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冷月走在了姜辰的面前詢問著他的想法。

「我原本計劃是把他們留在一座無人的小島上,讓他們不帶任何東西,5個男人和一個中年女人讓他們在島上生活,他們不是喜歡住在島上嗎讓他們過原始人的生活,那個女人不是討厭男人嗎我就讓5個男人陪著她」

「但是你想過沒有他們可能這一輩子都會追殺你到天涯海角,我想一做到應該困不住他們吧」

「那你的想法是?」

「殺了他們,從他教我殺戮第1個開始,到最後我殺掉它結束就這麼簡單也算是為我以前最好的姐姐報仇,不然我心中一直充滿著遺憾和恨意必須靠它來解脫」

「行吧那咱們就來玩一點刺激的他們不是喜歡做遊戲嗎?那我們也跟他們來玩一場遊戲?」

殺手組織基地的訓練場上6個首領分別被關在不同的鐵籠子裡面。

姜辰站在競技場的中間扯著嗓門兒開始訓話 楊柏掏出金色的卡片,這張農行卡可是VIP。不同的顏色針對各類的儲戶。侍應生可是見多識廣,看到楊柏這個土包子擁有這樣的卡片,一看就是有錢人,所有的鄙夷都化為職業的笑容。

「感謝先生,希望先生用餐愉快。」

「呵呵,不愉快,你說呢?」楊柏有意的說著,瞥向旁邊的朱大長兩人。朱大長和李霞也都看到楊柏,楊柏居然有錢付賬,並不是林嬌請客。

朱大長的臉猶如開了染坊,那扭曲的都要變形。李霞愣愣的看著楊柏,印象中的窮農民比自己還有錢,就憑這銀行卡。

「算了,楊柏,還有點酒。」林嬌再次端起酒杯,明顯送客的意思。而此時的朱大長看到林嬌,五味雜陳,心中憤怒想到:「原來是找上農村的土大款,怪不得那麼痛快跟我分手,林嬌你裝什麼跟我裝,你看這男人的眼神都不對,你們給我等著。」

朱大長瞧不起楊柏,如今卻是紅果果的嫉妒。李霞看到朱大長臉色不好,趕緊拉住朱大長的胳膊,矯揉造作的說道:「大長,算了,看來是我們誤會,人家有錢,有的只剩錢了。我們可比不上,對不對?」

「林嬌,下次同學聚會再見,呵呵,帶上你這個男朋友,也讓大家見識一番。」朱大長眼珠一轉,李霞說的對這個楊柏除了有點錢,其他就是個渣,同學聚會的時候,弄點大場面,徹底震撼到楊柏,也讓林嬌看看男人並不是有錢能夠決定一切的。

林嬌就是一愣,然後再次聽到朱大長笑眯眯說道:「兄弟,一定要陪林嬌過來聚會,大家都想認識你呢。李霞,我們走,我下午還有手術呢。」

醉夜沉歡:一吻纏情 「可不,我下午還得上縣政府呢,一天太忙!」

楊柏根本就沒有抬頭,依舊喝著酒,目光卻看向林嬌變化的眼神。

「怎麼了?擔心什麼?」楊柏輕聲問道,而對面的林嬌卻有些無奈說道:「同學聚會,我是不會參加的,這些人都在那攀比,有幾個同學混在官場和商場,也都風生水起,不愛去看他們顯擺。」

