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雜種一樣的玩意!

還敢跟我斗?

弄不死你!!!

但是表面上,她還是一副受了委屈的樣子,一把鼻涕一把淚的道:

「我們病還沒看呢,醫生就把我們趕出來了!」

「竟然有這種事情?」

關月山有些不敢相信的道。

「棟樑,這是咋回事?

我不是交代你,陪同她們一起去的嗎?」

趙傳的反應就完全不一樣了。

臉色陰沉的差點滴下水來,直接沖王棟樑質問道。

這時,劉燕急忙道:

「王主任陪我們去了,也跟麻主任說了。

本來麻主任沒說什麼。

可旁邊有個實習醫生,非說什麼先來後到。

這也沒什麼。

可麻主任不應該拍桌子讓我們滾啊!

幹嘛啊?

醫生就了不起嗎?

就可以對我們大呼小叫的?」

劉燕慷慨激昂的說道。

「反天了!!!

那個實習的醫生叫什麼?

告訴我!

沒事瞎說什麼話?」

趙傳也是知道麻家豪不好對付。

和王棟樑一樣,直接把鍋蓋在了所謂的實習醫生的身上。

無論在哪裡。

醫院也好,私企也罷。

實習生都是最好的背鍋俠。

反正也不是正式職工,開就開了,完全沒有任何的損失。

「你們今天去中醫科了?」

關月山的臉色猛然沉了下來,問道。

聽到現在。

關月山算是聽出來了。

什麼實習醫生啊!

關月山用屁股都能想到,那麼牛逼,敢插麻家豪嘴的,肯定是鹿一凡啊!

不然整個醫院有哪個「實習醫生」敢在主任治病的時候,插嘴的?

不想幹了嗎?

見關月山臉色變得難看異常。

劉燕和徐鳳霞不禁心中大喜。

人家是這裡的地頭蛇啊!

就算是她爹徐田吩咐了要整治鹿一凡。

如果關月山陰奉陽違,鹿一凡照樣屁事沒有。

這就叫縣官不如現管!

但是如果關月山動了真怒了,那就完全不一樣了!

莫說是區區一個實習醫生了。

說不定連那個主任醫生,說開也能給開了!

「是啊,我們不是聽說最近中醫科屢屢創造奇迹,治好了很多疑難雜症嘛!

這才想著來看看。

沒想到,病沒看成,氣倒是受了一肚子。」

徐鳳年連忙道。

「你們除了找王棟樑插隊,還說什麼了沒有?」

關月山心裡怕啊!

若是真惹到鹿一凡了。

別說是徐田了!

你是徐田的上司王帥來了都不好使!

「沒有啊。

能說什麼啊,無非也就是說了那個小白臉一樣的實習生兩句罷了。

真是的,麻主任都沒說什麼,他區區一個實習醫生,叫什麼勁呢!」

徐鳳年憤憤不平道。

關月山一聽。

馬上什麼都明白了。

然後他看兩人的眼神都不一樣了。

都已經帶上殺氣了!

還沒什麼?

插隊你有理了?

你插隊不說,還敢辱罵凡爺?

麻家豪沒拿聽診器抽你們兩個,已經是很給面子了!

你還敢來告狀?

你這不是逼著我罵你們兩個嗎?()

。m. 深吸了一口氣。

關月山最終強壓下了內心中的怒火,陰沉著一張臉道:

「難道你們不知道插隊是不對的嗎?

為什麼還要來我這告狀?

那位年輕的醫生不但沒錯,反而非常有品德。

是你們自己錯了!

你們不該指責他,反而應該向他道歉。」

「什麼?」

懵逼!

所有人全都是一臉懵逼!

說好的,憤怒呢,爆發呢?

怎麼現在反過來指責他們了?

這幾人,不禁全都傻眼了。

好一會兒,眾人才回過神來。

回過神來后,就數趙傳的臉色最難看了。

這可是關月山當著眾人的面打他這位副院長的臉啊!

徐鳳霞和劉燕也好不到哪兒去。

來到這告狀。

讓關月山替自己出氣。

沒想到,這回倒好,成了她們的不是了!

不過畢竟是當著人家領導的面。

趙傳雖然內心是極度不爽。

卻也沒說出來。

但是徐鳳霞就不高興了。

大小姐脾氣一下子上來了:

「關院長,你什麼意思?

我承認,插隊是我們不好。

但是偌大的醫院看病插隊的就我們一個人嗎?

為什麼就針對我們呢?

說白了,就是那個小白臉看我們不順眼!

故意針對我們!」

趙傳沉默著,看著關月山。

內心卻是想看好戲。

他想看看關月山怎麼回答,是不是覺得他趙傳是好欺負的?

關月山再怎麼說,也是省人民醫院的院長。

歸徐鳳霞的老爹管。

一般情況下,關月山還是要賣點面子給人家的。

不會輕易得罪。

關鍵問題是鹿一凡是誰?

那可不僅僅是位神醫!

而且還特么救過徐鳳霞老爹的頂頭上司王帥的老爹!

好徐田再牛逼,能牛逼的過人家王帥嗎?

官大一級壓死人!

徐田是個副的,在王帥面前,就是得裝孫子。

更何況,這件事本來就是徐鳳霞做得不對。

所以徐鳳霞不嚷嚷還好。

這一嚷嚷,關月山的脾氣也被勾上來了。

且不說堂堂江東凡爺不是你惹得起的存在吧。

他關月山,堂堂省人民醫院的院長。

華夏的中醫泰斗!

就是徐田來了,也不可能說給臉色看!

你一個小丫頭片子,這是什麼態度?

質疑我?

斥責我?

你丫什麼身份?

你配嗎?

「不像話!你既然知道自己不對,那就按照規矩去給我排隊!

還有,以你的身份,會跑到我們醫院來看病。

肯定是聽說了我們中醫科屢屢創下的奇迹吧?

既然這樣,看在你爹的面子上,我給你一個忠告!

去跟那位年輕醫生道歉,要態度誠懇,說不定還有希望幫你看病。

否則,我只能勸你們繼續去其他醫院了。」

關月山說完之後拂袖而去。

同時背朝著他們,淡淡道:

「趙傳,你跟我來辦公室一下。

我有事兒告訴你。」

趙傳雖然有些疑惑,但最終還是點了點頭:

「好的,我馬上來。」

官大一級壓死人。

縣官不如現管。

他趙傳可不會蠢到為了別人家的閨女,去和關月山鬧掰。

「趙叔,氣死我了!

這個關月山怎麼跟那個麻家豪一個鳥樣啊!

什麼玩意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