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不光馬繼武懵圈,看的人也都懵了。尤其常青義看到楊柏這麼厲害,差點沒後悔死。要不是常家認輸,或許這一次憑藉楊柏,常家就成為D市第一世家。

「後悔,悔死老夫了,志遠,都賴我們眼光淺,楊柏才是真正的大師。葛春大哥,你怎麼不早跟我說,唉。」

常志遠早就傻眼了,楊柏居然這麼厲害。而吳天都要昏了,吳天得罪楊柏多次,被楊柏揍了多次,今天才知道楊柏這麼厲害,以前跟楊柏動手簡直就是找死。

誰能不驚?楊柏一拳再次砸下,把馬繼武轟飛出去。此時的馬繼武猛的一個翻身,終於落在地面之上。

馬繼武驚恐的看著楊柏,此時馬繼武的內力也耗損了。馬繼武晃動的雙臂,感覺臉上生疼,已經都是淤青了,長發已經徹底亂了,有些都被楊柏給撕扯掉了。

「楊柏,你到底學自何人?你要跟我們馬家作對嗎?」馬繼武居然用馬家壓人,而這一刻,楊柏冷酷的站在馬繼武面前。

「我說了,讓你道歉,不道歉就打你成豬頭。我管你什麼宗師,我只是要告訴你,別自以為是,認為誰誰都是螻蟻,你不配,他們也不配。有錢,了不起嗎?有內力,了不起嗎?莫招惹我!」

楊柏不光說給馬繼武聽著,也同時說給這些世家人聽著。此時的楊柏內心湧起一股豪強,就看到楊柏猛的一踏,可怕的力量,讓擂台直接下沉起來,塵土飛揚。而就在此時,楊柏猛的身形一晃,猶如游龍一樣,神龍擺尾,撲向馬繼武。

「不可能!」馬繼武依舊不相信,只能夠瘋狂的運轉內力,朝著楊柏打來。可是楊柏的身影太快了,此時的楊柏靈霧激發,彷彿融入天地之間,這一刻,楊柏也感覺自己的內心在升華。

強者之心再次覺醒,強者之力,終於踏出!蛟龍出海,力破宗師!

楊柏從上而下,凝聚無上之力,一拳就砸了下去。狂風大作,無數的碎石凝聚颶風,在石台之上炸裂開來。

就這一下,讓所有人都驚呼起來,而馬繼武慘叫一聲,猶如枯葉,從石台之上跌落下來。馬繼武的雙臂已經折斷,痛苦的看著楊柏,直接就昏迷過去。

「天哪,馬繼武輸了!」所有人都看著呢,楊柏這個土包子擊敗了馬繼武大師。石台已經化為平台,楊柏肅然的看著馬繼武,慢慢的走下擂台。

就這一刻,無人剛忽視楊柏,無人敢輕視。楊柏所行之處,所有人都低下頭來,讓開道路,心中都敬畏著。

楊柏已經來到吳家的地方,冷冷的看著吳天。此時的吳天都已經嚇懵了,未等楊柏說話,一扭脖子,直接就嚇昏過去。

「楊大師,老夫替小兒道歉,以後楊大師,所到之處,我們吳家退避!」吳道然終於認清現實了,這個塘子村的村民簡直就是扮豬吃老虎,都擁有內力的強者,吳家根本無法得罪這樣的人。