林嬌說完,就把杯中酒喝下,臉頰越來越紅潤。而這時候楊柏卻說道:「呵呵,我這個假男朋友,用不用在裝一次,陪你去參加同學聚會?」

「什麼?」林嬌沒有想到,楊柏居然這麼幫助自己。別看楊柏什麼也不懂,可是楊柏卻是好心,不想讓林嬌難過。

「呵呵,楊柏,你還是好人,同學聚會無所謂的,不去就不去,頂多讓朱大長說道幾次,我也不在乎。」

「你在乎!」

楊柏打斷林嬌的話,很幽深的看著林嬌,林嬌的手在顫抖,別看林嬌脾氣火辣,可卻多愁善感。

「恩,我在乎,憑什麼甩我,就因為我不給他那個,他就去找別的女人。我差什麼?難道這個社會男人都怎麼了?」

由於喝點酒,林嬌有點激動,自己明明付出那麼多,這個朱大長卻為了別的拋棄自己,這讓林嬌想起來就難受。

「走吧,先回律師事務所取合同。」楊柏抬起手來,不希望林嬌在難受。此時的林嬌深呼吸,也順勢被楊柏扶著,走出綺麗餐廳。

「糟糕,你喝酒了,不能開車。」楊柏有點無語,自己沒車忘記這點,林嬌已經喝酒,看著門口的車,只能夠停在這裡。

「嗯嗯,聽你的。」林嬌弱弱的說著,今天林嬌穿的那麼時尚,楊柏架在林嬌的胳膊上,引得路上的行人紛紛注視。

「你站好點,其他人都看著呢,你這個禍水。」楊柏再次苦笑說著。

「你說我?你幹嘛說我,難道我不好嗎?」外頭的風一吹,林嬌的酒勁上來了。要知道紅酒就是這點不好,后反勁。

「我那是誇你漂亮,誇你呢。」楊柏趕緊打了一輛車,這樣的情況也沒法上律師事務所。

「楊柏,我們去哪裡,去哪都聽你的,你可是大金主,我被你包養了。」剛剛上了一輛計程車,林嬌就說出這樣的話。

計程車司機目光就開始明亮起來,沒有想到楊柏這麼厲害,能夠包養這麼漂亮的姑娘。

「開車,找個賓館!」

楊柏這句話,更是讓司機誤會起來。

「靠,不是想的那樣。」楊柏也沒空解釋,如果林嬌猶如醬油瓶掛在自己的身上。從林嬌身上傳來的柔軟,讓楊柏也無法承受。

「紅顏禍水,就是個妖精!」

楊柏只能夠這麼扶著,再次勸道:「不能喝酒,你跟我喝那麼多,你行不行?」

「誰說我不能喝了,今天我高興,楊柏我們不回村,我們今天就住在這裡,你陪我。」

「陪你,我都把自己賠進去了,你趕緊給我坐好。」楊柏再次有點傻眼,林嬌都趴在自己的身上迷糊。

「這裡舒服,我就在這裡,軟軟的,只是旁邊有點咯的慌,把這個東西拿開!」

林嬌的話,讓司機從後視鏡趕緊看去,那種眼神,讓楊柏冷冷吼道:「你好好開車,找個附近的酒店,快點。」

「哥們,放心吧,絕對我不耽誤你好事,厲害。」司機羨慕的都要留哈喇子了,楊柏只能無奈的翻了翻眼睛,看來老司機不愧是老司機。

很快車子轉了一個圈,就停在一家維納斯快捷酒店門口。此時的楊柏都特別尷尬,林嬌趴的位置太不是地方。

「起來,趕緊起來,難道讓我給你背上去。」

楊柏可是頭一次進酒店,來到前台,一名中年人正磕著瓜子,看到楊柏背了一個女人進來,冷冷說道:「還剩一間房,押金三百,房價一百二。」

「什麼?就剩一間?」楊柏就是一愣,未等說完,就看到中年人冷笑一聲,再次說道:「趕緊點,我可告訴你,這幾天有旅遊節,酒店都爆滿。」

「行了,別墨跡了,身份證給你。」楊柏剛說完,就看到中年男子再次說道:「兩個人的身份證都要,現在差的嚴,兄弟別給我們找麻煩。」

中年男子有意說著,這讓楊柏趕緊把林嬌放在旁邊的沙發上,關切的問道:「林嬌,你的身份證呢,放在哪裡?」

楊柏也沒有看林嬌戴著包,林嬌翻了翻身,指了指自己的褲兜。楊柏只好無奈的伸出手來,伸進林嬌的褲兜。

「咯咯咯!」

林嬌被癢到了,伸出手來想要阻擋,楊柏可是滿頭都是汗水。伸進兜里容易,感受那種異樣,讓楊柏無比的尷尬,加上林嬌還笑。

「好了,終於找到了。」就這麼簡單的動作,浪費楊柏十幾分鐘,楊柏拿著身份證登記的時候,看著中年男子鄙夷的眼神,尤其還指了指前台放置的一次性東西。

「兄弟,身體太虛,這個都是免費的,別怪我沒告訴你。」

楊柏看了那一盒五顏六色的東西,目光更加躲閃,明知道自己被誤會了,可自己也沒法解釋。

