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好……好的!」

歐陽澤無奈答應了一聲,然後直接拿出自己的手機撥通了陳天的電話。

此時大廳裡面已經一片混亂了,所有人都在議論著這個傳說中的陳公子到底會不會出現。

歐陽洪躍臉上的表情也非常的緊張,死死的盯著自己面前的歐陽澤。

「叮鈴鈴叮鈴鈴!」

就在這個時候,歐陽澤終於打通了陳天的電話。

而陳天在聽到了自己的手機響了以後,眼神當中閃過了一絲無奈。

…… 回到別墅,風玫就被壓到了床上。

鋪天蓋地的吻迎面而來,某人明顯是醋了。

風玫摸著肚子:「我餓。」

菜都還沒上,就被他拉走了。

商尋動作一僵,從她身上起身,吻了吻她的額頭:「你乖一點。」

說完便轉身走向廚房。

風玫笑眯眯地跟在他身後:「我很乖呀,看我這不是拋棄了『男朋友』乖乖跟著你回來了。」

正在翻冰箱的商尋轉身一把撈過她,懲罰性的啃了一下她的唇瓣:「男朋友算什麼,我才是你男人!」

風玫哼唧一聲,點了點他的胸膛:「冷。」

冰箱門開著,冷氣直接撲在兩人的身上,但是在這初春的天也算不上冷。

「嬌氣。」

一邊口中嫌棄著,一邊轉身將自己的後背對著冰箱,推開她,「回房去,飯好了我叫你。」

風玫狐疑:「你會做飯?」

商尋瞥了她一眼,從冰箱中拿出食材:「會些簡單的。」

「能吃嗎?」

商尋:「……」不能吃能說是會嗎?

「你出去,廚房油煙重。」女人要寵著,他不跟她一般見識!

「我不,我得看著你,萬一你做出黑暗料理,我得及時跑路啊。」風玫雙手環胸,背靠門框,抬手一撩額前碎發,整一女流氓。

商尋黑了臉,有時候真的想將她的嘴給堵起來!

「不如我們叫外賣吧。」

商尋的回應是動作利索地洗菜切菜……

風玫看著他,認真做飯的男人,真的好帥啊。絕世唐門www.jueshitangmen.info

好想撲上去怎麼破?

美色誤人,美色誤人啊!

風玫視線從商尋臉色移開,看著他將番茄切成片,好看的手指骨節分明,宛若上好的藝術品,襯著番茄的紅,有種奇異的美感。

不行了,她得穩住,穩住!

「你去休息一會,我做好了叫你。」商尋看了她一眼,她眉眼間的疲憊,他看得見的。

風玫想了一下:「好。」

她最近確實缺少休息,總會被驚醒,她都不想睡了。這絕對是她進入任務世界以來被折騰的最狠的一次,她寧願找人痛痛快快地干一架!

她回想了一下,進入這個世界以來,唯一一次睡了個安穩覺,是在這裡——

睡了商尋的那天。

那夜她未被驚醒,也沒有做任何夢,一覺睡到了天明。

也許她還能在這裡睡個安穩覺?



半個小時后,商尋進入卧室,看到風玫緊皺著眉頭,似乎及其不安。

他立於床邊,指尖輕觸她的眉心,想將其舒展開,終是無力。

關於遲家的秘密,向家掩藏的很好,但是,只要他有心,還是能夠查得到一二的。

南邵突然拿到那麼多封家的黑料,卻不告訴他來處,他又如何不知是出於何處?

