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三個貢獻點。」蕭瀟從儲物袋裡倒出十一個腦袋,把自己的身份玉牌也遞了過去,讓鎮長大人給自己划貢獻點過來。

熱情的笑容在鎮長大人那種糙漢子的臉上僵了一下,然後接過蕭瀟的身份玉牌,拿出自己的身份玉牌,在上面划拉了下,劃了三個貢獻點過去。

拿了貢獻點,蕭瀟又眉開眼笑了起來,終於得了三個貢獻點,積少成多,再多上幾十個,以後進城都不需要繳靈石啦,這感覺忒幸福了。

相比收穫頗豐的蕭瀟,另外幾個遊仙連一個貢獻點都沒湊出來,頂多一人拿出一個腦袋湊出一個貢獻點給其中一個人。

鎮長大人沒管那幾個九級遊仙,而是巴巴的跟在蕭瀟後面,熱情的招呼著:「仙子在臨寧鎮多住幾天吧,我臨寧鎮有好多特產呢,各種好吃好玩的都有。」

「鎮長大人,我們要去平陽郡,沒空玩啊。」蕭瀟拒絕道,她還急著去平陽郡買地圖呢,哪還有空在這邊找好吃好玩的啊。

「去不了啦,平陽郡戒嚴啦,最近馬匪橫行,就算過去了,都進不了城啊!」鎮長大人目中精光一閃而過,笑眯眯的說道。

「啊?這麼倒霉?!」

「對啊,所以仙子在我們臨寧鎮多玩幾日吧。」

鎮長大人露出一臉怪蜀黍的笑,就差拿出根棒棒糖來哄眼前這個扛長刀的小蘿莉了。





。 非常感謝逍遙大游蝦親的蓋章,么么噠!!!

吼一句:走過路過,千萬不要錯過,有喜歡的親可以收藏支持!!!

——————

馬匪退去的下半夜,臨寧鎮在平靜中度過了。

半夜活動了下筋骨,第二天早上起來的時候,蕭瀟感覺神清氣爽,精神抖擻,天還蒙蒙亮就把大白給喊起來了。

大白老爺抓著肚皮一動不動,任由蕭瀟怎麼喊都一副睡不醒的模樣,氣的蕭瀟把大白扔客棧自己出門溜達去了。

剛出了客棧,大白老爺就從客棧的窗子里跳下來了,短小的四條腿兒輕輕巧巧的停落在蕭瀟的腦袋上,踩了踩爪子底下梳的整整齊齊的頭髮,屁股一蹲,直接坐了上去。

「喂喂,差不多就行了,蹬鼻子上臉了還。」頂著腦袋上那一大坨肉,蕭瀟滿臉黑線的開口道。

大白老爺不情願的抬了抬屁股,從蕭瀟的小腦袋上下來,趴在了肩頭,揮著肉肉的爪子興奮道:「吃肉吃肉吃!!!」

把被大白弄亂的頭髮抓抓好,再用簪子固定住,蕭小蘿莉就帶著大白開始逛臨寧鎮的早市了。

因為昨晚幫著防衛隊打跑了馬匪的英勇事迹,臨寧鎮里的鎮民們差不多都認得這個帶著戰寵的小蘿莉,實在是她的身材太好分辨,加上那戰寵也非常的特立獨行,不打架的時候像只豬,打架的時候更像豬,豬是吃的兇殘,這貨是拍的兇殘。

於是,蕭瀟帶著大白,一路逛過來,打招呼的人多的她都以為自己成萬人紅了,就連那些同齡的屁孩子都是一臉崇拜的看著自己,更過分的還有扛著自家養的貓學樣。

蕭瀟汗顏,那些抱著家養的貓狗的是幾個意思啊,還有,大白你在耳邊捂嘴狂笑又是幾個意思啊,難道他不覺得看著特傻嗎?!

把大白從自己肩頭拎了下來,她才不要跟那些屁孩子做同樣的事,扛著豬一樣的大白,看起來真的太蠢了。

被扔在地的大白老爺一邊笑的打跌一邊搖搖晃晃的跟在蕭瀟後面,兩人經過的路上,鎮民們都自動讓開了條道,讓原本有些擁擠的街道都變得寬敞了起來。

早市還是很熱鬧的,當蕭瀟擠進一個賣糕點小攤的時候,店老闆非常熱情的連抓數塊糕點用荷葉包起來塞進了蕭瀟的懷裡,連靈石都沒要,白送。

蕭瀟還沒來得及說話,就被糕點攤的老闆給送出了攤位,一臉獃滯的抱著懷裡的荷葉,蕭瀟茫然在胡思亂想著,這臨寧鎮的生活是過的有多好啊,賣東西靈石都不收。

自己拿了一塊糕點后,打算剩下的都給大白,結果大白老爺高傲的張著嘴等小九子來投喂,尾巴一甩一甩,別提有多得意。

本著要投喂就別想吃的原則,蕭瀟直接忽略了大白得意的表情,要吃自己來拿,等投喂,做夢去吧!