「莫招惹我!」楊柏冷笑一聲,繼續朝著前方走去,而此時的趙懷谷已經徹底愣住了,看著楊柏凝聚無上的氣息,朝著自己走來,趙懷谷持續的後退。

「別過來,楊大師,你別過來,我們趙家輸了,你別過來了。」趙懷谷是真的害怕了,內力強者可不是一般人能夠得罪的。

趙麒麟看到楊柏沖著他而來,俊逸的臉上已經徹底驚恐了,都不管自己的父親,扭身就跑了。

當著這麼多人的面,楊柏一句話沒說嚇跑趙麒麟,也嚇暈吳天。楊柏的威名,終於顯露在眾人的面前。

「楊柏,你居然會內力?你,你當初跟我打架?是玩我呢?」楊柏只是沖著常家點了點頭,就來到石家的方向,結果卻聽到石靈兒這麼說話。

「怎麼說話呢,誰玩你了?你可是女修羅!」楊柏翻了翻白眼,苦笑的看著石靈兒。 黃大仙走在兩人身後,只留下金猿蹲在白臉士兵的旁邊。

金猿看著依舊處於昏迷中的白臉士兵,眼睛不由得微微一轉。

想了想后他直接從白臉士兵的內襯裡撕下一根布條,纏在其眼睛上。然後又從旁邊的樹上扯下一根藤條,直接把其綁了起來。

做好這一切后,金猿站起身拍了拍手,隨即轉身離開。

他並沒有選擇殺掉此人,不管怎麼說,他還是想著稍微照顧一下林凡的感受。

金猿很快追上姜辰三人,一行四人直接騎著黃大仙的坐騎,也就是那頭劍齒虎,往西邊趕去。

值得一提的是,姜辰等人來到劍齒虎的旁邊是,那隻一直跟著姜辰的小火猴居然也在劍齒虎的脖子上坐著。

看到姜辰來了以後,小火猴頓時站了起來,對著姜辰指指點點的,叫個不停。似乎在抱怨姜辰居然丟下它,一個人跑了。

姜辰看到它以後,倒是忍不住莞爾一笑。直接許諾道以後再給它弄烤魚吃,小火猴這才笑嘻嘻的跳上姜辰的肩膀。

前往西邊是姜辰做的決定,因為崇幽城西邊的囚首城,是整個南荒地區最大的城池。

這個城池在南荒第一宗門,也就是六大超級宗門之一的金瀾宗的庇佑下,是沒有任何人敢在裡面造次的。

只要去了囚首城,就不必擔心什麼青雲谷的事後報復。

也就在姜辰等人離開后不久,被綁在樹林里的白臉士兵也被後續來尋找他們的城衛軍發現。

等到吧白臉士兵弄醒以後,元洪便從其口中的得到了姜辰三人最開始在樹林里療傷的消息。

「該死的!早知如此,我當時就該直接在城外尋找一番的。」

聽到下面人的彙報后,元洪的臉色不由得更加難看數分。

「我要去一下青雲谷,我不在的日子裡,你負責把這裡弄好。在我回來的時候,我不希望看到任何的亂子發生,明白了嗎?」

元洪突然轉身對身後的心腹吩咐道。

他此刻已經起了讓青雲谷出手的心思,畢竟他的師尊為外門執事,自己也曾是青雲谷的內門大弟子。

現在自己的管轄地除了這麼大的事,外門執事更是被人所殺,他不可能不向宗門彙報。

而且他認為有青雲谷的人出手,姜辰等人註定無路可逃。

到時候等到玄雍師弟出山的時候,他只需要奉上姜辰的頭顱,到時候他必然會收到玄雍的感激,從而讓玄雍帶他進入金瀾宗。

元洪越想越激動,匆匆的吩咐了一下后,便直接開始趕路。

他有一面寶鏡,用來趕路速度極快,但從這裡趕到青雲谷,也得要小半天才行,畢竟這裡距離青雲谷差不多有六千多里的距離。

而且途徑的有些地界,他根本不敢御空而行,所以實際上花費的時間反而更多。

而與之相比,早已出發的刑明等人則要方便的多。

金瀾宗雖然是在萬里之外的囚首國地界,但是攬月樓卻有專門的飛行業務,可以用鶿鶴帶著他們直接飛到囚首國,這比元洪自己用法寶飛渡可省時省力。

只是這航線是固定的,只在城池間飛行。而且攬月樓又是一龐然大物,所以元洪也不敢強行讓他們為自己辦事,所以他也就只能放棄找攬月樓。

以鶿鶴的飛行速度,萬里的距離,也就需要一天半左右的時間,而且由於鶿鶴飛行在很高的空中,所以一般也不用擔心地面上的霸主。

