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少一個是怕她驕傲!

老人家多數就是這樣。

想要某樣東西,卻又覺得太貴,平時捨不得買。

子女給他買過來,還是覺得太貴,捨不得用。

可要是別人白送,那用著就舒坦了。

陳墨就是那個「別人」。

張凝雪就是借著陳墨,把那些父母想要,卻又不捨得買的東西,都送出去。

「東西拿好了,都記得應該給誰吧?」張凝雪問道。

「記得。」陳墨這點記憶力還是有的。東西雖然又多又雜,但他都記下來了。

「那就進去吧!」

張凝雪推開門,率先走了進去。

別墅很大,但並沒有顯得空寂,反而有熱烈的孩童嬉鬧聲。

「姑姑!」有個十歲左右,虎頭虎腦的孩子見到張凝雪,頓時驚喜地跑了過來。

「小虎,你爺爺在家嗎?」張凝雪笑著問道。

「不在,他和二爺去釣魚了。」小虎笑嘻嘻地看著陳墨,問道:「叔叔,你是我姑姑的男朋友嗎?」

「我是……」

陳墨剛說完,就察覺到腰間一痛,低頭一看,張凝雪竟然拿著一柄手指長短的小刀,正抵在他的腰腹處,一幅「說錯話就捅死你」的架勢。

要不要這麼暴力啊!

陳墨只好改口道:「我是你姑姑的同事。」

小虎雖然有些小失望,但還是很有禮貌的道:「叔叔好。」

「真乖!」陳墨騰出手,摸了摸小虎的腦袋,然後道:「我聽你姑姑說,你已經上四年級了,想要一台筆記本電腦,做英語聽力是吧?叔叔今天就送你一台。」

說罷,陳墨就把手裡的筆記本電腦,遞給了小虎。

「叔叔,筆記本電腦好貴的,你真送我嗎?」小虎有些不敢收。

「真的送你。」陳墨笑道。

「小虎收下吧,這個叔叔很有錢,你甭跟他客氣。」張凝雪把筆記本電腦塞進小虎手裡,又拿出一袋糖果,道:「你把糖果分給小夥伴們,電腦回家再拆,別弄壞了。」

「好嘞!謝謝姑姑,謝謝叔叔。」小虎高高興興地跑開,去給小夥伴分糖果去了。

「小虎很可愛,也很禮貌,長大后肯定是個好孩子。」陳墨忍不住讚歎。這年頭,禮貌又懂事的孩子,可少見了。

多數孩子熊得一批。

「那是當然。」張凝雪笑著說道。

「話說回來,出來探親,你怎麼還帶刀,多危險啊!」陳墨看著張凝雪握在手心裡的小刀,有些心有餘悸。

「主要是有人不聽話,不挨刀子不長記性。」張凝雪哼道。

「咱倆這樣大搖大擺地過來,瞎子都能看出咱們的關係,你這不是把人當傻子嗎?」陳墨道。

「那不一樣。」

張凝雪搖頭道:「看破不說破,以後不跟你一起來,也用不著去解釋什麼。要是說破了,反而麻煩。」

陳墨急眼道:「什麼意思?你還打算跟其他男人過來?」

張凝雪翻了翻白眼,「我的意思是說,我們本來就不是情侶,與其假裝情侶,不如實話實說是同事關係,這樣他們也不會過問太多。」

陳墨只能道:「好吧。」

兩人進了裡屋。

一個五十歲左右,穿著樸素的婦人走了出來。

「凝雪,你來啦!」

婦人剛說完,就見張凝雪旁邊還站著個西裝筆挺,年輕帥氣的小夥子,不由得道:「你是?」

「伯母您好,我是凝雪的同事,和她一起來看望您。」陳墨連忙把準備好的禮品拿出來,說道:「我給您買了一些營養品,給伯父帶了一些煙茶酒,一點小心意。」

「好好好,小夥子,人長得挺精神,你叫什麼名字?」婦人眼眸含淚,都快哭出來了。

自家這個女兒,二十好幾了都還沒交過男朋友,可把她給愁死了。

現在終於帶男孩子回家了,而且還是個彬彬有禮,長相英俊的帥氣小伙,她能不激動么!

