遠都找不到你跟孩子,我會保護你們的,百葉,你放心,只要你想跟孩子在一起,我就會永遠保護你們的,這樣,我到了南希市之後,再跟你聯繫!"

百葉點了點頭,這才掛了電話。

她伸手揉了揉臉,為了演戲逼真,她差點都真哭了。

百葉收拾好東西去蘇凜公寓,發現小白正巴巴的坐在門口,一臉難過的神情。

看到百葉拉著行李箱走過來,他的神情才好起來:"媽咪,你來了!"

小白興沖沖的向著百葉跑過去。

百葉伸手揉了揉他的小腦袋:"小白,你坐在門口乾嘛呢?小昭人呢?"

小白癟癟嘴,委屈的說道:"小昭回家找他爹地媽咪了,我從房間里出來,就看見爹地媽咪和大伯都不見了,小白好擔心,你們都不回來了!"

百葉無奈的看著小白,這個孩子,實在讓人太心疼了,一點安全感都沒有。

她溫柔的看著小白:"小白,你不要擔心,媽咪只不過是去拿行李了,媽咪不是答應你了,要跟你和你爹地一起住嗎?媽咪可不會對小白食言的哦,一會媽咪還要給小白做大餐呢,小白不難受啊!"

小白乖巧的點點頭:"我都聽媽咪的!"

兩個人進了公寓,百葉把自己的行李拿進客房,隨意的收拾了一下。

她再次出來的時候,蘇凜已經買菜回來了。

百葉走進廚房。

蘇凜將她推到廚房門口:"廚房油煙太大,你跟小白等著,我來做飯!"

百葉固執的搖頭:"我答應了小白,今天晚上要給他做飯的!"

蘇凜無奈的看著她:"百葉,你知道嗎?這些年,我無數次想著,你還在這個公寓里,我還在照顧你,每天變著花樣的給你做飯,只要你吃的開心,我就高興,只要想到你能再次住進來,我就高興的跟做夢一樣,你就答應我,好不好?"

百葉無奈的看著蘇凜:"可是……我跟小白……"

蘇凜看著坐在不遠處沙發上,正在玩魔方的小白,開口道:"小白,你媽咪今天嗓子不舒服,你跟她玩,爹地做飯,好不好?"

小白一聽到自家媽咪不舒服,急匆匆的跑過來,他拉著百葉的手,急切的開口問道:"媽咪,你怎麼了?要是實在難受,我們去看醫生,好不好?"

看著兒子擔心的樣子,百葉覺得,自己這輩子從未這麼幸福過。

她慢慢的搖搖頭:"不用了,媽咪就是有一點輕微的不舒服,沒有小白想象的那麼嚴重,小白乖乖的聽話,媽咪的病明天就好了!"

小白趕緊點頭:"小白一定會很聽話的!"

蘇凜已經進入廚房,開始做飯,百葉帶著兒子在外面玩。

晚飯後,百葉想給小白洗澡。

誰知道,小白很堅持的說道:"媽咪,小白是個大男孩了,羞羞,不能讓媽咪給我洗澡,我爹地說了,我現在要學會自己洗澡,半年後,我還要去一個陌生的地方,學習更強大的本領!"

百葉聽到小白的話,立馬想到蘇凜說,半年後,送小白和小昭去龍行組織訓練基地的事情。

其實,讓孩子經過系統的訓練,將過來更容易生存。

只不過,前提是,現在要能狠得下心。

想到兒子一個人要生活那麼久,百葉就心疼不已。

等小白進入浴室洗澡后,百葉去找蘇凜。

她看著蘇凜,認真的開口道:"蘇凜,我想跟你商量一件事情!"

蘇凜不解的看著她,百葉的鄭重其事,讓他有點心裡慌慌的:"怎麼了?是不是這裡住著不舒服了?"

