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清晨六點,醒來各自準備上班上學的洛神一貫刷新微博時,便看到了以下的超話——

#晨星閃耀,抗月行動#作為一名洛神,我們從來沒做過黑粉去黑其他藝人,因為我們的愛豆是娛樂圈裡唯一的清流,明明是頂級流量,卻沒有頂級流量的自覺,不愛鬧緋聞,不靠潛規則,只會贊助孤兒院,為正義出頭,這樣的哥哥,卻是被爆吧,詆毀和辱罵,請不要把他的善良溫柔當作得寸進尺的資本,如果人善被人欺,那麼洛神請不要再忍讓,為哥哥而戰,為正義而戰!

細細地刷著微博,慢慢知道前因後果的洛神頓時氣炸了!

溫玥瑾的腦殘粉居然趁著他們在睡覺時,爆吧,詆毀,辱罵,欺負她們家哥哥!

叔可忍,嬸不可忍!

找死找到她們頭上來了!

短短半個小時,#晨星閃耀,抗月行動#超話閱讀量破3.2億,討論138萬,生生直逼#青梅竹馬絕配#和#洛晨勾引溫玥瑾未婚夫#的兩個超話,排在第三名。

月亮不斷發博,想穩住熱搜,剛舒了口氣,卻在一刷新看到手機上的微博熱搜榜,猛地瞪大了瞳孔。

因為,#晨星閃耀,抗月行動#的超話,突然像坐火箭一樣,猛地擠下了他們的超話,排在了第二名。

時間踏過7點,似乎所有的洛神都起床了,洛晨超話的討論量一下子衝上了328萬,閱讀量近6億,生生地擠下了他們熬夜辛辛苦苦不斷發博才能維持的第二名。

饒是知道洛晨人氣很高,和玥瑾姐一樣,但月亮打死也沒想到洛神裡面居然沒有買來的水軍和殭屍粉,都是實打實的真粉,一下子打得他們潰不成軍!

第一名很快也被擠了下去,接著,洛晨超話高掛熱搜榜,熱度硬生生地超過第二名十倍有多!

這遠遠不止!

早上8點整,洛神進行了第一輪的報復性的溫玥瑾爆吧行動,超100萬洛神像遊行示威一樣,進入溫玥瑾的貼吧進行癱瘓式爆吧。

洛神到此一游:敢爆我們洛晨吧,洛神就讓你全世界裸奔!

洛神無處不在:又裝又作的女人,還國民女神,美貌天仙,良心不會痛嗎?我呸!

晨晨是我的小寶貝:月亮牌洗衣粉向洛晨道歉! 我養的俏相公他黑化了 不道歉就沖你們下水道!

……

洛神浩浩蕩蕩地來,歷經兩個小時后,便浩浩蕩蕩,不帶走一片雲彩地離開了。

溫玥瑾的貼吧全都是被踐踏的痕迹,月亮管理員欲哭無淚,身心疲憊地刪帖洛神留下來的殘局,用了兩個小時剛整理完,正要舒了口氣,卻又看到熟悉的帖子又整齊地發了上來。

洛神出沒:誰爆我們洛晨吧,我們便以牙還牙!送你們四個字,呵呵,活該!

我靠!

第二輪的溫玥瑾爆吧行動竟然在中午12點又來了!

敢情洛神爆吧,還是連續劇!

……

整整一天,月亮像鵪鶉一樣,被洛神以壓制性的姿態,打得手無縛雞之力!

簡直只能用七個字形容——

月亮粉慘絕人寰!

豆瓣,天涯,微博全是月亮被踐踏得慘不忍睹的帖子。

看到這樣的情況,路人粉都紛紛為月亮默哀!

好死不死!

你們惹人家洛神幹嘛,也不是不知道,洛神在粉圈裡面,就是號稱打遍天下無敵手,戰鬥機中的戰鬥雞!

洛神凌辱月亮這樣的局面,一直持續到晚上6點,直到營銷號「八組吃瓜哥爆料」在微博上發出了一組動圖。

全世界頓時炸了!

