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如果用修真手法救治。

倒是很簡單。

只需以真元修復他的大腦,然後他腦子裡的溢血化解。

再用真元洗髓伐骨,洗掉他身體里的一切隱疾即可。

但是鹿一凡不想那麼干。

因為這種事情,幾乎跟仙法救人無異。

普通中醫也學不了任何的東西。

這次的救治也沒辦法列入典籍。

就在鹿一凡思考著如何救治時。

醫療器械忽然滴滴的響了起來!!!

「糟糕!!!」

關月山立刻為王老爺子把脈。

「切脈散亂如雀啄屋漏,移時一動。前人謂,凡病情危重,寸口脈難憑,乃按其下三部趺陽、太溪、太沖三脈,尚屬細弱可辨。

老爺子這是肺心病心衰,呼吸衰竭合併腦危象啊!「

關月山頭疼不已道。

腦溢血的事情還沒處理完。

這尼瑪倒好了!

又開始心衰了!

這兩種病,隨便一樣拿出來,都幾乎是絕症!

尤其放在王老爺子這種身體上。

根本沒有救活的可能性了!

「那……那怎麼辦?」

王帥現在也怕了。

嘴唇發白的問道。

此時。

所有人都將眼神聚集在了鹿一凡的身上。

只見鹿一凡表情嚴肅的道:

「附子150克,乾薑、炙甘草各60克,高麗參30克,另燉濃汁對服,生半夏30克,生南星、菖蒲各10克,凈山萸肉120克,生龍牡粉、活磁石粉各30克,麝香0.5克分沖,鮮生薑30克,大棗10枚,薑汁1小盅對入。

上藥加開水1.5公斤,武火急煎,隨煎隨灌!

馬上去!!!」

關月山聞言,二話不說,如同屁股著火了一般。

抓了葯,然後按照鹿一凡所言,將葯加上開水1.5公斤,武火急煎。

然後對著管子,往王老爺子肚子里灌。

很快。

王老爺子的厥冷退至肘膝以下,手足仍冰冷。面色由灰敗轉為萎黃,紫疳少退,痰鳴大減。

心臟的跳動竟然平穩了下來!

眾人皆是驚駭萬分!

那可是心衰啊!

竟然一碗湯藥喝下去,就給治好了?

這也太神奇,太匪夷所思了吧!!!

連關月山也驚奇的問道:

「鹿專家,您剛剛說的方子,我好像很熟悉。

但又對不太上號。

那是什麼方子啊?」

鹿一凡緩緩吐出五個字:

「破格救心湯。」

「破格救心湯?

不對啊!

這藥方,我知道。

根本不管用的!

我以前還試驗過。」

關月山疑惑的道。

鹿一凡淡笑著道:

「你啊,只會依葫蘆畫瓢,不懂變通,自然不可能治得好了。」

「那……鹿老師能告訴我,為什麼同樣的方子,你用就能行。

我用就什麼作用都沒有的原因嗎?」

關月山迫切的問道。

(本章完) 鹿一凡淡淡的道:

「第一,歷代用傷寒方,劑量過輕,主葯附子,僅10克左右。

考《傷寒論》四逆湯原方,用生附子1枚,按考古已定有論的漢代度量衡折算,附子1枚,約合今之20克,假定生附子之毒性與藥效為制附子之兩倍以上,則傷寒論原方每劑所用附子相當於現代制附子40-60克,而歷代用四逆湯僅原方的四分之一至六分之一。

以這樣的輕量,要救生死於頃刻,誠然難矣!

其二,之所以不敢重用附子,乃因畏懼附子之毒性。

古今本草,已有定論,附子有大毒。

但附子為強心主將,其毒性正是其起死回生藥效之所在。當心衰垂危,病人全身功能衰竭,五臟六腑表裡三焦,已被重重陰寒所困,生死存亡,繫於一髮之際,陽回則生,陽去則死。非破格重用附子純陽之品,大辛大熱之性,雷霆萬均之力,不能斬關奪門,破陰回陽,挽救垂絕之生命。

按現代藥理實驗研究,附子武火急煎1小時內,正是其毒分解的高峰。由此悟出,對垂死的心衰病人而言,附子的劇毒正是救命的仙丹!」

「這個方子內,我加的附子分量是古藥方的十倍以上!

