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好,知道了。」莫雨晴掛斷了電話。

晚上撞車的事還是給了雨晴心裡不小的刺激,睡夢中都是這些場景。而且,半夜的時候,她發起了高燒。 第二日,傭人過來叫莫雨晴起床,一連叫了三次,都沒有得到回應。她們怕出什麼事,推開了門。

莫雨晴臉色通紅,嘴唇乾裂,眉頭深皺的縮在被子里。

「三小姐,你怎麼了?」傭人緊張的問。

莫雨晴勉強睜開眼睛,沙啞著嗓子說:「我發燒了。」

「啊?」傭人忙說:「快,給大少爺打電話。」

手術室門前,一家人在焦急的等待。突然,上方的燈滅了,顧邵霆連忙站起來,朝門口走去。

袁澤從裡面出來,摘下口罩,說:「手術很成功,放心吧。」

顧邵霆緊握他的手,拍了拍他的肩膀。

顧震從裡面被人推出來,肖雅扶著顧邵陽一瘸一拐的走過去,「顧震,顧震。」

「顧夫人,顧伯父的麻藥還沒過勁兒,先回病房吧。」袁澤說。

肖雅眼裡閃著淚花,帶著心疼,點了點頭,跟著去了病房。

這邊,顧邵霆剛要問一問護理的問題,突然手機響了,他接起來喂了一聲,就聽管家說:「大少爺,三小姐發燒了。」

「發燒了?」顧邵霆問:「現在怎麼樣?讓老王開車來中心醫院。」

「是。」管家應道,掛了電話。

袁澤脫下手術服問:「怎麼了?誰生病了?」

「是雨晴。」顧邵霆揉了揉額頭,說:「昨天蘇韻開車要撞她,估計是嚇到了。」

「蘇韻?」袁澤緊皺眉頭說:「她怎麼可以這麼胡來?」

顧邵霆說:「行了,你辛苦一晚了,早點回去休息吧。我爸這裡沒生命危險了吧?需要注意什麼?」

「注意不要生氣,要卧床,吃些清淡的。」袁澤笑笑,又勸道:「老人家歲數大了,你也別硬著來,多讓讓他。」

顧邵霆苦澀的一笑,「要是讓能解決,他也不至於和我大動肝火了。」

送走了袁澤,顧邵霆又去病房看了一眼,見顧震還沒醒。

「邵陽,肖雅,你們吃點什麼?我去買。」顧邵霆問。

肖雅眼睛看著顧震,無力的搖搖頭說:「你爸不醒來,我什麼都吃不下。」

顧邵霆也沒勸她,又看向顧邵陽,「你呢?」

「給我買兩個包子上來吧,昨晚就沒吃。」

顧邵霆轉身出了病房。在醫院門口的早餐車買了兩個包子,又看了看兩邊的車來車往,掏出手機打了出去。

「大少爺。」老王的聲音從電話里傳出來。

「你們到哪了?」顧邵霆問:「三小姐現在的狀態怎麼樣?」

老王轉頭看看,彙報說:「三小姐現在燒的很高,在後面睡著呢。」

「快點來,我在醫院門口等著呢。」

「是,大少爺。」老王心裡發顫,回道:「再過兩個紅綠燈我們就到了。」

十多分鐘后,老王把車子停在了顧邵霆面前。

顧邵霆急忙上前開車門,就見莫雨晴的臉燒的通紅,閉著眼睛,一副很難受的樣子。

「晴寶。」顧邵霆叫了她一聲。然後彎腰把她抱了出來。

