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在接下來,又有好幾撥人向他詢問方萌萌的消息,這些人之中有黑道的小混混,也有武林中人,甚至其中還有警察,這讓這名男子越來越擔心,現在連武林人士都介入了,這就意味著他們已經非常危險了。

這名男子不是別人,正是剛給方正宏打了電話不久的老大。 中年男子繞了一個大圈子,才小心翼翼的回到了那破敗的院子之中,男子內心已經不能安靜下來,連忙召集了兩名兄弟,至於還有兩名司機,卻是他們雇傭的臨時工。

「老二,老三,現在蓉城的黑白兩道,還有武林人士都在找這個小妞,失算了,失算了,沒有想到方正宏的能力這麼強,居然連武林人士都能調動,我們必須撤離,不然在這裡,相信就會被人找上門來!」

「砰!」

老三一巴掌拍在桌子上,因為憤怒和激動,臉上的傷口顯得更加的清晰,從而看起來越發的猙獰「媽的,方正宏那老小子不想要他女兒的性命了!居然敢大張旗鼓的找,也不怕我們撕票?」

「老大,我覺得此事有點奇怪,據我們了解,方正宏對他的這個女兒十分的疼愛,他明明知道女兒在我們手上,怎麼會這樣做?」李宗潮分析道,在特種部隊那會兒,他就善於分析。

「你的意思是,這些人不是方正宏發動的?」老大也覺得老二的分析比較靠譜,虎毒不食子,方正宏再不是東西,也不可能拿自己女兒的生命開玩笑吧。

李宗潮點點頭,眼中露出深深的擔憂「應該是的,方正宏生意做的比較大,但是在官場上與黑道關係還沒有這麼強,更何況那些武林人士,一個個都桀驁不馴,怎麼會受方正宏一個普通上人的指使,如果我猜的沒錯的話,我們抓了方萌萌卻招惹到了一個十分強大的人物了!」

「啊,那我們該怎麼辦?」老三不由緊張的問道。

「老大,現在就看你了,如果說我們扔掉方萌萌跑路,或許還有一條生路,如果我們還要用方萌萌來還錢,很有可能就算錢到手了,我們也沒命花!」李宗潮說話間,目光就死死的盯著他口中的老大。

他口中的老大叫做吳寬,他有兩門絕技,一門是易容術,還有一門就是催眠術,憑藉對方的催眠術,這些年下來,他們三人流竄作案基本上都得手了,所以這次想做一個大的,才將目標對準了方萌萌。

吳寬十分的糾結,這次綁架方萌萌,他們可是做了很久的準備工作,但是眼看十億就要到手了,就這麼放棄,實在太讓人糾結了,如果不放,冒險一搏,很有可能帶著錢遠走高飛,也有可能死無葬身之地,他雖然會催眠術,但是只能針對一些普通,對於那些意志力強大的武者,他可是沒有辦法的。

「老二,老三你們說我們該怎麼辦?」一時,吳寬也不知道到底該怎麼辦?

「老大,怕啥,方萌萌在我們的手上,到時候,我們有她做人質,等錢到手了,我們就可以……!」

「老三,這樣做太冒險了,先不說黑道上的那些人,就拿那些警察來說,蓉城是省級城市,是有權調動武警的,武警的狙擊手可不是吃素的!我們我們還是趁早退走,不然晚了,想要脫身都難!」

「媽的!這些天不是白忙了!奶奶的,既然要走,老子也不能吃虧,老大,老二那個妞那麼靚的,不如我們把她上了,讓方正宏後悔一輩子!」說著老三的眼中就露出了淫邪的眼神來,起身就要向關押方萌萌的房間而去。

吳寬臉色一沉「老三你給老子回來!都什麼時候了,你他媽還精蟲上腦!你知道現在外面又多少人在找我們嗎?如果我們傷害了方萌萌,招惹了那個大人物就是一個不死不休的局面,那時候我們才是真正的死定了!」

「我擦,這也不行,那也不行,你說怎麼辦?」老三也火了,不禁大聲的嚷嚷了起來。

「媽的,幹了!如果把這票做成了,我們這輩子就不愁吃穿了!」吳寬咬牙做出了決定。

「老大,那我們接下去該怎麼辦?」

「老二,接下去我們這麼辦……!」

離方萌萌被綁架已經兩個多小時了,哪怕出動了那麼多的武林人士,依然也沒有方萌萌的消息,林洛再也在別墅之中呆不住了,決定還是出去尋找方萌萌。

剛剛來到街道上,林洛的電話就響了,一看卻是黃毛打來的。

「黃毛,是不是有消息了!」

「老大,我們發現了一個人,他可能參與了綁架,不過這個人十分的狡猾,很快就跑掉了,現在道上的兄弟已經往那個東區趕了過去!」

「好,黃毛你乾的不錯!繼續關注有消息就向我彙報!」

林洛掛了電話,就攔截了一輛計程車往東區而去,十多分鐘后,他來到了東區,東區是一個繁華的街道,想要在這裡找一個人談何容易,一進入東區,林洛就發現,一些社會青年不斷的進出一些商店門面,應該是在搜尋對方的蹤跡。

