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等等,小子,你這樣是殺不死它的。」蕭老頭在背後喊住了我。

「我先把它大卸八塊,看它死不死。」我咬咬牙說道。

「它本來就是一個死人,只是被針屍術控制了而已。」蕭老頭白了我一眼。

「啊?那怎麼辦啊?」蔣亦夢十分擔心的看著蕭老頭。

「呵呵!你們莫急啊!我有辦法的,知己知彼才能百戰不殆。既然我知道它是被針屍術操控的,肯定有辦法對付它啊!你們都讓開一點吧!看我的。」蕭老頭露出一個神秘兮兮的笑容,然後伸手在背包里摸索起來。

「還好帶來了,小子,學著點吧!」蕭老頭在背包里摸了半天,終於摸出一紅一白兩包粉末。

「這是。。。。」我看著蕭老頭手裡兩包粉末總覺得眼熟。

「這是生石灰粉,這是硃砂粉,你應該知道吧?」蕭老頭晃了晃手裡兩包粉末笑眯眯的看著我。

「硃砂我知道,但是這石灰能幹嘛啊?你該不會是想朝它眼睛灑吧?」我說完指著地上的腐屍頭顱笑了笑:「它的腦袋已經被我砍了,你可以放心欺負它了,嘿嘿。」

「你懂什麼?石灰和硃砂都是純陽之物,可以剋制各種陰邪煞物。對了,我問你點事啊?」蕭老頭一臉壞笑的看著我

「什麼事你就問吧!這裡又沒有外人在。」我心裡隱隱約約覺得這老小子又準備使壞了。

「嘿嘿!也沒什麼,就想問一下你還是處男嗎?」蕭老頭壞笑的看著我。

果然,這老小子一肚子壞水。

「呃!老蕭你我這個幹嘛啊?爺我是不是處男跟你有什麼關係啊?」我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呸!老流氓。」蔣亦夢紅著臉罵了一句,然後把臉轉向別處。