大白老爺沒有得到想象中的投喂情景,氣急敗壞的甩著小短腿兒跟在了蕭瀟的身後。

帶著大白在早市逛了一圈回來的蕭瀟,身上已經揣滿了大包小包,有糖果蜜餞,有靈谷獸肉,還有的連自家種的靈果都撈出來塞她懷裡了,震驚得蕭瀟一路張大嘴回來,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

這個時候,鎮長大人笑眯眯的走了過來,看到一臉震驚的蕭小蘿莉,突然覺得昨晚那個一刀砍一個靈仙的傢伙其實也就是個小丫頭,而且還是個特別討人喜歡的小丫頭。

「鎮長大人,你們鎮上賣東西都不收靈石的嗎?」蕭瀟從一堆吃的里扒拉出一大塊獸肉遞給鎮長大人。

鎮長大人笑眯眯的接了過來,嘴裡發出嘖嘖的聲音,一臉羨慕道:「我當鎮長這麼多年,那群小子都沒送過塊肉給我。」

「啊?得花靈石買的啊,這麼大一塊要多少靈石?很貴的話我就不要了,能退回去的吧?」蕭瀟一臉茫然的問著。

大白老爺一聽這肉得花靈石買的,立馬不幹了,甩著小短腿兒蹭蹭蹭爬上了鎮長大人的肩頭,一爪子就把鎮長大人手裡提著的肉給搶了回來,吧嗒吧嗒跑回到蕭瀟身邊,一臉『咱們花錢買的肉怎麼能送人』的表情,看得蕭瀟哭笑不得。

看守財奴模樣的大白,鎮長大人大笑出聲,擺著手道:「不花靈石,他們吶,是喜歡你,所以送東西給你,在西漠就獸肉最不值靈石了。」

一聽西漠肉便宜,大白老爺的眼睛變得賊亮,摩拳擦掌恨不得就跑出去打獵了。

鎮長大人笑呵呵的看著眼前這個比自家女兒還小上一些年歲的小丫頭,心裡有些感慨,家族子弟就是不同,小小年紀就修為了得,心性嘛,還是非常不錯的。

「鎮長大人,平陽郡那邊為什麼戒嚴了?」昨晚還沒來得及問,回去后蕭瀟越想越覺得是鎮長大人在忽悠自己,剛碰到后就急忙問了。

「最近馬匪橫行,平陽郡周邊的幾個村鎮都受了波及,臨寧鎮離平陽郡更遠,又挨著無定山脈,馬匪過來,最先目標就是無定山脈附近的幾個村鎮了,就在昨晚,三十裡外的另一個鎮子被馬匪洗劫一空。」

說到昨晚馬匪的事,鎮長大人的眉頭又緊蹙了起來,這一次馬匪的實力比以往要強出不少,這也是令他感到意外的,平日里,臨寧鎮與馬匪的交道也打過不少,但對方的實力一直都是不上不下的九級遊仙修為,昨晚來的時候突然就多出了那麼多靈仙,更讓他們前所未料的是,這幫馬匪的人馬還不少,分出三十來號人圍了臨寧鎮,還有另一隊人馬去了附近另一個鎮子。

「這麼多人?」蕭瀟也有些吃驚,她還是頭一回見馬匪,以為只是群同流合污的散修,人數再多也多不過五十人,結果鎮長大人告訴她,這群馬匪人數足有上百號人,昨晚來臨寧鎮的只是一小部分而已。

在掉進刷貢獻點裡的蕭小蘿莉的眼裡,這群馬匪可比銅爐城葉家周家的人頭有價值多了,沙懷侯府的那兩個人頭也只是用來吹下牛逼而已,而這群馬匪的人頭卻可以換貢獻點,實打實的貢獻點。

「百多號人,少說也能有七八十個貢獻點吧。」蕭瀟眼睛賊亮的望著鎮長大人,鎮長大人忍不住打了個寒顫,為什麼他覺得這個小丫頭有要去剿匪的衝動呢?!

