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我說沒有關係你信嗎?」費廣遠冷笑著道。

「那就是說是你派人乾的了?」黎峰馬上追問著道。

「這件事情我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這些都是副總黃磊個人的事情!跟我沒有任何關係!」費廣遠搖了搖頭道。

「黃磊不但是你的手下,還是你的兄弟!你就把所有的事情全部推到他身上也沒有什麼用!你武裝走私、綁架、殺人!第一條都是死罪!」黎峰冷冷的道。

「這些我都認!反正我也沒打算活著!」費廣遠笑了笑道。

「你跟程含陽是什麼關係?為什麼要綁架他?」

「他是我的好朋友!走私也是他讓我們乾的,這裡面有他20%的股份!綁架他是因為他派人來殺我,而且還拿走了我二億美金!我只想要回我的血汗錢!」費廣遠冷冷的道。

「你都給什麼人送過錢?」

「那可多了!有省里吳書記的兒子吳健風、趙書記的兒子趙海平、南亞市的副市長趙勇烈、李吉芳,公安局的副局長趙飛、何亞強,這些是過千萬的,其它幾十萬的就不說了!大家都不容易!」費廣遠笑了笑道。

黎峰聽完費廣遠這些話,頓時大吃一驚!兩個省委常委的孩子都牽扯進來,這要出大事啊!他連忙向著做筆錄的副廳長洪達智投去了一個詢問的眼光,洪達智馬上搖了搖頭。

黎峰點了點頭向著費廣遠冷冷的道:「你說的這些我們會調查清楚的!不過你最好別誣陷好人!否則罪加一等!」

「我說的都是實話!你害怕了吧?我就是罪加十等又怎麼樣?還不是死路一條!」費廣遠冷笑著道。

「哼!你最好現在就死了!」黎峰說完轉身離開了ICU。 黎峰出了病房立即走到醫院的外邊,拿出一支香煙深深的吸了兩口,然後拿出手撥通了吳天成的電話。

在省委辦公室里的吳天成正向著組織部長李國領微笑著道:「老李!南亞的事情可能會處理一些幹部,你這組織部長可要把好關啊!」

「吳書記!你有合適的人選嗎?」李國領微笑著道。

「呵!呵!我有也沒有什麼用啊!恐怕大家都會盯著空出來的位子吧?」吳天成笑著道。

「以吳書記的影響力,推薦一兩個人還是沒有什麼問題的吧?」

「我現在還真有什麼可推薦的人選,李部長如果有好的人選可以提出來嗎!我會全力支持你的工作的!」

「現在也不知道南亞市是什麼情況,現在能確定下來的只有政法委書記的這個位置,程國林兒子和費廣遠關係密切,程國林就是和費廣遠沒有什麼關係,那也是嚴重的失職!已經不適合留在這個崗位上了!」

「嗯!我同意李部長的意見,到時候我在常委會提出來,應該沒有什麼問題!至於接替程國林的人選,我看還是聽聽黎書記的意見,畢竟公安局還是一個比較專業的部們,外行領導內行肯定是不行的!」吳天城點了點頭道。

「好的!等黎書記回來我徵求一下他的意見!」李國領連忙微笑著回答道。

這個時候吳天成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他慢慢的拿起手機看到是黎峰的電話后,向著李國領微笑著道:「是我兒子打來的!今年的海天盛宴展覽會可是盛況空前啊!預計到會人數會突破十萬人,國內外的參展商也會超過一千家!」

「好事啊!健風就是有出息!我還有點事情要處理,就不打擾吳書記了!」李國領看到吳天成一直不接電話,他馬上找了一個借口離了辦公室。

吳天成看到李國領一離開馬上接聽電話話道:「老黎!什麼情況?」

「吳書記!費廣遠供出了他給健風和趙書記的兒子趙海平、南亞市的副市長趙勇烈、李吉芳,市公安局副局長趙飛、何亞強送過巨款,如果他也向著調查組這麼說可就麻煩了!」黎峰小聲的道。

「費廣遠是想參加小風他們集團舉辦的海天盛宴展覽會,那些錢也是展位費,不過小風早已經把錢退回去了,這種人就是給再多的錢也不參加海天盛宴展覽會!這件事情你就公事公辦!還有程國林是一定要下的,如果你有什麼好推薦趕緊準備一下,到時候跟李部長提出來!」吳天成平靜的道。

