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薛梓桐在家裡著急的走來走去,怎麼辦?她要不要給曾佐凡打個電話,提醒他一下,或者問問他,說不定能解開自己心裡的疑惑。

說到底,她還是不能接受,曾佐凡是個壞人的事實。

她發現,自己已經對他動心了,怎麼辦?

想到這裡,薛梓桐的眸子定了定,不管怎麼樣,她還是要先問問曾佐凡,不能將這種莫須有的罪名,安在他身上。

想到這裡,薛梓桐快速的給曾佐凡打過去電話。

化工廠的破舊危樓。

韓蘇蘇被綁在一把椅子上,整個人看起來憔悴不已。

她才被抓來不到一天,感覺自己整個人都快廢了。

這裡的空氣質量太差了,這期間,曾佐凡來來回回出去了好幾趟。

只不過後來,他自己卻是帶著氧氣瓶進來的。

看來,他也很清楚,這裡的環境和空氣,根本不能長時間駐留。

她憤怒的看著面前的曾佐凡:"曾佐凡,你到底想幹什麼?我勸你最好趕緊放過我,不然我爸爸和我哥哥,是不可能放過你的!"

曾佐凡嘲諷的看了她一眼,吸了一口氧氣:"是啊,你爸爸是不會放過我的,可是,如果你消失了呢,而他又恰好找不到讓你消失的人,你覺得,他會怎麼做?"

曾佐凡看著韓蘇蘇的目光,就像是看著個傻子。

這樣的千金大小姐,什麼都不知道,還在這裡威脅他,以為他會受她的威脅嗎?

韓蘇蘇氣的雙眼通紅,卻不知道該說什麼。

除了威脅曾佐凡,她真的不知道,自己還能幹什麼。

這個時候,她才覺得,自己有多無力。

曾佐凡本來打算說點什麼,刺激一下韓蘇蘇的。

結果,在這個時候,他的手機響了。

曾佐凡一看是薛梓桐的來電。

他立馬從外面走出去,接通電話。

"喂,梓桐,怎麼這個時候給我打電話了,我晚一點就回來,你等著,我今晚好好給你做幾個菜!"曾佐凡說道。

薛梓桐的聲音聽起來有點空洞和茫然:"佐凡,你告訴我,你不是壞人,你不是薇薇口中的壞人,你沒有再六盤山上襲擊薇薇和蘇寒,也沒有再蘇寒身邊安插人,對不對?"

曾佐凡一聽到薛梓桐的話,眸子立馬眯起來:"梓桐,你在胡說什麼呢?這些話,你都是聽誰說的,你怎麼能不相信我呢!"

聽著曾佐凡質問的語氣,薛梓桐一下子沒忍住,直接哭了出來:"我沒有不相信你,可是,薇薇說的太篤定了,我都不敢確定,究竟什麼是真的,什麼是假的了!"

曾佐凡的深色,立馬冷了下來。

戚薇薇,戚薇薇能告訴薛梓桐這些,那麼,只有一個可能,那就是蘇寒已經知道,自己是來對付他的。

那麼,剛才高小芝那個電話……

想到這裡,曾佐凡心裡立馬暗叫一聲:不好,來的人極有可能是蘇寒,而不是什麼高小芝,他肯定是想先將自己抓住。

想到這裡,曾佐凡再也不敢拖拖拉拉的在這裡猶豫。

他迅速的開口:"梓桐,我這邊還有一些事情,我就不跟你多說了,我先掛了!"

曾佐凡說完,就迅速的掛了電話,向著外面走出去。

薛梓桐還著急的在電話另一頭喊曾佐凡的名字,可是,她喊了半天,才發現曾佐凡掛斷電話了。

薛梓桐的右眼一直在不停的跳,她總感覺,有什麼不好的事情要發生。

就在薛梓桐和曾佐凡通話的時候,蘇凜已經提前到了南溪大橋這邊的化工廠。

他站在危樓前面,神色有點冷厲。

這個曾佐凡,究竟是何方神聖,竟然潛伏在蘇寒身邊,他究竟想要幹什麼。

蘇凜站在樓前看了看,最後轉身走回車裡。

他還是在車裡監視,等著蘇寒,這樣不容易被發現。

誰知道,蘇凜剛剛上車,就看見一個人影從危樓里跑了出來。

對方的神色急急忙忙,好像背後有什麼怪物追趕著他一樣。

蘇凜一看就知道不對,他再仔細看了一眼,果然是那個曾佐凡,百葉為了讓他認出曾佐凡,還特意發了他的許多照片呢!

