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黑田光慘叫一聲,往前踉蹌了幾步,連忙回頭看去。

才發現是那可惡的龍魂,居然趁着自己注意力分散突然偷襲,而且成功之後,略微模糊的龍臉上還流露出一絲得意之色,將撕下來的皮肉扔進嘴裏一陣大嚼,瞬間吸收了其中的龍魄之力。

阿莉斯看到這一幕,心裏頓時一陣惡寒。

這真是物似主人型……

張誠奸詐無比,現在就連他的器靈也是這副性子。

雖然沒見過真正的龍族,但是在傳說中,龍族都是極其高傲的生物,如果不是受張誠的影響,怎麼可能會作出偷襲這麼下流的事!

不過她不知道的是,小黑的復甦,正是靠張誠的鬼血催化。

吸收了鬼血之後,他們兩個已經算是血脈相連,潛移默化之下,小黑的性情自然會向張誠靠攏。

黑田光再受重創,恢復傷勢之後,身體又小了一圈。

他明白要是再這麼下去,只怕自己還會越變越小,最後說不定會被對方像踩偷油婆一樣,一腳踩死。

“張誠,我不管你前世是哪位大能!敢犯我黑龍會,就算拼了命我也要殺死你!”

說完之後,黑田光突然一拳打在了地上,整個黑龍會總部瞬間一震,一股浩大的力量突然爆發。

衆人只覺得腳底的地面似都在搖晃,就像是發生了九級地震,無數建築崩潰倒塌,周圍一片末日景象。

“這……這是怎麼了?”雖然有小黑保護,但是看到周圍的場景,武藤嵐還是神色大變,滿臉惶恐。

胡玲兒此時也從一片碎瓦礫堆裏衝了回來,詫異的看向張誠,問道:“你又幹了什麼?怎麼這麼大動靜?”

張誠皺了皺眉,指了指黑田光,“不管我的事,是他。”

“呵呵……”黑田光擡頭看向張誠,表情猙獰的說道:“你不是想要龍魄嗎?既然我保不住,那我就毀了他,一起死吧!”

“什麼!”

所有人一聽這話,瞬間大驚失色。

龍族的三魂七魄,跟其他生靈不同,三魂儲存記憶和各種龍族天賦本能,七魄則是儲存龍族的靈魂之力。

簡單的說,龍魂就好像是手機,龍魄就好比是電池。

失去了龍魂,龍魄根本沒什麼作用,其他人得到最多就是使用一下里面的龍力,只有龍族得到,才能發揮真正的作用。

而此時黑田光明顯已經被逼上了絕路,知道再這麼下去,黑龍會守護百年的龍魄肯定會被張誠奪走。

與其如此,還不如玉石俱焚!

從之前的情形來看,黑龍會得到的龍魄肯定不簡單,一旦被引爆,只怕整個黑龍會總部都會被瞬間毀滅。

就算是張誠,此時也沒什麼把握能扛過去,更別提胡玲兒跟武藤嵐了,到時候肯定瞬間就會被炸成碎片。

阿莉斯此時吐血的心都有了,剛撿回一條命,沒想到又要死在黑田光的手裏。

她是異能者,是黑龍會高價挖來的,並不是黑田光的死忠,更沒有陪葬的打算,當即抹油,嗖的一聲朝遠方逃去。

“賤人!剛纔就不該救你!”看到阿莉斯逃走,黑田光恨恨地罵了一聲,但隨即就笑了起來。

“不過你逃不掉的,只要開始引爆龍魄,黑龍會最強的守護陣法也會一起發動,短時間內,就連地仙都逃不出去!”

果然,阿莉斯衝出幾十米遠,很快就停了下來。

此時整個黑龍會總部都被籠罩在一片血霧之中,阿莉斯的右手只是接觸到一點,那些紅霧就如同跗骨之蛆一般吸附上來,從手掌開始,整條右臂的血肉都飛快被腐蝕,露出森森白骨。

“啊!”

劇痛之下,阿莉斯發出一聲驚天慘呼,眼看着紅霧已經腐蝕到手肘以上,只得飛快的從地上撿起一把武士刀,咬牙將整條右臂齊肩切斷,跌坐在地上,面無人色。

面對阿莉斯的慘狀,黑田光冷笑一聲,目光轉回到張誠身上。

“張誠,我本來不準備放棄龍魄的,引爆過程一旦開啓,連我自己都沒法停下,到時候所有的東西都會化爲塵灰,也許你能逃過一劫,但是你的兩個女人卻必死無疑!這都是你逼我的!”