鎮長大人趕忙壓下要摩拳擦掌出門去的蕭瀟,笑吟吟的開了口:「蕭瀟啊,中午去叔家吃飯吧,你嬸子聽說了你昨晚的英勇事迹,今早買了好多菜,讓我無論如何都要叫你來嘗嘗她的手藝。」

原以為蕭瀟會拒絕,鎮長大人都想好了一大堆說辭了,結果蕭瀟雙眼放光的望著鎮長大人,「是嬸子做的菜?真的可以嗎?要吃要吃要吃!」

鎮長大人剛到嘴邊的說辭分分鐘給咽了回去,眉開眼笑的點著頭,果然是個省心的小丫頭,瞧她那激動的樣,肯定在外面吃了不少苦,真是個好孩子啊。

滿心歡喜,又滿心感慨著的鎮長大人就這樣把兩個吃貨領回了家。

鎮長是屬於官府一方的勢力,鎮長羅興在臨寧鎮里只是個小家族,鎮長羅興主持臨寧鎮也有些年頭了,族人不過百來人,因為族中出過靈仙,也算是個小家族了。

蕭瀟和大白的到來,讓羅家人都分外歡喜,個個臉上洋溢著熱情的笑,笑的蕭瀟有些摸不著頭腦,也忒熱情了些。

「羅叔,我不是什麼世家子弟,只是吃個飯,不用這麼張羅吧?」蕭瀟已經從鎮長大人的稱呼換成了羅叔。

羅興笑著搖頭,「與你是否是世家子弟無關,就為你能護下我臨寧鎮這份情,就該讓我們隆重招待你。」

蕭瀟張了張嘴,護臨寧鎮什麼的,她還真沒想過,殺馬匪只是為了貢獻點,就這麼簡單而已。

可在臨寧鎮鎮民的眼中,五個靈仙帶隊的人馬,若沒有蕭瀟斬去兩個靈仙的傲人戰績,臨寧鎮只怕也會與三十裡外的另一個鎮子一樣,慘遭洗劫和屠戮。

不過,也因為臨寧鎮鎮民表現出的熱情,蕭瀟對這個鎮子也有了很大的改觀,在銅爐城的時候,她是獨自一人靠拾荒為生的小散仙;出了事後,她是被山蒼鎮抵觸趕出的大禍害;修為大漲后,她是一人堵門屠了兩個家族,最後銅爐城城主大人陪著笑臉送出城的小煞星;可到了西漠,到了臨寧鎮,她成了他們的恩人,成了臨寧鎮的救星。

如此大的改觀讓蕭瀟有些受寵若驚,甚至有些擔心若是自己哪天惹了什麼人,害得臨寧鎮的鎮民們也像山蒼鎮鎮民那樣趕她走怎麼辦?!

只是這麼一想,蕭瀟立刻就把這想法給抹去了,她還真有些患得患失啊,被人家一時的熱情給哄的暈頭轉向了去。

羅家的家宴舉行的非常愉快,蕭瀟和大白兩人大快朵頤,對羅嬸的手藝讚不絕口,唯一的遺憾是遲墨還在沉睡,不能叫他來一起大吃一頓。

吃過飯後,羅興還帶蕭瀟逛了逛羅家,見了羅家的長輩,得了幾位長輩的賞后,又見了羅家的幾個與蕭瀟年紀相當的晚輩,見晚輩的時候蕭瀟也學著樣兒,給羅家的幾個晚輩都送了武器法寶,嚇的羅興在一旁使勁的說著『使不得使不得』,最後還是不得不使得了。

回到客棧開了幻陣,一人一貓鑽進去后,兩人又你一言我一語的說了開。

蕭瀟想去無定山脈剿匪,大白覺得還是先去平陽郡買地圖比較好,而且蕭瀟現在修為卡在了進階口,需要有所突破。

兩人商量了片刻,最後大白看在無定山脈馬匪兜里大把靈石的面子上,妥協了。

定下接下來的事後,蕭瀟把大白塞回塔座去看遲墨了,自己則看天色尚早,開始打坐修鍊。

好事成雙

重生包子買一送一

。 第二天清早,蕭瀟才起來,羅興就過來了,還非常給力的帶來了平陽郡這片區域的地圖。

西漠地界比南莽要大的多,想要西漠的大地圖還得去大城買,平陽郡還不一定有賣,但是,平陽郡這片區域的地圖羅興還是能搞到的,怎麼說他也算是個鎮長,搞張自己地界地圖的能力還是有的。