「嘿嘿!你還是老實交代吧!要不然今天晚上我們都會被腐屍困在這裡的哦!要是不想被臭死或者噁心死,你還是老實交代吧!」蕭老頭壞笑的看著我說道。

「這跟我是不是處男有什麼關係啊?」我無可奈何的笑了笑。

「當然有關係啊!童子尿調石灰粉和硃砂,這可是天底下最陽的東西啊!」蕭老頭一看我有點不耐煩了,急忙說出了實情。

「原來是這樣啊?好吧!我老實交代。。。。」我忽然想起旁邊還有一個蔣亦夢,話說到一半再也沒法說出口。

我扭頭看了看蔣亦夢,她正扭頭看著遠處的黑暗中,頭也不回的說道:「我什麼都聽不見,什麼都看不見。你們看著辦好了。」

我紅著臉看著蕭老頭:「好吧!我老實交代,我還是處男。這下你滿意了吧!」

「哈哈哈哈!丟不丟人啊?馬上三十歲了居然還是處男。你師父這麼帶了你這麼個廢物啊?」 星宿永恆 蕭老頭放肆的大聲笑了起來。

「老蕭你閉嘴,沒看見還有女孩子在這裡嗎?」我怒罵道。

「哦!對不起哈!我忘記了還有個蔣大小姐在這裡,哈哈哈哈!對不起哈!」蕭老頭一邊拿出一個竹筒遞給我一邊笑道。

「你給個竹筒給我幹嘛?該不會是。。。」我拿著竹筒看著蕭老頭。

「嘿嘿!去吧!小子,祖國和人民需要你的時候到了,趕緊去尿尿吧!嘿嘿嘿嘿!」蕭老頭得意的看著我。

「你。。。」我剛想罵蕭老頭,卻發現旁邊的蔣亦夢紅著臉羞澀的看了我一眼。

「老蕭你等著,總有一天我會報仇的,尿就尿唄!誰怕誰啊!」我拿起竹筒走到一顆大樹後面開始準備尿。

因為旁邊有一具散發著濃烈腐臭的腐屍正在搖搖晃晃的慢慢走著,還有一個如花似玉的美女在旁邊,我一緊張,一點尿意都沒有。

「小子!好了沒有啊?你快點行不行?尿個尿要那麼久嗎?」蕭老頭急不可耐的喊道。

「你催個屁啊?老子撒個尿都要催啊?越催我越尿不出來。」我大聲吼道。

「你吼個屁啊?是不是尿不出來啊?我來幫幫你吧!」蕭老頭大聲說了一句,然後慢慢走到我的旁邊吹起了口哨。

果然,一股暢快淋漓的感覺傳遍全身,小小的竹筒里也裝滿了童子尿。

「嘿嘿!童子尿可是個好東西,千萬不要浪費了哦!」蕭老頭摘下一片樹葉包住竹筒笑著說道。

「要不你老人家先喝兩口?走了這麼久你也應該渴了吧!趕緊趁熱啊?」我嘲諷著蕭老頭。

「你們渴了啊?我也有點渴了,我去車上拿水哦!你們在這裡等我一下吧!」蔣亦夢說完準備回車上去拿水。

「天這麼黑,這裡又那麼危險,還是不要去了吧!這麼大一個村子,裡面肯定有水井的。」我看著蔣亦夢。

「是啊!夢夢,我們現在一定要緊緊的跟在一起,千萬不能分散開哦!要不然出事了就晚了。」蕭老頭一邊用童子尿調和起硃砂和石灰。

「那好吧!我在堅持一下吧!」蔣亦夢慢慢的蹲了下來。

蕭老頭把調好的硃砂和石灰粉裝在一個銅盤裡,然後朝在那具被我砍斷腦袋,正在原地徘徊不前的腐屍走去。

「嗤!」蕭老頭把手中剛剛調好的硃砂澆在了屍體身上,頓時就冒出了白煙。

屍體似乎十分害怕,不停的用露出白骨的手扒拉著。

不一會兒,腐屍的身體已經被徹底腐蝕掉了,只剩下一堆白森森的骨頭架子在地上。

蕭老頭從懷裡掏出一張符咒,凌空一甩。符咒上面居然燃起了藍色的火焰。

蕭老頭把符咒往地上的白骨上面一扔,頓時,一股熱浪迎面而來,白骨居然劇烈的燃燒起來,不一會兒就變成了一堆灰色的骨灰。

「看到沒?小子,學著點。」蕭老頭輕描淡寫的看了看地上的骨灰,然後笑著看著我。 等等,石大人到底想要做什麼?控制大中華比較有權勢的人,然後呢?他想幹嘛,報復所有人?統治世界,統治人類?!!

真是非常宏偉的目標啊……

呵呵呵呵……

容我先笑一會兒……

我此刻也不知道該說什麼話了。

我原本覺得這石大人好歹也是文人騷客,有點詩書才氣,應該不會像我看過的種馬文小說裡面的反派一樣作死……

我果然還是猜錯了……

石大人這個樣子和網路小說里的智商超低的反派有什麼區別?!不都是野心勃勃,思維奇葩,目標都是「為了自己無聊的野心,無理由統治世界、無理由統治人類……」簡直就和《劍指XX》、《天地XX變》裡面的無腦反派一般……

拜託大人你醒一醒啊!!

你除了說話方式和他們不一樣之外,你的什麼都和他們一樣啊啊啊!!

我無語片刻,覺得有必要按照普通小說套路問一問,道:「為什麼告訴我那麼多?因為我要死?」

一般的,一般壞蛋告訴好人太多消息的時候,就是好人要掛掉的時候……

我似乎猜到自己會掛掉了……

石大人奇怪道:「你死了誰幫我拿月華劍?」

我突然很想大吼一聲,大哥你醒醒啊,我就是沒死我也不會幫你拿月華劍的!!

石大人微笑道:「顏姑娘肯定不會幫我拿月華劍的,要不做個交易,你用月華劍換丁青如何?」

他說完,蠶馬就帶了一個人過來。

我定睛一看,哦呵呵,就是丁青!!

