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呃。」緩過神的紀澌鈞看了眼年暮生,「我知道了。」既然年暮生已經說的那麼清楚了,紀澌鈞知道自己再求下去也不會有結果。

「澌鈞哥,對不起,從前希望你能遇到自己心愛的女人,如今,那個能給你帶來的幸福的人出現了,我卻只能看著她為了你犧牲,不能在你需要幫忙的時候伸出援手,真的很對不起。」

「你有你的難處,我理解,就當我沒說過吧。」紀澌鈞說完后,掉頭離開,在他踏入電梯的時候,他覺得自己被無奈包裹了。

隨著電梯一層層下降,失去的還有他以為不會失望的希望。

看著電梯內壁自己這身落魄的身影,紀澌鈞嘴角掛起一抹無奈的笑容。

這些年,面對老師交待的事情,他一件不落盡心儘力去辦。

如今,他的妻子有難,老師卻避而不見。

在短短數日,他的失望比曾經那過去的三十幾年還多。

從母親到老師,那些原以為是自己最親近,最支持自己的人,最後卻讓他陷入了孤軍奮戰的局面。

紀澌鈞走後,進屋的年暮生,看到跑走的身影,知道湯嘿嘿剛剛肯定是偷聽了。

年暮生趕緊跟過去。

回到房間的湯嘿嘿,聽見身後傳來聲音,忙拿起筆畫畫。

進來的年暮生,將房門帶上走,走到湯嘿嘿旁邊坐下。

「你是不是覺得麻麻是個壞人?」

沒想到,麻麻居然知道她在偷聽,湯嘿嘿趕緊放下筆,「麻麻,外公不是最厲害的人嗎,為什麼他不願意救小寶哥的媽咪,小寶哥可是嘿嘿長大以後要在一起生活的人,小寶哥的媽咪也會成為外公的親人,我們都是一家人。」

連湯嘿嘿都聽出來了,更何況是紀澌鈞,「外公他不是最厲害的人,他是大家需要的人,他只能做正確的事情,如果他做了不正確的事情,會讓所有人都失望,嘿嘿,你要知道,每個人都有自己身不由己和不能做的事情。」

「如果小寶哥知道,外公不救他媽咪,他以後就不會跟我做一家人了,他會討厭我的。」湯嘿嘿伸手拉著年暮生的胳膊,「媽咪,你是外公和外公最疼愛的人,你一定可以說服外公救小寶哥的媽咪的,對不對。」

「對不起,這一次,麻麻要讓你失望了,等你長大了就會明白麻麻的苦衷了,小寶哥他不是個意氣用事的人,他會明白的。」生在這個家太多的身不由己,註定無法像普通人一樣用自己的能力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如果一切都那麼簡單,大哥也不會從小就被寄養在外,至今都不知道自己是誰。

「嗚嗚嗚……」傷心的湯嘿嘿,趴在桌上嚎啕大哭,因為她第一次知道,無所不能的外公,居然連小寶哥的媽咪也救不出來。

吃過飯以後,大家移步去花園看戲。

燈火通明的花園裡,記者坐在兩邊,紀家和簡南兩家的人坐在中間最佳觀影位置。

入座后,收到消息的林芳英,彎腰給董雅寧倒茶時,說道:「唐坤說,已經拒絕作證了,只是新聞那邊……」

「只是怎麼樣了?」 總裁別跑:嬌妻要你寵 難不成她好吃好喝招待著,連這點小事這些人都不能幫她做成?

「有人對媒體施壓,不準放木兮的新聞。」

施壓?接過茶的董雅寧,喝了兩小口,「紀總找的人?」不可能是那個梁淺,梁家現在自身都難保,怎麼還敢去保別人。

「應該不可能是紀總。」大家都知道,紀總剛遇事,又沒了集團總裁的位置,誰還會買紀總的帳。

不是梁淺,不是紀澌鈞,那還有誰,得不到答案的董雅寧,氣得回了句:「總不可能是那個死活都不知道的梁帥吧,你讓唐坤趕緊去查,我就不信了那個人那麼有能耐,還能把全世界的媒體的嘴都封了。」

「是。」林芳英起身後,拿出手機正給唐坤回信息,萊恩總管就過來了。

「雅寧夫人。」

「什麼事?」雖然董雅寧不喜歡萊恩總管,但是萊恩總管可是紀家的總管,能得到萊恩總管在一旁服侍,也同樣代表了地位得到認可,所以董雅寧對萊恩總管,是既瞧不上也暫時需要萊恩總管在一旁替她提高身份。

「物業那邊剛收到一個包裹,說是給你的。」

包裹?

