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歐陽莎莎下車之後便跟車內的方逸天以及蘇婉兒擺了擺手,方逸天看著歐陽莎莎臉上那種柔美至極的微笑,心中微微一動,暗想自己倘若再年輕幾歲指不定還會忍不住追求這個小美女。

歐陽莎莎走了之後方逸天便開車朝著自己租住的清水街區方向飛馳而去。

「方哥哥,要是每個周末都能夠像今天這樣你來接我回去那該多好啊,這樣我就感覺到很幸福了。」蘇婉兒一臉憧憬的說道。

如果方逸天有車那麼這個要求似乎不算太過分,方逸天想了想,說道:「那這樣吧,如果下周末我還繼續當保鏢,周末了又有時間我就來接你,好吧?」

「真的啊?那太好了,呵呵。」蘇婉兒高興地笑了起來。

方逸天從後視鏡里分明看到蘇婉兒那開心欣喜的笑意,以及由於她的笑而引起的身體嬌軀的微微抖動。

這時蘇婉兒冷不防的問道:「對了,方哥哥,有一次我在房間里好像看到你在你家的廁所里張望耶,你在看什麼呢?」

「啊?!」

通過後視鏡,方逸天分明看到這個小妮子眼中閃過的一絲狡黠之色,他尷尬的笑了笑,隨即便鎮靜如常,淡淡說道:「我在廁所里除了上廁所還能張望什麼呢?」

「不會啊,我是看到方哥哥了,似乎是在偷窺……不對不對,方哥哥怎麼會偷窺呢,不過我感覺你在看向我的房間耶。」蘇婉兒臉上泛起一絲狡黠的笑意。

蘇婉兒話都說到這份上了,換做其他人早就臉紅了,可方逸天卻是笑了笑,反咬了一口,說道:「好呀,原來你一直在自己的房間里偷窺我,是不是想偷看方哥哥在廁所里洗澡啊?」

「什麼?」蘇婉兒驚呼出聲來,她可沒想到方逸天臉皮厚到這種程度,竟然反過來說她偷窺,她沒好氣的說道,「哼,分明是方哥哥偷窺人家!」

「怎麼可能?我一表人才正人君子怎麼會幹起偷窺這種下流的事,我連你大腿上有個小小的胎記都……都不知道……」

方逸天心中一急,話從口出,這時,他才意識到他露餡了。

「啊……」蘇婉兒俏臉頓時通紅得如同天邊的紅霞一般,好半響才幽幽說道,「哼,你還想抵賴,你、你怎麼知道我、我腿上有胎記的?」

車內頓時流湧起一股異樣的氣息。

「那個……呃,那個我是瞎猜的,瞎猜的。」方逸天直冒冷汗,都到這份上了,說什麼都是多餘的,想抵賴也不成了。

「是嗎?那你為何偏偏說是我的屁股上而不是我身上的其他部位啊?」蘇婉兒知道自己佔據了上風,咄咄逼問著。

心知抵賴不成,方逸天也只好索性承認,說道:「呃,婉兒,是這樣的,有一天我廁所的通風口壞了,我上去修理的時候發覺能夠通過通風口看到你的房間,那天又恰好你在房間了換衣服,我就……呃,其實也不能怪我,婉兒你換衣服的時候為何不拉上窗帘呢?」

「你……」蘇婉兒粉臉漲得更紅了,哼了聲,說道,「方哥哥你偷窺我你還有理了……你、你是不是全部都看到了?」

「全部?」方逸天心中一驚,連忙說道,「怎麼可能,我只是瞥了一眼,然後就收回目光了,我不是那樣的人……你身上很多部位我都沒看到的。」

「方哥哥什麼意思哦……人、人家的身體還沒有被其他男人看過呢……」蘇婉兒最後的話細如蚊聲,輕咬著下唇,垂下了頭,臉蛋紅彤彤的,平白增添了一絲的嫵媚。

方逸天臉色微微一愣,乾咳了聲,笑道,「婉兒,要不這樣吧,我洗澡的時候提前通知你,然後你也偷看我回來好了,這樣就扯平了,你說呢?」

「啊……我、我才不要,我可沒有方哥哥那麼厚的臉皮!」蘇婉兒心中一慌,連忙說道。

「所以說啊,婉兒你以後換衣服的時候一定要拉上窗帘,換做是其他男人啊保準會天天守在那個通風口上看你呢,方哥哥就沒有那樣做,只是……呃,說錯了,沒有隻是。」方逸天發覺自己又要說漏嘴,幸好及時止住。