說完,整個黑龍會總部的地面都開始往下塌陷,地面上出現了無數巨大的裂縫,透過裂縫往下一看,隱隱能看到一團黑色的光芒,一股毀滅的力量正在爆發而出。

黑龍會總部的建築全部倒塌,無數磚瓦石塊從裂縫中落入地下,一觸即到黑光,瞬間就被攪得粉碎。

見到這毀天滅地的景象,張誠反而露出了一絲笑容。

“之前我就猜到,你應該是將龍魄藏在了地下,但是沒想到居然藏得這麼深,不過……你以爲我留你到現在是想幹什麼?”

聽到這話,黑田光頓時臉色一變,但隨即就狂笑起來。

“哈哈哈!就算你現在知道龍魄所在又怎麼樣!難道你能中止爆炸嗎!”

“我當然不行……”張誠搖了搖頭,像看傻逼似的看着黑田光,“因爲有小黑在,哪裏需要我出手,小黑,去吧!”

張誠話音一落,小黑立刻發出一聲長嘯,龍身一扭,就穿過地縫,朝着黑光急速飛去。

“不可能!”黑田光一見,立刻大叫道:“引爆過程是不可逆的!誰也無法更改!”

張誠伸手一抓,就將傻站在原地的武藤嵐抓到了身邊,然後對着黑田光搖了搖手指,淡淡的說道:“貧窮限制了你的想象,這畢竟是龍族的東西,你沒辦法,不代表小黑沒辦法。不過……還是要謝謝你,要不是你的話,我想找到龍魄還得費不少工夫呢!”

今天人不舒服,就兩章吧,明天補上。 小黑飛進地縫,能夠絞滅一切的黑光居然對它沒有絲毫影響。

只見小黑圍繞黑光不斷盤旋,身軀從水桶粗細,很快就增漲到直徑兩米左右,龐大的身軀如同一條真正的神龍,將即將爆發的黑光慢慢壓縮了回去,地面的崩塌也迅速停止下來。

“這……這……”見到這一幕,黑田光差點跌坐在地上。

他做夢都沒想到,黑龍會破釜沉舟的最後一招,居然就這麼被破掉了。

黑光很快縮小,漸漸穩定,化爲一團拳頭大小的黑煙,在地下漂浮。

小黑一點都不客氣,立刻張開嘴,朝着黑煙咬去。

“不!”

黑田光突然發出一聲嘶吼,一道青影飛快的從黑煙中飛出,朝着上方迅速逃竄。

張誠一見,就知道是黑田光的魂魄,怪不得之前多次被毀滅妖身都沒死,原來這傢伙早就將自己的魂魄藏在龍魄之中了。

按道理來說,活人的魂魄是不可能離體的,就算是地仙級別的法師,最多也就是元神離體,三魂七魄還是必須留在肉身之內。

不過黑田光吸收了龍魄之力,身體已經妖化,已經不能算正常人,所以能做到這一點也不奇怪。

一見黑田光的魂魄想逃,張誠立刻揮了揮手,一道鬼氣迅速迎了上去。

青煙見到鬼氣,頓時如同老鼠見到貓一般,發出淒厲的慘叫聲,方向一轉,逃得更快。

可是黑田光的魂魄根本就沒什麼修爲,怎麼可能比得上張誠施法的速度!

只是一瞬間,鬼氣就追上青煙,化爲無數尖刀,開始絞殺。

“張誠!你不得好死!”

黑田光發出一聲淒厲的慘叫,瞬間魂飛魄散,上面的妖身也隨即開始崩潰,慢慢變成了一攤黑色的爛肉。

見到這一幕,倖存的幾個黑衛和阿莉斯都是目瞪口呆,半天回不過神來。

黑田光,就這樣死了?

他可是黑龍會的會長啊!

整個東瀛的地下勢力都要聽他的號令行事。

他只要一開口,就算是政府高層都要小心三分。

這樣一位能耐通天的梟雄,居然就這麼死了?

這……這怎麼可能!