這才達到了以毒攻毒的效果。」

說著,鹿一凡略顯失望的對關月山道:

「老關啊,你還號稱中醫泰斗呢!

怎麼這麼迷信古方,偏方啊?

盡信書則不如無書!

任何藥方,都要用自己的知識去揣摩,去靈活運用。

古代的藥方,很多也都是有瑕疵,甚至是古人瞎編的,根本沒用!

你得靠自己去揣摩,去試驗啊!

這種淺顯的道理,難道還要我教嗎?」

關月山聞言,恍然大悟的樣子,接著慚愧的道:

「受教了,凡爺。

是我太過迷信古方了。」

在場眾人雖然聽不太懂鹿一凡講的中醫知識。

但是見關月山這個中醫泰斗,省人民醫院的院長都一副謙虛求教的樣子。

卻是對鹿一凡更加刮目相看了!

接著。

鹿一凡拿出一根銀針。

在在冠狀縫前和中線旁各2.5cm的地方,將針刺了進去。

這是中醫的穿刺引流血腫的方法。

跟西醫腦科的穿刺引流方法不同的是。

鹿一凡能夠透視人的大腦,完完全全知道穿刺哪裡不會出問題。

饒是如此。

鹿一凡的神情卻也是非常的凝重。

下手更是小心翼翼,甚至施針時,頭都冒出了點點冷汗。

關月山這個助手也是盡職盡責。

心中雖然是萬分震驚於鹿一凡的救治手段。

但是見到鹿一凡額頭冒汗,也沒忘記小心翼翼的幫他擦汗。

在場的王帥家屬和醫護人員一個個全都快跌破眼鏡片了!

堂堂省人民醫院的院長,竟然淪落到給鹿一凡擦汗的份上了!

當暗紅色的血順著銀針緩緩流出來。

病床上的老人竟然隱約有了蘇醒的跡象!

這時,鹿一凡終於大大鬆了一口氣。

拍了拍正震驚的一塌糊塗的關月山的肩膀道:

「老關,我覺得問題應該不大了。

我們坐下來休息一下吧,等會兒我取針后就大功告成了。

接下來後續的恢復工作,咱們醫院的普通醫生應該就能搞定。」

說著,鹿一凡率先席地而坐。

也不管什麼體面不體面了。

關月山也猶豫了一下,跟著鹿一凡坐下來。

只是坐下來后,關月山才發現不知道什麼時候自己的背後竟然已經濕透了!

是緊張?

還是震驚於鹿一凡如此驚心動魄的醫術?

關月山自己也不知道。

「王老爺子術后還能下床行走嗎?」

關月山猶豫片刻,小心翼翼的問道。

他發現,自己已經完完全全是把鹿一凡當成最最尊敬的長輩了。

連問話都很害怕鹿一凡斥責自己。

王帥和王帥的母親也都圍了上來,非常關心這個問題。

「本來,若是只由我來診療。

老爺子應該術后恢復正常,活到百歲,沒什麼大礙。

可惜啊。

有人在他腦子上開了一刀,病情變得更嚴重了。

我也只能做到讓他的壽命延長五年。

能基本正常行動。

但是,畢竟老人家年事已高,又是心衰,又是腦溢血的。

不可能恢復的很好。

比之前的情況,肯定要差一些。」

聞言,王帥表情略顯失落,同時憤恨的拽著已經快被打死的陳明宇道:

「都怪你個庸醫!!!」

可王母卻感恩戴德的道:

「已經可以了。

五年,足夠了!

謝謝鹿專家!」

王繼剛卻是無比慚愧的道:

「對不起,鹿專家,都怪我……

剛剛是我衝動了……」

鹿一凡擺擺手道:

「家屬一時衝動,也屬於正常現象。

不過你應該慶幸,我根本沒和你認真。

不然,你現在可能已經死了。」

聞言,王繼剛身軀一顫。

他剛剛確實感受到了,鹿一凡鐵掌的威力。

他可是自小修鍊古武的!

身體強壯程度,不比什麼散打冠軍差!

卻被鹿一凡一巴掌給扇的倒地上快起不來了。

若非見識到鹿一凡的醫術。

王繼剛甚至都懷疑鹿一凡是不是什麼武林高手。

等打完了陳明宇之後。

王帥這才一臉慚愧的走了過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