「這樣就好!我真怕健風出什麼事情!如果程國林下了,省廳的副廳長洪達智有責任心強、有擔當倒是非常適合這個職業!」黎峰想了想道。

「嗯!我記住了!調查組下去你頂緊點,隨時候向我彙報,那個」秦勇堅不是我們的人,一定要提防些!」吳天成點了點頭道。

「明白!」黎峰連忙回答道。

省里的調查組直接來到了醫院裡,在聽取了省廳的案情彙報和對費廣遠進行詢問后,秦勇堅面無表情的向著十五個專案組的成員道:「省公安廳和費廣遠所交代的情況基本吻合,大家立即對這些人進行調查,該雙規的要立即進行雙規!省檢的於副檢察長和省高院的高副院長負責外圍取證,紀委的陳副書記負責對有問題的人進行雙規!」

「秦書記!吳健風和趙海平是吳書記和趙書記的孩子,如果他們不配合調查怎麼辦?」省檢的於副檢察長苦笑著道。

「不管他官有多大,地位有多高,只要證據是真實的,我們就要嚴格依法辦案!」秦勇堅冷冷的道。

「是!」十五個人立即大聲的道。

吳健風把事情推到了趙海平身上,而趙海平又推到程含陽的身上,程含陽已死,費廣遠手裡的證據又全都不見了,案件又回到了起點,有關程國林工作失職要免去政法委書記的風聲開始傳了出來。

在王志華的家裡,金清石在廚房裡興緻勃勃的忙碌著,張惠琴向著剛剛開玩會回來的王志華微笑著道:「今天女婿掌勺!我們又有口福了!」

「這小子今天把東陵島拿下了,還省下了一大筆錢!他不給我做點好吃的安慰我一下怎麼行!」王志華苦笑著道。

「石頭可是我們自已的孩子!你胳膊肘不能總是向外拐啊!現在那個不是為自已孩子某福利啊!」張惠琴瞪一眼王志華道。

「石頭和別的孩子不一樣!那些子弟只為錢活著,而石頭將來是要走仕途的!如果只因為一點一點小錢而影響了他的前途,這是得不償失啊!」

「又不是他主動提出把錢減下來的!更沒有借到你的力!按你的想法就是,石頭花越多的錢你就越開心是不是?」

「這怎麼可能呢!從親情上講我也不想他花一分錢,可是從我的責任上講,當然是越多越好了!」王志華笑著道。

「爸爸!等我賺到錢了,先給這裡蓋一個平價中醫院!讓您心裡舒服點!」金清石從廚房裡端著一大盤蝴蝶蟹走出來笑著道。

「臭小子!等你賺到錢,我早就退休了!」

「媽媽!我爸這是從門縫裡看人——把人看扁了啊!我可以在東陵島上先建一個啊!」

「別理他!你爸爸是胸無大志!目光短淺!媽媽相信你一定會做到的!」張惠琴笑著道。

「你就護著他吧!小心慈母多敗兒!吃飯!」王志華苦笑著道。

「我願意!這敗兒現在也個少將級!」張惠琴不福氣的道。

金清石笑著跑進廚房把做好的娃娃魚湯和蘑菇燉野雞拿出來后,又將一瓶蜂巢酒打開給岳父、岳母斟上。

王志華笑著道:「咱爺倆先干一個!恭喜你買下了東陵島!」

「爸爸!政府的錢袋子也鼓起來了吧?你也可以鬆一口氣了!」金清石舉起酒杯笑著道。

「財政上是有點錢了!可是卻財權卻不在我手裡!李書記把這些看得死死的!」王志華鬱悶的道。

「政府管錢!既然財廳廳長不跟你一條心,趕緊換人啊!」

「你以為那麼好換啊?現在為了一個南亞市的政法委書記的位子,李書記和吳天成正頂牛呢!」 「程國林出事了嗎?」金清石好奇的問道。

「程含陽死了!雖然費廣遠交代了一些人出來,可是沒有證據,而且這裡牽扯到了吳天成和趙憲禮的兒子,他們那敢往下查啊!只是問一下情況就算了!程國林也只能按失職來調整他的工作崗位!」王志華無奈的道。