蘇凜認出了曾佐凡,他想都沒有想,直接一槍打過去。

曾佐凡似乎察覺到危險來臨,子彈破空的聲音,讓他的神經高度緊繃。

他身體閃躲了一下,但是,到底是沒有蘇寒那麼快的反應,以及敏捷的速度。

他的左胳膊上面挨了一槍。

曾佐凡來不及多想,趕緊上車。

蘇凜後面的兩槍,都打在了駕駛座的車門上,根本沒有打中曾佐凡。

曾佐凡痛苦的捂著胳膊,強忍著疼痛,發動車子。

他太清楚蘇凜的目的了,他這一槍,本來是打向自己心臟的。

只不過,幸虧他躲得及時。

曾佐凡的車子開出去時候,蘇凜的車子,緊跟著追過去。

蘇凜一邊開車,一邊給蘇寒打電話。

"哥,你們先別過南溪大橋了,曾佐凡剛才好像發現了什麼,神色慌亂的想要逃走,我就直接開槍了,只不過打中了他的左胳膊,他現在開車在前面,我正在追他,你們在橋那邊堵他,我們現在在橋上!"蘇凜快速的說道。

蘇寒點了點頭:"好的,那我們在橋這邊等著,你別把人跟丟了!"

蘇寒現在對曾佐凡憎惡至極,尤其是他找了一個人來,假冒戚小甜,這讓蘇寒根本無法忍受。

蘇凜點了點頭:"我先掛電話了,他正在朝我開槍!"

蘇凜說完,就掛了電話,蘇寒隱約還聽到了槍聲。

蘇凜看見子彈向著車子打過來,他的身體猛地一偏。

子彈打進了後背里,蘇凜安然無恙。

蘇凜沒想到,曾佐凡的胳膊都受傷了,他還能堅持開車,還能一邊開車一邊開槍。

蘇凜真是有點佩服這個男人了,他一看就是受過專業的訓練的,不然的話,不可能有這麼強大的意志,還有這般的能力。

蘇凜躲過子彈,他也不甘示弱,對著曾佐凡的車子打過去。

只不過,曾佐凡這次很小心,他一連多槍,都打空了。

曾佐凡一邊開車,一邊找人,來拖住蘇凜。

他在南希市,並沒有什麼勢力。

但是,母親顧念慈卻給他提供了一個電話,讓他需要動用勢力的時候,找這個人。

曾佐凡原本想著,自己最後將路家人一網打盡的時候,再撥打這個電話。

可是,他沒有想到,自己這麼早,就被蘇寒發現了。

為了保命,他也只能先找這個人了。

其實,曾佐凡找的這個人,名為田胖子,在南希市,小有勢力,有一個田虎幫,據說田胖子的大名,好像就叫田虎。

田胖子接到電話,很快就答應了曾佐凡的要求,打算找人來支援曾佐凡。

但是,他卻說,只能幫忙拖住蘇寒和蘇凜,卻不能接納曾佐凡來他們幫里。

因為他們也不想跟蘇寒蘇凜正面作對。

如果不是顧念慈以前救過他,他欠了顧念慈人情,他是不可能答應幫助曾佐凡的。

現在這種情況,能有人幫曾佐凡,他就據地,已經很不錯了。

曾佐凡趕緊說,自己不會去他們幫里,拖累他的,對方這才答應安排人過來。

曾佐凡剛掛了電話,車子駛下南溪大橋。

他一個沒注意,對面飛過來一個子彈。

直直的射進自己的右胳膊。

曾佐凡瞬間疼的面色慘白,他抬頭看了一眼,看見正前方,蘇寒開著車,副駕駛上,一個長相絕色的女子,拿著槍,笑嘻嘻的對著自己。

曾佐凡一眼就記住了對方的容貌。

君子報仇,十年不晚,這個女人和蘇凜的兩槍,他一定會加倍討回的! 浣衣局裡沒了楊八,大夥感覺天空都亮了不少,聞到了空氣中自由的味道,當然,對白千帆來說,這種自由遠遠不夠,畢竟出了浣衣局的門,外頭倒處都是門禁和哨崗,要神不知鬼不覺在偌大的宮裡找到墨容麟不是容易的事。

楊八走了,由李嬤嬤代管,她不打人,只訓人,雖然常常板著臉,但她對事不對人,只要把活干好了,其他的並不管束太多。

太子養在良妃的景秀宮不是秘密,一問就知道,可白千帆不知道景秀宮在哪?

