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玉傾歡笑著把那本寫著「魔神錄」三個血紅大字的小破書拿過來:「好的吶小統統,我一定會完成任務的。」

白毛糰子忍不住打了個嗝,這樣的話宿主已經說過77次了,那它就……就再相信她一次吧?

它已經跟宿主永生綁定了,不相信她也沒有其他的辦法了,嚶~

其實玉傾歡的任務非常簡單,就是讓各個世界的氣運之子學會她手上的這本《魔神錄》。

《魔神錄》是一種修鍊功法,聽起來非常吊炸天,而事實上也確實非常吊炸天,只要最後修鍊成功,修鍊者可以直接成神。

但是似乎玉傾歡之前去過的每一個世界的氣運之子都沒有點亮修鍊這種功法的天賦,玉傾歡去了77個世界,但是卻沒有一個氣運之子修鍊成功。

對此玉傾歡雙手一攤非常無辜,不是她沒有認真做任務,而是每個世界的氣運之子都非常不爭氣啊! 「你找死!」唐南澤眼裡竄過殺氣。

「除了這句話,你不會說其他威脅的話了?」葉簡汐面帶冷笑,半點沒有反抗的意思。

那模樣分明是在嘲諷他,只會動嘴,不敢動手!

唐南澤心頭惱怒到了極點,手攥成拳頭,骨關節發出咯咯的聲音。

兩人正在僵持的時候……

唐南澤的手機嗡嗡的震動了起來。

他不睬,手機便一直震動。

手機鈴聲持續了兩份多鍾,唐南澤不耐煩的拿出手機,看到是二嫂打來的,他壓下怒氣,接通了電話,說:「二嫂,我正在找北北……」

「南澤,我打電話就是想告訴你,剛才北北已經到家了,你不用找了。」

唐南澤硬梆梆的面龐,在聽到這個消息,滑過一抹錯愕。

但沒幾秒,他的臉色又恢復了冷漠。

「我知道了,二嫂,你好好的照顧北北。我這邊還有事情,不跟你多說了。」

唐南澤掛斷了電話。

再看向葉簡汐的時候,臉上的冷意更甚。他當然不會認為,北北只是湊巧碰到葉簡汐,而葉簡汐又善心大發把北北送回家。

這個世上哪有那麼湊巧的事情?葉簡汐更不會那麼好心!

要麼葉簡汐在戲耍他,來滿足她想報復他的心理;要麼今天的事情是葉簡汐想試探,他是否在乎北北的圈套,確定了他在乎北北才好下手,不是嗎?

唐南澤大步的走向葉簡汐,伸手鉗制住她的下巴:「葉簡汐,我警告你,別在北北身上打歪主意。否則,我讓你後悔都沒地兒後悔!」

話音落,唐南澤重重的把葉簡汐推回車裡。

他用的力道很大,葉簡汐腦袋撞在了車框上,眼前黑了幾秒。

視野里再恢復清明時,唐南澤已經帶著他的人走了。

司機小跑著到葉簡汐跟前,扶住她,問:「太太,你感覺怎麼樣?要不要讓我送你去醫院?」

「不用。」葉簡汐揉著疼痛的額頭,在心裡把唐南澤問候了八百遍,然後叮囑司機,「今天發生的事情,別告訴任何人。」

「可是,太太,慕先生那裡……」

「他那裡,我自會交代,你別多嘴就是了。」

「是,太太。」

回到安家,葉簡汐午睡了一覺,醒來照鏡子時發現自己下巴和脖子上,多了幾個黑色的指印。

不用想,也知道是誰的傑作了。

暗暗地罵唐南澤的同時,葉簡汐再一次後悔自己不應該多事。

不多事理會唐北北,也用不著惹上唐南澤那個瘟神了!

