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這些人能避免當避免。

沈母拜託她,是覺得她年齡和沈瑤差不了幾歲。接觸的圈子自是差不多的,若是知道哪家青年才俊,能緊接著沈瑤介紹就好了。

「阿瑤,你心裡有沒有中意的人選?有的話,我就跟阿姨說。免得家裡人,為了你的事情操心了。」

葉簡汐調侃。

沈瑤再怎麼大膽,也不過是十八歲的小姑娘。

被她這麼直白的一說,臊的滿臉通紅,跺著腳,道:「簡汐姐,你怎麼這麼壞?我不跟你說話了!」

葉簡汐看她這樣,嘴角的笑容更深。

難怪慕洛琛喜歡調侃她,她調侃沈瑤也覺得有意思。

嗯……

下次自己一定要忍住,不讓慕洛琛得逞。

葉簡汐暗暗地在心裡說道。

走上前,握住沈瑤的肩膀,把背對著自己的沈瑤,掰過來,說:「好啦,我不是為了你好嗎?難道你想盲婚啞嫁,嫁個自己不喜歡的老公?」

沈瑤扯了扯嘴角,說:「簡汐姐,麻煩你說為我好的時候,笑的能別那麼不懷好意嗎?」

葉簡汐斂了笑容。

沈瑤這才順了心氣,說:「我要嫁的老公,我自己會挑選,你們都別瞎操心了。」

王者榮耀:陸神有禮了 「呦~我們家阿瑤還挺有主見的。」

葉簡汐故作驚訝。

沈瑤知道她又在調侃自己,哼了聲,說:「那是當然。現在又不是封建社會了,我可不想依著老祖宗那套規矩來。洛琛哥跟簡汐姐不也是自由戀愛嗎?我也要自由戀愛!」

葉簡汐想說,自己跟洛琛可不是自由戀愛。

可話到嘴邊,又咽了回去。

她總不能跟沈瑤說,她跟慕洛琛是奉子成婚吧?不過現在想想,自己當初跟慕洛琛在一起,總有種被他騙婚的感覺。

葉簡汐心虛的眨了眨眼睛,說:「好,你說什麼就是什麼,咱們先去前廳。」

「嗯。」

********

王家。

裳於雲帶著裳於悅回到家裡,就讓傭人把裳於悅關進了房間里,看著她,提防她想不開再自殺。

裳於悅把房間里能砸的東西都砸壞了。

趴在床上,嗚咽著哭泣。

裳於雲等著她哭的沒力氣了,這才推開門走進去。

聽到開門的聲音,裳於悅看到姐姐進來了,拉著被子蒙住了腦袋。

擺明了是不想理會她。

裳於雲走到床邊,坐下,幽幽的嘆了聲氣,道:「阿悅,看來是我平常把你慣壞了,才讓你這麼單純。你也不想想,慕洛琛對你做的事情,你有證據嗎?就跑到別人家門口鬧。這事情若是被別人知道了,你讓別人怎麼看待你?又怎麼看待裳於家其他的女孩子?」

「其他人暫且不說,就是家裡那些未婚嫁的女孩,被你連累的嫁不到好人家,家裡人能放過你?你再怎麼樣,還是裳於家的人。他們有的是辦法整治你,我再怎麼想護住你,也不可能二十四小時陪在你身邊。萬一你出事……你讓我怎麼面對九泉下的父母?」

「阿悅,我打你是為了你好,不關心你的人,誰會來管你?你自己想想,這件事你做的對不對?」

裳於雲話說到這,沉默了下來。

她等著阿悅想明白。自己把話說的那麼清楚,如果阿悅還認識不到錯誤,那她也不會再任由她胡鬧。

否則,早晚有一天,她會護不住阿悅。

裳於雲等了半晌,被子里終於傳出來悉悉索索的聲音。

裳於悅從被子里露出滿臉淚痕的面容:「阿姐,我只是氣不過我,嗚嗚……你看我現在這樣子,他們都笑話我,說是我的報應……我知道你是為了我好……我說你,只是生氣……」

裳於雲見她哭的傷心,眼圈不由得泛紅。

她父母去的早,從小跟阿悅一起相依為命。

來生續我們未完的緣 說阿悅是她妹妹,倒不如說是女兒。看阿悅受委屈,她比自己受委屈都難過。

裳於雲拿手帕,一點點的擦去裳於悅臉上的淚痕,道:「姐姐知道你難過。可難過之後,你要得教訓,否則下一次你還會被人欺負的那麼慘。你記住,要教訓一個人,無論私底下能使出多陰毒的手段,都不能抬到明面上來,更不能讓人抓住把柄,只有這樣,他們才能拿你沒辦法。」

「像今天,你跑去別人門口辱罵,不是上趕著給人把柄嗎?你要對付她,要報復回去,可以私底下來,讓他拿不到半點把柄。帝都那麼大,他慕家多的是敵人,出個意外,誰能說是你做的?」