刑明他們是連夜出發的,此刻他們已經離開崇幽極遠,也就大概明日傍晚左右,他們便能夠到達囚首國。

而姜辰四人乘坐著黃大仙的坐騎劍齒虎,雖然其速度不慢,但是等到他們到達囚首國以後,怎麼的也得三天過後了。而這還是在他們一路順風,沒有遇到什麼阻攔危險的情況才行。

劍齒虎雖然跑的快,但是猶豫其身材龐大,而且動作輕盈的緣故,盤坐在其背上的姜辰等人,卻是感覺不到太大的顛簸。

姜辰沒有在劍齒虎的背上發獃,而是認真的修行,療傷。他的傷勢雖然已經好的差不多了,但是畢竟還沒有好完全,所以還需要調養才行。

黃大仙和金猿兩妖也是如此,禁閉雙眼沉迷療傷。只有林凡一臉激動的抓住劍齒虎背部的鬃毛,生怕自己掉了下去。

同時一雙眼睛不停的朝四周打量著,觀察著周圍的景色。

林凡他從沒有這樣的體驗,從他生下來以後,他便沒有離開過崇幽城的地界,想要加入青雲谷,也不過是為了見識更大的世界罷了。

小火猴此時則窩林凡的懷裡,嘰嘰的叫個不停。本來它是縮在姜辰懷裡的,不過姜辰嫌它太吵,便把他丟給了林凡。

林凡倒也不介意,一人一猴倒是玩的挺開心。

姜辰在療傷的同時,也不忘在腦海里默默翻看起了凈訣。

在聽到黃大仙說的那些以後,他此時對這凈訣倒是更為看重了幾分。

此時他沒有翻看那些形式各異的術法,而是翻看起了那些本來沒被他放在心上的種種理論,心得感悟之類的。

他現在算是明白了,這些心得感悟,才是寫凈訣里最珍貴的東西。

不過或許由於姜辰的修為和見識都太低的緣故,那些修行感悟,他都看不太懂。不過只要是他能看懂的地方,都讓讓他恍然一悅,驚覺還能這樣。

如此這般,姜辰沉迷在書里眾大能的心得感悟中,自己對修行的見解,也是突飛猛進。

本來實力進步迅速,根基有些不穩的姜辰,如饑似渴的吸收著這些感悟,慢慢的,他的根基越來越紮實,充足起來。

毫無疑問,只要姜辰經常看這些感悟,從中領悟自己的修行,他的前路必定會一片光明。

隨著時間緩緩的流逝,黃大仙和金猿的修為居然同時在緩緩的提升,不多時便達到了抱丹初期巔峰的境界。

他們的傷勢本就回復的差不多了,他們剛剛說是療傷,其實更多的是為了吸收體內殘存的造化之力罷了。 而此時的李玲,漸漸地,對他們也失去了耐心和信心,眼睛里充滿了仇恨。趙以諾,難道你真的要棄我於不顧嗎?我李玲自問沒有做過什麼對不起你的事情!

而黛兒知道她已經按捺不住了,自然心裡也是興奮的很。

「怎麼樣?還不相信我?李玲,醒醒吧,趙以諾那種人根本就不值得你為她付出!她永遠都是一個表面一套背後一套的女人,你又何必一味地如此執著。」黛兒降下了自己的氣勢,裝作苦口婆心的說道。

其實,面前的這個女人還是挺好對付的,只要說幾句軟化,她便順勢根據自己的思路走。

看著面前的女人,黛兒心裡幸災樂禍著,表情卻很是冰冷。

李玲低下了頭,猶豫了許久,突然,她抬起頭,眼睛里閃現一絲哀怨的寒光。

趙以諾,既然你對我如此無情,那就不要怪我對你無義了!

「你想讓我怎麼做?」李玲冷冷的問道。

還能怎麼做?當然是兩人一起合作,對付趙以諾那個臭女人了!

「你終於想通了!很簡單,我會放了你,然後你把自己搞得狼狽一點,故意裝作自己逃出去的模樣……」黛兒不緊不慢的說道。

聽起來,倒像是一個不錯的計劃!李玲看著面前的女人,微微點了點頭。其實讓她更加痛心的是,不僅趙以諾沒有去找她,就連凌辰,她的好哥們也沒有去找她!

是啊,凌辰和趙以諾的關係才是最好的,他喜歡那個女人喜歡了那麼久,又怎麼會管自己的死活?

李玲別過臉去,看著窗外,神情很是悲涼,想不到,這麼多年的感情,竟還是抵不過一個女人!真是可笑!