仔細一看,丁青也穿著高齒木屐,長袖飄飄,很有古典範兒,就是那銳利的眼神並未有變。

「顏漠!!」丁青甩開蠶馬立刻衝過來,還沒站穩,就問道:「你怎麼來了。」

我汗……

我艱難的把自己的手從丁青的手裡抽出來,盯著她看了很久……

菇涼你跑的這麼快,真是苦了你了,穿著高齒木屐都能跑這麼快,居然沒跌倒……

還有,菇涼這幾天你應該吃的不錯,被人綁了,居然還能胖了一圈……

我乾笑一聲,拿著扇子圍著丁青轉了一圈,問:「你沒被投喂什麼奇怪的東西吧?比如三屍腦神丹?比如迷魂丹?」

《笑傲XX》裡面三屍腦神丹是魔教控制弟子的神葯,迷魂丹也差不多……

要是真被控制了,那可就糟糕了……

蠶馬又是噗的一聲笑出來,發現我再次涼涼的瞅了他一眼之後,他止住笑,低下頭不說話。

石大人道:「我光明磊落,不會使那種手段。」

卧槽!

這特么什麼世界!反派居然這麼有節操,居然這麼有原則?!!

我怎麼感覺石大人才是正派,我才是反派啊!!

石大人您清醒一點,您是壞人,你要沒節操,要卑鄙無恥下流,要不擇手段,要人神共憤這才符合您的身份啊啊啊!!

你這麼和藹可親光明磊落完全不符合您的身份啊!

等等,既然石大人沒有對丁青做一些小動作,那麼……

石大人再次對著清風朗月微笑,頭髮很騷氣的飄啊飄,比用了飄柔還要飄,道:「顏姑娘,不知你意下如何呢,是願意用月華劍換丁青還是現在想要一走了之呢?應該不會一走了之的吧,蠶馬可是等了你好久。從哪兒說起呢,我發現蠶馬這個千年老妖怪對你……這幾天老是叫我不要傷害你,於公於私,我都不希望與你為敵啊。」

我去!!

石大人果然不愧是文化人,連威脅別人的話都說的這麼委婉,說的這麼含蓄,我真是服的五體投地!

石大人這話的意思其實可以用一句概括,「快把月華劍騙過來,不然殺了你。」

我嘴角抽抽,沒說話,只是緩緩打開摺扇。

「顏姑娘是要動手?你怎麼可以這樣,你難道一點點都不考慮蠶馬的感受嗎?你們難道不是朋友嗎?」石大人望著我,語氣似乎很委屈。

卧槽!!

受不了了!!

石大人看看你做的事情你就應該知道自己是反派,反派就該有反派的樣子,不要搶正派人的話!不要說的大義凜然,搞得我才像是反派一樣啊啊啊!!

蠶馬道:「顏姑娘,你……」

我一個沒客氣,周圍的風拔地而起,長發突然向上飛揚起來,似乎有著無數向上旋轉的狂風流轉呼嘯!!

卧槽!!

這扇子的威力居然這麼大!!

真是爽爆了!我簡直就像是拿著一個戰鬥力超強的助手啊!!這就是高手的感覺嗎?哈哈哈哈哈哈,我終於明白為什麼小說里的人都熱衷於當天下第一了……

大戰一觸即發,我把丁青護在身後。看著前面兩團翻滾的黑氣我一扇子呼過去,整個人也衝過去,抬起一腳就踹在蠶馬兄的胸口,雖然沒什麼作用,但是我並不想打贏他們,只想帶著丁青落荒而逃……

我剛想一扇子扇石大人的時候,這才發現旁邊的石大人不見了。

我腦海中千迴百轉……

一般敵人不見了,百分之九十九會在頭頂出現,或者在背後出現……

各種小說裡面都是這麼寫的……

我抬頭看了看頭頂……

回頭一看,呃,石大人似乎沖向丁青了……

猜錯了……

我靈機一動,反手抽出柱子上的劍,一手拿劍一手拿扇子,呼啦一聲就沖向蠶馬兄。

石大人抓住丁青,道:「丁大小姐身份尊貴,得罪了。」

說個毛線!!

要是真的覺得得罪你特么大可放了!!

惺惺作態個毛線!!

虛偽!!

