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淺淺都過來了還下什麼棋。」天帝也跟著瞪眼。

由著兩個不知道多少歲的老神仙鬧騰,伏羲把余淺拉過去,溫柔的笑著問她:「淺淺,一直沒問你,你對於自己的姻緣有什麼想法嗎?」

「?」並不明白為什麼突然談到這個問題,她才十歲,她還是個孩子啊。

「我們想給你拉紅線,但紅線另一頭得是你喜歡的,所以才想問你有沒有要求。」伏羲瞞下周景琛的事,想先知道余淺的要求,再根據她的要求看他是否合格。

如果不合格,就算會被天雷劈他們也要把這紅線給斷了。 聽了伏羲的話,余淺第一次認真的思考自己想要有個什麼樣的愛情,會喜歡什麼類型的人。

「長相我沒多大要求,長得平凡的我不介意,長得帥也無所謂。」余淺是顏控,但她的顏控是針對外人,劃分入自己人範圍的,只要不辣眼睛,長相對她來說根本不重要。

「嗯,還有呢?」伏羲的聲音很是溫柔,帶著些微的誘哄。

「家庭和睦吧,我不想以後婆媳不和。然後家室的話,不要鳳凰男!」想到前世各種鳳凰男的八貼,余淺表情嫌惡。

「繼續。」

「人要上進,脾氣最好是比較溫和的。其實性格這方面比照我爸就成,我爸性格就很好!」余淺沒亂說,她是真覺得余文性格很好,跟媽媽吵吵鬧鬧幾十年,就沒真正紅過臉。

余淺覺得,余文在面對老婆時,大多時候就像一隻炸毛的傲嬌貓,嘴裡嚷的比誰都大聲,行動卻很溫柔。

「還有嗎?」

「嗯……暫時就想到這些。」

「概括一下。一、長相及格線以上。二、家室門當戶對。三、家庭沒負累,婆媳和諧。四、努力上進。五、性格好。暫時就這五條對吧?」伏羲將要求列了個表。

余淺覺得有哪不對,但想想又沒啥問題,只得點了點頭。

「好,我們會給你看著的,你只要好好學習,努力把自己變得更好就行了。」摸了摸她的頭,趕她去上課了。

余淺走開后,在一旁鬧騰的女媧和天帝湊過來:「怎麼樣,問到了嗎?」

「回我洞府說。」摟過女媧,施法回去。

「現在到了你可以說了吧。」女媧有些不耐煩。

打開水鏡盯梢周景琛。

無限之神話逆襲 天帝和閻羅都過來了伏羲才開口:「一條一條說吧。」

「你趕緊的,別廢話!」閻羅瞪他一眼,催他。

「第一條,長相得好。」

女媧看了眼水鏡中正認真看書的人,有點憋屈:「就算帶著其他眼色去看這人長的也不差啊,這一條過了。」

的確,周景琛長的很好看,前世瘦成竹竿都好看,更別說這充滿膠原蛋白的嫩臉了。

劍眉星目,鼻樑高挺,唇形不薄不厚剛剛好,許是年幼,臉上還有嬰兒肥。

一眼看去就是個俊秀的少年郎,而且少年郎才十五歲身高就直逼一米八。

我的老公是陰差 臉好腿長,就算他們帶著偏見也無法否認。

「第二條,家室好。」

天帝也很憋屈:「自家有生意,有房有車有存款,這再怎麼帶偏見也算家室好了吧。」

的確,周景琛自家公司並沒有什麼亂七八糟的股東高層,所有股份都捏在手裡,每年賺的錢比不上那些大富豪,但也不差。

絕對養得起余淺。

「第三條,家庭沒負累,婆媳關係和諧。」

閻羅有點想哭:「怎麼條條都能合格?你是不是透露了啥?」

伏羲沒忍住,一腳踹飛閻羅:「沒有!」

周景琛父母雙亡,沒有爺爺奶奶外公外婆,孤家寡人一個,啥負累都沒,更不用考慮婆媳問題。

「第四條,有上進心。」扶了扶額頭,看到水鏡里的少年又換了本書繼續看,不等他們說話就打斷了:「這個不用看了,過了。」

不僅認真學習,還努力發展壯大公司努力賺錢,這還叫沒上進心什麼叫有上進心?

「第五條,性格好。」

……女媧看著他,一臉你在逗我?

這小子才重生幾天啊,鬼知道他性格到底好不好!