「你快點吧!」

楊柏的催促讓中年男子好笑的說道:「著什麼急,你放心,我們這裡很安全的,對了,晚上小點聲,房間隔音不好。兄弟,你的女人是我見過最漂亮的,好好享受吧。」

「閉嘴,這是我妹子。」楊柏解釋的話,讓中年男子冷笑連連。而這時候林嬌好像要站起來,差點再次倒在地上,楊柏趕緊再次摟在腰間。

「樓上303,快去吧。」

楊柏拿起房卡,趕緊坐上電梯來到房間外頭。 名門暖婚之老公太放肆 拿著手中的房卡,楊柏都不知道怎麼開門,這讓楊柏有點傻眼。

「這也沒鑰匙?怎麼弄?」楊柏有點鬱悶,難道自己返回一樓大廳,還詢問那個該死的男人。

就在這時候,電梯門再次打開,就看到一對情侶膩歪的來到隔壁的房間,全程都沒有看到楊柏和林嬌,就這麼拿著房卡在門上一放,清脆的聲音響起,房間的門打開。

「我去,現在都這麼先進了?」楊柏學著人家的樣子,終於發現門上還有小字,房門打開,楊柏剛剛進去就有點傻眼。

紅色的大床房,還是心形,房間內那種氣氛,讓楊柏猶如新郎官一樣。

「這個該死的前台,狗屁剩一間房,這讓我怎麼住。」房間內連個沙發都沒有,只有一張圓床。

從牆上找了半天,終於知道房卡放入卡槽才能夠取電。楊柏把林嬌放了上去,剛剛放上,林嬌就不老實了。

「我要喝酒!」

「喝個屁,你趕緊給我喝水。」林嬌好像已經知道自己來到酒店,居然主動的脫掉衣服,這讓楊柏再次傻眼。

「放下,你給我蓋被,我給你弄水,姑奶奶,你這是讓我犯罪。」楊柏趕緊拿起被,給林嬌蓋住,林嬌已經在蹬被。

「以後打死不跟你喝酒了,這發酒瘋不穿衣服,誰受得了。」楊柏從桌子上取出礦泉水,這都是花錢的。

「你喂!」

林嬌嬌媚的說著,讓楊柏無奈的趕緊把林嬌扶起來,可是觸手傳來的光滑的感覺,讓楊柏手足無措。

「這都什麼事!」 「他要結婚了。」趙以諾平靜的說著,下巴有些顫抖。

「誰啊?」凌辰疑惑的問道。

「凌辰,我說你是不是傻啊?」

突然,李玲將沙發上的一個抱枕扔了過去。

「顧忘要和黛兒結婚了。」趙以諾低著頭,無力的說著。

頓時,凌辰明白了。

不對,等一下,顧忘為什麼要和黛兒結婚?他愛的人明明是趙以諾啊!凌辰立即警惕起來。

「怎麼回事?」凌辰別過臉去,謹慎的問道旁邊的李玲。

李玲向凌辰聳了聳肩,示意自己也不太了解事情的過程。

「以諾,你是不是和顧忘吵架了?他是不是和你開玩笑……」凌辰安慰著她。

「是黛兒告訴我的,她讓我去參加他們的婚禮,給她做伴娘。」趙以諾抽了抽鼻子,表情很是黯然。

「什麼?」

一旁的李玲突然站了起來。

「她讓你去做伴娘?那個黛兒,還真是不要臉啊,搶了你的男人,竟然還要你去參加婚禮,她是瘋了吧!」李玲憤怒的喊道,臉上很是猙獰。

「不準去! 鑒寶金瞳 趙以諾,我告訴你,你要是真的去了,我就看不起你!」緊接著,李玲指著趙以諾,凜冽的喊道。

不對,這件事情一定不會這麼簡單,凌辰握緊了拳頭,歪著腦袋,似乎在思考著什麼。

趙以諾一直低著頭,眼淚不停地滴落在連衣裙上,表情很是落寞。

看著面前的人如此痛苦的模樣,凌辰的心痛了。

大月謠 他曾經以為,趙以諾和顧忘分開,自己會興奮,會開心,會激動的說不出話來,可是當他看到自己心愛的人失去了她心愛的人,他的內心,只剩下同情和心痛。

原來,這才真正愛一個人的感覺。

「以諾,你先不要著急,這事情看起來很複雜,也許事情並沒有你想象中那麼嚴重,這樣,我們慢慢來,慢慢調查清楚……」凌辰不停地安慰著面前的人。

是啊,他除了安慰,又還能做些什麼呢?

趙以諾突然站起來,什麼也不說,直接走進了自己的房間。躺在床上的她,睜著一雙大眼睛,看著窗外的星星,很是失望。

她不明白為什麼顧忘要和黛兒結婚,她更不明白為什麼他會不遵守自己的承諾,守護自己一輩子。

難道那一切,都是假的么?難道男人真的只是下半身思考的動作么?

想想還真是可笑!她愛了顧忘那麼久,可是他卻只是將自己當做一個工具!如今,自己不在他身邊,他依然還可以尋找其他的工具來滿足自己的需求。

算了,隨他去吧!