「我叫陳墨。」陳墨本來還想加一句「耳東陳,墨水的墨」,可想想還是作罷。畢竟這樣說,顯得別人好像不識字似的。

「陳墨,好名字。那你今年多大了?家裡有幾口人啊?」張母拉著陳墨的手,一連串的問道。

「我今年二十三歲,家裡有三口人。我父母早逝,從小是由兩個叔叔養大的。」陳墨半真半假地回答。

每次假扮男友,他都要謊報歲數。

畢竟,論年紀的話,他還是太小了。

雖然他長得老成。

「哦,抱歉啊!阿姨不會說話,你別見怪。」張母歉然道。

「不礙事不礙事。」陳墨忙道。

「那你先坐著,我把凝雪她爹叫過來。」張母說完,就快步走出門了。

「你看,伯母明顯是把我當成女婿了,你還讓我自稱同事?」陳墨坐下來,對一旁的張凝雪說道。

「同事就是同事!」張凝雪態度堅決。 張父很快就過來了。

界之陵 一進門,他就直勾勾地往陳墨身上瞧,那眼神,別提有多凌厲了。

看得陳墨渾身不自在。

好一會兒,張父才道:「小伙兒,你跟我家雪兒……」

陳墨道:「我跟凝雪是同事。」

張父的臉沉了下來,聲音平靜地道:「同事?」

陳墨看向張凝雪。

張凝雪低著頭,顯然也被父親的威壓給鎮住了。

陳墨想了想,還是道:「其實,我跟凝雪互相有好感,就是還沒確定關係。」

張凝雪狠狠地踩了陳墨一腳。

張父卻是緩和了臉色,看著陳墨說道:「那你可要好好努力了,我這女兒可不是個好惹的主兒,想拿下她沒那麼容易。」

張凝雪忍不住道:「爸,你胡說什麼呢!」

「哈哈。」張父笑了笑,對張母說道:「蘭花,去鎮上買幾斤羊肉,再殺兩隻雞,中午吃頓好的。」

「好嘞!」張母笑吟吟地看了陳墨幾眼,然後心情大好地出門了。

「伯父,這是我給您帶的煙茶酒,您看看喜不喜歡。」陳墨知道這個老岳丈不太好搞,索性主動出擊。

「嗯,不錯,那我可就不跟你客氣了。」張父摸著那瓶茅台酒,愛不釋手,「對了陳墨,你喝酒嗎?」

「我偶爾喝一點,酒量不是很好。」陳墨謙虛地道。老岳丈好酒,他就是不喝,也要陪著喝啊!

「沒關係,不會喝就少喝點。男人怎麼能不喝酒!」張父拍了拍陳墨的肩膀,站起身道:「我去殺魚,你跟雪兒先聊著吧!」

「伯父需要我幫手嗎?」陳墨毛遂自薦道:「我會殺魚的。」

「不用,我自個兒來就成。」張父揮揮手,提著釣來的魚,出去院子宰殺了。

陳墨百無聊賴地喝著茶,卻發現張凝雪盯著他的目光有絲絲殺氣,頓時道:「又怎麼了?」

張凝雪道:「誰跟你互有好感了?」

「你爸氣場太強,眼神太殺,我要堅持咱倆是同事的話,他非得跟我生氣。」陳墨頓了頓,又道:「再說了,自家人就不需要遮遮掩掩了,是不是同事關係,你爸你媽能看不出來么!」