「老大,那個傢伙又出現了,在東區泰生路!」掛掉了黃毛的電話,林洛就往泰生路而去,同時,他發現,無數的混混們也往那個區域而去,顯然也是得到了消息。

「站住,抓住他!」

忽然一聲驚呼之聲傳來,林洛定睛望去,卻是一名戴著帽子的男子正快速的在前面跑著,在他的後面有十多名混混追趕著。

「難道是他!」

林洛目光一寒,一個閃身就朝著馬路對面衝去,並且迅速攔住了對方的去路。

「走開!」

看到忽然出現的林洛,對方毫不客氣的一拳砸了過來。

「哼!」

林洛冷哼一聲,右手一纏一繞就將對方拳頭上的力道化解,並且在化解對方手上力道的那一刻,他的膝蓋已經快若閃電的撞擊在了對方的小腹。

「砰!」

「嗯!」

隨著一聲悶哼,對方的身體忽然彈起,並且一道雪亮的匕首快速划向林洛的手臂。

林洛一縮手,對方就猛的轉身,向著那些混混衝去。

「想逃,你跑的了嗎?」

林洛身體忽然騰空而起,雙手作展翅狀,身體在空中快速的激射而出。

「砰!」

他一腳踢中了對方的背心,一聲慘叫發出,對方的身體不由飛出了六七米,然後撞在了一顆大樹上,震得樹上的葉子簌簌作響,掉落了一地。

「抓住他!」

看到有便宜可見,幾名混混一擁而上,想要抓住對方,但是沒有料到,對方忽然翻身而起,一記掃腿就將幾名混混給掃倒。

「哼,真是不掉棺材不掉淚!」因為林洛要詢問有關於方萌萌的消息,所以他下手都是留了情的,沒有想到這個傢伙居然這麼抗打,連連給他兩次重擊,還沒有失去戰力。

連連跨出幾步,林洛就追上了對方,忽然對方猛的回頭,一道雪亮的冷芒直奔林洛的面門而來。

林洛目光一沉,右手快若閃電的探出,五指從對方的手腕處劃過,頓時,對方感覺手掌忽然失去了知覺,手中的匕首自然的飛了出去。

林洛手掌向前伸出,就抓住了對方的脖子,手指微微用力,冷聲道「說,是不是你綁架了方萌萌!」

「你在說什麼,我不知道!」

「敬酒不吃吃罰酒!我可沒有那麼大的耐性,再問你一次說還是不說!」

「不知道,我不知道什麼方萌萌,李萌萌的!」

「不知死活!」

林洛目光一冷,一指點出,就點中了對方的小腹,然後就隨手將他扔到了地上。

「啊!好癢!好癢啊!」

被扔在地上的李宗潮猛的站起想要逃走,忽然卻軟倒在地,卻是在這一刻,他全身的,每一寸肌膚都感覺到一種無法言喻的搔癢。

「這位老大怎麼稱呼?」十幾名混混們也沖了上來,看著在地上打滾的李宗潮眼中閃過一絲畏懼之色。

「你們放心,如果他真是綁架方萌萌的兇手,我不會虧待你們的!」林洛沉聲說道。

周圍的混混頓時大喜「老大真是夠義氣!」

「啊啊啊!好癢,好癢啊!」在地上打滾的李宗潮一邊叫喊,一邊抓著自己的身體,那種癢到骨子裡的感覺太難受了。

大約過了三分鐘,林洛一腳踢出,頓時,李宗潮感覺全身那種奇癢忽然消失無蹤,心中不由鬆了一口氣,一聲冰冷的聲音在他的耳邊響起「再問你最後一次,說還是不說?如果你再不說,我會以利害十分的手段來折磨你!」