百葉搖搖頭:"不是的,蘇凜,你不要把我看得那麼柔弱,我沒有那麼多的講究,我只是想告訴你,半年後,送小白去組織訓練,我很同意,但是,我有個要求,那就是,我要做龍行組織訓練基地的教練,你也知道,我的能力完全可以勝任這一職,而且,我也是龍行組織的人,提這樣的要求,一點都不過分,我已經失去太多跟小白相處的時間了,我不想再未來的日子裡,依舊缺席!"

蘇凜徹底愣住了,他沒行到,百葉所說的要求,竟然是這個。

他看著百葉,想了想,開口道:"百葉,你讓我想想,等威利斯的事情結束后,我給你一個答覆,好嗎?"

百葉點點頭:"好,那你盡量快點,我等你的答覆!"

小白剛剛跟百葉相認,很是粘著她,剛洗澡出來,就穿著睡意來找百葉:"媽咪,媽咪,我一個人睡不著,你今晚陪著我睡,好不好?"

面對兒子的請求,百葉根本沒有辦法拒絕。

她點點頭:"好,那媽咪今晚陪小白睡!" 去找沈呈的紀優陽,到了別墅后,看見有部黑色的轎車停在門口,路過轎車時,紀優陽感覺到車頭還是熱的。

難道沈呈剛回來?

一臉疑惑的紀優陽,快步進屋,剛進來,就被坐在沙發的女人嚇了一跳。

「媽,你怎麼來了?」

怎麼蘇嵐過來了,也沒跟他打招呼?

端著水從廚房過來的姜尤珍,見到紀優陽回來了,踩著輕快的腳步奔向紀優陽,來到紀優陽面前後,一臉熱情抱住紀優陽,「哎呦,Augus,好久不見了,可讓我想死你了。」

被姜尤珍親了一臉口水的紀優陽,特別嫌棄擦臉,「姜姨,拜託你注意下立場,你可是我媽爭寵的競爭對手。」

身穿高奢綠絨連衣裙,氣質高貴不失嫵媚和幹練的女人,沖著紀優陽努嘴扮可愛,「你這話就錯了,我要把你媽給斗走了,再來一個比我還狠的女人,那我豈不是給自個找了個強勁的對手?再說了,你媽可是剛說服老沈給我投資創業,又是我的擔保人……」越看紀優陽越喜歡,這長得帥就是討人喜歡,姜尤珍捧著紀優陽的臉又要親。

紀優陽趕緊用手推開姜尤珍的臉,快步繞過茶几走向對面的蘇嵐,「媽,你來就來,幹嘛把她一塊帶來,我這臉都快被她親爛了。」

且不說姜尤珍是個她喜歡的真性情女人,就沖著有姜尤珍能替她攔著沈東明,不讓她日夜和沈東明面對面,她都得對姜尤珍好,就像姜尤珍說的,走了一個,再來一個不好相處的,那可划不來。

「你們母子先聊,我上樓去泡個澡。」

「等等,姜姨。」紀優陽沖著那個扭著小蠻腰要走的女人喊了句。

「怎麼了,我的小乖乖?」

紀優陽遞了眼廚房的方向,「方秦沒過來,這邊沒人做飯,我記得你常給我爸做……」

沒等紀優陽說完,拿著在機場買的特色古扇,姜尤珍抱著胳膊,輕輕扇了扇風,直接打斷紀優陽的話:「我給老沈做飯,那是不得已的情.趣,再說了,我可不想讓那些油煙把我嬌嫩的皮膚熏出問題。」用餘光示意廚房的方向,「沈呈在廚房給我們弄吃的,你就別操心了。」