閻羅表示鬼也不知道。

「也就是說,目前就第五條不能確定,其他都過了是吧?」從來沒有生病這種東西的伏羲覺得有點頭疼。

本想著要是哪沒過就直接斷紅線,沒想到就一個必須長期相處觀察的性格沒法確定,其他都完美符合余淺的要求。

「繼續盯著吧,有問題再說。」揉了揉額頭,水鏡消失,伏羲淡定的對另外三神說。

心心念念把紅線給斷了,結果不僅天道要攔著,自家大白菜的要求人家也符合,頭疼頭疼頭疼!

這些個神仙活了幾千年,還是第一次知道頭疼的滋味。

余淺才不知道他們到底在想啥,等余文夫妻兩回家來團聚了兩天,余淺再次進入了學習狀態。

同一時間周景琛也沉浸在了高中和大學知識的海洋。

而他派來盯著余淺的人也到了。

每天晚上回去都會準時打電話問盯梢的人余淺一天做了什麼。

他也不明白為什麼一定要知道余淺的消息,可是不知道他就覺得整個人不對勁。

他怎麼看都覺得這就是個小丫頭,為啥就是能牽動他心神呢?

余淺最近老覺得有什麼人盯著她,周圍看了一圈也沒啥異常,問六界群也說沒啥事。

可是這種被盯梢的感覺想忽視都忽視不了,她又哪能想到這些人怕被逮住都是在遠處用望遠鏡看著的呢。

而且,她問六界群的時候,本來哪吒和紅孩兒想跟她說她被豬盯上了,結果字還沒打完就被雷劈了!被劈了雷雲還在頭上沒散去,大有你再多嘴繼續劈的意思。

嚇得所有人瑟瑟發抖,只得乖乖的說沒事。

哪吒&&紅孩兒:……

哇的一聲就哭出來了.jpg

找不到盯她的人,又感覺不到惡意,只得強制無視掉這事沉下心繼續學習。而周景琛知道越多她身邊的人和事心裡就越火熱,恨不得立馬飛到她身邊待著。

這種感覺,傻子都知道是心動了。

周景琛一方面覺得自己對個十歲的小丫頭片子有想法太齷齪,一方面又控制不住的去想她。

……

終於放寒假了,余淺上街準備去福彩站,她搜了幾個前世中了獎的號碼,打算去買。

為了不太過引人注意她選的都是幾十萬到一百萬的小獎,不過連續幾張算下來也有幾百萬了。

買的時候還故意多買了幾注錯誤號碼。

福彩站的人剛開始不願意賣號碼給她,說小孩子買什麼彩票,不賣。

余淺撒嬌賣萌半天,又說是家裡人在附近喝酒喝多了叫她來買的。

纏了半天,福彩站的老闆受不住還是賣了,看余淺買的也都沒什麼規律就真以為是家裡人喝多了亂說的號碼。

兜里揣著即將得到的幾百萬,余淺美滋滋的去大採購了。

她已經跟余文他們說了買電腦的想法,余文並不反對,又給她寄了一萬叫她買好的電腦別貪便宜。

05年的筆記本電腦又厚又重,而且這個時候wifi還沒普及,得插網線才能用,並不方便。

余淺記得,在她高中畢業前台式電腦才是大多數家庭的首選,比筆記本電腦好用很多。她並不想浪費錢買現在不好用的筆記本,拿著頭天晚上抄的05年的台式電腦最好配件就去了店裡。 本來還想忽悠小姑娘買些又貴又不實用的配件,哪成想這姑娘看著小,比誰都精明。

只要不是她要求的配件都能說出不好,沒辦法只能照著她的要求來。

余淺守著工作人員裝好東西再一起回家安裝,電信那邊早就聯繫好了下午裝寬頻,現在只需要把電腦裝好。

待一切搞定,余淺繼續出門,她的大採購目前就完成了個電腦還有其他零食沒買呢。

臨近春節,腊味滷味又開始滿大街飄香了,群里饞余淺也饞。

「哎!」沉迷購物的後果就是一個不注意就撞到了人。

「不好意思,我剛才沒注意看路。」余淺還沒開口,清朗的少年音傳入耳朵。

眯了眯眼,這個聲音……很好聽,聽的心裡痒痒的。

而蹲余淺的直播間感受過年氛圍的神仙炸了。

卧槽這隻豬怎麼在這!

卧槽豬跑去拱我家大白菜了!

卧槽這隻豬一看就不懷好意!

……

氣的想開口提醒余淺,可是頭上的雷雲轟隆轟隆的威脅著,生生把他們氣的臉都紅了。

余淺後退一步才抬頭看眼前的人。

好看!

符合她的審美!