莫雨晴感覺自己進入到一個寬闊的懷抱,鼻尖熟悉的味道讓她心安。她微微睜開眼睛,看到他胡茬初露的下巴,胳膊不自覺的摟過了他的脖子。

「邵霆……」

顧邵霆低頭,在她額頭上輕吻了一下,滾燙的觸感讓他心疼,「怎麼不早點給我打電話?這燒了一晚上?」

「不知道。」莫雨晴也不知道自己怎麼回事兒,聲音竟然哽咽,帶著哭腔。許是太難受,身邊沒有人的原因吧。

「怎麼還哭了?」顧邵霆笑著打趣的說:「老公不是在這呢嗎!」

莫雨晴把眼淚蹭到他胸前,嘟囔著聲音說:「不知道。」

醫生給看了病,又開了吊瓶。顧邵霆帶著莫雨晴去了點滴室。

剛把針打上,他手機又響了。

莫雨晴無精打採的說:「我這沒事了,你去看你爸吧。」

顧邵霆接起電話,裡面顧邵陽生無可戀的問:「哥,我就是讓你給我買兩個包子,至於去這麼久嗎?到現在都還沒回來!」

顧邵霆這才想起來,從外套口袋裡掏出來,歉意的說:「我給忘了。雨晴生病了,老王剛才給她送來了,這剛打上吊瓶。」

「怎麼了啊?」顧邵陽關心的問。

「發燒了,打上針就沒事了。」顧邵霆看著手裡的包子,問:「包子涼了,還被壓癟了,你還吃嘛?」

「不吃了,早都餓過勁兒了。」顧邵陽說:「你先照顧雨晴吧。爸這裡還沒有醒,醫生剛才過來看,說還要等等,你不用著急。」

「那你就點餐吧,肖雅那裡你問問她。」顧邵霆說完,掛斷了電話。

莫雨晴昨晚一夜沒睡好,此時已經迷迷糊糊的了,但還是問了一句:「你爸手術成功嗎?」

「嗯,都很好。」顧邵霆哄著她說:「你也睡一會兒吧,醒來我帶你去吃點東西。」

婦科門診,寧嘉緊張的看著對面醫生,小心翼翼的問:「醫生,我想把孩子做掉,今天能做嗎?」

醫生臉色凝重,又看了她一眼,皺眉問道:「頭胎?」

寧嘉愣了一下,隨即點頭說:「是。」

「你老公陪你來沒?」醫生又問,「還是你是未婚?」

寧嘉又一愣,沒想到醫生會問這些。她不想被笑話,撒謊說:「我老公平時工作比較忙,今天是我自己來的。」

看醫生的神色不是很好,她又緊張的問:「醫生,是不是有什麼問題?」

「平時月經准嗎?」醫生又問。

「不準,還痛經。」寧嘉心裡慌慌的說。

醫生瞭然的點頭,放下檢查單,嚴肅的對她說:「就我們給你做的檢查來看,發現你有子宮內膜異位症。一般得這個病的人,都會不孕。可你是個奇迹,竟然懷孕了。我建議你還是回家和你老公好好商量一下,有個孩子不容易,這要是做掉了,以後再懷不上,那你不後悔嗎?你說我說的是吧?」

寧嘉耳朵里聽著這個新鮮的名詞,大腦卻是一片空白。什麼什麼症?是不孕的病是吧?

「我知道了,謝謝醫生。」寧嘉魂不守舍的從診室里出來了,獃獃的坐到一邊的椅子上。

心裡亂糟糟,以為只是一個小手術,就會拿掉所有的煩惱。可是,老天卻不讓她這麼順利,非要來個沒了這個孩子,以後都不會有孩子的戲碼,這是要鬧哪樣?