林洛這句話倒不是吹牛,他對人體的穴道極為了解,身體中有一些奇怪的穴道,如果點只中了這個穴道絕對可以讓人生不如死。

李宗潮渾身打了一個冷顫「說,我說!」

「方萌萌,現在正在舊城區!」

林洛雙眼不由一亮「好,馬上帶我過去,如果你敢騙我,你就等死吧!」一股冰冷的殺機從林洛的眼中閃過,讓即使身為特種教官的李宗潮也感覺到了一絲恐懼。

李宗潮無奈嘆了一口氣,吳寬的辦法就是讓他去拖住那些人,然後他就趁機讓方正宏送錢來,只要錢一到手,他們就可以撤離了,但是沒有想到,不到半個小時,李宗潮就被抓住了。

看著這間破敗的小院子,林洛心中多了一絲激動。

「砰!」

他一腳踹開了院門,留守在這裡的老三和另外兩名司機當場就跳了起來,當看到門外的林洛等人,老三臉色大變,從懷中掏出了一隻手槍就要扣動扳機。

林洛一見到那黑洞洞的槍口,臉色猛的一沉「找死!」

他身影一閃就消失在原地。 下一剎那,林洛的身影就出現在了老三的身前,並且一道幻影閃過,老三就發現手中的手槍已經不翼而飛。

「砰!」

整條手臂甩出,狠狠的砸在了老三的胸口,老三發出一聲慘叫,然後整個人就飛了出去。

兩名一看情況不對,轉身就欲要逃走,卻被林洛一腳一個給踢倒「把他們都抓起來!」

那些混混們一擁而上,就將老三三人控制了起來,林洛順勢進入客廳,目光一掃,就落在了那一扇木門之上。

他快步走了過去,伸手推開。

「嗚嗚嗚!」

方萌萌掙扎的聲音傳入林洛的耳中,讓他重重的鬆了一口氣,此時的方萌萌手腳都被綁在椅子上,嘴上也貼著膠布,模樣十分的可憐。

「萌萌,是我,不要害怕!」林洛快步走到了她的身前,然後扯掉了她嘴上的膠布。

「林洛,你終於來了,我好害怕!」被綁在這裡幾個小時,恐懼無時無刻都在侵蝕著她的內心,此時見到林洛,她心中有一種想要哭的衝動。

「別害怕啊,沒事了!」林洛一邊安慰方萌萌,一邊替他將身上的繩子解了開來。

「林洛!」

一獲得自由,方萌萌整個人就撲入了林洛的懷抱之中。

「好了,沒事了,沒事了!」

林洛能夠感覺懷中可人兒那微微顫抖的身軀,心中既是慶幸,又是慚愧,輕拍著她的後背,安慰著。

「走,我們出去吧!」

「嗯!」

方萌萌點點頭,抱住林洛的手臂一起向外面走去,老三三人已經被制服,不過按照李宗潮說的,還有一個叫做吳寬的沒有落網,此人也是此次綁架方萌萌的主犯。

林洛迅速將方萌萌獲救的消息告訴了方正宏,師父老陳老牛黃毛等人,從方正宏那裡林洛得到一個有用的消息。

就是吳寬再次聯繫他了,要挾他在半個小時候將錢送到江林公園去。

林洛不由冷笑「這個吳寬真是不知死活啊,到了現在居然還想著要錢!」

「方叔叔,你就不當知道萌萌已經獲救,按照他的吩咐辦吧,正好讓我將他抓住!」

對於那些隨他尾隨而來的混混們,林洛也沒有虧待他們,當場要過了他們的賬號,然後通過電話帳轉,給他們一人一百萬。

並且隨後他又通知了黃毛,要到了黃毛的賬號,轉了一億過去,用來感謝那些幫忙找人的道上兄弟,至於怎麼分配就是黃毛的事情了。

二十分鐘以後,林洛就將方萌萌送回了方氏別墅,自然父女重逢自然又是一番感嘆。

忽然林洛接到了來自師父的電話,說是吳寬已經被抓住了,並且告訴了他一個地點,讓他過去處置。

「方叔叔,那個傢伙已經被抓到了!你可以讓你的人撤回去來了!萌萌好好休息,對了,你的兩位朋友很擔心你,你給他們打個電話吧,我就先走了!」

「林洛,謝謝你!如果這次沒有有,萌萌可能就回不來了!」方正宏鄭重的說道。

「方叔叔,別這樣說,是我沒有保護好萌萌,你放心,以後絕對不會有這樣的事情發生了,告辭了!」林洛對著方萌萌微微一笑,然後就大步走出去。、

「阿生,你開車去送林洛!」

「是!」

對於方正宏的好意,林洛並沒有拒絕,給阿生說了一個地點后,林洛就靠在車墊上閉目養神,心中卻是暗自思索著該如何處置那吳寬。

「林先生到了!」

「嗯,阿生謝謝你!」

「不用客氣!」