美味新妻:老公寵上癮 裳於雲循循善誘。

裳於悅漸漸的止住了哭,握住她的手,半是彆扭半是撒嬌道:「阿姐,我知道錯了。」

「你呀,總算肯說出一句,自己錯了。你再不肯說,我就準備把你送到美利堅,省的你在國內凈給我惹禍!」

裳於雲笑著,淚卻落下來。

裳於悅從床上爬起來,擦去她臉上的淚水,抱住她,說:「阿姐,你可不能把我送走,我就你一個親人了。你把我送到那陌生的地方,我活都不活不了啦!」

「好,只要你乖乖的,我絕不會把你送出去。」

得了姐姐的保證,裳於悅又問:「阿姐,那你想到辦法,怎麼對付葉簡汐了嗎?」

「辦法,當然有。」

裳於雲眼神陰沉的湊到裳於悅耳邊,低聲說了幾句話。

裳於悅眼前一亮,啵的下親了親她,「阿姐,我就知道,你最聰明了!」

「好了,好了,小祖宗,你就別奉承我了。看你眼睛哭的都跟核桃似的,還不趕快洗把臉?不然明天,你想頂著這紅腫的眼睛,去沈家?」

裳於悅聞言,利索的從床上跳下里,蹬蹬的往洗漱間里跑。

*********

晚上,沈家其他人都回了沈家老宅。

葉簡汐總算見到了沈家大伯和沈家二伯家的兩雙兒女,他們中最年輕的也有三十五。

和他們沒什麼共同話題。葉簡汐和他們客套的聊了一會兒,就被沈瑤拉走了。

因著明天是沈瑤的成人禮,需要好好休息,應對明天的晚宴。是以,晚餐過後沒多久,沈老太太就讓大家散了。

葉簡汐記著傍晚被慕洛琛調侃的事情,不肯跟著慕洛琛回卧室。

和沈瑤在客廳里,磨蹭了一會兒,這才回去。

可誰知到卧室,剛推開門,一道身影就閃到了演跟前,她被嚇了一跳。還沒反應過來,便被摟著,壓到了牆上。

抬眸看到慕洛琛帶著危險氣息的笑容。

葉簡汐道:「你幹嘛?」

「你。」

慕洛琛吐出一個字。

葉簡汐開始還沒明白是什麼意思,等回味過來,才知道這對話里的深意。

抬手就朝慕洛琛那張笑臉上,揍了過去。

但手在半空就被截住了。

慕洛琛將她的雙手扣在了頭兩側,俯首下來,討好而曖昧的說:「汐汐,別生我的氣了。傍晚是我不對,今晚補償你好不好?」

葉簡汐張嘴欲說:誰要你補償?

可剛好給了慕洛琛這個機會,口腔瞬間被他佔領了,話也被堵了回去。

被吻得迷迷糊糊中,葉簡汐想,慕洛琛這幾天是怎麼了?

跟發了情似的……

不過沒等她想到答案,便被他的動作,弄得沒辦法思考。

*******

第二天,沈瑤的成人禮終於開辦。

葉簡汐本來想著要見到天佑和天寶,準備早起來,可奈何被折騰了一晚上,想起來也起來不成。

等被自己定的三個鬧鐘吵醒,葉簡汐睜開惺忪的睡顏,看到已經穿戴整齊,一臉神清氣爽的慕洛琛。

葉簡汐格外想把鬧鐘砸到他臉上。

最終忍了忍,扶著快要斷掉的腰,沖床上爬起來。

慕洛琛討好的走到她身邊,說:「我幫你揉揉。」

葉簡汐想讓他滾蛋。

可慕洛琛下手,力道不輕不重,揉捏的也恰到好處。

葉簡舒服的差點低吟出來,不捨得讓他放開手,便在在心裡默默地告訴自己,大人不計小人過。

這次就饒了他。

趴在床上,享受他的按摩。

可按摩著按摩著……

就變了味道。

葉簡汐從自己的衣服下,把慕洛琛的手拿出來,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慕洛琛,你能不能老實點?」 第1079章私情

