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而且還那麼聰明,慕初笛只是簡單的教了一下,牙牙就學會了,而且還做的很好,只是他做的那些都是憑著他的興趣愛好而來。

得到慕初笛的表揚,牙牙就像吃了興奮劑一樣,歡快到不行,還想再做一個。

小小的臉上沾了點奶油,專註而認真地做好準備。

倏然,目光往慕初笛那邊看去,他想要看看媽咪到底給老霍做了什麼。

他不夠高,只能站在椅子上,可從這個角度去看,又看得不是很清楚,隱隱約約的看到一些綠色的。

綜妖狐藏馬 「媽咪,你給老霍做了什麼啊?」

牙牙忍不住,問了一句。

慕初笛認真地做著手頭上的活,嘴角噙著甜蜜的笑意。

「未來啊!」

「什麼是未來?」

牙牙不懂了,媽咪做了什麼未來?

牙牙還想問些什麼,便聽到身後傳來了腳步聲,牙牙轉過身去,看到熟悉的身影后,粉雕玉琢的小臉綻放著微笑,「老霍。」

「老霍你快來,看看我給你做了什麼?」

「是不是很喜歡,很驚喜?」

「鹹蛋超人哦,在我心裡你就是超人。」

霍驍在牙牙心裡就是超級大英雄。

兒子的崇拜,霍驍當然是喜歡的,那怕他做的鹹蛋超人他沒興趣,可在牙牙面前,霍驍還是稍微的表達一下他的喜歡。

得到霍驍的認可,牙牙更是開心,他還著手準備做一個更大的。

卻被霍驍抱著下地,「該去休息了。」

牙牙搖頭,「不,我不累,我還準備給老霍你做一個更大的鹹蛋。」

「不,你要休息了。」

霍驍斬釘截鐵道。

牙牙就不懂,老霍怎麼總是叫他休息,他又不累。

世界上還有比他更孝順的孩子嗎,他還想給老霍做蛋糕呢。

「不,我不……」

牙牙還想說些什麼,一直在外面的張姨識趣地進來把他抱走。

「來來,小少爺,你身上髒了,我給你去換身衣服。」

被抱走的牙牙懵了,他衣服髒了又怎麼了,他還要做蛋糕的啊,要一身新衣服有什麼用?

然而他還沒驚醒過來,人已經被張姨抱回卧室。

回到卧室,牙牙實在想不通,於是給霍錚打了通電話。

電話隔了許久才接通。

接通后牙牙啥都不說,直奔主題,「堂哥,我那麼孝順還要給老霍做蛋糕,為什麼他要趕我出來啊?」

為了霍驍的事情,霍錚忙碌了一段時間,根本連覺都沒睡過。

現在終於事情告一段落,他可以好好地補眠了,可剛睡不久,牙牙就給他打電話。

「瘋了,我真是上輩子欠你們父子的,現在要來還債。」

覺都不給睡,還讓不讓人活了?