羅興帶來了蕭瀟正需要的東西,正當蕭瀟準備說出她接下來打算的時候,客棧外又是一陣喧鬧,防衛隊的守衛嘭嘭嘭的奔上樓,把木梯踩得吱呀呀直響,人還沒到門口,聲音已經先傳過來了。

「鎮長大人不好啦,馬匪又來了!」

鎮長大人覺得自己真的是整個人都不好了,馬匪走了才一天,怎麼又來了,而且還趕了個大早來。

羅興和蕭瀟一起直奔臨寧鎮的西門而去,還是上次那個帶隊領頭的二級初期靈仙,身後的靈仙也跟了五個,遊仙這次來了二十個,人比上次少,實力卻比上次高了些。

角馬碩大的蹄子踩在黃土上踏出一個又一個淺坑,煙塵滾滾間,挾裹著馬匪,氣勢洶洶的來了。

蕭瀟站在西門的防護欄外,看了眼來的馬匪,扭頭問羅興,「羅叔,人頭還算貢獻點不?」

羅興忙不迭的點頭,他就怕蕭瀟拿嬌不肯出戰,還好小丫頭是個直腸子,沒跟他弄彎彎繞繞的話來,想到這,羅興真是一臉的感激,這個時候,要是蕭瀟敢跟他提人頭加價,他也會毫不猶豫的應下,因為臨寧鎮已經沒有更多的戰力了。

得了羅興的肯定,蕭瀟抱著大白,扛著龍雀狂刀,高高的出鎮子迎戰去了。

「給你們一息時間滾,不滾就死。」蕭瀟用龍雀狂刀指著帶隊的馬匪頭子,非常囂張的開了口。

領頭的馬匪頭子臉色鐵青的看著小蘿莉,前天晚上,就因為輕視,在這小丫頭手裡折了兩個靈仙,回去后被他老大罵了個狗血淋頭,就算他們天沙幫實力大增,靈仙比以往的多了一倍,可靈仙也是有數量的,並非跟遊仙一樣一抓一大把。

想到這,帶隊的馬匪頭子對眼前這小丫頭的恨意更上了一層樓,陰狠的目光掃過臨寧鎮,冷笑道:「你們臨寧鎮就沒人了嗎,讓一個黃毛小丫頭出來迎戰,真是孬種!」

黃毛小丫頭?!蕭瀟抓過腦後的頭髮看了看,不黃,還挺黑的。

扭頭看著對面那個黑瘦眼斜的傢伙,「你瞎啊,對付你這種東西還要別人動手?老子的戰寵都能搞死你。」

說著,蕭瀟伸出大拇指,向壓了壓,一臉的鄙夷,氣的對面那個帶隊的馬匪頭子眼睛更加斜了。

帶隊的馬匪頭子不想再跟面前這個黃毛丫頭爭執,手中長鞭重重甩落,沉聲道:「上!」

身後二十餘名遊仙以及那五個一級靈仙都不約而同的沖了出去,防衛隊隊長帶著守衛衝出來,兩方人瞬間混戰在了一起。

驚世第一妃 蕭瀟一提龍雀狂刀,率先沖向了帶頭的馬匪頭子。

大白身子一晃,變成大獸,低吼著沖向了那幾個一級靈仙。

大白老爺非常不屑干這取人腦袋換貢獻點的事,但是耐不住自家主子說啊,貢獻點能省進城的靈石,省一次進城的靈石就能給他多買一些零食吃。

好吃的啊! 婚然心動:總裁老公好威武 大白老爺怎麼可能被好吃的給打動呢,他是要好好保護自家主子的好戰寵,因為遲墨說了,要是發現小九瘦了一丁點,他絕壁會踹他!