「只是偶爾看看對不對?」蘇婉兒嘿嘿一笑,像是個小妖精一樣。

方逸天心中直打鼓,索性閉口不說了,他發覺這個小妮子還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

話說回來,以後守在通風口上看著婉兒換衣的美妙時光已經一去不復返了,想起來心中還真是有點小遺憾。

「方哥哥,你真的希望我以後拉上窗帘嗎?」

蘇婉兒突兀的問了句,方逸天心中一慌,差點兒撞了車! 「好,好,非常好!」

這一刻,三位帝尊的一位聲音很冷很冷。

他們是至尊皇族,自然有著至尊皇族的高傲,也有著超強的實力。

至尊皇族之人很少出世,但每一個出世之人,都是強者。

在他們體內,流淌著至尊皇者的血脈。

這一刻,他們被林楠等人語氣所惱怒。

「既然你們這麼迫不及待想死,那就成全你們!」一位帝尊開口,而後看向十位天仙境高手。

能被帶出來的,自然不差,代表的是至尊皇族的顏面。

有至尊皇族嫡系之人,也有至尊皇族的僕從,清一色都是天仙境巔峰高手。

這些人,個個都極強,絲毫不比一些帝子帝女差。

雖然知道林楠等人實力不弱,但這群人同樣極強。

尤其是,他們掌握了一種特殊的戰陣之法,是至尊皇族的不傳之法。

十人聯手,仙王境後期都可戰,甚至可困殺!

「帝尊,我等願戰,屠戮對我皇族不敬之人!」十位天仙境強者見狀,連忙躬身行禮,帶著怒容。

見狀,三位帝尊點頭。

東林帝尊見狀,也沒阻攔,林楠等人的手段,他最清楚不過。

「既然諸位想要試試,那就試試吧,生死有命富貴在天。」東林帝尊輕笑一聲。

隨即一揮手,身前憑空出現一座特殊的戰場,周圍被強大的空間之力包裹。

十位至尊皇族天仙境高手見狀,冷冷的掃了林楠等人一眼。

他們很自信,雖然聽聞過林楠這群戰神的厲害,但他們不懼分毫。

「我等會親自將你們的頭顱斬下,洗刷對皇族的辱沒!」一位中年天仙境巔峰強者冷聲。

崔慶不屑的輕笑了一聲。

「準備好你們的腦袋!」

很快,以林楠為首,崔慶洪辰蔣鑫林鵬庚俗關鐵凝昆吾金星徐江龍進入其中。

這群人,全部是天仙境!

以至於連趙小娜唐雯劉琪賴美雲這四位女性都沒有機會上場!

這一刻,無數人關注,不僅僅東林帝城,周圍一位位強大的帝尊強者也都在關注,一些探子更是悄然將這裡的消息第一時間傳播出去。

至尊皇族VS戰神團!

但凡熟悉林楠他們這支戰神團的,或者是在戰神團手中逃得一命的,這一刻都第一時間有了判斷。

「不知死活,至尊皇族就真以為是至尊無敵了?」一些人冷笑,對至尊皇族充滿了不滿。

另外一些人,則開始惋惜起來。

「他們這是找死,這群人哪怕是真正的帝子都可屠戮,這群人,完了!」有頂級仙王透過特殊渠道打量著,暗暗搖頭。

毫無疑問的結果。

林楠等人,太強大了!