此時距離洛晨演唱會,不到24小時!

——

偌大的陳家,氣氛第一次比死還沉默。

陳家的會客室,此時正安靜地坐了六個人,他們保持著非同尋常的禮儀,基本都目不斜視,除了呼吸聲,幾乎沒有任何的聲響。

他們看著投影在巨大的屏幕上,巨大的屏幕上,是各大網站的頭條和流量入口。

華娛新聞:貴公子云傲越彈琴,送花洛晨(收視率10.09%)

三立衛視:洛晨演唱會表白雲總裁,神仙愛情感動洛神(收視6.83%)

新娛頭條:細數雲總裁為洛晨所做種種(收視5.6%)

……

從昨晚演唱會結束,到今天,演唱會的一切都幾乎炸掉了。

電視台的收視率,網站的流量,微博的熱搜無一不是少爺表白洛晨的新聞。

全國都知道了。

眾人忍不住苦笑。

他們堂堂雲家,這回可真被笑掉大牙了。

堂堂萬億雲家繼承人,居然當眾彈琴,送花表白旗下同性藝人!

這還不讓其他人笑掉大牙嗎?

啪——

一聲重重的拍桌聲響起!

正是坐在中央的鶴髮老人——

陳家老爺子,陳品。

他站起了身,氣得鬍子都翹了起來,「胡鬧,真是胡鬧!少爺被迷惑,你們,你們怎麼不制止少爺?」

坐在陳品身旁的,是披著華麗的披肩,臉色異常難看的溫意。

「管?我們怎麼管?少爺什麼人?我們又是什麼人!」

「我們是雲家人,如果什麼都置身事外什麼都不管,那我們還做什麼雲家人!」陳品憋紅了臉,猛地怒道,「萬年雲家,以後會讓你們這種不作為的東西,給敗壞了!」

說著說著,陳品氣得越發厲害,一張老臉憋的通紅。

看到老爺子快要氣死了,五十多歲的李家掌門人李晉連忙起身,拍著老爺子後背,一邊順著他的氣,一邊苦口婆心地安慰道,「老爺子,您就彆氣了,您也知道,少爺的脾氣,不是我們可以勸得住,而且,不是少爺默許,其他傳媒怎麼可能敢大肆渲染這件事?加上您年紀也大了,年紀上來了就得注意身體啊,萬一氣死了,這更虧大了!」

這樣的安慰,簡直是比不安慰更氣人!

老爺子一口氣差點沒喘上來,「我寧可氣死,也不會看著雲家成為全世界的笑柄了!你們一直冷眼旁觀,任由少爺,殊不知如果不是雲家,我們六大家就是個笑話,雲家才是我們立足的根本!」

看著老爺子氣得連鬍子都在顫抖,李晉連忙解釋道,「老爺子,我也不是這個意思,我的意思只是希望我們可以有兩全齊美的方法,可以讓少爺遠離洛晨,你也不會被活生生氣死——」

李晉的話還沒說完,便被蕭家當家蕭城打斷了他的話。

蕭城用手託了托金絲邊的眼鏡,看起來四十多歲出頭的樣子顯得特別溫文爾雅,道,「老爺子,晉總知道您出發點是為雲家好,他的意思是,如果和少爺硬碰硬,只會傷害到雲家,而除了硬碰硬,必定還會有其他方法——。」

李晉眼前一亮,驀地點了點頭,「對對對,我就是這樣的想法。」

「我認同城哥的看法。」紀院長紀沛臉色微微凝重,道,「除去那些事外,還有一件事我想和各位說,雲鳩前段日子出現非常頻繁,為了不傷害洛晨,少爺甚至讓紀唯配了夢死,這樣來看,洛晨在少爺心目中的地位還是不可小看的。」

「夢死?!這世界是瘋了嗎?」虎背熊腰的痕家老大痕仝驚叫道。

這話一出,所有人頓時安靜了。

少爺,竟然為了洛晨,要服夢死?!

