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她看了一眼何姍姍,語氣很不好:"是嗎?如果你覺得這很幸運的話,那我寧願你自己去承受這份幸運,對我來說,沒什麼區別,如果哪天沒見到的話,今天也會見到,投緣的人,說什麼話都會說到一起,不投緣的人,認識再久,可能也話不投機!"

何姍姍的臉色有些不好:"芸芸,你這是在說我嗎?"

水天芸很想說,你這會怎麼變得有自知之明了。

可是想想,到底是多年的朋友,她還是忍住了。

她悶聲道:"你想多了,我沒有說你,我只是就事論事而已!"

何姍姍悶悶的開口:"我說你應該謝謝我,不然的話,你也不會這樣認識阿薩,我這樣說的意思,其實是想讓你幫我拉拉線,讓我認識一下阿薩,畢竟,她可是這次雅斯特服裝大賽的評委,能跟她交好,對所有的設計師來說,都是一件夢寐以求的事情,你明白嗎?芸芸!"

水天芸神色複雜的看著何姍姍:"我當然明白,可是,你以前不是最討厭那種拉關係的人嗎?"

何姍姍抿唇:"你說的對,我以前的確是很討厭這種人,可是現在不同了,以前我是不在乎名利的,現在,我在乎了,我希望自己變得更加耀眼一些,這樣,歐陽辰就能看見我了,不是嗎?我希望他的眼裡有我,他那麼英俊帥氣優秀,應該也會喜歡同樣優秀的人吧!"

水天芸不知道該說什麼了,她沒想到,何姍姍想拉關係,都是因為歐陽辰。

她這是魔怔了嗎?一段單相思,真的可以把人弄成這樣嗎?

還是說,何姍姍以前就是這樣的人,只不過,她沒看出來而已。

她盯著何姍姍看了幾秒,最終點點頭:"好啊,如果你想認識她的話,我介紹你們認識!"

何姍姍立馬開心的點頭:"芸芸,真的是太謝謝你了!"

水天芸抿了抿唇,沒說話。

她們倆端了一杯酒,向著外面走出去。

到了宴會廳,阿薩一眼就看見水天芸了,直接笑著走過來。

水天芸看見她,笑著點點頭。

阿薩走到水天芸面前,笑著開口道:"你好啊,水天芸!"

水天芸有些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啊,阿薩,我也是剛才才知道你的身份,之前都……都不知道,還以為你也是來參加宴會的!"

阿薩笑著搖頭:"不用不好意思,我就喜歡你這樣的性子,不嬌柔做作!"

水天芸笑了笑,看何姍姍一臉急切的看著自己,無奈的嘆口氣,開始介紹她:"阿薩,這是我朋友,何姍姍,也是服裝設計師,以後我們有時間,會多跟你學習的!"

阿薩笑著點點頭:"好啊,我們以後有時間聚聚,而且,也談不上跟我學習,大家一起學習,共同進步嘛,服裝設計方面,每個人都有他的長處,我們要爭取取長補短!"

水天芸很喜歡阿薩這謙遜的態度,笑著點頭:"恩,我們一定會取精華,去糟粕的!"

阿薩笑著點頭:"說得好!"

何姍姍趕緊插了句話:"阿薩設計師,您的設計真的是太厲害了,您之前的許多設計,我都有看過,我非常崇拜您,是您的頭號粉絲呢!"

阿薩笑著看了她一眼:"哦,是這樣嗎?那還真是我的榮幸!"

何姍姍紅著臉,有點不好意思:"我說的都是真的,我非常喜歡您的設計,以後,我一定要多跟您學習,您可別嫌棄我!"

阿薩笑容有些不自然:"我怎麼會嫌棄你呢!"

何姍姍興奮的看著阿薩,想著怎麼才能拉近兩個人的關係。

這時,唐正柏笑著走過來:"阿薩,水天芸,都在呢!"

水天芸和阿薩點了點頭,唐正柏接著說:"阿薩,我跟水天芸有點話要說,人我先借走一會?"

阿薩笑起來:"唐總說笑了,水天芸是自由的,說什麼借不借的,小心水天芸揍你!"