有人告訴她,景秀宮離太后住的慈安宮不遠,瑞太后還是太妃的時侯,白千帆在她宮裡住過,大概知道位置,可那是璋合殿,現在瑞太后搬到了慈安宮,她怎麼找?

她每天趁吃飯的點,避過禁軍,四處閑逛,慢慢的,浣衣局附近的環境就熟了起來,她發現了一條捷徑可以通往御花園,沿著浣衣局的牆壁往東走,拐彎處有個狗洞,爬過去,走一段是個小樹林,順著山坡上去,從背面滑下去,繞過東五所的圍牆,那裡也有一個狗洞,鑽過去就是御花園了。

正值濃秋,御花園的花開得一派欣欣向榮,尤其是菊花,大的小的,五顏六色,散得到處都是。千日紅插在其中,象鶴立雞群,自帶傲氣。或白或粉的木芙蓉在枝頭綻放,丰姿艷麗。金茶花開得如火如荼,耀眼奪目。

有花便有美人,她去兩次,兩次都遇到了來遊園的宮妃們,第一次沒摸清環境,怕被發現,沒敢停留走了。

這一次,她找到了絕佳的藏身之地,有持無恐,所以躲在那裡沒動,宮妃們哪怕從她身邊經過,也難以發現她。

下等宮女知道的消息有限,她需要另覓途徑,知道更多有關太子或是良妃的事情。

只是……看著那些花枝招展的宮妃們,她心裡酸溜溜的,有那麼一瞬把墨容麟丟在一旁,耷眉喪眼的悲春傷秋起來,當了皇帝真好,能娶這麼多媳婦,這麼多漂亮姑娘里,墨容澉總有一兩個喜歡的吧,或許來年,他就能為墨容麟添幾個弟弟妹妹了。

所以把墨容麟給她吧,讓她們母子遠走高飛,過自己的小日子去。這禁宮有什麼好的,她一個從來不耍計謀的人,剛進宮就被逼得玩了心計,她真心不喜歡這樣,可是沒辦法,生生被逼到了這一步。

一想到墨容麟要在這種環境里長大,她就覺得心驚膽顫,她的麟兒多乖多可愛啊,她不想多年以後,墨容麟象前太子墨容淵一樣成為一肚子陰謀詭計的人,那多可怕啊。

三名宮妃從她眼前款款而過,留下一陣馥郁的香氣,她幽幽嘆了口氣,幾個跟隨的宮女過去,又留下一陣淡香,她看著她們走遠,惆悵的想,連小宮女都長得這麼好,墨容澉該挑花眼了吧……

她抱著腿盤坐在地上,滿腹心事的唏噓著,聽到剛過去的腳步聲又轉回來了。

「真不知道賢妃怎麼想的,都欺負到頭上了,還一聲不吭,明明她才是四妃之首。」

「就是,想當初,她也是得寵過的,萬歲爺夜裡翻她的牌子,連白天都叫她到南書房去伴駕,那份尊榮,後宮里她獨一份。」

「淑妃不就靠著良妃么,以為傍上了大樹好乘涼,可闔宮上下,最大的那棵樹是皇上,賢妃悶聲不吭受委屈,要是我,就告到萬歲爺跟前去,看淑妃還得意什麼!」

「淑妃剛剛立了大功,說是把浣衣局的管事給揪了出來,那些宮女們對她感恩戴德,良妃也誇了她,如今正得意呢。」

「淑妃就是個欺軟怕硬的主,真不知道良妃娘娘怎麼待見她,要我說,良妃為人還不錯,是非分明,處事公正,所以皇上才把太子殿下放在景秀宮裡養著,將來好成大器。」

「良妃對太子真是不錯,悉心教導著,上回在慈安宮,看到太子殿子又進階了,不象剛回來那會,誰也不理,喜歡打人,打出血就高興,如今那些壞毛病都改過來了。」

「唉,可憐見的,什麼都好,就是不會說話。不過他很聽良妃的話,有時侯良妃抱著他到慈安宮請安,乍一看,還真象兩母子。」

「我看將來太子殿下繼承大統,良妃娘娘怎麼著也得撈個西宮太后噹噹……」

她們說著話走遠了,白千帆魂不守舍的坐著,耳朵里嗡嗡直響,她們說的那些話她都聽清楚了,可是反應總是有點遲頓。

墨容澉有了寵妃啊,夜裡翻牌,白天伴駕……過得很滋潤哈,可是寵妃怎麼受欺負呢,不是應該持寵而驕么,難道跟她一樣,是個沒什麼心眼子的,墨容澉就愛這一款,指不定照著她的樣子找的吧……

麟兒怎麼不會說話?明明那時侯他已經會叫娘親了啊,他是個好孩子,只打壞人,不會亂打人的,什麼叫打出血就高興,他還是個孩子,怎麼會把人打出血?