「別急著別急著,這邊有緊急的事情等著大人您處理。」我朗聲道。

石大人一手掐在丁青的脖子上,緩緩回頭。

我反手拿著劍,把蠶馬兄逼在劍與欄杆之間,蠶馬兄身後是呼嘯的夜風,掉下去必定會摔個半死(我覺得那高度一個人摔下去肯定會死)。

我道:「石大人想不想你的這位可歌可泣、重情重義、情真意切、忠心耿耿,驚天地泣鬼神的好基友就這麼香消玉殞了呢?他要是這麼香消玉殞,我可是會很痛苦很難過的!你要不要救他呢?」 「不錯哦!老蕭。」我看著蕭老頭輕而易舉的把腐屍滅掉了,不由得朝他伸出了大拇指。

「不過是被針屍術控制的一具行屍而已,滅它只是分分鐘的事情。」蕭老頭拍了拍手上的灰塵。

「老蕭!這針屍術居然有那麼厲害啊?這可比湘西趕屍的要厲害多了。」我看著地上那堆腐屍的骨灰不禁讚歎起來。

「針屍術一般都只有南疆的徐家掌門人才會使用啊!怎麼這裡也會有人使用針屍術呢?徐家的徐老怪物不是在二十年前就失蹤了嗎?」蕭老頭撿起在藍色火焰中完好無損的黑針仔細看了起來。

「老蕭!這針屍術到底怎麼回事啊?你說說看吧!」我在蕭老頭旁邊蹲了下來。

「好啊!既然你想聽,那我就給你講講吧!」蕭老頭看了我一眼,然後伸出兩根手指頭,我馬上遞過去一根煙然後幫忙點上。

蕭老頭貪婪的吞雲吐霧起來,直到煙快抽完了,這才把煙頭往地上一扔,然後使勁的踩了幾下。

「其實針屍術和湘西趕屍的手法如出一轍,只不過針屍術要高明一點,因為湘西趕屍匠的趕屍術只能操控剛死不久的屍體,而且屍體還必須要完好無損,針屍術則不用講究這些。

因為針屍術可以操控的遠不止屍體,就連殘肢斷臂甚至一塊白骨都可以操控。」

「卧槽!這麼厲害啊?」我被蕭老頭的話徹底震驚了。

「你先聽我說完嘛!」蕭老頭擺了擺手繼續說道:「你剛剛看見腐屍的天靈蓋上插著的針沒有?那就是操控腐屍行動的關鍵呢!湘西趕屍匠趕屍都是用符咒控制屍體內殘留的魂魄,然後操控屍體行走。針屍術則是用精心培養的蠱蟲卵放置在屍體內,然後用陰陽術催化蠱蟲卵變成蠱蟲,就是你剛剛看到的那些噁心的蛆,其實那不是普通的蛆,而是附骨之蛆。」

「附骨之蛆?名字聽起來有點恐怖啊!」我點上一根煙,然後看著蕭老頭。

「對!不過它不僅僅是名字恐怖!它的殺傷力才是真正的恐怖。」蕭老頭點了點頭繼續說道:「這附骨之蛆就是在腐爛的屍體內取出的蛆蟲,然後餵食各種各樣陰毒的東西,再用蠱術去培養一段時間。它們產下的卵就是附骨之蛆了,因為它們都是靠吃腐屍長大,體內的屍毒本身就比較厲害,加上被餵食過各種各樣的陰毒的東西,它們的毒性比眼鏡蛇的毒性還有猛烈。只要人或者動物稍微沾上一點,馬上就會被腐蝕出一個大洞,如果沒及時施救,整個人都會被附骨之蛆的毒性腐蝕掉,變成一灘膿血。而且它們產卵的數量又大,繁殖速度又快。一顆卵可以在幾個小時內變成數百條蛆。」

「一顆卵這麼厲害?可以變成那麼多嗎?這麼變的啊?」我疑惑不解的看著蕭老頭。

「每一條附骨之蛆都是母體,它由卵變成蛆只需要幾分鐘,然後馬上開始吞噬宿主的血肉,很快就可以產卵的。如果一個人沾上一條附骨之蛆,就算他沒有被毒死,也會被附骨之蛆活活吞噬掉,甚至連骨頭渣子都不剩。」蕭老頭輕描淡寫的說著。

我和旁邊的蔣亦夢聽著卻打了個寒戰,這麼小的蛆不僅僅毒性猛烈,繁殖速度還快。幸虧剛才沒沾上。

蕭老頭四處看了看,然後嘆了口氣說道:「針屍術就是把這些附骨蛆卵放在被控制的屍體內,然後用陰木針封住屍體殘存一點的魂魄。就這樣,附骨之蛆不僅僅會吞噬宿主的血肉,還會連魂魄一起吞噬掉。這樣就可以利用附骨之蛆來控制屍體。平時屍體內的附骨之蛆都是屬於沉睡的狀態,一旦有人來操控屍體,屍體內的附骨之蛆就會蘇醒。」