那可是從來高高在上,從來睥睨萬物的少爺啊!

老爺子的情緒頓時平復下來了,他坐下來,看向蕭城的方向,道,「那你有什麼建議?」

「老爺子,容我先了解一件事。」蕭城微微點頭,看著溫意,溫文爾雅道,「溫夫人,我想知道,少爺和蕪蕪的訂婚一事被微博爆料,高掛熱搜人盡皆知,這事是否僅是夫人默許的——」

而並沒有徵得少爺同意!

聽出了蕭城話里的潛台詞,溫意臉色越發難看,「你什麼意思?」

億萬總裁:追回前妻生寶寶 蕭城託了托金絲邊眼鏡,微微笑道,「並沒有什麼意思,只是,少爺不是任人擺布的人,所以我在想,這才是逼得少爺公開的原因。」

似乎聽懂了蕭城的意思,紀院長驀地道,「城哥你的意思是——」

蕭城微笑點頭。

見兩人在打啞謎,李晉道,「你們能不能講清楚點,我一丁點也沒聽明白!」

蕭城道,「少爺天賦太高,習慣了雲家所有人的唯命是從,而這次夫人的步步緊逼,反倒讓少爺生出了反叛之心,而不是非公布洛晨不可。」

痕仝道,「有什麼關係啊?」

「既然知道了少爺不是非公布洛晨不可,那麼我們便可以和少爺曉之以情,動之以理,娥皇女英是可以兼得,保存雲家顏面同時,少爺還可以享齊人之福,只是洛晨不能做雲家主母,這樣不僅保存了雲家顏面,還可以借洛晨的流量,澄清這次只是為洛晨大電影預熱,因為洛晨的新戲是一部同性戀題材。」

「這個好!」痕仝喊道。

李晉頓時恍然大悟,道,「就是讓洛晨當小三,少爺娶個主母做同妻對吧?」

所有人頓時額冒黑線。

為什麼這麼好的解決方法,從李晉嘴裡說出來,會讓人分分鐘想抽死他!

蕭城轉向陳品,道,「老爺子,您覺得怎麼樣?」

陳品摸了摸鬍子,「這個確實是一個解決方法,只是誰適合去勸說少爺?」

對上老爺子的視線掃過來,李晉和痕仝立馬戰戰兢兢地搖頭。

蕭城脫下金絲邊眼鏡,放在了茶几上,笑道,「老爺子,解鈴還須繫鈴人,沒有人比夫人更適合了,而適合做雲家主母,又深愛少爺的,除了蕪蕪,沒有他人了。」

說到這裡,蕭城轉向溫意,淡淡笑道,「對嗎?溫夫人。」

對上那人沒有戴上眼鏡的眼睛,似乎折射出來若隱若現的粼粼暗光,溫意心底有些不舒服。

認識三十多年,她還是沒有看清楚過這人,即使他的兒子是少爺身邊最得力的左右手,他卻一直保持著異常謹慎的態度,不偏不倚。

雖然他的話,確實對她百利而無一害。

想到這裡,溫意頷首,道,「既然各位都同意了,那便由我去勸說妹妹。」

蕭城微微一笑,而後端起茶杯,任由茶杯里的茶水熱氣粼粼,倒映著他的瞳仁。



營銷號「八組吃瓜哥爆料」動圖+文字的爆料,短短一個小時迅速發酵,佔領了各大熱搜榜!

動圖是在一個深紅色的宮殿里,一個身穿紅色侍衛服,佩戴瓔珞玉佩的男子伸手扯過另一個男人,而後把唇貼在了男人的臉上。

妖媚,勾引,而不堪入目。

身穿紅色侍衛服的男子異常熟悉,正是皎皎明月的傅珩侍衛——

洛晨!

而被洛晨扯起衣領勾引的,卻是——

前頂級流量宋自弦!

「吃瓜爆料,拍攝現場洛晨勾引宋自弦,所謂頂級流量,不過是借著前頂級流量上位,沒有利用價值后便一腳踢開,換上了頂級豪門貴族太子爺,頂流好手段!」

嘩——

全世界哄然!