漸漸地,床上的趙以諾閉上了眼睛。

國內,顧氏集團。

山貓在顧忘的辦公室里不停地徘徊著,看起來很是著急。

「大哥,你快想想辦法啊!」

想什麼辦法?這一切,都是被別人計劃好的!顧忘嘆了口氣,走到床上,點起一根煙。

「報紙上的消息,太醒目了,說什麼你要娶黛兒小姐,說什麼黛兒小姐一直很愛你……」山貓有意無意的說著,語氣很是不滿。

那又怎麼樣?顧忘冷哼了一下。只要他不配合,那個黛兒和天翔又能掀起什麼風浪。

「給我定張票,我要出國。」顧忘吐了一口煙,淡淡的說著。

出國做什麼?該不會是逃避吧?山貓看著面前的人,有些好奇。

不對,大哥不是這樣的人!

「我去參加李總的葬禮,順便和他弟弟談談合作的事情。」

山貓二話沒說,徑直走出辦公室,忙著給顧忘訂票。

如今,李總去世了,國外的形勢也變了,估計這次的合作,懸!

此時的顧忘,眼神漠然,表情冰冷,整個人看起來很是憔悴。

有些時候,他自己也感覺很無奈,可是卻無力改變面前的狀況。

國內,黛兒和天翔連起手來對付自己,國外,李總過世,趙以諾又出了國,這一切,都壓的他喘不過氣來。

人生啊,究竟要到什麼時候才可以停止奮鬥?

仔細想想過去的一切,他的所有,無不是在奮鬥中獲得的。

感情,事業,一個接著一個的意外,一次又一次的磨難,而他卻不敢退縮。

「大哥!」周陽突然闖了進來。

「嫂子已經知道了。」周陽有些猶豫的說著。

顧忘別過臉去,先是怔了一下,而後恢復臉上的表情。

「是黛兒打電話告訴她的。」周陽好意提醒著顧忘。

果然,是那個女人。

「大哥你想怎麼做?我可以幫你。」

看著面前的周陽,顧忘的眼睛里瞬間有些迷離。或許,能幫助自己的人,也就只剩下周陽了吧!

「我要出國,你和山貓一起幫我照看著公司,記住,不要惹事兒,現在整個顧氏的員工都處於一個敏感期……」顧忘耐心的解釋著。

「大哥,要不然,我和你一起出國吧。」周陽斬釘截鐵的說道。

南風有信 「不用!」說著,顧忘便直接走出了辦公室。

環顧了一下四周,周陽嘆了口氣,很是哀傷。

顧忘就是她的親大哥,顧氏就是她的家!如今顧忘有難,她絕對不會坐視不管!

很快,顧忘拿著機票,直接去了機場。

不到四個小時的時間,飛機就落地了。可是與以往不同的是,這次,沒有人來接機了,顧忘只好自己打車去了李總的葬禮現場。

「呦,這是誰啊?」李二總不屑的大聲喊道。

「李二總,我來送李總最後一程。」顧忘一邊解釋著一邊往裡進。

「不好意思,您不是本國人,不能進去。」李二總直接將他擋在外邊,狠狠的說著,眼睛里有一絲鄙夷。

這麼快就翻臉了?還真是現實啊!看著面前的人,顧忘尷尬的後退了幾步。

可李二總倒是很期待見到顧忘,因為他特別想看到顧忘對他低三下四的模樣。

之前的種種,他都記得一清二楚,現在,他要全部還給顧忘!

「顧總大老遠的跑過來送我大哥最後一程,我很是感動,只是現在大哥不在了,公司自然也由我掌管了,所以之前和顧氏所有的合作,我們都會一步一步的撤銷……」

李二總說的很堅定,不容一絲質疑。

而旁邊的顧忘,只是靜靜地聽著。 楊柏弄了半天,才把林嬌完全的塞入被窩當中,被窩當中的林嬌睡的安穩無比,楊柏渾身都是汗水。

「終於睡著了,唉,看來我是沒法睡了。」楊柏走進廁所,簡單洗了一下,吹乾了頭髮,就坐在凳子上,在那瞎尋思。

楊柏看著床上的林嬌,思緒飛起,這一次來到縣城除了簽訂合同,楊柏也希望看看鳳縣的豬肉市場。

「咦?有哭聲?」就在這時候楊柏突然聽到隔壁傳來的細微的哭聲,楊柏感官十分敏銳,當仔細去聽的時候,那種嬌柔的呼吸聲,讓楊柏就是一愣。

「靠,剛才那對情侶!」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