說完后姜尤珍搖著扇子,扭著小蠻腰哼著小曲上樓。

看了眼走遠的人,又望了眼廚房那邊。

蘇嵐從沙發起身,帶著紀優陽上二樓。

攙著蘇嵐上樓的紀優陽,問了句:「媽,你怎麼來了,也不跟我提前說下,我好過去接你。」

「我看你不是想接我,而是怕我看到你跟沈呈在這裡幹什麼對吧。」

紀優陽嘆了口氣,胳膊繞過蘇嵐的肩膀,攬著人,「媽,這件事,都是我的錯。」

「以你的條件,你能有什麼錯?」提起這件事,蘇嵐就來氣,冷哼時用手去掐紀優陽的胳膊,「我可聽高博文說了,你向沈東明提出要把沈呈調崗,這沈呈什麼都不懂,你一來就讓他處理那麼重要的事情,還讓他去分公司做負責人,你不是一個沒有分寸的人,肯定是沈呈主動跟你要求的。」

「別以為你兒子我真的是什麼聖人,沈呈對我好,在我需要的時候,是他陪著我,面對這麼個捨身為我,又處處照顧我的人,我這日久生情,有什麼奇怪的。」

「我可告訴你,那個沈呈,你玩玩就算了,可別打算跟他來真的,我不會答應你們結婚的。」

「至少,在我和他保持這種關係這段時間,你得在沈東明面前多替我護著他,你也不想,沒了這個,我再找個你們都看不順眼的?」

「這個我們就不順眼!要不是我攔著,你以為沈呈還活得了?」紀優陽可從來沒讓她如此操心過,「那沈呈是你替身,他對你好,都是職責,你不需要因此感到愧疚和感激,知道嗎?」

「是,我知道了。」

上到二樓,蘇嵐帶著紀優陽去自己的房間。

在廚房準備做飯的沈呈,聽到紀優陽的聲音,沈呈便放下手上的東西出來問紀優陽吃點什麼,剛出來就看到紀優陽上樓拐彎的身影,沒見到蘇嵐也在,沈呈快步追了過去。

上到二樓后,沒找到紀優陽,沈呈正要走,就聽到旁邊半掩的房門內傳來蘇嵐和紀優陽的聲音。

本來打算下樓的沈呈,卻因為裡面的談話提及自己,停下了腳步。

「這房子,你可以給沈呈住,但是絕對不能過戶到他名下,還有你那張信用卡,也要限制額度,不能對這個沈呈太好,讓他忘了身份,最重要的是,你給我記住了,他就是一個替身,一顆棋子,明白沒有?」

「媽,這話你都說了八百遍了,我都能倒背如流了,你這次過來,就是為了這件事?」不可能吧,沈東明可不會隨意讓他媽離開沈家,絕對不可能是因為這件事,肯定還有更重要的事情。

「我來這裡,是為了另外一件事,聽沈東明說,你進董事會了?」

「嗯。」果然,是為了這件事。

「你準備什麼時候把股權轉給他?」

「至少現在不行。」

就是紀優陽這種態度才讓沈東明著急擔心事情有變,蘇嵐從位置起身走向紀優陽,「阿陽,就算你手上有這些股權,以咱們母子現在的勢力根本沒辦法跟沈東明對抗,最好的辦法是,你把股權給沈東明,你姜姨的兒子已經回不來了,你現在就是他唯一的兒子,日後沈家的一切都是你的。」

「媽,你相信他會把沈家的一切都給我?」聽到這話的紀優陽忍不住覺得好笑,「我不知道他為什麼那麼恨紀家,但,就沖著我也是紀家的人,我不相信,他會對我另眼相待把這一切都給我,先別急著把股權給他,我已經跟他說了,紀廖升醒來了,如果把股權給他會引人懷疑,他也給了我時間,所以不用著急。」

「紀廖升醒來了?」聽到這話的蘇嵐特別驚訝,「他不是中風了嗎?」

「如果不是他醒來,及時阻止了有人利用范勇奪取紀家的財產,紀家的一切已經是屬於紀澌鈞和董雅寧的。」

「這件事是紀澌鈞和董雅寧乾的?」

「誰知道呢。」

裡面的談話,讓沈呈的臉色有些難看,特別是蘇嵐跟紀優陽說的那番話,讓沈呈的情緒一下低落到極點。

就在沈呈準備轉身離去時,餘光注意到不遠處有個轉身匆匆離去的身影。

那可疑的身影引起沈呈的注意,沈呈立即跟了過去。

連泰勒都不在別墅,整個別墅,除了他,還有紀優陽就沒有第三個男的,這個男的到底是誰,為什麼會在這裡?