既然她不想他知道,那他便當做不知道。

只要是她想的。

她與南邵一起,他是怒的,不是怒她與南邵的關係,而是怒自己得不到她的信任,讓她寧願選擇與南邵合作也不來找他。

是的,他都知道。南邵想瞞他,但是他太了解南邵了,被他套出了真相南邵也不知道。

「阿嶼……」

款款私語飄在午後清甜的春花爛漫里。 風雲會所內。

當眾人等了半天發現陳天依舊沒有出現以後,情緒開始變的急躁了起來,因為他們感覺陳公子今天可能不會出現了,所有人都開始忍不住在私底下小聲的議論了起來。

「這個陳公子到底怎麼回事啊?怎麼還不出現啊?」

孫曼撇著小嘴輕聲嘀咕道。

「是啊,就算這個陳公子是咱們西寧省的第一人,也不應該這麼大的譜吧?讓這麼多人都等著他一個人,合適嗎?」

徐冰冰連忙跟著說道。

「叮鈴鈴!」

就在這個時候,陳天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

眾人在聽到了陳天的手機鈴聲以後,紛紛扭頭看向了陳天的位置。

「陳天,你能不能把你的手機靜音啊,這麼一會功夫都已經響亮次了,如果要是讓別人聽到了多不好啊?」

徐冰冰扭頭看了陳天一眼,撇著小嘴表情十分厭惡的沖著陳天喊道。

陳天拿出自己的手機看了一眼,發現是歐陽澤打過來的電話。

「看來今天是躲不過去了……」

陳天輕輕的嘆了口氣,然後直接站起身。

當陳天站起身以後在場的所有人都把注意力放在了陳天的身上。

「陳天,你幹什麼呢啊?你快點坐下啊!」

趙楚然表情激動的沖著陳天喊道。

「我就是你們一直都在等的陳公子!」

陳天面無表情的回了趙楚然一句,然後直接邁著步子奔著舞台的位置走去。

「……」

當趙楚然聽到陳天的這句話以後,整個人都傻眼了,呆愣楞的看著陳天,臉上的表情非常的不可思議。

「這個陳天是不是瘋了?這個地方是他可以胡鬧的嗎?」

趙亮以為陳天就是在開玩笑,表情激動的喊了一聲。

畢竟陳天是趙亮帶進來的,如果陳天在這個時候開這樣的玩笑,那基本上就是相當於把西寧省的這些大佬全部都給得罪了,到時候趙亮肯定也會被陳天這件事所影響。

「這個陳天的腦子裡面到底在想些什麼啊?怎麼這個時候還敢胡鬧,他這是在找死嗎?」

唐晨的眼神當中也閃過了一絲不解。

「陳天,你快點給我回來……」

趙亮在看見陳天竟然真的打算奔著舞台的位置走過去以後,連忙沖了出來伸手想要攔住陳天。

而陳天則扭頭淡淡的看了趙亮一眼,語氣十分平靜的說道:「我剛才已經跟你說了,我就是陳公子……」

原本陳天是打算對趙楚然隱瞞自己身份的,但是無奈此時時間已經來不及了,如果陳天再不出場的話,在場的這些老闆肯定會控制不住,到時候如果真的把事情鬧大,對陳天對歐陽家都沒有任何的好處。

所以陳天只能上台表明自己的身份。

「陳天,你不要在這裡開玩笑了,這裡真的不是你開玩笑的地方……」

趙楚然此時也站了起來,表情異常無奈的沖著陳天喊道。

「陳天,並沒有開玩笑,他確實就是陳公子!」

但是就在這個時候,蔣薇薇突然開口沖著趙亮喊了一聲。

趙亮在聽到蔣薇薇的這句話以後直接愣住了,然後表情疑惑的看著蔣薇薇,不明白蔣薇薇說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陳天等人現在所在的位置是整個大廳的最後面,所以大廳裡面大部分的大佬都是背對著陳天他們的,此時自然也沒有看見陳天站起來這一幕。

但是原本站在舞台上面的歐陽洪躍卻看見陳天站了起來。

但是因為距離實在是有些遠,歐陽洪躍只是感覺陳天的輪廓有些像,並沒有辦法看清楚陳天真正的模樣。

猶豫了一下之後,歐陽洪躍直接邁著步子奔著陳天的位置走來。

當趙亮看見歐陽洪躍奔著他們的位置走來以後眼神當中閃過了一絲恐懼,因為他覺得一定是剛才陳天的行為惹怒了歐陽洪躍,所以歐陽洪躍打算過來找陳天算賬。

趙亮猶豫了一下之後,直接鬆開了陳天,然後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假裝出一副不認識陳天的樣子,他並不像因為這件事而連累到他自己。

而在場的那些大老闆的目光也隨著歐陽洪躍的步伐而移動。

當歐陽洪躍距離陳天僅僅不到五十米的時候,歐陽洪躍終於看清楚了陳天的模樣,然後表情激動的喊道:「陳公子,竟然真的是你,陳公子您怎麼在這裡啊?」

「陳公子?」

眾人在聽到歐陽洪躍的這句話以後全部都愣住了,紛紛起身看向了陳天的位置。

此時大廳裡面還有兩個人認識陳天,那就是雲家的雲破天跟雲白蘇。

雲破天跟雲白蘇快步的衝到了陳天的面前。

「陳恩人!」

雲破天表情激動的沖著陳天喊了一聲,然後竟然直接當著這麼多人的面,直接沖著陳天跪下了。

「陳公子!」

「陳公子!」

此時場內的那些老闆已經不會在懷疑陳天的身份了,紛紛起身沖著陳天的位置喊道。

趙楚然徐冰冰孫曼李陽周波唐晨趙亮等人已經全部都傻掉了,呆愣楞的站在原地,臉上的表情非常不可思議。

他們覺得這可是上天給他們開的一個玩笑!

陳天竟然真的就是傳說中的那個陳公子!

原來他們一直都在好奇的那個陳公子其實一直都在他們的身邊!