「又發生什麼了,你把事情從頭到尾說一遍。」

牙牙說完后,霍錚真的差點忍不住要罵人了。 「如果你還想要個妹妹,那就乖乖地在房間里呆在,別出去當電燈泡。」

牙牙歪著頭,似乎聽不懂,「電燈泡是什麼?」

「我們家沒有安裝電燈泡。」

「而且,堂哥你說真的,我要有個妹妹了?」

從小牙牙就想要個妹妹,能夠被他寵著,慣著。

平時看著陸小冬對她妹妹那麼好,他就好羨慕,他也想有個妹妹可以對她好。

以前他問過老霍,老霍卻不理他,他還以為老霍小氣呢,沒想到老霍打算給他一個驚喜呢。

這麼想,牙牙就心情順暢了很多。

掛掉電話后,他便看到房門前出現一個陰暗的黑影走過。

他的房間沒有關門,牙牙抬眸看去,便看到久久的身影走過,

他想起霍錚剛才的話,於是連忙跑出去,一把拉著久久的手,「久久,過來,陪我玩。」

久久瞥了他一眼,不打算理會他。

牙牙見久久不想搭理他,也就急了。

「久久,你不陪我玩也可以,不過你不能下去,不能打擾我爹地和媽咪。」

「為什麼?」

牙牙沒想到,久久竟然開口了。

他想了也沒想,直接道,「因為他們要給我做個妹妹出來,你不能打擾,不然我妹妹沒了,我跟你急。」

此時的牙牙,眼睛瞪大,就像張牙舞爪的小動物。

儘管妹妹還沒有,可他已經開始護起「妹妹」來。

殭屍保鏢 聽到妹妹那兩個字,久久臉色更是難看的。

不行,媽咪有她就行,牙牙的存在已經是個膈應,怎麼還能再多一個小孩出來呢?

這樣會分薄她在媽咪心中的地位。

不能這樣的。

久久想要下去阻止,此時張姨正好上來,被張姨帶進房間里,沒讓她出去。

廚房裡,氣氛遽然熱了起來。

身後倏然伸出一雙強壯的臂彎把她圈在懷裡。

男人低沉渾厚的聲音在耳邊迴響著,「給我什麼未來?」

男人很高,高出一個頭,很自然的看到慕初笛所做的蛋糕。

那是剛做好的,周邊的花草還沒有來得及裝飾。

蛋糕上有著一男一女,兩人都白髮蒼蒼,正坐在椅子上,看著落日,周邊的花草在夕陽的照耀下,越發的柔和。

畫面十分的美好。

這就是他們的未來嗎?

十指緊扣,白頭偕老?

原本打算給霍驍一個驚喜,沒想到就這樣被看到了,那就這樣吧,慕初笛也坦坦蕩蕩,不遮不掩,直接道,「對,這就是我跟你的未來。」

「想跟我慢慢變老?嗯?」

本來就很坦蕩的她,聽到霍驍這話,遽然心跳加速,臉頰一片緋紅。

她羞澀地點點頭,「對。」

「夫人,這是跟我求婚?」

慕初笛怔住片刻,這跟求婚有什麼關係?

她沒有啊!

而且他們不是已經結婚了嗎,都老夫老妻了,還求什麼婚。

「求婚的事,應該讓男人來。」

總裁虐妻一時爽追妻火葬場 「你等著就行!」

他們的結婚,沒有求婚,沒有婚禮,什麼都沒有,甚至連一顆真心都沒有。

兩人都不是因為相愛而結婚的。

只是,現在愛上了。

所以也就不計較這些細節。 可是聽霍驍的語氣,似乎有著什麼行動。

慕初笛被霍驍緊緊地抱著,她能夠聽到霍驍紊亂的心跳聲。

「等我從京城回來。」

慕初笛明白他話里的意思,他從京城回來,就向她求婚,給她一個美好的婚禮。

「嗯。」

她輕輕地應了一聲,然後依偎在他壞里。

其實,她也憧憬過跟霍驍的婚禮,只是那個時候,她沒有這個資格。

然後到了現在,他們經歷的事情太多了,也就看淡了。

可現在霍驍提起,慕初笛的心再次跳躍起來。

畢竟沒有那個女人是不憧憬自己婚禮的。

「要去京城?去多久呢?」

美杜莎之約 慕初笛之前沒有聽說過霍驍要去京城,而且霍氏集團不是剛跟Z國簽訂協議嗎?這個時候霍驍能夠離開嗎?