她深深的嘆了口氣,臉捂進了掌心,真的不知道該要怎麼辦才好了! 莫雨晴醒來的時候,吊瓶已經打完了。她試著坐起來,顧邵霆在旁邊急忙過來問:「要去洗手間嗎?」

「是啊。」莫雨晴捂嘴打了一個哈欠,還不忘關心的問:「你爸有沒有醒來啊?你過去看看吧。」

顧邵霆蹲下給她穿鞋,「剛去看了一眼,沒事,你小姨和邵陽都在那陪著呢。」

莫雨晴被他攙扶著往門外走,說:「等下我也跟你一起。」

「餓了嗎?」顧邵霆問:「先帶你去吃點東西。這都中午了。」

「你這一問,還真有點餓了呢。」莫雨晴捂著肚子,進了洗手間。

剛進去,她就聽到裡面有女人的聲音在低聲哭泣。她一愣,還是進了一個隔間。心想,許是得了什麼重病,不好在家人面前表現出脆弱,才來這裡哭的吧。

完事後,踩了沖水,莫雨晴打開門出來。恰逢哭泣的女子也從對面的門裡出來,正低頭擦著眼淚,頭髮披散著,顯得很狼狽。

莫雨晴看到她,驚訝的很,叫道:「寧嘉!」

寧嘉被突然點名,條件反射的回過頭去看,「雨晴?」

莫雨晴上前,看著她紅腫的眼睛,拉著她就往外走,擔憂的問:「你怎麼在這偷偷的哭?是誰生病了?寧姨嗎?」

寧嘉沒想到在這會見到莫雨晴,她心虛緊張,手裡的檢查單也默默的往身後藏。

顧邵霆看到她們倆一起從洗手間出來,也微訝的很,「寧嘉?」

她的小動作可沒有瞞過莫雨晴的眼睛,被她一把拉過手腕,就要搶檢查單。

寧嘉誓死不給,連連躲避著她,嘴裡不住的喊:「沒誰生病,我就是來看痛經的。」

蜜愛萌助理 「你少懵我,看痛經你不讓我看檢查單?看痛經你躲在洗手間里嗚嗚哭?快點給我,有病咱們治病,躲避不是辦法!」莫雨晴剛才一打眼就看出來她的不對勁了,心裡擔心她真得了什麼病而不說。

莫雨晴這剛有點精神,又這麼一折騰,有點氣喘吁吁的了,轉身朝顧邵霆喊:「邵霆,快,把那檢查單給我搶下來。」

顧邵霆自然是不會這麼做的。

也是老天幫莫雨晴,不知怎麼的,寧嘉手一松,檢查單就這麼飄了下來。

莫雨晴眼疾手快,彎腰一把撿起了檢查單,急忙跑到顧邵霆身邊,細細的看起來。

「寧嘉……你……」莫雨晴看了后,不知道該要怎麼說。

「看吧!看吧!」寧嘉失控的大聲喊道:「這下你看到了,滿意了!」她羞憤的上前扯回檢查單,轉身跑了。

「寧嘉!」莫雨晴在後面喊她,卻不見她回頭。

她仰頭看向顧邵霆,「怎麼辦啊?」

顧邵霆看著她跑遠的背影,說:「先讓她靜一靜吧。」

莫雨晴又問:「你說,孩子的爸爸是誰?紀景言對不對?就他和寧嘉發生過關係!」

「那都是國慶那時候的事了吧?和現在的時間對不上。」顧邵霆搖頭。

「我不相信寧嘉還會再和別人的!」莫雨晴斬釘截鐵的說:「我看就是紀景言!難道他們倆不會再來一次的嗎?」

顧邵霆嘆氣,「等下我給景言打電話,我先帶你吃飯去吧。」

倆人出了醫院,進了附近一家連鎖飯店。

東西上來,莫雨晴心裡想到寧嘉,遂拿出電話給她打了過去。

「喂,什麼事啊?」寧嘉的聲音囔囔的傳了過來,一聽就是還在哭。

莫雨晴說:「我跟你道歉,剛才是我不對。你現在在哪呢?我和邵霆在萬和吃飯呢,你也過來一起吃一口吧。」

「我不餓,等下就要回店了。」寧嘉說。

「你不餓,孩子還不餓嗎?估計你早上也沒吃吧?聽話,過來找我們來,我都給你點好菜了。」莫雨晴不容置疑的說。

說到孩子,寧嘉的心一動,想了想,嗯了一聲,「好吧,我現在過去。」

「你要不要現在給紀景言打個電話叫他過來?」莫雨晴問。

顧邵霆搖頭,「我怕寧嘉不想看到他。等下還是先問問她,孩子的爸爸到底是不是景言吧。」

「還問什麼問啊,明擺著的事。」莫雨晴生氣的說。

沒一會兒,寧嘉來了,莫雨晴朝她揮手示意。

寧嘉在莫雨晴身邊坐下,就被莫雨晴緊張的問:「剛才那麼跑沒事吧?」

「沒事。」寧嘉淡淡的說。

「先吃飯吧。」顧邵霆說,又沖莫雨晴使了個眼色。

三人默默的吃了飯。寧嘉也沒什麼胃口,吃了幾口就放下了筷子。莫雨晴也只是吃了一小點,也沒再繼續吃。

看了一眼身旁憔悴的寧嘉,莫雨晴沉吟片刻,還是忍不住的問道:「孩子……是紀景言的?」

寧嘉低頭玩著紙巾,半晌后,才輕輕的點了點頭。

莫雨晴激動的一拍桌子,對顧邵霆說:「你看我說什麼來著?給他打電話,叫他過來。」

寧嘉抬頭說:「別讓他來!來了也沒用,看著還煩,我自己能解決!」

莫雨晴問:「你要怎麼解決?把孩子打掉?你考慮好了嗎?」

「這個孩子本來就不該到這個世上來,來了也是多餘。」寧嘉說:「就當是我欠孩子的吧。」

莫雨晴沉默片刻,點頭說:「你說的對。紀景言不負責任,生下孩子他也不會管的,拖累了你們。要是讓寧姨知道,我看都會打死你,這個孩子來的確實不是時候,拿掉也是最好的選擇。」