林洛拉開車門走了下去,這裡並不是市區,下車后,林洛徑直向著一座大宅子走了過去,一名中年男子在門外等著林洛,一見到林洛,對方連忙躬身行禮「九爺,主人在裡面等您!」

「好!」

林洛點點頭,跟隨中年人進入了這座大宅子,客廳中上官無畏坐在正中央,在他的左右兩邊一共站著十二名黑衣人。

這些黑衣人一個個氣息渾厚,林洛定睛一瞧,居然都是暗勁初期的高手。

「徒兒見過師父!」

「林洛你的女朋友沒事了吧?」上官無畏和藹的問道。

「沒事了,只是受到了一些驚嚇而已,相信很快就會好起來!」林洛沉聲說道。

上官無畏點點頭「那就好,對了,我已經讓人審問過了那個吳寬了,這個傢伙就是一個慣犯,專門綁架富人的兒女,而且這個傢伙十分的狡猾,懂得易容術和一種催眠術,為了抓住他,我可是廢了不少的心思!差點還讓他給逃了!」

「師父,他在哪裡,我想見見他!」林洛眼中閃過一絲殺機。

「跟我來吧!」

隨著上官無畏,進入了宅子的裡屋,在林洛疑惑的眼神之上,師父轉動了一隻花瓶,牆壁分開,一條通道就出現在了他的眼前。

「走吧」

兩人一起步入了通道內,通道呈階梯狀,延伸往下,並且在通道兩邊的牆壁上都裝有燈頭。

階梯並不長,不過在通道的盡頭卻是有人把守。

「主人,九爺!」

上官無畏已經將林洛的身份在黑市中宣布了,看到他照片的那些手下自然認識林洛,因為他是上官無畏的第九個徒弟,所以他們就稱他為九爺、。

通道之後就是一個巨大的空間,一進入其中,林洛就發現了不遠處一名中年男子正被掉在一座刑具之間,身上的衣服早就破爛得不成樣子。

「師父,就是他嗎?」林洛指著那被吊著的中年男子問道。

「嗯!」

「你們都退下!」上官無畏對十多名守衛一揮手,他們連忙行禮離開。

「啪!」

林洛一個箭步就沖了上去,一巴掌就扇著了吳寬的臉上「混蛋東西,綁架誰不好,你來綁架我的女朋友!」

遍體鱗傷的吳寬心裡直發苦,看到林洛的時候,他就明白了,當時他看到了從遠方衝來的林洛,不過他並沒有放在心上,現在他才知道,被他小視的少年才是一個真正的大人物。

「啪啪啪啪啪!」

林洛連連扇對方几個耳光,心中的怒氣才消散了大半,事情差不多也弄清楚了,這個吳寬就是為了錢財綁架方萌萌的,倒沒有別的動機。

「你說我該怎麼處置你好呢?」林洛冰冷的目光落在了吳寬的身上。

「老大,你饒了我吧,我再也不敢了,不敢了!」吳寬口中說著求饒的話。

「饒你,我憑什麼饒了你啊!」林洛冷笑道。

「老大,我有用,我會易容術,我會催眠術,我可以做你忠實的手下,做你的狗!」吳寬急切的說道。

林洛心中一動「會易容術和催眠術,這倒真是一個人才,如果將他安置在黃毛和齙牙那邊,應該對他們的發展有很多的幫助,還有那個李宗潮,身手也不錯也不錯,如果稍稍培養下,倒是一個人才。」

「好,既然你如此說,我就饒了你,我會將你安排一個小幫會中去,你的任務就是幫助小幫會發展壯大,如果在我規定的時間內,達不到我要的要求,我一定不會饒了你!」

「謝謝老大,謝謝老大,您放心,我一定不會讓您失望的!」吳寬忙不地的表態。

李宗潮還有哪個老三等人林洛已經讓黃毛派人給逮了回去「你給我聽好了,待會你就跟我走,老老實實府主黃毛和齙牙,記住,不要有壞心眼,不然我同樣也饒不了你!」

「是,是!是!」

「徒兒啊,處理好了?」上官無畏笑盈盈的問道。

「嗯,他還有點用,我就把他收來當手下,我在蓉城的兩名手下發展了一個小幫會,我打算讓他們過去幫忙!」今天林洛算是見識到了黑道的力量,所以他心裡也有了一個將黃毛齙牙培養坐大的想法。

半個小時后,林洛帶著吳寬來到了黃毛等人的所在的據點——撞球室。

「黃毛齙牙以後他就交給你們了,讓他跟著你好好混!」林洛指著身後的吳寬說道。

「見過黃毛哥,見過齙牙哥!」吳寬倒十分的光棍,知道黃毛和齙牙是林洛的身後,將自己的位置放得極低。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