於是,大白老爺不情願的出手了,這一出手那叫一個雷厲風行,衝上去就是一蹦,震的黃土飛揚,地面都被踩塌陷了一大塊,有幾個反應慢點的遊仙淬不及防的就掉進坑裡去了。

大白老爺的動作不是吹的,上去就跟拍黃瓜似的一陣呼啦拍,拍的遊仙腦袋四肢橫飛,腦袋都不知道被拍飛去了哪去了,靈仙也不敢硬挨,氣勢洶洶的攻鎮子變成了四散逃奔。

蕭瀟的龍雀狂刀已經出手了,沖向那個二級靈仙后,刀身輕炫,反手一刀就劈了下去。

那個眼斜的二級初期靈仙反應倒是快,祭起手中的法寶就迎了上去,與此同時直接往自己身上拍了三張護身符,拍完符,抽出法符就激發了出去。

憑藉現在九級巔峰遊仙的實力,蕭瀟還真不需要用護身符了,一般的護身法寶都不太需要,因為肉身足夠強大,足以抗下靈仙的一擊,更何況只是用靈氣激發出的法符。

硬扛下對方法符激出的一擊后,蕭瀟咧了咧嘴,提刀就砍了過去。

那個眼斜的靈仙看到法符打在對方身上跟撓痒痒一樣,直接就傻了,這拓麻太不正常了,眼前這到底是什麼怪胎啊,明明只是六級初期遊仙的實力而已,為什麼能抗下法符的一擊,而且,根本就沒有運轉靈氣去抵抗,只是單純的用肉身!

眼斜靈仙腦子飛快的運轉著,突然想到了一種可能,瞪大眼看著蕭瀟,「你你……你是體修?」

蕭瀟學著眼斜靈仙的樣子,也斜著眼睛看著對方,「我我……我不是!」

眼斜靈仙氣歪了嘴,竟然學自己口吃說話,太過分了,再一回神,那黑色長刀已經要落到他腦袋上了,身形爆退而開。

急退中,眼斜靈仙更是毫不猶豫的出手了,一張法符被激發而出后,手中訣法一捏,一道流光隱在法符後面轟然乍現。

蕭瀟提刀後退中,撒出了大把法符,緊接著手中訣法一變,法符被激發出去后,一道藍色天幕忽然從天降落而下。

眼斜靈仙抬頭一看,又是一怔,那漫天的藍色竟然是水箭,水箭從天而降,密密麻麻的一片從天上罩了下來。

這一下,直接把那二級靈仙給嚇成真斜眼了。

法符爆炸開的瞬間,水箭呼啦啦從天上砸落下來,眼斜靈仙忙不迭的祭出防禦法寶來抵抗。

不想剛祭出一面土黃色的小盾,一道銀色劍氣擊在了土黃色小盾上,發出「咄」的一聲悶響,土黃色小盾防禦驚人,銀色劍氣沒有擊穿小盾,只在上面留下了一個深深的凹坑。

看著被銀色劍氣擊出的深坑,眼斜靈仙吃驚不小,他這面小盾足可擋下初階靈仙的全力一擊,結果在對方的銀色劍氣下,直接被砸出了個深坑。

眼斜靈仙不服氣,區區一個六級遊仙能打的他只剩招架的餘地,他不相信這是真的,他才是靈仙,他是真正的二級靈仙!