「好,我知道了!」

而後,一個近乎完美的計劃,就這樣開始了實施,可是李玲又怎麼會知道,此時的趙以諾和凌辰,正為她著急地要死。

「顧忘,我們應該怎麼辦?都已經這麼多天了,我怕黛兒那個臭女人會對李玲不利。」凌辰顫抖著聲音,趕忙說道。

如今的他已經慌了,他從來都沒有想過,李玲的失蹤竟然會讓自己不知所措,也是在此刻,他才突然明白了自己真正的心思。

「你先不要著急,我們再找找。」

「我怎麼能不著急?都已經一個多星期了,她要是出了什麼事情,那我該怎麼辦啊!」凌辰直接吼出來,眼眶裡積滿了透明的液體。

一下子,周圍所有的人都明白了他對李玲的心思,可是就算他再怎麼著急,也無濟於事啊!現在的他們,連黛兒的影子都見不到,又怎麼能找到李玲?

「咚咚咚!」突然,有人敲門。

客廳里的人立刻都警惕了起來,顧忘將一旁的趙以諾立即緊緊地攬進自己的懷裡,生怕她會出現什麼意外。

「開門啊!」門外的聲音,很是虛弱。

這聲音,這氣息,怎麼會感覺如此熟悉?

突然,凌辰抬起頭,瘋狂地跑向門口,立即打開了門,而此時的李玲,在看到他的那一刻,順勢倒在了他的懷裡。

「李玲!醒醒啊!我是凌辰!」凌辰用力搖晃著她的肩膀,可是她卻一點反應都沒有。

醫院裡,李玲躺在病床上,閉著眼睛,打著點滴,嘴角處還留著一股鮮血,整個人看起來很是憔悴。

她到底都經歷了一些什麼?凌辰死死地盯著床上的女人,表情很是痛苦,如果可以,他真想替她承受這些所有的疼痛!

「額——」

病床上的女人緩緩睜開了眼睛,這裡是……醫院?李玲環顧著四周,直到看清楚面前的一切。

「凌辰。」她伸出右手,哭泣著喚了一聲。

「我在這裡!李玲,你不要害怕!我就在這裡陪著你,哪裡也不會去。」凌辰立馬抓住她的小手,深情地說著。

而後,李玲轉移目光,直到落到床前趙以諾的身上。

此時的趙以諾,滿臉淚水,眼睛已經腫得跟熊貓眼似的。

她就是趙以諾!那個狠心拋棄自己的人啊!李玲用力搖了搖自己的腦袋,試圖讓自己清醒起來。

趙以諾,你放心,這輩子我都不會原諒你的,更不會放過你!當初我真心待你,如自己的親姐妹,可是你倒好,竟然選擇了背叛。

李玲看她的眼神,頓時變得兇狠起來。

顧忘盯著面前的一切,心裡很是疑惑,這個李玲怎麼看起來怪怪的?他目不轉睛的看著病床上的女人,試圖發現點什麼。

「李玲,對不起,都是我的錯兒,如果不是我,你也不會受到傷害!抱歉。」趙以諾一邊說著,一邊哭著。

李玲不想聽她說話,立即別過臉去,看著窗外的花朵,一行淚水順勢流下,緊緊攥著床上的床單,表情里隱藏著些許仇恨。

趙以諾,從此以後,我們就是敵人!

周圍的人,只是注意到她的傷勢,可是卻沒有注意她的表情變化。

「好了,既然李玲已經回來了,我們大家總算是可以放心了,醫生說了,李玲的傷勢並不大,好好在醫院裡休養,很快就會恢復。」顧忘低聲說道。

李玲轉過頭來,看著面前的幾個人,勉強擠出一絲微笑。

「真是辛苦大家了,讓你們擔心了,我沒有什麼大事兒,你們回去吧,凌辰留在這裡就好了,是吧,好哥們?」她輕輕拍了拍旁邊男人的胳膊,柔聲問道。

「啊?哦,是是是,你們回去吧,我留在這裡就好了。」凌辰立即配合著。

「不行!」突然,趙以諾大聲喊道。

幾個人齊刷刷的看向她,很是不解。

「我要留在這裡。」趙以諾繼續補充著。

可是此時,她的任何言語和舉動,在病床上的人看來,都只不過是一種虛偽罷了。

「不必了,以諾,你的身子骨也不太好,還是早早回家休息吧。」

好姐妹?所謂的好姐妹,在李玲的心裡早就已經沒有了蹤影。

果然,病房裡,最後只剩下了凌辰和李玲。

雖然李玲已經找到了,但是在趙以諾的心裡,她卻是怎麼也過意不去,而顧忘心裡也有了些許不好的想法 一場打鬥,震驚世人。名不見經傳的鄉村小子楊柏,戰勝無敵宗師馬繼武。堂堂形意拳馬家,剛剛走進北方就折戟沉沙。