「也好,敢和至尊皇族叫板,或許根本不需要我們動手,他們也必死無疑!」有強者隨即冷笑。

殺林楠等人,太難了!

不過這次至尊皇族出手,不少人自然樂意!

天庭,青帝也在關注著,不過這裡的青帝,看起來更像是一個虛影,並非實體的那種。

神秘地宮,青帝和林楠相對而坐。

「至尊皇族,早已養成了這種趾高氣揚之勢,若非當年仙皇立下的規矩,不允許後人輕易涉足仙界之事,他們更跋扈!」青帝淡笑。

「人敬,它是皇族!」

「不敬,它就什麼都不是!」林楠淡淡說道。

青帝讚許點頭。

東林帝城上方,二十位天仙境高手聚集。

沒什麼好說的,殺戮是最好的解決之法,林楠站在一旁,絲毫沒有出手的意思。

一瞬間,崔慶九人爆發了,和十位至尊皇族的高手混戰在一起。

殺氣滔天,若非有著東林帝尊的特殊防護,整個東林帝城都將受到莫大的影響。

原本,三位至尊皇族帝尊,四位頂級仙王看到林楠不出手,臉色還露出怒意。

這是赤裸裸的蔑視。

然而剎那間,幾人臉綠了!

他們自以為超強的十位天仙境強者,在面對九位天仙境初期、天仙境中期組成的隊伍時,竟然一瞬間被壓制了。

甚至,剛剛逐漸的至尊皇者超強戰陣,也被轟開了。

再然後……至尊皇者的人臉色鐵青。

東林帝城之人都笑了。

開懷大笑。

三分鐘后,戰鬥結束,非常的迅速,短暫!

完勝!

當然,這是對崔慶等而言,對於至尊皇族而言,是完敗!

十位高手,一個都沒有活下來,儘是被屠戮!

恥辱!

奇恥大辱!

這一刻,三位至尊皇族帝尊的臉,漆黑如墨,渾身殺氣瀰漫,差點當場忍不住動手屠戮!

丟人之極!

最終,三位帝尊臉色陰沉的帶著四位頂級仙王走了。

臨走前,一語不發,但目光深深的看在林楠等人身上。

這個仇怨,算是結下了。

以至尊皇族的跋扈,霸道,吃了如此大虧,定然不會善罷甘休。

不過林楠完全不在意。

他們得罪的人太多了,想殺他們的也多的是,不差這點。

只要趕來,他們就敢戰!

天仙境能屠,仙王境可殺,除非不要臉的帝尊親自下場!

那樣林楠他們也就沒辦法了。

不過即便是如此,一群人也不會懼怕。

一群至尊皇族的人離去,東林帝城頓時熱鬧了不少,下方無數人搖旗吶喊。

大喊戰王之名!

大喊無敵!

看看,根本不需要戰王動手,輕而易舉覆滅傳說中的至尊皇族強者。

這就是他們的戰王!

東林帝尊輕笑點點頭,也沒有多說什麼。

得罪了也就得罪了,真有實力,先前就直接動手了,根本不會忍。

只要林楠等人不出東林仙庭,不出天庭,都無礙。

更何況,要不了多久,林楠就該走了。

更是不懼分毫!

與此同時,遠離了東林帝城,八位至尊皇族強者臉色依舊難看異常。

「該死,膽大妄為,一定要斬殺他們!」最先被東林帝尊拋飛的年輕仙王境高手怒吼而出幾乎。

大恨不已!

「不錯,這群下界飛升者,這些年壞了太多的規矩!」其他人開口附和。

本身,他們就是仙界本土勢力,對於下界飛升者,實則一樣充滿了敵意!