洗完澡的姜尤珍,正要吹頭髮沒找到吹風機,聽見門口有腳步聲,姜尤珍正要找人問,一開門,就看到雙手握拳快步往一個方向跑去的沈呈。

那不是沈呈嗎?

不做飯在這裡跑什麼?

出於好奇,姜尤珍將房門帶上跟了過去。

沈呈追著那個身影,追到了廊道盡頭的一間房,進了房間的男人,拿著手機在打電話。

「你是誰?」

就在沈呈一聲質問后,背對著沈呈拿著手機的男人忽然轉身,從懷裡拿出一瓶東西對著沈呈噴過去。

來不及反應的沈呈,眼前一黑整個人就倒了下去。

男人把東西放好后,用手拍了幾下沈呈,見人沒反應,立刻把沈呈攙起。

目睹這一現場的姜尤珍,並未過去。

因為這個男人是在她們到達機場后,高博文派來接她們的人,送到這裡,男人把她們的行李拿上樓,等她再次從樓上下來時,蘇嵐告訴她,這個男的已經離開了。

為什麼這個男的離開了,還會出現在這裡?

這跟沈呈被這個男的使用迷藥迷倒有沒有什麼關聯?

這一切都不好說,所以在沒弄清楚事情的來龍去脈之前,她還是裝什麼都不知道比較合適。

和蘇嵐在房間聊天的紀優陽,聽到外面有聲音,正要出去看,就被蘇嵐拉住了手,「去哪兒?」

「我聽外面有聲音,想出去看看。」

「可能是你姜姨的聲音吧,別大驚小怪的,快坐下,跟媽聊聊這段時間,紀家發生的事情。」

應該是他多心了,也許就是姜尤珍洗完澡出來路過的腳步聲,「好。」

在紀優陽坐下時,門外昏倒的沈呈被男人拖下樓帶上車離開。

紀優陽坐下沒多久,就接到方秦打來的電話。

「喂?」

「東家,我剛剛過來找你,在三環遇到了姜軼洋,他正在處理范勇。」

「處理范勇?」難道,真是紀澌鈞乾的?

「是,據我觀察,范勇已經斷氣了,看來紀澌鈞這是在殺人滅口。」

雖說,他也懷疑紀澌鈞,可當這些證據擺在眼前時,紀優陽還是不相信是紀澌鈞做的,他是恨紀澌鈞,可紀澌鈞在他心裡,至少不會用這種卑鄙三流手段,「你去,給我找個身形跟范勇差不多的人,臉也要處理好,我一會就回紀公館,你快些把人帶過來。」

「東家,您這是要做什麼?」

「回紀家抓真兇。」

「能行嗎?」不是他質疑這個計劃,這范勇都死了,就算是找個一模一樣的,紀澌鈞會上當? 等到吃飯的時侯,寧九才覺得綺紅說得沒錯,賈桐居然不喝酒,這太奇怪了,一個平時有事沒事都要喝上兩口的人,在休沐的時侯居然不喝酒,這裡邊信息量很大呀。

賈桐不喝,他也不勉強,自斟自飲,「你不喝是對的,這是涼山來的玉酒,用高山上的清泉釀製而成,攏共就這麼一瓶,我一直藏在地窖里,瓶口都結霜花了,過年那兩天人多,我沒捨得喝,本打算今天跟你一塊喝,得,我自個包圓得了,反正也不多。」