董雅寧接過包裝精美的長條盒子,「是誰送來的?」

「物業那邊也不清楚。」

不清楚就往她這邊送,也不先檢查一下,該說萊恩總管尊重她的隱私,還是說故意給她造成安全隱患,這麼多人在,她不好落人口舌丟了形象,董雅寧揮了揮手讓萊恩總管下去。

萊恩總管下去時,坐在離董雅寧有一個位置之隔的駱知秋吃水果時留意著董雅寧手上的動作。

只見董雅寧將手上的盒子遞給一旁的林芳英拆,這包裝的那麼好,一看就知道是什麼貴重的禮物,這個董雅寧不自己拆開炫耀,反倒是假手於人,難不成是知道自己得罪人多,怕被人下了毒手?

林芳英將外層綠色包裝紙拆開后,又接著解開綠色的絲綢禮帶,將盒子打開,裡面放著一朵風乾的玫瑰,還有一封信。

對這份東西感到好奇的林芳英,取出信后,裡面僅有短短的一行字,卻每一個字都帶著威脅和警告,這封沒有署名的匿名來信,讓林芳英聯想到剛剛被鎮壓的新聞。

四周圍都是盯著這邊的眼睛,不想太過高調引人注意,林芳英將攤開的信放回盒子,將盒子遞給董雅寧,「夫人,寄這個東西來的人,肯定跟木兮背後那個人有關。」

接過東西的董雅寧,最先看到的是這有些熟悉的字跡,只是她一時想不起來在哪兒見過這些筆跡,撿起信的董雅寧一眼就認出這封信後面那朵風乾的玫瑰花。

玫瑰花從盒子拿出來的時候,風乾的花瓣隨著花心剝落掉回盒子,花枝上的尖刺不改鋒利,將董雅寧的指腹滑破一道口。

「夫人,您怎麼了,您認識這個人?」董雅寧的反應太平靜了,一點都不像是被人要挾該有的反應。

手指上那溢出血珠的傷口陣陣刺痛,令董雅寧清醒過來。

董雅寧動作慌張蓋住盒子。

蓋子口沒對準盒子輪廓,一角因為強力蓋上,出現開裂現象。

「夫人,出什麼事了?」到底這東西是誰寄來的,怎麼董雅寧好像很害怕的樣子。

「你去告訴唐坤,木兮的新聞不用發了,把派過去的人都叫回來。」

「是。」

林芳英特別好奇,到底是誰那麼有能力居然僅憑一句話,就能控制董雅寧,絕對不可能是托馬斯,紀總出事後,董雅寧和托馬斯根本沒聯繫過。

董雅寧將盒子放在自己腿上,雙手緊緊抓住盒子的邊沿,回頭看了眼不知道在想什麼的林芳英,「這件事,不許對外透露半個字。」

「是。」看來,董雅寧背後還有她不知道的秘密。

眼神平靜收回視線的駱知秋,吃東西的速度因為心裡在想事,變得緩慢。

董雅寧到底是收到什麼東西了,怎麼臉色大變過後,整個人坐都坐不住,臉上半點笑容都沒有,按理說,木兮進去了,沒了木兮這麼個擋路石,這會子應該是沒有什麼東西能再改變董雅寧的心情才對。

林芳英從董雅寧旁邊出來后,腳步自然朝候在坐席外的唐坤走去。

兩人站到一塊的時候,在外人看來,就是退到一邊伺候,並沒什麼異常。

「老闆娘怎麼說?」

「新聞不用發了,把派去木兮那邊的人都撤回來。」

以為董雅寧有什麼新計劃,出於好奇問道:「剛剛她收到什麼東西了?」

「你不是都看見了?」林芳英並未說透,把該告訴唐坤的話說完后,林芳英便回董雅寧那邊。

這個林芳英,話說到一半,吊人胃口。

在林芳英回去的時候,接到電話的伍成祥提步走向南老爺子。

坐在沙發的駱知秋,看到這左右都在交頭接耳,笑著搖了搖頭。

看來今晚,沒幾個真正看戲的,這左右都是心中有牽挂,靜不下心的人。

離南老爺子最近的不是南豐璇,而是與尋常位置不同的卓翰危,在伍成祥和南老爺子說話時,大概是知道一些秘密以後,卓翰危下意識留心傾聽那邊講話。

「南董,發出去的新聞一條都沒發布,全部被壓下了。」

「紀澌鈞乾的?」

「其中一家想和南氏合作的媒體透了風聲,說不是紀總乾的,別的一句都沒過多透露半字。」如果不是紀總,那最有可能的只有一個人,「是不是簡董不忍心,手下留情?」

「我鑄鍘刀他鑄柄,談什麼不忍心。」南老爺子壓著氣息細想了幾秒無數個名字閃過他腦海。

「難不成是梁帥?」他這懷疑並非空穴來風,眼下來看,除了梁帥沒有第二個可疑之人,「他就算是因為梁家跟著失勢,但那些跟著他出生入死的人還有權利,梁帥要開口,有的是人給他出面辦事。」