三位帝尊沒開口,但心情可想而知。

「我皇族,號稱至尊,無人可辱沒!」 方逸天開車回到了清水街區,狹小的街區堪堪容得車子開進去,方逸天把車子停在了出租的房子前,然後走下了車,從後備箱中拿出了那輛粉色的小自行車。

蘇婉兒也走下了車,她的手裡捧著一個毛茸茸的大狗熊,這是她特意買來送給詩詩的禮物。

方逸天與蘇婉兒朝著柳玉的家裡走去,敲了敲門,開門的是柳玉,她身上穿著一套黑色的職業裝,顯然是剛下班回來還沒來得及換下,她看到方逸天與蘇婉兒站在門外后先是一愣,隨後看到他們手中拿著的禮物時頓時明白了什麼般。

「阿姨,詩詩在家嗎?」蘇婉兒笑盈盈的問著。

「婉兒姐姐,我在這裡。」詩詩從客廳一路跑了出來,粉嫩的臉上紅彤彤的,可愛之極。

「哇,詩詩,來,給姐姐抱抱。」蘇婉兒說著便走上前抱起了詩詩,在她的小臉上親了幾口。

「逸天,你、你這是………」柳玉詫聲問道。

「玉姐,昨晚答應給詩詩買輛自行車的。」方逸天微微笑著,看向了眼前的柳玉。

柳玉連忙說道:「你、你這是何必呢,詩詩的玩具已經很多了,不再給她買的。」

「阿姨,詩詩的生日當然要給她買禮物嘍,喏,詩詩,這是姐姐給你買的大狗熊,你睡覺的時候可以抱著它哦,喜不喜歡?」蘇婉兒笑道。

「喜歡,謝謝姐姐。」詩詩高興地笑道,隨後她看到了方逸天手中拿著的自行車,她臉色又是一喜,說道,「哇,方哥哥,這是你賣給我的自行車嗎?」

「對啊,方哥哥答應你了嘛,來,看看你能騎不。」方逸天笑道。

「好啊!」詩詩從蘇婉兒的懷抱中下來,高興的騎上了方逸天買來的自行車,不過客廳太小,也只騎一小段而已,饒是如此,詩詩已經很開心了。

柳玉看著女兒臉上那股欣喜開心的樣子,她的眼睛似乎是微微濕潤起來,突然間有種想要哭的衝動,記不得有多久了,這樣的溫馨場面已經很少見過,也很少看到自己的女兒笑得如此開心燦爛了。

而這一切,都是自從方逸天住在她的對面之後才發生的啊。

潛意識裡她不禁對方逸天又多了一絲的感激之意。

因為只要詩詩高興了,她心中自然也高興。

「詩詩,你還不趕快謝謝方哥哥跟婉兒姐姐。」柳玉回過身來,輕輕一笑,說道。

「謝謝方哥哥還有婉兒姐姐,你們的禮物詩詩很喜歡,謝謝你們。」詩詩笑道。

「嗯,詩詩,昨天婉兒姐姐還在學校里沒能來跟你一起過生日,明年的時候婉兒姐姐一定會補上,好不好?」婉兒拉著詩詩的小手,笑道。

「嗯,好。」詩詩點了點頭。

「來,逸天,小婉,過來坐,喝點東西吧,」柳玉招呼著,又吩咐詩詩說道,「詩詩,給婉兒姐姐拿點飲料過來。」

方逸天喝著柳玉泡的鐵觀音,這鐵觀音彷彿是融合了柳玉身上的那股成熟韻味般,方逸天喝著是清香綿長啊。

柳玉坐在對面,方逸天一抬眼便看到她那一身職業裝的束縛之下的驚人曲線弧度,相比婉兒,柳玉這才叫真正意義上的峰巒迭起啊。

當然,方逸天並非是那種沒見過世面的菜鳥豬哥,他的目光當然不會一直盯視著柳玉,就連他身邊坐著的蘇婉兒都沒有注意到他目光中的不老實。

「阿姨,要不是我在半路上碰到方哥哥去給詩詩買自行車我都不知道是詩詩過生日呢,還好碰上了方哥哥,所以我順便也給詩詩買了禮物。」蘇婉兒笑道。

「小婉,你有這份心意阿姨已經很高興了,買不買禮物尚在其次。」柳玉輕輕笑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