她的心揪成一團,她的麟兒倒底經歷過什麼,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好在有人教導,他如今改掉了壞毛病,那個良妃聽起來不錯,有機會,得好好謝謝良妃,替她悉心照顧麟兒……

她腦子裡閃出一副畫面,墨容澉,墨容麟和那位良妃,象一家三口似的坐一桌吃飯,你替我夾菜,我給你盛湯……好溫馨……

她呆坐半響,突然驚覺她出來的時間太長了,趕緊按原路返回,偷偷溜回浣衣局,宮女們正幹得熱火朝天,她趁人不注意抱了一大堆衣裳到井邊去,卻被李嬤嬤叫住,「你上哪去了?」

「我去方便了。」

「去這麼久?」

白千帆心情不太好,焉焉的答,「我拉肚子。」

「中午吃了什麼拉肚子?」

白千帆心不在焉,「沒吃飽。」

李嬤嬤:「……」

上下打量她一眼,「我知道你是個能耐人,剛來就鼓動大家把楊八弄走了,但我還是要警告你,別給我惹麻煩,犯了事,一樣不饒你!」

白千帆突然彎起眉眼笑:「嬤嬤幹嘛老闆著臉,其實笑起來挺漂亮的,多笑笑吧,我得趕緊幹活去,晚了又沒飯吃了。」說著,抱著衣裳從她身邊走了過去。

李嬤嬤詫異的看著她的背影,在宮裡這麼多年,還是第一次見到如此跳脫的性子,她抬手摸了摸臉,自己都沒發覺嘴角微微揚了起來。 曾佐凡看著蘇凜和蘇寒前後夾擊,知道自己必須在夾縫中求生。

手機有定位,他也不怕田胖子的人找不到自己。

所以,曾佐凡發了瘋一樣的開著車,向著蘇寒的車子撞過去。

蘇寒目光一凜。

他已經掛了倒擋,不打算和曾佐凡這個瘋子,正面撞擊。

結果,曾佐凡的車子,在剛要碰上蘇寒車子的時候,突然一個急轉彎,向著左邊飛速開走。

蘇寒一愣,快速的開車追上去。

蘇寒和蘇凜的車,一前一後,追著曾佐凡的車子,在這條人跡罕見的道路上飛馳。

百葉一個勁的懊惱,自己剛才應該多補幾槍的。

沒想到,這個男人左右胳膊都中槍了,還能把車開的這麼溜。

車子追著曾佐凡,跑了十幾公里,曾佐凡越走越荒涼,已經到了那種磕磕絆絆的小路上。

蘇寒心裡覺得不對勁,他剛要後退,突然看見前方拐彎處,突然衝出來十幾輛車子,一輛接著一輛,向著他和蘇凜的車子圍堵過來。

蘇寒本以為對方會拔槍。

結果,他還沒有反應過來,就看見那幾輛車把他們堵得死死的,就沒有反應了。

蘇寒正要開槍,就看見幾個老實的中年人下車。

他們識相的舉起雙手:"我們只是計程車司機,有人讓我們來這裡堵住這兩個車牌號的車,不然就要了我們的命!"

聽見其中一個司機這樣說,蘇寒打眼看了一下,就知道這些人的確是普通人。

因為他們身上沒有黑暗的氣息,更沒有煞氣。

蘇寒無語的看著他們,突然伸手將槍舉起來:"將車子都退後,不然我就開槍了!"

十幾個司機面面相覷,最後還是選擇了保住小命。

蘇寒皺著眉,看著他們將車子退後。

他和蘇凜再次追上去的時候,已經不知道曾佐凡跑到哪裡去了。

因為拐彎后的路,一連好幾次分叉。

蘇寒憤怒的一把將槍摔在地上,沒想到,追了半天,竟然還讓人給跑了。

他也是深深覺得,曾佐凡夠奇葩的,竟然能叫來這些普通人給他幫忙。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