動圖彷彿是偷拍的,卻是異常清晰,沒有任何PS痕迹,一下子打得洛神手足無措。

被洛神一直碾壓,踩在腳底凌辱的月亮粉自然不會放過這樣的機會,大肆出擊,四處帶起黑洛晨的話題。

柔軟的月光像你的臉:可憐一群洛神仙,真香現場,以為自己愛豆是白蓮花,殊不知被啪啪打臉,原來是個綠茶婊,哈哈哈哈哈~

玥瑾花開:哇哦,真不愧是洛晨,這圖看得勞資都熱血沸騰了!

誰不是個小仙女:傻叉洛神仙還說瑾瑾作,誰比得上你們的gay晨作啊?

……

營銷號帶節奏黑洛晨,洛晨反黑站立刻動作了。

反黑站的小姐姐火眼金睛,把動圖拉長,每一處細節一一放大,尋找證明動圖是假的,是偽造的!

直到,一個細節被無限放大了,用紅圈圈了出來。

洛神頓時士氣回歸,氣勢如虹!

拍動圖的人居心叵測,這個動圖分明是被人借位拍攝了!

愛崽崽,愛晨晨:為了黑我晨,居然黑心到用借位動圖,營銷號你收了多少錢,錢夠買你的良心做這些事!

一洛千金:敢情就是月亮牌洗衣粉買的營銷號,晨哥一出事她們就蹦躂得最厲害!經歷了這麼多,你們以為我們還會懷疑晨哥嗎?一個賺了錢只會捐助孤兒院的人!

一朝一夕一晨:別人黑料,都是有圖有真相,我晨黑料,全都是借位拍攝加口頭陷害,論慘,誰比的上我家洛晨慘?認真,你就輸了!

……

網路大戰如火如荼,夜晚的雲家,卻安靜又燈火通明。

當看到少爺抱著一個人回來時,所有雲家人都目不斜視,似若不見,只是手裡戰戰兢兢的動作,還是泄露了他們的害怕與緊張。

雖然看不到那人的樣子,但用腳指頭猜也猜得到,這個人,肯定是少爺的心肝寶貝——

洛晨!

少爺送花,彈琴,發微博的事,全世界都知道了!

浪漫得讓他們吃檸檬了!

酸!

……

簡約白色的房間里,寬敞而布置簡單,像極了雲傲越那低調的作風。

將懷裡的人輕輕地放在柔軟的大床上,看著她宛如貓咪一樣蜷縮成一團時,雲傲越忍不住俯身,低頭,在她的額頭上輕輕地吻著。

額頭突然傳來微涼的柔軟,讓一直緊皺眉頭的洛晨輕輕地舒展了眉,卻很快又皺了起來。

「十一,小六。」

似乎夢到了什麼,洛晨緊緊地閉著眼睛,夢魘般地喊了出來。

黑暗中,小六和十一渾身是血,站在了她的面前。

「三哥,我疼。」

洛晨心疼得無以復加,她伸手,想為他們擦去臉上的血,卻發現自己冷成了冰塊,只能眼睜睜地看著他們渾身是血地離她越來越遠。

「不要,不要走!」

洛晨聲嘶力竭地喊道,她想從冰里掙脫出來,去拉住他們,卻發現自己被死死地凍在那裡,渾身冷得顫抖而無能為力,只能眼睜睜地看著他們離開。

他們消失在她的眼前,就像從來沒有來過一樣。

四周彷彿冰天雪地,沒有人氣,沒有溫暖,冷得像一個黑暗又荒蕪的冰窖。

她孤零零地站在那裡。

直到,她的身後被一股炙熱的氣息擁抱著,那炙熱的氣息,就像午時的陽光一樣,溫暖,炙熱,可以驅趕了所有的冰冷和黑暗,慢慢地融化她身上的冰塊。

洛晨睜開了眼睛。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