石松鶴突然朝著石靈兒一揮手,就看到所有人的石家人,面對楊柏。石松鶴激動躬身施禮。

「拜見,楊大師!」

「拜見,楊大師!」石家人紛紛好朝著楊柏鞠躬,這樣的場面,讓楊柏一愣。而其他世家的人看到楊柏替石家守護住玉印,讓石家穩穩的成為D市第一人。

要知道除了楊柏,石家還有石松邦這樣的內力高手,加上據傳石家的老祖石浩然也是很厲害的人物,這一刻所有人也都跟隨石家拜服下去。

常青義那個後悔,臉色一點都不好。明明楊柏是常家請來的,結果楊柏替了石家出手。

「趙懷谷,吳道然,你們上哪去?」石松鶴突然看向旁邊,就看到趙家和吳家悄聲的退去,這讓石松鶴冷笑起來。

「石松鶴,你想幹什麼?」趙懷谷就是一愣,不過依舊色厲內荏的吼道,只是目光看向楊柏閃爍無比,就怕楊柏對著趙家動手。

「幹什麼?趙懷谷,你們趙家一直虎視眈眈,那麼聽好了。從今天開始D市之外的其他區域,你們趙家和吳家都給老夫滾蛋。以後D市的生意,只有我們能夠做,我看誰敢跟你們兩家做生意。」

「你,好,成王敗寇,石松鶴,我們走著瞧。」趙懷谷也不敢看楊柏,跟著吳道然對望一眼,趕緊和眾人離開這裡。

「楊大師,你有什麼需要,你就跟老夫說。」石松鶴扭頭看向楊柏,楊柏以前就是石家的恩人,而這一次更是石家的恩人。

「呵呵,我還真有一件事麻煩石家主!」楊柏剛說道這裡,突然看到石松鶴一笑,望著旁邊的石靈兒,很有深意說道:「楊大師,畢竟你跟靈兒是朋友。別叫我石家主了,老夫沾點便宜讓楊大師,叫聲伯父可好?」

「這沒什麼的,伯父!」楊柏並沒有傲慢的姿態,畢竟從心底當中,楊柏並不想成為什麼大師。

「哈哈,好,靈兒看看,楊大師多麼爽快,你以後可得跟楊大師多親多進!」石松鶴有意說著,一句話惹得石靈兒臉色通紅,D市的女修羅居然有點不好意思起來。

「楊大師,都賴老夫,您看?」這時候常青義也羞紅的臉走了過來,身後常志遠低著頭,也是相當頹然。

「常家主,還有常少,沒什麼的,事情過去就過去,晚輩還有一事情請諸位幫忙。」楊柏一句話,讓眾人就是一愣。

「楊大師,請說,你這次能夠幫助我們石家守住英雄擂,一切都好說。」石松鶴很淡定,目光掃向留在原地的其他眾人。

「楊大師,你放心,以後常家唯命是從!」常青義也拍著胸脯,打死常家以後也跟著楊柏處理好關係。

「好,很簡單的一件事,我不希望英雄擂的事情別你們四處傳揚。我只想安穩過我自己的日子,麻煩諸位了。」

「就,就這麼簡單?」石松鶴也愣住了,其他人也愣住了。楊柏身上早就沒有凜冽的氣息,這樣的大師,讓眾人再次一愣。

「就這麼簡單,如何?」楊柏看向石松鶴,石松鶴很快點了點頭,無比認真的看向四周,冷冷說道:「楊大師的身份,誰也不許傳。今天發生的事情,只有我們這些人了解。如果讓老夫知道你們誰在背後搗鬼,就別怪我們石家人不客氣。」

石松鶴冷冷的話語,讓所有人都點頭。此時石松邦也從院落後面醒來,聽到有人擊敗了馬繼武,也顫抖的過來拜見。

楊柏雖然想低調,可是今天根本無法低調了。也沒有辦法返回常家了,不過常青義依舊留下一張支票,讓楊柏收下,然後領著常志遠黯然離去。

石家舉辦了一場慶功宴,楊柏當然得參加了。這場宴會,也預示楊柏在D市建立某種關係,楊柏這個所謂的大師,真正成為人上人。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