阿莉斯不信,那些黑衛更是無法接受。

可是眼前這一幕,由不得他們不行,魂魄被滅,妖身崩潰,從此以後,再無黑田光這人。

往日裏威嚴古樸的黑龍會總部,此時已經變成一片廢墟,龍神堂周圍,更是出現了一個直徑三十多米,深達二十幾米的大坑。

而這一切,就是那個看上去吊兒郎當的華夏青年乾的。

阿莉斯和黑衛的目光轉到張誠身上,根本不敢有一絲敵意,只有深入骨髓的畏懼和恐慌。

阿莉斯想起黑田光臨死之前的那番猜測,張誠年紀輕輕就能有這種能力,前世絕對是不同凡響的人物,轉世之後,也註定會成爲一段神話!

而黑龍會,不過是他通往巔峯的一塊墊腳石而已。

對於這種存在,就算不巴結也萬萬不能得罪。

但是黑龍會呢?居然還圖謀對方的龍魂,這不是自己找死嗎!

“嗷……”

就在所有人都噤若寒蟬的時候,坑底傳來一聲低吼,小黑吞噬完龍魄,飛回張誠身邊,溫順的繞着他上下飛舞,發出聲聲低鳴,如同一隻吃飽了小貓咪,找主人撒嬌一般。

“幹得好!”

張誠伸出手,想拍拍小黑碩大的龍頭以示嘉許,但是伸出手才記起小黑只是魂魄,沒有實體,最後只能口頭表揚了一句。

小黑吞噬掉龍魄之後,身體愈發的凝實,神威凌凌。

不過通過神念交流,張誠知道黑龍會的龍魄並不是小黑生前的,雖然同屬龍族,但一時半會也不可能完全吸收,大部分還是儲存在身體裏面,需要很長時間才能全部消化。

即使如此,小黑現在的實力也遠非之前可比,就算張誠不出手,也能橫掃整個黑龍會。

張誠打量了小黑幾眼,越看笑容越甚,不過此地不宜久留,於是就讓小黑先回哭喪棍裏。

不知道是不是因爲吸收了龍魄的原因,小黑的神智明顯有了提高,對張誠十分依戀,表示自己不想回到棍子裏。

感受到對方的想法,張誠頓時有點傷腦筋。

小黑的靈魂,很有可能是鑄造哭喪棍時,被陰司強行封進去的,現在恢復靈智,自然不願意再回去。

但是對方畢竟這麼大一坨,要是就這麼帶在身邊,未免也太招搖了吧……

就在張誠猶豫的時候,小黑似乎是感受到了他的想法,身體迅速縮小,變回手臂粗細,然後圍繞張誠轉了兩圈,迅速消失不見。

“咦?”

張誠低頭看了看自己,才發現身上多了一條黑龍的紋身,龍身在背上蜿蜒,一直掠過右肩,一顆威猛的龍頭在右胸位置猙獰怒吼,看上去煞是威風。

“黑龍身上紋,一看就是社會人。”

張誠摸了摸胸口,有點不適應。

但是小黑很快傳來一道神念,爲了儘快吸收龍魄之力,它會沉睡一段時間,暫時無法現身。

雖然不能直接幫助張誠,但是現在附在他身上,張誠可以隨時調用它的龍族之力。

張誠愣了愣,緩緩擡起右手,嘗試了一下。

果然,只需要神念一動,一股龐大的能量就從紋身上放出,飛快匯入右臂,跟屍氣沒有絲毫排斥。

“咔咔咔……”

隨着一陣骨骼爆響,張誠的整條右臂瞬間變粗了一圈,銀色的皮膚上出現了魚鱗似的斑紋,眨眼間就化爲一片片亮銀色的鱗甲,手肘位置還突出一根二十公分的骨刺,看上去猶如一柄鋒利的短劍。

整個手掌,也被堅硬的鱗甲覆蓋,指甲暴漲,宛如五把尖刀,稍微一摩擦,就冒出一大片火星。

光是這賣相,就已經甩了黑田光幾條街了!