「爸爸!如果費廣遠有真憑實據呢?省委會處理這些人嗎?」

「應該會處理一些人!因為李書記是不會放過這個機會的!」王志華想了想道。

「費廣遠在東陵島有一個秘密的山洞,裡面可能有一些證據!我明天先過去找找看,如果找到了我就交給你!」

「哦?如果能找到證據也不要交給我!你先全部把它錄下來,然後通知紀委的秦勇堅,讓他親自帶人過去搜出來,這樣才更有說服力!我也想看看秦勇堅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人!」

「好的!明天一早我就過去!」金清石點了點頭道。

金清石吃完飯回到了酒店裡,打開酒店的房門,看到趙影正聚精會神的坐在電腦前寫著東西,她看到金清石進來連忙招手道:「我把新聞搞寫好了,你快幫我看一看!」

「呵!呵!你以前可是一個大記者!這些東西比我更熟悉吧?」金清石笑著道。

「我是擔心寫得不好嗎!吸引不了國內頂級的設計公司來投標!」趙影擔心的道。

「這有什麼好擔心的!十平方公里的面積!幾百億的投資!就憑這兩樣,會讓很多人動心的!」金清石自信的道。

「嗯!我們要在南亞市先一個公司,有了公司才能去銀行開賬戶,而且政府讓我們自已建一個專用碼頭,我們也要開始準備了!」趙影點了點頭道。

「公司就叫金洋碧水藍天度假島!我們先把所有的手續辦下來,然後就在酒店裡租一個地方開始辦公,你自已不要太累了,要多招些人來幫你!」金清石想了想道。

「開始也不用招太多的人!小島的整體設計方案定下來也需要幾個月的時間,我先把公司搞起來再說!」

「你別擔心錢的事情!請幾個人也用了多少錢,月底就會有一百多個退伍兵過來,到時候我挑幾個精明一點的留下來幫你!其他人都送到島上去訓練!」

「這麼多人?那可是一筆不小的開支啊!」趙影擔心的道。

「這我還嫌少呢!我們在神農架的製藥廠只要一開工,那裡至少需要幾十人!還有汽車廠、香港的中醫療養院都需要人!」

「唉!現在沒有利潤,每個地方都是只進不出!汽車廠的廠房已經蓋好了,真正生產出汽車還需要很長的一段時間,這邊的度假島又是一個無底洞,我們的資金太緊張了!」趙影嘆了口氣道。

「車到山前必有路!有路必有金清石!金清石怎麼可能會差錢呢!」金清石笑著道。

「你就吹吧!這兩天趕緊回香港給我掙錢去!」趙影撇著嘴道。

「還是等把公司辦起來,招到了人手我再回去,要不然留下你一個人我不放心啊!」

「你總是把我一個扔下來!這麼多年我已經習慣了!」趙影瞪一眼金清石道。

「對不起!丫頭!我以後再也不會拋下你了!」金清石張開雙臂把趙影緊緊抱在懷裡,愧疚的道。

「這可是你說的哦!如果你再敢拋棄我,我就學杜十娘,投海自盡!」趙影認真的道。

「投什麼海啊!投懷送抱才是真理!」金清石抱起趙影向著大床走去。

「討厭!我..我還沒洗澡呢!」趙影紅著臉道。

「我們來個鴛鴦浴怎麼樣?」金清石輕聲的道。

「嗯!不過你只能幫我搓背!不能亂動亂摸!」趙影又手捂著紅紅的小臉道。

「必須地!」金清石立即抱著趙影衝進了浴室。

金清石的兩隻大手在趙影光滑細嫩的肌膚上輕輕的搓著,趙影紅著臉一直不敢轉過身面對著金清石。

二十分鐘后,兩個人從浴室慢慢的轉移到床上,金清石爬在趙影的身上笑著道:「這不是還活著嗎!」

「討厭啦!」趙影紅著臉嬌聲的道。

「現在感覺如何?」金清石接著問道。

「身上有頭豬!」

「身下呢?」

「身下無一物!」

「啊!」

第二天,金清石的生物早早的把他叫醒,看著趴在自已的懷裡,右手抓著殺人東西的趙影,他輕輕的在趙影的臉蛋上吻了一下,然後慢慢的爬下床,迎著朝陽深吸一口紫氣,然後盤膝坐在了陽台上。