水天芸笑了笑。

她很喜歡阿薩的性子,這種場合,誰的面子都不能下,而且,她大概知道,唐正柏要跟自己談什麼。

只不過,想到唐正柏之前跟陶錦繡的事情,她心裡就有些膈應。

兩個人走到一旁的沙發,坐下來。

唐正柏紳士的幫水天芸端了杯紅酒:"嘗一下,這個紅酒味道不錯!"

水天芸點了點頭,抿了一口:"謝謝,味道的確不錯!"

唐正柏看她:"你現在對我有點生分啊,之前見面的時候,可不是這樣的啊!"

水天芸神色複雜的看著唐正柏:"那我之前也不知道,你跟陶錦繡的關係啊!"

唐正柏一副問心無愧的模樣:"關係,什麼關係?我怎麼不知道?"

水天芸突然嗤笑了一聲:"唐總,你當我是傻子嗎?我看起來有那麼好糊弄嗎?"

唐正柏無奈的聳聳肩:"好吧,被你看穿了,說實話吧,我跟陶錦繡,真的沒什麼,你那天,真的誤會了,她……她想勾引我,我只是委以虛蛇,想看看她究竟做什麼?"

水天芸也不戳破他的話:"是嗎?她那麼費盡的勾引你,那你看出來,她想做什麼了嗎?" 唐正柏點頭:"看出來了,她想靠著我上位,讓我潛規則她,然後,讓她加入皇天集團,並且給她一個雅斯特服裝大賽的名額!"

水天芸神色複雜的搖搖頭:"唐正柏,我說了我不傻,之前陶錦繡在辰陽集團,就已經有了參加大賽的名額,你說她去勾引你,不覺得有點說不過去嗎?"

唐正柏有些無奈:"你非要這麼說,我能怎麼辦呢?你這分明就是在誆我了,那個時候,你們辰陽集團已經打算開除她了,不是嗎?她好不容易得到的大賽名額,已經折騰沒了,所以,她才向我示好啊!"

"那你怎麼會在哪個房間?你可別告訴我,是陶錦繡把你騙過去的!"水天芸有些無語,她倒是想看看,唐正柏能編出個什麼故事來。

唐正柏一臉無辜:"她說你在那個房間,找我有事,我以為你們……關係挺好的,所以就過去了,之後的事情,你也知道!"

"可是,我看你們那天的關係很親昵,完全不像是認識一兩天了!"水天芸平靜的開口。

唐正柏點點頭:"我們認識的確挺久的,她沒告訴你嗎?她母親生病,就是我幫她的,所以這次,她再次來勾引我,就是想讓我幫她,你明白嗎?之前幫她母親,我是於心不忍,但是我可沒碰她,這次她可能以為,以身相許,我就能答應她的條件了!"

水天芸有些迷糊了,這樣說起來,似乎也說得通。

可是,陶錦繡真的是那種為了名利,不擇手段的人嗎?

她看著面前的唐正柏,說不清楚心裡是什麼滋味:"那你答應她了嗎?"

唐正柏似乎也有些苦惱:"我也不知道,要不要答應她,雖然她的行為不端,但是,她有時候……真的挺可憐的!"

水天芸聽到這話,眸子閃了閃,明顯很不想繼續討論了:"你的話,那天的事情,你的解釋,我都明白了,如果沒什麼事,我先走了!"

"那你相信我嗎?"唐正柏快速的開口。

水天芸看了他一眼:"我信不信,不重要!"

唐正柏挑眉:"那你這麼說,還是不相信我啊!"

水天芸挑眉:"我信你,有那麼重要嗎?"

唐正柏苦笑:"我專程喊你過來,你覺得是不重要,才喊你的嗎?"

水天芸盯著他看了幾眼:"說實話,唐正柏,我之前挺相信你的,可是,我個人覺得信不信你,不重要,如果你自己問心無愧,那就沒有什麼需要跟我解釋的!"

唐正柏皺眉:"我是把你當朋友的,我覺得朋友之間,如果有誤會的話,應該解釋清楚才好!"

水天芸站起來:"行了,現在你也解釋完了,我可以走了嗎?"

唐正柏無奈的搖了搖頭:"好吧,我看出來了,你是不打算相信我,算了,以後有機會再說吧,你去轉吧!"

水天芸點了點頭,快速的轉身向著遠處走去。

唐正柏盯著她的背影,笑了笑,眼底的深意頗濃。

水天芸一走,陶錦繡就走過來,在他面前坐下來,沉沉的開口:"看傻眼了?"