生氣完氣,葉簡汐也不忘記拿遮瑕霜,抹去肌膚上的痕迹。

快弄好的時候,門口響起敲門聲。

葉簡汐把遮瑕霜放回化妝盒,站起身走到門口。

打開門,只見周文達站在門外。

「少奶奶,少爺說,讓我帶你去參加家宴。」

「哪家的家宴?洛琛怎麼沒提前告訴我?」

一般參加宴會,都會提前兩天說,她也好做準備。這樣倉促的把她叫出去,她連做頭髮的時間都沒有。

「少爺說,不用怎麼準備,少奶奶隨便收拾下就可以了。」

葉簡汐蹙了眉頭,「隨便」是最不好掂量的,裝扮的隆重那還好,最起碼錶達了對舉辦宴會的人的尊重,若是穿的太隨便,讓主人家覺得怠慢就不好了。

「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吧。」

時間太過倉促,葉簡汐化了一個淡妝,又挑了件淺藍色的禮服。

穿上後站在鏡子前面,怎麼看怎麼覺得不合適。

她想再換另一件事是,可周文達沒給她更多的時間,沒多會兒又來敲門催促。

葉簡汐只好拿了件羽絨服,套在禮服外面,出了房間。

和周文達一起,走到前院,葉簡汐看到天佑和天寶穿著燕尾服,在等著她出來,便明白洛琛是要兩個孩子也一起去了,走上前牽住他們的小手,帶著他們上了車。

周文達緊跟著也上了車。

他親自開車,沒叫司機。

葉簡汐有些奇怪,但也沒多問什麼。

車子發動的時候,葉簡汐從車窗里看到裴娜從客廳里走出來,讓周文達停了下。搖下車窗對裴娜說:「娜娜,今晚我們不在家裡吃飯了,你跟妞妞一起用晚餐,記得讓她喝一杯牛奶。如果我回來的晚了,你和郭嫂一起鬨她睡覺。」

裴娜愣了下:「你們這是去哪裡?」

葉簡汐也不知道去哪裡,於是隨口回答:「去一個朋友家。」

「哦……」

裴娜點了點頭。

「那你們去吧,家裡有我在,你們放心。」

車子再次發動,緩緩地向前駛離了安家。

遠離了繁華的市中心,車子漸漸的進入相對僻靜的郊區。

七拐八拐之後,周圍的的越發的偏僻。

路兩邊是鬱鬱蔥蔥的樹,如果不是有路燈,葉簡汐還以為這裡是森林公園之類的地方。可她清楚的記得,自己之前看過A市的著名景區,這塊地方沒什麼風景區。

車子又開了一個多小時……

車窗外茂密的樹叢后露出裝修奢華的別墅。

葉簡汐意識到,這裡不是鄉下,也不是森林公園,而是綠化做的非常好的別墅區!

車子繞著別墅轉了個彎,別墅的整體顯露了出來。

幾百盞大燈從四面八方將別墅里照的通亮,大概十個籃球場那麼大的草坪上,林立著無數的噴泉和造型奇特的怪石。最引人注目的是,草坪盡頭那棟類似歐洲古典建築的宮殿,氣勢恢宏到令人望而生畏的地步。

葉簡汐看著眼前繁華的宮殿,有些嗔目結舌。

帝都哪家人會在郊區建這麼規模龐大的別墅群?最重要的是,新聞不曾報道過半分!安家如今的宅院,就曾上過新聞,葉簡汐百度的時候,還能在網上看到詳細的介紹。

而眼前這棟宅院,規模如此大,卻在網上找不到半點痕迹。

只能說這家主人,刻意抹去了關於它的消息。

葉簡汐越發好奇,他們到底要見的人是誰。

而就在這時……

周文達把車緩緩地停下,回頭對葉簡汐,說:「少奶奶,已經到了。前面我不能進去,請你帶著兩位小少爺走去吧,裡面會有人接應你們。」

葉簡汐點了點頭。

手搭在車門上,準備打車門的時候,她又忍不住問:「文達,你真的不知道,要見的人是誰嗎?」

「不知道。」

周文達語氣誠懇。

葉簡汐便不再問他,因為她知道,周文達不會對她說謊。而且,剛才文達也說了,前面的宮殿不是他能進去的,那說明這個主人非常注重自己的隱私,不會隨隨便便給別人見到。

文達沒見到他,也在情理之中。

葉簡汐推開車門,和天佑天寶一起下去。

周文達將車開向來時的方向。

葉簡汐看著他車子不見了,這才挽著天佑、天寶的手,往宮殿里走去。 玉傾歡拿了錢包就有直奔商場,開啟了買買買模式。

反正原主有的是錢,不全部花掉,那多浪費啊!

只是玉傾歡剛踏進一家服裝店挑了幾件衣服,就碰見了她暫時不想碰見的兩個人。

就是原主的前男友李建仁和她的前閨蜜書琪。

玉傾歡把她剛剛挺好的幾件衣服全部交給導購:「幫我把這幾件衣服全部打包起來。」

衣服買好了之後才能全心全意的虐渣不是?

玉傾歡是個非常敬業的人,時刻準備著懲奸除惡,不對,是時刻準備著打臉渣男賤女,替原主報仇。

李建仁自知受不了誘惑背叛玉傾歡是他的錯,看見玉傾歡出現在他面前之後,他的臉上浮現出了愧疚,他走上前去,想要抓住玉傾歡的手,卻被玉傾歡靈活地躲了過去。

「歡歡,對不起,是我不對,你原諒我好不好?」李建仁的臉上還真有幾分誠懇,因為他還真捨不得這麼漂亮的女朋友離他而去。

當初他跟玉傾歡在一起是多麼讓人有面子的事情啊!

原主這麼漂亮,性格又那麼好,追求她的人數不勝數,偏偏她眼瞎看上了這麼個貨色,連玉傾歡都覺得她腦袋裡的坑恐怕是用隕石砸出來的!