早上八點鐘,一股股誘人的飯香傳到了趙影的鼻子里,趙影的小肚子立即咕嚕咕嚕的叫了起來,她慢慢的睜開眼睛,就看到金清石正端著一個盤子在自已的鼻子前晃來晃去,盤子里的荷包蛋和火腿散發著誘人的香味。

「臭石頭!快扶我起來!」趙影瞪著眼睛道。

「喳!」金清石連忙放下盤子,從床上抱起趙影向著浴室走去。 趙影真的不餓了!因為連吃早餐的力氣都沒有了!她趴在床上有氣無力的道:「女人報仇十年不晚!臭石頭!你給我等著!」

「就是給你一百年也是這個結局!」金清石一邊吃著早餐一邊笑著道。

「我要向雅姐投訴你!」

「她一定會好好的鼓勵你,讓你再接再厲!一直戰鬥到底!」

「吃晚了趕緊滾蛋!看見你就心煩!」趙影咬著牙道。

「你身體能行嗎?我還是留下來照顧你吧!」金清石擔心的道。

「你趕緊去辦正事吧!我好好休息一下就沒事了!現在只是全身無力,又不是像剛開始那樣疼!」趙影搖了搖頭道。

「那我喂你吃點東西,然後好好睡一覺,等我處理完事情就趕回來陪你!」金清石想了想道。

「現在才知道喂我啊?自私、沒人性的臭石頭!」趙影撒嬌的道。

「都是我不好!有異性沒人性!」金清石一邊夾起塊荷包蛋放在趙影的嘴裡一邊檢討著道。

「自我批評還不夠徹底!你是根本沒有人性!都是獸性!」趙影一邊吃一邊笑著道。

「再說我就給你來個獸性大發!」金清石瞪著眼睛道。

「不要啊!不要啊!」趙影連忙躲到的被子里。

「快吃東西!吃完乖乖睡覺!否則我給你來個直搗黃龍!」

趙影立即爬過來乖乖的將早餐吃完,然後喝了一杯牛奶躺在被子里又睡了過去。

金清石坐著高鐵來到了南亞市,然後又坐著計程車來到了白沙碼頭。

白沙碼頭現在來買魚的商家和私人明顯的多了起來,拉著新鮮海魚的摩托車、小貨車開始在白沙碼頭上進進出出。費廣遠被抓,鯊魚幫解散,白沙水產公司關門,這一個個大好的消息立即傳遍了南亞市,從漁民的笑臉上就可以看得出來,籠罩在漁民頭上的烏雲終於散去了,幸福船可揚帆起航了!

漁民王大叔正拿著兩個大塑料盆擺在地上,裡面裝著從近海打來的魷魚、螃蟹、石斑魚。

金清石走到王大叔的身前微笑著道:「大叔!你開始上岸做起小買賣來了?」

「呵!呵!都是我早上自已的打得魚!打得魚雖然不多,可是收入卻增加近一倍!我正想著讓孩子們回來,去深海打魚去!」王大叔高興的道。

「可以啊!就憑大叔多年的經驗,一定會滿載而歸的!」金清石笑著道。

「金先生!你是去東陵島嗎?」

「是啊!我還想租大叔的船!」

「今天早上碼頭上廣播了,東陵島已經成了私人的地方,禁止我們蹬島了!」王大叔為難的道。

「呵!呵!那個島就是我買下的!過一段時間就開始動工了!如果大叔不想打魚了,就給過來給我開大輪船吧!」

「我還是喜歡打魚!這樣自由!不過你買了東陵島,如果需要我幫忙儘管知聲!我這把老骨頭還是能幫上點小忙的!」王大叔高興的道。

「我還真的點事情請大叔幫忙!我要在白沙碼頭附近建一個專用碼頭,您知道那裡合適嗎?」

「那要看你的客貨輪是多少噸位的,萬噸要9米,五萬噸的要11.3米、十萬噸要14米,你最好在靠著白沙碼頭東面建碼頭,那片水深,而且進出的車輛也方便!」王大叔想了想道。