看到余淺盯著他雙眼發亮,周景琛不禁笑了。

把事情丟給公司副總,一放假就來這小縣城果然是個好主意。

明明是個小丫頭,卻勾的他心痒痒。眼前的女孩兒每一個表情每一個動作都讓他心軟軟的,越看越喜歡,乾脆就趁著她不注意走到她旁邊,果然一個轉身就撞他懷裡了。

「沒關係,我也有錯,我也沒看路。」看著眼前少年溫柔的笑,余淺開口:「我聽你說普通話,你是外地人嗎?」

越看越合心意,身高一米八,人長的帥,妥妥的就是按余淺的想象長的。

「是的,我是浙省的,過年一個人無聊所以到處旅遊。」周景琛想摸摸女孩兒的頭髮,一看就很軟,手癢。

騙子!

女媧很想告訴余淺,明明就是故意去拱大白菜的!還旅遊?我呸!

「我們走旁邊說吧,擋著別人不好。」余淺也想摸摸他的頭髮,看看是不是也很軟。

「你出來旅遊不在家過年家裡人不擔心嗎?」余淺把他拉到一邊才問。

少年彎著的嘴角垂下來,眼皮也垂下:「我父母出意外走了,我家就我一個人。」

「對不起啊,我不知道……」看到他難過的樣子,余淺很想拍自己一巴掌,哪壺不開提哪壺。

「沒事,事情已經過去了。」沒忍住,周景琛還是伸爪子摸了摸余淺的頭。

好軟好舒服!

周景琛眯眼。

「那你要在這裡過年嗎?」

「不呢,玩兩天還是要回家的。」想啊,可是沒時間啊。

WB這個項目已經到最後階段了,必須回去盯著。

「哦……」余淺說不清為什麼,她有些失望。

「小可愛,你是想請我去你家過年嗎?」

帥氣的臉湊到余淺面前,雙眼對視,兩人都有些呆愣,莫名的就有粉紅泡泡冒出來。

余淺臉紅了。

卧槽這人是在對我放電嗎?

連十歲小孩都撩!

變態!

禽獸!

摸了摸鼻子,確認沒留鼻血,周景琛開口:「小可愛,我叫周景琛。周末的周,風景的景,何以琛的琛。」

「我叫余淺。餘生的余,深淺的淺。」低頭小聲的回他。

「呵呵。」周景琛低笑:「我要走了,小可愛,有緣再見啊。」

又伸手揉了把余淺的頭,周景琛說了句拜拜就走了。

安靜的看著周景琛離開,余淺覺得自己這個二十多歲的老阿姨心動了。

顏好腿長,聲音還好聽,真的好喜歡啊。

月老看著兩人的紅線越發纏的緊,有種窒息的感覺。

「兩個人都心動了!」沒憋住,月老對伏羲他們吼著:「大白菜真的被豬拱了!」

……

……

……

一片安靜中,女媧扛著四十米長刀神情認真的開口:「我能砍他嗎?我允許他先跑三十九米。」

「轟隆!」剛說完,一道天雷就劈到她身上。

看著眼前一片焦黑的女媧,伏羲也顧不得其他,又是喂丹藥又是施法的,有些心疼的開口:「不是跟你說了不要插手嗎!」

「我就是憋屈,自家孩子水靈靈的一朵花,被採花賊惦記了能高興嗎?」女媧也很委屈啊。

「你真是……」伏羲也不知道怎麼說她。

……

周景琛確認余淺看不到自己后,悄悄走到個角落盯著她。

余淺臉上有種勢在必得,她心動了。

周景琛低聲笑著:「小丫頭,我等你長大。」

他看的出來,她不簡單,並不像十歲的小孩。不管是說話還是做事,都跟成年人沒什麼區別。

有個想法出現在腦海中,現在只需要花時間確認了。

看來需要儘快把杭城的事情處理了,然後想辦法把戶口遷到川省的省城,他想離她更近,想守著她長大。

周景琛查過余淺家情況,未來岳父岳母在省城買了好幾套房,也一直在打聽省城的中學,看樣子余淺中學要去省城讀。

川省省城不比杭城差,等明年職業經理人上崗,他就可以過來了。

「小周總,江部長說測試成功了,可以開始下一步了。」助理韓渚走到他身邊恭敬的開口。

「嗯,走吧。」深深的看了眼坐在凳子上等打包滷味的余淺,周景琛轉身,

將小周總撩妹過程全看完,在他身邊呆了半年,清楚他手段的韓渚並不敢在臉上表現出什麼,只敢在心裡刷屏。

連小孩子都不放過,變態!

那邊的余淺手裡沒停過的在買吃的,提了大包小包,別人都怕她提不起,結果她提著健步如飛。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