唐正柏嗤笑了一聲:"跟你有關係嗎?"

陶錦繡挑眉:"的確跟我沒關係,我就是隨便問問,你不想說也沒關係,我也不是非要讓你跟我說什麼!"

陶錦繡說著,隨意的喝了一口紅酒。

唐正柏盯著她,心裡有些不舒服:"你剛才去哪裡了?"

陶錦繡愣了兩秒,突然看著他,粲然一笑:"我跟男人去調情了,你信嗎?"

唐正柏的臉色難看:"你是我的女伴,你別忘了自己的身份,陶錦繡!"

陶錦繡無所謂的聳聳肩:"那你還是我的男伴呢,我也沒看見你有什麼自覺啊!"

"你跟我能比嗎?"唐正柏的語氣不屑。

陶錦繡盯著他看了兩眼:"水天芸知道你這幅德行嗎?"

唐正柏一窒,俊臉冷下來:"陶錦繡,你能跟我好好說話嗎?這段時間,我哪裡對不起你了,你看看你什麼態度?"

陶錦繡不以為然:"我什麼態度?我感覺挺好的啊,我對你說話,畢恭畢敬,你覺得我那句話說錯了,可以指出來的,我記得我說過,你說什麼,我完全可以配合的!"

唐正柏眸子冷的滲人:"陶錦繡,你別忘了,我能給你雅斯特服裝大賽的機會,就能取消!"

陶錦繡笑了:"難道不是為了讓水天芸知道,我是勾引你,你見我可憐,才給我一個機會的嗎?"

唐正柏臉色微變:"我剛才跟她的談話,你都聽到了!"

陶錦繡笑了一聲,懶懶的靠在沙發上:"不然呢,我又不是聾子!"

"你偷聽我們談話?"唐正柏的臉色鐵青。

陶錦繡正色解釋:"不不不,你想多了,我是光明正大的聽,偷聽,你高估自己了!"

唐正柏陰晴不定的看著陶錦繡:"就算是你聽到了我們的談話內容,那又如何,你本來就應該看清楚你在我這裡的身份位置,而不是妄想異想天開!"

陶錦繡的臉微冷:"你想多了,我不可能對你異想天開,我已經不再奢望你對我能有多好了,你救我母親,給我參加雅斯特服裝大賽的機會,都是可憐我,不是嗎?"

唐正柏聽著陶錦繡這麼說,心裡不是滋味:"你應該明白的,這只是我對水天芸的說辭!"

"不管你對她什麼說辭,你喜歡她總不是假的吧,不然的話,你也不會費盡心機,給她解釋這麼多,對嗎?"陶錦繡眼睛泛著冷意。

她一次一次的告訴自己,放棄這個男人,可是,每次提到這些事情,她的心臟,還是會微微泛疼,真的很難受。

只是,她不能讓他看見,因為他知道看到,就會讓自己離開,甚至放棄自己這顆棋子。

所以,她也只能外強中乾的撐著,卑微的愛著。

唐正柏聽到陶錦繡的話,沒有再反駁,只是冷冷的開口:"我的事情,不用你管,我能讓你參加雅斯特服裝大賽,已經是對你最大的仁慈了,我跟水天芸解釋什麼,你就算是聽到了,看到了,我也希望你能安靜的做個啞巴!"

唐正柏說完,快速的起身離開,向著別處走去。

看著唐正柏的背影,陶錦繡自嘲的笑了笑。

她臉上的表情有些詭異,愛情這東西,可真是讓人作弄人。

她那麼喜歡唐正柏,唐正柏卻喜歡水天芸,何姍姍喜歡歐陽辰,歐陽辰卻也喜歡水天芸,說起來,水天芸這樣的人,才是真正的人生贏家吧!