她可沒聽過Z國那個協議需要去京城的。

之前為了給霍驍護住霍氏集團,所以慕初笛對霍氏集團的事情研究過一遍,有一定的了解。

霍驍沒有正面回答慕初笛的問題,「很快。」

他需要找上顧氏夫婦,一定要把這遺傳病的異樣給處理掉。

絕對不能讓霍擎天這個定時炸彈遺留在身體里。

不然,他怕霍擎天不知什麼時候會出來,怕他會傷害到慕初笛。

「好,我等你。」

懷裡的女人親密地往他身上靠,慕初笛也不知怎麼的,總想抱著他。

似乎只有這樣,才能有安全感。

也不知心裡怎麼那樣的不安缺乏安全感。

明明現在一切都那麼好,她跟霍驍之間的誤會都解除了,還有牙牙這麼乖巧的孩子。

她簡直就是人生大贏家了。

可她總覺得哪裡有點不對勁,心越發的不安。

晚上,慕初笛拿著參茶來到霍驍的書房,剛才吃飯的時候他吃了很多蛋糕,慕初笛知道他的胃現在應該不好受。

霍驍其實不太喜歡吃太甜的東西,雖然她弄的蛋糕已經沒什麼糖分,可為了鼓勵和表揚牙牙,霍驍把牙牙做的那個蛋糕給吃光了。

幸好沒讓牙牙再做一個,不然她擔心霍驍的胃都會被撐壞。

敲門后推門進去,進去的時候聽到霍驍在講電話,「把她帶出來。」

見慕初笛進來,霍驍便沒再說下去,嗯了幾聲便掛掉電話。

咯噔,慕初笛把參茶放在他的桌面上。

霍驍拉著慕初笛的手,把她帶到懷裡,「怎麼還不睡?」

時間已經很晚,平時這個時候慕初笛已經睡了。

「等你。」

霍驍不在身邊,她怎麼也睡不好。

「霍先生,我發現現在沒你在身邊,我睡都睡不好,什麼時候開始,我變得這麼矯情了?」

以前她絕對不會這樣的,可最近不知怎麼的,自從霍驍回來后,她就很想粘著他。

好像再不粘就沒有機會的樣子。

霍驍揉了揉慕初笛的髮絲,發出愉悅的淺笑,「這是我的光榮。」

很快,他就能把事情處理完的。

到那個時候,他也不會讓她離開他身邊。

就這樣粘著,很好。

「所以霍先生,你千萬千萬不要離開我哦。」

「我們要一輩子在一起的。」 一輩子,多麼美好的一個詞語,只是,想要一輩子有時候是一件很艱難的事。

漆黑的夜晚,十分的安靜,靜得讓人心慌!

斑駁的月光撒進,帶著點陰冷和詭異!

顧曼寧屏住呼吸,入獄這麼久,她變得普通驚弓之鳥,一點風吹草動都會驚動到她!

沙沙,隱隱的風聲裹著腳步的聲音,顧曼寧再也睡不著,她睜開眼睛,偷偷地把手深入枕頭裡,這裡面,有她藏起來的牙刷,牙刷被她磨成鋒利的武器!

想在監獄里活下來,必須有這麼點防身,不然她早就死很多遍!

原本的恨意在歷經這麼多折磨之後,再也沒有了。

顧曼寧現在唯一的想法就是離開監獄,她想要離開這個鬼地方,不然她覺得自己快要瘋了!

像今晚這樣的夜晚不是第一次,她長期的精神繃緊,感覺自己已經快要到極限了!

腳步聲越發的清晰起來,顧曼寧聽到腳步聲停在她的床前!

淡淡的月光下,她看到背後的影子,對方的手正緩緩地伸了過來!

就在這緊急的情況之下,顧曼寧倏然出手,「去死吧!」

話語裡帶著這段時間被折磨的怨氣,狠狠地刺向對方,可是,對方卻像早就料到她的舉動,快速擒住她的手腕,咯噔,傳來骨骼錯位的聲音。

刺痛傳遍全身,顧曼寧的神經十分繃緊,對外的疼痛感容易放大!

「啊!」

尖銳的喊叫聲在寂靜的夜晚十分清晰,可是同個監獄房間的人就像沒有聽到一樣,全都裹進被窩裡。

原來這樣的欺凌案子就不少,再加上她們也收到了命令,當然不會多嘴出聲!

大家都知道,這不是個平靜的夜晚。

顧曼寧原以為這是平時欺負她的那幾個人,可是當她翻轉了身,看到對方面容的時候,她怔住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