想到這,眼斜靈仙突然跟打了雞血一樣從地上躥了起來,揮舞著手中的長鞭甩向了蕭瀟。

黑色長鞭如靈蛇般在空中翻卷著,直撲向龍雀狂刀。

眼斜靈仙打算先用長鞭制住龍雀狂刀,自己再出手攻擊對方,不想那黑色長刀卻有如靈性般,根本不給長鞭纏上自己的機會。

龍雀狂刀刀身一震,刀柄凌空而起,一刀斬落在長鞭上。

就聽見「嘩啦」一聲響,黑色長鞭被長刀斬成了兩截,落在地上如蛇般劇烈的翻滾著,甚至發出「嘶嘶」的聲響。

只覺得有問題,蕭瀟還來不及收回龍雀狂刀,被長刀斬成兩截的黑色長鞭在地上滾了滾,立刻變成兩條黑色的小蛇,小蛇翻滾間猛的從地上飛竄了起來。

兩條小蛇一前一後,纏上了龍雀狂刀,一條纏住刀身,另一條順著刀柄直撲蕭瀟的面門。

眼見黑色小蛇就要撲上來了,眼斜靈仙心中大喜,手下訣法不停,捏完一訣砸出后,更是激發了數張法符打向蕭瀟。

說時遲那時快,一面龜甲盾出現在了蕭瀟的手中,龜甲盾忽的一下展開了防禦,另一手一點,銀色劍氣咻的一聲打向了那條黑色小蛇。

「撲哧」黑色小蛇被銀色劍氣貫穿后,釘在了地面上,黃土地上瞬間被扎出了一個深坑。

一劍斬掉黑色小蛇后,蕭瀟手提龜甲盾,手中龍雀狂刀被高高舉了起來。

「嗤」龍雀狂刀一發威,纏在上面的黑色小蛇直接化成了齏粉,蕭瀟的身影忽然一閃,從原地消失了。

眼睜睜的看著消失的那個身影,眼斜靈仙怔了一下,沒來由的心慌了起來。

忽然,一陣寒氣襲來,令他沒來由的打了個寒顫。

只是這一下的走神,迎接他的是一道不帶絲毫色彩的黑芒。

黑色的龍雀狂刀突然亮了起來,蕭瀟帶著笑,大喝一聲:「一刀兩斷!」

無名刀法第一式,無念,蕭瀟還給她配了一個非常合適的稱呼,一刀兩斷!

無念起,狂刀落!

一刀而下,二級初期靈仙瘋狂的往自己身上拍護身符以及激發護盾,可任由他拍再多的護身符,拿出更多的護盾,腦袋還是離開身體飛了起來。

驚恐的表情還掛在臉上,眼斜靈仙的眼睛斜的更加厲害了,他看見自己的身體還在往自己身上拍護身符,甚至連療傷用的丹藥都拿出來了,卻還是無濟於事,因為那一刀,直接斬飛了他的腦袋。

太陽從地平線上升起,照在滾滾黃土上,黃土掩蓋了被血染紅的大地,只留下一地的狼藉。

蕭瀟和大白心情愉悅的回來了,一個早上,他們斬獲了四個靈仙的腦袋,一個靈仙被大白打傷后,被防衛隊的人圍攻拿下,剩下的一個靈仙見機不妙直接土遁逃了,剩下的二十個遊仙也全被斬殺。

回到鎮子里,羅興笑的都快合不攏嘴了,連人頭都沒點就給蕭瀟劃了十個貢獻點,鎮子里的鎮民們更是熱情的邀請蕭瀟去他們家吃飯,被蕭瀟一一婉拒。

來的這一波馬匪雖然被悉數斬滅,但蕭瀟知道,很快會有修為更高的馬匪來,他們還會有一場惡戰。





。 天沙幫在無定山脈原本只是個靠打劫過路散仙為生的小馬幫,前不久,不知道從哪冒了批人來,把無定山脈附近不聽話的馬匪都給收拾了,天沙幫見機直接投靠了過去,於是,天沙幫就這樣壯大了,只不過當家的換了人。

馬匪暫時被打跑了,蕭瀟覺得最好的辦法是派人去剿匪,這樣就一勞永逸了,但臨寧鎮的防衛隊就那麼二十多號人,加上最近馬匪來襲,死了幾個,又傷了幾個,能打的不過就十來個人,數量少的可憐。

在臨寧鎮風平浪靜的呆了幾天後,蕭瀟決定還是順著地圖去無定山脈走一趟吧,就算打不過對方起碼也能去查探下對方的人馬和實力。

得知蕭瀟要往無定山脈去,羅興瞬間黑了臉,趕忙勸蕭瀟。

蕭瀟擺著手,笑的一臉雲淡風輕,「羅叔不用擔心啦,我只是去那裡看看,無定山脈里有許多靈藥,沒準能找到我正需要的。」

「什麼靈藥還得進山找啊,無定山脈里那麼危險,靈獸橫行,要是運氣不好還會碰到妖獸。」羅興勸著蕭瀟,他不希望小丫頭去冒這個險,無定山脈實在太危險了,有地圖都有進無出,更何況還是在沒地圖的情況下。

蕭瀟是打定了去意,拍著手反過來安慰羅興,「只是在無定山脈的外圍轉轉啦,羅叔不用擔心啦,我有大白呢,不怕。」

羅興覺得跟這小丫頭沒法說了,急得直跺腳,看著蕭瀟收拾東西出門,只得跟在後面不停的唉聲嘆氣。

「羅叔,你應該想些好的,比如,沒準我在外面瞎溜達,就被某大宗門的長老看中收入門下了也說不定呢。」被羅興嘆氣嘆得頭皮發麻,蕭瀟跟羅興說著笑,緩解下鎮長大人擔心她的情緒。

羅興一臉『你就跟我瞎扯吧』的神態看著蕭瀟,看得蕭瀟自己都不好意思的乾咳了起來。

被某宗門長老看中入宗門什麼的的確太天馬星空了些,宗門講究傳承,講究資質,哪有那麼好入的,再說了無定山脈那麼大,運氣得多好才能遇到個宗門長老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