不知道上帝在造人的時候,為什麼會有她們這樣的人出現,她想愛,卻那麼卑微,有時候,她甚至都不知道,自己到底做錯了什麼。

看著唐正柏,只有他不在的時候,自己的眼淚才會不自覺濕潤。

在他面前,自己不敢露出一點點脆弱,否則,他肯定會放棄她的,她心裡最是清楚。

那邊,唐正柏起來,覺得有些無聊,就追著水天芸那邊走去。

他其實也沒什麼事情,只是陶錦繡每次說話,都會讓他更加難受,心裡那種煩躁的感覺,簡直揮之不去。

他其實也不想跟陶錦繡這樣的,畢竟,陶錦繡也是個有才華的服裝設計師,不僅如此,她還能為自己所用。

雖然之前,她說陶錦繡沒有價值了,但是,只有他自己心裡清楚,他現在能相信的人,其實並不多,陶錦繡就是其中一個。

可是,陶錦繡看似好好跟自己說話,實際句句都要刺自己,這讓他心裡煩躁的不行。

他不知不覺,就走到水天芸附近了。

這時,他突然看見,一個女孩,得意的勾唇,站在香檳塔後面,行為有些鬼鬼祟祟。

而水天芸,正背對著香檳塔,目光看向晚宴大廳的一處。

唐正柏順著她的目光看過去,一眼就看到了目光的終點,歐陽辰站在那裡,正在跟一個女孩說話。

那個女孩年紀跟水天芸也差不多大,盯著歐陽辰,笑的格外開心。

水天芸的臉色似乎有些不好看,這一切落在唐正柏眼裡,讓他忍不住皺眉。

唐正柏想了想,正想上前找水天芸,轉移她的目光,讓她別為歐陽辰傷神。

結果,他就看到香檳塔後面那個女孩,直接伸手一推,香檳塔直接向著水天芸的身上砸下去。

唐正柏從來都不知道,自己會有那麼快的速度。

千鈞一髮,他直接衝過去,將水天芸抱在懷裡,擋住了砸下來的香檳塔,香檳全都砸在他的身上。

唐正柏的俊臉緊繃,水天芸臉色有些發白。

香檳塔砸完,她趕緊掙開唐正柏的懷抱,緊張的看著他:"你沒事吧?"

唐正柏笑著搖搖頭:"沒事,我換身衣服就好了,你們女孩子,淋的濕漉漉的不好!"

水天芸絲毫沒有因為他這話神情鬆懈:"那你有沒有砸傷?"

唐正柏看水天芸這麼擔心他,笑的溫柔:"也沒有,你別擔心,我真的沒事!"

水天芸的目光看向香檳塔后的女孩子,臉色鐵青:"你為什麼要推香檳塔?"

如果砸到她的話,她或許還會問問,現在還禍及他人,她絕對不能讓這件事,就這麼算了。 戰場上,變了!

昆吾費仁的聯合,直接殺入其他戰團1

本身一對一,而今變成了三對一!

很快,重創垂死的邵凡被解救出來,他的對手被昆吾一刀斬殺!

隨即三人聯手,逐步朝周圍戰團推進,哪裡支持不住,朝哪裡推進,所到之處,四人聯手圍殺一人,可想而知。

戰鬥立刻就能發生逆轉!

尤其是,最強的唐雯劉琪二人這個時候終於解脫出來了!

她們二人,能以地仙境後期搏殺普通天仙境,可見二人的實力,她們的對手都是帝尊後裔或者帝子!

而今,都被殺了!

儘管其中出現一些波折,傷勢不輕,但她們贏了。

她們的殺傷力,毋庸置疑!

最強!

頓時,周圍地仙境戰團徹底發生了變化。

幾大強族的天驕們遇到了大危機!

「廢物,這都殺不了他們?」一位仙王境強者已然忍不住大罵了。

一開始,他們佔據了極大的優勢,除了最強的劉琪唐她們那邊,其他都極好,按照他們的設想,一旦其他人斬殺了對手,便能投入到唐雯劉琪那邊的戰團中,逐一斬殺。

哪怕是二人再強,也不行。

但是,開局后就不按照他們的設想走了。

幾域幾族天驕是壓制了對手,但愣是殺不死這群人!

反而被這群人反殺了!!!!

而今,隨著唐雯劉琪他們的脫身,剩下這些地仙境天驕們都麻煩了,陷入了極其危險之地,甚至是絕地!

「這群人太強了,戰意太濃了!」一位還算平靜的天仙境高手怒聲說了一聲。

超乎想象。

「他們不死,終將都是大患!」

天庭一方,很多人都真的笑了,哪怕是東帝這一刻也是如此。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