「好!那我就在東面建碼頭!」金清石高興的道。

「你還是找專家過來看一看!我這可沒有什麼科學依據!」王大叔笑著道。

「呵!呵!我就聽大叔這個沒有依據的!」

「走!我們出發!」王大叔笑著道。

金清石幫著王大叔拿著塑料盆來到了漁船上,王大叔馬上發動漁船向著東陵島的方向開去。

一個半小時后漁船緩緩停在了岸邊,金清石立即向著山洞方向跑去。

山洞已經被齊宏福遮掩的嚴嚴實實,金清石掏出一個洞來鑽了進去。

山洞裡還殘留著刺鼻的燒焦的氣味,金清石一直走到大洞里然後從空間里拿出費廣遠送禮的記賬本,還有他電腦里拷貝出的一段段送禮的談話錄音,把這兩樣東西放在了山洞裡一個隱秘的地方,然後轉身走了出來。

王大叔看到金清石沒過多久就跑了回來,他連忙問道:「是不是又遇見那條眼鏡王蛇了?」

「是啊!我剛進去沒得久就看到了它!嚇得我趕緊跑了回來!」金清石慌張的回答道。

「我上次跟你說過蛇最記仇了!你下次來可要小心了!那現在怎麼?」王大叔擔心的道。

「唉!回碼頭吧!下次多帶點人過來再說!」金清石嘆了口氣道。

漁船又原路開了回來,金清石又給大叔一萬塊錢后,直接離開了白沙碼頭。

在南亞市的秦勇堅聽著下面沒有任何價值的彙報,他的臉更黑了,強壓著心頭的怒火,向著大家冷冷的道:「這麼說費廣遠說得都是假話了?那些官員都是清官了?」

「秦書記!從銀行和房產局上面這些人和家屬的名下真的沒發現什麼可疑的!而且我們問了很多人,也沒有得到有價值的線索!」省高院的高副院長苦笑著道。

「高副院長!他們自已和親屬名下查不到東西,那親屬的外圍呢?房產證上的名子如果寫的是別人的名字呢?這樣的事情有很多案例吧?」秦勇堅冷冷的道。

「我們也想查啊!可是人手不夠啊!而且這裡的領導幹部也很排斥我們,要想深入的調查,一是需要大量的人手,二是需要地方的支持啊!」高副院長解釋著道。

秦勇堅剛想開口說話,突然他的手機開始震動起來,他拿出手機一看,是一條陌生號碼發過來的簡訊,當他打開簡訊里的內容后,立即向著大家道:「所有人員馬上出發東陵島!從現在開始禁止任何人打電話!發現一個我就處理一個!」

大家立即互相偷偷的看了一眼,然後在省紀委同志的關心下向著門口的中巴車上走去。

秦勇堅坐在中巴車連續打了幾個電話后,回頭向著大家道:「我已經請海警來支援我們,等到了東陵島我再告訴大家去那裡幹什麼!」

一股緊張的氣氛迅速在車裡蔓延著,很多人的臉上開始出現緊張的表情,他們眼角的餘光偷偷的看著身邊的紀委的工作人員。 一個小時后,中巴車開到了白沙碼頭,兩艘快艇和一艘巡邏挺已經停在了碼頭上。秦勇堅帶著人剛剛從車上走下來,一個上校立即跑上前來向著秦勇堅敬了一個軍禮,然後大聲的喊道:「首長好! 妖女逆世:靈師孃子狠囂張 南海邊防總隊南亞支隊副支隊長蘇兵奉命前來報道!」

秦勇堅立即微笑著伸出右手道:「謝謝蘇隊長!這次可要麻煩你和戰士們了!」

「首長!這是我們應該做的!東陵島上有很多毒蛇,到了島上一定要注意安全!」蘇兵認真的道。

「我們全部聽從你的指揮!」秦勇堅微笑著道。

蘇兵帶著大家蹬上了那艘巡邏挺,兩艘快艇一前一後,保護著巡邏挺向著東陵島的方向駛去。

這個時候從西陵島的方向一艘改裝過的漁船正向著東陵島的方向高速駛來,船上站著二十多個手拿AK47的年輕人,在船艙里一個三十左右歲、身高175、一條條像蜈蚣一樣的傷疤爬在那顆光光的腦袋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