「陳家已經取代了梁家,那些跟著他的人除了棄暗投明的,剩下那些不對路的早就散了,更何況,都被派到那個地方去了,明擺著是要他死在那個地方,你以為他還能有機會回來?」南老爺子抬起的手輕輕拍了拍沙發扶手,「只怕不是外人,是自家人乾的。」

自家人?

知道木兮身份的南豐璇,還是已經看出端倪卻裝傻充愣的南老太太?

「那現在該怎麼辦?」

「罷了。」敢阻撓到他面前來,一旦他再堅持找記者曝光木兮進去的事情,恐怕前邊的事情沒處理完,後院就著火了。

罷了? 小鬍子男人,惡狠狠的看著南宮瑾:"就是你,剛才欺負了我兄弟?"

南宮瑾不屑的看了他一眼:"是我又如何!"

小鬍子男人胳膊一揮,直接開口:"兄弟們,這個不長眼的,敢在我的地盤上撒野,都給我上,今天把他給我往死里打!"

小鬍子男人說完,他身後的小混混,頓時蜂擁而上,對著南宮瑾身上,一通亂打。

南宮瑾厲害,的確是厲害,只是雙拳難敵四手,剛開始,他還能應付。

結果,不一會,人越來越多,他們還抄傢伙,南宮瑾身上受了傷,眼看著不支。

他趁著間隙,看了歐陽清凌一眼,讓她趕緊走!

歐陽清凌著急的看著調酒師剛才離開的地方,她還想著能讓葉墨笙的人來幫忙,她此刻怎麼能留下南宮瑾一個人呢,這樣下去,他會被打死的。

南宮瑾看到歐陽清凌不走,頓時著急了。

他下手有很又快,小鬍子男人的手下,被傷的也不輕。

劉癟三大概是沒想到,南宮瑾這麼難對付,他突然看了一眼歐陽清凌,奸笑著開口道:"大哥,那個男人是為了幫那個女人,才打我的,我們抓住那個女人,不就能讓這個男人束手就擒了嗎?"

劉癟三指著歐陽清凌,一副我很聰明的語氣說著。

小鬍子男人看了歐陽清凌一眼,立馬好笑的笑起來:"果真是個美女,兄弟們,給我抓住那個女人!"

歐陽清凌想要跑,已經來不及了。

她儘管在往人群中躲,可是,還是被小鬍子的手下給抓住了。

兩個小混混抓住歐陽清凌,向著小鬍子男人走去,一副邀功的嘴臉。

歐陽清凌使勁掙扎了兩下,兩個小混混死死的抓著她。

萬界種田系統 小鬍子男人一臉好色的笑容,色眯眯的看著歐陽清凌,他伸出一張咸豬手,就要往歐陽清凌臉上摸去。

南宮瑾在一旁,著急的看著,目光要殺人一般。

可惜,旁邊的幾個小混混,死死的纏著他,南宮瑾想要過去幫歐陽清凌,可惜,根本掙不脫。

歐陽清凌看著小鬍子男人的手,就要向著自己臉上摸過來,她扭過頭,想要躲開。

可是,因為被兩個小混混鉗制的死死的,歐陽清凌根本掙不脫。

就在這千鈞一髮的時刻。

小鬍子男人的手,突然被一張修長好看的手,猛地一把抓住。

小鬍子男人憤怒的轉過頭:"是誰敢擋本大爺的好事!"

小鬍子男人轉身,就看見一張冰冷陰沉的俊臉。

歐陽清凌也愣住了,葉墨笙,他也在念凌酒吧?

小鬍子男人一時間被葉墨笙強大的氣場給鎮住了,他下意識的縮了縮肩膀。

只不過,看著背後這麼多的手下看著自己,隨即,他立馬臉上一變,硬著頭皮裝出一副兇狠的樣子:"你是誰?馬上給我滾開!別怪你大爺我不客氣!你恐怕還不知道,你大爺我是誰吧!"