玉傾歡面無表情,並贈送給他一個嫌棄的眼神:「不好。」

李建仁看見她臉上的表情,成功的被刺激到了,他這是被嫌棄了嗎?

被一個一直以來都用充滿愛意的眼睛看著他的人嫌棄了,李建仁受到了刺激。

他又想上去抓玉傾歡的手,但再一次抓了個空。

一直在他們旁邊沒有說話的書琪眼底流露出憤恨的神色,又是玉傾歡!

她怎麼這麼陰魂不散?

但是在玉傾歡的目光轉到她身上的時候,她臉上也跟著浮現出愧疚和懊惱的神情:「歡歡,千錯萬錯都是我們兩個的錯,我們兩個是真心相愛的呀!」說著她還抹了抹眼角,一滴眼淚都沒有流下。

玉傾歡看著李建仁反問道:「是真的嗎?」

李建仁也沒想到書琪居然會這麼說,連忙否認道:「不是這樣的,我只喜歡你啊歡歡,你一定要相信我!」

玉傾歡重新看向書琪。

書琪咬了咬唇瓣,做出一副強顏歡笑的模樣。

玉傾歡在心裡嘖嘖稱奇,這個書琪真是好演技啊!

不知道的還以為誰欺負她了呢。

玉傾歡嘆了一口氣:「算了,既然你們兩個是真心相愛的,那我就成全你們吧!」

【一直跟在她身邊的白毛糰子忍不住憤恨道:親愛噠宿主,你就這樣成全他們了嗎?】

【玉傾歡:先讓他們蹦達一會兒,回頭再收拾他們。】

大庭廣眾之下,她這個時候就把他們打一頓,那多不雅觀呀!

萬一被警察叔叔抓走了,她該怎麼解釋?

她可是個奉公守法的好公民,怎麼能幹這種在人前打人的事呢?

白毛糰子心滿意足,我就知道親愛噠宿主是絕對不可能善待他們這種人的!

李建仁慌了:「歡歡,我錯了,你不能離開我!」

玉傾歡:「我是在成全你們呀。」說著她一瞬間被戲精上了身,變成了苦情劇中的女主角,目露凄苦。 「李建仁,你已經不要我了,那就不要再回來找我了,我們好聚好散吧。」說這話的時候,玉傾歡臉上的表情消失的乾乾淨淨,語氣里似乎還帶著一絲絲絕望。

【白毛糰子:宿主的演技真棒!】

它差點都要相信宿主是真的傷心了。

【玉傾歡:那必須的!】

被他們的聲音吸引過來的眾人看她的眼色都變了,這肯定又是一出渣男拋棄女朋友跟賤女在一起的狗血劇情!

而眼前這個快要哭出來的小姑娘肯定就是渣男的前女友,真可憐!

眾人譴責的目光像刀子一樣割在李建仁和書琪兩個人的身上,看著他們兩個極其不自在。

書琪眼珠子一轉,開始轉移話題:「歡歡,我知道你跟建仁分手之後心情不好,但是你也不應該來這個地方啊,你一個無父無母的孤兒,你有錢買來這裡的衣服嗎?你該不會是被人……」剩下的話她沒有說出來,卻給人無限想象的空間。

被人怎麼?

被人包養了嗎?

一個無父無母的孤兒,無權無勢的,突然來到這麼高檔的地方消費,除了被人包養,現在也沒有其他的解釋了吧?

書琪垂眸掩下眼底的得意,玉傾歡,這次看你還怎麼解釋!

【白毛糰子:親愛噠宿主注意啦,你的任務目標已出現,宿主宿主,晏爍過來了!】

白毛糰子非常激動,沒想到才進入任務的第一天他們就看見了氣運之子。

運氣真好!

【玉傾歡:我看見了,是時候展現真正的技術了。】

【白毛糰子:……】

每一次宿主說完這樣的話,她都會作妖,攔都攔不住。

這次她又想幹什麼?

白毛糰子在眾人看不見的角落裡瑟瑟發抖。

玉傾歡唇角一掀,露出一個報復人之後快意的笑來:「書琪,你是想說我被人包養了嗎?你猜的沒錯,我就是被人包養了,包養我的人就是他!」

玉傾歡一把把經過她身邊的晏爍拉到了她的身邊,抱住了他的手臂,笑容甜蜜。

被強行拉過來的晏爍:「……」

這姑娘到底是誰啊?

他根本就不認識她,她剛才說什麼?

他包養她?什麼時候的事兒?為什麼他自己不知道?

晏爍心裡被各種問號刷屏,但是他臉上卻一片冷靜,一點也看不出來他是臨時被人拉過來擋槍的。

看見晏爍的臉書琪心裡的那根弦又崩斷了,憑什麼喜歡玉傾歡的每一個男人都那麼優質?

晏爍的顏值絕對是站在金字塔頂端的人,往那一站,他能秒殺整個S市的男人。

跟他比起來,李建仁這種角色算什麼?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