賈桐哼笑,「你別得瑟,你喝吧,別怪我沒提醒你,喝酒誤事,誤的可是大事,後悔都來不及。」

寧九一下抓了他的話柄:「你喝酒誤事了?誤的什麼事,說來聽聽,讓我也痛快痛快,好久沒聽你說笑話了。」

賈桐臉一垮,對綺紅說,「你聽聽,虧我把他當自家兄弟看,他怎麼就不盼我點好?」

寧九說,「你這人好賴不分呢,我是看你笑話么,我是替你拿主意呢,憑良心說,哪次你遇到事情,不是我在背後幫你。」

賈桐不吭聲了,寧九說的沒錯,儘管他倆在一起就掐,但真遇著事,寧九永遠是最有擔當的那一個。

寧九看他一眼,湊到跟前,「話都說到這份上了,什麼事快說唄。」

那事擱在賈桐心裡,象山一樣重,他還真想找人說道說道,最好的聽眾當然就是寧九,兄弟和女人的想法不一樣,他急需得到一些中肯的意見和安慰。

但要他怎麼開口呢,老臉都要臊光的呀……

寧九看出他的確有事,也不逼他,轉了話題,聊起了今年的春圍,皇後娘娘喜歡春圍,皇上把這當成天大的事,過了年就得籌備起來,到時侯他與賈桐得跟去一個,往年都是賈桐去,他留守宮裡,今年他想去,問賈桐討一些經驗。

賈桐是個心大的,一聽寧九要討教,立刻把剛才的事拋到腦後,端著架子擺起譜來,愣要寧九稱他一聲先生,他才肯說。

寧九望著他好笑,本是為他轉移注意力,他倒好,拿上架子了。

都是二品大員,年紀也不小了,一人一根筷子在飯桌上鬥起來,小寧安睜著圓溜溜的眼睛,看得目不轉睛,最後當然是寧九贏了,小寧安歡呼的拍起巴掌:「爹爹真厲害。」

賈桐不服氣,說,「我可比你爹厲害,我是讓著他呢。」

小寧安問,「賈叔叔為什麼要讓啊?」

賈桐隨口就編,「我是客人,客人當然要讓著主人嘛,要是你爹到我家去,我可不會讓他。」

小寧安有些狐疑,歪著腦袋看他,賈桐又說,「太子哥哥厲不厲害?」

小寧安當然知道太子哥哥,年紀也不大,卻能文能武,很讓他佩服。

「太子哥哥好厲害!」

賈桐大姆哥往自己一翹,得意洋洋的道:「我教出來的。」

小寧安立刻眼睛放光。

賈桐繼續吹牛皮,「還有清揚公主,號稱鬼見愁,那也是我徒弟。」

提起清揚公主,小寧安不樂意了,真是個鬼見愁公主,上他家來一趟,把他的好東西全打包走了,也不問他願不願意,他是男子漢,自然不會哭,只會奪回來,可那小姑娘居然敢跟他打架,他才不管她是誰,沒經他的同意拿東西就是不行。他打贏了,卻挨了爹的打,說他不該打小姑娘,更何況那是公主殿下,是他們的主子,他不懂規矩,犯上了。

他一點也不喜歡清揚公主上家裡來,可娘親喜歡,抱著清揚公主笑得跟朵花似的,他都氣死了,清揚公主不但搶他的東西,還搶他娘親,太可惡了。

他嘟著小嘴,「我不喜歡她,她太霸道了,我喜歡晟皇子,乾乾淨淨可聽話了。」

綺紅說,「清揚公主比你小,你得讓著她點,你們這一輩,單她一個小姑娘,皇上看得比眼珠子還要緊,下次清揚公主再來,你對她客氣些。」

神級農場 小寧安哼了一聲,把臉扭過去,表示不服氣。

綺紅伸手抱他,「行了,你也吃飽了,娘親叫丫頭給你洗洗,該歇午覺了,讓爹爹和賈叔叔說會話。」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