被她說了一句,慕洛琛總算老實了一些。

葉簡汐不敢再叫他按摩,換了衣服后,便出了卧室。

到了沈家前廳,沈家上下都忙碌著迎客,偌大的客廳里來來往往不少人,具是達官顯貴、社會名流。

葉簡汐認的一些人,同他們打招呼。沈老太太忙裡抽空,又給她介紹了一些沈家相熟的人。葉簡汐一一的記下,邊跟著沈老太太走,邊在人群里找天佑、天寶的身影。

可找來找去,都沒能找到。

葉簡汐正在心焦,慕洛琛不知從哪裡出來,輕輕的握住她的手,對沈老太太說,「沈奶奶,麻煩你了。我帶簡汐去別的地方,您忙您的。」

沈老太太點頭,和沈家的幾位太太,繼續招呼客人。

葉簡汐被慕洛琛拉到沈家的院子里,這裡較之裡面,稍顯安靜了一些,可也是人來人往的。

葉簡汐壓低了聲音,問:「不是說,天佑、天寶會過來嗎?這都快十一點了,怎麼還沒過來?是不是王家的人得到消息,不肯把他們帶出來了?」

「別那麼著急,我得到消息,說是王東擎因為一些事情耽擱了。待及笄禮結束,他才會出現。」

慕洛琛剛得到消息,怕她等的心急,立刻趕過來告訴她。

葉簡汐聞言,放心的同時又覺得失落。

她都一個月多沒見到他們兩個了,之前一直忙著如意的事情,顧不得想他們;現在臨近見面了,覺得每分每秒都那麼煎熬,恨不得時間如白駒過隙那般飛快度過。

「我知道了。」

葉簡汐剛說了句話,遠處負責通告來賓的傭人,忽然揚聲喊道:「王先生和王太太到。」

葉簡汐餘下的話在嘴邊轉了一圈,又咽了回去。

因為那來的王先生和王太太,不是別人,正是王毅山和裳於雲。沈家出於不得罪人的心態,當初給王家每個人都發了請帖。至於他們來不來,沈家是沒指望全部都來,尤其是王毅山,平日里和沈家沒甚交情,來的幾率比王家其他人小多了。

加之,昨天裳於悅來沈家大鬧了一場,所有人幾乎都認定了裳於雲和王毅山不會出面。

可沒想到,他們竟然出乎意料的來了!

還帶來了裳於悅!

葉簡汐驚訝的盯著三人看了一會兒,又仰頭看著慕洛琛,詢問他是怎麼回事。

慕洛琛面無表情的搖了搖頭,特不知道裳於家的人怎麼忽然就跑了過來,不過這個時候來,顯然是黃鼠狼給雞,百安好心。

慕洛琛道:「來者不善,我會讓人盯著他們。」

除了這樣,別無他法。他們打著道賀的名頭,總不能當著半個京城的名流人士,把他們轟出去。那麼做反倒落了下乘,讓王毅山捉到把柄。

葉簡汐憂心忡忡的握緊了慕洛琛的手。

而那廂,王毅山、裳於雲和裳於悅三人進了王家的院子,私底下不少人都議論了起來。

雖說王毅山壓下了裳於悅的事情,可帝都就這麼大,各家都有自己的消息渠道,豈能不知曉?礙於王毅山的權勢,沒人敢當著他們的面說什麼,但幾乎每個人都把目光不懷好意的集中在了,裳於悅戴著假髮的腦袋上。

裳於悅自然注意到了那些目光,這種感覺,像是把她渾身赤裸裸的扒開,呈現在眾人面前。

一向心高氣傲的她,自然惱怒萬分。可想到姐姐的吩咐,裳於悅還是維持臉上的神情不變。

裳於雲不經意的拍了拍裳於悅的胳膊,安慰她。

「阿姐,我沒事。」

裳於悅低聲道。

裳於雲聞言,微微的鬆了口氣。

走到中庭,裳於悅瞥到了站在路旁的慕洛琛和葉簡汐,胸口的那口惡氣瞬間膨脹了百倍,撐的胸腔幾乎爆炸。她雙眸充斥著恨意,直勾勾的盯著兩人,好一會兒才扭過僵硬的脖子,不再看向兩人。

裳於雲早看到了慕洛琛和葉簡汐,不過她沒告訴裳於悅。

因為她想看看阿悅的表現。

若阿悅無法忍氣吞聲,衝動的跑到葉簡汐跟前,找她的麻煩。

那就是沒把她的話聽進去。她不會再為這個妹妹費任何心思,直接把她送到外國,讓她吃幾年苦頭,什麼時候真正的明白自己錯了,什麼時候回來。

萬幸的是,阿悅雖然面露不悅。

但最終還是忍了下來。

裳於雲嘴角微微的翹起來,笑的風情萬種,道:「阿悅,我們進去吧。」

「嗯。」

裳於悅嘴角露出甜甜的笑容。

兩人的笑容,卻讓遠處看著的葉簡汐,蹙了眉頭。

**

一行三人進了沈家的客廳,裳於雲先是跟沈老太太打了聲招呼,沈老太太看到他們,面上露出一抹驚訝,但很快這抹驚訝就被掩了過去。

「沈老太太,這是我給瑤瑤妹妹準備的成人禮。」

裳於雲從傭人那裡拿過禮品盒,打開遞到沈老太太手上。

沈老太太一看到她手中的物件,便知價值不菲,客氣的推辭道:「怎敢讓王太太如此破費。」

「老太太,我送出去的禮物,可不好意思再收回來。老太太還是收下吧,就當我為了昨日的事情,賠禮道歉了。」裳於雲話說的滴水不漏。

一旁站著的裳於悅,也附和道:「沈奶奶,對不起,是我糊塗,做下那番錯事。你若是不收下這禮物,是不是不肯原諒我?那我讓你打罵一番,解開心頭的怨氣?」

她們把該說的話都說了,沈老太太再不收,落在別人眼裡,就是她小心眼了。

道歉也道得這番咄咄逼人,這裳於家兩姐妹當真是心胸狹隘。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