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容母把餐盤放在桌子上,聽老爺子要跟子澈斷清關係,開口叫了聲:「爸……」

「不用叫我,我給了路,讓子澈自己做出選擇,其他人都別干涉。」

容母聽老爺子說的話,頓時住了嘴,只是眼睛變得通紅,子澈是她唯一的兒子,老爺子要是跟子澈斷絕了關係,那順帶的也把她跟子澈的關係斷了。

容子澈聽到老爺子的話,從床上站起來,抬眸和老爺子的眼睛對上。

唇瓣動了動,像是要說話,但話到了嘴邊,又咽了回去。

當初他把事情鬧大,的確想過要和家裡斷絕關係。

可真的走到這一步……

他又無法割捨了。

爺爺,父親,母親……

都是陪著他走過二十多年的人,尤其是爺爺,是他這輩子最親近的人。

現在他要拋下他,拋下容家的責任。

把所有的爛攤子,都留給老爺子一個人。

容子澈覺得,自己愧為容家的子孫。

容母在一旁看的著急,眼淚啪啪的往下掉:「子澈,你別沉默啊,你跟你爺爺說,你要留在季艾莉,其他的事情,我們還有解決的餘地……」

容子澈看了眼旁邊的容母,緩緩地搖了搖頭,然後彎下膝蓋,跪在容老爺子跟容母跟前。

「嘭……」

「嘭……」

「嘭……」

鄭重的三個響頭在房間里響起。

容子澈聲音沙啞的說:「爺爺,媽,對不起,我不是一個孝順的人,我想和如意在一起。」

我有一座混沌監獄 生生世世。

他都不想放棄溫如意,哪怕為了她眾叛親離,與全世界為敵。

他亦不能放手。

容子澈腦袋抵在地板上,淚從眼角落下。

容母捂著嘴巴,瞬間淚崩。

容老爺子身體趔趄了下,指著門口說:「好,路是你選得,我不會為難你,你現在去找她吧,以後都別再回來……」

話到最後,容老爺子的聲音里,帶著一絲哽咽。

容子澈爬著從地上站起來,不敢看容老爺子和容母一眼,大步的往外走。

他身上的傷還沒有處理,只穿了一件單薄的襯衫。

可他沒拿任何東西。

容母望著他單薄的身影,追上去叫:「阿澈!你真的要捨棄媽媽嗎?」

那是她十月懷胎生下的兒子。

現在他要為了溫如意一個人,捨棄所有人嗎?

容母心痛如刀絞。

容子澈腳步停頓了下,卻是沒有回頭。

「阿音,讓他去吧,就算留下他,他也不會開心。」

容老爺子深深的嘆息了一聲,抓住了容母的手,不讓她繼續追。

孩子長大了終有一天會離開巢穴。

容家留不住子澈,哪怕強留下,子澈也不過是一句行屍走肉。

他不想讓子澈,成為那樣的人。

……

出了容家,容子澈直接打了一輛的士車,往監獄里駛去。

手緊緊地攥在一起,容子澈雙眸通紅,可再也沒落下一滴淚。

他不會後捨棄容家的一切。

但心還是難免的痛……

他這輩子,對不起爺爺,對不起父母……

他們的恩情,只怕讓這一生再也還不上了……

現在,他想見到如意。

告訴她,以後他再也不會顧及任何事情。

他只要跟她在一起。

只要見到如意,心臟就沒那麼痛了。

……

監獄……

溫如意翻看著手裡的資料,卻是一點也沒有看下去。

這些資料是唐南適給她拿來的,說是害怕她在監獄里無聊,所以送她一些法語資料,讓她有事沒事的翻譯,當消遣時間。

前面的已經翻譯了差不多了。

可打從簡汐跟洛琛來之後……

她再也翻譯不出幾句話。

腦子裡不停地想著,簡汐說的那些話。

容子澈要毀了自己,跟她在一起嗎?

那容爺爺,容阿姨,容叔怎麼辦……

還有她……

她怎麼辦……

她根本沒辦法接受容子澈,再跟他在一起,不過是繼續讓兩個人痛苦罷了。

溫如意害怕容子澈,再繼續為自己犧牲更多。

因為她根本,無法為他付出更多。

她甚至不知道,該怎麼面對子澈,又該怎麼說服他。

不要為了她,再繼續傷害自己。

她不值得……

真的,不值得……

倚靠在冰冷的牆壁上,溫如意怔怔的出神。

門口響起嘩啦嘩啦的開門聲。

溫如意以為是唐南適來了,因為唐南適臨走之前,說今晚會給她帶來一些新資料。

溫如意從床上下來,穿上鞋子,看向門口的剎那。

門恰好打開……

目光不期然撞入容子澈深深的眼眸里,溫如意頓時化成了一座石像。

「如意。」

容子澈看到溫如意的剎那,漆黑的眼眸里,充斥了熱氣。

「我來看你了。」

他很想見到她,很想很想……

想到身體的每一個都細胞都疼了。

容子澈在原地站了很久,無法抑制的走上前,想要靠近溫如意。 嬌妻狠惹火:狼性老公花式寵 但在他上前的那一刻,溫如意出聲,「別過來,容子澈,求求你別過來……」

她怕他一旦靠近,自己就再也沒有辦法,把他推開。

溫如意緊緊地攥著手心,面上帶著疏冷,心裡卻痛的無法呼吸。

容子澈的身體剎那僵硬在原地,忍了一路的眼淚,涌到眼前,模糊了她的身影,用力的眨了眨眼睛,把所有的霧氣都逼回去,沙啞著聲音開口:「如意,我來這裡是想跟你說清楚一件事,我跟顧明珠沒有任何關係了。家裡他們要留下顧明珠的孩子,可我不會要,我已經跟家裡人說了,以後跟家裡斷絕往來,無論我做什麼事,都和容家再無瓜葛。」