「利用蠱蟲控制屍體,呵呵!原來是這樣啊!我還以為針屍術有多麼厲害呢!也不過如此啊!」我笑了笑。

「如果是一群被控制住的腐屍呢?你能夠保證你身上不會沾上毒液或者附骨之蛆嗎?」蕭老頭輕蔑的看著我。

「呃!」我被蕭老頭的話噎得啞口無言。

「針屍術只有南疆徐家的掌門人才可以使用,可是徐家的掌門人徐老怪物早已經在二十年前失蹤了,徐家這個神秘的家族也從這個世界慢慢的消失了。怎麼這裡還會有人使用針屍術啊?」蕭老頭喃喃自語。

「南疆徐家?」我對這個陌生的名字產生了濃厚的興趣,也許是因為針屍術出自於徐家。

「對啊! 邪尊誓寵:凰妃請入帳 徐家當年可是江湖上讓人談之色變的一個名字,他們為了錢可以做任何事。說白了也就是一群殺手而已,不過他們殺人的手段十分詭異殘毒。因為他們用的不是降頭就是蠱術,或者一些其他的邪術。而徐家更是卧虎藏龍,裡面的高手更是數不勝數,當時不知道有多少人死在徐家的手裡。因為南疆地勢尷尬,處於邊境地帶,警方和軍隊圍剿了好幾次都是無功而返,徐家的大門都沒有看見,就已經折了不少人。」蕭老頭坐在一塊石頭上述說著關於徐家的一些事情。

「那後來呢?後來怎麼辦啊?」蔣亦夢也找到一塊石頭坐了下來,眨巴著眼睛看著蕭老頭。

「後來啊!徐家崛起到發展興旺只用了十幾年的時間,後來徐家的掌門徐老怪物就神秘失蹤了。徐家門下的門人三三兩兩的也消失了,不過他們的屍體被發現在百越邪神墓裡面,似乎是被作為血祭了。而徐家的掌門人徐老怪物生不見人,死不見屍。慢慢的,徐家就樹倒猢猻散了。」

「百越邪神墓?聽說那裡鎮壓這一個千年邪神,難道徐家失蹤的人被作為血祭就是為了那個邪神可以逃脫封印嗎?」我聽見蕭老頭說起百越邪神墓,忽然想起曾經聽師父說起過百越邪神墓的事情。

「對,裡面確實鎮壓著一個千年邪神,不過跟徐家掌門人徐老怪物有沒有關係我就不清楚了。」蕭老頭聽了我的話點了點頭。

「徐老怪物,難道他也活了好長時間了嗎?」既然被稱為老怪物,那他也一定活的挺久了吧!

「他活了一百多年了吧!不過現在是生是死卻沒人知道。」蕭老頭捲起衣袖,露出一塊觸目驚心的傷疤苦笑一聲:「這就是當年拜那個老怪物所賜,還好我福大命大活了下來。他一定不會知道我可以解了他的屍神咒蠱。」

「什麼?他還會屍神咒蠱?那可是先秦時陰陽家的邪術啊?難道他是陰陽家的傳人?」我大驚失色道。

「不是吧!聽說他是在古墓中挖出了一本記錄陰陽術的書,然後自己修鍊而成的」蕭老頭好奇的看著我:「你知道陰陽家?」

「呵!臭名遠揚的陰陽家肯定知道啊!陰陽家的弟子專修各種各樣邪惡的陰陽術,諸子百家中最讓人痛恨的咬牙切齒的就是這個陰陽家了。」我記得祖師爺留下的一本書中詳細的記錄了關於陰陽家的信息。

「不過現在已經看不見陰陽家的傳人了,因為他們在歷朝歷代都會被朝廷追殺,畢竟會陰陽術的人都是歷朝皇帝的眼中釘,肉中刺。因為皇權絕不允許其他勢力的覬覦,而最容易得手的就是陰陽家的術士。所以每個朝代都在追殺身懷陰陽術的陰陽家傳人。」我一本正經的說道。 石大人嘆了一口氣,道:「顏姑娘,太過分了了,你怎麼可以這樣,你這簡直是誅心啊。你怎麼能對蠶馬這麼殘忍呢?」

摔!!!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