「我話先跟你說在前頭,這次只是假扮情侶,你可別當真,就是想當真也沒門。」張凝雪警告道。

「行行行,你胸大你說了算。」

陳墨這話,又惹得張凝雪拔出了隨身小刀。

兩人鬥嘴了一會兒,門外來人了。

不是張父,也不是張母,而是一個約莫十八歲,身材高挑,打扮得有些成熟,還畫著淡妝的漂亮女孩。

「姑姑,你好久沒來啦!」女孩見到張凝雪,顯得非常高興。

「上周比較忙,所以沒過來。」張凝雪踢了陳墨一腳。陳墨立馬就明白,想來這就張凝雪的侄女了。

他拿出準備好的蘋果手機,笑呵呵地遞過去道:「你就是小雨吧,聽你姑姑說你想要個蘋果手機很久了,我今天過來就買了一部,希望你會喜歡。」

「你是?」張小雨沒去接,而是道。

「我是你姑姑的同事。」陳墨笑著說道。

「同事?」張小雨都十八歲了,哪裡有小虎這麼好糊弄,表情狐疑。

「好吧,我說實話。你姑姑她還沒跟我確定關係,也就是說,我還在考核期。」陳墨只能這麼說道。

「小雨,把手機收下吧!」張凝雪拿過手機,遞到了張小雨手裡,說道:「這是我讓他買的。」

張小雨接過手機,在張凝雪臉上看看,又在陳墨臉上看看,好一會兒才道:「難道說,你們是假裝男女朋友?」

張凝雪早就知道自己這個侄女很聰明,但也沒想到會被直接拆穿。

不過姜還是老的辣。

張凝雪面色不變,笑著說道:「你怎麼會有這麼荒誕的想法。我跟他其實已經相處過一陣子了,只是這廝有點兒小缺點,我讓他把那些小缺點改了,再正式和他交往。」

陳墨訕笑道:「是啊是啊!」

張小雨雖然還是有點兒懷疑,但也沒有多想。

好不容易打發完了張小雨,張凝雪這才鬆了口氣,「我這個侄女有點兒妖孽,壓根就不像十八歲的小姑娘。你在她面前可要當心點,千萬別露餡了。」

「這有什麼好露餡的,連你的三圍我知道的一清二楚。」

這話陳墨當然不會就這麼說出來。

「知道了。」陳墨應道。

很快,張父和張母就張羅著吃飯了。

張小雨和張小虎也過來。

張父把那瓶茅台給開了,對陳墨說道:「今天我們爺倆喝幾杯。」

陳墨點點頭,「好。」

張凝雪拿出手機,給陳墨發了條微信。

陳墨拿出來一看,張凝雪發給他的,赫然是:「我爸是個不服輸的人,你喝兩杯就得給我倒,免得他丟了面子,喝多了酒。」

「OK!」

陳墨回了個手勢。

這一瓶茅台要好幾千塊,他也不想喝太多,省得浪費了。

飯局開始了。

張父和陳墨也開始喝酒。

陳墨不多不少,喝了兩杯酒之後,就滿臉通紅,不勝酒力地倒下了。

「這小子酒量不錯,再喝下去,我都喝不過他了。」張父打了個酒嗝,也是滿臉通紅。

「人家小陳來家裡,還沒吃上幾口飯菜呢,你就給人家灌酒,可別把人家給嚇跑了。」張母埋汰張父道。

「說什麼呢,我跟他八字還沒一撇呢!」張凝雪臉紅紅的道。

這廝可沒有睡覺,只是在裝醉而已。飯桌上說什麼,他可都是能夠聽到的。

「八字還沒一撇你會把人家帶回家裡來?」張母笑著說道:「凝雪,你是我養大的,我還不了解你?要是你對人家小陳真的沒感情,怎麼可能會把人家帶到家裡來?要知道,當年我逼著你跟隔壁村的二牛相親,都快跳井了,你也不肯去呢!」

「媽,你說這些陳年往事幹什麼!那個二牛我壓根就沒見過,你可別給我亂說。」張凝雪看了趴著的陳墨一眼,連忙解釋道。

「可不是么,我就想讓你們見一面,成不成都沒關係,你個死心眼的,偏偏不去。」張母笑了笑,看著陳墨說道:「不過現在好了,這小陳確實不錯,也和你一樣是公務員,鐵飯碗,就是孩子只能生二胎,太少了。」 張凝雪真的扛不住了。

這說的是哪跟哪,怎麼就生孩子了呢!

「不跟你說了,我帶他回房間休息去。」張凝雪扶著陳墨,趕緊離開了飯桌,免得被老媽嘮叨。

再這樣嘮下去,孩子都嘮出來了。

扶著陳墨來到自己房間,張凝雪直接把他丟到了床上,說道:「行了別演了。」

陳墨從床上翻坐起來,臉上的潤紅色迅速褪去,眼眸也沒有了迷濛之色,整個人精神奕奕,哪裡有半點醉酒的樣子。

「我早就跟你說,假扮同事什麼的行不通,你偏偏讓我說假話。現在看到了吧,還不是得說成是情侶。伯母還覺得咱倆只能生二胎,太少了。」陳墨笑呵呵地說道。

「她的話你聽聽就好了。」張凝雪哼道。

「可你不想要孩子嗎?」陳墨問道。

「現在工作那麼忙,要什麼孩子,而且武者的體魄強悍,普通人三十多歲就已經算是高齡產婦了,武者即便到四十歲,也不會晚。」張凝雪說道。

陳墨聽得汗顏,「敢情你打算四十歲再生孩子啊!」

「反正現在不想。」張凝雪瞥了陳墨一眼,說道:「再說了,我連婚都沒結,生什麼孩子。」

陳墨嘟囔道:「總會有辦法的。」

張凝雪道:「你說什麼?」

陳墨忙道:「沒什麼。」

「行了,你在這裡休息吧,我出去了。」張凝雪拉開房門出去了。

陳墨百無聊賴,打開了張凝雪的電腦,找了個電影看了起來。

當然,在找電影之前,他也是忍不住翻看了張凝雪電腦上的各種文檔,看看這女人平時上網都在幹什麼。

但張凝雪的電腦幹凈得很,除了保存的幾個美妝視頻之外,並沒有其他東西。

所以陳墨也就只能看看電影了。

陳墨重溫了一下復仇者聯盟3。

等看完之後,張凝雪也回來了。

見到陳墨坐在電腦前,張凝雪有些無語的道:「怎麼?想查查我電腦有沒有什麼不幹凈的東西,還是單純地想要窺探我的隱私?」

「哪有,就是打開看了一下電影而已。」陳墨指了指屏幕。他倒是想窺探張凝雪的隱私,但她電腦里壓根就沒有什麼隱私啊!

「這麼久,酒也該醒了,起來吧,我們去鎮上逛一逛。」張凝雪叫道。

「好嘞!」陳墨站起身。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