「顧家那邊,我也已經撕破臉皮,他們不會再想著,把顧明珠嫁給我了。如意,我現在孑然一身,你可不可以,再考慮一下。我可以帶你離開A市,遠離現在的一切……跟我在一起好不好?哪怕你不能接受我,我只要你陪在我身邊,平平靜靜的度過這一輩子,就心滿意足了……」

容子澈話說完,靜靜的站在原地。

溫如意目光直直的望著容子澈,無法動彈一下。

……以後家裡斷絕往來,和容家再無瓜葛。

……我帶你離開A市,遠離現在的一切。

……

原來,他真的打算,割捨容家的一切,來遵守他對她的約定。

這個世上,怎麼會有這麼傻的人……

她到底有哪一點,值得他這麼做?

她到底哪一點,值得他愛的那麼深?

身體每一個細胞都顫抖了起來,眼睛漲到快要爆開的地步,最後忍無可忍,淚水順著眼角落下。

溫如意抬手想要把眼淚擦掉,可越擦淚水掉落的越發兇猛。

最後實在擦不幹,溫如意放棄了擦眼淚,抬眸望著容子澈,大喊:「容子澈,你這個混蛋!誰要你為了我捨棄容家的一切,你是要讓我內疚一輩子嗎?我不會跟你在一起!你現在回容家,跟容爺爺說清楚,你不會離開容家!你這個大笨蛋!你立刻回去!」

溫如意說著,走上前,要把容子澈推出去。

但容子澈伸手想要抱住她。

溫如意想也不想,一拳頭打了下來。

這一拳頭恰好落在他的傷口上,疼痛如電流般,流竄到大腦神經。

容子澈沒有吭聲,忍著疼痛,執著的將溫如意牢牢地抱住。

「如意,我沒想讓你內疚,也不會再回容家。我如果真的想回去,就不會走到今天這一步。爺爺,他已經同意了,把我趕出容家。明天一早,就會發布聲明。如意,我不逼你做決定,你可以推開我,也可以選擇不跟我在一起,無論你做出什麼決定,我都不會勉強你。我會等你解開心結,答應跟我在一起的那天。」

「可答應我,無論如何,都不要為了別人,把我推開好不好?我不愛顧明珠,和她在一起,我生不如死。」

「我這輩子,只想要你一個人。即使你不要我,也不要把我推給別人。我求求你,答應我好不好?」

容子澈低聲說著,抱著溫如意的手越來越緊。

溫如意不停地抬手,打著他的後背,打著打著,手緩緩地垂下來,用力的摟住容子澈的腰。

大滴大滴的淚水,順著眼角落下。

溫如意哽咽著,聲音顫抖的不像樣子:「你個傻瓜!大傻瓜!我沒讓你為我做這麼多,為什麼你要那麼傻……容子澈,你是不是上輩子欠了別人很多錢,這輩子才會碰到我這個災星!我會拖累你的,你知不知道!你看你,碰到我以後,就沒碰到什麼好事,你繼續跟我在一起,會一無所有……」

「哪怕一無所有,哪怕沒有這條命,生生世世,我都要跟你在一起。」

容子澈俯首,望著溫如意滿是淚痕的臉龐,輕輕的親了下她的眼帘。

「如意,我心裡只有你,你到現在還不明白嗎?」

溫如意咬著下唇,說不出話來。

……他心裡只有她。

她又何嘗不是呢?

她愛容子澈,可她知道,自己根本沒辦法給他幸福。

不斷的拖累,不斷的拒絕。

這是她給容子澈的所有。

她會害了他一輩子的……

溫如意心裡大慟,抱著容子澈,淚水如決了堤的洪水,滔滔的湧出。

容子澈抬手,用指腹擦去她眼角的淚水。

但越擦越多。

「如意,別哭了好不好?我想看著你笑,看你開心的模樣。」

容子澈俯首,貼近溫如意的面容,聲音裡帶著祈求。

當初跟她在一起。

重生之名流商女 他曾暗暗發誓……

這輩子,都要她稱心如意。

可他沒有做到,打從跟她在一起,他就一直讓她受委屈。

現在捨棄容家的一切,他最後的負擔也沒了。

餘生,他會傾盡所有。

只求她開開心心。

邪王嗜寵:神醫狂妃 溫如意想要忍住淚水,但淚怎麼也忍不住。

不停地落下。

臉頰貼在容子澈的胸膛上,淚水很快把他的衣服打濕。

身體哭的其他地方,也都出了汗,整個人濕漉漉的,像是從水裡撈出來似的。

哭的聲音變了強調,溫如意終於忍住了哭,只覺得全身的力氣,都被掏空了。

想要放開容子澈,擦擦臉上的淚水。

可容子澈在她鬆手的剎那,緊緊地禁錮了她的腰肢,不肯讓她離開半步。

「我去擦一下臉。」

「嗯……再等一下……」

容子澈下巴抵在她的肩頭,輕輕的喟嘆。

他想再抱她一下。

只要抱住她,身心的每一處都像是找到了歸宿,沒有半點的暴躁,只有寧靜和滿足。

很想時間就停在這一刻,一直到地老天荒。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