寧嘉又響起醫生對她說的話,心裡難受的要死,眼淚啪嗒啪嗒的掉了下來。

「別哭了。」莫雨晴拿紙巾給她擦眼淚說:「紀景言不值得你託付,咱也不給他生孩子。以後找個好男人嫁了,到時多生幾個。」

寧嘉拿過紙巾擦眼淚,不住的搖頭,卻也一句話都不說。

莫雨晴摟著她的肩膀,哄著說:「哦,好了好了,不哭了。咱們這是長痛不如短痛。」

寧嘉哭著說:「我知道,我就是覺得心裡對不起孩子。以後也不知道能不能再有了!」

「看你說的。」莫雨晴嗔怪的說:「別胡說,咱身體好好的,怎麼不能再有。別胡思亂想啦。」

寧嘉卻還是小聲的哭。引來周圍人探尋的目光。

從飯店出來,莫雨晴看她哭腫的雙眼,對她說:「你先去邵霆的車裡等我,我先上去看看老顧,等下送你回店裡。」 莫雨晴和顧邵霆去了樓上的病房。顧震已經醒了,肖雅在旁邊陪著。

「爸。」顧邵霆和莫雨晴走了進來。

「姨夫,你好些了嗎?」莫雨晴輕聲的問。

顧震看到倆人,閉上了眼睛,一言不發。

肖雅看了他一眼,抬頭看向顧邵霆,對他說:「你爸這剛醒,也沒什麼精神。剛才院長過來檢查了一番,說是一切都正常。」

顧邵霆站在顧震身邊,眉眼裡帶著歉意。莫雨晴和他一樣,也是盯著顧震看,心裡說不出的滋味。

「雨晴!」肖雅低呼,「你打針了?怎麼了?」

莫雨晴安慰說:「小姨,沒事的,昨晚上發燒了。」

「怎麼搞的啊?是感冒嗎?有沒有讓醫院給你開藥?」肖雅關心的問。

「不是感冒,打完針好了許多,你別擔心了。」莫雨晴笑笑。

顧邵霆看了半晌顧震,見他還是不睜開眼睛,便對肖雅說:「等下我讓家裡傭人來替換你,你也歇一歇。對了,邵陽呢?」

「餐廳有事,先走了。」肖雅捂著嘴小小的打了一個哈欠,說:「不用,我照顧就好。別人我也不放心。」

莫雨晴說:「小姨,你腿腳不便,還得需要別人照顧呢,怎麼照顧姨夫啊?家裡人來幫個手,你有什麼不放心的?」

肖雅嘆了一聲說:「是啊,你說我怎麼就忘了自己也是個傷員了呢?」

顧邵霆說:「那我們就先走了。」

「奶奶那裡別說手術了,不然老太太該擔心了。」肖雅囑咐說。

「知道!」顧邵霆又看了顧震一眼,轉身拉著莫雨晴的手,離開了。

肖雅看著人離開,才對顧震說:「行了,睜開眼睛吧,人都走了。」

顧震慢慢把眼睛睜開,「想氣死我這個老子是不是?倆人也不顧及我剛手術后不能激動的情況!」

軍門撩歡:紈絝少爺別性急 肖雅哄著說:「你也知道不能動怒了,就消消氣吧。你這剛做完手術,可一定要剋制自己的脾氣啊。」

顧震哼哼,無力的說:「我看要再這麼繼續的氣我,我看我也過不了今年春節就蹬腿了!」

「呸呸呸!」肖雅生氣的說:「你亂說什麼呢?不吉利的話別說,你肯定能長命百歲的!」

顧震見肖雅激動的樣子,心裡稍顯寬慰,伸手想要摸摸她的臉,卻被她給握住放回了被子里。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