雖然他的臉上故作兇狠,但是,他的手依舊被葉墨笙攥在手裡。

他剛說完,葉墨笙就猛地用力,小鬍子男人的手,嘎巴一聲脆響,他頓時痛的哭爹喊娘:"大爺大爺,你輕點,你饒了我吧,你知道我是誰嗎?"

葉墨笙沒想到,到了這個關頭,他還在這裡裝神弄鬼。

他的臉上,升起一抹冷笑:"你是誰?我不知道你是誰,但是,我很清楚,在我的酒吧里敢鬧事的人,你是第一個!"

他的話剛說完,外面就進來一群黑衣勁裝的男子,將整個酒吧圍了個水泄不通。

葉墨笙冰冷的開口道:"把他們全都給我抓起來,送去派出所!"

小鬍子男人臉上錯愕的神情還沒有消失,他的臉色猛地一變:"你敢抓我,你知道我是誰嗎?"

葉墨笙陰沉的看著他:"那你知道我是誰嗎?"

他說完,一腳將小鬍子男人踢飛:"我沒有時間在這裡跟你廢話!"

他一個眼神,小鬍子男人就被葉墨笙的手下抓起來了。

南宮瑾僵硬的站在原地,看著小鬍子男人和劉癟三,全都被葉墨笙的手下抓起來,向著外面拉出去。

不過是短短的時間,酒吧里搗亂的人,就被抓走了。

而歐陽清凌,此刻還在發獃。

葉墨笙伸手拉著她的胳膊:"你沒事吧!"

歐陽清凌搖搖頭:"沒事,今天的事情,謝謝你!"

葉墨笙看她神情冷淡,心裡有些不舒服,他本來在包廂里喝悶酒,聽到經理來彙報,歐陽清凌在這裡被人為難了,他就趕緊出來。

幸好歐陽清凌沒出事!

不然的話,歐陽清凌在他的地盤上出了事,他恐怕會愧疚一輩子的。

他看著歐陽清凌冷漠的側臉,開口道:"今天的事情,就算是不因為你,我也會這樣做,我的地盤上,我不會縱容別人放肆的!"

歐陽清凌皺眉看了他一眼:"既然這樣,那我就先走了!"

歐陽清凌說完,就走過去,她走到南宮瑾面前,伸手拉住南宮瑾的手,開口道:"我們走吧!"

南宮瑾看到歐陽清凌,僵硬的神色好了些許。

他看不清楚歐陽清凌此刻在想什麼,只不過,歐陽清凌既然讓他走。

那他也沒有必要在繼續待下去,更何況,這個酒吧,居然還是葉墨笙開的。

他回國后,也來了這個酒吧好幾次了,可是,他竟然沒有想到,這個酒吧的幕後老闆,是葉墨笙。

剛才看到葉墨笙的那一刻,他的心情,沒有人能夠明白。

是他帶著歐陽清凌陷入危難,可是,救歐陽清凌的人,卻是葉墨笙。

南宮瑾對葉墨笙,一直心存敵意,卻沒想到,到頭來,他還是不如葉墨笙。

南宮瑾狠狠的看了一眼葉墨笙,低頭看了一眼,歐陽清凌拉著自己的手。

他點了點頭:"好,我們走!"

葉墨笙臉色難看的看著南宮瑾,他們倆關係這麼親昵了嗎?

歐陽清凌為了南宮瑾,不顧危險,留下來同劉癟三等人周旋不說,此刻,還當著自己的面,拉著南宮瑾的手,她到底是怎麼想的!

難不成,她跟南宮瑾,已經發展到了自己不知道的地步?

葉墨笙黑著臉,眼睜睜的看著歐陽清凌拉著南宮瑾,離開酒吧。

葉墨笙多想上前,拉住歐陽清凌,問個究竟。

可是,他到底是沒有這樣做。

看著歐陽清凌和南宮瑾的身影消失,葉墨笙沉著臉,回了包廂。

經理看著葉墨笙陰沉的臉,也不知道他到底在想什麼,他也不敢妄加猜測,只能趕緊安排酒吧的工作,讓酒吧趕緊正常營業。

話說,南宮瑾和歐陽清凌出了酒吧。

南宮瑾掙開歐陽清凌的手,他冷聲道:"現在我們已經出來了,你也應該放開我了吧!既然葉墨笙已經不在了,你也沒有必要再繼續演戲了,我知道你剛才的一切,都是做給葉墨笙看的!"

歐陽清凌的手僵硬在半空中,她聽到南宮瑾的話,僵硬的站在那裡:"南宮瑾,你是不是喝多了?你到底在說什麼,我拉著你離開,是不希望你在酒吧里繼續鬧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