張誠嘗試着伸出食指,捅了捅旁邊一大塊混凝土,根本就沒有用力,尖銳的指甲就直接刺了進去,就像是捅穿一塊豆腐一樣輕鬆。

“媽耶……”

看着混凝土上的圓洞,張誠一張嘴瞬間咧得老大。

藉助了小黑的龍力之後,雖然屍身的力量沒有明顯的變化,但是防禦力和攻擊性卻往前跨了一大步,這真是個意外之喜! 如果說以前張誠發威的時候像一頭暴怒的犀牛,那現在就是給犀牛披上了一層武裝裝甲,各方面的能力都上了一個臺階。

張誠甚至隱隱有種感覺,如果自己全身都變成這種狀態,哪怕是單獨面對屍王都有得一拼。

不過他也明白,小黑現在畢竟是魂體,力量用一分就少一分,無法補充,所以也不能亂用,一旦自己用盡,只怕小黑的靈魂都會消散。

從這一點上來看,小黑對張誠也是毫無保留的信任,在陷入沉睡之前,將自己的一切都留給了他。

張誠散去龍力和屍氣,看着右手迅速恢復正常,輕輕拍了拍胸口上的龍頭。

“放心睡吧,世界上不可能只剩下一個龍魄,等你睡醒了,我再帶你去吃個飽!”

張誠的變化,周圍人都看在眼裏,其他人雖然一臉驚駭,但是卻有點不明就裏。

只有胡玲兒對張誠知根知底,看到小黑也融入張誠的屍身,一時間震驚到無以復加。

張誠是鬼屍同修,原本就世間罕見,不光將殭屍和鬼魂合爲一體,而且相加之下,無論哪一種的實力都遠超同級。

這就已經夠變態了,現在居然又多了一條黑龍!

剛纔張誠的右手不光有屍氣,而且還有強烈的妖氣,不用想也知道肯定是黑龍紋身的原因。

這兩者混合,造就的已經不是單純的殭屍了,而是屬於妖屍!

更何況提供妖力的,還是上古四神獸之首的龍族!

僵鬼妖同時出現在一個人身上……真是想想都覺得恐怖!

此行的目的已經達到,張誠嘴角浮現出一絲笑容,目光掃向阿莉斯等人。

見張誠看向這邊,阿莉斯頓時臉色大變,顧不上傷勢,“噗通”一聲,跪倒在地,渾身顫抖的說道:

“大人,求饒我一命……黑田光和齊藤齋都死了,現在黑龍會職位最高的就是我……我能控制黑龍會上百年來積累的所有財富,而且還有很多財團的股份、地皮等等,您只要需要,我可以全部獻給你!”

阿莉斯是黑衛首領,在黑龍會中絕對是數一數二的實權人物,以前只要露面,誰不是畢恭畢敬的伺候着。

但此時面對張誠,卻只能跪地求饒,甚至連頭都不敢擡一下。

看到這一幕,武藤嵐的心裏是百感交集,一方面慶幸自己跟對了人,另一方面也爲未來擔憂。

她雖然從小接受了忍術訓練,但是跟黑衛比起來簡直是不值一提,更別提跟阿莉斯比了,現在黑龍會已經覆滅,武藤家的也沒什麼作用了,張誠很有可能會放棄她。

就武藤嵐暗自神傷的時候,張誠突然對她招了招手。

“接管黑龍會的事就交給你了。”

“啊?”武藤嵐全身一抖,還以爲自己聽錯了。

“怎麼?”張誠偏過頭,皺眉道:“不願意?”

武藤嵐這才猛地反應過來,連忙點頭,“願意!我願意!只要能爲主人效勞,什麼事情我都願意做。”

說完之後,武藤嵐又猶豫起來,“可是我……”

“我知道你擔心什麼。”張誠擺了擺手,打斷了對方的話,只是伸手一彈,就在阿莉斯和黑衛身上種下了魂印。

“你們以後都聽她的話,如果敢有一點歪心思,立刻讓你們魂飛魄散!”

“是……”

阿莉斯等人哪敢有二話,連忙跪倒在地,攻擊的朝武藤嵐喊道:“拜見會長大人。”

武藤嵐如在夢中,滿臉呆滯。

不久之前,她還是武藤家的一顆棋子,沒想到轉眼之間,就成爲名震東瀛的黑龍會會長了。

不過她明白,自己的一切都是眼前這位青年給予的,要是沒遇上張誠,自己可能到死都沒有出頭之日。

想到這些,武藤嵐看向張誠的目光更是尊敬,幾乎想立刻跪下去頂禮膜拜。

張誠以一己之力,就踏平了黑龍會。

這個消息一旦傳出去,整個東瀛,只怕都要因張誠這個名字而震動!

不過張誠現在可沒心思想這些,有便宜不佔王八蛋,武藤家那點東西他是看不上,但是黑龍會可就不一樣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