「我真的不是在做夢嗎?」

唐晨彷彿沒有辦法接受這個事實,用力的掐了掐自己的胳膊,然後整個人都傻掉了,目光獃滯的看著陳天的背影。

陳天看著跪在自己面前的雲破天,輕聲說道:「起來吧,不用這麼客氣!」

「謝謝陳恩人,謝謝陳恩人!」

雲破天表情激動的回了一句,然後連忙站起身。

而雲白蘇則走到了陳天的身邊,輕輕行禮,柔聲說道:「白蘇,見過主人!」

陳天淡淡的看了雲白蘇一眼,並沒有多說什麼,直接邁著步子奔著舞台的位置走去。

此時無數人用詫異的目光看著陳天,別說是趙楚然他們幾個了,就連在場的這些老闆也都沒有辦法相信這個傳說中的陳公子竟然會這麼年輕。

已經暴露了身份的陳天此時已經沒有了任何的顧忌,臉上的表情異常的平靜,彷彿這些人就像是空氣一般,根本就沒有辦法引起陳天一絲一毫的注意。

「當初只聽說陳公子的年紀不大,但是也沒有想到陳公子竟然會這麼年輕啊!」

「是啊,我看陳公子的年紀應該也就跟普通的大學生差不多吧!」

「這麼年輕竟然有這麼大的本事,實在是太不可思議了!」

當那些從來都沒有見過陳天的人看見陳天以後,心裏面只有無限的疑惑跟震驚,因為他們實在是想不明白陳天這麼大的年紀到底是如何成為江南省第一人的。

但是就算是這些人心裏面再怎麼不可思議,現在也沒有人敢表現出來。

因為他們知道,如果要是在這裡惹怒了陳天,那後果簡直不堪設想。

明天之後,陳天就不僅僅是江南省的第一人了,還會是西寧省的第一人。

陳天在眾人那震驚的目光下緩緩的走上了舞台,此時所有人看陳天表情都非常的一致,他們實在是想不明白這個看上去只有二十多歲的青年到底有什麼樣的本事,竟然能夠讓歐陽洪躍雲白蘇雲破天這樣的人物心甘情願的跟在他的身後。

陳天走上舞台以後,面無表情的環顧著大廳裡面的所有人。

而大廳裡面的那些老闆不約而同的站了起來,然後動作整齊的沖著陳天深深的鞠了一躬,高聲喊道:「陳公子好!」

陳天表情平靜的掃了一眼在場的所有人,然後直截了當說道:「從今天開始,你們所有人都需要把你們公司百分之五十的利潤交給歐陽家,有沒有人反對?」

眾人在聽到陳天的這句話以後,瞬間便陷入到了陳天當中。

畢竟這百分之五十的利潤可不是一筆小數目,但是經過了短暫的寂靜之後,眾人幾乎是齊聲喊道:「陳公子,我們都願意拿出一半的利潤孝敬您!」

趙楚然在聽到眾人的這句話以後,瞬間便被此時的場面所震撼到了,整個人都已經驚呆了,嘴唇微微發顫,想要說話卻說不出來。

此時趙楚然的心裏面除了震撼之外便還是震撼。

因為她根本就沒有想到陳天竟然會是陳公子。

此時趙楚然終於明白了,為什麼那麼多人都害怕陳天,為什麼陳天可以無所畏懼,無論是什麼人挑釁陳天,陳天一直都是一副平靜的表情,因為陳天從來都不曾把這些人放在眼中!

「怪不得你可以不擔心唐晨的報復!」

「怪不得雲北秋僅僅就是頂撞了你一句,雲白蘇便狠狠的打了她一耳光!」

「怪不得雲北秋因為你可以去得罪秦陽!」

「原來你就是陳公子!」

趙楚然的腦海裡面閃過了無數個這樣的對話,此時此刻她終於明白了,也許只有這一個解釋,才能夠說得通這段時間陳天的表現。

趙楚然原本以為陳天只不過就是個普通人,因為跟歐陽玖的關係不錯,所以他才會在學校裡面那麼囂張,但是此刻此刻她反應過來,陳天那麼囂張根本就不是因為歐陽玖,相反陳天才是歐陽玖最大的靠山。

而徐冰冰跟孫曼兩個女生此時已經都嚇傻了,她們兩個的腦海裡面全部都是當初她們得罪陳天的畫面,如果陳天真的想要報復他們兩個的話,她們兩個也許連死都不知道是怎麼死的。

唐晨跟趙亮兩個人目光獃滯的看著舞台上面的陳天,他們兩個現在明顯都已經不知道應該如何形容自己的心情了,臉色宛如死灰一般。

「這怎麼……怎麼可能呢?這肯定不可能,陳天他就是個普通人,他怎麼可能是陳公子呢,我不相信……」

趙亮此時已經徹底傻掉了,目光獃滯的看著陳天的位置,眼神當中除了震驚之外便還是震驚,他根本就沒有辦法相信這件事是真的。

「陳天竟然……竟然真的是傳說中的陳公子?」

唐晨握緊了自己的拳頭,此時他的心裏面只有誣陷的恐懼,因為這段時間得罪陳天次數最多的人就是唐晨。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